騎龍觀音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騎龍觀音像
原田直次郎原作
藝術家 原田直次郎日语原田直次郎
年代 1890年 (1890)
類型 布面油畫
藏於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

騎龍觀音像》,又稱《乘龍觀音像》,是指1959年之後流傳於台灣民間信仰,供佛教道教儒教齋教一貫道民間宗教信士膜拜用之觀世音菩薩慈航觀音)像。

《騎龍觀音像》來源說法頗眾,其中最流行說法則為1959年台灣發生八七水災所留觀世音聖蹟影像。不過由台灣最高法院2003年的判決書內容顯示,該圖像較早來源是未署名者以黑白攝影技術翻拍19世紀日籍畫家原田直次郎日语原田直次郎原作《騎龍觀音》油畫之攝影作品,而另有彩色版本則為台灣畫家蔡仲勳於1984年臨摹所作。1990年代起,台灣畫家蔡仲勳也因曾臨摹該作品而聲稱擁有作品之著作權,並控告多位來自台灣宗教界之該作品翻印者,其結果各有勝負。

圖像內容[编辑]

於1960年代-1980年代台灣相當流行之《騎龍觀音像》,其圖像版本有數種,可分為黑白、彩色兩大類。

其中最流行圖樣為照片下方龍頭冒出水面,龍有三爪,均屬中國書法青龍模樣。圖像中央部位可見青龍背上有一人,是為中國傳說之觀音菩薩變現女身模樣。觀世音菩薩騎在龍身上,穿白衣腳露出,照片背景則有龍身翻滾在水裡面,而圖像中觀音菩薩均左手拿淨瓶,右手執柳枝。

除此,該圖像名稱亦眾說紛紜。有「觀世音顯像」、「白衣大士顯像」、「觀世音菩薩聖像」等等,而台灣法院則以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所定,稱該攝影作品為《騎龍觀音像》。

作家馮馮 台灣某地一處神廟(並非佛寺)出售一張黑白圖片,印有說明,說是某年某月某日,美軍飛機在台灣東北上空,拍攝得此幅照片,圖中是一位觀音菩薩站在一條蒼龍頸上,在重重黑雲中飛行,這張照片在台灣頗為暢銷,很多人買囘去膜拜,有人寄了一張來給我,叫我鑑別真偽,我說拜菩薩最緊要虔敬勿泥於相,但此照真偽應看清,拿這張六寸乘三寸的黑白照片明信片一看,我很容易就看出,這是一張在黑房內弄了手腳的合併疊影照片!

圖中的觀音菩薩像是女像,顯然是一座瓷製的菩薩像,衣袂飄飄的方向,袖袂裙角,全都一致,先下垂,後向上微捲──我們從常識判斷,倘若是在高空中飛行,風那麼強烈,衣衫飛揚之態,必然非常活躍猛烈,也不會全部一致,必有些不同程度,人身的姿勢也必會微微傾向頂風,不會這樣四平八正站立。

圖中菩薩像受光透視,顯然是光源來自其對面,故此面部光亮蒼白,顯露出東洋人日本女子的面貌特徵──單皮細眼,櫻桃小嘴,她的頭髮也是東洋式的,她的袍子倒是仿印度式,袍摺之間陰影甚深,而且太整齊,顯然是一尊瓷像的照片,菩薩像的神情呆滯死板。

此一所謂菩薩像,她腳底站著的蒼龍,是中國式的龍,張牙舞爪,恰似民間舞龍的造型,菩薩站在龍頸上,理應菩薩與蒼龍的受光方向相同,但是此照片內,蒼龍的正面全是黑暗的,受光在後面,形成後面光亮,正面黑暗,卽是說,光源來自後面。

人與龍兩者的受光不同!這已經自曝了破綻!這幅照片的偽造工夫差到這樣子,任何人一眼都可看出這是一張偽照假相,那條龍,甚至於不是瓷像或雕像,只是一幅水墨畫,作偽者竟將一座日本瓷製的觀音像和一幅拙劣的水墨畫蒼龍,疊影起來,再加上一幅颱風雲的照片作為背景,三合一,偽造成了這幅所謂「觀音菩薩顯現於雲端」之像!

作偽者深深知道台灣有些人盲目崇拜美國人,於是他編造出神話:「一九六五年某月某日,美軍空軍飛機在台灣東北上空攝影颱風雲層之時,拍得此照。」但是並未提供美軍的姓名。

我們知道,隨著時代科學的進步,一切氣象照片,從一九五0年代末年起,早已由人造氣象衛星拍攝了,何用美軍飛機飛上天空去拍照?就算有美軍飛機飛上去拍攝,又怎會把照片隨便交給台灣某神廟?列為軍方文件的照片,會那麼容易流出民間嗎?

圖像所附文字說明[编辑]

被多數台灣佛教道教一貫道視同觀世音菩薩聖像供拜的《騎龍觀音像》,也常翻印於台灣佛道教書籍或製成平安符,不管以哪種形式顯示,該照片旁通常會有圖像來源說明。

《騎龍觀音像》所附制式說明約有兩種,一則為:

「民國四十八年(1959年)台灣八七水災,中部地區受災最嚴重,在彰化大肚溪上空,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在空中顯相,適有人發現雲彩奇異而拍攝下來。我們可清楚地看出觀音菩薩穿著白衣,右手拿楊柳枝,左手拿淨瓶,站在一條龍上。」

「此照片係於民國六十二年六月十九日(1973年6月19日)美國飛行員駕駛戰機(或有版本稱為「U2偵察機」),於台灣東北部上空,看見一股奇異的黑雲,經他照攝下來,相片沖洗後,發現觀音菩薩騎龍顯相神蹟。」 (內容詳見於《觀音靈感錄續編》)。

除此,也另一說法為1944、1945年美軍進行臺北大空襲所攝得的照片(黑白版本之附註文字說明)。

騎龍觀音像許多版本中,台灣佛道教膜拜用則為黑白版本居多,而彩色版本之《騎龍觀音像》則一度成為一貫道及天道佛堂兩宗教道場陳設必備聖像。

作品衍生之訴訟[编辑]

由1990年代至2003年,畫家蔡仲勳因曾受人所託臨摹該作品,所以開始聲稱《騎龍觀音像》為他之畫作或攝影作品,並據此主張該作品之著作權。之後,他頻繁控告擺放該作品之寺廟或翻印該作品之佛書發行人,該類型案件最後判決則有不一結果。

2003年,台灣最高法院駁回蔡仲勳上訴之判決,則指陳台灣流傳之《騎龍觀音像》無論哪種作品,其最初來源均乃日本畫家原田直次郎於1890年所繪之油畫作品,並無所謂「原創性」要素。

據台灣高等法院審理蔡仲勳自訴數家寺廟侵害著作權權益之民事案件判決顯示,台灣《騎龍觀音像》實為日本東京護國寺《騎龍觀音》油畫之黑白攝影翻攝作品,而《騎龍觀音》油畫原創者為日籍畫家原田直次郎於1890年(明治二十三年)所作作品。

該作品因台灣大量膜拜事實傳聞後,已由護國寺於1979年轉交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收藏,不過原收藏的日本東京護國寺中現仍保存了這張油畫的原寸照片。

參考資料[编辑]

  • 台灣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四二四二號》,2003年
  • 李世偉,《戰後台灣觀音感應錄的製作與內容》,2004年,成大宗教與文化學報
  • 毛惕園,《觀音靈感錄續編》,1976年,台灣印經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