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布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馬丁·布塞爾
Martin Bucer by German School.jpg
馬丁·布塞爾像
宗教信仰 新教
個人
國籍 德国
出生 1491年11月11日
塞勒斯塔
逝世 1551年2月28日
剑桥英国

馬丁·布塞爾(德语:Martin Butzer,英语:Martin Bucer,又译马丁·比塞马丁·布策,1491年-1551年),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新教神学家改革家[1]

馬丁·布塞爾出生于阿尔萨斯塞勒斯塔,当时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帝国自由城市。他曾是道明会修士,因受马丁·路德影响欲改革维桑堡教会而被天主教会处以绝罚,被迫逃往斯特拉斯堡。1549年他被輾轉英国,执教于剑桥大学讲授神学之前,参加过若干次宗教会议,試圖調解慈運理與路德之間的爭執,來促進德國與瑞士改革派教會的聯合,幾次在哈根諾、沃木斯和拉提斯本參加與羅馬天主教和解的會議,可惜未成功。[2]他死后,女王玛丽一世命令破坏其墓地,焚毁了他的尸体,然而,伊丽莎白一世后来又重修了他的坟墓。

前言[编辑]

在16世紀宗教改革運動中,有兩位“馬丁”是影響深遠。最為人熟知的“馬丁”自然是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1483-1546),但很少人知道另一位“馬丁”,即馬丁布塞爾。一般認為布塞爾是改革宗(Reformed) 的神學家,但是對信義宗(Lutheran)、聖公宗(Anglican)亦有可觀影響。比起路德、加爾文 (John Calvin, 1509-1564)等“知名”宗教改革者,布塞爾得到的注意卻是相對的稀少。[3]

生平簡述[编辑]

布塞爾1491年生於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阿爾薩斯(Selestat, Alsace,當時德南,今法國),1508年正式加入道明會(Dominican Order) 成為修士。曾在海德堡 (Heidelberg)、緬因 (Mainz)等地修讀神學, 1518年布塞爾進入海德堡大學,受到同屬道明會阿奎那 (Thomas Aquinas, 1225-1274) 經院主義及當時人文主義的影響非常深。

  • 1518年4月底,27歲的布塞爾首次見到年長8歲的路德;當時路德受海德堡邀請,為其改革思想辯論,提出著名的「十架神學」。[4]因著路德的影響,布塞爾離開經院哲學,逐漸轉向新教改革,並於1521年4月布塞爾正式脫離道明會,1522年中與前修女伊莉莎白(Elisabeth Silbereisen, d. 1541) 結婚。此後布塞爾公開其路德追隨者的新教身分,在維森堡(Wissembourg)積極傳講改革言論,更因此激怒當局,致同年遭天主教會絕罰(excommunication)。
  • 成為一無所有的難民,布塞爾1523年4月流亡到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得到齊爾(Matthaus Z ell,1477-1548)的支持及接納,並在不久後成為該城改革運動的實質領袖,將31歲至57歲長達26年的黃金歲月貢獻給斯特拉斯堡( 1523-1549), 亦成為該城影響力最大的宣講者、作者、外交人員和教育者。1549年4月應坎特伯里大主教克蘭默(Thomas Cranmer, 1489-1556)邀約前往英格蘭,於劍橋大學擔任神學教授。
  • 布塞爾家很靠近瑞士的邊界,所以他先受到慈運理神學的影響;而這事使他後來成為一位中庸的神學家。然而,加爾文的神學雖然建立在路德及慈運理,更是站在布塞爾的肩膀上,借重他們很多地方。[5]長老教會所頒布的禮拜儀式(倡導者約翰加爾文),即是受到慈運理派的改教神學家布塞爾影響頗深。[6]在宗教改革如火如荼進行時,布塞爾本人於德國的史特拉斯堡潛心投入改革派禮拜儀式的編輯。當他於1537年在德國完成史特拉斯堡禮拜儀式(Strasbourg Rites)後,加爾文則於1540年將之全盤引用,成為長老教會禮拜儀式發展的藍本。[7]
  • 然而,布塞爾的影響力除了源自他的神學理念外,也來自他的教牧實踐。1551年2月28日半夜布塞爾安息,享年59歲。不到60歲的一生中,布塞爾扮演多重角色:牧者、學者、教會改革者,還有一個極重要的腳色,神學分歧的協調者。

追求和睦[编辑]

在16世紀宗教改革運動中,風起雲湧的世代,開始沒多久各方意見就不是如此相同。就其中兩位領袖,路德與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1484-1531)年紀相仿,1520年代40歲上下的兩人,已分別成為德國及瑞士的宗教改革運動領袖,卻因著神學教義上的不同意見,產生幾多的爭辯。生於1491年的布塞爾,比兩位前輩年輕7歲,卻扮演和平之子得角色,致力調解路德與慈運理兩人的歧見與紛爭。1520年代中後期,路德與慈運理對於聖餐論各執一詞,且兩人漸趨極端。布塞爾自1529年開始居中協調,既要取得路德這位對手方領袖的首肯,更需要承擔被己方同路人不信任的風險。雖然布塞爾一再奔走,但是努力卻難有明顯果效。然而,讓人感到敬佩的是,即便是遇到了重重阻礙,布塞爾仍持續的盡其所能地使人和睦,雖然有時被批評過於妥協,沒有確定的立論;但是,布塞爾尋求和睦的決心和努力卻值得讓人尊敬。[8]

参考[编辑]

  1. ^ Sandra Sider.(2007). Handbook to Life in Renaissance Europe.Oxford University Press,USA.ISBN:9780195330847.
  2. ^ 陶理,《基督教二千年史》,李博明、林牧野譯(香港:海天書樓,2004),378。
  3. ^ 參見《浸神學刊》2017第15期,《另一位馬丁:協調爭議、追求和睦的布塞爾》,作者:林宏達。
  4. ^ 基特維森,《改教家路德》,李瑞萍、鄭小梅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2009)。
  5.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書房,2002),489。
  6. ^ James F. White, Protestant Worship,(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1989),63.
  7. ^ William D. Maxwell, A History of Christian Worship,(Michigan:Grand Rapids, Barker Book House,1982),112-114.
  8. ^ 岡察雷斯。《基督教思想史》。第3卷。陳澤民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