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慈高皇后 (明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马皇后 (明太祖)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孝慈高皇后
明太祖皇后
孝慈高皇后马氏(明太祖).jpg
马姓
不详
位號 皇后
出生 元朝至顺三年(1332年)
元朝宿州
婚姻名份 元配
逝世 明朝洪武十五年(1382年)
明朝直隶应天府(今南京市
諡號 孝慈貞化哲順仁徽成天育聖至德高皇后
墓葬 明孝陵
親屬
父親 馬公
母親 鄭媼
明太祖朱元璋
夫之父 朱世珍
夫之母 陳氏
朱标朱樉朱棡朱棣(有争议)、朱橚
寧國公主安慶公主
孝慈高皇后像

大明孝慈高皇后马氏(1332年-1382年),名讳不详,明太祖朱元璋结发之妻。部分野史與地方戲曲稱之為马秀英,但《明史》上未见记载。民間又稱大腳板皇后马大脚板

生平紀事[编辑]

馬皇后本是宿州人,父母名字已失傳,史書僅作馬公、鄭媼。馬公早逝,因生前與郭子興是莫逆之交,故此马氏自幼養育郭子興府內,認郭子興為義父。初,朱元璋因貧窮流離,投奔郭子興帳下,立有功,郭子興便把自己的養女馬氏嫁給他為妻[1]

馬氏隨朱元璋征戰數十年,夫妻共患難,感情深厚。朱元璋自立為帝的同一天(洪武元年,1368年),冊封這位結髮之妻為皇后,也同時封她所生的嫡長子朱標為皇太子。洪武二年,追封岳父馬公為徐王,岳母鄭氏為徐王夫人,在朱家太廟東向建祠祭祀。

當朱元璋還是郭子興下屬時,曾被郭子興所猜疑,糧荒時不得糧食,馬氏偷竊炊餅,藏於懷中送給朱元璋吃,由於炊餅很熱,以致馬氏胸前的肉竟被燙傷,而以這樣的方法,朱元璋得以溫飽,但馬氏自己卻時常不得宿飽。後來二人貴盛時,朱元璋將之比作「蕪蔞豆粥」,「滹沱麥飯」,每每對群臣稱述皇后賢慧,可比唐太宗時的長孫皇后。朱元璋於內室中將此話向馬皇后說時,馬皇后卻說:「妾聞夫婦相保易,君臣相保難。陛下不忘妾同貧賤,願無忘群臣同艱難。且妾何敢比長孫皇后也!」趁機向朱元璋進諫,可見其賢慧[2]

皇后位正中宫以后,仍节俭严谨,也不允许朱元璋尋訪馬氏族人继承马公爵位,限制了外戚弄权的可能性。朱元璋嗜杀多疑,马皇后仁慈善良,常谏劝,挽救不少大臣的性命[3]

洪武十五年八月,馬皇后臥病在床,群臣紛紛請禱祀、求良醫。馬皇后向朱元璋說:「死生,命也,禱祀何益!且醫何能活人!使服藥不效,得毋以妾故而罪諸醫乎?」朱元璋聞言,問馬皇后有何交代或心願未了,馬皇后說:「願陛下求賢納諫,慎終如始,子孫皆賢,臣民得所而已。」不久馬皇后崩逝,享年五十一,朱元璋慟哭不已,遂誓言不再冊立皇后,因此後來有李淑妃郭寧妃等人在馬皇后逝世後代掌後宮。同年九月,馬皇后入葬孝陵,諡號孝慈皇后[4]。馬皇后死後,宮人經常感懷,因此有歌謠傳頌馬皇后:「我后聖慈,化行家邦。撫我育我,懷德難忘。懷德難忘,於萬斯年。毖彼下泉,悠悠蒼天。」

谥号[编辑]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六月,明惠帝朱允炆追尊祖母为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聖高皇后[5]

嘉靖十七年(1538年),明世宗朱厚熜再次追尊马皇后为孝慈貞化哲順仁徽成天育聖至德高皇后,後世簡稱孝慈高皇后

子女[编辑]

关于马皇后的子女,众说纷纭。正史记载,马皇后前后生五子二女:长子懿文太子朱标,次子秦愍王朱樉,三子晋恭王朱棡,四子明成祖朱棣,五子周定王朱橚;以及二女宁国公主,四女安庆公主

有的说,朱元璋那些嫡子一个也不是她生的,而是她的养子,她只生了两个女儿。

明史》記載朱元璋前五個兒子懿文太子秦愍王晉恭王明成祖周定王都是馬皇后所生。根據《明實錄明成祖生於1360年4月17日,周定王生於1361年7月9日。這種情況歷來都被懷疑,特別是在混亂的年代,豈能任由馬皇后獨自負擔生育的任務,而且明人早就指出“或曰高皇后無子”[6]。其他明人說得比較婉轉,或者給朱氏留一點面子。如潘檉章國史考異》:“按今玉牒雲:第四子今上,第五子周王,高后所生也。”郎瑛七修類稿》:“高后生二子,出今魯府玉牒。”《南京太常志》:“孝陵神位,左一位淑妃李氏,生懿文太子秦愍王晉恭王。右一位碽妃,生成祖文皇帝孫貴妃周王。”朱彝尊靜志居詩話》卷十三沈元華條:“奉先廟制(南京太廟奉先殿)高後南面,諸妃盡東列,西序惟碽妃一人,具載南京太常寺志。善高后從未懷妊,豈惟長陵,即懿文太子亦非后生也。”李清三垣筆記》:“南太常志載成祖為碽妃所生,訝之。錢宗伯謙益有博學名,問之,亦不能決,以志言東側列妃嬪二十餘,西側止一碽妃。因啟寢殿驗之,入視果然,乃信。”劉繼莊廣陽雜記》明成祖母為甕氏,蒙古人,以其為元順帝妃,故隱其事。“宮中別有廟藏神主,世世祀之,不關宗伯。有司禮監為彭躬菴言之,少時聞燕之故老為此說,今乃信也。”以上都是明人的記載。

也有说明成祖夺了侄子明惠帝的皇位,想更一步名正言顺(朱元璋相當重視嫡庶之分),便託稱為马皇后所出,这样以嫡子的身份继承为帝便不为过。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卷113):“太祖孝慈高皇后马氏,宿州人。父马公,母郑媪,早卒。马公素善郭子兴,遂以后托子兴。马公卒,子兴育之如己女。子兴奇太祖,以后归焉。”
  2. ^ 明史》(卷113):“后仁慈有智鉴,好书史。太祖有劄记,辄命后掌之,仓卒未尝忘。子兴尝信谗,疑太祖。后善事其妻,嫌隙得释。太祖既克太平,后率将士妻妾渡江。及居江宁,吴、汉接境,战无虚日,亲缉甲士衣鞋佐军。陈友谅寇龙湾,太祖率师御之,后尽发宫中金帛犒士。尝语太祖,定天下以不杀人为本。太祖善之。洪武元年正月,太祖即帝位,册为皇后。初,后从帝军中,值岁大歉,帝又为郭氏所疑,尝乏食。后窃炊饼,怀以进,肉为焦。居常贮糗Я脯脩供帝,无所乏绝,而己不宿饱。及贵,帝比之“芜蒌豆粥”,“滹沱麦饭”,每对群臣述后贤,同于唐长孙皇后。退以语后。后曰:“妾闻夫妇相保易,君臣相保难。陛下不忘妾同贫贱,愿无忘群臣同艰难。且妾何敢比长孙皇后也!””
  3. ^ 明史》(卷113):“帝前殿决事,或震怒,后伺帝还宫,辄随事微谏。虽帝性严,然为缓刑戮者数矣。参军郭景祥守和州,人言其子持槊欲杀父,帝将诛之。后曰:“景祥只一子,人言或不实,杀之恐绝其後。”帝廉之,果枉。李文忠守严州,杨宪诬其不法,帝欲召还。后曰:“严,敌境也,轻易将不宜。且文忠素贤,宪言讵可信?”帝遂已。文忠後卒有功。学士宋濂坐孙慎罪,逮至,论死,后谏曰:“民家为子弟延师,尚以礼全终始,况天子乎?且濂家居,必不知情。”帝不听。会后侍帝食,不御酒肉。帝问故。对曰:“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也。”帝恻然,投箸起。明日赦濂,安置茂州。吴兴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之一,又请犒军。帝怒曰:“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后谏曰:“妾闻法者,诛不法也,非以诛不祥。民富敌国,民自不祥。不祥之民,天将灾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戍云南。帝尝令重囚筑城。后曰:“赎罪罚役,国家至恩。但疲囚加役,恐仍不免死亡。”帝乃悉赦之。帝尝怒责宫人,后亦佯怒,令执付宫正司议罪。帝曰:“何为?”后曰:“帝王不以喜怒加刑赏。当陛下怒时,恐有畸重。付宫正,则酌其平矣。即陛下论人罪亦诏有司耳。””
  4. ^ 明史》(卷113):“洪武十五年八月寝疾。群臣请祷祀,求良医。后谓帝曰:“死生,命也,祷祀何益!且医何能活人!使服药不效,得毋以妾故而罪诸医乎?”疾亟,帝问所欲言。曰:“愿陛下求贤纳谏,慎终如始,子孙皆贤,臣民得所而已。”是月丙戌崩,年五十一。帝恸哭,遂不复立后。是年九月庚午葬孝陵,谥曰孝慈皇后。宫人思之,作歌曰:“我后圣慈,化行家邦。抚我育我,怀德难忘。怀德难忘,于万斯年。毖彼下泉,悠悠苍天。”永乐元年上尊谥曰孝慈昭宪至仁文德承天顺圣高皇后。嘉靖十七年加上尊谥曰孝慈贞化哲顺仁徽成天育圣至德高皇后。”
  5. ^ 朱鷺.《建文書法儗·前編》:「(洪武三十一年)六月甲辰上 皇祖考大行皇帝謚曰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廟號太祖。皇祖妣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聖高皇后。」
  6. ^ 查繼佐:《罪惟錄
前任:
元朝皇后奇皇后
明朝皇后
1368年—1382年
继任:
马皇后
前任:
明夏王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