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麻薩諸塞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马萨诸塞州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麻薩諸塞邦
 美國联邦州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麻薩諸塞邦旗幟
州旗
麻薩諸塞邦官方圖章
州徽
綽號:海灣之州

朝圣之州
清教徒之州
旧殖民地之州

焗豆之州[1]
格言: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拉丁语)
她仗剑寻找长眠于自由之下的平静
颂歌:为马萨诸塞欢呼
地图中高亮部分为麻薩諸塞邦
地图中高亮部分为麻薩諸塞邦
坐标:42°18′N 71°48′W / 42.3°N 71.8°W / 42.3; -71.8
国家美国
建州前马萨诸塞湾省
加入聯邦1788年2月6日
(第6个加入联邦)
首府
最大城市
波士顿
最大都会区波士頓
政府
 • 州长英语List of Governors of Massachusetts
 • 副州长英语List of lieutenant governors of Massachusetts
查利·贝克R
卡爾琳·波利托英语Karyn PolitoR
立法机构马萨诸塞州议会
 • 上议院马萨诸塞州参议院
 • 下议院马萨诸塞州众议院
司法機關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
联邦参议员英语List of United States Senators from Massachusetts伊丽莎白·沃伦D
爱德华·马基D
联邦众议员9名民主党成员(列表英语United States congressional delegations from Massachusetts
面积[2]
 • 总计27,337 平方公里(10,565 平方英里)
 • 陸地20,306 平方公里(7,840 平方英里)
 • 水域7,032 平方公里(2,715 平方英里)  26.1%
面积排名全美第44
尺寸
 • 长度296 千米(190 英里)
 • 宽度184 千米(115 英里)
海拔150 公尺(500 英尺)
最高海拔格雷洛克山英语Mount Greylock[3][4]1,063.4 公尺(3,489 英尺)
最低海拔 (大西洋)0 公尺(0 英尺)
人口(2020[6]
 • 總計7,033,469人
 • 排名全美第15名
 • 密度346人/平方公里(897人/平方英里)
 • 密度排名全美第3名
 • 家庭收入中值英语Household income in the United States$77,385[5]
 • 收入排名全美第5名
居民称谓Bay Stater (官方)[7] Massachusite (传统)[8][9]

Massachusettsan (美國政府出版局推荐)[10]

Masshole (诋毁[11] 或者 亲切[12]
语言
 • 官方语言英語[13]
 • 口头语言
郵政代碼MA
ISO 3166码US-MA
传统缩写Mass.
时区UTC−05:00Eastern
 • 夏时制UTC−04:00EDT
纬度41° 14′ N 至 42° 53′ N
经度69° 56′ W 至 73° 30′ W
網站www.mass.gov
「马萨诸塞」的各地常用別名
中国大陸马萨诸塞
臺灣麻薩諸塞、麻省、麻州
港澳麻省、麻薩諸塞、麻沙朱色士[15]
美国麻省、麻沙朱色士、麻州

麻薩諸塞州(英語:Massachusetts聆聽i/ˌmæsəˈsɪts//-zɪts/),正式名稱為麻薩諸塞邦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a],简称麻州麻省,是位於美國東北部,為美國獨立時最初的十三州之一,也是新英格蘭六州裡人口最密集的一州。东临大西洋缅因湾,西南方与康乃狄克州相邻,东南方与罗德岛州接壤,东北方则有佛蒙特州,西北方为新罕布什尔州,西边则是纽约州首府及最大城市為波士頓,其亦是整个新英格兰地区的最大城市。该州为大波士顿都会区的所在地,对全美的历史、学术以及工业发展有着极为深远和巨大的影响[16]。其最初以农业渔业以及贸易为经济支柱,[17]而随着工业革命,该州经济开始向制造业转型[18]。到了20世纪,马萨诸塞州又开始向服务业转型[19]。今天的马萨诸塞州,是全球生物技术工程高教金融以及航运领域的领导者[20]

马萨诸塞州最早是英国的殖民地。1620年,五月花号的清教徒建立了普利茅斯殖民地。1630年,以该地原住民马萨诸塞人而得名的馬薩諸塞灣殖民地又在波士顿和塞勒姆建立了定居点。1692年,塞勒姆及其周边地区发生了集體歇斯底里事件,即塞勒姆审巫案[21]1777年,亨利·诺克斯将军在春田市成立了春田兵工厂,在工业革命期间促进了很多技术的进步,其中包括可互换零件技术的推广。[22]1786年,谢斯起义爆发,对美利坚合众国制宪会议造成了一定的影响。[23]18世纪,由于北安普敦传教士喬納森·愛德華茲的传教活动,新教会的第一次大觉醒运动迅速席卷了英国本土及十三殖民地[24]到了18世纪末期,发生在波士顿的倾茶事件成为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使得波士顿成为了美国“自由的摇篮”。[25]

马萨诸塞州在整个美国科学、商业和文化中,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在美国内战之前,马萨诸塞州是废奴运动禁酒运动[26]超验主义[27]运动的中心。[28]篮球排球这两项运动皆于19世纪末期诞生于马萨诸塞州,篮球诞生于春田,排球诞生于霍利奥克[29][30]2004年,马萨诸塞州成为了全美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州。[31]美国很多政治家族都来自马萨诸塞州,其中包括亚当斯家族肯尼迪家族。位于该州的哈佛大学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32]同时也是捐赠基金最多的大学,[33]目前美国最高法院很多法官都毕业于哈佛法学院[34]剑桥的肯德尔广场被称为“地球上最具创新精神的一平方英里”,因为自2010年以来,该广场附近出现了大量创业型初创企业。[35][36]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均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二者均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学术机构之一。[37]《世界人口评论》称,马萨诸塞州居民的平均智商超过104,[38]是美国所有州中最高的,该州公立学校学生的学习成绩在世界上名列前茅。[39]该州一直被都是美国最宜居的州之一,但同时也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州之一。[40]

词源[编辑]

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是以居住在这里的原住民马萨诸塞人命名的,而马萨诸塞人的名字很可能源自于万帕诺亚格语“Muswachasut”,由“mus(ây)”(大)、“wach8”(山)、“-s”(身材矮小的)和“-ut”(表示方位格)这几个词根组成。[41]因此这个单词可以翻译为“靠近大山”[42]或“靠近蓝山”,蓝山位于米尔顿坎顿的交界处。[43][44]除此之外,“马萨诸塞”也很有可能来源于莫斯韦图塞特小丘,意为“像箭头一样的山”。这座山位于昆西,其发现者为普利茅斯殖民地的军官迈尔斯·斯坦迪什万帕诺亚格人向导史广多[45][46]

该州的正式名称为马萨诸塞邦。[47]虽然在名称中有一个“邦”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该州政治地位与其他州有任何不同。[48][49]该名称是1779年约翰·亚当斯在编撰马萨诸塞州第二版宪法的时候决定的,因为这个词更具有共和的意味,与其他美洲殖民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50]

历史[编辑]

前殖民时代[编辑]

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该地居住着很多使用阿尔衮琴语族的原住民,诸如万帕诺亚格人纳拉甘西特人尼普穆克人、波孔图克人、莫希干人以及马萨诸塞人。[51][52]虽然这些原住民有时也会种植南瓜及玉米,但是他们大部分的食物还是通过狩猎、采集和捕鱼取得。[51]他们的村庄主要由维格沃姆长屋组成,[52]部落的领导人则是男性或女性的酋长。[53]

殖民时代[编辑]

17世纪早期,很多原住民在与欧洲人接触之后死于源自于旧大陆的传染病。[54][55]在1617年到1619年间,大约90%的马萨诸塞湾原住民死于天花。[56]

普利茅斯港的五月花号,威廉·霍尔绘。1620年,清教徒们建立了普利茅斯殖民地

第一批来到马萨诸塞的英国移民是清教徒,他们于1620年乘“五月花”[57]号抵达普利茅斯,并与当地的万帕诺亚格人建立了友好关系。[58]这是继詹姆斯敦殖民地之后,英国在后来成为美国的北美地区成功建立的第二个永久殖民地。清教徒在新大陆第一次获得丰收后,他们连续进行了三天的庆祝活动,这就是感恩节的由来。这些清教徒和后续来到美国的清教徒于1630年在今天位于波士顿的地方建立了马萨诸塞湾殖民地[59]

清教徒认为英国国教需要净化,这导致他们时常受到英国当局的骚扰,[60]因此他们打算在马萨诸塞建立一个理想化的宗教社会。[61]与普利茅斯殖民地不同的是,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是1629年根据皇家宪章建立的。[62]在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和普利茅斯殖民地建立后不久,其他很多殖民地也开始在新英格兰地区涌现。由于宗教和政治分歧,马萨诸塞湾殖民地驱逐了安妮·哈钦森罗杰·威廉姆斯等持不同政见者。1636年,威廉斯建立了罗得岛殖民地,几年后哈金森加入了他的队伍。当时宗教并不宽容,甚至有贵格会传教士被公开鞭打和监禁。[63][64]

1641年,马萨诸塞殖民地开始向内陆扩张,获得了康涅狄格河河谷和斯普林菲尔德定居点,但是与康涅狄格殖民地产生了争端。[65]这次扩张确立了后来马萨诸塞州的西南边界[66],但是因为一些因测量误差造成的领土争端直到1804年才解决。[67]

货币问题是殖民地的另一个问题。1652年,马萨诸塞殖民地的立法机关授权翰·赫尔进行钱币铸造工作。赫尔铸币厂在之后的30年间生产了多种硬币,其中包括著名的松树先令,直到因为经济与政治原因而停止。政治原因是主要因素,当时的英国国王查理二世认为赫尔铸币厂涉嫌叛国罪,按照法律可以判处英式车裂[68]

1691年,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和普利茅斯殖民地合并为马萨诸塞湾省[69]首任省长威廉·菲普斯上任后不久,就在塞勒姆展开了猎巫行动,许多人因涉嫌使用巫术而被处以绞刑。[70]

1755年,新英格兰地区发生了大地震,对马萨诸塞造成了严重的破坏。[71][72]

独立战争[编辑]

马萨诸塞是美国独立运动的中心,该地长期以来和英国本土关系紧张,甚至早在1680年代就发生过多起针对英国的叛乱。[69]1763年英法北美战争结束后,英国企图向殖民地征税,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抗税运动并最终演变成了1770年的波士顿大屠杀,而1773年的波士顿倾茶事件使得局势进一步恶化。[73]作为报复,英国议会于1774年推出了《不可容忍法令》,该法令削弱了殖民地的自治权,更加激化了矛盾。[74]借此契机,塞缪尔·亚当斯约翰·汉考克等人举行了一系列反议会活动,导致了英国更进一步的报复,这也正是1775年十三殖民地团结一致对抗英国的原因。[75]

发生在马萨诸塞的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战役普遍被当今史学家视为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76]这次战役后,乔治·华盛顿接管了大陆军。华盛顿所取得的第一场胜利是发生在1775年至1776年间的波士顿围城战,最后以英军撤离波士顿而告终。[77]萨福克县设立了一年一度的撤退纪念日,以纪念波士顿围城战的胜利。[78]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沿岸的塞勒姆成为了私掠者们的聚集地,目前仅保留下来的私掠许可证文件就有1700份。在这期间,共800艘船参与了私掠活动,600艘英国船只遭到抢劫。[79]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

建国初期[编辑]

美国开国元勋约翰·亚当斯为波士顿人,被誉为“独立蓝图”。[80]他曾参与马萨诸塞州宪法的修订工作并推动马萨诸塞州的废奴运动,使得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全面废除了奴隶制的联邦州。美国历史学家大衛·麥卡洛英语David McCullough指出,约翰·亚当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将法院从行政机构中分离的人,这一创举奠定了三权分立的基础。[81](1777年通过的《佛蒙特宪法》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部分禁止奴隶制的宪法。虽然说佛蒙特州早在1791年就已经加入了美国,但是直到1858年才通过《佛蒙特个人自由法》全面禁止奴隶制。1780年的《宾夕法尼亚州逐渐废奴法案》[82]使宾夕法尼亚州成为第一个通过法令废除奴隶制的州。)后来,亚当斯积极参与美国早期的外交事务,并接替华盛顿成为美国第二任总统。他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亦来自马萨诸塞州,[83]后来成为了美国第六任总统。

1786至1787年间,由美国独立战争老兵丹尼尔·谢斯领导的谢斯起义爆发,企图夺取由联邦军控制的军械库(也就是今天的春田兵工厂),对马萨诸塞州造成了严重的破坏。[23]这次起义促使联邦政府推出了更加强有力的全国宪法,以取代原有的《联邦条例》。[23]1788年2月6日,马萨诸塞州成为第六个批准美国宪法的州。[84]

19世纪[编辑]

1820年,根据密苏里妥协,缅因州脱离了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23个州。[85]

马萨诸塞州正是基于纺织业得以在工业革命中成为领导者

在19世纪,马萨诸塞州为美国工业革命的领导者,在波士顿以及洛厄尔附近有大量的纺织以及制鞋工厂,在春田附近也存在着大量的工具生产、纸张制造以及纺织工厂。[86][87]在这一时期,马萨诸塞州的经济正在从农业主导转型为工业主导,而工业生产所需能源也从水力转型为蒸汽动力。运河的开凿以及铁路的修建也为生材料及产品的运输提供了帮助。[88]一开始这些工厂的劳动力来源于周围的农场,到了后来,欧洲以及加拿大移民也被吸引了过来。[89][90]

尽管马萨诸塞州早在17世纪就设立了第一个蓄奴的殖民地,但是在南北战争以前,马萨诸塞州为美国废奴主义以及进步主义运动的中心。在贺拉斯·曼的努力下,该州的教育水平也位居美国前列。[91]而出身于马萨诸塞州的亨利·戴维·梭罗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对美国哲学研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92]超验主义运动的成员强调自然世界和情感对人类的重要性。[92]

虽然马萨诸塞州在很早就出现了反对废奴的呼声,甚至在1835年至1837年间发生过多起反对废奴的骚乱,[93]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反对奴隶制的呼声在不断增加。[94][95]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索杰纳·特鲁思分别住在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和北安普顿,而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住在波士顿,苏珊·安东尼住在马萨诸塞州的亚当斯。正是由于这些人的不懈努力,使得马萨诸塞州在南北战争期间做出了一些行动。马萨诸塞州是第一个招募、训练和武装一支由白人军官指挥黑人士兵军团,即马萨诸塞州第 54 步兵团的州。[96]1852年,马萨诸塞州成为全美第一个通过义务教育法的州。[97]

20世纪[编辑]

在20世纪初期,随着数个制造业公司迁出,马萨诸塞州的制造业经济开始陷入衰退。到了20世纪的20年代,由于美国中西部以及美国南部的制造业兴起,再加上大萧条的影响,马萨诸塞州的纺织、制鞋以及精密机械行业不可避免的陷入了衰退。[98]这一衰退一直持续到了20世纪的下半叶。1950至1979年间,马萨诸塞州的纺织行业的从业人员的数量从264000人下降到了63000人。[99]尤其是1969年春田兵工厂的停业刺激了马萨诸塞州西部的高薪工作外流,在20世纪最后40年的去工业化过程中,马萨诸塞州损失惨重。[100]

马萨诸塞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生产了全美所有军备的3.4%,在美国所有州中排名第十。[101]二战结束后,马萨诸塞州东部的经济开始从重工业主导转型为服务业主导。[102]在这一时期,政府合同、私人投资和研究设施的建设改善了产业环境,失业率随之降低,个人薪酬有所增加。郊区也开始实现都市化,在马萨诸塞州的128号公路旁边有很多高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吸引了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前来定居。[103]

1987年,马萨诸塞州获得了中央动脉隧道工程,也就是“大开掘”工程的联邦资助,是当时最大的联邦工程项目。[104]该项目计划在波士顿市中心修建一条隧道,并对其他一些主干道做出调整。[105]该项目自始至终都存在着大量的争议,甚至存在不少贪污腐败以及管理不善的指控,预算也由最初的25亿增加到150亿美元。尽管批评的声音很多,但是该工程最终使得波士顿城区的面貌焕然一新。[104]这条隧道连接了之前被高速公路所分割的几片区域,并改善了一些地面线路的交通环境。[104][105]

20世纪著名政治家[编辑]

约翰·肯尼迪出生在马萨诸塞州,是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

肯尼迪家族在20世纪麻萨诸塞州政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泰德·肯尼迪[106]以及国际特殊奥林匹克组织的创办人之一尤妮斯·玛丽·肯尼迪皆为商人及驻英大使老约瑟夫·P·肯尼迪的子女。[107]1966年,爱德华·布鲁克当选联邦参议员,为美国首位民选非洲裔参议员。[108]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H·W·布什于1924年出生于米尔顿[109]其他联邦层面的政治家包括20世纪60年代的众议院议长约翰·W·麦科马克和提普·奥尼尔,后者从1977年到1987年担任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历史上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众议院议长。

21世纪[编辑]

2004年5月17日,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2003年11月,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裁定,将同性婚姻排除在民事婚姻权利之外是违宪的。[31]这项法令最终于2015年被美国最高法院认可。

2004年,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约翰·克里以微弱劣势输给了时任总统乔治·W·布什。8年后,前马萨诸塞州州长米特·罗姆尼(共和党候选人)在2012年输给了巴拉克·奥巴马。又过了八年,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2020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初选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她后来又退出了竞选,转而支持乔·拜登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

2013年4月15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点49分左右,波士顿马拉松赛终点线附近发生了两起高压锅炸弹爆炸事件。爆炸共造成3人死亡以及大约264人受伤。美国联邦调查局后来确认嫌疑人为兄弟焦哈尔·察尔纳耶夫和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在随后数千名执法人员搜查了附近沃特敦的20个街区后,搜捕行动于4月19日结束。焦哈尔后来表示,他的动机完全是受伊斯兰极端主义信仰所驱使,并从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的在线杂志《Inspire》中学会了制造爆炸装置。

2016年11月8日,马萨诸塞州投票通过了大麻合法化的倡议,[110]这一事件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也成为了重要议题。[111]

地理[编辑]

南迪尔菲尔德先锋谷中北部的一部分

马萨诸塞州为美国第七小的州,位于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面积为10,555平方英里(27,340平方公里),水域率为25.75%。该州的最大城市为波士顿,位于马萨诸塞湾的最深处,也是查尔斯河的入海口。

尽管马萨诸塞州面积不大,但是却拥有很多独特的地貌。该州的大部分人口都位于东部的大波士顿地区,[16]这一区域还包括独特的鳕鱼角半岛。西边则是中马萨诸塞的农村地带,康涅狄格河在其中流过。马萨诸塞州的最高点为位于该州西部边界的勃克夏山,属于阿巴拉契亚山脉的组成部分。

马萨诸塞州的一些自然与历史遗迹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管理。[112]除了12个国家历史遗址、地区和生态走廊外,国家公园管理局还管理着鳕鱼角国家海滨和波士顿港口群岛国家休闲区。[112]除此之外,美国保育及休闲局也在负责维护马萨诸塞州的一些公园、游径以及海滩。[113]

生态[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许多沿海地区为笛鸻等物种提供了繁殖地

马萨诸塞州内陆地区的主要生物群落是温带落叶林[114]虽然说马萨诸塞州的大部分土地都被开垦为农业用地,真正的原始森林所剩无几,然而随着农田被遗弃,许多地方又重新开始了次生演替的过程。[115]到目前为止,整个马萨诸塞州共有62%的面积被森林所覆盖。[116]全州受人类活动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当属东边的大波士顿地区以及西边的斯普林菲尔德大都会区,同时还包括康涅狄格河谷的农业区。[117]该州共有219种濒危物种[118]

许多物种在日益城市化的马萨诸塞州也能生活得很好。游隼利用大城市的办公大楼作为筑巢的地方,[119]郊狼的数量在最近几十年一直在增加,它们的食物包括人类产生的生活垃圾和被车撞死的动物。[120]白尾鹿浣熊野生火雞灰松鼠在整个马萨诸塞州都很常见。而在马萨诸塞州西部广袤的农村地带,由于退耕还林,很多巨型哺乳动物(如驼鹿美洲黑熊)都得以重返家园。[121]

马萨诸塞州地处大西洋鸟道沿线,是东海岸大雁迁徙的主要路线。[122]马萨诸塞州中部有很多湖泊,为水禽提供了充足的食物以及栖息地。可即使如此,一些普通潜鸟的数目仍在不断减少。[123]每年冬天都有大量的长尾鸭来到楠塔基特岛过冬。该州的一些近海小岛和沙滩是红燕鸥的家园,同时也是近危物种笛鸻的重要繁殖地。[124]很多自然保护区,如莫诺莫伊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为许多海鸟以及灰海豹在内的诸多野生动物提供了重要的繁殖栖息地。自2009年以来,在鳕鱼角沿岸水域发现和标记的大白鲨数量开始显著增加。[125][126][127]

马萨诸塞州的淡水鱼种类包括鲈鱼鲤鱼鲶鱼鳟鱼,而海洋生物如大西洋鱈黑线鳕美国龙虾通常在近海水域繁殖。[128]该州其他的海洋生物还有港海豹、濒危的北大西洋露脊鲸座头鲸长须鲸小须鲸以及大西洋白边海豚。

欧洲玉米螟是一种常见的农业害虫,于1917年首次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发现。[129]

气候[编辑]

按照柯本气候分类法进行划分的马萨诸塞州

马萨诸塞州的大部分属于地区温带大陆性湿润气候,冬季较为寒冷,夏季较为温暖。该州西南部的沿海地区则属于副热带湿润气候。由于马萨诸塞州夏季比较炎热,因此该州鲜有海洋性气候,不过巴恩斯特布尔县是个例外。波士顿的气候在整个马萨诸塞州都具有代表性,夏季最高温度约为81 °F(27 °C),冬季最高温度为35 °F(2 °C),而且相当潮湿。由于该州盛行的内陆风,即使在沿海地区,整个冬天也经常结霜。由于马萨诸塞州临近大西洋,因此很容易受到东北风暴、飓风和热带风暴的影响。

马萨诸塞州个别城市的平均每日最高和最低气温列表[130]
城市 七月 (°F) 七月 (°C) 一月 (°F) 一月 (°C)
波士顿 81/65 27/18 36/22 2/−5
伍斯特 79/61 26/16 31/17 0/−8
斯普林菲尔德 84/62 27/17 34/17 1/−8
新贝德福德 80/65 26/18 37/23 3/−4
昆西 80/61 26/16 33/18 1/−7
普利茅斯 80/61 27/16 38/20 3/−6

环境问题[编辑]

气候变化[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气候变化对该州的城乡环境、林业渔业农业以及沿海地区的发展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131][132][133]美国东北部气候变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全球平均值,预计到2035年将会比工业革命前高出2°C。[133]根据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报告,截至2016年8月马萨诸塞州的平均气温比工业革命前上升了超过1.1摄氏度[134],为全美平均值的两倍。气候变暖对降水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1895年至2011年间,美国东北部的平均降水量增加了10%,强降水量增加了70%。[134]冬季和春季的降水量增加最为显著,这是由于气温增加导致积雪提前融化,这使得夏季反而变得更为干燥。

马萨诸塞州的气候变化同时也导致了建筑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变化。气候变化所导致的风暴仅在波士顿一地就造成了50亿到1000亿美元的损失。[134]除此之外,气候变化也会造成沿海房屋、道路以及其他基础建设的损坏。气候变暖还会扰乱动植物的生命活动,尤其是植物开花以及鸟类迁徙。这会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鹿的数量增加,从而导致小型动物用于藏身的灌木减少。气候变暖对人类的身体健康也能造成不利影响,由于温度超过45度时蜱虫会传播疾病,导致了莱姆病的加速传播。除此之外,气温的升高也会导致蚊子更为活跃,加剧了西尼罗河病毒的传播。[134]

为了应对这一变化,马萨诸塞州能源与环境事务执行办公室制定了该州经济脱碳的方案。2020年4月22日,马萨诸塞州能源和环境事务部长凯瑟琳·A·西奥哈里斯发布了一份关于全州2050年碳排放限额的决议。西奥哈里斯还强调,气候变暖已经对马萨诸塞州造成了高达600亿美元的损失。为保证平均气温相较于工业革命之前上升不超过1.5 °C,马萨诸塞州将尽力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到2050年时碳排放量将会下降85%。[135]

相关倡议[编辑]

为了鼓励民众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及节能的家用电器,马萨诸塞州出台了很多相应的奖励措施。伯克希尔天然气公司、黑石天然气公司、海角光公司、永源能源、自由公用事业公司、英国国家电网公司和优尼特公司与州政府联合推出了一个名叫“马萨省”的项目,旨在鼓励房东和租户使用高效节能的暖通空调及其他家用电器。在这个项目中,如果住户使用有能源之星认证的自動調溫器,那么使用者就可享有100美元的折扣。除此之外热水器、空调、洗衣机和烘干机以及热泵等其他节能电器也可以享有这个项目的福利。[136]

“马萨省”是2008年德瓦尔·帕特里克担任州长期间于《绿色社区法案》中提出的项目。《绿色社区法案》的主要目的是减少该州化石燃料的消耗量,同时鼓励提高能效的科技创新。除此之外,这项法案还要求公用事业的项目管理者投资于节约能源的领域,而不是能源开采领域。这一项目在马萨诸塞州由多方负责管理事宜,其中包括NSTAR、国家电网、西马萨诸塞州电力公司、海角光公司、优尼特公司和伯克夏天然气公司,除此之外马萨诸塞州能源资源部和能源效率咨询委员会也拥有该项目的管理权。[137]

“马萨省”还给房东、租户以及小型企业提供免费的房屋节能评估服务,并给他们提供节能方面的教育,让他们了解如何才能更好的实现节能减排。在房屋评估期间,“马萨省”免费提供由能源之星认证的LED灯泡、电源带、低流量淋浴喷头、水龙头曝气器和高效恒温器。此外,“马萨省”还负责修补房屋内部的漏洞并加装隔热设施,以减少空调的耗电量。隔热材料的加装服务享有75%以上的折扣。受到COVID-19的影响,很多评估服务改为线上进行,居民可通过互联网或电话预约线上评估服务。[138]

马萨诸塞州税务局会对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居民提供税务减免奖励。除了联邦住宅可再生能源税务抵免外,马萨诸塞州居民还可以享受该项目最高15%的税收抵免。[139]只要住户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该户居民就有资格享有净计量电价的优惠。[140]某些城市的电价高达1.20美元每瓦,相当于于25千瓦以下光伏模组成本的50%。[141]马萨诸塞州能源资源部也曾经为低收入居民提供低息的贷款支持,不过此项福利目前已经于2020年12月31日终止。[142]

为了鼓励民众使用可再生能源,马萨诸塞州能源资源部又提出了一项关于电动车的补贴计划,居民购买或租赁电动汽车可获得最高2,500美元的补贴,购买或租赁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可获得最高1,500美元的补贴。[143]马萨诸塞州民众可以同时享有美国能源部和马萨诸塞州能源资源部的电动车补贴。[144]

2020年底,贝克政府发布了一份“脱碳路线图”,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为了实现该目标,贝克政府计划投资海上风能及太阳能领域,并要求从2035年开始所有销售的新汽车都为电动车或氢动力车。[145][146]

人口[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人口分布图
歷史人口數
調查年 人口
1790年378,787
1800年422,84511.6%
1810年472,04011.6%
1820年523,28710.9%
1830年610,40816.6%
1840年737,69920.9%
1850年994,51434.8%
1860年1,231,06623.8%
1870年1,457,35118.4%
1880年1,783,08522.4%
1890年2,238,94725.6%
1900年2,805,34625.3%
1910年3,366,41620.0%
1920年3,852,35614.4%
1930年4,249,61410.3%
1940年4,316,7211.6%
1950年4,690,5148.7%
1960年5,148,5789.8%
1970年5,689,17010.5%
1980年5,737,0370.8%
1990年6,016,4254.9%
2000年6,349,0975.5%
2010年6,547,6293.1%
2020年7,029,9177.4%
[147][148]

根据202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结果,马萨诸塞州的总人口数量超过700万,与2011年普查时相比增加了7.4%。[149][6]根据2015年的调查结果,马萨诸塞州是美国人口密度第三高的州,每平方英里有871人[150],仅次于新泽西州罗德岛州。根据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马萨诸塞州共有1011811名居民出生于国外,占总人口数的15%。[150]

大多数马萨诸塞州居民住在波士顿大都会区,该都会区包括波士顿及其周边地区,同时还包括大洛厄尔伍斯特。除此之外,斯普林菲尔德大都会区也是一个主要的人口聚集地。不过从人口统计学上来讲,马萨诸塞州的人口中心位于纳蒂克镇。[151][152]

美国东北部的其他州一样,马萨诸塞州人口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增长迅速。马萨诸塞州是新英格兰地区人口增长最快的州,也是美国增长第25快的州。[153]良好的生活品质和优质的教育资源是该州人口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153]

自2010年人口普查以来,外国移民对该州人口增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154][155]根据人口普查局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结果,该州40%的外国移民来自于中美洲及南美洲,剩下的大部分来自于亚洲。许多斯普林菲尔德居民声称自己是波多黎各裔。[154]马萨诸塞州许多地区的人口在2000年到2010年间呈现出相对稳定的增长趋势。[155]波士顿远郊和沿海地区人口增长最快,而马萨诸塞州西部的伯克希尔县和科德角的巴恩斯特布尔县2010年人口普查中仅有的两个人口减少县。[155]

根据2014年的普查结果,该州48.4%的居民为男性,51.6%的居民为女性。同时,该州18岁以上的人口占79.2%,65岁以上的人口占14.8%。[150]

族裔[编辑]

锡楚埃特市圣帕特里克节游行。该市是马萨诸塞州爱尔兰裔人口占比最高的城市,2010年的调查结果为47.5%。[156] 爱尔兰裔是马萨诸塞州人口最多的族裔。
2020年族裔组成
族裔[157] 单独 总计
非拉丁裔白人 67.6% 67.6
 
71.4% 71.4
 
拉丁裔[b] 12.6% 12.6
 
非裔 6.5% 6.5
 
8.2% 8.2
 
亚裔 7.2% 7.2
 
8.2% 8.2
 
美洲原住民 0.1% 0.1
 
0.9% 0.9
 
太平洋岛原住民 0.02% 0.02
 
0.1% 0.1
 
其他 1.3% 1.3
 
3.6% 3.6
 

该州人口最多的族群为非拉丁裔白人,但是其占比已经从1970年的95.4%下降到2020年的67.6%。[150][158]根据2011年的调查结果,该州63.6%的新生儿为非拉丁裔白人[159],在一岁以下幼儿中,少数族裔(父母任何一方为非拉丁裔白人)占比为36.4%。[160]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非拉丁裔白人生育率过低,2017年该州非拉丁裔白人的总生育率为1.36,仅次于罗德岛州。[161]

1795年,该州95%的居民为英裔。[162]19世纪前期及中期,大量移民涌入马萨诸塞州。首先是19世纪40年代来源于爱尔兰的移民潮,[163]使得该州25%的居民为爱尔兰裔,为该州最大族群。然后接踵而来的是魁北克以及欧洲的意大利葡萄牙波兰等地的移民。[164]到了20世纪初期,一些非裔美国人移民到了马萨诸塞州,不过他们的人数不及移居到其他北方州的非裔。[165]到了20世纪末期,拉丁美洲移民数量开始增加。在2014年,超过156,000名华裔在马萨诸塞州安家,[166]波士顿的唐人街和曼哈顿的唐人街之间也设立了多条公交线路以供两地往返。马萨诸塞州还有大量的多米尼加人、波多黎各人、海地人、佛得角人和巴西人群体。波士顿南端、牙买加平原以及马萨诸塞州科德角附近的普羅威斯頓都是著名的同志村。

波士顿唐人街,内有大量的中国及越南餐馆
波士顿同志骄傲游行,每年六月举行。2004年,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

马萨诸塞州目前人口最多的群体是爱尔兰裔,约占全州总人口的22.5%,在诺福克县以及普利茅斯县的南部沿海地区甚至占到了40%以上(占两个县全县超过30%的人口)。意大利裔为该州第二大族群(13.5%),但在波士顿北部的部分郊区以及伯克夏尔县的部分城镇为最大族群。英裔为第三大族群(11.4%),在该州西部的一些城镇占多数。法裔法裔加拿大人也占了很大一部分(10.7),[167]布里斯托尔、汉普顿和伍斯特县有相当多的人口。[168][169] 洛厄尔拥有全美第二大柬埔寨裔社区。[170]马萨诸塞州还有一个希腊裔美国人的小社区。根据美国社区调查,有83,701名希腊裔美国人零星散布在该州,约占该州总人口的1.2%。[171]此外该州还有一些美洲原住民。万帕诺亚格人玛莎葡萄园岛的阿奎纳与鳕鱼角的马什皮均拥有保留地,并且自1993年起就开始了母语复兴运动。尼普穆克族在该州中部拥有两个受政府承认的保留地,其中一个位于格拉夫顿。[172]

马萨诸塞州的种族矛盾相对缓和,至少和美国其他州相比,避免了很多冲突。但是1850年代排外的一无所知运动在马萨诸塞州选举中的成功表现[173]、1920年代发生的萨科和范凯蒂处决事件[174]以及1970年代发生的波士顿反对废止校车种族隔离运动[175]等实例均说明了马萨诸塞州历史上种族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融洽。

语言[编辑]

除了通用美式英语之外,马萨诸塞州最常见的美式英语变体是带有卷舌音的马萨诸塞州西部方言和带有非卷舌音的马萨诸塞州东部方言(被称为“波士顿腔”)。[176]

马萨诸塞州前12种最常被使用的语言
语言 使用者人口占比
(2010年数据)
使用者数量[150][177]
英语 78.93% 4,823,127
西班牙语 7.50% 458,256
葡萄牙语 2.97% 181,437
中文(包括粤语普通话 1.59% 96,690
法语(包括新英格兰法语) 1.11% 67,788
基于法语的克里奧爾語 0.89% 54,456
意大利语 0.72% 43,798
俄语 0.62% 37,865
越南语 0.58% 35,283
希腊语 0.41% -
阿拉伯语高棉语(包括所有的南亚语系 0.37% -

宗教[编辑]

欣厄姆的老船教堂建于1681年,是美国持续使用的最古老教堂。[178]马萨诸塞州目前是全美宗教氛围最淡薄的州。[179]

马萨诸塞最初的创立者是1620年到来的布朗派清教徒[60]不久之后英格兰其他教派的基督徒纷纷前往该地区。[58]时至今日,马萨诸塞州的大多数人仍然是基督徒。[150]这些清教徒的后人目前分属于多个教会。他们在直系传承中属于不同的公理会联合基督教会以及一神论普遍主义者协会。该协会的总部位于波士顿南部的灯塔山[180][181]许多清教徒后裔也分散到其他的新教教派,还有一些清教徒在现代世俗化之后与罗马天主教以及其他基督教团体脱离了联系。

到了今天,基督徒占该州总人口的 57%,其中新教徒占21%。罗马天主教徒占34%,处于主导地位,这是历史上来自天主教国家(主要是爱尔兰、意大利、波兰、葡萄牙、魁北克和拉丁美洲)的大量移民所造成的结果。 由于新英格兰的世俗化,新教和罗马天主教社区自20世纪后期以来一直在衰落。和美国西部一样,马萨诸塞州是美国宗教氛围最不浓厚的地区。1880年至1920年间,大量犹太人移民到波士顿和斯普林菲尔德地区。犹太人目前占该州全部人口的3%。玛丽·贝克·艾迪创立了新兴宗教基督科学教会,其总部设立在波士顿的基督教科学中心。佛教徒、异教徒、印度教徒、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徒、穆斯林和摩门教徒都可以在马萨诸塞州找到自己的宗教场所。斯多克布里奇的克里帕鲁中心、斯普林菲尔德的少林冥想寺和巴利的顿悟冥想中心都是马萨诸塞州著名的非亚伯拉罕宗教场所。根据宗教数据档案协会(ARDA) 2010年的数据,马萨诸塞州最大的教会是天主教会,有2940199名信徒。其次是联合基督教会,有86639名信徒。然后就是圣公会,有81999名信徒。[182]32%的居民认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183]

教育[编辑]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在各个学科的学术研究方面都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少数几所顶尖的大学。[37](图为哈佛大学的懷德納圖書館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图书馆)
2015-2016学年度马萨诸塞州各城镇公立高中的SAT成绩概况[184]

2018年,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排名,马萨诸塞州的整体教育系统在全美50个州中排名第一。[185]1647年,马萨诸塞州通过了《马萨诸塞州教育法》,成为北美第一个要求市政当局任命教师或建立文法学校的州。[186]19世纪,由贺拉斯·曼推动的改革[187][188]为1852年建立的义务教育奠定了许多基础。[97]马萨诸塞州是北美现存最古老且连续存在的学校(成立于1645年的罗克斯柏利拉丁学校英语Roxbury Latin School)、全美最古老的公立小学(成立于1639年的马瑟学校英语The Mather School[189]、最古老的高中(成立于1935年的波士顿拉丁学校[190]、最古老且一直在连续经营的寄宿学校(成立于1763年的总督学院英语The Governor's Academy[191]、最古老的大学(成立于1636年的哈佛大学[192]以及最古老的女子学院(1837年成立的曼荷莲学院)的所在地。[193]除此之外,全美排名第一的私立高中菲利普斯学院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安多弗,该学校创立于1778年。[194]

根据2012年的调查结果显示,马萨诸塞州每个中小学生的公共支出为14,844美元,在美国所有的州中排名第八。[195]2013年,马萨诸塞州在全国教育进展评估中获得了数学学科排名第一以及阅读学科排名第三的优异成绩。[196]马萨诸塞州公立学校的学生在学习成绩方面位居世界前列。[39]

马萨诸塞州共有121所高等教育机构。[197]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皆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长期以来都是全球公认的顶尖大学。[198]除了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马萨诸塞州还有其它几所大学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广泛引用的本科教学水平排名中位列前50名,他们分别是:塔夫斯大学(第27名)、波士顿学院(第32名)、布兰代斯大学(第34名)、波士顿大学(第37名)和东北大学(第40名)。除此之外,《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中排名前五的文理学院也都位于马萨诸塞州,它们分别为威廉姆斯学院(第一名)、阿默斯特学院(第二名)以及维斯理学院(第四名)。[199]波士顿建筑学院是新英格兰地区最大的私立空间设计学院。公立的马萨诸塞大学在该州有5个校区,旗舰校区在阿默斯特,该校区大约招收了2.5万多名学生。[200][201]

经济[编辑]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估计,马萨诸塞州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为5840亿美元。[202]2012年该州人均收入为53221美元,位列全美第三。[203]截止到2022年一月,马萨诸塞州的一般最低薪资为每小时14.25美元,小费工的最低薪资为每小时$6.15。若小费工的薪资没有超过一般最低薪资,雇主则需要补足差额。[204] 根据2018年通过的一系列最低薪资修正案,到2023年1月时,一般最低薪资需要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小费工的最低薪资需要提升至每小时6.75美元。最低工资在每年1月都会上调,直到2023年时达成目标。[205]

2015年,共有12家财富美国500强公司位于马萨诸塞州,它们是:利宝互助保险美国万通保险TJX公司通用电气雷神技术公司美國電塔公司全球合作伙伴公司赛默飞世尔科技道富公司渤健公司永源能源以及波士顿科学[206] CNBC的《2014年最佳商业州名单》将马萨诸塞州排至全美第25位,[207]该州连续第二年被彭博社评为美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州。[208]根据凤凰营销国际公司于2013年的一项研究表明,马萨诸塞州的百万富翁人数占比在美国排名第六,为 6.73%。[209]很多居住在马萨诸塞州的亿万富翁是知名公司的领导或前领导,例如富达投资新百伦、卡夫集团以及大陆有线电视公司的领导者均居住在此。[210]

马萨诸塞州目前有三个对外贸易区,分别为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州港务局、新贝德福德港以及霍利奥克市[211]此外洛根将军国际机场是新英格兰地区最繁忙的机场,于2015年全年接待旅客3340万人次,自2010年以来国际航空一直在快速增长。[212]

马萨诸塞州的经济支柱包括高等教育、生物技术信息技术金融、医疗保健、旅游、制造国防。128号公路周边以及大波士顿地区为美国著名的风险投资中心[213]和高科技产业中心。近年来该州旅游业发展迅速,鳕鱼角和波士顿是游客主要观光地。[214]其他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还包括塞勒姆普利茅斯以及伯克希尔山。马萨诸塞州在全美最受外国游客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中排名第六。[215]2010 年,马萨诸塞州名胜委员会发布了《马萨诸塞州的1000个名胜古迹》,罗列了能够突出该州历史、文化和自然特色的1000个景点。[216]

鳕鱼角湾布鲁斯特的日落

尽管2016年马萨诸塞州的制造业产值占比不到10%,但是其总产出在全美排名第16位。[217]并且产品种类十分丰富,如医疗设备、纸制品、特种化学品和塑料、电信和电子设备以及机械部件。[218][219]

马萨诸塞州的33000多家非营利组织共雇佣了该州六分之一的劳动力。[220]2007年,州长德瓦尔·帕特里克签署法案,将非营利意识日设定为州定假日。

2017年2月,《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根据医疗、教育、犯罪、基础设施、发展机会、经济和政府运作等60项指标,将马萨诸塞州评为美国最佳州。马萨诸塞州在教育方面排名全美第一,在医疗保健方面排名第二,在经济议题的处理方面排名第五。[40]

农业[编辑]

根据2012年的一项调查研究表明,马萨诸塞州全州总共有7755个农场,总面积为523,517英畝(2,120平方公里),平均每个农场67.5英畝(27.3公頃)。[221]该州三分之一以上产值的农产品为温室作物,此外蔓越莓、甜玉米和苹果也是该州主要农产品。[222]马萨诸塞州为美国第二大蔓越莓生产州,仅次于威斯康星州[223]

水果种植产业给该州带来了巨大的收入。[224]与此同时,马萨诸塞大学还设立了推广水果计划,为果树种植人员提供信息层面的支持。[224]由于该州的草莓种植行业经常受到灰葡萄孢菌[225]以及牧草盲蝽[226]的危害,因此推广水果计划会给从业者提供相关的数据表单。

税收[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州税和地方税总税率约为11.44%,位列全美(50州外加华盛顿特区)第21位。人均年纳税额为$6163,位列全美第25位。[227]此外,该州的公司税和财产税分别位列全美第39位和第46为,低于全美平均水平,但是个人所得税和销售税分别位列全美第13位和第18位,超过全美平均水平。[228]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马萨诸塞州的高税收政策,导致该州被居民戏称为“马萨征税州(Taxachusetts)”。不过到了80年代,由于保守主义势力的抬头,该州出台了一系列限制税收的提案,其中包括《2½提案》。[229]

自2020年1月1日起,马萨诸塞州实行税率为5%的统一税率个人所得税,[230]而早在2002年的全民公投中,就曾提议将个人所得税税率降低至%5,[231]最终立法机关同意了此项提案。[232]对于收入低于起征点的居民,政府将对其免征所得税,其中起征点每年都会根据经济发展状况进行调整。该州的公司税税率为8.8%,[233]短期资本利得税的税率为12%。[234]除此之外该州还允许反对减税的人自愿按照减税前5.85%的税率多纳税,结果每年都有一千至两千人选择公益性的多纳税。[235]

该州对个人有形财产零售征收6.25%的销售税,[233]不过杂货、服装(不超过175美元)和期刊的零售不在此征税范围内。[236]对于售价超过175美元的服装,只需要对超出的部分缴税即可。[236]对于在其他州购买且零售商未向马萨诸塞州缴税的商品的商品,消费者还需要向该州缴纳一笔使用税。这笔税需要纳税人在所得税表格或专用税表格中申报,不过该州存在一些“安全港”,在这些地方纳税人可免缴使用税,但是对于金额超过1000美元的商品则不在免税范围内。[236]该州没有遗产税,并且与联邦遗产税相关的税收也十分有限[234]

能源[编辑]

马萨诸塞州于1998年引入了竞争性的电力市场,消费者可以在不更换公用事业公司的前提下更换电力提供商。[237]2018年,马萨诸塞州消耗了1459万亿BTU的能源,[238]为全美人均消耗能源第七少的州,其中31%的能源来自天然气[238]在2014年和2015年,马萨诸塞州被评为美国能效最高的州,[239][240]波士顿则被评为能效最高的城市,[241]不过该州居民的平均电价位列全美第四。[238]2018年,该州可再生能源消耗量约占全州能源消费总量的7.2%,位列全美第34位。[238]

交通[编辑]

马萨诸塞湾交通局负责管理大波士顿地区的交通

马萨诸塞州共有10个都市规划组织和3个非都市规划组织,覆盖了全州各区域的交通规划工作。[242]州一级的交通规划任务则由马萨诸塞州交通部来完成。交通运输是马萨诸塞州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243]

区域性公共交通[编辑]

马萨诸塞湾交通局负责大波士顿地区的公共交通服务,[244]从地铁[245]到巴士[246]甚至再到渡船[247]均由其负责管理。

除了大波士顿之外,该州还有其它15个地区的交通局提供公共交通服务。[248]目前该州依然存在4处观光铁路,他们分别是:

  • 海因尼斯至秃鹰湾的鳕鱼角中央铁路[249]
  • 李镇到大巴灵顿的伯克希尔观光铁路[250]
  • 位于卡佛的埃达维尔铁路
  • 位于洛厄尔的洛厄尔国家历史公园电车线

长途列车和巴士[编辑]

美铁运营着多条与马萨诸塞州相连的城际铁路,其中波士顿南站为三条美铁铁道路线的终点站。第一条为阿西乐特快号列车的路线,连接至普罗维登斯纽黑文纽约市,最终可抵达华盛顿特区。第二条为东北区域号列车的路线,一开始和阿西乐特快号列车的路线有所重叠,但还能继续向南延伸,最终抵达弗吉尼亚州纽波特纽斯。第三条为湖畔特快列车的线路,该线路一直向西延伸,途径伍斯特以及斯普林菲尔德,最终抵达芝加哥[251][252]波士顿北站则是美铁缅因州东部沿海地区号列车的终点站,乘坐此列车可前往缅因州波特兰以及不伦瑞克。[251]

除了波士顿之外,美铁在马萨诸塞州的其他城市也提供运输服务。哈特福德线英语Hartford Line连接着斯普林菲尔德和纽黑文两地,由马萨诸塞州和康乃狄克州的交通部共同管理。山谷飞人号列车线路与哈特福德线有所重合,但是这条线路会继续向北延伸至格林菲尔德。此外,连接佛蒙特州圣奥尔本斯和华盛顿特区的佛蒙特人号列车会经停马萨诸塞州西部的几个车站。[251]

美铁在波士顿和纽约市之间运送的乘客数量超过了所有航空客运量的总和(在2012年约占总客运量的54%)[253],但是在其他城市之间的客运量较少。该州还有很多私营巴士公司提供运输服务,诸如彼得潘巴士(总部位于斯普林菲尔德)以及灰狗巴士等。此外,波士顿南站还是中国城客运路线的起点,提供连接纽约和波士顿两地唐人街的运输服务。

MBTA通勤铁路服务贯穿大波士顿都会区,包括伍斯特菲奇堡黑弗里尔纽伯里波特洛厄尔普利茅斯等城市。[254]这条线路部分与邻近地区交通局所运营的运输线路产生重叠。2013年夏,鳕鱼角地区交通局和马萨诸塞湾交通局以及马萨诸塞州交通部合作运营了海角飞人号列车线路,以提供往返于波士顿和鳕鱼角的客运服务。[255][256]

轮渡[编辑]

鳕鱼角以北的大多数港口都有波士顿港口邮轮公司提供的轮渡服务,该公司还与马萨诸塞湾运输局签订了合同,在大波士顿地区及周边地区运营轮渡服务。数条轮渡线路将波士顿市中心与欣厄姆、赫尔、温斯洛普、塞勒姆、洛根机场、查尔斯敦以及波士顿港内的一些岛屿连为一体。这家公司还运营着往返于波士顿和普罗维登斯之间的季节性轮渡业务。[257]

而在该州南岸的马萨葡萄园岛,有数条航线提供着往返于该岛和美国大陆的航运服务,岛上居民可以坐船前往马萨诸塞州的伍兹霍尔、海恩尼斯、新贝德福德和法尔茅斯,还能前往罗德岛州的北金斯顿、新泽西州的高地市以及纽约市[258]当然,岛屿之间也有很多船运航线,目前这些航线目前主要由海浪公司、海连游轮公司以及轮船管理局运营。其中轮船管理局为政府机构,负责管理辖区范围内所有的航运服务,同时也是唯一的货运服务商。[259]

铁路货运[编辑]

截至2018年,马萨诸塞州境内有多家货运铁路运营公司,其中最大的一类铁路运营商CSX,另一家一类铁路运营商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和CSX共同成立了泛美南方有限公司,并通过这个子公司在该州展开业务。同时还有若干短程的区域性铁路将这些铁路网连为一体。[260]马萨诸塞州当前运营中的货运铁路总长为1,110英里(1,790公里)。[261][262]

航空[编辑]

位于波士顿的洛根国际机场是整个新英格兰地区客运量最大的国际机场

2015年,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的103个登机口[263][264]共接待旅客3350万名(2014年接待旅客人数为3160万)。[212]洛根机场、贝德福德的汉斯康姆机场和伍斯特地区机场都是由独立的州立运输机构马萨诸塞州港务局运营。[264]马萨诸塞州有39个公共机场[265]和200多个私人直升机停机坪。[266]该州的部分机场得到了马萨诸塞州交通部航空司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资助。此外,联邦航空管理局也是马萨诸塞州航空旅行的主要监管机构。[267]

高速公路[编辑]

行政區劃[编辑]

麻省一共轄有14個郡,請見:马萨诸塞州行政区划。各郡之下,各有管轄市鎮。

[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镇”(英語:town)是“行政镇区”(英語:civil township)归类为“小行政单位”(英語:minor civil division)。马萨诸塞州全部地方都是“镇”管辖除了“市”(英語:city)。“镇”和“自治体”(英語:municipality)是一致没有重叠。

重要的都市和城鎮[编辑]

麻州古老的紡織工業區
人口分布
麻州所有軌道運輸系統
麻薩諸塞州1775年列剋星敦和康科德戰役
波士頓市
Samuel Adams釀酒廠
報喜希臘正教堂

都会区(镇区级统计)[编辑]

排名 都会区名稱 人口
1 波士顿-剑桥-纳舒厄 M-NECTA (州内部分) 4,509,647
2 斯普林菲尔德 M-NECTA (州内部分) 641,080
3 伍斯特 M-NECTA (州内部分) 581,379
4 普罗维登斯-瓦威克 M-NECTA (州内部分) 278,339
5 巴恩斯特布尔镇 M-NECTA 236,968
6 新贝德福德 M-NECTA 162,181
7 莱姆斯特-加德纳 M-NECTA 149,336
8 皮茨菲尔德 M-NECTA 84,244
9 格林菲尔德镇 μ-NECTA 37,510
10 北亚当斯 μ-NECTA (州内部分) 23,372
11 阿瑟尔 μ-NECTA 20,601
12 韦恩亚德黑文 μ-NECTA 17,241

都会区(县级统计)[编辑]

排名 都会区名稱 人口
1 剑桥-牛顿-弗雷明翰 MD 2,405,352
2 波士顿 MD 2,030,772
3 伍斯特 MSA (州内部分) 830,839
4 斯普林菲尔德 MSA 702,724
5 普罗维登斯-瓦威克 MSA (州内部分) 564,022
6 巴恩斯特布尔镇 MSA 213,413
7 皮茨菲尔德 MSA 126,348
8 韦恩亚德黑文 μSA 17,352

科德角和島[编辑]

一些很小的市鎮人口往往不到400人。

麻薩諸塞州的鎮和郡[编辑]

麻薩諸塞州和其他同為新英格蘭區的五個州,以及紐約州有著一種政府統治上的架構,叫做「新英格蘭鎮」。

在大多數的州,一個是一個小型的管轄區域。在鎮與鎮之間則是處於無市鎮政府管轄的狀態,而且土地面積往往很大。相比之下,一個州則是完全劃分為,州內每一吋土地都會有某個郡在管轄。郡政府因此佔有很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對於那些住在鎮與鎮之間的人,他們往往在經營一些很重要的事業,比如經營機場等等。

和上述的其它州不同的是,麻薩諸塞州把州內的土地全部劃分給各市鎮,每一吋土地都會有某個市或者是鎮在管轄,不會落得沒政府管的下場。不過這種分法當要和上述的其他州作比較時會變得很複雜,比如麻州是以各個市鎮為單位來作調查數據,但是其他州卻是依據美國人口調查局的規定以較大範圍的包含數個較小市鎮的分法來作調查,因此無法很直接的作對等的比較。

在1990年代之前,麻州郡政府大部份的職責(包含法院的運作和道路維修)不是被州政府所取代,就是被認為運作不彰和老舊過時。幾個最近的例子:

1990年中期中塞克斯郡郡政府因為經營郡立醫院不善導致整個郡瀕臨破產,然後在1997年州議會介入並且取走所有的資產和職權。中塞克斯郡政府於是在1997年7月11日正式被廢除。過後不久,法蘭克林郡委員會自己投票決定廢除自己的郡政府。用來廢除前面幾個郡的廢除法也被延用到其他的郡,像是漢普頓郡和沃斯特郡於1998年7月1日被廢除。這條廢除法之後又附加一些條款以用於在1999年麻薩諸塞州1日廢除罕布什爾郡,同一年的7月1日用於廢除艾塞克斯郡,以及2000年7月1日廢除伯客什爾郡。其它的郡則可以引用「麻薩諸塞州一般法第34B章」自行投票決定廢除自己的郡,或是重新改組為「區域性的政府委員會」。

政治与法律[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政治最早可以追溯到《五月花号公约》,当时的政治实体分为独立的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和普利茅斯殖民地,两者后来合并为马萨诸塞湾省。《马萨诸塞州宪法》于1780年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被批准,比美国联邦条例的起草晚了4年,但是比1788年6月21日美国宪法的批准早了8年。因此由约翰·亚当斯起草的《马萨诸塞州宪法》是目前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持续生效的宪法。[269][270][271]这部宪法从诞生到今天共经历过120次修正,最近一次是在2000年。

自从20世纪下半叶以来,马萨诸塞州的政治一直由民主党占主导地位,是美国最倾向于自由主义的州。[272]1974年,伊莱恩·诺布尔当选马萨诸塞州州议员,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出柜的州议员。[273]1972年,马萨诸塞州第十二国会选区选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出柜的国会议员格里·斯塔兹,[274]并且在2004年成为了全美第一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州。[31]2006年,马萨诸塞州成为了全美第一个提供近乎全民医疗的州。[275][276]除此之外,马萨诸塞州还有支持庇护城市的法律。[277]

著名公眾人物[编辑]

政治人物[编辑]

公眾人物[编辑]

重要體育團體[编辑]

美式足球[编辑]

棒球[编辑]

籃球[编辑]

足球[编辑]

冰球[编辑]

  • NHL波士頓棕熊
  • NCAA
    • 波士頓大學獵犬(Terriers
    • 波士頓學院鷹隊(Eagles
    • 東北大學愛斯基摩犬(Huskies
    • 哈佛大學深紅色(Crimson

曲棍球[编辑]

州歌[编辑]

麻州目前有三首官方認可的歌:

  • 州歌:「大家對麻薩諸塞致意」
  • 民族歌謠:「马萨诸塞州」
  • 愛國歌曲:「我的麻薩諸塞,因為有你我們國家才有自由」

注释[编辑]

  1. ^ 除马萨诸塞州外,肯塔基州维吉尼亚州以及宾夕法尼亚州也可以称为「邦」。
  2. ^ Persons of Hispanic or Latino origin are not distinguished between total and partial ancestry.

参考文献[编辑]

  1. ^ Herman, Jennifer. Massachusetts Encyclopedia. State History Publications, LLC. 2008: 7. Various nicknames have been given to describe Massachusetts, including the Bay State, the Old Bay State, the Pilgrim State, the Puritan State, the Old Colony State and, less often, the Baked Bean State 
  2. ^ Massachusetts.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1). 
  3. ^ Greylock RM 1 Reset. NGS data sheet. 美国测地局英语U.S. National Geodetic Survey. 
  4. ^ Elevation adjusted to North American Vertical Datum of 1988.
  5. ^ Median Annual Household Income. The Henry J.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2016-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6. ^ 6.0 6.1 2020 Census Apportionment Results. census.gov.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21-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6). 
  7. ^ Massachusetts General Laws, Chapter 2, Section 35: Designation of citizens of commonwealth. The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2008-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23). 
  8. ^ Collections. Boston: 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Society: 435. 1877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6). 
  9. ^ Jones, Thomas. DeLancey, Edward Floyd , 编. History of New York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War. New York: 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 1879: 465 [2015-06-10]. 
  10. ^ U.S. Government Publishing Office Style Manual. 2016. §5.23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11. ^ Nagy, Naomi; Irwin, Patricia. Boston (r): Neighbo(r)s nea(r) and fa(r). 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 July 2010, 22 (2): 270. doi:10.1017/S0954394510000062. 
  12. ^ 'Masshole' among newest words added to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masslive.com. 2015-06-25 [2016-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7). 
  13. ^ Schwarz, Hunter. States where English is the official language. The Washington Post. 2014-08-12 [2014-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0). 
  14. ^ Language spoken at home by ability to speak English for the population 5 years and over - 2014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1-Year Estimates. American FactFinder. [2016-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15. ^ 徐繼畬. 瀛寰志略. 1849. 
  16. ^ 16.0 16.1 Douglas, Craig. Greater Boston gains population, remains 10th-largest region in U.S. bizjournals.com.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4). 
  17. ^ Maritime Commerce. National Park Service.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9). 
  18. ^ History of Lowell, Massachusetts. City of Lowell.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5). 
  19. ^ Staying Power: The Future of Manufacturing in Massachusetts (PDF). The Center for Urban and Regional Policy School of Social Science, Urban Affairs, and Public Policy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20. ^ Housing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Key Industries. mass.gov.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2). 
  21. ^ The 1692 Salem Witch Trials. Salem Witch Trials Museum.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1). 
  22. ^ Springfield Armory: Technology in Transition (PDF). National Park Servic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5-05). 
  23. ^ 23.0 23.1 23.2 Shays' Rebellion. ushistory.org.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0). 
  24. ^ The First Great Awakening—Jonathan Edwards. revival-library.org.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2). 
  25. ^ Faneuil Hall. Celebrateboston.com.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26. ^ The Temperance Issue in the Election of 1840: Massachusetts. Teachushistory.org.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27. ^ Packer, Barbara. The Transcendentalists. University of Georgia Press; First edition (April 25, 2007). 2007. ISBN 978-0820329581. 
  28. ^ Images of the Antislavery Movement in Massachusetts. Masshist.org.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29. ^ Springfield College: The Birthplace of Basketball. Springfieldcollege.edu.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4). 
  30. ^ The International Volleyball Hall of Fame. Volleyball.org.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9). 
  31. ^ 31.0 31.1 31.2 Massachusetts court strikes down ban on same-sex marriage. Reuters. 2003-11-18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32. ^ History of Harvard University. Harvard University.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2). 
  33. ^ Tamar Lewin. Harvard's Endowment Remains Biggest of All. The New York Times. 2015-01-28 [2015-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30). 
  34. ^ Richard Wolf. Meet Merrick Garland, Obama's Supreme Court nominee. USA Today. 2016-03-16 [2016-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6). 
  35. ^ Kendall Square Initiative. MIT. [2016-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7). 
  36. ^ Lelund Cheung. When a neighborhood is crowned the most innovative square mile in the world, how do you keep it that way?. The Boston Globe. [2016-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2). 
  37. ^ 37.0 37.1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imes Higher Education. Accessed December 3, 2016.
  38. ^ Average IQ by State. World Population Review. [2021-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5). The highest-ranking state in terms of average IQ is Massachusetts, with an average IQ score of 104.3 
  39. ^ 39.0 39.1 Massachusetts Students Score among World Leaders on PISA Reading, Science and Math Tests. [202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40. ^ 40.0 40.1 Best States Overall Ranking.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7-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41. ^ Fermino, Jessie Little Doe. Introduction to Wampanoag Grammar (学位论文).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000 [2022-05-02]. hdl:1721.1/87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07). 
  42. ^ Tooker, William Wallace. Algonquian Names of some Mountains and Hills. American Folk-lore Society. 1904: 175 [2015-06-10]. 
  43. ^ Salwen, Bert, 1978. Indians of Southern New England and Long Island: Early Period. In "Northeast", ed. Bruce G. Trigger. Vol. 15 of "Handbook of North American Indians", ed. William C. Sturtevant, pp. 160–76.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Quoted in: Campbell, Lyle. 1997. American Indian Languages: The Historical Linguistics of Native America.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01
  44. ^ Bright, William (2004). Native American Place Names of the United States. Norma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p. 270
  45. ^ East Squantum Street (Moswetuset Hummock). Quincy, Mass. Historical and Architectural Survey. Thomas Crane Public Library. 1986 [2009-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26). 
  46. ^ Neal, Daniel. XIV: The Present State of New England. The history of New-England 2 2. London: A. Ward. 1747: 216 [2009-06-24]. OCLC 8616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4). 
  47. ^ Part One: Concise Facts—Name. Massachusetts Secretary of the Commonwealth.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14). 
  48. ^ Why is Massachusetts a Commonwealth?.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5). The term 'Commonwealth' does not describe or provide for any specific political status or legal relationship when used by a state. Those [U.S. states] that do use it are equal to those that do not. Legally, Massachusetts is a commonwealth because the term is contained in the Constitution. 
  49. ^ Kentucky as a Commonwealth. Kentucky Department for Libraries and Archives.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31). 
  50. ^ Finucane, Martin. Why do we call Massachusetts a 'commonwealth'? Blame John Adams. The Boston Globe. [2022-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A previous draft of the state constitution, proposed by the Legislature and rejected, had used the name 'State of Massachusetts Bay'.
    At the time, the word was used to mean 'republic', and there might have been some antimonarchical sentiment in using it, according to the Massachusetts secretary of state's website.
     
  51. ^ 51.0 51.1 Brown & Tager 2000,第6–7頁.
  52. ^ 52.0 52.1 Origin & Early Mohican History. Stockbridge-Munsee Community—Band of Mohican Indians. [200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2). 
  53. ^ Brown & Tager 2000,第7頁.
  54. ^ Hoxie, Frederick E. Encyclopedia of North American Indians需要免费注册.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1996: 164 [2009-07-30]. ISBN 978-0-395-66921-1. OCLC 34669430. 
  55. ^ Marr, JS; Cathey, JT. New hypothesis for cause of an epidemic among Native Americans, New England, 1616–1619.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February 2010, 16 (2): 281–286. PMC 2957993可免费查阅. PMID 20113559. doi:10.3201/e0di1602.090276可免费查阅. 
  56. ^ Kaplow, David. Smallpox: The Fight to Eradicate a Global Scourg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3: 13. ISBN 978-0520242203. 
  57. ^ THE PILGRIMS. History.com.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8). 
  58. ^ 58.0 58.1 Goldfield et al. 1998,第29–30頁.
  59.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30頁.
  60. ^ 60.0 60.1 The New England Colonies. ushistory.org. [2015-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5). 
  61.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29頁.
  62. ^ Charter Of Massachusetts Bay 1629. let.rug.nl. [2015-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9). 
  63. ^ Michael Mullett: "Curwen, Thomas (约1610–1680)",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K: OUP, 2004) Retrieved 17 November 2015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4. ^ Brown & Tager 2000,第30–32頁.
  65. ^ Barrows, Charles Henry. The History of Springfield in Massachusetts for the Young: Being Also in Some Part the History of Other Towns and Cities in the County of Hampden. The Connecticut Valley Historical Society. 1911: 46–48. US 13459.5.7. 
  66. ^ William Pynch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9-21.. Bio.umass.edu. Retrieved September 7, 2013.
  67. ^ Connecticut's "Southwick Jog". Connecticut State Library.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1). 
  68. ^ Brooks, Rebecca Beatrice. Why Was the Massachusetts Bay Colony Charter Revoked?. History of Massachusetts Blog. 2020-01-14 [2020-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8). 
  69. ^ 69.0 69.1 Goldfield et al. 1998,第66頁.
  70. ^ Brown & Tager 2000,第50頁.
  71. ^ Perley, Sidney. Historic Earthquakes. Earthquake Hazards Program. USGS. 2014-04-18 [2011-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0). 
  72. ^ Memorandum. Boston Gazette. 1755-11-24: 1. 
  73. ^ Brown & Tager 2000,第63–83頁.
  74. ^ The Intolerable Acts. ushistory.org. [2015-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7). 
  75.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88–90頁.
  76.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95–96頁.
  77.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96–97頁.
  78. ^ Massachusetts Legal Holidays. Massachusetts Secretary of the Commonwealth.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16). 
  79. ^ John Fraylor. Salem Maritime National Historic Park. National Park Service. [2012-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7). 
  80. ^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PBS. [2015-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2). 
  81. ^ McCullough, David. John Adams 1st. Simon & Schuster. 2002-09-03. ISBN 978-0743223133. 
  82. ^ Pennsylvania's Gradual Abolition Act of 1780. Explore PA history.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4). 
  83. ^ Rettig, Polly M. John Quincy Adams Birthplace (PDF). 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 Inventory-Nomination. National Park Service. 1978-04-03 [2015-04-24]. 
  84. ^ The Ratification of the U.S. Constitution in Massachusetts. 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Society.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9). 
  85. ^ On this day in 1820. Massmoments.org. [2015-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4). 
  86. ^ Brown & Tager 2000,第129頁.
  87. ^ Brown & Tager 2000,第211頁.
  88. ^ Brown & Tager 2000,第202頁.
  89. ^ Brown & Tager 2000,第133–36頁.
  90. ^ Brown & Tager 2000,第179頁.
  91.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251頁.
  92. ^ 92.0 92.1 Goldfield et al. 1998,第254頁.
  93. ^ Brown & Tager 2000,第185頁.
  94. ^ Brown & Tager 2000,第183頁.
  95. ^ Brown & Tager 2000,第187–93頁.
  96. ^ Robert Gould Shaw and the 54th Regiment. National Park Service. [2009-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4). 
  97. ^ 97.0 97.1 State Compulsory School Attendance Laws. infoplease.com.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22). 
  98. ^ Brown and Tager, p. 246.
  99. ^ Brown & Tager 2000,第276頁.
  100. ^ Job Loss, Shrinking Revenues, and Grinding Decline in Springfield, Massachusetts: Is A Finance Control Board the Answer? (PDF).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0-18). 
  101. ^ Peck, Merton J. & Scherer, Frederic M. The Weapons Acquisition Process: An Economic Analysis (1962)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111
  102. ^ Brown & Tager 2000,第275–83頁.
  103. ^ Brown & Tager 2000,第284頁.
  104. ^ 104.0 104.1 104.2 Grunwald, Michael. Dig the Big Dig [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he Washington Post. August 6, 2006. Retrieved May 31, 2010.
  105. ^ 105.0 105.1 The Central Artery/Tunnel Project—The Big Dig.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Highway Division.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0). 
  106. ^ Biography: Edward Moore Kennedy. American Experience. [2010-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0-12). 
  107. ^ The Kennedys: A Family Tree. St. Petersburg Times. [2010-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3). 
  108. ^ BROOKE, Edward William, III. Biographical Direc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2015-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02). 
  109. ^ George H.W. Bush Biography. biography.com.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4). 
  110. ^ Blair, Russell. Recreational Marijuana Passes In Massachusetts. [2022-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111. ^ Massachusetts Marijuana Legalization, Question 4 (2016). Ballotpedia. [2022-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112. ^ 112.0 112.1 Massachusetts. National Park Service. [2010-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6). 
  113. ^ Mission.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2015-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2). 
  114. ^ Ricklefs, Robert. The Economy of Nature 6th. W. H. Freeman. 2008-12-17: 96 [2015-04-22]. ISBN 978-071678697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115. ^ Stocker, Carol. Old growth, grand specimens drive big-tree hunters. The Boston Globe. 2005-11-17 [2009-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02). 
  116. ^ Current Research—Working Landscapes. The Center for Rural Massachusetts—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2009-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6). 
  117. ^ Northeastern Coastal Zone—Ecoregion Description. 美國地質調查局. [2009-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7). 
  118. ^ MESA List Overview.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 [2015-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3). 
  119. ^ Peregrine Falcon (PDF).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Division of Fisheries & Wildlife. [2015-05-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9-07). 
  120. ^ Eastern Coyote. Massachusetts Executive Office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 [2015-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6). 
  121. ^ Forests lure moose to Massachusetts. 基督科學箴言報. [2015-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08). 
  122. ^ Atlantic Flyway. National Audubon Society. 2014-11-13 [2015-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30). 
  123. ^ Chasing loons: Banding the elusive birds at night on the Quabbin Reservoir. masslive.com. 2014-07-28 [2015-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124. ^ Coastal Waterbird Program. Mass Audubon. [2010-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8). 
  125. ^ It was a record-breaking year for shark research off Cape Cod. boston.com. [2020-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126. ^ Sharks have multiplied off Cape Cod beaches, devouring gray seals and putting swimmers on edge. USA Today. [2020-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9). 
  127. ^ Map: Where great white sharks roam off Cape Cod. capecodtimes.com. [2020-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128. ^ Commonly Caught Species. eregulations.com. The Massachusetts Division of Marine Fisheries. [2015-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129. ^ Caffrey, D. J.; Worthley, L. H. Details—A progress 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s of the European corn borer—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 1927 [2022-05-10]. doi:10.5962/bhl.title.10839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31). 
  130. ^ Massachusetts climate averages. Weatherbase. [2015-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0). 
  131. ^ EPA. What climate change means for Massachusetts (PDF). [2022-05-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2-05). 
  132. ^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in Massachusetts. Mass Audubon.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133. ^ 133.0 133.1 Dupigny-Giroux, L.A.; E.L. Mecray; M.D. Lemcke-Stampone; G.A. Hodgkins; E.E. Lentz; K.E. Mills; E.D. Lane; R. Miller; D.Y. Hollinger; W.D. Solecki; G.A. Wellenius; P.E. Sheffield; A.B. MacDonald; C. Caldwell. Northeast. Reidmiller, D.R.; C.W. Avery; D.R. Easterling; K.E. Kunkel; K.L.M. Lewis; T.K. Maycock; B.C. Stewart (编). Impacts, Risks, and Adapt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Fourth National Climate Assessment, Volume II (Report). Washington, DC, USA: U.S. Global Change Research Program: 669–742. 2018. doi:10.7930/NCA4.2018.CH18可免费查阅. 
  134. ^ 134.0 134.1 134.2 134.3 What Climate Change Means for Massachusetts (PDF file) (Report).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August 2016 [2020-12-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6). 
  135. ^ Theoharides, Kathleen; Polito, Karyn; Baker, Charles. DETERMINATION OF STATEWIDE EMISSIONS LIMIT FOR 2050. Official websites of Massachusetts. [2022-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0). 
  136. ^ Massachusetts Energy-Saving Rebates. MASS SAVE. [2022-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31). 
  137. ^ MassSave: A New Model for Statewide Energy Efficiency Programs (PDF).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5-30). 
  138. ^ Home Energy Assessments. MASS Save.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1). 
  139. ^ 830 CMR 62.6.1: Residential Energy Credit. Mass.gov.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8). 
  140. ^ Net Metering Guide. Mass.gov.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2). 
  141. ^ Municipal Light Plant Solar Rebate Program. Mass.gov.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1). 
  142. ^ MASS SOLAR LOAN. MASS SOLAR LOAN.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5). 
  143. ^ MOR-EV IS A MASSACHUSETTS PROGRAM THAT ISSUES REBATES TO ELECTRIC VEHICLE DRIVERS. MOR-EV. [2022-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8). 
  144. ^ State and Federal Electric Vehicle Funding Programs. MASS.GOV. [2022-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145. ^ Martin, Naomi. Mass. to require all new cars sold to be electric by 2035 as part of climate-change measures. The Boston Globe. 2020-12-30 [2022-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146. ^ MA2050DecarbonizationRoadmap_FINAL.pdf | Mass.gov. www.mass.gov. [2022-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1). 
  147. ^ Population: 1790 to 1990 (PDF). US: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9-24). 
  148. ^ Historical Population Change Data (1910–2020). Census.gov.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21-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9). 
  149. ^ Massachusetts Population Surpasses 7 Million In 2020 Census. [2021-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150.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Table 1. Annual Estimates of the Resident Population for the United States, Regions, States, and Puerto Rico: April 1, 2010 to July 1, 2015.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5-12-23 [2016-01-24]. (原始内容 (CSV)存档于2015-12-23). 
  151. ^ Centers of Population.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52. ^ State Centers of Population. howderfamily.com. 2012-02-05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I'll ... examine some individual state centers of population. 
  153. ^ 153.0 153.1 Miller, Joshua. Mass. population growth is tops in N.E. The Boston Globe.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4). 
  154. ^ 154.0 154.1 Mishra, Raja. State's population growth on stagnant course. The Boston Globe. 2006-12-22 [201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09). 
  155. ^ 155.0 155.1 155.2 Bayles, Fred. Minorities account for state population growth. USA Today. 2001-03-21 [201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25). 
  156. ^ Jane Walsh. The most Irish town in America is named using US census data. IrishCentral. 2015-11-25 [2016-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4). 
  157. ^ Race and Ethnic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0 Census and 2020 Census. census.gov.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21-08-12 [202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5). 
  158. ^ Massachusetts QuickFacts. US: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1). 
  159. ^ Exner, Rich. Americans under age 1 now mostly minorities, but not in Ohio: Statistical Snapshot. The Plain Dealer. 2012-06-03 [2022-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60. ^ Exner, Rich. Americans under age 1 now mostly minorities, but not in Ohio: Statistical Snapshot. cleveland.com. Advance Ohio. 2012-06-03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61. ^ CDC data (PDF). www.cdc.gov. [2020-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25). 
  162. ^ Brown & Tager 2000,第173頁.
  163. ^ Brown & Tager 2000,第173–79頁.
  164. ^ Brown & Tager 2000,第203頁.
  165. ^ Brown & Tager 2000,第301頁.
  166. ^ SELECTED POPULATION PROFILE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4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1-Year Estimates—Chinese alone, Massachusetts.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6-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4). 
  167. ^ PEOPLE REPORTING ANCESTRY 2012–2016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5-Year Estimates. U.S. Census Bureau. [2018-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6-12-27). 
  168. ^ Massachusetts—Ethnic groups. City-Data.com.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9). 
  169. ^ For Bristol County see DP02 SELECTED SOCIAL CHARACTERISTICS IN THE UNITED STATES—2006–2010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5-Year Estimates.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6-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170. ^ Schweitzer, Sarah. Lowell hopes to put 'Little Cambodia' on the map. The Boston Globe. 2010-02-15 [2010-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9). 
  171. ^ 2011–2015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Selected Population Tables.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6-12-27). 
  172. ^ Indian Reservations in the Continental United States. National Park Service. [2015-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7). 
  173. ^ Brown & Tager 2000,第180–82頁.
  174. ^ Brown & Tager 2000,第257–58頁.
  175. ^ Brown & Tager 2000,第300–4頁.
  176. ^ Irwin, Patricia; Nagy, Naomi. Bostonians /r/ Speaking: A Quantitative Look at (R) in Bosto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7). 
  177. ^ Massachusetts. 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2013-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1). 
  178. ^ Butterfield, Fox. The Perfect New England Town. The New York Times. 1989-05-14 [2010-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7). 
  179. ^ Michael Lipka and Benjamin Wormald. How religious is your state?. Pew research center. 2016-02-29 [2018-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6). 
  180. ^ Headquarters of the 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 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7). 
  181. ^ The UUA to Sell its Beacon Hill Properties, Move to Innovation District. 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7). 
  182. ^ The Association of Religion Data Archives | State Membership Report. Association of Religion Data Archives. [2013-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2). 
  183. ^ Adults in Massachusetts. Pew Research Center's Religion & Public Life Project. 2015-05-11 [2022-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3). 
  184. ^ 2015-16 SAT Performance Statewide Report. profiles.doe.mass.edu. [2022-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5). 
  185. ^ The 10 Best U.S. States for Education—2. New Jersey.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8-02-27 [2018-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3). 
  186. ^ Dejnozka et al. 1982,第313頁.
  187. ^ Dejnozka et al. 1982,第311頁.
  188. ^ Goldfield et al. 1998,第251–52頁.
  189. ^ Mather Elementary School. Boston Public Schools.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190. ^ Ramírez, Eddy. The First Class State.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07-11-29 [201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19). 
  191. ^ #26 The Governors Academy, Byfield, Mass. Business Insider.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192. ^ Rimer, Sara; Finder, Alan. Harvard Plans to Name First Female President. The New York Times. 2007-02-10 [201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1). 
  193. ^ Mount Holyoke Admissions Information. StudyPoint. [2015-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194. ^ Dangremond, Sam. These Are the Best Private High Schools in America, According to a New Ranking. Town and Country. 2018-08-01 [201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5). 
  195. ^ Bidwell, Allie. How States Are Spending Money in Education.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196. ^ Are the nation's twelfth-graders making progress in mathematics and reading?.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1). 
  197. ^ A Practical Guide to Living in the State—Education. MA, US: Massachusetts Secretary of the Commonwealth. [2010-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08). 
  198. ^ World's Best Universities:Top 400.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0-02-25 [2010-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2). 
  199. ^ National Liberal Arts Colleges Rankings.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5-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200. ^ The UMass System.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2010-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30). 
  201. ^ UMass—Facts 2009–2010 (PDF).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2010-05-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20). 
  202. ^ Apps Test | 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BEA). Bea.gov. [2021-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203. ^ State Personal Income 2008 (PDF).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2010-06-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4-12). 
  204. ^ Massachusetts law about minimum wage.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2020-12-31 [2020-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9). 
  205. ^ Session Law – Acts of 2018 Chapter 121. malegislature.gov. [2022-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1). 
  206. ^ Map and List of Fortune 1000 Companies for 2018. 2018-11-13 [202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07. ^ America's Top States For Business. CNBC. 2014-06-24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9). 
  208. ^ Here are the Most Innovative States in America in 2016. Bloomberg.com. 2016-12-22 [202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通过www.bloomberg.com. 
  209. ^ Frank, Robert. Top states for millionaires per capita. CNBC. 2014-01-15 [2014-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22). 
  210. ^ Here's a new list of the richest people in Mass. – The Boston Globe. BostonGlobe.com. [202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211.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 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 . Enforcement and Compliance. List of Foreign-Trade Zones by State. enforcement.trade.gov. [2018-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6). 
  212. ^ 212.0 212.1 Monthly Airport Traffic Summary—December 2015 (PDF). [2016-02-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2-07).  Accessed May 8, 2016.
  213. ^ Venture Investment—Regional Aggregate Data. 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 [2016-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8). 
  214. ^ Corlyn Voorhees. Where do Massachusetts tourists come from?. The Boston Globe. 2016-06-11 [202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215. ^ Tourism Statistics. Statisticsbrain.com.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4). 
  216. ^ 1,000 places to visit in Massachusetts. Boston.com. [202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17. ^ State Profiles Data Sheet.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cto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3). 
  218. ^ Massachusetts Manufacturing Facts (Report).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2018-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6). 
  219. ^ MassMEDIC. Massachusetts Medical Device Industry Council. [2018-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8). 
  220. ^ Waltham nonprofit WATCH CDC recognized at Statehouse. Wicked Local Waltham. [2017-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0). 
  221. ^ Number of Farms Numbers Continue Slight Rise in 2012.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Center for Agriculture, Food, and the environment.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8). 
  222. ^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al.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223. ^ Massachusetts Cranberries (PDF).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2007-01-26 [2010-05-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1-21). 
  224. ^ 224.0 224.1 UMass Extension Fruit Program. UMass Extension Fruit Program. 2015-02-26 [202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9). 
  225. ^ Botrytis Gray Mold. Strawberry IPM, UMass Extension Fruit Program. 2020-07-16 [202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9). 
  226. ^ Tarnished Plant Bug. Strawberry IPM, UMass Extension Fruit Program. 2016-05-02 [202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9). 
  227. ^ 2016's States with the Highest & Lowest Tax Rates. [2016-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30). 
  228. ^ 2016 State Business Tax Climate Index. [2016-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1). 
  229. ^ Tom Keane. 'Taxachusetts' is a misnomer, at least for now. Boston Globe. 2014-03-28 [2022-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8). 
  230. ^ Taxes & Rates Income.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Revenue. [2021-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3). 
  231. ^ Massachusetts Implements Reduction in Personal Income Tax Rates. The Tax Foundation. [2012-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0). 
  232. ^ Mass. tax rate takes slight dip – The Boston Globe. BostonGlobe.com. [202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33. ^ 233.0 233.1 Massachusetts. The Tax Foundation.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234. ^ 234.0 234.1 Tax Rates.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Revenue. [2015-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2). 
  235. ^ CLT Update: Apr 15, 2005, "We didn't need or want a tax cut—but it's ours now!". cltg.org. [202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2). 
  236. ^ 236.0 236.1 236.2 Sales and Use Tax. MA, US: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Revenue. 2022-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5). 
  237. ^ Massachusetts Electricity deregulation. Good Energy. 2020-06-02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238. ^ 238.0 238.1 238.2 238.3 State Profile and Energy Estim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239. ^ State Scorecard Rank. American Council for an Energy-Efficient Economy. [2015-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4). 
  240. ^ 2015 State Scorecard Rank—Massachusetts (PDF). American Council for an Energy-Efficient Economy. [2016-06-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6-04). 
  241. ^ Wood, Elisa. Boston Takes Top Spot Again in City Energy Efficiency Scorecard. Energy Efficiency Markets.com. 2015-05-26 [2015-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4). 
  242. ^ Massachusetts Regional Planning Agencies.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2015-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5). 
  243. ^ MassDEP Emissions Inventories.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2019-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2). 
  244. ^ MBTA Website. Massachusetts Bay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2015-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8). 
  245. ^ Subway Map. Massachusetts Bay Transit Authority.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7). 
  246. ^ Bus Schedules & Maps. Massachusetts Bay Transit Authority.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1). 
  247. ^ Boat Map and Schedules. Massachusetts Bay Transit Authority.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05). 
  248. ^ Your Transit Authorities. Massachusetts Association of Regional Transit Authorities. [2010-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3). 
  249. ^ Cape Cod Central Railroad. Cape Cod Central Railroad. [2010-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30). 
  250. ^ 2010 Scenic Train Schedule. Berkshire Scenic Railway Museum. [2010-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28). 
  251. ^ 251.0 251.1 251.2 Northeast Train Routes. Amtrak. [2020-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3). 
  252. ^ Acela Express. Routes. Amtrak. [201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3). 
  253. ^ Nixon, Ron. Air Travel's Hassles Drive Riders to Amtrak's Acela. 2012-08-15 [2022-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8) –通过www.nytimes.com. 
  254. ^ Commuter Rail Maps and Schedules. Massachusetts Bay Transit Authority.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255. ^ CapeFlyer. [2013-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5). 
  256. ^ T announces summer Cape Cod train service. WCVB-TV. [2013-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3). 
  257. ^ Ferry Schedules and Maps. Massachusetts Bay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2020-06-20]. 
  258. ^ All Martha's Vineyard Ferry Line Schedules | VineyardFerries. mvy-ferries. [2022-07-30] (英语). 
  259. ^ Background. The Woods Hole, Martha's Vineyard and Nantucket Steamship Authority. [2010-05-24]. 
  260. ^ Massachusetts Passenger and Freight Rail.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2015-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0). 
  261. ^ Massachusetts State Rail Plan, May 2018. [2022-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262. ^ Massachusetts State Fact Sheet: Rail Fast Facts For 2017 (PDF).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Railroads. [2019-02-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3). 
  263. ^ About Logan. Massachusetts Port Authority. [2015-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6). 
  264. ^ 264.0 264.1 About Massport. Massachusetts Port Authority. [2015-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7). 
  265. ^ Public Use Airports Locations | Mass.gov. www.mass.gov. [2022-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6). 
  266. ^ Mass Aeronautic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5). 
  267. ^ About FAA.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2015-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3). 
  268. ^ Annual Estimates of the Resident Population: April 1, 2010 to July 1, 2018 - 2018 Population Estimates. US Census Bureau. US Census Bureau. [2019-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269. ^ Levy, Leonard. Seasoned Judgments: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Rights, and History. 1995: 307 [2015-06-10]. ISBN 9781412833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8). 
  270. ^ Kemp, Roger. Documents of American Democracy. 2010: 59 [2022-07-02]. ISBN 978078645674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271. ^ Murrin, John. Liberty, Power, and Equality: A History. 2011 [2022-07-02]. ISBN 978-049591587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272. ^ Hickey, Walter. The Most Liberal States In America. Business Insider. [2015-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5). 
  273. ^ Gianoulis, Tina. Noble, Elaine. glbtq: An Encyclopedia of Gay, Lesbian, Bisexual, Transgender, and Queer Culture. 2005-10-13 [200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30). 
  274. ^ Cave, Damien. Gerry Studds Dies at 69; First Openly Gay Congressman. The New York Times. [2015-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5). 
  275. ^ Belluck, Pam. Massachusetts Set to Offer Universal Health Insurance. The New York Times. 2006-04-04 [2019-12-28].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8). 
  276. ^ Massachusetts Makes Health Insurance Mandatory. NPR.org. [2019-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277. ^ Shoichet, Catherine E. Florida is about to ban sanctuary cities. At least 11 other states have, too. CNN. 2019-05-09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0). 

参考书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