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骯髒戰爭 (阿根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骯髒戰爭(西班牙语:Guerra Sucia英语:Dirty War),發生於1976年到1983年間,阿根廷右翼軍政府國家恐怖主義時期,針對異議人士與游擊隊所發動的鎮壓行動。由豪爾赫·拉斐爾·魏地拉阿根廷軍政府所支持的以暴力抵制持不同政見的人民。在這段時期,先後由魏地拉、罗伯托·爱德华多·比奥拉莱奥波尔多·加尔铁里所領導的軍政府不合法的逮捕、拷打、殺害或強迫9,000名(此值確認為已經遭到殺害的人數)至30,000名的阿根廷人消失,而這些罪行是兀鷹行動的一部份。文件顯示阿根廷的殘忍管制為當時由亨利·基辛格傑拉爾德·福特所領導的美國政府所知。

在阿根廷,關於骯髒戰爭的特赦令一直有所爭議(特赦令成為法律是在民主條例恢復後)。劳尔·阿方辛上台後,政府用特赦令開始審判在軍事政府裡的首席軍事領導者,但特赦一直不得人心。2005年6月,阿根廷最高法庭(Supreme Court of Argentina)廢除了被稱做句號法(Ley de Punto Final)、應得權威法(Ley de Obediencia Debida)的特赦令,開啟了起訴前軍事政府官員的大門[1]

庇隆主義再現[编辑]

當總統胡安·庇隆在1955年的軍事政變被推翻後,戰爭以它的民粹政治運動(庇隆主义)控制了阿根廷政治,但接下來的二十年,平民政府衰落、經濟衰退,使得軍事干涉主義再現。

庇隆于1973年结束流亡回国。当年六月的埃塞萨屠杀标志了左翼与右翼两支庇隆主义联盟的终结。同年庇隆当选总统。1974年7月4日,年老的考迪罗庇隆去世。去世前夕,庇隆决定不再支持左翼武装城市游击队(Montoneros)。庇隆的副總統(也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伊莎贝尔·庇隆接任總統。不久,何塞·洛佩斯·雷加(José López Rega)组织了右翼武装阿根廷反共联盟(Alianza Anticomunista Argentina)暗杀左翼及工会人物。與此同時,抱持马克思主义阿根廷人民革命軍(People's Revolutionary Army (Argentina))也在圖庫曼省展開了農村暴動,結果在1975年2月,伊莎貝爾的民主政府发布261号秘密总统令,欲圖平息在圖庫曼省的暴動。

軍人掌權[编辑]

1975年中,暴力散佈於整個國家。如阿根廷反共联盟的極右翼團體以游擊戰為方式,以一般罪行為藉口,去消減意識形態相左的對手。而城市游击队、阿根廷人民革命陸軍也進行了暗殺、綁架,使得社會氣氛陷入恐慌。在7月時,勞工發動了总罢工(General strike),1975年7月6日時,由裴倫黨Italo Luder所暫時管轄的政府頒佈了三項法令(法令2770、2771和2772建立了由總統、部長、軍隊長官所領導的國防會議,使其可以指揮國家和行省的警察,來殲滅在阿根廷全境的游擊隊),用以和游擊隊戰鬥。

1975年,在來自軍人集團的壓力下,總統伊莎貝爾委任了魏地拉為阿根廷陸軍的指揮官,同年,魏地拉表示:「在必要范围内,我们必须杀尽可能多的人以恢复阿根廷的安全。」到了1976年3月24日,他就以军事执政团成员之一的身份,推翻了伊莎貝爾,在政變後,一些富裕精英的保守主義者,鼓舞陸軍使用應該「處理」的人民清單來控制情勢,由馬賽拉(Emilio Eduardo Massera)所帶領的一個軍人集團也隨即被建立。

違背人權[编辑]

1979年一月5日,紐約時報刊載了一篇文章,宣稱在拉丁美洲失蹤的人口數已達30,000人[2]基督科學箴言報、波士頓全球報以及洛杉磯時報也在當年刊出類似報導,指出拉丁美洲已經有30,000人在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下消失[3][4][5][6]。1980年五月,蒙特婁憲報的一篇訪問報導中指出,單在阿根廷境內就有超過30,000人失蹤,以及15,000人被監禁[7]

1983年十二月10日,勞爾·阿方辛上台執政,同年十二月17日,他宣布組成國立失蹤人口調查委員會,開始調查在過去近八年間於軍政府統治下所失蹤的阿根廷人[8]。雖然阿根廷的人權團體認為有30,000人失蹤,但官方委員會僅持有7,158人的案件記錄。官方委員會在最終的調查報告將被消失人口數定為13,000人。2002年,人權觀察出版了一份報告,當中估計阿根廷的被消失人口約15,000人[9]國際特赦組織亦認為阿根廷的被消失人口約15,000人[10]

马岛战争[编辑]

在1982年,阿根廷軍隊入侵(某些国家也认为是收回)了由英國所控制的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蘭群島),企圖藉由戰爭將人民團結起來,提高人民的愛國心,但阿根廷軍隊很快就被由撒切尔夫人领导下的英国擊敗,英國重新奪回了此島嶼。而此戰的失敗也使得阿根廷總統加爾鐵里在同年的6月17日辭職下台(隨後由軍人集團推舉的雷纳尔多·比尼奥内出任總統)。福克蘭群島的占領也加速了軍人集團勢力的終結。

反共產主義[编辑]

據軍人集團宣稱,他們的任務在於抵制國際共產主義(思想上的戰爭是阿根廷陸軍的所抱持的信條),他們著重在排除可能的社會暴動,並在兀鷹行動中與其他南美洲的獨裁國家聯合起來。除此之外,他們也和世界反共產主義聯盟(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和拉丁美洲成員關係密切。在1980年時,阿根廷軍隊幫助了納粹主義戰犯巴比(Klaus Barbie)、Stefano Delle Chiaie和鄰國玻利維亞Luis García Meza Tejada

美國的牽連[编辑]

真相委員會與審判[编辑]

爭議的持續[编辑]

樞機Bergoglio的指稱[编辑]

相关艺术作品[编辑]

書籍[编辑]

影片[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exto completo de la Ley de Punto Final(full text in Spanish of the "Full-stop" amnesty law
  2. ^ [Relatives of Missing Latins Press Drive for Accounting; 30,000 Reported Missing. David Vidal, The New York, 5 January 1979.]
  3. ^ "Latin America's 'Disappeared' victims",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3 January 1979
  4. ^ "Latin American bishops debating church's role",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8 February 1979
  5. ^ "A Voice of 'the Disappeared'", Los Angeles Times, 21 October 1979
  6. ^ "Political Prisoners' Plight in Latin America Told", Los Angeles Times, 5 November 1979
  7. ^ "The got to 'Che' so sister fights on to save kid brother", Christian Williams, Page 76. The Gazette(Montreal). 21 May 1980)
  8. ^ [ARGENTINA SETS UP INQUIRY FOR 6,000 WHO DISAPPEARED, The New York Times, 17 December 1983]
  9. ^ "Argentina: Arrest of Army Chief Hailed". Human Rights Watch.(12 July 2002).
  10. ^ ARGENTINA STILL FACING ISOLATION OVER HUMAN-RIGHTS ABUSE. The Miami Herald, 7 May 1983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