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肇(?-515年),字首文文昭皇太后的兄長[1]。自稱祖先渤海蓚縣人。五世祖高顧,晉朝永嘉年間,躲避戰亂進入高麗。父親高颺,字法脩。北魏孝文帝初年,和弟弟高乘信及其同鄉韓內冀福等人進入北魏,任職厲威將軍,封爵河間子。高乘信任職明威將軍。孝文帝都用對待客人的禮節對待他們,於是就娶高颺的女兒,這就是文昭皇后,生宣武帝元恪[2]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高颺死。景明初年,宣武帝追思舅氏,徵召高肇兄弟等人。錄尚書事、北海王元詳等人上奏稱:「高颺應追贈左光祿大夫,賜爵渤海公,諡號曰敬。其妻蓋氏,應追封為清河郡君。」朝廷下詔命令准許。又下詔令高颺的長孫高猛襲封渤海公爵位,封高肇為平原郡公,高肇的弟弟高顯為澄城郡公。三人同一天接受封贈。開始時,宣武帝沒有和舅家人相互通氣,就賜給他們衣服巾幘,在華林都亭接見高肇、高顯兄弟。兄弟二人都非常驚慌恐懼,舉動有失禮儀。幾天之間,就富貴顯赫起來​​。這一年,咸陽王元禧被誅殺,其所擁有的財物珍寶、奴婢、田宅等大都歸入高氏。不久,高肇任尚書右僕射、冀州大中正,娶宣武帝的姑姑高平公主,升任尚書令[3]

得勢[编辑]

高肇出生在異地,當時的輿論都對他輕視,待他官居要職,留心朝中各種政務,孜孜不倦,世人才都稱他有才幹。宣武帝初年,六輔獨攬政權,後來因咸陽王元禧無緣無故地造反作亂,因此把政權交給高肇。高肇既然沒有親族,就大結黨羽,依附高肇的人,很快就被越級提升,違背他的人就用大罪陷害。因為北海王元詳官位在他上面,就羅織罪名將其殺害。又勸說宣武帝防備諸王,宣武帝幾乎等同於被囚禁。當時,順皇后突然死亡,世人的議論說是高肇幹的。皇子元昌死,都說是王顯醫療失誤,是秉承高肇的旨意。京兆王元愉出外任冀州刺史,畏懼高肇恣意擅權,以至於圖謀不軌。高肇又上讒言殺害彭城王元勰。因此,朝廷內外都對高肇側目而視,都畏懼和憎恨他。高肇因此而獨攬大權,生殺予奪全由自己。又曾經和清河王元懌,在雲龍門外堂下突然間爭執起來,鬧得亂哄哄的。太尉、高陽王元雍調和勸止了他們。高昭容既被立為皇后,高肇更加受到寵信。高肇既已主持朝政,每一件事都由自己裁決,本來就沒有什麼學問見識,動不動就違背禮儀法度。喜歡改前朝原有的制度,削減封贈的俸祿,壓抑罷免有功之人,因此而怨聲載道[4]

宣武帝延昌初年,高肇改任司徒。高肇雖然身居三公,還因為沒能居於要職而不滿意,眾人都嗤笑他。父兄受到封贈雖然很久,竟然不予改葬。延昌三年(514年),才詔令還葬,高肇自己不親臨前往,只是派遣哥哥高琨的兒子高猛改換服裝到代都,遷葬於家鄉。當時的人認為高肇沒有見識,哂笑他而不加責備。大舉征討蜀時,任命高肇為大將軍、都督諸軍,諸軍由高肇指揮。高肇和都督甄琛等二十多人,都一起在東堂向宣武帝辭行,親自陳說經營謀略。這一天,高肇乘坐的駿馬,停在神獸門外,無緣無故地受驚臥倒,翻滾到水渠中,馬鞍散了架,眾人都感到奇怪。高肇出宮後,對此亦感厭惡[5]

逝世[编辑]

延昌四年(515年),宣武帝駕崩,大赦天下,解散遠征軍。北魏孝明帝元詡致書高肇和征南將軍元遙等人,稱宣武帝駕崩而報告凶信。高肇遇此變故,不僅仰望思慕,也擔心身遭禍患,每天從早到晚悲痛哭泣,以至於身體羸弱憔悴。快到洛陽時,停宿鏶澗驛亭,家裡的人夜裡去迎接看視,高肇對家人都不看一眼,一直到宮門樓下,身著喪服,大聲痛哭,登上太極殿,哀痛至極。太尉高陽王元雍先居於西柏堂,獨攬各種事務,和領軍于忠密謀,想除掉高肇。偷偷地在舍人省下埋伏精壯武士直寢邢豹伊盆生等十多人,高肇在宣武帝的棺材前哭祭過後,高陽王在文武百官面前將高肇的領進西廊,清河王元懌、任城王元澄和諸王等都看著高肇竊竊私語。高肇進入舍人省,埋伏的壯士就又掐又拉把高肇殺死,傳下詔書,宣布高肇的罪惡,說高肇是自盡。高肇的親​​信餘黨都不加追究,削除高肇的官職爵位,用士的禮儀安葬。到了黃昏,才從廁所門將高肇的屍體運出送回家中。當初,高肇西征,行至函谷關,車軸從中折斷,跟隨的人都認為高肇不能平安而回。靈太后臨朝執政,特意命令追贈高肇為營州刺史。永熙二年(533年),孝武帝追贈高肇使持節、侍中、中外諸軍事、太師、大丞相、太尉公、錄尚書事、冀州刺史[6]

子嗣[编辑]

高肇有子高植曆濟、青、相、朔、恆五州刺史,皆以清廉及才能著稱,當時號為良刺史[7]

參考[编辑]

  1. ^ 北史 卷八十 列傳第六十八 高肇傳》:高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
  2.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自云本勃海蓨人,五世祖顧,晉永嘉中避亂入高麗。父颺,字法脩。高祖初,與弟乘信及其鄉人韓內、冀富等入國,拜厲威將軍、河間子,乘信明威將軍,俱待以客禮,賜奴婢牛馬綵帛。遂納颺女,是為文昭皇后,生世宗。
  3.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颺卒。景明初,世宗追思舅氏,徵肇兄弟等。錄尚書事、北海王詳等奏:「颺宜贈左光祿大夫,賜爵勃海公,諡曰敬。其妻蓋氏宜追封清河郡君。」詔可。又詔颺嫡孫猛襲勃海公爵,封肇平原郡公,肇弟顯澄城郡公。三人同日受封。始世宗未與舅氏相接,將拜爵,乃賜衣幘引見肇、顯于華林都亭。皆甚惶懼,舉動失儀。數日之間,富貴赫弈。是年,咸陽王禧誅,財物珍寶奴婢田宅多入高氏。未幾,肇為尚書左僕射、領吏部、冀州大中正,尚世宗姑高平公主,遷尚書令。
  4.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肇出自夷土,時望輕之。及在位居要,留心百揆,孜孜無倦,世咸謂之為能。世宗初,六輔專政,後以咸陽王禧無事構逆,由是遂委信肇。肇既無親族,頗結朋黨,附之者旬月超昇,背之者陷以大罪。以北海王詳位居其上,構殺之。又說世宗防衞諸王,殆同囚禁。時順皇后暴崩,世議言肇為之。皇子昌薨,僉謂王顯失於醫療,承肇意旨。及京兆王愉出為冀州刺史,畏肇恣擅,遂至不軌。肇又譖殺彭城王勰。由是朝野側目,咸畏惡之。因此專權,與奪任己。又嘗與清河王懌於雲龍門外廡下,忽忿諍,大至紛紜。太尉、高陽王雍和止之。高后既立,愈見寵信。肇既當衡軸,每事任己,本無學識,動違禮度,好改先朝舊制,出情妄作,減削封秩,抑黜勳人。由是怨聲盈路矣。延昌初,遷司徒。雖貴登台鼎,猶以去要怏怏形乎辭色。眾咸嗤笑之。父兄封贈雖久,竟不改瘞。三年,乃詔令遷葬。肇不自臨赴,唯遣其兄子猛改服詣代,遷葬於鄉。時人以肇無識,哂而不責也。
  5.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其年,大舉征蜀,以肇為大將軍,都督諸軍為之節度。與都督甄琛等二十餘人俱面辭世宗於東堂,親奉規略。是日,肇所乘駿馬停於神虎門外,無故驚倒,轉臥渠中,鞍具瓦解,眾咸怪異。肇出,惡焉。
  6.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四年,世宗崩,赦罷征軍。肅宗與肇及征南將軍元遙等書,稱諱言,以告凶問。肇承變哀愕,非唯仰慕,亦私憂身禍,朝夕悲泣,至于羸悴。將至,宿瀍澗驛亭,家人夜迎省之,皆不相視。直至闕下,衰服號哭,昇太極殿,奉喪盡哀。太尉高陽王先居西柏堂,專決庶事,與領軍于忠密欲除之。潛備壯士直寢邢豹、伊瓫生等十餘人於舍人省下。肇哭梓宮訖,於百官前引入西廊,清河王懌、任城王澄及諸王等皆竊言目之。肇入省,壯士搤而拉殺之。下詔暴其罪惡,又云刑書未及,便至自盡,自餘親黨,悉無追問,削除職爵,葬以士禮。及昏,乃於厠門出其尸歸家。初,肇西征,行至函谷,車軸中折。從者皆以為不獲吉還也。靈太后臨朝,令特贈營州刺史。永熙二年,出帝贈使持節、侍中、中外諸軍事、太師、大丞相、太尉公、錄尚書事、冀州刺史。
  7.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肇子植。自中書侍郎為濟州刺史,率州軍討破元愉,別將有功。當蒙封賞,不受,云:「家荷重恩,為國致效是其常節,何足以應進陟之報。」懇惻發於至誠。歷青、相、朔、恒四州刺史,卒。植頻莅五州,皆清能著稱,當時號為良刺史。贈安北將軍、冀州刺史。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 卷八十三下 列傳第七十一下 高肇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