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玄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魏晉玄學,為時代思想主流,與先秦諸子兩漢經學隋唐佛學宋明理學當代新儒家皆為中國哲學史之重要脈絡。

思想背景[编辑]

兩漢時期,經學尤其是以公羊傳為代表的今文經學獨尊,漢武帝時被列入官方意識形態作為朝廷入仕干祿之門;而步入東漢,雖今古文逐漸彌合趨同,但由於光武帝劉秀本身便以讖緯立國,遂使經學日益讖緯化,以白虎觀會議為經學國教化,神學化之標誌。天人陰陽符應等觀念大盛,使學術依附政治,而流於荒誕,深受王充仲長統荀悅等人批判;而古文經學雖偏重實證訓詁,但經過賈逵等人的政治調和,日漸讖緯,流於支離。在士人集團中,經歷了黨錮之禍,使本已開始陷入虛矯的東漢氣節更為凋敝噤聲。至漢末魏晉時,儒家經學雖仍為官方學術主流,然玄學風氣則隨名士清談逐漸流行,以《老子》、《莊子》、《易經》為討論張本,喜好討論有無本末等玄理,論辨深具理致。

漢末,由於天下大亂,劉表荊州,招致士人,當地局勢大體安定,文士、學者多前往歸附,日漸形成特殊學風,後人研究有稱為荊州學派者。荊州學風,逐漸捨棄象數、吉凶等說法,而改以義理內容為主。

漢代時,氣化思想宇宙生成論盛行,演述陰陽、天人等論題。而魏晉時期,此類討論漸往形而上學形式發展,以王弼郭象為其代表。而漢代對人性的討論,逐步發展成為魏晉時「才性」與「人物鑑賞」等論題,其中以劉劭《人物誌》為其代表。當時政治勢力更替,局勢混亂,原有價值體系面臨挑戰,「名教自然」、「聖人論」亦隨之而起。

名義[编辑]

所謂魏晉玄學,與世俗所謂玄學、玄虛實有不同。觀念應出自《老子》,王弼注《老子》時,曾提出「玄者,物之極也。」「玄者,冥也。默然無有也。」,乃是探索萬物根源、本體等層次的觀念。對於當時所流行的相關論題,魏晉人又稱為「名理」之學,詳加分析事物觀念,考究「形名」、「言意」等論題。

論題[编辑]

玄學重視萬物根源存有等相關論題,深受思想影響,而有深入發展,王弼《老子注》、郭象《莊子注》為魏晉玄學重要論著,更為老、莊最首要注疏。而當時名士詮釋儒家典籍,如何晏論語集解》、王弼《周易注》、《論語釋疑》、《周易略例》等多以道家思想,援引解釋儒家觀念。會通老」乃為當時重要議題。

分期[编辑]

  • 正始玄學(204年~249年)
  • 竹林玄學(254年~262年)
  • 元康玄學(290年前後)
  • 東晉玄學

代表人物[编辑]

參考[编辑]

  • 湯用彤:《理學.佛學.玄學》(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1)。
  • 唐翼明:《魏晉文學與玄學》(武漢:長江文藝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