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魏晉音系,廣義指魏晉南北朝音系(公元220至589年),前後橫跨近四百年,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紛擾時代。這時期亂事頻仍,百姓居無定所,加上朝代更迭,不同統治者必有不同政治上的語言操作,也因此造成語言上的變遷與流動。

漢語史之語音分期大抵可分上古音、中古音、近古音、近代音、現代音五期。上古音以先秦兩漢為主,中古音以隋唐宋為主。故魏晉南北朝時期處於上古音、中古音之間,雖有學者將南北朝劃進中古音,然而南北朝的音韻現象仍與隋唐不同,這一時期的音系,上承兩漢、下啟隋唐,可謂語音史上過渡時期。若能愈了解,則愈能清楚《切韻》音系的脈絡,亦愈能推敲先秦兩漢的韻部分合,故此時期的語音研究有其必要。[1][2]

研究材料[编辑]

《顏氏家訓.音辭篇》提到一些相關的音韻現象,如:「南人以石為射」(神禪不分)、「謂郢州為永州」(喻不分)等。[3] 而韻母方面,最好的著眼點在詩韻,由於魏晉詩人之作有韻腳之存在,藉由詩韻的整理,便能理解魏晉的語言發展,相關的著作有林炯陽《魏晉詩韻考》、王力《南北朝詩人用韻考》。[1][2]

聲母[编辑]

根據王力的擬音,魏晉南北朝時代共有三十三個聲母,如下表:[3]

雙唇 舌尖前 舌尖中 舌葉 舌面前 舌根
塞音 清音 不送氣 p
幫非
t
端知
k
ʔ
送氣
滂敷

透徹

濁音 b
並奉
d
定澄
g
鼻音 m
明微
n
泥娘
ȵ
ŋ
邊音 l
塞擦音 清音 不送氣 ʦ
ʧ
ʨ
送氣 ʦʰ
ʧʰ
ʨʰ
穿
濁音 ʣ
ʤ
ʥ
擦音 清音 s
ʃ
ɕ
x
濁音 z
ʒ
ʑ
ɣ
匣、喻三
半元音 j
喻四

魏晉南北朝聲母的數目和先秦相同,不過音值稍有改變:

  1. 照穿神三母的發音方式由塞音轉為塞擦音。
  2. 喻四的音值由邊音[ʎ]轉為半元音[j]。

韻母[编辑]

王力認為魏晉南北朝時代共有四十二個韻部,下表是王力擬音。[3]

陰聲 入聲 陽聲
無韻尾 之部 ə 韻尾-k 職部 ək 韻尾-ŋ 蒸部 əŋ
德部 ɐk 登部 ɐŋ
支部 e 錫部 ek 耕部
歌部 ɑ 鐸部 ɑk 陽部 ɑŋ
魚部 ɔ
模部 o 屋部 ok 東部
宵部 ou
幽部 u 沃部 uk 冬部
韻尾-i 微部 əi 韻尾-t 物部 ət 韻尾-n 文部 ən
脂部 ei 質部 et 真部 en
灰部 ɐi 沒部 ɐt 魂部 ɐn
泰部 ɑi 曷部 ɑt 寒部 ɑn
祭部 æi 薛部 æt 仙部 æn
韻尾-p 緝部 əp 韻尾-m 侵部 əm
業部 ɐp 嚴部 ɐm
合部 ɑp 覃部 ɑm
葉部 æp 鹽部 æm

從漢代到南北朝,韻部有分、有合、有轉移。總的來說,已經接近《切韻》音系。王力認為《切韻》代表的語音系統可以大致說是南北朝的語音系統。例如支脂之分立,就是南北朝的韻部。

韻部分合轉移的情況如下:

  1. 支脂之微四部範圍變動,支之兩部僅存三等字,微部三等舌齒音字轉入脂部,微部相對應的物文兩部變化類似。
  2. 職部分化為職德兩部,相對應的蒸部也分化為蒸登兩部。
  3. 錫鐸兩部範圍擴大,一部分藥部字轉入這兩部。
  4. 魚部分化為魚模兩部。
  5. 屋覺兩部三等對調,相對應的東冬兩部亦同。
  6. 職德錫鐸屋覺六部長入聲字變為去聲,由入聲韻轉為陰聲韻,分別轉入之灰支魚模宵幽各部。
  7. 新增多個新興的韻部,如:灰沒魂、祭薛仙、業嚴、葉鹽等部。

聲調[编辑]

魏晉南北朝的聲調和《切韻》的聲調一致,即具有「平、上、去、入」四聲。清儒段玉裁認為,上古有平上聲而無去聲;而到了魏晉,上入聲多轉為去聲,平聲多轉為仄聲。王力認為,段氏的觀察大致正確,魏晉陰聲韻的去聲字,多由長入字轉來,少數由平上聲轉來,陽聲韻的去聲字則由平上聲轉來。[3]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趙詠寬 (2013a).
  2. ^ 2.0 2.1 趙詠寬 (2013b).
  3. ^ 3.0 3.1 3.2 3.3 王力 (1985).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