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朝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魚朝恩
左監門衛將軍知內侍省
天下觀軍容宣慰處置使
國子監事、鴻臚卿
國家
主君 唐玄宗唐肅宗唐代宗
官職 開府儀同三司兼右監門衛大將軍仍知觀軍容宣慰處置使知內侍省事內飛龍閑廄使內弓箭庫使知神策軍兵與使上柱國馮翊郡開國公、行內侍監判國子監事充鴻臚禮賓等使,封鄭國公[1]
出生 721年
瀘州瀘川
(今屬四川
逝世 770年
長安

魚朝恩(721年-770年),唐代宦官泸州泸川(今屬四川)人。精通儒學,能講授《五經》,亦能佛法禪學。曾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军九节度,權傾朝野,後被唐代宗賜死

生平[编辑]

唐玄宗天寶末年進入門下省,以品官[2]給事黃門,為唐肅宗所寵信,派為李光進監軍。后被任命为三宫检责使,左监门卫将军、知内侍省事。乾元元年(758年),魚朝恩進讒郭子儀,朝廷削其軍權,不再立统帅,以李光弼朔方節度使,為天下兵馬副元帥,并以魚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等使,监李光弼等九节度使军征讨安庆绪

上元元年(760年)三月,李光弼邙山(今河南洛陽北)大敗,魚朝恩急退陝州

廣德元年(763年),吐蕃進犯長安唐代宗出逃陝西(今河南三門峽西),身邊的侍衛離散,相當狼狽,史載「朝恩悉軍奉迎華陰,乘輿六師乃振」,由是深得代宗宠异,後被封為天下觀軍容宣慰處置使,並統率京師神策軍。永泰二年(765年)二月二十一日,代宗下诏加封为内侍省监,判國子監事(國立大學校長),兼鴻臚相(司禮機關,負責朝會和宴饗)等職,封郑国公,掌握大權,權傾朝野。大曆三年(768年),改封韩国公,加实封一百户。

鱼朝恩一贯骄横,大曆元年(766年)秋,宰相們在國子監會食,魚朝恩故意講《易經》中「鼎折足,覆公餗」一節譏諷之,王缙大怒,而元載笑而不語。魚朝恩對手下說:“會發怒是人之常情,但面露笑容的人,無法猜測他內心想法。”[3]之後愈加專橫,在眾臣面前時大肆議論政事,並借機侮辱宰相[4],又任用親信掠奪民財;向代宗稟奏政事,每必強要代宗答應,朝廷政事稍不稱心,就发怒道:“天下事還有不如我意的嗎!”代宗聞言不悦。[5]

鱼朝恩养子名叫令徽,十四、五歲已在内侍省当内给使,代宗因為魚朝恩的關係,特別賜令徽穿著綠色官服。不久,令徽與其他內使到殿前序列,有比他高級的同僚因為怕遲到受罰,在擠進隊列時不慎觸碰到令徽手臂;令徽不忿,回家后便将此事告诉鱼朝恩。第二天,鱼朝恩就带养子面见代宗,说:“臣的犬子官品卑下,被同僚凌辱,请陛下赐以紫衣。”當時綠衣之上為紅衣,官三品者才可服紫,代宗还没来得及說話,朝恩已命人将紫衣抱到了面前,令徽赶紧穿上跪拜谢恩。代宗心中不滿但不便發作,只得勉强笑道:“你兒子穿了紫衣,真是十分稱身好看啊。”[6][7]

大曆五年(770年),元載密奏代宗請殺魚朝恩,並以重金賄賂魚朝恩親信周皓皇甫溫二人,暗中觀察此人。三月寒食節,皇宮舉行宴會,宴會結束後,魚朝恩回家之際,代宗叫他留下來討論事項。等魚朝恩一到,代宗便責難他圖謀不軌,魚朝恩為自己辯護,此時周皓與左右將之擒獲,將他絞死,年四十九歲。

鱼朝恩在禁中被秘密賜死一事,除少数参与密谋的人,外面一无所知。为防不测,代宗暂时隐瞒真相,下诏罢免他的观军容使等职,增实封六百户,通前共一千户,保留内侍监如故。接着诈言鱼朝恩受诏而自缢,传出风声后,才将他的尸体送回家,赐钱六百万作安葬费。

注釋[编辑]

  1. ^ 全唐文》卷四十八。
  2. ^ 新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二 宦者上;唐代稱宦官為「品官」。
  3.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秋,八月,國子監成;丁亥,釋奠。魚朝恩執《易》升高座,講『鼎覆餗』以譏宰相。王縉怒,元載怡然。朝恩謂人曰:『怒者常情,笑者不可測也。』」
  4. ^ 資治通鑑》卷二百二十四:「上常與議軍國事,勢傾朝野。朝恩好於廣座恣談時政,陵侮宰相,元載雖強辯,亦拱默不敢應。」
  5. ^ 資治通鑑》卷二百二十四:「神策都虞候劉希暹,都知兵馬使王駕鶴,皆有寵於朝恩;希暹說朝恩於北軍置獄,使坊市惡少年羅告富室,誣以罪惡,捕系地牢,訊掠取服,籍沒其家資入軍,並分賞告捕者;地在禁密,人莫敢言。朝恩每奏事,以必允為期;朝廷政事有不豫者,輒怒曰:『天下事有不由我者邪!』上聞之,由是不懌。」
  6. ^ 資治通鑑》卷二百二十四:「朝恩養子令徽尚幼,為內給使,衣綠,與同列忿爭,歸告朝恩。朝恩明日見上曰:『臣子官卑,為儕輩所陵,乞賜之紫衣。』上未應,有司已執紫衣於前,令徽服之,拜謝。上強笑曰:『兒服紫,大宜稱。』心愈不平。」
  7. ^ 太平广记》卷第一百八十八引出《杜阳杂编》:「而朝恩幼子令徽,年十四五,始给事于内殿。帝以朝恩故,遂特赐绿。未浃旬月,同列黄门位居令徽上者,因叙立于殿前,恐其后至,遂争路以进。无何,误触令徽臂。乃驰归,告朝恩,以班次居下,为同列所欺。朝恩怒,翌日,于帝前奏曰:『臣幼男令徽,位居众僚之下,愿陛下特赐金章,以超其等。』不言其绯而便求紫。帝犹未语,而朝恩已令所司,捧紫衣而至。令徽即谢于殿前。帝虽知不可,强谓朝恩曰:『卿男著章服,大宜称也。』」

影视作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