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魯肅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鲁肃
前任:周瑜
繼任:吕蒙
鲁肃
清朝《三國演義》中鲁肃的畫像
國家 東吳
時代 東漢
主君 袁術孫策孙权
子敬
族裔
籍貫 临淮东城
出生 172年
逝世 217年

鲁肃(172年-217年),子敬临淮郡东城县(今安徽省定远县)人,東漢末年东吴著名的武將政治家,为孫權策劃未來戰略藍圖,在周瑜去世后接掌前线军事,力主与刘备势力联合对抗曹操。現今世代的人將周瑜魯肅呂蒙陆逊合稱爲四大都督,但事實上魯肅並沒有擔任過都督一職。

生平[编辑]

少壯輕狂[编辑]

幼時出生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由祖母抚养长大。魯肅家庭財產顯富,性格好交施與,身體及樣貌魁梧奇特,少年的時候有壯烈的節操,喜歡用奇計。天下將要禍亂,所以學習擊劍和騎射,招集少年,給他們衣服食物,往來於南山之中狩獵,暗中部署,並講授武事及訓練習兵。父老相親都說:“魯氏衰落,正因為生了這個狂兒![1]”當時天下已經大亂,魯肅不治理家事,標價賣出田地,以财赈济貧窮的人和結交有志之士爲責任,非常得鄉土之人歡心。

斛米之交[编辑]

周瑜當時是袁術勢力的居巣長,率領數百人有意找魯肅問候,並請求糧食物資。魯肅家有兩個圓形的糧倉各存有三千斛米,魯肅即用手指指其中一個糧倉贈給周瑜,周瑜覺得魯肅與眾不同,遂即與他結交爲如子産和季札那樣密不可分的好友情誼。袁術聽到魯肅的名聲,任命他爲東城長。

英風雅奇[编辑]

後來魯肅看到袁術治理的地方沒有綱紀,不足以成立大事。偕同老弱和輕俠少年等百餘人,南遷到周瑜的居巢。當時群雄並起,中州受到擾亂,魯肅遂對他的部屬說:“中國崩解,寇賊暴亂嚴重,淮、泗之間並非留下生活繁衍後代的地方,我聽聞江東肥沃的土地有萬里,百姓富足兵力強盛,可以避禍,不知道各位會否相隨一起到那片樂土,留意時勢的變化嗎?”屬下大家都從命。於是使細小身弱的在前行,強壯的在後,男女三百多人一起步行。當時州郡的騎兵在後方追至,魯肅等人慢慢移行,保持膽力統帥兵士,並對追兵說:“你們大家都是大丈夫,應當解除大問題。今日天下大亂,有功也沒有獎賞,無功也沒有懲罰,為什麼要相逼呢?”說罷魯肅又立盾牌於前,搭弓引射,箭都射穿了盾牌。追兵也覺得魯肅所說的話合理,而且自己的能力也無法制約魯肅,於是引兵撤退。當時周瑜向東遷徙投奔孫策,魯肅便一起同行,留家庭在曲阿。魯肅渡江看見了孫策,孫策認為他是雅奇的人也[2]。及後祖母逝世,回到東城安葬。

心願誠服[编辑]

鲁肃在江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受到孙策的重视,而正直他的好友劉子揚(可能是劉曄,劉子揚也可能是另一個人,因為劉曄最後把鄭寶誅殺了)給他寫書來信說道:“今天天下豪傑群雄並起,以閣下的才幹和姿色,與當今大局相適。應當快點將母親接走,沒必要滯留在東城。今大勢附近有位叫鄭寶的人,現屯在巢湖,擁兵萬眾餘人,所處地肥沃豐富,廬江很多閒人依附他就職,更何況我們這類人呢?縱觀他的形勢,又會聚集博士多識的人,機不可失,閣下請速速前來。”魯肅答應他的邀請。安葬完祖母回到曲阿,打算向北移行。不過周瑜已經把魯肅的母親遷迻到吳郡,魯肅對周瑜說出具體情況。然而孫策當時去世,孫權還在吳郡居住,周瑜對魯肅說道:“當年馬援答覆光武帝:當今的時勢,不但只有君主可以選擇臣子,臣子也可以選擇君主。如今主上親賢士重人才,接納奇才錄用異士,況且我聽聞先世仙人的秘論,承着運勢取代劉氏的人必定起興於東南,推算曆法留意局勢,應驗曆數,最終會構建起帝皇的基業,協合上天的安排,這是烈士依附帝皇各處奔走成就功業的時刻。你已經來到這裡了,閣下也毋須介懷劉子揚所說的話呢!”魯肅聽從他的看法。周瑜再次推薦魯肅給孫家,在推薦的時候說到魯肅的才能適合輔佐當今世代,應當廣求與魯肅相類的人才,如果要成就功業,是不可以令這樣的人才流失到外地的。

壟劃之筹[编辑]

孫權即刻與魯肅相見,與魯肅交談非常愉悅。賓客大家都請辭告退,魯肅亦作告辭離開,但孫權唯獨讓魯肅回來,將榻床合起來二人對飲,孫權密議說道:“如今漢室已經快要傾倒,四方受到如同烏雲一樣侵擾,孤繼承父兄的留下來的基業,希望有齊桓公和晉文公的功業。君既然惠顧於我,請問如何輔佐我呢?”魯肅對孫權說道:“當年漢高祖微不足道地打算尊奉義帝而沒有所成,是因為項羽所害的緣故。今天的曹操猶如當年的項羽,將軍你何會只是齊桓公和晉文公呢?以我魯肅的私見,漢室是不可復興,曹操也不可能一下子消滅。爲將軍所計劃,惟有在江東鼎立,以觀天下局勢的變化。以此形式規模自立也不會惹來忌恨。為何呢?正因為北方是多戰亂多事發生的地方,可以憑藉這種局勢乘勢發展,剿滅黃祖,進兵討伐劉表,劃長江所有的地方佔為己有,然後建立國號稱帝圖取天下,這就如同高帝建立的大業。”孫權則回答:“如今我是尽力的一方,冀望可以匡扶漢室,你所說的我可能不及。[3]

張昭對魯肅不夠謙遜,卻出言詆毀,又對孫權說魯肅年紀小且為人粗疏,不可啟用。但孫權卻並不介意這些,反而加重看待魯肅,與諸葛瑾同爲賓客禮待起用,并賜給魯肅母親衣服帏帐,家居各類杂物,魯肅家就如以前般富有[4]

固國強兵[编辑]

建安十三年(208年),刘表病故,魯肅又向孫權進言:“荊楚之地與我國江東鄰接,水流順延到北方,外連接江、漢之地,內隔着山陵,有如金城一樣的堅固。沃野之地有萬里,士民可以得到富足,如果據有此地,等同建立了帝皇基業的基礎資本。劉表今天雖亡,兩個兒子素來不和,軍中諸將各有依附派別。加上天下梟雄的劉備和曹操有私怨,故此寄于劉表,劉表不喜歡其才能而不用。如果劉備與我們同心協力,上下齊同,則應該安定撫慰,與他結盟。如果有背離異樣,應該另覓打算,以這樣成就大事。我魯肅請求奉命前往荊州,為劉表的兒子弔唁,并慰勞其軍中的將領,及勸劉備安撫劉表部下,同心一意,共抗曹操,劉備必定歡答應。如果能夠成功,則天下可定。如今不快點去那裡,恐怕曹操會先到。”孫權隨即令魯肅去起行。鲁肃到了夏口,聽聞曹操已經出發荊州,魯肅星夜兼程趕路。當到了南郡,刘表儿子刘琮已降曹。劉備慌張逃竄,打算向南渡江。魯肅走捷徑迎見他,在當陽長坂與劉備相見,向劉備傳達孫權的旨意,及陳述江東的實力,勸劉備與孫權聯合,甚得劉備的歡心。當時諸葛亮跟隨劉備,魯肅對諸葛亮說:“我與子瑜是好朋友(諸葛瑾字子瑜,是諸葛亮的長兄)!”即刻二人結交爲好友。劉備接着到夏口,派遣諸葛亮到江東會見孫權和魯肅答覆。

視畫分明[编辑]

當時孫權得知曹操打算向江東出兵,並與諸將議論,大家都勸孫權歸降奉迎,唯獨是魯肅不說話。孫權起立去更衣,魯肅追着他到屋簷之下,孫權知道魯肅的意思並執着他的手説:“卿有什麽想説呢?”魯肅對孫權説:“觀察方才眾人的提議,都是專門誤害將軍的,不足以與他們討論大事。今我魯肅可以奉迎曹操,但將軍是不可以。為什麼這樣説呢?今我魯肅奉迎曹操,曹操定會將我歸返到所屬的鄉土,品評我的名聲及地位,在曹操之下從事一名小官,坐牛車,有隨從,與交遊士大夫,慢慢積累升官,免不了做個州郡。但如果將軍奉迎曹操,他會將你安置在哪裡?希望能夠早點定大計,不要採納衆人的建議。”孫權嘆息説:“這群人持有的建議,非常令孤失望;如今卿闡闢的大計,正和孤一樣,這是上天將卿賜給我也。”諸葛亮傳卻記載説成孫權是“擁軍在柴桑,坐觀成敗”。

當時周瑜受到命令到鄱陽,魯肅勸人追周瑜返回議論。接着任命周瑜和行事,以魯肅爲贊軍校尉,輔助策劃方案策略。


而裴松之的《魏書》及《九州春秋》記載,曹操征討荊州,孫權大驚,魯肅實際想勸孫權抵抗曹操,並激孫權説:“他是曹操也,一定是厲害的敵人。剛兼併袁紹,兵馬精銳甚強,乘着戰勝的威勢,討伐喪亂的國家,必定可以攻克。不如派兵幫助,再送將軍的家眷到鄴城,如果不這樣,將有危險。”孫權大怒,打算斬魯肅,魯肅再説:“今事態已經危急,既然有其他的打算,為什麼不派兵援助劉備,而要斬我呢?”孫權頓時明白,之後派周瑜幫助劉備。

東晉的孫盛則認為:吳書和江表傳記載,魯肅一見孫權就說與曹操對抗又討論帝皇的戰略,劉表死後,魯肅作為使者去觀察變化,不可能無緣無故激説孫權勸迎投降曹操。當時勸迎投降曹操的人有很多,為什麼只斬魯肅呢?所以《魏書》及《九州春秋》的記載是不可信。

闡談闊論[编辑]

之後赤壁之戰大破曹軍,曹操敗走,魯肅從前線遂即率先返回軍中,孫權大請各位將軍迎接魯肅。魯肅將要入殿內拜見孫權,孫權起身以禮相還,並説道:“子敬,孤扶着馬鞍下馬向你相迎,這樣能足以顯揚卿的功勞嗎?”魯肅邊疾走邊説:“未能。”眾人聽到回答後,無不驚愕,魯肅就坐,緩緩舉起鞭説:“希望至尊的威德加附於四海,統括九州,實現帝業,再以安車軟輪召見魯肅[5],這樣才算彰顯我也。”孫權拍掌歡笑。

弘略遠圖[编辑]

南郡之戰,周瑜、程普、甘寧、呂蒙、凌統等與曹仁、徐晃、樂進、文聘等敵將雙方僵持接近一年,劉備乘機在兩軍對峙的時候率兵攻下荊南四郡(桂陽、武陵、零陵、長沙),爾后曹操派李通接應撤退的曹仁,關羽在北道截擊,但被文聘及樂進所擊。戰後,劉備向孫權借地立足,周瑜分南岸給劉備,劉備在油口(油江口)設立營地,并將油口的孱陵改名爲公安,但後來劉備嫌地少不利於自己發展,便謁見孫權求取要荊州(南郡),周瑜、呂範等人不同意將戰略重地借給劉備,但惟獨魯肅勸孫權借給他,一起共抗曹操。曹操當聽聞孫權借地給劉備發展,寫書的時候筆子都跌到地上。

漢晉春秋記載,呂範勸將劉備留下,魯肅説:“不可以。將軍(孫權)雖然神武命世(命世是指傑出的人),然而曹操威望和實力確實強大,而我們剛來到荊州,恩信還沒有確立,適宜將地借給劉備,使他安撫也。讓曹操多一個敵人,而使我們樹立一個同党,這樣是上計啊。”孫權立刻答應。 《漢晉春秋》曰:呂範勸留備,肅曰:“不可。將軍雖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實重,初臨荊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備,使撫安之。多操之敵,而自為樹党,計之上也。”權即從之。

承任繼上[编辑]

之前,周瑜受病所困,上疏説到:“當今天下正多有戰事,在我周瑜心中日夜所憂,希望至尊能夠預先考慮還沒有發生的事情,然後再安康樂享。當今既與曹操爲敵人,劉備又近在公安,接近邊境的百姓又未能依附,應派遣良將鎮撫當地。魯肅的智慧和謀略足以擔任,請求讓他代替周瑜。周瑜隕踣(逝世的委婉詞語)之日,我再沒有所眷懷。”即拜魯肅爲武校尉,代周瑜領兵;周瑜軍士所衆四千餘人,所掌管的奉邑四縣皆歸屬魯肅。又令程普接領周瑜爲南郡太守,但後來因為借給劉備而轉為江夏太守。魯肅當初住江陵,後來屯於陸口,大施聲威恩澤之行,軍眾增加萬餘人,拜漢昌太守偏將軍

建安十九年(214年),跟從孫權攻破皖城,轉升爲橫江將軍。

單刀赴會[编辑]

在先前,益州牧劉璋法度維繫猶豫頽廢,周瑜和甘寧一起勸孫權入蜀,孫權諮詢劉備意見,打算約劉備一起圖取益州,并派遣使者對劉備説道:“米賊張魯在巴、漢兩地自居爲王,曹操一直都有留意住,有圖取益州的打算。劉璋不懂軍事,不能自守,若曹操得蜀地,荊州則會很危險。今打算先攻取劉璋,再進攻張魯,首尾相連,統一南方(吳楚)。就算有十個曹操,也沒有所憂慮。[6][7]不過劉備心裡已經有圖取獨吞的打算,仍然謊稱説:“益州民強富壯,土地也有險阻,劉璋雖然弱,但是足以自守。如今在蜀、漢大規模發兵,這樣逆勢之運會留於萬里,如果行使戰爭攻取,雖然一定不會失利,但孫、吳就會有麻煩。議論者見曹操在赤壁失敗,都説用武力使人屈服的他,不會再有遠征的想法;但今勢三分天下曹操已經有其二,他已有再次通過戰爭來獲得滄海的打算,一直靜觀吳會,哪會肯坐着防守到老呢!而同盟無故自己互相攻伐大家,這樣會給曹操有機可乘,乘我們的間隙乘虛而入,這個不是長遠的計策。而且我劉備與劉璋同爲宗室,希望憑藉英靈,以匡扶漢室。如今劉璋得罪將軍(孫權)左右,我內心獨懼且肅立不安,不敢聽從我所聽到的說話去做(攻蜀),希望您能加恩寬恕對待。如果我的請求沒有得到答覆,我劉備必定披頭散髮回到山林。”但後來劉備向西圖取吞併劉璋領地,孫權知道後憤怒地説:“狡猾之徒竟然敢使詐。”

資治通鑒記載,孫權不答應劉備的回覆,并派孫瑜率水軍到夏口。劉備不讓軍隊通過,且對孫瑜説:“如果你取蜀,我劉備必定披頭散髮回到山林,我不能失信於天下啊!”留關羽屯兵鎮守於荊州江陵,張飛屯於秭歸,諸葛亮據守南郡,劉備親自到孱陵(公安)駐守,孫權惟有讓孫瑜回來,但後來劉備獨吞蜀地,孫權憤怒地説:“狡猾之徒竟然敢使詐。”。

及後關羽與魯肅在鄰界,雙方軍隊多次發生互相猜疑,戰場經常出現糾紛摩擦,魯肅經常以歡好的態度安撫雙方。劉備在當時已經得到益州,孫權派諸葛瑾爲使者向劉備索求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劉備不接受旨意,則説:“等我取得凉州後,平定涼州,定當以整個荊州給予(將整個荊州給與吳)。”孫權憤怒,孫權遂即派遣呂蒙率衆將進兵圖取;孫權從秭歸進駐到陸口,呂蒙以閃電式攻取了三郡,孫權并置長吏於三郡,留孫河(一說是孫皎或孫瑜,孫河早在215年前已死,而孫皎則與呂蒙共同行動)駐留三郡,留呂岱守長沙,而呂蒙則與孫皎、潘璋等人從三郡引軍轉戰到益州支援魯肅,劉備知道後親自返回到公安,劉備便派遣關羽爭奪回三郡,關羽將三郡長吏儘數驅逐。魯肅被派往到益陽與關羽對峙,并邀請關羽相見,提出大家在各駐兵馬百步騎上前交涉,但請將軍單刀到會。魯肅打算親自與關羽相會交談,衆將恐怕會發生什麽變數,大家都勸他不要前往,魯肅説:“今日的事情,應該互相把事情説清楚。劉備有負我們國家,是非還沒有定論,關羽亦豈敢以私怨殺我?”之後急行去赴會關羽[8]

興言勢議[编辑]

在談判上,魯肅數次斥責關羽説道:“國家本以心將土地借給你們,是因為你們兵敗從遠方而來,又沒有立足的資本。現在你們已經得到益州,既然沒有奉還土地的意思,但今日只求三郡,又不答應從命。”說話還沒有完,坐上有一人説:“擁有此土地者,只有大德的人才配擁有,這樣再清楚不過!”魯肅嚴厲大聲地叱喝,言辭和神色十分嚴切。關羽拿刀起身説:“這個是我們國家的家事,這個人知道什麽!”關羽用眼示意他離開。當時曹操打算攻取漢中,劉備害怕兩面受敵丟失益州及南郡,於是割湘水爲界,東邊的長沙、桂陽、江夏三郡爲孫權擁有,西邊的南郡、零陵、武陵爲劉備所擁有,遂即兩軍停戰。

正史《三國志·吳志》沒有記載過多的對話內容,但《吳書》詳情記載此次交涉上的對話,關羽説:“烏林一戰,左將軍(劉備)身在軍旅作戰,睡覺的時候也不脫鞋子,竭盡全力破魏,豈能説徒勞無功也沒有一塊地,而足下來這裡打算收回土地嗎?”魯肅説:“並非如此。開始與豫州(劉備)在長坂坡相見,他自己的部衆連一校(1000人)都不足,計策窮盡也極其憂慮,意志和勢頭已經被摧毀得成弱勢,只有向遠方逃竄,想不到會有今天的成就。主上(孫權)可憐豫州沒有棲身之所,不惜地把當地(蒼梧)及士族人才劃給劉備治理,使有所庇護遮蔭的地方以接濟幫助他的困難,而豫州自私自利且矯飾矯情,損害道義及破壞友好關係。今已經以假意得到西川州郡,又打算兼併荊州的土地,這樣連凡夫俗子也不能容忍的行為,何況更是統治一方人物的領袖也!魯肅聽聞貪而放棄義,這樣的行為必然會開始起禍。你與兒子家屬擔當重鎮大任,卻不能明白這個道理和處分,以義爲輔助的時候,反而持強淩弱以圖取力爭,師出無名且難成大事,將來又如何獲取救助呢?”關羽無言以對[9]

糾韻病离[编辑]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鲁肃病逝,得年46岁。孫權爲其舉辦喪事,親临爲其喪葬。诸葛亮也為他发丧。孫權在稱帝封尊號的時候,登壇對衆卿家說:“當初魯子敬早已經預料到會這樣,這果然是明於見時勢也。”[10]

魯肅為人方正嚴肅,不善於玩賞配飾,內外節儉,不喜歡流俗的喜好。治軍和整頓必行使禁令,雖然在軍旅,但是手不釋卷。又擅長談論及能譔寫文辭,思慮及度量宏遠,擁有超過他人的能力。周瑜之後,魯肅爲首冠。

干寶搜神記》記載,孫權病時,派人到府上觀看不祥,巫啟看見一條鬼的絹巾,像是大臣將帥。當夜,孫權夢見魯肅進來,穿着差不多的衣巾。[11]

评价[编辑]

  • 孙权:“此诸人持议,甚失孤望;今卿廓开大计,正与孤同,此天以卿赐我也。”“昔鲁子敬尝道此,可谓明於事势矣。”“孤亦子敬英爽有殊略,孤始与一语,便及大计,与禹相似,故比之。”“孤与宴语,便及大略帝王之业,此一快也。后孟德因获刘琮之势,张言方率数十万众水步俱下。孤普请诸将,咨问所宜,无适先对,至子布、文表,俱言宜遣使修檄迎之,子敬即驳言不可,劝孤急呼公瑾,付任以众,逆而击之,此二快也。且其决计策,意出张苏远矣;后虽劝吾借玄德地,是其一短,不足以损失二长也。周公不求備於一人,故孤忘其短而貴其長,常以比方鄧禹也。子敬答孤书云:‘帝王之起,皆有驱除,羽不足忌。’此子敬内不能办,外为大言耳,恕之,不苟责也。然其作军,屯营不失,令行禁止,部界无废负,路无拾遗,其法亦美也。”[12]
  • 張昭:“年少粗疏,未可用。”
  • 陈寿:“少有壮节,好为奇计。家富于财,性好施与。”“曹公乘汉相之资,挟天子而扫群桀,新荡荆城,仗威东夏,于时议者莫不疑贰。周瑜、鲁肃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13]
  • 周瑜:「魯肅智略足任,乞以代瑜。」「魯肅忠烈,臨事不苟,可以代瑜。」
  • 吴书》:“又善谈论,能属文辞,思度弘远。周瑜之后,肃为之冠。”
  • 陆机:「周瑜、陆公、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
  • 袁宏:「昂昂子敬,拔迹草莱。荷檐吐奇,乃构云台。」
  • 严从:「周瑜、鲁肃,咸起诸生,鹗视乌林,鹰扬赤壁。然肃为布衣,当襄汉之际,标卖田宅,分财结士,以求人杰:此其志不小也。公瑾推第於孙策,子敬辍粟於周郎:咸有异於人者也。」
  • 孙元晏:「斫案兴言断众疑,鼎分从此定雄雌。若无子敬心相似,争得乌林破魏师。」
  • 周昙:「轻财重义见英奇,圣主贤臣是所依。公瑾窘饥求子敬,一言才起数船归。」
  • 章如愚:「至于三国,各自据其土而成鼎峙之势,亦诸人之力也。故在魏,则荀攸贾诩之算无遗策,郭嘉、刘晔之才策谋畧,管宁之渊雅高尚,毛玠之典选清正;在吴,则周瑜、鲁肃之俦入为腹心,出为股肱,甘宁、凌统之徒奋其威,黄盖、蒋钦之属宣其力;在蜀,则诸葛孔明之长于治国,费祎、董允之志虑忠纯,向宠之性行均淑,皆一时之人杰也。」
  • 洪迈:「孙吴奄有江左,亢衡中州,固本于策、权之雄略,然一时英杰,如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四人者,真所谓社稷心膂,与国为存亡之臣也。」
  • 陈亮:「又二百余年,遂为三国交据之地,诸葛亮由此起辅先主,荆楚之士从之如云,而汉氏赖以复存于蜀;周瑜、鲁肃、吕蒙、陆逊、陆抗、邓艾、羊祜皆以其地显名。」
  • 林光朝:「当时称之为长才无或异辞者,吴有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蜀有诸葛孔明,是皆一方隽才也。」
  • 程公许:「蜀将如关、张、庞统,吴将如周瑜、鲁肃,志长命短,天下重惜之。而马超黄忠赵云费祎、吕蒙、程普步骘甘宁辈皆智勇绝伦,足以当一面。」
  • 刘祁:“已而诸豪割据,士大夫各欲择主立功名,如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诸葛亮、庞统、鲁肃、周瑜之徒,争以智能自效。”
  • 王义山:「某仰惟某官学通六艺,忠贯三精,其谋略则荀攸、贾诩之密,其经济则周瑜、鲁肃之英,其吟啸则谢安庾亮之雅,其牧御则羊祜、陆逊之仁。」
  • 江用世:「夫肃在当时,其智计上不参公瑾,次似不敌子布,而何其有成画于胸中至与孔明隆中之筹相印合也?」
  • 王夫之:「身任天下之重,舍敦信而趋事会,君子之所贱,抑英雄之所耻也,功隳名辱而身以死亡,必矣。欲合孙氏于昭烈以共图中原者,鲁肃也;欲合昭烈于孙氏以共拒曹操者,诸葛孔明也;二子者守之终身而不易。子敬以借荆资先主,被仲谋之责而不辞;诸葛欲谏先主之东伐,难于尽谏,而叹法正之死。盖吴则周瑜、吕蒙乱子敬之谋,蜀则关羽张飞破诸葛之策,使相信之主未免相疑。然二子者,终守西吊刘表东乞援兵之片言,以为金石之固于心而不能自白,变故繁兴之日,微二子而人道圮矣。」「然而肃之心未遽忿羽而堕其始志也,以义折羽,以从容平孙权之怒,尚冀吴、蜀之可合,而与诸葛相孚以制操耳。身遽死而授之吕蒙,权之忮无与平之,羽之忿无与制之,诸葛不能力争之隐,无与体之,而成谋尽毁矣。肃之死也,羽之败也。操之幸,先主之孤也。悲夫!」
  • 王士桢:「将相江东美,英风压上流。鲁公最忠烈,慷慨借荆州。」
  • 屈大均:「汉唐以来善兵者率多书生,若张良赵充国邓禹马援、诸葛孔明、周瑜、鲁肃、杜预李靖虞允文之流,莫不沉酣六经,翩翩文雅,其出奇制胜如风雨之飘忽,如鬼神之变怪。」
  • 吕思勉:「周瑜、鲁肃,亦皆可谓为好乱之士也。徒以二三剽轻之徒,同怀行险徼幸之计,遂肇六十年分裂之祸,岂不哀哉。」
  • 黎东方:「孙权下面,懂得政治、深知非联络刘备便不能抵抗曹操,以保持江东的“独立王国”,进一步问鼎中原的,只有鲁肃一人。」
  • 白寿彝:「鲁肃始终不渝地坚持孙刘联盟,是因为他看到了联盟的维持与巩固,关系到江东生死存亡的长远利益,这是他目光远大的过人之处。鲁肃一生的活动,证明了他是江东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活动家。」
  • 龙步根:「东吴谋臣鲁肃,不仅具有一个大政治家的胆略、卓识和政治的、军事的和外交的才能;而且还具有不为一已私利,忠诚于国家大业的可贵品质。因此,在三国众多英雄人物中,东吴的鲁肃可说是叱咤风云的“人杰”了。“推魏氏百胜之举,开孙权偏王之业,威震天下,名驰四海”。在那个精英荟萃的时代,为东吴立下了不朽的勋业。但这样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在《三国演义》中,却被写成一个忠厚而略显平庸的长者,成为诸葛亮和周瑜之间斗智的陪衬,这是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性的。」「鲁子敬的这种高贵品德,不正是人们感到鲁肃形象的可亲可敬吗?这非周瑜、张昭所能及也。」
  • 张大可:「鲁肃是东吴名将,他有智有勇,堪与周瑜媲美,若论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恐较周瑜还略胜一筹;但在《三国演义》中、戏剧舞台上,鲁肃恰似一位仁慈的长者,忠厚有余,才智不足,经常为周瑜、诸葛亮斗智施谋所戏弄,显出一副愚相,然而,《三国演义》和戏剧舞台,都是艺术创造,不是史实记载,从艺术角度看,可称生花妙笔,若从史学角度讲,可是历史的颠倒和歪曲。曾在历史风云变幻中活跃一时的鲁肃,他的心计绝不后人。《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赞他“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吴书》说他“善谈论,能文属辞,思度弘远,有过人之明”(《鲁肃》传及裴注)。这才是史家的实录。」
  • 尹韵公:「诸葛亮和鲁肃一样,都是三国时代最有眼光的杰出外交家。」
  • 周思源:「鲁肃大智大勇、临危不惧、多谋善断、坦荡豪爽、能言善辩、堪称一代豪杰。」
  • 易中天:「鲁肃是一个很侠义,很豪爽的人……而且鲁肃也是一个很有政治头脑的人。」
  • 《鲁肃墓》:「年少粗疏未可轻,榻边视画最分明。直将诸葛同心事,空被张昭识姓名。大业竟从身后定,丰碑自向墓前横。指因风义人争说,细故何能概一身。」

三國演義[编辑]

  • 三國演義,魯肅則是一個老實好人且思維愚慢的文官角色,在孫權下推舉諸葛瑾,協助諸葛亮說服孫權共同抗曹,不忍心周瑜陷害諸葛亮,多次幫助諸葛亮脫險。在周瑜死後接替成為水軍大都督,單刀會談則不能達成,反被關羽要挾而離場。

艺术形象[编辑]

漫畫遊戲[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子孙[编辑]

  • 魯淑,鲁肃遗腹子,封侯
  • 鲁睦,鲁肃之孙,嗣侯

龟山鲁肃墓[编辑]

武汉汉阳龟山古称大别山,后因纪念鲁肃改为鲁山,到明朝才改成现在的名字。鲁肃墓原位于龟山南麓,1955年因修建长江大桥而迁至山腰的鼎园。

注釋[编辑]

  1. ^ 《吳書》:肅體貌魁奇,少有壯節,好為奇計。天下將亂,乃學擊劍騎射,招聚少年,給其衣食,往來南山中射獵,陰相部勒,講武習兵。父老鹹曰:“魯氏世衰,乃生此狂兒!”
  2. ^ 《吳書》:後雄傑並起,中州擾亂,肅乃命其屬曰:“中國失綱,寇賊橫暴,淮、泗間非遺種之地,吾聞江東沃野萬里,民富兵強,可以避害,寧肯相隨俱至樂土,以觀時變乎?”其屬皆從命。乃使細弱在前,強壯在後,男女三百餘人行。州追騎至,肅等徐行,勒兵持滿,謂之曰:“卿等丈夫,當解大數。今日天下兵亂,有功弗賞,不追無罰,何為相逼乎?”又自植盾,引弓射之,矢皆洞貫。騎既嘉肅言,且度不能制,乃相率還。肅渡江往見策,策亦雅奇之。
  3. ^ 這是近代名為榻上策的戰略藍圖,於200年初魯肅向剛繼位的孫權提出,實際此戰略藍圖並沒有明確說明是二分還是三分天下,主要思想是鼎足江東,進取天下,只是榻上策和隆中對則有很多相同之處,故被誤以為是三分天下;而諸葛亮的隆中對則在207年-208年間所提出。
  4. ^ 《三國志·魯肅傳》:张昭非肃谦下不足,颇訾毁之,云肃年少粗疏,未可用。权不以介意,益贵重之,赐肃母衣服帏帐,居处杂物,富拟其旧。
  5. ^ 用蒲草包裹着輪子的小車,德高望重的人所使用
  6. ^ 《劉備傳》(注引《獻帝春秋》):周瑜、甘寧勸孫權攻取益州,孫權乃約劉備共同起事取益州:「米賊張魯,居王巴、漢,為曹操耳目,規圖益州。劉璋不武,不能自守。若操得蜀,則荊州危矣。今欲先攻取璋,進討張魯,首尾相連,一統吳楚,雖有十操,無所憂也。」。
  7.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七(漢紀五十九):備報曰:「益州民富地險,劉璋雖弱,足以自守。今暴師於蜀、漢,轉運於萬里,欲使戰克攻取,舉不失利,此孫、吳所難也。議者見曹操失利於赤壁,謂其力屈,無復遠念;今操三分天下已有其二,將欲飲馬於滄海,觀兵於吳會,何肯守此坐須老乎!而同盟無故自相攻伐,借樞於操,使敵乘其隙,非長計也。且備與璋託為宗室,冀憑威靈以匡漢朝。今璋得罪於左右,備獨悚懼,非所敢聞,願加寬貸。」權不聽,遣孫瑜率水軍住夏口。備不聽軍過,謂瑜曰:「汝欲取蜀,吾當被髮入山,不失信於天下也。」使關羽屯江陵,張飛屯秭歸,諸葛亮據南郡,備自住孱陵,權不得已召瑜還。及備西攻劉璋,權曰:「猾虜,乃敢挾詐如此!」備留關羽守江陵,魯肅與羽鄰界;羽數生疑貳,肅常以歡好撫之。
  8. ^ 《吳書》曰:肅欲與羽會語,諸將疑恐有變,議不可往。肅曰:“今日之事,宜相開譬。劉備負國,是非未決,羽亦何敢重欲幹命!”乃趨就羽。
  9. ^ 《吳書》羽曰:“烏林之役,左將軍身在行間,寢不脫介,戮力破魏,豈得徒勞無一塊壤,而足下來欲收地邪?”肅曰:“不然。始與豫州觀於長阪,豫州之眾不當一校,計窮慮極,志勢摧弱,圖欲遠竄,望不及此。主上矜湣豫州之身無有處所,不愛土地士人之力,使有所庇蔭以濟其患,而豫州私獨飾情,愆德隳好。今已借手於西州矣,又欲翦並荊州之土,斯蓋凡夫所不忍行,而況整領人物之主乎!肅聞貪而棄義,必為禍階。吾子屬當重任,曾不能明道處分,以義輔時,而負恃弱眾以圖力爭,師曲為老,將何獲濟?”羽無以答。
  10. ^ 陳壽作、南朝宋裴松之註,《三國志·吴書·周瑜魯肅吕蒙傳》
  11. ^ 《太平御覽·卷817·布帛部四·絹》引之:吳先主病,遣人於門觀不祥。巫啟見一鬼著絹巾,似是大臣將相。其夜,先主夢見魯肅來入,衣巾如之。
  12. ^ 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第九
  13. ^ 《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第九》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吳書‧魯肅傳
  • 《三國志》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
  • 《三國志人物事典》小出文彥 作者,霹靂新潮社 出版,2006
吳軍四大都督
周瑜 | 魯肅 | 呂蒙 | 陸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