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道夫·阿貝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Vilyam Genrikhovich Fisher
A reproduction of a stamp showing a drawing of a balding elderly man wearin趕緊離開美國g glasses
Soviet intelligence officer Rudolf Abel on a 1990 USSR commemorative stamp
出生 1903年7月11日
 英國泰恩河畔新堡[1]
逝世 1971年11月15日(68歲)
 蘇聯莫斯科
死因 肺癌
国籍  英國
 蘇聯
配偶 Elena
儿女 Evelyn
父母 Heinrich Fisher
Lyubov Fisher
奖项 Order of the Red Banner

魯道夫·伊万诺维奇·阿貝爾(Рудо́льф Ива́нович А́бель,1903年7月11日-1971年11月15日)真名威廉·亨利霍维奇·费舍尔(Ви́льям "Ви́лли" Ге́нрихович Фи́шер),是一位前蘇聯知名間諜,有「當代王牌間諜」之稱。他出生於英國,20歲就精通6國語言,包括德語波蘭語希伯來語

他出生在一個英國的俄羅斯流亡家庭,费舍尔在1920到1930年間擔任過蘇聯情報局的對國外報務員,而在這之前的1920年代他也曾在蘇聯軍隊服役。之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參加情報局的反德國行動時擔任類似教官的角色,戰後,费舍尔開始為KGB工作,KGB便把他送往美國的紐約並成為間諜網的其中一部份。

1957年,因為他所涉及的空心鎳案,紐約的美國聯邦法庭控訴费舍尔為蘇聯間諜三項陰謀罪及判處其服刑於喬治亞‧亞特蘭大聯邦監獄45年。在他服刑僅僅四年後就被當作交換美國U-2飛行員戰俘弗朗西斯‧葛雷‧鮑爾的籌碼,回到蘇聯後,他四處演講其生命經歷,直到1971年逝世,享年68歲。

早期生活[编辑]

費捨兒1903年七月11日出生於英國泰恩河畔新堡Benwell,名字是William August Fisher,是Heinrich 和 Lyubov Fisher的第二個兒子,他的父親身為德裔俄籍的沙皇時代革命家,他的母親是俄國的後代。費捨兒的父親身為一個革命激進分子,在聖彼得堡國立科技學院學習與跟隨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的腳步,1896年,他因為叛亂被捕且被求處三年的外部流放,正當Heinrich Fisher因為蓄意崩壞俄羅斯而服刑時,他被迫在1901年逃亡至英國,而逃過了因為逃兵而被流放至德國或在俄羅斯坐牢的命運。當費捨兒父親住在英國境內時,身為一個布爾什維克派激進分子,為了幫助無產階級從東北海岸運往波羅的海國家,他仍熱衷軍火走私和武器的運輸。

費捨兒和他的哥哥亨利申請到了惠特利灣高中( Whitley Bay High School )和茫克西敦高中(Monkseaton High School)的獎學金,雖然費捨兒沒有他哥哥這麼用功,他卻嶄露了他從爸爸繼承的科學、數學、語言、藝術和音樂的天分,為了鼓勵孩子們喜歡音樂,費捨兒的父母教他們鋼琴,同時他也學會彈吉他,也就是這個時期費捨兒開始對無線電有興趣,並會組織一些訊號發射器和接收器。

費捨兒在沃爾森德的Swan Hunter做一個學徒,並且修習了諾桑比亞大學的夜校課程,直到1920年申請到倫敦大學,但卻因為學費昂貴而作罷。1921年,隨著1917年俄國革命,費捨兒家庭從Newcastle沿著Tyne返回莫斯科。

早期職業生涯[编辑]

在跟隨他的家人返回俄羅斯後,他精通英文、俄文、德文、波蘭文及意第緒語,因此在組織共產國際擔任翻譯員。1925到1926年間,受訓成一個報務員後在蘇聯紅軍的收報營工作。1927年,他也曾在無線電研究所短暫工作,之後就被KGB的前身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募集。當年,他跟一位在莫斯科音樂學院學習豎琴的學生愛蓮娜‧列別潔娃結婚,他們有個女兒叫艾弗林,生於1929年11月8日。在國家政治保衛總局的會晤期間,總局認為他應該改成一個更有蘇聯味道的名字,因此從威廉‧八月‧費捨兒(William August Fisher)改為菲廉‧金立科維奇‧費捨兒(Vilyam Genrikhovich Fisher)。在接受招募後,他成為國家政治保衛總局的報務員,並在挪威、土耳其、英國和法國工作。他在1936年返回俄羅斯,冥冥之中成為一所在非法區域訓練報務員學校的負責人,而其中的一位學生英裔俄籍的間諜 凱蒂‧哈里斯(Kitty Harris),便是後來一書"擁有17個名字的間諜"而知名。

儘管他擁有國外出生的過去及其妹婿是托洛斯基主義的指控,費捨兒仍驚險地逃脫了大清洗。然而在1938年他仍被1934年取代國家政治保衛總局的内务人民委员部解雇。在二次大戰期間,費捨兒站在德國戰線再度進行秘密訓練報務員的工作。1944年八月,費捨兒已經成為Pavel Sudoplatov 的門生,並且參與了Operation Scherhorn,Sudoplatov在之後形容這次的作戰是"戰爭中最成功的無線電騙局"(the most successful radio deception game of the war),費捨兒此次在美國作戰行動中扮演的角色被其上司認為是在蘇聯對國外情報局中的最高典範。

KGB生涯[编辑]

1946年間,費捨兒重返KGB並已進入美國領土為目的被訓練成一名間諜。1948年10月,他利用蘇聯的護照從列寧格勒站旅遊至華沙,當他到達華沙後,他銷毀了自己的蘇聯護照並換成美國護照,經過捷克斯洛伐克瑞士最後到達巴黎。他的新護照名字,也就是費捨兒的第一個假身分為Andrew Kayotis,真正的Andrew Kayotis生於立陶宛,移民美國後成為正式的美國公民, Kayotis也曾經申請並且獲得了進入蘇聯的旅遊簽證,但是俄方最後扣押了他的證照並且最後流落到被費捨兒使用,當他在立陶宛拜訪親戚時身體漸漸欠佳最後去世。因此費捨兒,也可以說是Kayotis,接著就搭乘RMS Scythia號從勒阿弗爾,一路經由法國、北美、最後在魁北克下船。最後他利用Kayotis的護照一路經過蒙特婁,並且在11月17號橫跨進入美國領土。

11月26日,他與"偽造的" Josef Romvoldovich Grigulevich(行動代號"MAKS"或"ARTUR")蘇聯內應會面,Grigulevich給費捨兒一個真正的出身證明、一個偽造的兵役卡、一張偽造的納稅證明及一千塊美元,所有的證明身分都是在Emil Robert Goldfus之下,費捨兒隨即繳回了Kayotis的護照和文件,並且採用Goldfus的身分,行動代號為"MARK"。真正的Goldfus為1902年八月二日出生於紐約,僅僅在14個月前死亡,而Goldfus的出身文件則是由內務人民委員部西班牙內戰的尾聲時取得,目的就是要藉由蒐集國際旅客的身分文件並利用去從事間諜活動。

1949年7月,費捨兒跟一個提供金援"真正的"蘇聯領事館KGB員工會面,不久後費捨兒接到重新啟動志願者網路("Volunteer"),走私原子彈相關機密回俄羅斯。 志願者網路的成員由於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戰後安全的疑慮而停止活動。Lona Cohen(行動代號"LESLE")和她的丈夫Morris Cohen(行動代號"LUIS" 和 "VOLUNTEER")經營著志願者網路並且扮演情報員的角色。1945年間,Theodore "Ted" Hall (行動代號"MLAD")是一位物理學家且是網路中最重要的特工,負責竊取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原子彈機密,和 "Silver"幫助擴大網路募集到核能物理學家"Aden" 和 "Serb"。費捨兒在第一年花了幾乎全部的時間在組織他自己的網路,當他並不是那麼被確定在哪和做什麼事的時候,大家一直相信他是去了新墨西哥聖塔菲一個偷取曼哈頓計劃圖表的集合點。費捨兒的前弟子 Kitty Harris在聖塔菲在戰爭中花了一年的時間傳遞物理學家的原子彈機密給情報員,在期間,費捨兒拿到了一個對於蘇聯軍事人員很重要的肯定--紅旗勳章

1950年,因為曾經在Lona Cohen的網路當情報員的Julius and Ethel Rosenberg被逮捕,讓費捨兒的非法住所有被發現的危機,Cohen夫婦兩人本來想利用Peter 和 Helen Kroger的身分在大英帝國重新開張情報網,事發後便在返回莫斯科之前迅速的先隱匿到墨西哥。最終費捨兒很慶幸Rosenbergs並沒有揭露有關於費捨兒的資訊,但對於他所建立的新情報網前途可以說是道路坎坷。然而在1952年10月21日, Reino Häyhänen(行動代號"VIK")接獲莫斯科的指示,利用假名Eugene Nikolai Maki搭乘 RMS Queen Mary前往紐約當費捨兒的助手,並且在中央公園上的路標留下圖釘通知費捨兒助手的到來。真正的Maki生於美國1919年,有一個芬蘭裔美籍的爸爸及一個紐約媽媽,並且舉家在1927年移民至愛沙尼亞。1948年,Häyhänen被KGB通知前往莫斯科接受新指派任務,1949年接收了Maki的出身證明,並且在芬蘭花了三年的時間取代Maki的身分。

到達紐約之後Häyhänen花了兩年的時間建立個人形象,被人所知的他不常注意個人形象,重度沉迷於酒精且會跟他的芬蘭老婆Hannah吵架,在這期間他從布朗克斯和曼哈頓的情報點獲得上級傳遞的空心錢幣。六個月內Häyhänen不斷地確認路標上的圖釘和在他印象中發現空心錢幣的情報點但卻都沒有動靜,然而在這之前,他不小心把尚未打開的空心錢幣有可能是拿去買報紙或是當作地鐵錢幣使用,有七個月的時間這個錢幣一直是未打開的狀態沉浮於紐約市的經濟洪流中,而最後是因為一個13歲的送報童因為不小心把錢幣用掉在地上,並且裂開,才揭發出擁有千萬序列數字的顯微照片。最後送報童把空心錢幣交給了紐約偵探,最後到達了FBI的手中。在1953到1957年,花盡了所有力氣和方法FBI都無法解碼這個顯微照片之謎。

直到1953年,費捨兒遷移到布魯克林區並且在希克斯街的公寓租了一間房間,他也在富爾頓街的奧爾頓工作室(Ovington Studios Building)租了一間位於5樓的工作室。由於他偽裝成一位藝術家及攝影師,大家也對他不正常的工作時間及時常不在工作室習以為常。慢慢地,他也變成了一位技術精湛的畫家,比起抽象派,他更喜歡傳統派的畫作。雖然他盡量小心避免去談史達林主義的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但他對一位俄籍畫家 Isaak Levitan的欣賞引起了一位紐約藝術家的驚訝,兩人一拍即合。通常會來到費捨兒工作室的人僅限於他認為沒有嫌疑的藝術家朋友,包刮Burton Silverman。費捨兒有時也會捏造他的生活經歷像是曾經為波士頓的一個會計師或西北太平洋中的一個樵夫。

1954年, Häyhänen開始成為費捨兒的助手,他負責把聯合國秘書處的一位特工手中的報告傳遞收集到集合點的箱子,然而因為 Häyhänen對工作缺乏使命感以及被酒癮控制,因此報告也從來沒被送達過,1955年春天,費捨兒和 Häyhänen前往熊山國家公園,為一位1951年被判處三十年刑期的蘇聯間諜 Morton Sobell的老婆埋藏了五千塊美金。

1955年,費捨兒因為持續的壓力最終筋疲力竭回到了莫斯科休養6個月,而把身邊的事物交給 Häyhänen打理,回到莫斯科後,費捨兒對他的上司表達對 Häyhänen的不滿。當1956年他再度回到紐約時,他發現不在的這段期間,他辛辛苦苦建立的情報網殘破不堪,當他檢查他的情報集合點只發現幾則幾個月前留下的訊息,這些訊息是從 Häyhänen的無線傳輸機從同個地點和錯誤的頻道重複地發出。所有 Häyhänen從KGB得到幫助建立情報網的金援都被他花去買酒和嫖妓。

1957早年,費捨兒對 Häyhänen的耐心已超出極限,並且通知莫斯科當局撤銷他副手的職位。1957年一月, Häyhänen收到了從莫斯科當局寄來的中校升職通知且准許他留在蘇聯, Häyhänen一聽到他即將回到莫斯科的消息後,他深怕會被嚴厲的處分或行刑,因此 Häyhänen編造了一個故事去合理化他延遲回歸的原因,他對費捨兒說FBI已得知他要搭乘RMS Queen Mary的消息,費捨兒毫不考慮地建議Häyhänen趕緊離開美國,避免FBI的監視,並且交給了Häyhänen兩百美金當作旅遊盤纏。在他離開前,Häyhänen返回熊山國家公園把埋藏起來的五千美元占為己有。Häyhänen在國際勞工節時從美國搭乘La Liberté號到達巴黎,他又跟KGB處連絡並且獲得額外的兩百元作為去莫斯科的旅費。四天後,取代他原本應前往蘇聯的行程,他進入了在巴黎的美國大使館,並且宣稱他是KGB的官員欲請求政治庇護。

當Häyhänen五月4號在大使館現身時,顯然地滿身酒味,在巴黎的大使館CIA辦公處並沒找出Häyhänen所說的故事可信之處,除非他產出一個空心的芬蘭五角錢幣,不然他們都不相信Häyhänen是蘇聯間諜的其中一員。五月11日,當打開錢幣裡的正方紙張微型字碼時,CIA把他遣回美國並且交由FBI管理,並且且在FBI的看管下,他們開始證實Häyhänen作為蘇聯間諜在美國領土中情報網的其中一員其故事的真實性。

當他到達美國後,Häyhänen 在審問的過程中表現非常合作,他指認蘇聯第一次跟紐約接觸是一位Mikhail Svirin(行動代碼"MIKHAIL")的特工,並且秀出一系列其本人的照片,然而Svirin早就已經在兩年前返回莫斯科,因此FBI把集中力放在誰取代了他。Häyhänen也供出了費捨兒的行動代碼"MARK"和其特徵描述,同時他也能跟FBI講述他工作室的地點,最重要的是他能解開FBI四年都解不開的神祕空心錢幣。

KGB直到八月才發現Häyhänen叛變,但Häyhänen並未到達莫斯科的消息更可能讓費捨兒更早知道這件事情。保險起見,費捨兒接到離開美國的命令,而逃亡的路程非常困難,假設"MARK"被Häyhänen指認出來,那麼費捨兒其他的身分也有可能被洩漏,他無法使用Martin Collins、 Emil Goldfus,甚至長久被遺忘的Andrew Kayotis離開。KGB中心偕同在渥太華KGB辦事處為費捨兒搞到了兩本新護照名字分別是Robert Callan 和Vasili Dzogol,但過程需要一點時間,最後加拿大共产党成功地拿到了名字為Robert Callan的新護照,然而費捨兒卻永遠沒有機會使用這個新身分,因為在這之前費捨兒就在美國被逮捕了。

被逮捕期間[编辑]

1957年四月,費捨兒告訴他的藝術家朋友即將往南享受七個禮拜的度假,不到三個禮拜後,由於Häyhänen洩漏的資訊讓費捨兒的工作室周圍被設置好了全面的監視。1957年五月28日,FBI特工在富爾頓街對面的一個小公園發現一名行為舉止緊張的男子,男子不時地起身、走動,最終離去。FBI特工證實了這名男子符合"MARK"的特徵,"MARK"的監視一直持續到六月13號的晚上10點,可以看到一道光從費捨兒的工作室顯現。

1957年六月15日,Häyhänen證實了FBI秀給了他看用隱藏攝影機所拍到的費捨兒,指認照片中的人就是"MARK",FBI經過確認後更進一步的監視,跟蹤費捨兒從他的工作室到萊瑟姆飯店。事實上費捨兒早就發現被尾隨,但他沒有護照讓他離開美國,因此他改變計畫乾脆就被逮捕,費捨兒仍相信著KGB,所以決定不會變成像Häyhänen一樣的背叛者,因為他知道如果跟FBI合作,他將永遠見不到他的妻子和女兒。

1957年六月21日早上七點,費捨兒去應接了他的房間839房的房門,當門一打開,FBI探員將被稱為"將軍"的費捨兒壓制並且聲稱他擁有涉及間諜活動的資訊,費捨兒知道FBI所用的軍階稱呼儘可能是從Häyhänen得知,費捨兒並沒有跟FBI多說甚麼,並且被盯著看管23分鐘,最後交由一旁等待的美国移民及归化局官員以移民與國籍法第242條逮捕及居留費捨兒。

費捨兒接著飛到了德克薩斯州麥卡倫的聯邦外國人拘留所,並且待在裡頭六個禮拜。在這期間,費捨兒宣稱他的真名是 Rudolf Ivanovich Abel,是一名蘇聯公民,並拒絕討論他從事的情報活動, "Rudolf Ivanovich Abel"這個名字是某人死去的朋友,並且是一位KGB上校。費捨兒知道諜報中心看到美國的報紙上刊登Abel這個名字就會知道他已經被逮捕了。

在費捨兒被拘留期間,FBI忙於搜索其飯店的房間和工作室,他們找到了很多間諜活動相關設備包括短波無線電、密碼墊、相機、製造微點的膠片、空心刷,還有數個騙人裝有空心螺絲的盒子。FBI在費捨兒住的飯店內找到了四千美金、一個裝有250頁俄文密碼簿的空心檀木盒、一支裝有加密訊息微型紙張的空心鉛筆和一把裝有一萬五美金的保險箱的鑰匙,同時發現許多Cohen的照片和很多跟之前從沒見過的特工之間的通關密語。

費捨兒不再被認為是所謂的非法外國人,而是所謂的間諜,1957年八月7日,為了去答覆起訴書,費捨兒從德州飛往紐約,同時被以俄國間諜受審。布魯克林律師協會曾經接觸過很多在政治訴訟商很出名的律師,但他們所有都拒絕此次的委託,接著他們聯繫了詹姆士·唐納文,因為他有曾經在战略情报局擔任律師顧問和幾年在法庭的經驗,律師協會相信唐納文有著獨一無二的條件擔任費捨兒的辯護律師。在與唐納文第一次的會面時,費捨兒就接收他成為自己的辯護顧問。1957年十月,費捨兒被紐約市的聯邦法庭以下列三條審理:

  • 企圖傳遞國防資訊給蘇聯 -- 30年有期徒刑
  • 企圖取得國防資訊 -- 10年有期徒刑
  • 企圖在沒有告知國務卿的情況下以外國政府特工的身分在美國領土活動 -- 5年有期徒刑

費捨兒的前助理Häyhänen在法庭上指認他,而檢察官並沒有找到其他費捨兒間諜情報網的成員。陪審團經過三個小時半的討論後在1957年10月25日的下午重新上台,判定三項起訴都有罪。1957年11月11日,法官 Mortimer W. Byers判定費捨兒總共30年有期徒刑加以罰金3000美元。

費捨兒,或稱Rudolf Ivanovich Abel得以囚犯80016–A的身分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聯邦監獄服刑,他試著讓自己變很忙,利用畫畫、學習刷墨畫、下西洋棋和純粹的寫下對數表當娛樂,他與其他兩位被定罪的蘇聯間諜變成朋友,其中一個是Morton Sobell,也就是本來要藏五千塊美金給其妻子花用卻被Häyhänen挪用的那位特工,而另一位是Kurt Ponger,一位被以從事間諜的共謀定罪的奥地利人。

釋放後的生活[编辑]

費捨兒只服了他的刑期四年,1962年2月10日,他被拿來交換被擊落的U-2戰鬥機美國飛行員Francis Gary Powers,交換地點是連接著西柏林和波茨坦格林尼克橋,剛好在同一時間,東德史塔西在查理檢查哨釋放了 Frederic Pryor,過了幾天之後,費捨兒飛回家與他的妻子愛蓮娜及女兒艾弗林重逢。蘇聯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便跟KGB要求把"Abel"塑造成一個在美國內九年之久都沒被發現,一位盡心盡力奉獻給NKVD的間諜,視為一大勝利,間諜之王Rudolf Abel 的傳說取代了費捨兒非法居留的事實,但在黨內大家都很清楚費捨兒在實際的任務根本沒有重大的影響,在出任務的這八年,作為一個非法居民,他似乎不曾招募到或接應任何一個潛在的特工。(最後一句尚未確認是否翻譯正確,原文請至英文版維基)

回到莫斯科後,費捨兒被KGB的第一董事會(First Chief Directorate)的非法移民董事會雇用,四處演說並且演講關於他的間諜故事給學校的孩童,他也在一個有關於蘇聯間諜的電影 Dead Season的序幕露臉,同時作為電影的顧問。1971年十一月15日費捨兒死於肺癌,他的骨灰被埋在Donskoy Monastery的費捨兒真實姓名墓碑下,有幾位西方的記者就被邀請到那裡去見證一位從沒暴露過的間諜其真實身分。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Whittell (2011), p. 9.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