鮫島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鮫島事件(日語:さめじまじけん),為一則流傳於日本的都市傳說。最初起始於2001年5月24日日本匿名留言板2ch中的Lounge版[1],目前有時候仍可在日本各大網路論壇留言板中見到其傳言。然而鮫島事件之所以流傳許久,僅是因為藉由不知情網友們的好奇心,以及網路上無根據卻繪聲繪影敘述所致。使得空有名稱而無內容的故事得以流傳於世多年變成都市傳說之一。[2]

事件概要[编辑]

它是一個沒有內容的流言,內容就是一些「說起這件事....真的很....」、「這是一件無法令人忘記的事件。」、「難道你們都忘了這件事了嗎?」

這種好像真有其事的內容。其實根本沒任何內容。

懂我意思嗎?

他就是利用人的好奇心,去產生流言的內容。

怎麼樣的流言內容→他原本沒有內容。

然後又是如何出現?→有人發了一篇問題什麼是鮫島事件。

所以開始以訛傳訛,產生了鮫島事件的內容,最後因為太假,所以被識破是一則假的事件。

但因為他以訛傳訛的力量,產生真偽的評價,最後被評價為一則都市傳說。

旁支的內容有很多種,其中大概的就是殺人、失蹤、自殺這類的,時在無法一一翻譯,反正是一個故事。

範例: 如今回想起這件事,實在令人心有餘悸。 難道你們都忘了嗎?是鮫島事件啊! 你問我什麼是鮫島事件?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真的是生活在同一個時空之中嗎? 只要年紀不要太小,都應該會知道鮫島事件的啊。

A君>這件事情在這裡說不方便……

B君>還是請樓主自重刪文吧。

如果大家都不說,久而久之不就會忘記了這件事了嗎?

那可是轟動全國的大事件了,何況死了那麼多人,至今政府還沒有給一個明確的說法。

C君>網軍們看到這篇po文,一定很快就會被刪掉的啦!

A君>這沒什麼好談的,反正最後只會無疾而終……

因為這件事情還沒有解決啊,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見證過的……那件事,如果大家都假裝遺忘了,會不會有一天真的遺忘?

明明是那麼血腥可怕的事件,我沒有辦法想像,每當事件發生周年的那一天,我們還能夠安安穩穩的上班、吃飯、洗澡、睡覺?

畢竟那曾經是嚴重打亂我們生活節拍,讓我們義憤填膺、沮喪哀傷的大事件啊!

我實在無法置若罔聞。

B君>為了LZ著想,還是請自重刪文吧。

C君>同感+1。之前網路上相關的po文都被刪掉了。

D君>難道LZ是受難者遺族?

不,我不是遺族,經歷過鮫島事件的人,雖然沒有直接危害到我們的性命,但是心裡都有傷痕,是廣義的倖存者。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窩在家裡好幾個月,不敢跟任何人接觸,甚至不敢上網,就只是這樣窩著……。

A君>呵呵,大家都差不多呢。

C君>同感+1。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後代子孫問我們什麼是鮫島事件,我該怎麼回答?

D君>就跟他說……那不過是一則都市傳說罷了。

以上是最廣義的說法。


鮫島事件,有人說是真的,有人說是假的,最廣義的說法就是『惡作劇』。

然而每個故事都會有開頭跟結束,想出這個的人,為何當初稱它為鮫島,也並非是無跡可尋的。

這次的內容由由手抄書而來,真實性也不能確定,書的封面並沒有任何字,不清楚作者是誰,但在其中有提及這個故事。

老闆則表示這本書原文是日文,後被中翻,似乎是本沒有量產的書。

話說回來,懶人包的舉例其實不大對,因為鮫島事件,並不是發生在一個叫做『鮫島』的島上,鮫島,絕對不是一個海島。

鮫島事件的內容中,沒有屠殺、沒有掩蓋事實,充滿的只是瘋狂的罪惡跟人們不想回憶的事情。

故事所在的地方早就不可考,只能知道在日本某座深山中,在一個爬山隊伍上發生的。原本它也是充滿迷團的故事。

只留下事件的經過,就消失了。

第一章

鮫島神社,一個頗算有名的深山神社。大小大概是一個高級旅館大廳的大小,分為三院、測院、里院三個地方,提供來爬山的旅人借住用的,從三院望出去的風景非常的美麗,淡淡的霧氣有如薄紗,向下望是一片深綠。

『鮫島』是一個神社的名子,不是什麼海島,名子來源被認為是來自創者。

五名大學剛畢業的學生。杏崎、達也、清則、春江、誠,原本就是好友的五人,組成了登山隊爬上了鮫島神社所在的深山。

原意只是好玩跟連絡一下感情,他們也告知家人:「若兩個禮拜過去了,都沒有聯絡你們,那請務必要通報給警方這件事。」

五個年輕人,做為事件的開頭出發了。

深山中,只聽的到沙沙的踩草聲。

「喂!達也,你下次提議登山之前能不能先自己來探勘一下地形?」纖瘦的女性杏崎抱怨,她可不是特地來這裡走山路的。

「抱歉啦……我也不知道這座山車只能開到山腰,剩下的部分是要步行啊!」

「既然叫登山,走一走也不錯嘛!」

來到這座名稱不明的深山,自然是為了看看傳說中的鮫島神社,以及三院傳說中的風景,不過五人卻都沒料到要爬這麼長的山路。

長長的山路讓他們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看見了一個立在石梯前方,木製的鳥居後,就知道長長的路途到此結束了。

「各位是來借住的登山客吧?請喝杯茶。」爬上長長的樓梯,走過鋪滿石塊的路後終於進入神社,正在打掃的某位和尚立刻跑來迎接。

「嘩…好漂亮。」藝術系的春江讚嘆著。

神社中的裝飾並沒有太華麗,而是古色古香的舊式神社,進入里院後看到的就是兩公尺高的佛像,前面擺著一個小香爐,上面還燃著線香,里院的柱子是在角落而不像其他神社立在左右,深木色的牆壁與柱子上雕有著美麗的花紋。

佛像旁邊擺著兩個紫色的坐墊,中央向下塌陷,好似有什麼重物壓在上面。

「那是借路位。」剛剛替五人端茶的和尚解釋,「祂們也像人一樣需要休息,那兩個坐墊就是替祂們放置的。」

五人點點頭表示了解,就跟他們跑來這個神社暫住的道理是一樣的。

「請問一下,三院在哪裡呢?」一直都沒有說什麼的誠問了最重點的問題,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除了借住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看三院的風景。

「走出里院後右轉直走到底,轉彎後就是了。對了,各位的住房也是在三院,待會我帶各位去吧。」

待我們喝完茶,和尚就帶著我們往三院前進,「今天的霧很濃呢,大概要晚上才會散吧。」和尚自言自語著。

「對了,這間神社內,有多少和尚呢?」

「住持、我、還有三位和尚。」說著,他就邊拉開一間和室,「這就是各位今天要住的房間,鋪被的話就在旁邊,各位可能要自己動手了。」

「沒關係、沒關係。」

進了和室,五人將背包放下後,杏崎立刻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果然是一片濃霧…根本看不清楚嘛!」

滿臉失望的走回了房間,清則也只是哈哈的笑了兩聲,「妳就別難過了,山上的天氣本來就很奇怪。」

發現看不到風景的五人,也只好乖乖的待在和室裡玩起了撲克牌,直到一陣腳步聲打斷了眾人。

「我替各位送齋飯來了。」

「啊,真是麻煩你了!」

「沒關係的。」

和平的遊戲,親切的和尚,如果沒有這場霧的話。也許一切都不會發生、成為眾人不堪回首、似真似虛的事件。


在看不到月亮的山上,有一個人無法平靜。

是杏崎,在為了早上走了老半天,卻看不到風景的事情輾轉難眠。

『也許現在霧已經散了?』少女抱著這樣的心態,拿起了手邊的手錶。

凌晨三點,要是起床後沒看到風景,看來今晚也別睡了。

但是明天要是到下山之前都還沒有散霧,這場像白癡的戰役不就結束了?

想到這裡,杏崎決定起身賭一把,她向來對這種小事情的運氣都很好。

抓起了錶,隨手拿了件厚外套披著就往外走。

霧比下午時淡了許多,但現在還算是晚上,根本看不清所謂的深綠,「真討厭,嗯?太好了,還有看的清楚的!」

與深翠山景並列其名的就是在欄杆前下方、兩個塌塌米大小的翠綠色小池。因為霧的淡去很清楚的可以看見池子的美麗顏色。

「太好了,這次總算沒白來。」杏崎開心的笑了笑後,拿出了手機,她拍下了數張帶點神秘色彩的風景。


登山隊的人,一早就醒了過來,馬上就發現杏崎人不見蹤影,畢竟她有早起的習慣,修業旅行時5、6點就把大家都挖起來的經驗大家都還記得。同時,昨天招呼他們的和尚也替他們送來了早齋。

「請問你有看到這個女孩子嗎?」誠拿著相機,指了指最右邊的杏崎。

「沒看到呢,不好意思幫不上忙。」

「沒關係的。」

「對了,師父跟我說,要告訴你們:『今天霧還不會散,請再多住幾天吧,否則這時候下山很危險。』這樣。」

「好的,我們知道了。」

『看來行程得延誤幾天了。』眾人心想。

五人原先的計畫,是先開車到神社,借住一天後到達山頂,在山頂搭帳篷露宿野外,接著從另一條路下山。

雖然因為沒發現車只能開到山腰,但是大夥也在努力之下到了神社,卻在這時出現了濃霧,這樣想必會延遲個一兩天吧。

正當和尚要走出和室時,春江突然喊了一聲:「請等等!」

「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問一下這間神社的歷史,請問你清楚嗎?」

「這個的話,就掛在佛像左邊的和室裡。」

「可以帶我去嗎?」

「好的。」

第二章

春江在神社稱為『寺史室』的地方研究著牆上的掛軸。

掛軸非常的長,橫拿直畫的狀態下把三院、側院跟里院畫的清清楚楚。

但這之中完全沒有提過任何創廟者的事情,只有圖跟看不懂的字。原本她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高僧想出這樣美麗的神社,但圖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的名子除非就是那堆她看不懂的字。

掛軸的畫似乎是由同一繪師所做,每十年便畫一次神社的樣子,其中里院總是會有著四位『坐缸僧*』。

  • (意即得道後知道自己死期何時會到的僧人,交代後事後便會坐入缸中。)

「小姐有什麼事情嗎?」老邁的聲音從背後想起。

「啊…擅自進來很抱歉。」

「沒關係,這裡本來就是可進入的一部份。」

身後的,是一個沒有頭髮、臉皺的老人。

經過他的自我介紹後,春江才知道這個老人就是住持,也是更新這幅畫、讓春江讚嘆的繪師。

「所以,這所神社一直都是住持的?」

「啊,當時我有幸與四位高僧創此神社,此地本來就有間大屋只是廢棄了,後來大多的寺廟會送僧侶來這裡修行,在圖中四個缸內的人就是以得道的僧侶。」住持幫我介紹著,「可惜我似乎與佛無緣…」

春江看住持手上拿著畫筆,就知道和尚是來要把畫延長,「今年也有人得道了?」她不禁問,「嗯,有四位呢。」

看住持已經準備好要補畫,春江也就趕緊走掉了。

退出寺史室後春江穿過佛像前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

春江邊走邊思索著,那幅畫高超的筆觸、牆上的文字還有設計這裡的,住持口中的四位高僧,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轉了個彎後春江準備走回和室,卻狠狠的撞上了牆壁。

「好痛…奇怪?」摸了摸牆壁,這裡並不是自己剛剛出來的和室。

這可不是什麼解謎、偵探遊戲,八成是出來的時候走錯方向。春江如此想著接著便往前走,迎面遇到的是一個不認識的和尚。

「啊,不好意思,請問和室在哪裡?」

「和室?」和尚像沒聽清楚。

「是,和室,就是……」

「三院沒有和室呢。」和尚想了一下,確定沒錯之後留下春江走掉了。

搖了搖頭甩掉腦中的詭異想法,春江認為和尚只是不知道那個所謂的和室在哪裡而已,接著繼續往前走,過了一個轉彎又看到一個和尚,春江同樣的問了他和室位置。

得到的是一樣的答案。

開始迷惑的少女覺得,應該只有接待他們的和尚跟住持清楚吧?雖然心中也知道如果真的是不清楚,那也不會用沒有和室這種回答。

又轉了個彎,快繞完三院一圈了,此時出現的正是接待大家的和尚。

彷彿如看到救星一般的衝了過去的春江愣住了。

因為那位和尚回答:「三院是沒有和室的,應該是在側院才是。」

現在的春江快肯定自己是在做夢了,臉上顯著呆滯跟不惑的她發現了最後不對勁的地方。

不要說是和室,連里院都找不到了。看著牆上重複的奇異文字,春江很清楚自己重複了這條沒有任何路的走道數遍。

至於,『傳說般』的和室內──

「春江是想去多久……」誠覺得奇怪,春江是跟和尚研究起歷史來了?

「別擔心了。」

正當誠想站起來去找回春江時,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

「各位,可以進去嗎?」

「啊!可以。」

只見接待五人的和尚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條綠色的錶。

「這是我在走廊撿到的。」交付了手錶後,和尚便走掉了。

「春江……」

錶的主人就是春江,會這麼容易認出來是因為錶是則清拜託工藝社做的,世界上獨一無二、在春江生日送出的錶。

三個人決定如果下午後她們還不回來,就開始找她們,達也去里院找,則清則是去側院、誠找三院。

當然,兩人到了下午仍然沒有回來,則清率先站了起來:「真該出發了……」

第三章

達也坐在車裡,慌張使他近乎無法呼吸。

天啊!這所寺廟到底是怎樣。

達也搜尋的是里院,當他找完最後一間房間準備回到和室時,聽到了『啪啦』的聲音。

輕輕的拉開一小縫,達也從隙縫中看出去。

是手,以不可思議角度扭轉後放在地上的一隻細白的手,現在也仍被旋轉。在差一點達也就要叫出來了,還好他夠聰明。

當達也看到第二個事實時,差點讓達也崩潰。

手的主人擦的指甲油,就是一直被達也稱為『沒品色』的墨綠色指甲油,是春江用基底油調出的顏色,她也堅持要用完。

人的腦袋在緊張時會迅速、瘋狂的運轉,激起一種被稱為腎上腺素的東西,這屬於人類自我防衛的一種能力。這時候的達也也是進入同樣的狀況,伸手一把就將手機給扔出窗戶,發出了喀啦一聲。誠心祈禱著這種偵探劇內的效果有用。

祈禱成功,折手的兇手,真的發現喀啦聲從外邊傳來,就這樣走了出去。

(太好了!)

達也的肌肉緊繃,他曾經是田徑隊的王牌,有自信即使衝出去後對方追了上來也甩的掉對手。

預備好後立刻全力衝刺!

達也覺得這已經超越自己以前跑出來的紀錄了,里院到出口他只用了11秒就跑了出去,穿過霧氣直奔山下,完全不管如果就這樣摔下去死定這種事情。

不跑一定會沒命。

達也的運氣也不差,這樣貌似慌亂的奔跑也讓他找到了自己的車趕緊坐了上去喘口氣,手機已經丟出去了,意思是也連絡不了那兩個人了。

達也並不打算回去就那兩個人,反正他們死了就算了,這樣永遠都只有自己知道這件如夢如實的事情,但他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永遠。

第四章

誠在神社內瘋狂的奔跑著,但他受到的是比達也更嚴重的衝擊。

他看到自己的朋友坐在一攤黃水上,一隻腳不知去了何處。

則清全身都在顫抖,本是黃的水灘又染上了一點褐色,崩潰的誠坐倒在地上狂叫著,發出人類無法到達的高音頻。

手持電鋸的住持,轉向了這邊。

跟達也一樣的本能發動,誠站了起來開始回頭狂奔。

直到稍微覺得腳軟後,誠猛力的推開某間的門跑了進去,在黑暗中隨便找了間小小的房間躲了進去。

小房間的門上有個洞,誠也全身顫抖。

出現了一個人影時,他多麼希望是達也。他真的很想大哭,但現在,絕對不是時候。而當人影出現時,誠再度崩潰了。

老住持看來不怎麼吃力,右手拿著電鋸,左手拉著則清僅剩的一隻腳走進了他現在的房間。

將屍體放在門口,老住持緩緩的坐了下來像是在休息。

誠摀住嘴巴,背靠牆緩緩滑倒在地,他摸到了很奇怪的東西。

拿出了手機,靠著微弱的光芒看著手上的東西。

是一小顆水泥塊,但中間有著奇怪的東西。


是頭髮。

誠,就快要叫出來了。這時後他發現了一件事情,原本會照在自己膝蓋上的光芒不見了。光芒向上一照,剛剛面前的孔消失了。

「太好了…你願意自己進去。」老住持的聲音迴盪在耳邊。

背後有著濕濕滑滑的東西倒了進來,摸了摸自己背後的誠,發現牆上有三個不斷冒出黏液的小孔。

誠瘋狂的大吼、大哭。

這次他完全的崩潰了。

最終章

「是屍蠟。」江法醫說。

「法醫,我不是沒有基本常識,屍蠟少說要一年才會成功製成。」

「如果不肯定我就會說不知道,那潭綠色的池水是特製的,為了這個。」

不到兩個禮拜五人的家長立刻就報警了,警方立刻上山調查,神社當時表明不清楚。

但發現神社跟失蹤有關是兩個月後,上山的遊客又借住了神社,卻發現神像中有個奇怪的白色物質,還有塌塌米一角有褐色物,下山後告訴警察。

發現後警方大動員立刻上山,但住持早已死去,其他僧侶人間蒸發,只剩下空蕩的神社。

最後的搜查結果是這樣: 杏琦-被製成屍蠟,剩餘部分未明 達也-在隱密處發現輪胎痕跡,但並無找到殘骸 誠-在里院的柱子內活活埋死 則清-慘死在里院,推測是從三院一直到里院,多處有魯米諾反應 春江-除左手藏於隱櫃內,其餘部分被製成屍蠟,手機螢幕刻著『放我出去』 兩名和尚與住持,也被製成了人柱,但表情安詳。

「為什麼要這麼做?人柱。」檢察官問。

「在某些宗教終認為只要有四根人柱支撐著建築物,那麼就會只盛不衰,但人柱必須沒有傷痕,而且要是活的。」江法醫冷靜回答。

「所以那幅卷軸…?」

「是,死掉的高僧就被製成人柱。不過現在真正得道的人不多了。」

「所以用活人嗎……那位什麼春江要寫下『放我出去』這種話?」檢察官想起那個刻在手機螢幕上的淒厲痕跡。手機是在土裡找到的,電量早已用完。

「有沒有聽過『認知不和諧」這句話?」

「?」

「如果今天突然跑來一個警員跟你說沒有我這個法醫,你會覺得莫名其妙吧?然後跟你很親近的下屬跟你說真的沒有這個法醫,你就會開始疑惑,最後我跟你當面說說我並不是法醫,你就會覺得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問題。」

「啊,常發生這種事呢!記憶與他人不同…但這跟『放我出來』有什麼關係?」

「不是在神社附近的土裡面找到了他們的物品嗎?我認為,被害人一定是被數個人告知『沒有他們休息的地方』這種話,而且其中一定有跟她打過很多次照面的人在內。」

「不可能會走錯吧?三院跟側院差了一個門的距離耶。」

「那個神社不是充滿詭異的文字嗎?而且用的全是同一色系,走出去又這麼多霧,就算改變了一下通道,只要沒有發現小差異就不會發現大差異,它的設計造成人類視覺上的壓迫感。當初他們創廟就計算好要這麼做了。」

人柱、花紋、屍蠟……

檢察官只是沉默不語。結束了,還是有更多的問題,他也不知道。

如果神社的繁榮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話。

在案件結束後,神社真的就這樣消失。再也沒有人知道鮫島神社真正的位置。

說明[编辑]

「因為太可怕了所以不敢詳情講明」、「請不要在這裡引起大家的恐慌」或是「這件事不方便在這裡說,請先自行刪除吧」等等網路上的回應,是有意的網友使大眾注意到該事件最常出現的方式。而在談論的過程中,最初提起鮫島事件的網友以及知情而在一旁附和的網友們往往並不會為其他不知情的網友解釋該事件的詳情,過程中會隨著提起者和附和者們盡量避而不談的回應中慢慢使不知情的旁觀者以為是曾經發生重大事件,而事件的內容會因為每次網友間對答的不同使大眾有不同解讀,從兇殺、謀殺、自殺、綁架、天災到甚至是政府不願公開的陰謀論皆有。[3]然而事實上這一切只是網友與其他發言者之間所開的玩笑。

範例[编辑]

A:「你們還記得那件事嗎?就是鮫島事件啊!就算是現在回想到,還是覺得心有餘悸。那明明在當時是全國都知道的大事,為什麼現在變得大家都不知道了呢?」

B:「那件事應該不能隨便在這裡提起吧?」

C:「我當時真的被那件事嚇到不敢出門。」

D:「請問各位所說的鮫島事件究竟是什麼事?」

A:「你真的沒聽過嗎?只要年紀不會太小的人都知道吧?」

B:「那是件非常恐怖的事,但為尊重死者及遺族,請版主自行刪除吧!」

C:「那件事到現在政府也未做解釋。」

注释[编辑]

  1. ^ 第四大廳BLOG/鮫島事件
  2. ^ ピクシブ百科事典/鮫島事件
  3. ^ ニコニコ大百科/鮫島事件(辞書)

参考文献[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