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山紅毛港保安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紅毛港保安堂[编辑]

紅毛港保安堂
基本資訊
所在地 台灣高雄市鳳山區國慶七街132號

https://goo.gl/maps/dR6sMiKeNXMTtSLR7 坐标22°35′16″N 120°20′22″E / 22.587898°N 120.339405°E / 22.587898; 120.339405

創建年份 大正十二年(1923年)草創[1][2][3][4]
民國102年(2013年)重建落成
主神 海府大元帥(日軍中尉高田又男[5])、郭府千歲、宗府元帥[1][2][3][6]
例祭 國曆11月25日

紅毛港保安堂物語-官方網/高雄.鳳山 – 紅毛港保安堂 :日本の「軍艦」などを祭っている台湾南部・高雄市

Https://taiwannippon.org/

紅毛港保安堂傳奇

起源: 二戰於1945年8月14日正式落幕。隔年,紅毛港漁民出海捕烏魚,不經意於海上撈獲一顆頭顱,入祠供祀於草寮,是為「海府」。 後因「海府」靈驗,由村民洪送還願發起建廟為保安堂,有保境安民的意思,但對「海府」的身份一無所悉,也不知是日本戰艦軍官。剛好這個時候(約在1967年)高雄港務局徵收紅毛港部份土地,開闢第二港口,有日本工程師參與建港工作,某晚夢見有穿著日本海軍軍服的軍官托夢,要求500包水泥建廟,供奉「海府」的草寮剛好就在工地旁,日本工程師認捐500包水泥。而也在同一時間,漁民李石安突然起乩,原本完全不會說日語的漁民,竟用日語表示其身份乃為日本第三十八號軍艦艦長,於太平洋戰爭中陣亡。 所以保安堂一開始就建成日本式廟宇。保安堂供奉有三尊神明:郭府千歲、宗府元帥及海府大元帥。 紅毛港遷村後,保安堂遷移到鳳山現址,是全臺灣唯一供奉日本軍艦的廟宇。每年會有來自日本的訪問團參拜、交流。

追源: 保安堂過去七十幾年來奉祀「海府大元帥」,只知是日本二戰戰亡軍官,但對主神「海府」的歷史事跡毫無所悉。 直到2018年適逢三年一次的「海府大元帥」返鄉日,原本計畫前往琉球「護國神社」參拜,但幾經「搏筊」都沒有結果,後來「海府」指示是要舉辦海上招魂法會,將仍沈浮於海上的其它陣亡官兵英靈引魂回保安堂暫時供奉。 正當本堂緊鑼密鼓籌備海上招魂法會時,大家都有一個疑問,要引什麼人的魂?要引多少人的魂?主委張吉雄乃請示「海府大元帥」,結果當天就有人從網路連結到日本防衛廰圖書館,找到解密檔案《蓬38號哨戒艇》的戰時日誌。張主委將資料上呈「海府大元帥」,「海府」回應完全正確。 自此,保安堂信眾才知悉奉祀73年的「海府大元帥」,乃二戰沈沒的《蓬38號哨戒艇》,主神「海府大元帥」為高田又男大尉。

引靈:

   2018年9月15日,保安堂於高雄港內舉辦盛大海上招魂法會,將《蓬38號哨戒艇》全艦145名官兵英靈,引回保安堂奉祀。目前正委託曾任職靖國神社的日本知名雕塑家雕刻145尊神像,供信眾朝拜。
   引靈法會後,張吉雄主委隨即於2018年10月8日拜訪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大使及日本遺骨推進會,隔日前往日本靖國神社偕行文庫查證,《蓬38號哨戒艇》全艦官兵145人,都已入祀靖國神社,其中九名軍官死後晉封,高田又男艦長晉升為少佐。
   

返鄉:

   《蓬38號哨戒艇》145名官兵,陣亡時都是20多歲青年,終戰已70多年一直無法返回日本,以慰思鄉之苦。
   「海府大元帥」神諭指示,希望能夠「光榮返鄉」!
   本堂為達成145名英靈心願,組成「英靈返鄉團」,透過台灣駐日代表處、日本遺骨推進會、琉球日台交流平和基金會、民間慰靈團等組織,及靖國神社、護國神社、波之上神宮等廟宇,希望促成日本政府以隆重軍禮儀式,迎接這群二戰時為日本國家捐軀的軍人子弟,光榮返鄉。

保安堂過去七十幾年來以香火奉祀日本戰亡軍官,而日本戰魂則顯靈保境安民,早已成為紅毛港的一段傳奇神蹟,也是台、日兩國民間宗教交流的一段佳話。


保安堂2019年慶典 紅毛港保安堂是全台唯一奉祀日本軍艦的廟宇。 過去七十幾年來以香火奉祀日本二戰(蓬)38號驅逐艦)高田又男艦長及144名戰亡官兵,而日本戰魂則顯靈保境安民,早已成為紅毛港的一段傳奇神蹟,也是台、日兩國民間宗教交流的一段佳話。 尤其去年9月15日本堂舉辦海上召魂法會活動,獲得日本重視,這一年來有許多日本民間交流協會、慰靈團體、準官方遺骨推進會..等機構、學者及學生,頻繁來訪。保安堂已成為台日民間非常重要的平台。 欣逢 2019年11月23日 為本堂主祀神海府大元帥、郭府千歲、宗府元帥聖誕千秋 祈求保境安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台日友好交流!



http://kouhirappatai.info/ 甲飛喇叭隊は 儀仗隊台湾慰霊祭差遣 於:保安堂/鎮安堂慰霊式/寳覚寺慰霊祭(台湾・予定)

日本軍艦を祀る台湾・高雄の保安堂で日台交流式典 https://taiwan-gontake.hatenablog.com/entry/2019/11/24/142432 権田猛資の台湾ノート


傳說[编辑]

據說海府、郭府、宗府三尊神明的神像,是用同一塊樟木所雕成[1][2][3]。而這塊樟木的來歷,相傳是過去紅毛港漁民在捕魚時所撈到的[1][2][3]。當時漁民們原以為是撈到了大魚,結果卻是塊木頭,遂將之扔回海中再重新下網[1][2][3]。然而之後又撈到同樣的木頭,於是漁民們又再次將之丟棄[1][2][3]。最後在「三棄三拾」之後,漁民們認為這塊木頭有靈性,遂將之帶回岸上暫置[1][2][3]。日後保安堂要雕神像時,找上了這塊木頭,而巧合的是木材的大小剛好就是雕三尊神像所需的大小[1][2][3]

考據[编辑]

《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一書提到,有人根據相關資料推測,海府大元帥可能不是「震洋第卅八號軍艦」的高田又男,而是1944年11月從西貢前往菲律賓馬尼拉途中被擊沉的「第卅八號海防艦日语丁型海防艦[4]。另外也有看法認為該軍艦應該是後來改制成「第38號巡邏艇」(日语:第38号哨戒艇)的原枞级驱逐舰蓬号日语蓬 (駆逐艦)[7][8]

戊戌年護漁佑民高雄港內海上遶境法會[编辑]

2018年適逢3年1次海府大元帥返鄉參拜年,但廟方擲筊都無回應,經請示海府神靈,希望將其頭骨遺骸火化,並在高雄港內舉辦法會,將船上145名同袍英靈,引回保安堂奉祀,日後期盼能返回日本,魂歸故鄉[5]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張守真、楊玉姿. 《紅毛港的前世今生》. 高雄市文獻委員會. 2008-01: 頁109─110. ISBN 978-986-01-3024-9.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李億勳. 《紅毛港文化故事》. 晨星. 2006-12: 頁66─69. ISBN 978-986-00-8454-2.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朱秀芳(文字)、蔣茂盛(攝影). 《戀戀紅毛港──寺廟建築與信仰》. 青林、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2008-04: 頁62─63. ISBN 978-986-6830-52-5. 
  4. ^ 4.0 4.1 陳奕齊. 《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 前衛. 2015-05: 頁360─362. ISBN 978-957-801-769-6. 
  5. ^ 5.0 5.1 柯宗緯. 保安宮70年首海上遶境 引日軍艦亡魂回國. 中國時報. 2018-09-15 [2019-11-23]. 
  6. ^ 方志賢. 〈南部〉《全台唯一供奉日本軍艦》紅毛港保安堂落成 日人贈軍服. 自由時報. 2013-12-30 [2018-03-17]. 
  7. ^ 吉村剛史. 台湾・高雄に日本の「軍艦」祭る新堂完成 日本統治時代の軍港、今も追悼供養. 産経ニュース. 2014-01-10 [2018-03-18]. 
  8. ^ 前川正名. 鳳山区紅毛港保安堂について (PDF). 中国研究集刊. 2015, (60): 213-224.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林”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參考網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