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港保安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鳳山紅毛港保安堂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2°35′16″N 120°20′22″E / 22.587898°N 120.339405°E / 22.587898; 120.339405

紅毛港保安堂
鳳山(紅毛港)保安堂.JPG
紅毛港保安堂
基本信息
位置台灣高雄市鳳山區國慶七街132號
主神海府大元帥(日軍中尉高田又男[1])、郭府千歲、宗府元帥[2][3][4][5]
例祭國曆11月25日
建立大正十二年(1923年)草創[2][3][4][6]
民國102年(2013年)重建落成
地圖

紅毛港保安堂位於台灣高雄市鳳山區,原位於小港區紅毛港姓蘇仔聚落[3],為紅毛港聚落三間有應公廟之一[註 1][6]。是全台唯一供奉日本軍艦的廟宇[7]每年會有來自日本的訪問團參拜、交流[5][8]。主神之一為「海府」大元帥,是一名日本軍官(據說為太平洋戰爭中殉難的第38號日軍軍艦中尉艦長高田又男[1])、另兩位主神分別為「郭府」千歲及「宗府」元帥[5]

廟中除供奉三位主神及日本軍艦軍官外,旁祀地藏文菩薩及福德正神。該廟與其他廟宇不同的是,不播放梵音,而是播放「二戰時期日本海軍軍歌」,並於大殿入口處放置日本國旗及旭日旗,並於神桌設置日本神棚,內有靖國神社神札祭拜。參拜者可以依照各自的信仰,以日本方式或是台灣方式祭拜。

沿革[编辑]

保安堂的由來,據說是在日本大正十二年(1923年)時,紅毛港漁民在海上作業時撈到腿骨,漁民們將之帶回岸上並建竹寮供奉[3][2]。該竹寮即是保安堂前身,當時所供奉的即是「郭府」(又稱郭聖公、郭府元帥)[3][2]。而宗府元帥的來歷則是當地一位陳姓村民,因於死後無家人處理後事,遂託夢鄰人,之後村民將之安葬於保安堂[3][4]。另外《戀戀紅毛港──寺廟建築與信仰》一書則有另一版本,寫說在大正十二年(1923年)時蘇姓人家為祭拜「地基主」而搭建竹寮奉祀「宗府」,並命名為「保安宮」,為保安堂前身[4]。1940年代有紅毛港漁民阿忠撈到腿骨,乃將之洗淨送到保安宮,之後阿忠出海都有好收穫,認為是被那根腿骨的主人保佑,遂捐錢並募款將竹寮加以修建,並奉那腿骨的主人為「郭府」[4]

二次大戰後,於民國35年(1946年)左右,紅毛港漁民在海上撈獲一顆頭顱,亦帶回保安堂供奉,是為「海府」[2][4][3][6]。之後先有託夢,後有原先不會日語的乩童用日語交代海府的來歷,是太平洋戰爭中陣亡的日本第38號軍艦艦長[2][4][3][6]。後來據說海府大元帥曾下指示,欲前往琉球護國神社參拜「日本海軍戰歿者慰靈塔」,信徒乃在民國79年(1990年)8月造訪琉球[2][4][6]。並在此行中,於紀念碑上發現記載日本海軍震洋隊第卅八號軍艦在太平洋戰爭中被擊沉一事[註 2][2][4][6]。日後信徒們在民國八十年(1991年)請哈瑪星船匠黃秀世,打造縮小版的軍艦以祭祀[2][4][6]。據說製作途中,海府屢屢託夢,要求上面的士兵器具等物都必須確實復刻,與「卅八號軍艦」一致[6]

而保安堂自大正十二年(1923年)草創後,曾有村民洪送還願重修,將原本供奉於廟內的骨骸遷葬於廟後新建的墓園[3]。後來民國64年農曆十月十五(1974年11月28日)蘇現發起重修[註 3],當時有陳新登、陳新教捐地,洪豬哥為主辦人,洪明恩為副辦人[2]。民國76年(1987年)時,又興建了牌樓[2]

紅毛港遷村至鳳山後,當地居民將保安堂遷至現址,並於民國102年(2013年)12月29日進行謝土安座大典[5][8]

紅毛港保安堂正殿大廳

傳說[编辑]

據說海府、郭府、宗府三尊神明的神像,是用同一塊樟木所雕成[2][3][4]。而這塊樟木的來歷,相傳是過去紅毛港漁民在捕魚時所撈到的[2][3][4]。當時漁民們原以為是撈到了大魚,結果卻是塊木頭,遂將之扔回海中再重新下網[2][3][4]。然而之後又撈到同樣的木頭,於是漁民們又再次將之丟棄[2][3][4]。最後在「三棄三拾」之後,漁民們認為這塊木頭有靈性,遂將之帶回岸上暫置[2][3][4]。日後保安堂要雕神像時,找上了這塊木頭,而巧合的是木材的大小剛好就是雕三尊神像所需的大小[2][3][4]

考據[编辑]

《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一書提到,有人根據相關資料推測,海府大元帥可能不是「震洋第卅八號軍艦」的高田又男,而是1944年11月從西貢前往菲律賓馬尼拉途中被擊沉的「第卅八號海防艦[6]。另外也有看法認為該軍艦應該是後來改制成「第38號巡邏艇」(日语:第38号哨戒艇)的原枞级驱逐舰蓬号日语蓬 (駆逐艦)[10][9]

戊戌年護漁佑民高雄港內海上遶境法會[编辑]

2018年適逢3年1次海府大元帥返鄉參拜年,但廟方擲筊都無回應,經請示海府神靈,希望將其頭骨遺骸火化,並在高雄港內舉辦法會,將船上145名同袍英靈,引回保安堂奉祀,日後期盼能返回日本,魂歸故鄉[1]

紅毛港保安堂2019年台日聯合祭典海報
紅毛港保安堂日本儀式

紅毛港保安堂社務所[编辑]

二〇二〇年九月起,紅毛港保安堂設置社務所,設置專務人員處理對日本聯絡的事務,並且於正殿供桌安置日本神棚以及靖國神社神札,每月以日本神道儀式祭祀。[11]

懸掛日本帝國海軍滿艦飾的三十八號船艦御神體

紅毛港保安堂軍艦御神體[编辑]

紅毛港保安堂是台灣目前唯一祭祀日本軍艦寺廟,裡面的所供奉的軍艦神體,是於民國八十年,廟方請造船匠黃秀世先生打造。[12]原先船艦上的旗幟是懸掛萬國旗,民國110年11月25日,因紅毛港保安堂社務所詢問日本專業人士後,改懸掛日本帝國海軍所使用的「滿艦飾」。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另外兩間是海眾廟與西南城[6]
  2. ^ 根據前川正名的文章,指出廟方所拍的碑文照片應該是指第三十八震洋隊而非指艦艇[9]
  3. ^ 據說當時老漁夫蘇現在海上捕魚小憩時,海府託夢表示想改建廟宇,並指定沙灘上某處龜穴為廟址[3]。之後照指示探查,果然於該處挖出海龜蛋,遂發起興建[3]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柯宗緯. 保安宮70年首海上遶境 引日軍艦亡魂回國. 中國時報. 2018-09-15 [2019-11-23].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張守真、楊玉姿. 《紅毛港的前世今生》. 高雄市文獻委員會. 2008-01: 頁109─110. ISBN 978-986-01-3024-9.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李億勳. 《紅毛港文化故事》. 晨星. 2006-12: 頁66─69. ISBN 978-986-00-8454-2.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朱秀芳(文字)、蔣茂盛(攝影). 《戀戀紅毛港──寺廟建築與信仰》. 青林、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2008-04: 頁62─63. ISBN 978-986-6830-52-5. 
  5. ^ 5.0 5.1 5.2 5.3 方志賢. 〈南部〉《全台唯一供奉日本軍艦》紅毛港保安堂落成 日人贈軍服. 自由時報. 2013-12-30 [2018-03-17].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陳奕齊. 《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 前衛. 2015-05: 頁360─362. ISBN 978-957-801-769-6. 
  7. ^ 《全台唯一供奉日本軍艦》紅毛港保安堂落成 日人贈軍服。. 
  8. ^ 8.0 8.1 林憲源. 紅毛港「保安堂」遷建 供奉日軍軍艦. 中國時報. 2013-12-30 [2018-03-17]. 
  9. ^ 9.0 9.1 前川正名. 鳳山区紅毛港保安堂について (PDF). 中国研究集刊. 2015, (60): 213-224. 
  10. ^ 吉村剛史. 台湾・高雄に日本の「軍艦」祭る新堂完成 日本統治時代の軍港、今も追悼供養. 産経ニュース. 2014-01-10 [2018-03-18]. 
  11. ^ 聯合報記者王慧瑛. 紅毛港保安堂 供奉日本軍艦. 聯合報. 2021-02-01 [2021-02-01]. 
  12. ^ 文化故事 - 保安堂傳奇. 紅毛港文化園區. 

參考網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