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梁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鸣梁海战、鸣梁大捷
朝鲜壬辰卫国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1597年10月26日
地点: 鸣梁海峡
結果: 各自宣称胜利
參戰方
丰臣秀吉的海军 朝鲜海军
指揮官和领导者
藤堂高虎
加藤嘉明
脇坂安治
来岛通总
李舜臣
兵力
133艘战船和至少200后勤船[1][2][3] 13艘板屋船
伤亡与损失
韩方观点:31艘被击沉,[4] 大约92艘被损毁[5] 8,000 人伤亡[5]
日方观点:数十人死亡,数艘船搁浅。
无战舰损毁,34人伤亡[6]
鸣梁海战
谚文 명량대첩
汉字 鳴梁大捷
文观部式 Myeongnyang Daecheop
马-赖式 Myŏngnyang Taech'ŏp

鸣梁海战又称鸣梁大捷,是公元1597年10月26日朝鲜王朝名将李舜臣与入侵的日本豐臣政權朝鮮半島鸣梁海峡的一场海战李舜臣将军利用鸣梁海峡的特殊地理特征在此以十二艘板屋船击退日舰三百三十余艘,创下世界海战史上的一个奇迹[7],不过日本有史學家质疑这一战役的真实性。

经过[编辑]

萬曆朝鮮之役时期屡立战功的朝鲜王朝名将李舜臣因谗言一度入狱。接管朝鲜海军的元均漆川梁海战中指挥不利,慘败于日本豐臣政權。朝鲜海军几乎全军覆没,元均本人也阵亡。日軍占领了包括釜山在内的朝鲜多个岛屿。

韩方观点[编辑]

危机时刻,李舜臣被復职。当时朝鲜海军只剩下漆川梁海战后残余的12艘板屋船。由于与日方的兵力相差过于悬殊,舜臣决定在鸣梁海峡与敵人决一死战。

鸣梁海峡珍岛与大陆之间的狭窄海峡,水流湍急。每隔3个小时鸣梁海峡内的海流方向会发生逆转。海峡仅宽约294米,[8]狭窄到可以在两岸拉钢索。

10月26日的清晨,一切准备就绪后,李舜臣派出一艘军舰引诱敌军进入事先设好的圈套。在日本軍艦驶入鸣梁海峡时,李舜臣軍早已在对面准备好了。等日舰靠近时,隐蔽在山脚的李舜臣海军对日舰发起猛烈的炮轰。由于日本的舰船是尖底的,在湍急的海流中摇晃不定,加之李舜臣海军有山体的遮掩,日軍的炮火无法打中目标。而李舜臣海军使用的是平底船,船身平稳因此炮火命中率高。另外李舜臣在海峡内事先已经拉起了钢索使入侵的日舰处境更加悲惨。[9] 入侵的日軍被打得措手不及,首领来岛通总也被击毙。[9]

很快鸣梁海峡的海流开始逆转,日方的战舰开始相互磕磕碰碰,一片混乱。李舜臣趁乱率领海军对日軍展开猛烈攻势。大量的日舰拥挤在狭窄的鸣梁海峡内,成了极其被动的攻击目标。虽然李舜臣只有12只军舰,凭借着地利天时击沉了日軍31艘军舰另有大约92艘被损毁到丧失战斗力。[5] 汹涌的海水也使得跳下船的日軍因无法游到岸上而被淹死。此次海战,日軍有8000多人阵亡,而朝鲜王朝阵亡人数只有34人。[10]

李舜臣鸣梁海峡的胜利,有效地切断了豐臣政權黄海稷山之战的供给,使日方最终撤退。[11]

日方观点[编辑]

日本与明和平谈判破裂,1597年2月,日军受命彻底消灭全罗道和忠清道的抵抗力量,成功后由武将守卫。[12]日军主力5-6月渡海进入朝鲜。7月15日的漆川梁海战中大败朝鲜水师。陸上日军編成左軍、右軍,攻击全羅道。左軍8月15日攻克南原城(南原之戰)、右軍8月16日攻陷黄石山城(黄石山城之战)。两軍併進,8月19日占领全羅道主府全州、左右諸将会議,决定今後作战方針。其内容是兵分三路,进攻忠清道後,加藤清正・黑田長政・毛利秀元率35,000人直插慶尚道,加藤・黑田開始築城设防。其他陸軍(78,700人)从北向南扫荡全羅道。水軍7,000余人呼应,在全羅道沿岸进击[13]。日本軍全羅道扫荡作战顺利推进、9月中旬,朝军残部在全罗道南部小块地方抵抗。有战斗力的仅有朝鲜水师仅剩的十二、三艘船只。朝鮮在漆川梁海战中水軍遭毁灭性打撃後,李舜臣被任命为三道水軍統制使,明显处于弱势。而此时,日本陆军正在全羅道南部继续推进,水军沿海西进。水陸两军逼近鳴梁海峡。日军前锋9月7日抵达兰浦达洋面,遭遇李舜臣的12艘战船。朝鲜军逃跑,9月16日,藤堂高虎带领数十只(朝鮮記録百三十余隻[14])中型关船艘甩开大部队开始追击,被朝鲜水师引诱到一片陌生水域,朝鮮水軍大船(板屋船)十二、三隻。(其他後方兵力誇張描写,動員避難民船百隻[15][16])此时海水退潮,日军几艘船被朝鲜埋在浅海底的铁索和木桩挡住,遭朝军围攻。来岛通总等数十名日本人阵亡。藤堂高虎負傷、数隻搁浅沉没[17][18]。毛利高政反撃敵船,坠入海中。藤堂水軍的藤堂孫八郎与藤堂勘解由来援撃退朝鮮船、救助毛利高政。朝鲜军损害轻微,寡不敌众,傍晚急速退却。日军不熟路况,无法追击。9月17日,藤堂高虎和胁坂安治再次来到战场,确认朝军不见[19]。朝鮮水軍到新安郡智島邑外島去了,9月19日到七山海(霊光郡沖)、9月21日到全羅道北端古群山島(群山沖)。日军继续前进,9月17日攻克朝鲜水师根据地右水营和对岸的珍岛。突进到全罗道西岸地区,支援日本陆军。[20]日军作战目标和扫荡全罗道朝鲜水师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同時期北上的右軍在稷山之戰中击退明軍,到忠清道、京畿道活动,达成作战目标。10月开始在順天、南海、泗川、固城、唐島瀬戸口(見乃梁)、昌原(馬山)、梁山、蔚山修筑倭城要塞。来岛通总是朝鮮之役出征大名中唯一的战死者[21]

10月8日朝鮮水軍回归,因根据地被破壊,李舜臣迁往古今島(莞島郡古今面)。

争议[编辑]

对于此战争观点不同的争议,从史料方面进行评述。 中国方面的史料主要见于《明实录》、《明史》、《明史纪事本末》、《万历大明会典》;有关战争进程的则有,宋应昌经略复国要编》、钱世桢征东实纪》、茅瑞征万历三大征考》、诸葛元声两朝平壤录》。

朝鲜方面的史料则有《宣祖实录》、《宣祖修正实录》、《经国大典》。关于战争进程的,有柳成龙惩毖录》、申炅再造藩邦志》、李舜臣李忠武公全书》、赵庆男乱中杂录》。

日本方面的史料则有,赖山阳日本外史》、川口长孺征韩伟略》、旧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编《日本战史》。以上史料中唯有《日本战史》,为旧日本陆军参谋本部(1871年成立的军令机关,1945年为美国废除)编写,非第一手史料,也属军国主义机关编写,可靠度有待商撮。中朝的史料在历史事件上基本吻合。日方所描述鸣梁海战中损失几十人,但當中就有来岛通总得居通幸大将战死,毛利高政日语毛利高政落水,藤堂高虎受伤。高级将领损伤之多,从这点看,也过于离谱。

围绕鸣梁海战的争议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有观点认为李舜臣是副手,实际指挥是明朝水师提督陈璘。这是对史料不了解或者未读史料而造成的混淆。鸣梁大捷确实是李舜臣打的,也没有明军参与。陈璘指挥的海战是鸣梁海战不久之后的另一场露梁海战,这是由中朝联军打的。

另有观点争议日水军主力究竟是哪场战争消灭的,是鸣梁海战还是露梁海战。笔者查阅史料发现,鸣梁海战并没有宣称消灭日水军主力,恐怕是网上以讹传讹。鸣梁海战出名是因为其以少胜多,利用天时和地形设下伏击,打了一场漂亮的战役。而日海军主力则是在露梁海战被歼灭。

另有观点对朝鲜水师以十二艘战船对日军一百三十余艘战船取得如此战绩表示不解。这也是对史料不了解,对当时海战不了解造成的。

首先李舜臣并非硬碰硬的以十二艘船去攻击一百三十余艘。而是凭借对环境和气候的熟悉,事先设下伏击地点,将日水军引诱至鸣梁海峡,在水下还设有木桩铁索。其次,李舜臣的十二艘是战船,另还动用了一百余艘民船,加以改装。而日军一百三十余艘也是战船,后来还跟有两百艘后勤船。这样数量差距并不是太大。龟船是全封闭结构,铁制护板,顶盖四周有尖刺,船头有大铳,不惧近战。日呈秀吉之对龟船的描述是:“朝鲜人水战大异陆战,且战船大而行速,楼牌坚厚,铳丸俱不能入。我船遇之,尽被撞破。”。而史载日海军战法以投掷焙烙和焙烙火矢为主,并无炮火。对铁甲船难以造成伤害。在加上二百后勤船只几乎无战斗力,所以朝鲜水师以少胜多大捷。

关于朝鲜水师和日本水师舰船数量的争议。有诸多说法,更有一些说法完全脱离史料。依据史料记载,比较正确的是,朝鲜水师方面,战船12-13艘,另动用改装民船100余艘。日本水师方面,战船130余艘,另有后勤船200艘。

有观点认为,鸣梁海战李舜臣仅伏击了日本前锋部队,海水退潮,日军几艘船被朝鲜埋在浅海的铁索和木桩挡住,遭朝鲜水师围攻。来岛通总等数十人阵亡,几艘战船搁浅被弃,随后朝军急速退却。日本海军主力到达后朝鲜水师已经逃跑,因此李舜臣的对手是藤堂高虎率领的中型关船30艘,而不是日军全部三百三十余艘船舶。朝军也没能击沉日军的军舰。随后日军成功扫荡全罗道朝鲜水师。李舜臣也从来没能切断日军后勤,只能在预定海区引诱伏击日军前锋部队,使日军稍微受损失,随后撤退。日军夺取了制海权并摧毁朝军基地,实际上是日本取得鸣梁海战胜利。[22]

这个观点主观性太强,即使日方也无这样说法。其描述海峡战斗发生在9月16日,日军遭受攻击损失几十人后,不敢前进,当夜退却。17日日军又出击,攻朝鲜军港。即使从这里看,17日的战斗已经不在鸣梁海峡。而16日在鸣梁海峡的战斗,是日军败退。单从这方面看也无法说鸣梁大捷是日本打败朝鲜水师。

韩国宣称李舜臣12-13艘战船迎战日本133艘战船和200艘运输船,击沉31艘,击伤92艘,杀9000人,斩对方主将,为鳴梁大捷,日本认为,当时藤堂高虎2800人、加藤嘉明2400人、胁坂安治1200人、来岛通总600人、菅平右衛門達長200人,共7200人[23][24],李舜臣自己写的乱中日记写有“贼船有三十只撞破”,没有击沉记载,也没有任何描述。日方也未记录死亡人数,因此日本认为鳴梁大捷不存在。

在韩国,这个海战众所周知,在历史教科书中必须掌握,强调“对西進日军给予了很大的打击和阻止”。[25]并没有日本主张的“战争结束后,日军已经实现了战略目标,李舜臣北撤,放弃制海权,未能阻止日军”。

乱中日记记载,日军海上交通是从对马岛到釜山,李舜臣基地在湖南左水营,后东移闲山岛,不在釜山,因此根本无法阻断日军交通。李舜臣驻扎闲山岛后与巨济岛的倭军对峙,不时讨伐岭右沿路及湖南,岭右沿路指庆尚右道,湖南指全罗道,不包括庆尚左道的釜山。后来李舜臣欲拦截日军海上交通线,命手下驻扎闲山。日军在沿海筑倭城,朝鲜水军无法自由出入,此外从对马岛到釜山,日军顺风,朝军逆风,朝军根本无法切断日军后勤[26][27],所以李舜臣只能在闲山以东围堵而不能断日本交通线。李舜臣能拒倭军于全罗道之外,因为日本人航海技术差,只走对马岛到釜山,不敢走外海奔巨济岛。

参考文献[编辑]

  1. ^ First Ironclads. Military History. About. 
  2. ^ http://www.pennfamily.org/KSS-USA/korean-on-stamp-1.html
  3. ^ The Failure of the 16th Century Japanese Invasions of Korea
  4. ^ Yi Sun-sin, Nanjung Ilgi (War Diary of Yi Sun-sin),September 17, 1597 (the lunar calendar)
  5. ^ 5.0 5.1 5.2 'Korea Broadcasting System, "History Special Book Edition vol. 6" - Battle of Myeongnyang, p. 316'
  6. ^ Yi Sun-sin, Nanjung Ilgi (War Diary of Yi Sun-sin), September 19, 1597 (the lunar calendar)
  7. ^ 世界历史上十大用兵奇才,中国日报环球在线
  8. ^ 珍岛大桥,韩国旋动之旅
  9. ^ 9.0 9.1 Admiral Yi Sun-sin - A Korean Hero: The Battle of Myongnyang, A Maritime Miracle. [2010-08-17]. 
  10. ^ 战史今日:李舜臣在鸣梁大败日军,凤凰资讯
  11. ^ Yi, Min-Woong [이민웅], Imjin Wae-ran Haejeonsa: The Naval Battles of the Imjin War [임진왜란 해전사], Chongoram Media [청어람미디어], 2004
  12. ^ 慶長2年(1597年)2月21日付朱印状『立花家文書』等
  13. ^ 慶長2年(1597年)8月26日付・宇喜多秀家他27名連署状『中川家文書』
  14. ^ 乱中日記
  15. ^ 『毛利高棟文書』では小船数百艘
  16. ^ 『李忠武公全書』 卷10付録「行状」、「行録」
  17. ^ 『日本戦史 朝鮮役』本編 368頁
  18. ^ 李舜臣「乱中日記」31隻撞破
  19. ^ 『毛利高棟文書』
  20. ^ 後に『看羊録』を残した姜コウが9月23日に藤堂水軍の捕虜となった地点は全羅道霊光の西岸である。
  21. ^ 中川秀政は狩猟中に襲撃されて死亡しているため、この海戦での戦死ではない
  22. ^ 李舜臣鸣梁大捷实际是日本打败朝鲜水师
  23. ^ 『朝鮮役陣立表』(慶長2年)大阪城天守閣蔵
  24. ^ 『日本戦史 朝鮮役』本編 354頁
  25. ^ 『国定韓国高等学校歴史教科書』 明石書店 2000年
  26. ^ 李恒福:唯是自马岛柢釜山。得正东风。则一帆便到。而釜山之倚以为大势者。只有右水营。水营与马岛。向背异势。故风之顺逆。亦随以别。贼乘顺风而向釜山。则在水营。反为逆风。又况没云,海云两台之下。浪巨湍悍。行舡不便。猝遇警急。难以相捄。形势如此。
  27. ^ 柳成龙:盖贼从对马岛得顺风。半日到釜山。而我军闲山岛。冒逆风行船。非数日不达。所经加德天城及岸上。处处贼营相望,船无止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