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鹦鹉螺级布雷巡洋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MS Nautilus under the Levensau Bridge.jpg
鹦鹉螺号在入役后不久通过威廉皇帝运河勒文绍高桥英语Levensau High Bridge
概况
名称 鹦鹉螺级
建造者 不来梅威悉船厂
使用者  德意志帝国海军
前级 鹈鹕号德语SMS Pelikan
次级 丽蝇级
建造期 1905-1908年
服役期 1907-1919年
完成数 2
报废数 2
技术数据
艦型 布雷巡洋舰[1]小巡洋舰
排水量 2345吨
全長 98.20米
全寬 11.20米
吃水 4.42米
動力輸出 6600匹指示马力
動力來源 双轴,两台三胀蒸汽机
速度 20节
續航距離 3530海里以9节
乘員 11名军官、197名水兵
武器裝備

鹦鹉螺级布雷巡洋舰(德語:Nautilus-Klasse)是德意志帝国海军于20世纪初建造的两艘布雷巡洋舰船级,其中首舰鹦鹉螺号于1905年动工德语Kiellegung、1907年交付,信天翁号于1907年开建、1908年完工。两者均由不来梅威悉船厂承建,但设计略有不同。鹦鹉螺号有一个飞剪式舰艏,而信天翁号的舰艏样式则与同时代的德国小巡洋舰类似。两艘同级舰配备有八门88毫米炮英语8.8 cm SK L/35 naval gun,可容纳186至288枚水雷

两艘舰在入役后都曾投入公海舰队运用,但每次只有一艘,通常是轮替在舰队内从事改装或水雷战训练。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这些舰只布下了几个雷区,既是为了保护德国沿岸,也是为了干扰英国海军的行动。1915年,信天翁号被转移至波罗的海与俄国波罗的海舰队作战,最终在7月的奥兰群岛海战中遭到俄国巡洋舰的伏击并被迫搁滩英语Beaching (nautical)。鹦鹉螺号则参加了1917年的阿尔比恩行动,并于1918年重新武装以支持两栖作战,但从未以此角色参与任何行动。1918年战争结束后,信天翁号被送回德国,两舰都于1919年正式从海军名录英语Navy List中除籍。信天翁号在1915年的损坏中一直没有得到修复,因此立即报废出售,而鹦鹉螺号号却以废船英语Hulk (ship type)身份一直留存至1928年才拆解。

设计[编辑]

整体特征[编辑]

信天翁号模型;鹦鹉螺号则有一个飞剪式舰艏和从司令塔延伸至主桅杆的舰艛甲板

鹦鹉螺级两艘舰的外形尺寸略有不同。鹦鹉螺号全长98.2米,舷宽11.2米,平均吃水深度为4.42米。信天翁号稍大,全长100.9米,舷宽11.5米,有4.40米的吃水深度。鹦鹉螺号的标准排水量为1975吨、满载时排水量可达2345吨,而信天翁号的设计排水量则为2208吨、满载时排水量达2506吨。1909至1910年间,鹦鹉螺号曾在基尔帝国船厂英语Kaiserliche Werft Kiel接受现代化改造。它的艉部悬垂被延长了2.7米,使舰只总长度达到100.9米,同时其舰艛甲板也被进一步延伸至舰艉[2][3]

船体采用横向和纵向钢框架构造,设有九个水密舱室和一个占龙骨长度比重为60%的双层船底英语Double bottom。两舰都配备了带有顶部观察哨英语spotting top的两根桅杆。鹦鹉螺号和信天翁号的舰艏有所不同;前者采用的是飞剪式,而后者采用的是与同时代德国小巡洋舰类似的撞角式舰艏。信天翁号还有一个更高的艏楼,一直延伸到主桅杆的底部,而鹦鹉螺号则建有一个舰艛甲板,从前桅的后部开始延伸。[2][1]

转向由单控制。这些舰只的操作性能良好,转弯半径小,但它们受到上风舵英语Weather helm的影响,在航行过程中容易漂移。舰只的标准船员编制英语Ship's company为10名军官和191名水兵,后来又增加到11名军官和197名水兵。它们还配备有一些小型舰载艇,其中包括两艘哨艇英语Picket boat、一艘机动艇英语Launch (boat)、两艘高低桅帆船和一艘小舢板英语Dinghy。这些舰载艇是通过一台安装在主桅杆上的大吊杆英语Derrick进行升降。[2]

推进装置[编辑]

鹦鹉螺级舰只的推进装置由两台三缸三胀式蒸汽机组成,各负责驱动一副直径为3.20米的四叶螺旋桨。发动机的蒸汽由四台燃煤船用式锅炉提供,这些锅炉被分成四个独立的锅炉舱英语Fire room;它们被汇入两座间隔紧密的烟囱英语Funnel (ship)。电力则由两台涡轮发电机英语Turbo generator提供,可在110电压下产生90千瓦电。[2]

舰只发动机的额定功率为6,600匹指示馬力(4,900千瓦特),最高航速20(37公里每小時);但两艘同级舰在速度试验中都略微超过了这些数字,其中鹦鹉螺号达到20.8節(38.5公里每小時),信天翁号达到20.2節(37.4公里每小時)。两舰的设计载煤量为200吨,但通过利用辅助贮存空间,鹦鹉螺号可贮存多达490吨、信天翁可搭载重达526吨燃煤。由此,这些舰只可以9節(17公里每小時)的巡航速度连续行驶3,530至3,680海里(6,540至6,820公里)。[2]

武器装备[编辑]

鹦鹉螺级的主舰炮为八门单座安装的88毫米35倍径速射炮英语8.8 cm SK L/35 naval gun[註 1]其中两门并排放置在艏楼,四门置于舰舯的舰艛上、每边舷侧英语Broadside (naval)各两门,最后两门则并排安装在舰艉。它们合共配备2000发弹药,最大射程为9100米。鹦鹉螺号最初可携带186枚水雷,但后来增加到205枚,而信天翁号的水雷容纳能力则达288枚。1918年,鹦鹉螺号重新装备了两门76毫米炮、四门20毫米高射炮、二十四挺机炮、两具火焰喷射器和四台水雷发射器,水雷携带量则维持不变。这些新武器装备旨在使该舰能够支援两栖作战[2]

同级舰[编辑]

舰名 出处[2] 造船厂[2] 动工德语Kiellegung[2] 下水[2] 竣工[2] 结局[2]
鹦鹉螺号 鹦鹉螺 不来梅威悉船厂 1905年 1906年8月28日 1907年3月19日 1928年拆解报废
信天翁号 信天翁 1907年 1907年10月23日 1908年5月19日 1921年拆解报废

服役历史[编辑]

信天翁号在奥兰群岛海战后搁滩

交付使用后,鹦鹉螺号和信天翁号开始轮流在公海舰队服役;前者参加了1907年和1908年的年度舰队演习,继而被后者取代。[5]鹦鹉螺号于1909-1910年间在基尔的帝国船厂进行了现代化改造,而信天翁号于1910-1911年间也在同一地点接受类似的现代化改造。[2]在信天翁号撤出运用期间,鹦鹉螺号曾暂时重返舰队。当前者于1911年改装完成后,后者便被转移到北海作为水雷学校的训练船,并于年底退役。[5][1]信天翁号则一直服役至1914年,除了曾与瓦尔特堡号轮船英语USS Wabash (ID-1824)发生碰撞外,其余时间大抵平安无事。[6]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两艘同级舰都被动员起来布设了一系列雷区,最初是为了保护德国在北海和波罗的海的海岸线。[7]8月,两舰开始在英国沿岸布设攻击性雷区,[8]鹦鹉螺号甚至在10月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但由于截获的无线电显示有英国海军在场时,该行动被取消。[9]1915年6月,信天翁号被调往波罗的海东部,并在当地水域布设攻击性雷区。[10]最后一次是在7月的奥兰群岛海战中,一群俄国装甲巡洋舰拦截了信天翁号及其护航舰。对方严重损坏了信天翁号,为了防止沉没,其舰长被迫将舰只在中立国瑞典的海岸外搁滩英语Beaching (nautical)[11]

鹦鹉螺号于1916年被调往波罗的海,并参加了1917年的阿尔比恩行动,为攻克里加湾提供支持。[12]1918年,该舰为参与两栖作战而进行改装,其88毫米口径炮被一系列小口径的武器取代。在芬兰内战期间,它被编入一支特遣队前往支援芬兰白卫队英语White Guard (Finland),但没有参与任何作战。相反,在战争的剩余时间里,它一直在波罗的海东部巡逻。[13]1918年11月战争结束后,鹦鹉螺号根据《凡尔赛条约》的条款遭解除武装并沦为废船英语Hulk (ship type);它先后被更名为“一号废船”(Hulk I)和“A号废船”(Hulk A),最终于1928年拆解。[2]与此同时,信天翁号于1915年7月在一家瑞典打捞公司的协助下重新浮起,并一直被扣押至战争结束。它于1919年获交还德国,同年正式从海军名录英语Navy List中除籍并拆解报废。[2][14]

注释[编辑]

脚注

  1. ^ 根据德意志帝国海军的命名法,该炮的官方名称为8.8 cm SK L/35。其中SK(Schnelladekanone)表示“速射炮”,而L/35表示炮管长度,即40倍径[4]

引用

  1. ^ 1.0 1.1 1.2 日本海人社,第38頁.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Gröner,第169頁.
  3. ^ 日本海人社,第39頁.
  4. ^ Grießmer,第177頁.
  5. ^ 5.0 5.1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Vol. 6),第149頁.
  6. ^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Vol. 1),第211頁.
  7. ^ Goldrick,第77頁.
  8. ^ Goldrick,第98頁.
  9. ^ Woodward,第29頁.
  10. ^ Staff (2011),第106–107頁.
  11. ^ Staff (2011),第108–111頁.
  12. ^ Staff (2008),第141, 144–145頁.
  13. ^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Vol. 6),第150頁.
  14. ^ Staff (2011),第126頁.

参考资料[编辑]

  • Gröner, Erich. German Warships: 1815–1945. I: Major Surface Vessels.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0. ISBN 978-0-87021-790-6. 
  • 日本海人社 (编). 《德国巡洋舰史》. 青岛: 青岛出版社. 2010. ISBN 978-7-5436-6431-9. 
  • Grießmer, Axel. Die Linienschiffe der Kaiserlichen Marine: 1906–1918; Konstruktionen zwischen Rüstungskonkurrenz und Flottengesetz. Bonn: Bernard & Graefe Verlag. 1999. ISBN 978-3-7637-5985-9. 
  • Goldrick, James. Before Jutland: The Naval War in Northern European Waters, August 1914–February 1915.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15. ISBN 9781612518817. 
  • Hildebrand, Hans H.; Röhr, Albert & Steinmetz, Hans-Otto.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Band 1. Ratingen: Mundus Verlag. 1993. ISBN 3-78220-237-6. 
  • Hildebrand, Hans H.; Röhr, Albert & Steinmetz, Hans-Otto.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Band 6. Ratingen: Mundus Verlag. 1993. ISBN 3-78220-237-6. 
  • Staff, Gary. Battle for the Baltic Islands. Barnsley, South Yorkshire: Pen & Sword Maritime. 2008. ISBN 978-1-84415-787-7. 
  • Staff, Gary. Battle on the Seven Seas: German Cruiser Battles, 1914–1918. Barnsley, South Yorkshire: Pen & Sword Maritime. 2011. ISBN 978-1-84884-182-6. 
  • Woodward, David. The Collapse of Power: Mutiny in the High Seas Fleet. London: Arthur Barker Ltd. 1973. ISBN 0-213-164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