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姓氏
 
《百家姓》中无此姓
-1: 《百家姓》中无此姓
0: 《百家姓》中无此姓

《百家姓》中无此姓


麥姓,在中國人的社會中屬稀有姓氏,《百家姓》中也沒有把它列入,但它是廣府十大姓之一。现今,關於麥姓起源的资料相当稀少。麥氏起姓說:「麥」字,從「來」不從「夾」,從「夂」不從「夕」。來象其實,夂象其根。

由來[编辑]

麥氏有兩個由來:

  • 第一,春秋時,有一個人,稱為麥丘老人齊桓公賜給封地麥丘。他的後裔便以「麥」為氏。
  • 第二,隋朝時,有一個人,名叫麥鐵杖,氣力很大,而且奔走迅速,據說每天能走五百里,作戰英勇,官至大將軍、宿国公、光祿大夫。廣東麥姓的人,多是他的後人。

我族之始祖,相传系出成汤姓子氏。西晋末年麴允丞相之后(新会宋代麦氏族谱记载),系浙江翁州府松阳县人。承扬子孙,俱擢任显官、而为公卿大夫、又为刺史守令等官职。绳绳相继、家兴赫奕。及逢南北变迁,五胡云扰,收拾儿孙二十四户往南越(现广东)保昌县(隋属始兴郡)立桑梓。至隋朝铁杖公,仕隋。智勇过人屡立战功,帝赐姓,本姓麴,去匊为麦,授封宿国公,光禄太夫。至辽东战役,为国捐躯。谕葬于南雄县百顺大水迳凤形山中。其婚配冯、伊氏(均一品夫人)、许氏、甘氏;生三子:孟才、仲才、季才。十三世祖志远公从百顺麦府迁往南雄珠玑古巷,妣竺氏,生二子:文富(迁居贵州);文贵落居南雄珠玑,葬于雄州水南麦屋岭(现雄州公园内),妣赵、陈氏(都一品夫人);生三子:昆璧、昆泰、三璧。长子生三儿:原鲁、原清、原道;次子生二儿:顺吉、原吉;三子生五子:必荣、必秀、必达、必端、必雄。麦必荣、麦必达兄弟陵墓位于广东省番禺市(今南沙区)黄阁镇,五子必雄有一脉居南雄城区,葬于南雄珠玑三驳桥巩埂蛇形。如今已有五十多世,约一百二十万人。所幸子孙繁衍昌盛,永发其祥。--参考《中山、三水、南雄、清远古城麦氏族谱》

据各地麦氏族谱或当今的地名志记载,麦氏从珠玑巷南迁珠三角时,时间不相一致,如年代即有绍兴、绍定、开禧、咸淳各朝的记载,但“以别房冲霞谱考之,则伊始祖遁涯公,由绍兴六年(1136年)避乱而至,我五必公之来,应与同时”。“五必公诞生约在北宋元丰、元佑年间,各谱所载仕宦科名多与徽、钦、高三宗之世吻合。则五必公南迁与遁涯公同在高宗绍兴初年。”麦氏家族从珠玑巷迁徙至珠江三角洲,是一次大迁移,这与当时政治有关。珠玑巷人南迁影响大的就是上文提到的南宋罗贵南迁事件。当时,33姓97家人于绍兴元年正月十六日至四月廿六日,穿州过县,方至冈州大良都古朗等村,并得到土人龚应达的照应。当日他们来到珠江三角后,各“辟土以种食,辟草以结庐”,开辟基地,互相扶持,共结婚姻,和睦相处。址山麦氏是必雄公之后裔。其根据是:在未建立鹤山县时(即雍正十年(1732年)以前),址山麦氏居住昆旸乡之冈头廓村东头榕树下一带,均属新会县境。同时,廓村麦氏与大凌村陈氏毗邻,两村所发生的事情的时间相吻合,清·乾隆《鹤山县志》载:“帝昺祥兴元年(1278)夏六月,帝舟次崖门,帝昺至崖门驻跸,民兵20余万,所需资粮,皆取于广右。大凌村人陈元辅、陈英辅以祖珠事高宗朝为谏大夫,世受国恩,至是仗义勤王,出粟数千石饷军。”本文上述族谱载:“麦必雄,居新会,帝昺时,出谷赈济。”这就是说,址山麦氏是必雄公之后裔。嗣后,址山麦氏宗枝蕃衍,分居在鹤山的有泗合大坪、大官田(麦屋旧村、新村)、鹤城上、下麦屋及沙石二水等地。麦氏家族就这样从一条古老的小巷走出来,走向珠三角,走向世界各国,走向现代社会的大舞台。 得姓始祖 西晋时期,有大臣麴允,浙江处州府松阳人,官居右仆射(丞相),与游氏世代为豪门大族。后逢“五胡之乱”,为避战乱,携亲属二十四户迁往始兴郡百顺里居住(今广东南雄百顺镇),至隋朝有铁杖,受封麴去匊为麦,麦铁杖是麦姓始祖。

麥氏宗祠[编辑]

麥氏宗祠位於廣東省廣州市南沙區黃閣鎮蓮溪村宿國新街。

補充資料[编辑]

香山小榄《麦氏族谱》 溯我族由南雄下之始,据旧谱云: 宋度宗咸淳八年九月,祀明堂,贾似道为大礼使。礼威,幸景灵宫将还,遇大雨,似道期帝雨止。升格胡贵妃兄显祖为带御器械,请如开禧故事,却辂乘逍遥辇还官。帝曰:平章得毋不可。显祖绐日:平章已允。帝遂归,似道大怒曰:臣为大礼使,陛下举动,不得预闻,乞罢政。即日出嘉会门,帝固留之不得,乃罢显祖,涕泣出,贵妃为尼,似道始还(见《纲鉴易知录》)。由是贵妃出宫,作钞化状,肆行丐食。有南雄保昌县富民张贮万(《藤阴小记》作黄贮万)运粮入京,船泊关口市,备牲酬福。此女下船丐食,衣难蓝缕,而艳异常人,和怜其无依,遂挈归保昌牛田坊(一说谓妃至南雄溺水而死)。’后帝欲复贵妃,敕兵部张英贵行文各省严缉,杳无踪迹,已回旨准奏不行。盖贮万已将胡妃改姓为妾,阴秘其事。会张之逆奴背主,含恨扬泄,传溢京师,英贵恐上究不便,乃会同六部九卿计议,伪称始兴有贼,流害平民,请旨于牛田坊建兴良平寇寨,屯兵镇守,督民迁徒。牛田坊凡五十七村,惟珠玑巷同里九十七家共议南行。闻南方烟瘴,地广人稀,田多山少,可以合处辟居,乃告有司给路引南徙。时保昌严县主准申南雄府钟文达立案,批发路引。我祖必达公兄弟五人(长必荣、次必秀、三必达、四必端、五必雄)相与挈家二百余口,于咸淳九年二月十六日起程抵广州,五月十五日至香山黄旗角乡,未几,遂分居各属。云说与南海《冼氏族谱》大略相册。惟东莞张明经(璐)《桑梓识佚续编》,谓此宋理宗时事,理宗宠妃苏氏,与东宫不合,越宫潜逃,飘泊流徙。有南雄富民黄贮万,奉公远粮入都,还停吴城下,苏易服作丐妇歌唱而前,万异其貌,匿而纳之,挈归南雄云云。事载东莞英村《罗氏族谱》,并载绍定元年正月(按:今抄本英村族谱作绍兴元年)批发路引。按绍定元年,迄咸淳八年,相距四十五载,既有绍定路引,则此说或较有据。而我族南来各谱,又有谓绍兴闻金人逼,有谓绍定间宋政日非。广州地远土饶,故先事南下者,究之事远年湮,传闻异词,岁月不无讹舛,而揆厥时势,当不离南渡后绍兴间者为近,决不在咸淳间时也。盖五必公冬仕生卒,虽前后参差,难于核实。然以别房冲霞谱考之,则伊始祖遁涯公,由绍兴六年避乱而至,我五必公之来,应与同时。若来自咸淳九年,则后六年而宋室迁矣,子孙即为元人,何以各谱数传后尚称宋人耶?考沙头房旧谱称南雄遭变,必秀公在雄先逝,挺芳公随伯叔南来,则其墓应在于雄。今西郎有五必公墓,惜四必墓碣不存,惟必秀公墓石无恙,中题“宋故麦必秀公墓”,左题“时德祐元年乙亥”,右无立石人名。考其时乃在咸淳九年后两载,此墓或扶柩来葬,或葬衣冠,或公实至广州而卒,其墓石亦重修之日所立,故无立石人名,定非卒时初葬之岁,此不足援以为成淳九年南下之证也。又姑无论沙头房旧谱载必秀公第七传奋雷,任宋阳江尉。(按:《五山志林》云:麦奋雷宋咸淳间进士。)此尚可疑,乃按我榄旧谱,载黄角有宋故六九秀才墓(六九,必达公第四子),碑刻宝庆元年乙酉十一月丙年午葬于武山之原。则五必公南来,必在宝庆以前。若自咸淳九年,不传在六九公四十九年之后乎?大抵五必公诞生,约在北宋元丰、元祜间,各谱所载仕宦科名,多与徽、高三宗之世吻合,则五必公南迁应与遁涯公同在高宗绍兴初年矣。纵非同时,揆其前后,终不出高宗、孝宗之世,为南渡后迁来无疑。咸淳一说,或后世传闻之误,未可知也。后必有能考据而辨之者。 (摘录《小榄麦氏族谱》一则,光绪十九年木刻本。南雄珠玑巷麦氏宗词编印,2002年8月出版。) 夫修谱之难同于修史,固难而修谱,尤难世之修谱者。率迁而夸耳,谓谱难于史,谁其信之。夫谱传于家,为历代子孙世守之物;史存于国,为天下后世。公有之书然史存于国,虽经兵燹,犹代有掌吏。若谱传于家子孙,虽贤世远事,遥未易摭实且将有为子子孙孙,继继承承。而不知合族,恤宗者盖修谱若斯之难也。 余家麦氏之谱或问姓从何来?日去匊为麦。然按括地志及舆地,考及古笮麦侯之后。氏族之世胄著于隋书。览余家所藏之谱,自铁杖公十余世,而至雪轩公,即接以五必公。五必公支分派别,又历二十余世而至于兹余固必雄公出也。今岁春闻必雄公窀穸倾圮,前往始兴理而新之,凭眺列祖丘墓,考之宗人,乃得南雄所传之谱。雪轩公后复有三璧公,而后至五必公,雄公新出七秀、葵秀、恒秀诸公。 此当传世之真,而余家及各房所传,疑因南雄迁徙或有阙也。今夫世系源流,务求真当史传百家间载名流,亦错见杂出而不于详,惟家乘疑信相参实得而已。 必雄公之裔散处于广肇诸郡县者众。兹当辑谱睦族,其有知而同志者出为共订,其有未知而志不同者,亦据旧谱存之。至于历世之仕衔,盛绩具刻于谱,兹不为叙。 乾隆三十五年岁次庚寅孟夏谷旦 三十七世孙郡庠生良佐敬志

歷史名人[编辑]

現代名人[编辑]

政界及教育界

  • 麥康森,中国海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
  • 麥勁生,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主任及教授。
  • 麥齊光,前發展局局長。
  • 麥國風,香港前立法會議員。
  • 麥紹棠,香港商人,中建電訊集團主席。
  • 麥瑞琼,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主席。
  • 麥美娟,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兼任葵青區議員。

娛樂/藝術/寫作/體育界


醫療界

  • 麥列菲菲,香港精神科醫生、香港醫務委員會主席。
  • 麥天利,香港註冊中醫、講師。

参考文獻[编辑]

  • 《隋書·麥鐵杖傳》
  • 《直隸南雄州志·宦績》
  • 《南雄麥氏族譜》
  • 《資治通鑑·隋紀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