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孝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孝片,又称江淮官话黄孝片,是否属于江淮官话存在争议。

黄孝片
区域 中国湖北省,安徽省,江西省,河南省,陕西省等部分地区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地理分布[编辑]

从地理分布上看,黄孝片方言的主体位于长江以北、大别山南麓的湖北东部、东北部以及与其毗邻的河南省東南部、安徽省西南部、江西省北部等相关地区。

从行政区划来看,黄孝片方言所谓的“黄(冈)孝(感)”主要包括湖北省黄冈市黄州红安团风蕲春英山武穴麻城罗田浠水黄梅孝感市孝南孝昌安陆大悟云梦武汉市黄陂区新洲区随州市广水鄂州市鄂城河南省的新县[來源請求]江西省九江瑞昌安徽省安慶市區、樅陽縣桐城市池州市區及青陽縣等地。[1][2]

这一地区大部分县(市)在历史上建制都较早,在南北朝起就有明确的建制记录,代之后建制就比较稳定。以后这一地区分属黄州德安等府的基本格局就已经形成。

历史[编辑]

黄孝片方言所属的黄冈、孝感等地区历代皆是人口迁移的重镇。

宋代[编辑]

宋代黄孝地区的移民已经不仅仅只来自北方,还有来自南方的移民。北宋时期湖北东北部山区是南方移民的一个重要分布区。淳熙十一年江东流民累累不断前往黄州“请耕闲田”(《诚斋集》卷125《吴燠墓志铭》)。据宣统黄安乡土志·氏族录》,代当地的家族中有6族系在南宋时自今江西境内的南昌、九江、吉安等地迁入。张国雄所列宋代迁入的26个氏族中,蕲春有6族,黄冈3族,广济3族,麻城2族,红安、黄梅各1族,共占被统计的宋代氏族的62%。显然,在宋代鄂东北人口中,江西移民占相当比重。这应该是江西移民对鄂东地区成系统影响的发端。

元末明初[编辑]

对峙时期,鄂东、鄂北为宋金分界线的南侧,人口消耗就极大。而元灭南宋时,自襄阳而东,鄂北至鄂东地区也饱受战争摧残。元末的农民战争对人口亦有极大的消耗。在这种背景下,元末洪武大移民给黄孝地区带来的影响是深远而巨大的,为前几次移民所不能比拟。以下结合相关移民史、人口史相关研究成果分述黄州、德安两府在明初移民中的基本情况。

黄州府接收移民的情况[编辑]

在元代及洪武年间迁入黄州府(治今黄冈市)的氏族中,江西移民是最重要的部分。其中饶州南昌九江移民数量相当。在明初洪武移民以前,历代也有零星的移民,这些移民相对于明初新移民来说,已经成为新土著。扣除元末及洪武年间由本区迁入的土著,元末及洪武年间从外地迁入的移民大约占全部人口的62%左右,是一个“人口重建式的移民区江西移民是这些移民来源中最重要的部分,其中尤以来自饒州、南昌等赣北地区的移民数量最多。

德安府接收移民的情况[编辑]

德安府地处鄂北,历次战争使这一地区人口消耗极大。《明史·地理志》记载洪武初年德安府降为州,从属于黄州或武昌府,而德安辖区仅有云梦县未被省废,直到洪武十三年德安府才复为府,其所辖各县才复置。由此可见,“洪武初年,德安府的大部分州县已不存在,其原因就在于人口过于稀少”。这一地区“几乎是一个无人区,偌大一个地区,土著人口不足两万”。

德安府在明初接收的移民主要来自两个方向,其一是来自东部毗邻的黄州府麻城、黄冈等地;另一项大宗移民则来自江西饶州、南昌等地。“来自江西及附近黄州府的移民大批迁入,才使得在洪武二十六年的人口版图上,每平方公里约有5人,外来的人口占到总人口的80%”。德安府接收移民的层次也是比较复杂的。“由于麻城县的所谓土著中有一大批是宋代从江西迁来的老移民,他们的人口比老土著还要多,相对于洪武移民来说,他们也是土著居民,我们称其为新土著。当洪武年间麻城人向德安府迁移时,就会有一大批这样的人口夹杂其中,可以说他们就是迁往德安府的麻城人的主体部分”。可以看到,德安府接收的移民其实应该分为三个层次,一个是黄州府的老土著,一个是宋代迁往黄州府的新土著,还有一批则是从江西直接迁入的居民。至于这三类移民的人数,据考察来自麻城的移民应该比“江西移民稍多”。可见,德安府明初接收来自黄州府的移民与江西移民势均力敌,或者黄州府移民的势力略大于江西移民。

江西移民[编辑]

黄州府接收的江西移民与土著居民已呈五五开,而德安府接收的江西移民甚至达到八成,可以看成是典型的人口重建式移民。明初时期洪武大移民对黄孝地区人口构成的影响是决定性的,直接影响到该地区方言的性质与特点。

语音特点[编辑]

声母[编辑]

古全浊声母部分送气[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古全浊声母均已经清化。今读塞音塞擦音的古全浊声母的基本演变规律是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仔细观察黄孝片方言全浊声母,可以发现部分字仄声送气,如笛、夺、毒、独、籴、涤、鼻、弼、陛、半、杂、凿、昨、贼、造、族、辑、截等字。

影母疑母分合[编辑]

黄孝片方言在开口呼合口呼里,影、疑二母合并,开口呼多读ŋ声母,合口呼多读零声母;在齐齿呼撮口呼里,二者大多不合并,影母读零声母,疑母读ŋ声母。

洪混细分[编辑]

多数地区泥、来母洪音相混,而细音不混。其中泥、来母洪音多读为l,而细音前来母为l,泥母为n,而武穴、黄梅、蕲春部分地区则是完全不混,严格区分。

见母读音[编辑]

洪音读k组和撮口呼细音均读为k组,齐齿呼细音读ʨ组

见系二等文白异读[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见系假开二等、蟹开二等、效开二等、咸开二等、山开二等以及江开二等等一系列二等韵的读音存在着文白异读的情况,这类字包括家、夹、嫁、架、掐、瞎、下、鸦、桠、鸭、押、压、牙、崖、哑、夹、角、皆、阶、街、解、介、界、戒、疥、届、教、窖、觉、奸、间、拣、更等。

见系开口二等的文白异读现象在黄孝片方言中普遍存在。白读音声母为舌根音k或ŋ,而文读音声母为舌面塞音ʨ或零声母。

精组与知章庄组分混[编辑]

精组与知章组完全不混。庄组字以内外转为界,其中内转读ts组声母,外转读tɕ组声母。

韵母[编辑]

舌尖后圆唇元音ʯ[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有一套以舌尖后圆唇元音,传统上的都认为这是黄孝片方言最为显著的特征。如詹伯慧就认为,“湖北鄂东一带的‘楚语’……最突出的特点是有一系列圆唇舌尖后元音ʯ及以ʯ起头的ʯ类韵”

ʯ韵系的分布[编辑]

黄孝片是汉语方言ʯ音分布最连续、最广泛的区域,主要包括黄州、团风、罗田、蕲春、英山、武穴、浠水、麻城、红安、孝感、孝昌、安陆、大悟、云梦、广水、黄陂、新洲(北部)、鄂州(东北部)、江西九江等市(县区)。黄孝片西部应城和东部黄梅两地的部分地区没有ʯ音。

在黄孝片诸方言中,今属ʯ韵系的字主要分布于除通摄外的知、章组合口;果、遇、梗、曾、通等摄见系合口;除通摄外的日母合口及果摄、咸摄、深摄日母开口;遇摄合口三等泥组。

支微入鱼[编辑]

支微入鱼现象是指止摄合口三等字读如遇摄合口三等字。如锤、炊、吹、睡、水等。

汪化云曾指出在鄂东方言有慰、蔚、纬、锤、槌、水、锥、唯、吹、坠、为、炊、睡、喂等14个字為这类“支微入鱼”的字。

ʯ韵系入声文白异读[编辑]

“曲”、“菊”等入声字在黄孝片很多方言中都存在文白异读,白读音iəu、iou反映了这些入声字白讀系統脱落塞音尾。

假摄开口三等[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假摄开口三等照组赊、蛇、舌等字,白读为a:赊sa¹、蛇sa²、舍sa³ (~不得)等;而文读音读e,

蟹摄见系开口二等字[编辑]

黄孝片方言蟹摄开口二等与一等基本合流,大多读ai一类音。如该、鞋、解、佳、涯、埃、崖等。

i韵母[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i韵母非常多,来源非常复杂。

遇摄合口三等[编辑]

在黄孝片方言中,存在精组,泥来母遇摄合口三等字读如i的现象。例字有聚、蛆、趋、取、去、趣、娶、需、须、胥、徐、絮、序、绪、叙、旅、虑、滤等字。

止摄合口三等[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止摄合口三等端组、泥组、精组的韵母今读为i的常用字包括:累、垒、类、泪、嘴、醉、翠、虽、随、髓、穗、遂、隧。

蟹摄合口一三等[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蟹摄合口读i主要分布帮组、端组、泥组和精组。包括有辈、背、焙、坯、陪、培、赔、裴、胚、配、佩、煤、梅、枚、媒、玫、每、妹、昧、堆、对、兑、推、腿、蜕、馁、内、雷、擂、蕾、儡、最、罪、催、崔、摧、碎、脆、畦、岁、碎等字。

蟹摄开口一等[编辑]

黄孝片方言中蟹摄开口一等字的今读为i,包括倍、贝、沛等字。蔽、币、弊、毙、避、闭、臂、批、披、砒、坯、譬、眯、谜、迷、靡、糜、弥等字的韵母都读为ei。

咸山摄读音[编辑]

山摄端、精、庄组声母一、二等韵开合口韵母的主元音分立,其中开口的韵母为an,而合口的韵母on,包括短、断、段、缎、锻、团、暖、鸾、卵、乱、钻、纂、窜、蒜、闩、拴等字。

咸、山摄知章组开口三等的韵母en,与咸、山摄开口一、二等an 的读音形成对立部分地区与三等也形成对立,如搬pen、班pan、展ʦen、战ʦen、扇sen⁵、蝉tsʰen。

山摄开口一等见系字读合口呼,与见系合口一二等合流。如:干kuan、柑kuan、汗xuan、旱xuan。

山、臻等摄合口三等读为齐齿呼,这类字声母均为精组。如全ʨian、选ɕian、俊ʨin、迅ɕin。

山、臻摄端系合口字今读洪音时失去合口介音,读为开口呼。如顿tən、村tsʰən。

通摄入声流摄有舌根鼻音韵尾[编辑]

多数地区的部分通摄入声和流摄字的韵尾为后鼻尾ŋ,这些字主要包括暮、墓、募、慕、木、沐、目、牧、穆、母、拇、牛等,

声调[编辑]

黄孝片方言声调一般都是六个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其调类演化的基本规律为:平声分阴阳;全浊上主要归去阳去;去声分阴阳;入声保留,全浊字并入阳去或阳平。

黄孝片部分方言点声调调类调值
中古四声
方言点 全清次清 全浊次浊 全清次清次浊 全浊 全浊次浊 全清次清 全清次清次浊 全浊
阴平 阳平 上声 阳去 阴去 阴入 (阳入)
黄州 34 313 42 44 35 24 (44)
麻城 313 42 55 33 35 24 (33)
罗田 11 42 55 33 35 313 (33)
广济 44 31 33 22 35 13 (22)
黄梅 32 55 23 44 213 43 (44)
黄陂 33 313 42 44 35 24 (313)
孝感 33 31 53 44 35 13 (31)
应城 44 11 53 33 35 13 (11)
安陆 33 31 53 55 35 13 (11)
应山 31 55 35 33 214 51 (55)

参见[编辑]

引用註釋[编辑]

  1. ^ 孫宜志.《安徽江淮官話語音研究》.2006年.
  2. ^ 趙日新. 安徽省的漢語方言. 方言. 2008,. 2008 (4) (中文). 

参考[编辑]

  • 《湖北方言调查报告》 赵元任
  • 《鄂东方言研究》 汪化云
  • 《计算机汉语方言辨识的理论与方法探讨——以黄孝片方言为例》周杨
  • 《安徽江淮官话语音研究》孙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