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延秋外星人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延秋外星人事件發生於中國大陸1977年7月27日到9月20日間,UFO愛好者將其稱為「解放後三大UFO奇案」之一,其過程嚴格說來屬於第五類接觸卻並未見到傳統意義上的飛碟和外星人,但過程怪異詭秘程度又遠超過各國外星人事件,又有大量間接證據和人證,其中不乏公安、官員、軍人等,成為一大奇案,直到數十年後央視與中國大陸諸多官方媒體依然在播放此事件的紀錄片。[1]

事件[编辑]

黄延秋,1957年出生,家住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旧店乡东北高村,农民身份。

第一次移動[编辑]

1977年7月27日即將成婚的黄延秋突然消失,村民尋找十天未果[來源請求],在當時的通訊條件下許多農村還是只有村委會一台電話或電報來通訊。突然一封傳遞延誤的電報被輾轉交到东北高村村委[2]日期标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电文中写道:“辛寨村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

怪異的是電報發送時間距離黄延秋消失僅10小時後,东北高村當時離上海1140公里,要前往必須先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不計等車時間也要再搭22小時最快的直快车才能到。如何十小時內黃已經出現在上海且被收容到遣送站還發出電報。等終於回鄉後黃說出他的奇遇。

當晚10點左右他在房間睡下,一閉眼突然被喧鬧聲吵醒,睁开双眼时看到的竟然是躺在高楼林立大城市,[3]問人發現自己在南京,突然兩個交警模樣的人出現交给他一张南京[2]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还声称他们随后赶到。经过四小时到达上海他去到車站警局卻發現那兩人已經在門口等他,之後沒讓他進去警局就把他送去遣送站。[1]村中收到消息後委派黄延秋的堂哥黄延明和鄰居吕秀香去接人,因為吕秀香哥哥吕庆堂在上海附近當兵他去找過,是唯一村中見過大世面的人。兩人到上海後先去軍營找吕庆堂再委託部隊聯絡遣送站找到人。

第二次移動[编辑]

1977年9月8日开完生产大会后,黄延秋在家中睡覺再次瞬間移動消失,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上海火車站廣場。他驚恐中看到車站大時鐘上是午夜一點多,想起上次幫忙過他的吕庆堂於是有去軍營的打算,沒想到此時兩個軍裝樣的人直接找上他,說是奉令在等他,要帶他去軍營。他感到驚訝但還是跟著走,过黄浦江时那人给了他4分钱让他买票。又换乘了几路公车来到郊外一個营房驻地,哨兵卻視若無人直接讓他們三人走進去,最後來到一處軍官房間,沿路人都視若無人。

突然一轉頭那兩人消失,只剩黃一人,而全房間軍官感到驚訝怎突然有人來到軍營重地而未有通報,只能問明後送他来到吕庆堂的住处。此时吕庆堂外出开会还没有回来,其家属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他。吕海山多年後接受電視台專訪證實了當晚事件。[2]

隔天軍中一陣小騷動,要懲處哨兵並打電話到东北高村確認身分,村委證實了黄延秋不是壞人只是一農民,负责接待的軍營副部长卢俊喜等人一时也无可奈何,委託吕海山为他买了回家的车票,给了他几块零花钱,他于1977年9月11日回到了家乡。回鄉後有村民告知這次他失蹤後不久大家在他家院牆上發現有刀刻字「山东 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樣留言,但不知誰刻。

第三次移動[编辑]

1977年9月20日黄延秋在大队记完工分回家途中一陣暈眩,醒來已經移動到一處賓館房間,身邊坐著兩年輕人,他们告诉他,此地是兰州。而之前的交警和軍人都是他們假扮,这次带他出来,初定9天游览9大城市。吃完晚飯後其中一人把黃背起,神奇一幕發生。他們似飛起卻又不像飛起,感覺空間被壓縮後在腳下快速掠過,但感覺不到有風拂面,一個多小時內經過甘肃省到山西河北抵達北京,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即到。

在北京市,他经历了没有买票直接进入一剧院看戏而剪票員視若無人,根據他位置描述推斷是长安戏院或吉祥戏院兩家之一[4],之後三人又飛到天安門前遊覽飛行人還簡單介紹風景,之後去附近一所賓館,一人拿出「省級介紹信」直接登記房間,這在文革前後年代是少見的文件。隔天三人飞往天津市,似乎距離沒有意義不管去哪都是一小時多抵達,三人又是在检票员的眼皮底下无票入场看电影。

下一站飞去哈尔滨逛了一家百货商场,傍晚又前往长春。次日去了沈阳。9月25日遊覽福州、9月26日遊覽南京、9月27日遊覽西安蘭州,之後晚上睡覺時似乎又被背著飛行,28日醒來已經在家中棗樹下。他發現飞行人懂很多地方方言,到哪就用那里的口音,且隨時能拿出各種介紹信,每次到一處就有一人看著他,另一人不知去哪找來一件軍服穿上,走时又脱下送回不知何处。兩人除了衣物穿著外沒有任何行李用具,但一日三餐等方面與常人一樣。

證據[编辑]

整件事情怪異之處在於:當時年代由於沒有手機等方便拍攝之工具,但是卻有大量間接人證物證。當時的肥鄉縣宣傳副部長逯尚林表示:當年他乍聽也不相信,然而卻有電報時間證據、上海周邊部隊的領導接放人手續、公安部文件、外加大量人證指證歷歷,包含當時肥鄉縣公安局長。[2]且若是黃自行跑去上海兩次,在當時年代背景下,一天只挣几个工分的黄延秋何來的路費也是一大疑問。農村當時沒有任何公共運輸體系,更談不上計程車,所以從东北高村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火車站這段路途本身就是一大問題。不論他搭誰的便車出去,都很容易留下人證而被戳穿。當時文革剛結束的年代,中國農村其實有機動車輛的人稀少,遑論更多還是國營單位或村委會轄下的車輛。

2002年12月14日上午9时,中国UFO协会北京市分会的调查员张靖平、邯郸市肥乡区UFO协会理事长冀建民与中国著名催眠师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吴医师,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302医院,对黄延秋发生在25年前的经历,进行了催眠调查,並請唐山市公安局找模拟画像专家姚殿义警官繪圖出了兩個飛行人畫像,催眠中故事除了细节更清晰之外没有對不攏之处,[5][來源可靠?]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催眠到最后一次时,黄延秋突然被25年前背他飞行的高登民穿越了25年的光陰叫醒,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更讓事件增添謎團。

但也有質疑論,稱黄延秋可能是人格分裂成三人,一切都是幻想,然而事前和事後的數十年日常生活中都無人曾出面表示他有精神病現象,各種人證的存在也欠缺解釋,似乎人格分裂論無法完全說明。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CCTV-科技频道-中国UFO悬案调查. www.cctv.com. [2019-06-13]. 
  2. ^ 2.0 2.1 2.2 2.3 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 谁在背我飞行(下)_腾讯视频. v.qq.com. [2019-06-13]. 
  3. ^ 中国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China Jiangxi Radio and Television Network, 20140423 经典传奇 外星人背我一夜行千里 UFO三大悬案一揭秘, 2016-06-22 [2019-06-13] 
  4. ^ 脑洞乌托邦, 最真实的三次亲密接触 中国近代三大超自然悬案之黄延秋事件 [脑洞乌托邦 | 小乌 TV], 2019-07-13 [2019-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7) 
  5. ^ “中国UFO”的三大悬案:空中怪车、飞人事件、凤凰山不明物体. 雪花新闻. 2018-08-04 [2019-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