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六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黑六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共产党在1968年进行整党建党之初集中批判的刘少奇的所谓六个修正主义“反动”理论。这六个理论均见于刘少奇1949年后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前发表或支持发表过的言论,以及其在1939年发表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并均在1967年前后分别受到过批判。

出处[编辑]

黑六论见于中国共产党主办的《红旗》杂志一九六八年第四期社论《吸收无产阶级的新鲜血液——整党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该社论意在指导即将进行的整党建党工作。1968年10月16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这篇社论。

该社论内称(以下为该文其中一个自然段),[1]

文中所称的「中国赫鲁晓夫」是委婉语,即指刘少奇。文章发表后仅十多天,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便通过决议:“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并且号召:“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继续深入展开革命大批斗,肃清刘少奇等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思想。”[2]

阶级斗争熄灭论[编辑]

阶级斗争熄灭论源于刘少奇1957年4月27日《在上海市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在1985年12月15日由人民出版社刊行的《刘少奇选集》下卷,收录了该讲话,标题定为《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其中全文第二部分有删节。和“阶级斗争熄灭论”有关的是该讲话前几个自然段:[3]

对此,《人民日报》1967年8月20日发表署名“反修兵”的文章《彻底批判“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反动谬论——驳斥中国赫鲁晓夫一九五七年〈在上海市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批判“阶级斗争熄灭论”。该文称,[4]

驯服工具论[编辑]

驯服工具论源于1958年由《北京日报》的《共产党员》专刊自1958年5月19日到7月29日组织的关于“共产党员应不应该有个人志愿”的讨论。这次讨论集中彻底批判了张家仁提出的反对党员做党的驯服工具的意见,打退了其“猖狂进攻”。在刘少奇授意和批准下,1958年7月29日《北京日报》发表社论《共产党员应该有什么样的志愿》,对此次讨论进行总结。1958年7月31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该文并配发编者按。此后该文出版了多个单行本及各少数民族语言单行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发行。

1958年7月31日《人民日报》转载时配发的编者按称,[5]

《北京日报》的社论称,[5]

1967年4月7日,《北京日报》发表社论《打倒反动的“驯服工具”论》,批判所谓“驯服工具”论。196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这一社论。

社论开头首先指出了1958年那篇文章的刊发背景。其中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指刘少奇[6]

接着,社论对驯服工具论进行了批判,[6]

群众落后论[编辑]

群众落后论是综合了刘少奇的一系列言论和文章而得出的。

1967年8月30日,《人民日报》头版转载了《文汇报》编辑部、《解放日报》编辑部、《支部生活》编辑部的联合社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本质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集中批判了刘少奇对群众的态度。社论指出,[7]

1968年9月1日,两报一刊(《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编辑部)联合发表社论《把新闻战线的大革命进行到底——批判中国赫鲁晓夫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新闻路线》。其中摘登了刘少奇1949年5月19日在北京发表的《在北京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1968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群向阳”的文章《戳穿“群众落后论”的画皮》。文章指出,[8]

接着,文章给“群众落后论”罗列了以下“十分阴险的目的”:“是阻挠党从工农群众中吸收新鲜血液的拦路虎”,“是中国赫鲁晓夫招降纳叛的遮羞布”,“是压制群众革命的紧箍咒”,“是镇压群众运动狼牙棒”,“又是破坏党群关系的恶性腐蚀剂”。

文章最后说,

入党做官论[编辑]

入党做官论源于刘少奇所说的如下一段话,

“过去考上秀才就可以做官,现在加入了共产党,也可以做官,这个党员就是干部的后备名单。”

据称,这段话出自刘少奇1951年3月28日《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报告》。[9] 但在中共中央正式下发的该文件中这段话没有出现。[10]

1968年10月29日,《人民日报》集中刊登了一批批判“入党做官论”的群众来稿。比如署名“赤兵”、单位为“北京部队空军 ”的《批臭“入党做官论”》称,[11]

党内和平论[编辑]

党内和平论出自刘少奇1939年7月在延安马列学院对学员发表的著名演讲《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该文中谈到了所谓“党内和平”,指出,[12]

1967年4月3日,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举行群众大会,批判《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反动本质”。《人民日报》于1967年4月6日对此次群众大会进行了报道,内称,[13]

师范大学井冈山公社代表的发言,揭穿了《修养》中所散布的“党内和平论”的反动本质,指出这种谬论是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他在发言中说,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就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形形色色的“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斗争并不断取得胜利的历史。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口口声声讲什么“党内和平”,但正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发动了猖狂的进攻。他所讲的“党内和平”,实质就是只许阶级敌人机会主义者向我们党,向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猖狂进攻,而不准我们无产阶级回击,同他们进行斗争;就是用修正主义“合二而一”论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辩证法;用阶级调和论代替阶级斗争学说,抹杀党内斗争的阶级实质,鼓吹党内无原则的和平,取消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为他的篡党篡政的罪恶目的服务。我们一定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摧毁《修养》,让毛泽东思想在我们的头脑中扎根。

公私溶化论(即“吃小亏占大便宜”)[编辑]

公私溶化论也来自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12]

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上,有代表批判指出,[13]

吃小亏占大便宜”源于1960年1月31日刘少奇在同亲友的家宴上回答侄女所提的“现在党号召改造世界观,我们改造世界观从哪里入手呢?”这个问题所作的回答。据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回忆,当时刘少奇的说法是,[14]

王光美还回忆了此前及此后刘少奇对“吃亏”、“占便宜”的几次说法。[14]

1966年12月28日,刘少奇与前妻王前所生的女儿刘涛写下了《造刘少奇的反,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我的初步检查》的长篇大字报。内称,[15]

1967年1月2日,刘涛又写下了一张大字报《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并于1967年1月3日一式三份分别张贴在清华大学中南海职工食堂门口等地,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影响。该大字报称,[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吸收无产阶级的新鲜血液——整党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红旗》杂志一九六八年第四期社论,人民日报1968年10月16日,第1版
  2. ^ 中国共产党第八届扩大的第十二次中央委员会全会公报. [2010-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2) (中文). 
  3. ^ 刘少奇,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8-27.
  4. ^ 反修兵,彻底批判“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反动谬论——驳斥中国赫鲁晓夫一九五七年《在上海市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1967年8月20日,第3版
  5. ^ 5.0 5.1 共产党员应该有什么样的志愿 北京日报关于“共产党员应不应该有个人志愿”的讨论总结,人民日报1958年7月31日,第7版
  6. ^ 6.0 6.1 打倒反动的“驯服工具”论,人民日报1967年4月10日,第2版
  7. ^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本质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人民日报1967年8月30日,第1版
  8. ^ 群向阳,戳穿“群众落后论”的画皮,人民日报1968年10月25日,第6版
  9. ^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建党路线 彻底批判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黑“六论”,战友报,1968年第44期
  10. ^ 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报告,1951年3月28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年8月27日,.
  11. ^ 赤兵,批臭“入党做官论”,人民日报1968年10月29日,第5版
  12. ^ 12.0 12.1 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1939年7月
  13. ^ 13.0 13.1 用毛泽东思想批深批透《修养》,人民日报1967年4月6日,第1版
  14. ^ 14.0 14.1 黄峥,关于“吃小亏占大便宜”,载 王光美访谈录,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06年12月05日
  15. ^ 刘涛,造刘少奇的反,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我的初步检查,载 清华大学井冈山报编辑部,《井冈山》报专刊,1966年12月31日
  16. ^ 刘涛,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载 清华大学井冈山报编辑部,《井冈山》报第八期,1967年1月7日. [2010年10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