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指挥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黨指揮槍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党指挥枪中国共产党对其“人民军队”绝对领导原则的形象表述。中共认为,坚持“党对军队的都绝对领导”,就能保证枪杆子始终掌握在忠于党的“可靠的人”手里,保证军队始终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军权牢牢掌握在党手中[1]

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编辑]

中国共产党一成立,就在第一个纲领中明确提出“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的政权”。毛泽东认为,由于帝国主义封建制度的双重压迫,中国共产党是无法通过和平合法斗争取得胜利;他还提到,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中共“忽视了军队的争取,片面地着重于民众运动”[2] ,最终在国共分裂后遭到镇压。大革命失败后,血的教训使中国共产党人深刻认识到,必须建立一支共产党独立领导的革命军队。

1927年9月,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遭受严重挫折,急盼革命成功的官兵灰心丧气,部队中逃跑成风;5000人的队伍到江西省永新县三湾村时,剩下不足千人,军心涣散。这支起义军的领导者毛泽东在三湾村一间名为“泰和祥”的杂货铺里开始了思考,他将部队缩编成一个团,并创造性地在部队中建立起党的领导和政治工作基本制度。班排设党小组,营团建党委,“支部建在连上”,连以上设党代表;部队一切重大行动,必须经过党组织集体讨论决定,从而在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确立了人民军队“党指挥枪”的铁律。“三湾改编”从组织上实现了党对基层和士兵的直接掌握。

毛泽东曾经在1928年11月25日《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总结说,中国工农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1]

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编辑]

“党指挥枪”原则是在同各种错误思潮和行为坚决斗争中逐渐确立的。长征途中,张国焘自恃人多枪多、兵强马壮,同党中央争兵权、闹独立,企图用枪来指挥党。毛泽东在1938年11月6日《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中深刻指出:“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但要争党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我们的原则是指挥,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

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以“正统”自居,要求中共交出军队、放弃军权,还要派康泽八路军任政治部副主任,遭到毛泽东的拒绝。他说,为了抗战,我们可以换上青天白日帽徽,但决不容许康泽之类的特务插手人民军队。在党内,王明右倾投降主义主张“建立全国统一的国防军”;对此,毛泽东强调指出,红军及一切游击队中,共产党绝对独立领导之坚持是完全必要的,共产党是不许可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任何原则上的动摇的。据此,中共恢复了部队政治委员制度和政治部的名称。[1]

继承发扬[编辑]

1989年,邓小平表示:“我们的传统是军队听党的话,不能搞小集团,不能搞小圈子,不能把权力集中在几个人身上。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选人也要选听党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3]

1995年,江泽民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讲话,指出必须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他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军执行的政治任务是通过武装斗争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就是毛泽东同志讲的‘枪桿子里面出政权’。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军执行的政治任务是维护祖国统一,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卫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也就是用枪桿子巩固政权、捍卫社会主义江山。”[4]

2004年,胡锦涛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我们对这个问题要始终关注、抓住不放,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法律与制度保证[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其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第一章第四条[5]

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通过一系列根本制度来保证,主要包括: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军队党委制、政治委员制、政治机关制等。[6]

  • 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其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这就从法律上确立了党领导军队的基本制度,同时又明确了国家对军队的领导。
  • 军队党委制: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立各级党的委员会(支部)的制度。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团以上部队和相当于团以上部队的单位设立党的委员会,在营和相当于营的单位设立党的基层委员会,在连和相当于连的单位设立党的支部。党的各级委员会(支部)是各该单位统一领导和团结的核心,实行党委(支部)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
  • 政治委员制: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连级以上部队设立政治主官的制度。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团以上部队设立政治委员,营设立政治教导员,连设立政治指导员。其他相当等级单位政治主官的设立,由中央军委或者中央军委授权的单位决定。
  • 政治机关制: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团级以上部队设立政治机关的制度。在全军设立总政治部,在旅级以上部队设立政治部,团设立政治处;其他相当等级单位政治机关的设立,由中央军委或者中央军委授权的单位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政治机关是军队政治工作的领导机关,负责管理军队中党的工作,组织进行政治工作。

反对军队国家化[编辑]

2011年3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驻福建部队调研时强调,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7]

2012年5月15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文章《领导干部要做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表率》指出:一直以来,“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的鼓噪声不绝于耳,必须深刻认清这些错误言论背后的阴谋,深刻理解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历史渊源和地位作用,切实在这个重大原则立场上不犹豫、不含糊、不动摇。必须带头遵守和执行根本制度,自觉把自己置于党组织的领导之下,确保枪桿子永远听党指挥。[8]

现存社会主义国家[编辑]

一般社会主义国家多遵从“党指挥枪”,执政党的主要负责人在多数情况下兼任军事统帅,以巩固党对国家的绝对领导:

政党领袖 政党职务 国家职务 军事职务 国家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中共中央军委主席
国家中央军委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
朝鲜劳动党委员长 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 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越南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 越共中央军事党委书记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政治局委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主席 中央国防与治安委员会主席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古巴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 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
古巴部长会议主席
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  古巴共和国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