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1922年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22年
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Sede vacante.svg
代表聖座宗座從缺的紋章
日期
1922年2月2日 - 1922年2月6日[1]
地點
羅馬宗座宫西斯廷小堂
樞機團主要人員
樞機團團長 Vincenzo Vannutelli樞機[2]
總務樞機 Pietro Gasparri樞機[3]
首席司鐸 邁克爾·洛格樞機
首席助祭 Gaetano Bisleti樞機
秘書 Vincezo Santoro主教
(非樞機而無投票權)
選舉情況
選情 2月2日下午:第一次黑煙
(第一輪投票失败)[4]
2月3日上午:第二次黑煙
(第二輪及第三輪投票失敗)[5]
2月3日下午:第三次黑烟
(第四輪及第五輪投票失败)[6]
2月4日上午:第四次黑煙
(第六輪及第七輪投票失敗)[5]
2月4日下午:第五次黑烟
(第八輪及第九輪投票失败)[6]
2月5日上午:第六次黑煙
(第十輪及第十一輪投票失敗)[5]
2月5日下午:第七次黑烟
(第十二輪及第十三輪投票失败)[6]
2月6日上午:白煙
(第十四輪投票成功)
當選者
阿契爾‧拉蒂樞機
(取尊号庇護十一世
Paus Pius XI op Zijn Troon.jpg

1922年教宗選舉秘密會議教宗本篤十五世在1922年1月22日離世[7]後而召集舉行。會議從1922年2月2日開始,經過14輪投票後,在2月6日上午,會議舉行地西斯廷小堂的煙囪冒出白煙,表示樞機團已選出新教宗。當選者為意大利樞機阿契爾‧拉蒂,並取尊號「庇護十一世」[8]

背景[编辑]

1922年1月22日,本篤十五世羅馬宗座宮離世,終年67歲。本篤十五世離世11天後,1922年教宗選舉秘密會議於1922年2月2日正式開始。

根據規定,樞機團團長Vincenzo Vannutelli樞機在自己不當選的前提下,將在選舉結束時詢問當選教宗是否接受選舉结果以及其教宗尊號。如樞機團團長當選教宗,上述工作由樞機團副團長負責。

樞機選舉人[编辑]

儘管當時共有60位樞機,但由於有7位樞機因種種原因而無法出席,故此能夠參與該次秘密會議的只有53位樞機。[9][10]

候選人[编辑]

原則上,参加選舉的樞機可以投票給任何已受洗的成年男性天主教徒(即樞機可以投票給非樞機者)。然而,自1378年以來選出的教宗都是樞機。

1922年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樞機選舉人分布
意大利 31
歐洲其餘部分 25
北美洲 3
拉丁美洲 1
非洲 0
亞洲 0
大洋洲 0
出席選舉人 53[9]
缺席 7[10]
前任教宗 本篤十五世(1914年至1922年)
新任教宗 庇護十一世(1922年至1939年)

日期[编辑]

本次教宗選舉秘密會議在2月2日開始,於2月6日完結,為其中一次最長的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教宗本篤十五世於1914年規定選舉在宗座從缺後的15日起開始舉行[11]。教宗當時設立這規定主要是因為教宗逝世或辭職後,各地的樞機可以有足夠時間到達梵蒂岡參與教宗選舉秘密會議。如各樞機於限期前已全部到達梵蒂岡則可提早舉行教宗選舉秘密會議[12]

選情[编辑]

2月2日下午,西斯廷小堂的煙囪冒出了此次選舉的第一次黑煙,這也說明了第一輪投票已經結束,而且最高票者未達總數之三分之二多一票(36票),第一輪投票失敗。2月3日上午,經過了第二輪及第三輪的投票,樞機團依然未達成共識,投票失敗。而於同日下午的第四輪及第五輪投票,依然沒有一位樞機達到票數門檻,投票失敗。2月4日上午,經過了第六輪及第七輪的投票,依然沒有一位樞機達到票數門檻,投票失敗。而於同日下午的第八輪及第九輪投票,依然沒有一位樞機達到票數門檻,投票失敗。2月5日上午的第十輪及第十一輪的投票,依然沒有一位樞機達到票數門檻,投票失敗。而於同日下午的第十二輪及第十三輪投票,依然沒有一位樞機達到票數門檻,投票失敗。2月6日上午,樞機團於第十四輪投票中達成了共識,西斯汀小堂的煙囪冒出了白煙,投票成功並選出新教宗。

樞機團首席助祭於12時30分登上聖伯多祿大殿中央陽台向聖伯多祿廣場的信眾以拉丁語宣布新教宗的姓名及尊號。新教宗的姓名為64歲的阿契爾‧拉蒂樞機(Cardinal Achille Ratti),並取尊號為「庇護十一世」。

新教宗隨後登上聖伯多祿大教堂中央陽台給予信眾首個宗座祝福(Apostolic Blessing),即「全城與全球」(Urbi et Orbi,全城指教宗駐地羅馬)的降福。

參考文獻及註釋[编辑]

  1. ^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7 十二月 2016) (英语). 2 February 1922 - 6 February 1922 
  2. ^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7日) (英语). Vincenzo Vannutelli †, Dean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Age: 85.1 
  3. ^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7日) (英语). Camerlengo (Chamberlain): Pietro Gasparri †; Age: 69.7 
  4. ^ 樞機團會在教宗選舉秘密會議前決定其開始時間及第一天選舉會有多少輪投票,而每日只有最多四輪投票(每日上午及下午分別只有最多兩輪投票)。如果每日四輪投票後都沒有選出新教宗,西斯汀小堂每日只會最多發放兩次黑煙信號(上午和下午各一次)。若於上午第二輪或下午第二輪投票中選出新教宗,那上午兩輪投票或下午兩輪投票的選票將於上午或下午所有投票完成後一併燃燒,發出白煙信號。Conclave smoke signal timetabl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6). 
  5. ^ 5.0 5.1 5.2 每日上午只會進行兩次投票,如沒有樞機在每兩輪投票中得到足夠的票數成為新教宗,那麼該兩輪投票的選票將會一起燃燒,意味着只會發放一次黑煙信號。故此如果每日四輪投票後都沒有選出新教宗,西斯汀小堂每日最多發放兩次黑煙信號(上午和下午各一次)。若於上午第二輪(全日第二輪)投票中選出新教宗,上午兩輪投票的選票將於上午兩輪投票後一併燃燒,發出白煙信號。Conclave smoke signal timetabl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6). 
  6. ^ 6.0 6.1 6.2 每日下午只會進行兩次投票,如沒有樞機在每兩輪投票中得到足夠的票數成為新教宗,那麼該兩輪投票的選票將會一起燃燒,意味着只會發放一次黑煙信號。故此如果每日四輪投票後都沒有選出新教宗,西斯汀小堂每日最多發放兩次黑煙信號(上午和下午各一次)。若於下午第二輪(全日第四輪)投票中選出新教宗,下午兩輪投票的選票將於下午兩輪投票後一併燃燒,發出白煙信號。Conclave smoke signal timetabl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6). 
  7. ^ Namesake - Pope Benedict XV.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二月 2, 2017) (英语). Pope Benedict XV died of influenza, January 22, 1922. 
  8. ^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7日) (英语). Elected Pope: Pius XI (Ambrogio Damiano Achille Ratti †); Age: 64.6 
  9. ^ 9.0 9.1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7日) (英语). Participated:...Count: 53 
  10. ^ 10.0 10.1 Conclave - 1922. [2017年1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7日) (英语). Unable to Participate:...Count: 7 
  11. ^ Cindy Wooden. Pope considering last-minute changes to conclave rules, Vatican says [梵蒂岡表示教宗正考慮於辭職前修改教宗選舉秘密會議的規則]. Today's Catholic News. 2013年2月21日 [2017年1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3月4日) (英语). [Ambrogio] Piazzoni told reporters the 15-day rule [of conclave] was established by Pope Benedict XV in 1914. 
  12. ^ Cindy Wooden. Pope considering last-minute changes to conclave rules, Vatican says [梵蒂岡表示教宗正考慮於辭職前修改教宗選舉秘密會議的規則]. Today's Catholic News. 2013年2月21日 [2017年1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3月4日) (英语). Ambrogio Piazzoni, vice prefect of the Vatican Library and author of the book, "History of Papal Elections," told reporters his interpretation of the document is that the 15 days is tied exclusively to the arrival of the cardinals, who could begin the conclave earlier if they were all assembled.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