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中華民國國民大會代表選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1948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

1947年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為中華民國建國以來首次舉行的国会议员選舉,各省分別於1947年11月21日至23日舉行。该次选举原定与第一届立法委员选举同时在10月进行,但国共内战致使铁路破坏,交通不便,使得选举推迟[1],最终国民大会代表普选略微提前于立法委员普选而在11月首先举行。本次直选和立法委员直选使得中国第一次出现了4.61億人民[2]直接授权产生的代议机构,从而使得中華民國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由于国共内战等因素,此次国大代表与立法委员选举也是當時政權仍及於全中國絕大部分領土的中華民國政府唯一一次的国会直选[3]

背景[编辑]

中華民国政府中民选产生之公职人员
名称 机构性质 宪法规定 增修条文规定
总统 国家元首 由国民大会间接选举 自由地区人民直接选举
国大代表 政权机关 全体国民直接选举 冻结国民大会改由自由地区人民直接行使政权
立法委员 立法机关 全体国民直接选举 自由地区人民直接选举
监察委员 监察机关 省议会间接选举 总统任命,立法院同意

民初选举[编辑]

中华民国初年,曾经有过四次国会或者制宪会议代表选举,分别是1912年国会,1918年国会,1931年国民会议和1936年制宪代表。这四次选举中,前两次为间接选举,后两次为制宪大会代表直接选举,故均非国会代表直接选举。

施行宪法[编辑]

1946年12月,制宪国民大会所通过之中华民国宪法和宪法实施之准备程序中规定本宪法在1947年12月25日实施,即在此日之前应当选出国民大会代表,立法委员和监察委员以便在行宪之后产生中华民国政府。按照宪法,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的选举为直接普选,监察委员则由各省、市参议会以间接选举法选出。国民大会依照宪法,代表人民行使政权,并且有下列职权:(一)选举总统、副总统;(二)罢免总统、副总统;(三)修改宪法;(四)复决立法院所提的宪法修正案。因此国民大会类似于美国选举人团。新立法院的地位,似英国的下议院或美国的众议院,而监察院则类似英国上议院或美国参议院。

1947年4月,依据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国民政府改组,容纳青年党民社党进入改组后的国民政府,并开始部署行宪国民大会代表选举。此时国府成立了中央选举总事务所,负责国民大会代表和立法委员直接选举事务。此时国共内战已经全面爆发。

此时参加改组政府的青年党,民社党为增加本党名额,坚持要求国民党在选举之前开具候选人名单,最后经过一番争吵青年党,民社党索要候选人名额分别为288人,238人,而国民党候选人名额为1758人。两党之名额比例远远超过制宪国民大会时两党代表名额比例。为进一步保证两在野党名额,他们又提出了比例选举法,即选民投票选举政党而非候选人,依据政党得票比例分配名额。此办法遭到各省市参议会反对[4]。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批评青,民两党:“为扩大政府基础而纳入政府的两个少数党人员,贪心于争权夺利,超过了许多国民党人士”[5]

鉴于各党选举前之纠纷,司徒雷登给国务卿的报告说:“鉴于选举有可能危害和谈的效果,他们建议应该延期选举。邵力子说,他已在国府委员会上提倡过这一行动,但被否决了。他说委员长(蒋中正)坚持认为,举行选举是走向宪政的必要步骤”[6]

選務[编辑]

名额分配[编辑]

1947年国民大会选举之县市同等区域选票式样[7]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十六條及《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罷免法》(1947年11月17日修訂版)第四條,國民大會代表依下述規定選出:

  1. 每縣、市及其同等區域各選出代表一人。但其人口逾五十萬人者,每增加五十萬人,增選代表一名。
  2. 蒙古各盟、旗選出者,共五十七名。
  3. 西藏選出者,共四十名。
  4. 各民族在邊疆地區選出者,共十七名。
  5. 僑居國外之國民選出者,共六十五名。按照地理位置将世界各地区划分为总共41区,每区选举代表2-3名。
  6. 職業團體選出者,共四百八十七名。
  7. 婦女團體選出者,共一百六十八名。
  8. 內地生活習慣特殊之國民選出者,共十名[8]

总共3045名。较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选举遍及海外华侨,在东南亚地区和北美地区的华人聚居区也有选举。

區域代表[编辑]

候选人产生[编辑]

依据《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罷免法》,候选人应以以下两种方式产生:

  1. 政党提名推荐。
  2. 自行争取500选民联署推荐(对于海外华侨则为200以上联署)。

選舉经过[编辑]

选举概况[编辑]

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选举情况[7]
代表类别 法定人数 选出人数 其中妇女人数
县市区域选举 2177 2141 40
蒙古 57 57 6
西藏 40 39 3
边疆地区各民族 34 34 2
海外侨胞 65 22 1
职业团体 地方性 216 216 24
全国性 271 268 50
妇女团体 地方性 148 147 147
全国性 20 20 20
内地生活习惯特殊之国民 17 17 0
总计 3045 2961 293
市轄直及份省之舉選行舉法無分部或部全
山东省 河南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北省 兴安省 黑龍江省 松江省 合江省 嫩江省 辽北省 察哈尔省 安徽省 大连市 哈尔滨市

1947年11月21日-23日,国民大会代表人民直接选举如期举行。全国各省,除东北北部由中共完全占领之几省无法选举外,其余各省均有投票点;全国各大城市,除中共控制下的哈尔滨齐齐哈尔,和苏联控制下的旅順,大連未能举行选举外,绝大部分城市和县市级城镇均设有投票点;全国各地,尤其在国共内战尚未波及的省份例如黔滇川湘浙闽及台湾等地,选举较为彻底,而在国共内战激烈进行的省份,例如鲁陕及东北,选举仅在大中城市和国军控制下的县镇举行,据国民政府表示,“鉴于目前国军推进缓慢,约有700-800个选举区暂时无法选举”[11]

全国各地,分别在城市街道和乡镇各处设立投票所,据《国民大会实录》记载,“约有3亿选民,凭他们的自由意志,慎重遴选了他们所信任的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在全国47省、市及蒙古18盟旗、西藏区和国内各职业、妇女团体,普遍举行国代和立委的选举,是中国普选的创始,也是民国成立36年以后,全国有选举权的民众自由运用其神圣的选举权,以实践宪政大业的起步之程”[12]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国民政府宣布的数据,全国登记选民1.65亿人,在11月24日回收有效选票为2千万张,投票率仅为10%,即占人口绝大部分的文盲基本未能参加选举[13]。 在大城市,投票率高达50%,但小城镇和广大农村,投票率较低。例如广东省注册选民15,351,811人,广州市注册选民约70万,广州市参加投票者35万多人,投票率超过50%[14]

海外华侨参加选举受到居住国法律限制,因此各国华侨选举情况不尽一致。在美国因持绿卡华侨仍具有中国国籍,故选举较为顺利,但英国及其东南亚殖民地因华侨之英国国籍问题和自治领相关法律问题,选举不太顺利[15]。最终65个华侨代表名额中仅选出22人,此问题在1948年立法委员选举时同样存在。

内战波及省份选举[编辑]

因东北北部几省(兴安,黑龍江,合江)完全被中共占领,没有内战发生,也无法进行选举,故国民政府只在临近省份设投票点,组织该省流民选举。山东省陕西省辽北省为内战激烈区域,选举仅在国军控制下的县市举行。

山东省共有110个县市(时青岛单列为特别市),因内战正酣,其中44个县市完全被中共控制无法选举,只能办理“沦陷区流亡选民登记选举”,其情况列表如下[16]

选举秩序情况[编辑]

民国37年(1948年)位于上海的华成煙厂产业工会投票处门口的童子军

在几个大城市内,投票秩序良好,但中小城镇选举舞弊现象层出不穷[1]。如《正言报》11月29日报道,“此次大选舞弊之真相,揭露操纵把持以及偷天换日之丑态,不一而足,前后信件五百余起。”

此次选举采取单记非让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简称SNTV),即选票空白,选民必须亲笔书写被选举人姓名,文盲要请人代书。这种办法不仅容易舞弊,而且错写的废票极多;又因当时身份证件尚不完善,仅凭选举权证领取选票,故冒名顶替现象也不胜枚举。国民政府之行政院新闻局曝光了本次选举的诸多问题,“本届选举之最大弊端,为少数不法之徒,竟利用此种漏洞,事前大量搜集选举权证,甚至区镇公所或选举团体负责人径将选举权证扣留不发,待投票时利用中小学生,轮流投票”,“此种情形以第一日(11月21日)妇女选举时最为普遍,当日大行宫大瓦巷中华路等投票所几全为市立第一第二女中学生包办”。[17]

初次选举也出现了在野党向执政党索要选票的现象,民社党和青年党等反对党,坚持要求国民党务必保证其能有若干名额得选[18]。而国民党内部也出现了政党提名候选人落选,而自行争得选民联署提名的候选人得选现象。国民党中央党部为兑现给青年党民社党的承诺,竟以国务会议提案方式,通过一个补充规定,强行要求得选的国民党代表把名额让给落选的民社党、青年党候补代表;并严令国民党党员,非经本党提名自行参选者一律将名额让给政党提名者。

这种违宪做法立即遭到得选代表的反对。连国民党副总裁孙科不得不表示“补充规定对当选之国代当然无约束力,因此本人认为,现在既然事已如此,诸位恐怕除了依法律起诉外,并无他法”[20]。此事一直延续到行宪国民大会,最终以承认选举代表资格有效而结束。

媒体观察与评论[编辑]

1948年南京新街口国民大会代表报到处统计表

迄11月23日,各地大选顺利完成,经过情形良好,得到国内外的普遍赞誉[21]。时上海南京重庆天津西安沈阳等各大城市媒体集中报道了此次选举的全过程,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也亲自观看了选举过程,并评价说:“以美国人眼光看中国大选,难免有不能尽如人意之处。但此事之教育价值,实无法估计。中国经此一开端,即正式步入民主大道,对于国家之民主建设,必当发生至佳之影响”[22]

对于首次普选而伴随产生的选举舞弊,媒体大量予以曝光。例如大公报在选举结束次日即曝光上海北四川路第一投票所有雇佣文盲投票之事[23]。民社党领袖张君劢也批评“扣留选票,涂改选票违法事,不胜枚举,此实盗窃民主”。也有媒体严辞批驳青年党,民社党向国民党讨要选票行为,称“他们把这次普选看作‘配给’,而不把它当作竞选。这点是致命的错误”[24] 尽管大量选举舞弊曝光,但选举仍得到媒体的广泛赞誉。例如大公报称,“一般对于这次选举的观感,总认为一般选民不够热心,这可说是我们的经验还少,同时也因为这选举甚安全,毫无危险性,所以不必惊慌。”[25]

11月21日,纽约时报报道了选举准备的情形。据报道,登记选民1.65亿,然而由于国共内战和边疆不稳等因素,实际投票会大受影响;另有外国政府对中国组织海外华侨参加选举表示抗议,认为这种海外选举干涉该国内政,故此海外华侨代表数量大为缩减。选举开始当日,各大城市童子军在街上游行呐喊,呼吁选民不要放弃选举机会。[11]

1947年11月22日,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了中国大选开始的情形,“蒋中正先生表达了通过有史以来第一次国会代表大选而在中国建立可靠和持久的民主制度的希望。”“然而政府如何向全国2.5亿文盲解释大选的原则和目的实在是噩梦一场”“蒋夫人美龄在南京一处学校参加投票,人群涌动争相观看”[26]。据该报纸报道,在三天的投票时间里,人民倾向于在最后一天参加投票。选举中发现了若干舞弊现象。[27]

11月24日纽约时报报道了选举实况,报道称:“国民党宣传部认为,虽然人们对此次选举的热情仍然与预期地相去甚远,但他们坚信民主化的步伐迟早要走。他们说,如果中国能在50年内实现真正民主,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28]。报道还称,国民政府行政院张群在写票时遇到市民偷窥,他立即转身演讲,告诉他们不记名投票的重要意义。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投票选举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陈是独立候选人。

与国内选举同时进行的是海外华侨选举自己的国民大会代表。芝加哥唐人街的华侨们参加投票的情形被芝加哥论坛报报道,“芝加哥的华人们同八百万海外侨胞一起参加了国民大会代表选举,据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统计,在美国中西部选区共收到选票4000张。海外华人参加选举不仅要作为选举人,而且也作为被选举人占据国民大会3045个席位中的65个席位(其中美国6位)。”[29]

11月25日,洛杉矶时报报道了六位拥有美国绿卡的华人被旅美华侨选为国民大会代表,一位是女性叫Won Yan Chun(周蔡鳳有), 在三藩当地华人医院担任院长,还有几位分别居住在美国东部和中西部[30]

六十年后,南方周末等媒体评论此次选举时,做出了如下评价:

大选前夕,全国各地党派及职、妇团体候选人,都能本着民主精神,开明的政见,秉持为社会及地方谋福利的责任和诺言,以合法手段,投入热烈的竞选运动。到处都是竞选人向其选民标示的“请赐一票”的文明、和平的吁求。西安选区投票时,选民大喊:“不选主张面粉涨价的!”这就跟近年西方选民不选主张加税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趋向和权利意识相近似;足以说明民主政治一旦实行,人民就会学习以选票来维护其切身利益,其公民意识也就随之而滋长、建立起来。[31]

選舉結果[编辑]

因該次代表選舉較為複雜,如下列各種情形,所以對於當選之代表尚無準確的統計:

  • 代表投票後開票前病逝(如湖北省雲夢縣代表丁錚域於開票前病逝);
  • 當選後逝世(如安徽省含山縣代表過效六在國大開始報到的前三天遇刺身亡、松江省安圖縣代表於國大開會時自殺,由吳騫遞補);
  • 當選後拒絕出席
  • 當選後退讓(包括報到出席第一次會議後即辭職,其候補代表遞補後又報到出席第一次會議);
  • 當選後犯案被註銷名籍(如西康省普格設治局代表吳永清赴南京開會途中因夾帶大煙在西昌被查獲,由李世忠遞補);
  • 雙胞案;
  • 訴訟案導致選舉事務所未公佈當選名單;
  • 訴訟案或政黨退讓、計票錯誤、政策解釋等原因導致選舉事務所多次公佈當選名單

第一屆國民大會實錄中所述,民國37年4月30日為止,全國已選出之代表為2961人,已報到者為2859人,大會閉會後仍有報到者,總計報到代表為2878人。但報到代表中有同一單位前後兩位代表報到(非雙胞案),如四川省灌縣代表任覺五出席國民大會後,辭去代表職,由趙鶴琴遞補為國大代表,趙鶴琴遞補後曾報到第一次會議,列報到順序最後一名。諸如此類資料闕如處,亦令人扼腕。

選後糾紛[编辑]

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揭曉後,青年黨民社黨僅分別當選76席與68席。兩黨抱怨當選名額太少,便向國民黨抗議,聲言將拒絕出席國民大會,並退出政府運作。國民黨自身也甚感棘手,原因是黨中央提名的候選人中有多人落選,而不少依選舉罷免法自行徵集選民聯署而取得競選資格的黨員卻告當選。

由於國民黨中央常委會曾於選前的8月18日制訂《指導本黨同志競選實施辦法》,規定國民黨員參加競選,必須由中央黨部提名。黨中央也曾通知各地選舉事務所及各省縣黨部,要求各地發動國民黨員、三青團員全力支持黨提名候選人,如不聽命即開除黨籍。9月13日,蔣中正也在《四中全會之成就與本黨今後應有之努力》一文中對全體黨員提出相同內容的公開訓示。

對於這種失控的選舉結果,國民黨中央黨部下令,凡未經中央提名的國民黨當選者,應將當選資格「自願讓給」國民黨中央提名而未當選者,並要各級選舉事務所通知未提名而當選者的當選資格無效。這種違反憲法的決定在全國國民黨員中引起了一片反對聲,由此出現「圈定」代表與「簽署」代表之爭。

原定1947年12月25日召開的第一屆國民大會,因選舉中的麻煩延期至1948年3月29日才得以舉行。上述兩種「圈定」代表與「簽署」代表一起向大會報到,報到處出現了混亂。簽署代表成立了「簽署當選代表團」要求依憲法獲得當選資格,並進行各種抗議行動。國民黨中央負責選舉的吳鐵城陳立夫谷正綱張勵生等天天被包圍質問,部分代表並向首都高等法院控告谷、張違反憲法。蔣介石親自出馬分別向「圈定」代表和「簽署」代表疏通,亦不能奏效。直到最後,宣布簽署當選者為有效,圈定而落選者另以其他方法安排,糾紛才告平息。

後續發展[编辑]

国民大会问题始末
法案 国民大会组成 集会频率 职权
五五宪草 民选国大代表 3年一次 政权机关
期成宪草 代表大会及议政会 3年一次 政权,治权机关
政协宪草 中央地方议会组合 3年一次 选举机关
民国宪法 民选国大代表 6年一次 政权机关(创复延宕)
增修条文 全体国民 4年一次 行使政权

选举后一个月,即1947年圣诞节,中华民国宪法正式实施。蒋中正在国民政府公布国民大会得选代表名单之后发表了圣诞节广播讲话。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正式召開行憲後第一屆國民大會,選舉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被稱為「行憲國民大會」。 1949年,中国大陆易手,大部分国民大会代表前往台湾,并在1954年召开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选举第二届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因中华民国政府失去对大陆的控制权,无法在大陆进行换届选举,故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和立法委员长期留任,出现了“万年国代”,“万年立委”。萬年國會的问题一直延续到1990年代,在李登辉任总统时修憲改变国民大会代表和立法委员选举办法方得圆满解决。2005年,国民大会举行任务型国大集会,决定冻结宪法中国民大会章节,把国民大会的政权彻底移交给自由地区全体国民,并由立法院担任单一国会机构。从此,国民大会代表选举不再继续举行。

图片[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朱宗震等. 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六卷. 中华书局. ISBN 7101020186 (中文(简体)‎). 
  2. ^ China's Population Reaches 461,000,000 中国人口达到4亿六千一百万. The Washington Post(1877-1954). 1947年10月22日: 2 (1页) (英语). 
  3. ^ 此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人大代表选举法,大陆的县级以上各级人大代表经由下一级人大间接选举产生
  4. ^ 各省市参议会反对大选采取比例制有关文电,中国现代政治史资料汇编,第四辑第八册
  5. ^ 司徒雷登致国务卿马歇尔,1947年9月29日,司徒雷登驻华报告,132页
  6. ^ 司徒雷登驻华报告,136页
  7. ^ 7.0 7.1 7.2 国民大会实录,国民大会秘书处,1948
  8. ^ 《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罷免法》,1947年11月17日
  9. ^ 原文為布爾津設治局,按布爾津河設治局已於民國8年升為布爾津縣,此處當為布爾根設治局
  10. ^ 《第一屆國民大會實錄》民國50年10月 國民大會秘書處編印 第89頁
  11. ^ 11.0 11.1 By HENRY R. LIEBERMANSpecial to THE NEW YORK TIMES.. New York Times (1857-Current file). Nov 21, 1947. p. 22 (1 page)
  12. ^ 程巢父. 国民政府行宪之初的选举纠纷. 南方周末. 2008年2月1日 (中文(简体)‎). 
  13. ^ Nanking Puts Chinese Vote At 20 Million. 华盛顿邮报(1877-1954). 1947年11月24日: 4 (1页) (英语). 
  14. ^ 民国广东大事记,羊城晚报出版社,页862 ISBN 7-80651-206-3
  15. ^ 1948年1月21日,王世杰日记,中央研究院,1990
  16. ^ 民国山东通志,台北:山东文献杂志社出版
  17. ^ 行政院新闻局揭露关于协助南京办理国大代表普选投票中种种弊端的签呈,中国现代政治史资料汇编,第四辑第八册
  18. ^ 国民党中央临常会讨论与民青两党互争国大代表名额问题的报告纪要,中国现代政治史资料汇编,第四辑第八册
  19. ^ 中国现代政治史资料汇编,第四辑第八册
  20. ^ 大公报,上海,1947年12月26日第二版
  21. ^ The First Election for Assembly Representative in China. 纽约时报. 1947年11月23日 (英语). 
  22. ^ 中央日报,1947年11月24日第二版
  23. ^ 大公报,上海,1947年11月24日
  24. ^ 佳木,民社党当前的心情,新闻天地,上海,第三十四期,1948年2月16日
  25. ^ 国大选举完毕. 上海大公报. 1947年11月25日 (中文(繁體)‎). 
  26. ^ Chicago Daily Tribune (1872-1963). Chicago, Ill.: Nov 22, 1947. p. 9 (1 page)
  27. ^ Chicago Daily Tribune (1872-1963). Chicago, Ill.: Nov 24, 1947. p. 27 (1 page)
  28. ^ By HENRY R. LIEBERMANSpecial to THE NEW YORK TIMES.. New York Times (1857-Current file). Nov 24, 1947. p. 12 (1 page)
  29. ^ Chicago Daily Tribune (1872-1963). Chicago, Ill.: Nov 24, 1947. p. 27 (1page)
  30. ^ Los Angeles Times (1886-Current File). Los Angeles, Calif.: Nov 25,1947. p. 7 (1 page)
  31. ^ 程巢父. 国民政府行宪之初的选举纠纷. 南方周末. 2008年2月1日 (中文(简体)‎). 
  32. ^ 蔣中正,《四中全會之成就與本黨今後應有之努力》,1947年9月13日

參考文獻[编辑]

  • 劉寧顏編,《重修台灣省通志》,台北市,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年。
  • 朱宗震等,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六卷,北京:中华书局,2000年 ISBN 7-101-02018-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