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毛泽东南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71年毛泽东南巡,指的是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在1971年8月15日至9月12日期间到南方巡视的事件。期间他收到消息指林彪之子林立果策划刺杀,临时改变计划提前回到北京

九届二中全会之后,林彪受到毛泽东冲击,但始终拒绝表态检讨。毛泽东为了敲山震虎,同时为林彪下台制造舆论,决定抛开中央,秘密南巡,在地方上散布对林彪的不满。毛泽东在南巡时,将林彪问题提高到了类似于刘少奇的“路线斗争”的程度,事实上将林彪与刘少奇的性质等同。

背景[编辑]

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受批判,林彪毛泽东的关系出现裂痕。

1971年8月,毛泽东开始对林彪势力采取行动,具体措施是“甩石头”(指批文件和找人谈话)、“掺沙子”(派出嫡系官员渗透其中,主要指本来由林彪势力把持的军委办事组)和“挖墙脚”(改组部门,主要指北京军区和卫戍区)[1][2]

经过[编辑]

1971年8月14日,毛泽东离开北京去南方巡视。16日到武昌。在武汉,毛泽东同武汉军区兼湖北省负责人刘丰谈话一次;同刘丰及河南省负责人刘建勋、王新谈话一次;同已调国务院工作仍兼湖南省负责人的华国锋谈话一次。离武汉前,还同刘丰谈话一次。28日到长沙。在长沙,毛泽东同华国锋和湖南省负责人卜占亚谈话一次;同广州军区兼广东省负责人刘兴元、丁盛,广西壮族自治区负责人韦国清谈话一次。后又同华国锋、卜占亚、刘兴元、丁盛、韦国清集体谈话一次。31日到南昌。在南昌,毛主席同南京军区兼江苏省负责人许世友、福州军区兼福建省负责人韩先楚、江西省负责人程世清谈话两次。

主要内容: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毛8月31日到南昌后,获悉周宇驰曾到江西把一辆水陆两用汽车用飞机运走,9月3日他离开南昌到达杭州。毛泽东到杭州后,叫把专列转移到绍兴。9月10日毛泽东突然决定下午走,也不要送行。离开杭州3个多小时后到达上海。他没有下车,叫人打电话通知许世友到上海来。第二天上午,许世友一下飞机就坐车直达毛泽东专列。毛泽东在火车上和许世友、王洪文谈话,谈完话,叫王洪文请许世友到锦江饭店吃饭。汪东兴送走他们后刚回来,毛泽东就说:“我们走,不同他们打招呼。谁也别通知,马上开车。先发前卫车。”

1971年9月12日到天津后。毛泽东让随行的张耀祠打电话通知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到丰台火车站。李德生回忆,毛先问了李德生近日访问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的情况,随即说:“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人多、枪多代替不了正确路线。路线正确,就有了一切;路线不正确,有了也会丢掉。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他讲了党内多次路线斗争的历史。接着又说:“这次庐山会议搞突然袭击,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五个常委瞒着三个,一点气都不透,来了个突然袭击,出简报煽风点火,这样搞是有目的嘛……我那个文章(指《我的一点意见》)是找了一些人谈话,作了一点调查研究才写的”。……“天才问题是理论问题,他们搞唯心论。……天才就是比较聪明一点,……天才是靠群众路线,集体智慧。……什么顶峰啦,一句顶一万句啦,……不设国家主席,我讲了六次,一次就算一句,顶六万句,他们都不听,半句也不顶。等于零。”李德生按照命令調动38軍的一個师到南开[3]

林彪方面动向[编辑]

毛沿途找各地负责人谈话时,一再强调他的谈话不能外传,但林彪的亲信在得知内容后转告了林彪。据官方说法,林彪因此策划政变。

据官方资料,9月8日林彪下达武装政变手令,手令上亲笔手书:“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这个手笔后来特别法庭鉴别特征时,字迹专家鉴定出自林彪手笔。而作家肖思科将“手令”残片复印件和林彪书法复印件提供给一位字迹鉴定专家,其结论与特别法庭相同[4]。(林立衡回忆:文化大革命中,林彪的许多书信都不是林彪的手笔,连签名也是工作人员摹仿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按照他们的政治需要随意修改林彪的讲话记录。九一三事件后,“四人帮”掌握着林彪专案,毛家湾的所有物证都经过江青等人的筛选,部分证据被伪造。[5]

9月8日至11日,林立果、周宇驰先后分别向江腾蛟、王飞以及“联合舰队”的其他骨干传达命令,计划中有三个方案,一是用火焰喷射器、四零火箭筒打毛泽东乘坐的火车;二是用100毫米口径改装高炮,平射火车;三是让上海空四军政委王维国带上手枪,在毛泽东接见时,在火车上动手。

后续[编辑]

毛泽东的行动直接导致了九一三事件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共中央文件(1972)12号,俗称《毛主席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话纪要》
  2. ^ 《毛泽东在林彪事件前的关键决策》曹英,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3. ^ 《李德生回憶錄》李德生,解放軍出版社,1997年8月,415页。
  4. ^ 《粉碎五大谣言 知情人反复查证披露林彪真正死因》、《林彪死因只一个》肖思科,《北京青年报》2001年9月11日存档副本. [201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29). 存档副本. [201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9). 
  5. ^ 《为林彪元帅辩护之二十四》1996年10月11日,采访林彪女儿林豆豆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