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抗議地區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耀邦八六學潮發生後,其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遭到鄧小平罷免。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后,北京市民和學生紛紛紀念胡耀邦,並逐步演變為針對中國共產黨的抗議活動,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省市也發生規模不一的抗議活動。不過當時媒體主要聚焦於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抗議,其他城市的抗議則相對忽略。

中國各地的抗议有时会与北京的游行示威相呼應,而且大多数受到北京六四清場的影响而最終沉寂。中國各地的抗議內容很多来自的政府文件的泄露、中国異議人士的披露或当时在中国的外国记者的报道。以下是北京以外地区的抗议城市名單。

華北地區[编辑]

呼和浩特[编辑]

呼和浩特及包头的学生于1989年5月11日至5月14日間开始抗议,有時人數可達3000人,學生要求當局控制通货膨胀,进行反腐改革以及在教育方面投入更多经费。许多人还要求提供有关前內蒙古自治區主席乌兰夫所涉及不正當交易的信息[1]

5月19日,大约有10,000名学生上街抗議[2]。到5月22日,示威活动規模有所減小减少。在接下来的四天里,学生繼續罷課,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留在校园[3]

5月29日,由於呼和浩特學生对國務院總理李鹏不滿,大约4,000名学生在呼和浩特市游行,要求李鵬辞职[4]

當呼和浩特學生听到6月4日六四清場的消息,有4000名師生上街游行。他們高呼复仇口号,当他们來到呼和浩特的主要广场时,大约有10,000名市民向他们表達問候和支持[5]

石家莊[编辑]

随着四二六社論的发布,石家庄出現首次学生示威活动。四天后,中央政府收到一份报告,警告說石家庄的学生開始變的難以控制[6]

1989年5月17日,大约10,000名学生和200名新闻工作者参加了游行,以支持北京的学生,并要求與當局对话和新闻自由。当天晚些时候,有5,000人衝入河北省政府大楼,并向当局提交了请愿书。第二天,即5月18日,一些政府雇员、医务人员和高中生参加了抗议活动,游行示威者和旁觀者的总人数激增至约15万人[7]

太原[编辑]

四二六社論发表后,学生游行在太原出現。在1989年4月29日北京學生與袁木对话失敗后,地方政府給中央政府的報告說太原的抗议活动于4月30日变得更加難以控制[8]

在5月4日北京学生领袖发表声明后,全国各地的大多数学生返回了课堂,但在太原市,许多学生仍在抗议太原市官员的言论。[9]5天后,约有5,000名学生靜坐在山西省政府办公室周圍,要求与山西省省長王森浩對話[10]

5月10日,示威者迫使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洽谈会、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和民间艺术节的开幕式中斷。学生的口号引起了周圍人的兴趣,聚集人数據估计有20,000人。学生们再次要求与王森浩见面,並來到省政府外,並三次試圖進入省政府。當晚,由於学生们獲知他們將可以和山西省領導對話,於是學生們回到了校园[11]

5月15日,当天有10,000人再次聚集在省政府大楼外。王森浩和其他官员会见了33名学生代表。學生們认为修建豪華的新政府大楼是在浪费金錢。王森浩同意与学生进行更多对话。當晚的示威游行因此取消[12]

5月18日,大约有230名绝食者進行絕食抗議,而示威者人数也有30,000人。當天早上,省政府大楼周圍發生暴力事件,有人向警察投掷砖头,導致80多名警察和8名群眾受傷。有大约有60人被捕。当晚,超过13万游行者在街上高呼反對邓小平中國國家主席杨尚昆的口号[13]

5月20日至5月22日,为應對北京宣布的戒严令,学生们成立了宣传队,尝试从工人那里获得更多援助,据报道,有1000名学生前往一家钢铁公司分发小册子[14]。5月25日,有一批工人开始游行,要求李鹏辞职。

为抗議6月4日中共在北京的清場行动,约有4,000名学生拿著標語橫幅進行游行,要求为在北京遇害的人討回公道[5]

天津[编辑]

4月15日晚,在聽聞胡耀邦去世后,约有2,000名学生在天津南开大学校园内哀悼[15] 。4月27日,南開大學學生開始罷課[16] 。有2萬多人拿著標語和橫幅遊行[17]四二六社論的發表再次引發大規模學生抗議。

据4月30日的一份报告透露,南开大学裡有更多的海報被張貼,有大约一半的学生參與罷課[8]

5月25日,知識分子和作家也參與學生抗議行列,有50000名群眾目睹了此次抗議[18]

東北地區[编辑]

長春[编辑]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3000名吉林大學以及其他院校學生靜坐示威,要求官員出來與學生對話。最終這些學生被警察、中共黨員以及教育部門官員勸離[19]

袁木和几位北京学生代表之间舉行对话后,出於對對話結果不滿,长春的学生于4月29日上街遊行[20]。5月19日,有10,000名学生參與遊行[2] ,兩天後學生試圖獲得一家汽车厂工人的支持[14]

哈爾濱[编辑]

1989年5月15日,哈爾濱约有9000名学生在黑龍江省政府大楼前示威。學生表示支持在北京的学生抗议活动,并要求黑龍江省省长邵奇惠出来对话。在學生与警察长时间对峙之后,副省长黄枫現身试图安抚人群,并说省長会在5月20日与他们對話。学生对此不满意,继续要求邵奇惠現身,晚10时30分,邵奇惠走出省政府与学生对话,但没能成功平息学生情绪。到16日O时,学生仍然没有离开省政府,对话仍在继续[12]

经过几天的持续抗议,5月17日哈尔滨的学生抗议人数达到25,000,几乎占该市全部学生人数的一半。抗議者認為抗議活動短時內不會結束,并开始创建自己的自治学生组织并为绝食抗議做准备[21]

5月31日,学生们开始平静下来。在黑龙江大学,官员与学生会达成了一项协议,允許學生的自治組織運作,作為回應。學生組織將召回支援北京抗議的哈爾濱學生[22]

6月3日晚上,哈尔滨的人们就开始听说北京的军事镇压。第二天,有7,000多名抗议者上街哀悼在北京遇難的人,同时高喊反李鹏的口号[5]

沈陽[编辑]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引起了沈陽学生的极大愤慨,很快沈陽也發生了大規模示威遊行[6]。在电视转播北京袁木與學生对话後,沈陽再次爆發示威[20]

在连续四天的示威活动,5月17日,有超过20,000名学生參與當天的游行。更多的群眾开始圍觀学生,仅在沈陽的中山广场,就有近10,000名围观者目睹了學生遊行。在當天晚些時候,据报道圍觀政府大楼前学生抗議的围观人数约为100,000[21]

西北地區[编辑]

蘭州[编辑]

在4月29日,北京的學生領袖與袁木進行對話後,蘭州發生抗議[20]

5月9日,在多个校园舉辦的學生与中共官员一系列对话後,大约有3,000名学生抗议,并要求进行统一的对话。 据报道,其中约有1000名学生在甘肃省政府大楼外静坐时试图闯入大楼,但他们被警察拦住[10]

5月29日,大约100名学生在蘭州的主要广场安营扎寨,但据报道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他们看起来打算要放弃[4]

在听到有关六四清場的消息后,6月4日凌晨,有3,000多名学生和老师再次在蘭州进行抗议,有约1,000人选择躺在出城火车轨道上进行抗议[5]

烏魯木齊[编辑]

5月11日至5月15日,乌鲁木齐市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示威游行,当时有100多名矿开采者举行静坐,部分是为了支持北京的学生,但主要是因为人们担心急性辐射综合症以及政府的漠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与示威者进行了對話,并缓解了示威者的担忧,成功平息事態[23]

当烏魯木齊人們听到北京的镇压消息时,6月5日,约有100名乌鲁木齐学生在政府大楼外静坐[24]

西安[编辑]

地方政府发给中央政府的报告表明,4月15日,西安的學生開始哀悼胡耀邦[25]。第二天,陕西省委书记说,每天约有10,000人聚集,人群中不仅包括学生,还包括工人、官员和西安的其他居民[26]。游行者讨论的主题包括通货膨胀、工资和住房等问题[26]

4月20日,有10,000名学生闯入陝西省政府办公区,并要求与省長對話。他们的主要訴求之一是要解释為何两年前胡耀邦會被迫辞职[27]。幾個小时後由於遲遲無法对话,学生们回到了校园,後來下雨時,剩下的人也离开了[26]

4月22日,有大约40,000人在陝西省政府大楼外的新城广场聚集,观看胡耀邦葬礼的现场直播。由於陝西省政府沒有就說明胡耀邦辭職原因的請願書做出答覆,有些人情緒開始激動,並推搡警察。有人向警察扔了几块石头。警察則用皮带抽打人群作為回應。後來,一辆警车着火,数小时后,前门也被烧毁。在當天,陝西省省长侯宗宾甚至收到了一些学生寄來的花圈。此時警察開始用警棍攻擊人群。下午5点大多数学生都离开了广场,但是许多人下班在經過广场时被捲入混战。一些报道表明,一些官员和中共干部试图制止暴力,但無濟於事。大约晚上7点左右数百人闯入陝西省政府以西的几栋建筑物并進行縱火。据报道,有一名來自被縱火的建築的高级官员要求警察停止对示威者使用暴力。一个小时后,警察设法清理并关闭了广场。同时,一些人群逃到附近的服装店。政府表示,警察在商店内的任何行為都是对进入商店的搶劫者的回擊。尽管许多照片和目击者證實了4月22日在西安曾发生過暴力事件,但官方沒有承认有人員伤亡[28]

4月24日,在一次示威遊行中據報道發生「打砸搶燒事件」[29]。有大约270人被拘留,经初步审讯后,有106人被释放[29]

4月28日,官方發佈對4月22日事件的聲明,聲明对事件的暴力程度和起因轻描淡写,这引起了西安市许多人的不满,在城市的大学校园里有人張貼反邓小平的海报[30]

5月4日,大约有12,000人舉行遊行抗議,学生们要求删除报纸上有关4月22日事件的指責性的言论,并要求政府与学生對話。据报道,陕西省副省长孫達人已与其中一些人进行了對話[31]

5月17日,学生们再次用大型海报展示各种口号,表达对中央政府的不满和訴求。當天大约有2,000名学生乘火车前往北京聲援学生运动[32]

中央政府于5月20日在北京宣布戒严令后,西安的许多学生因害怕遭到政府镇压而开始返回自己的院校或住所[33] 。然而,當時有谣言稱,大约有几名西安学生在北京被杀,此後抗議活动再次被點燃。5月26日,大约10,000名学生舉行集会并呼吁实现輿論自由,并建立了全省范围的自治学生联合会[3]

六四清場後,有大約数百人至2000人發動遊行,表達對清場中遇害人員的哀思。随后几天又有更多示威活动,直到6月11日,西安政府開始对这些活动进行镇压[34]

西寧[编辑]

5月3日,西寧發生學生示威活動[35]。5月5日,當北京学生领袖呼籲全国各地的学生重返课堂后,西宁的学生卻繼續罷課,以抗议当地报纸的不公正报道[9]

5月26日,从北京返回的15名学生在青海省政府大楼前进行绝食抗議,以期争取更多的示威支持[3]

銀川[编辑]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為表達不滿。銀川的學生開始抗議[6]

5月28日,有3,000名学生上街遊行[36] 。当听到有关6月4日北京清場的消息时,同样数量的人带着花圈和横幅再次游行[5]

華東地區[编辑]

上海[编辑]

4月17日,与胡耀邦去世有关的小海报开始在上海的大学校园内出現。第二天,由数千名学生组成的团体开始公開悼念胡耀邦。一些人甚至要求与市政府官员见面,但最终以失败告终[25][37]

大多数学生的活动都相对平和,直到4月23日,世界經濟導報发表未經上海當局許可的有關悼念胡耀邦的文章後,学生和记者開始变得激动[20]

四二六社論發佈后,上海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活动[20]。同時“上海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聯)、“上海工人自治联合会”(工自聯)等组织成立[37]

5月2日,大約有7000人來到人民廣場静坐以及发表演讲,并在給市領導的請願書上签名。在警察禁止旁观者进入广场之后,学生们又搬到了外滩,在那里人数激增到大约8,000,并繼續静坐到深夜[38]

两天后,在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之际,8,000名上海学生再次在市政府前静坐,要求对话。据報道,他们散发的小册子和传单也讓许多市民支持學生運動[31]

5月16日,来自12个不同大学的4,000多名学生前往市政府大楼开始静坐,要求上海市委書記江泽民辞职,并向政府提出了新訴求,包括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運動,不惩罚任何示威者,恢復《世界經濟導報》前主編輯欽本立職務,以及学生代表与政府之间进行平等的公开对话[39] 。市领导同意第二天与学生领袖会面。到5月17日上午,对话仍未進行,依舊有200名学生留守靜坐,大约40名学生效仿了北京學生行為开始绝食抗议[40] 。当天晚些时候,超过23,000名抗议者以及60名绝食抗议者在政府大楼外集会。但上海市政府卻讓來自官方組織的學生代表與政府對話,這種形式的對話遭到了很多人的抵制,而且江泽民也沒有出席對話。第二天,包括作家和工人在内的十万多名市民參加支持學生的游行[7]

为了應對北京宣佈的戒严令,超过2万名学生、工人和知识分子在雨中游行抗议[14] 。5月23日,大约有55,000人來到大学校园聆聽學生們的演講[41]

6月4日,北京六四清場後,上海高自联、工自联與学生上街拦截车辆,设置路障,堵塞交通,攻擊清除路障的警察、武警和工人纠察隊[37]

6月6日,光新路铁路道口發生骚乱,161次京沪列车遭到焚燒,一节邮政车厢全毁,同时6辆公安摩托车遭到烧毁,40余名警察受傷[37]

6月4至8日,上海有234个路口被堵塞979次,6000多辆机动车被拦停用作路障,其中16辆被掀翻、砸坏、烧毁,铁路运输中断近50小时。後上海“高自联”和“工自联”等组织遭到強行解散,《民主之声》等刊物停止出版。袁智明、彭家民等被指控製造光新路鐵路道口騷亂並遭到逮捕[37]

福州[编辑]

5月4日,数千名学生在福州遊行。游行者几乎没有打着标语,据说是在高呼反腐败口號和讚美中国的颂歌。游行者是來自福建师范大学福州大学的学生,他們來到福建省委辦公地,發現省委辦公大樓已关闭並且周圍都是警察。尽管在人群和警察之间有短暂的推搡,但大多数人在经过数小时后就离开了[42]

5月16日至5月18日,福州的示威活动參與人數增加到10,000多人,但總體上平穩有序[13]

5月20日,随着北京戒严令的公布,福州一些对中央政府不满的学生阻攔了福州前往北京的特快列车。大约有1,000人还要求面見福建省副省长陈明义,不過在等待了五个小时之后,人群陸續撤離。据报道,5月27日,一群抗议者封锁了横跨閩江的一座桥梁,持續時間為大约一个小时[43]

作為對6月4日北京的军事镇压行动回應,成千上万人在福州市中心游行。第二天,游行者繼續舉著橫幅遊行表達哀傷,遊行秩序变得更加井井有条[44]

杭州[编辑]

4月27日,即四二六社论发表的第二天,杭州发生了零星抗议活动。在4月29日的北京學生與袁木对话之后,杭州学生对中央政府的反应強烈[6]

5月4日,大约10,000名学生游行,要求新闻自由、控制通货膨胀以及懲治腐败官员[31]。同时,杭州市的中共黨員被警告不要參與学生活動,如不許像其他杭州市民一样向學生提供食物或水[45]

5月14日至16日,有2,000人參與遊行,另有40人開始絕食抗議,以声援北京的学生。到5月17日晚上,绝食抗议的人数增加到數百人[46]

5月18日,包括浙江省委書記李泽民和省长沈祖伦在内的官员探望了绝食抗议者,并恳请他们停止絕食。 据《中国日报》报道,大约有十万人参加或观看了示威游行[47]

由于北京宣布了戒严令,以及對当地政府不滿,工人们于5月23日开始罢工,并与学生一起示威遊行[48]。在同一天,有300名学生通过销毁團員證以表示自己退出共青团[41]。5月26日,政府在报纸上刊登紧急呼吁,要求学生重返课堂[49],但仍有5,000名学生前往武林广场,并表示將示威到底[3]

到5月27日,大多数学生回歸課堂,但仍有许多杭州大学的学生繼續罷課。6月1日,李泽民要求剩下的学生結束罷課[50]

6月4日北京镇压學生後,杭州再度發生抗議,火车和交通一度被迫停止[51]

合肥[编辑]

在4月25日晚間,由於四二六社論提前播報,合肥學生出現抗議活動[52]。到4月27日,有更多的人開始參與示威活动[6]

5月17日,超过10,000名学生,教师和作家开始游行,要求政府进行改革。有些曾參加過八六學潮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也參與遊行,並表示他們不會保持沉默[53]

在5月28日,大约有3,000名学生,400名工人和复员士兵參加游行[36]。6月1日,又有1,500名学生游行,以示对上海学生的声援。同一天,又有300人向在從天安门广场返回途中被火车撞死的学生致敬[54]

濟南[编辑]

由於四二六社論緣故,4月27日,濟南出現示威遊行[6]。到5月18日,成千上万的人在济南游行,以聲援北京的学生,并就山東省出現的問題進行抗議[55]

5月24日,有大约1000名工人開始參與罢工[41]。一天后,有10,000名左右学生、工人和市民參與游行[18]

6月4日,4,000多名学生手持花圈在济南游行,哀悼死於北京鎮壓的遇難者。据报道,他们在公交车上涂寫反李鹏的標語[5]

南京[编辑]

4月17日,来自南京不同學校的大约10,000名学生向警方请愿,要求他们批准为哀悼胡耀邦逝世而舉辦的游行。警方的回应是要求学生不要抗議以免引起公共秩序的混亂。尽管学生对此表示默許,但公安部门仍預期示威遊行會發生[25]

到4月20日,学生们开始封锁交通。江苏省委的报告提到学生们來到鼓楼广场,并要求當局將他们的舉動视为爱国運動,以及要求官员懲治腐败並增加政府透明度[26]

四二六社論发布后,更多的人參與示威遊行[6]。到5月19日,超过10,000名抗议者在南京街头游行[2]。两天后,南京橡胶厂的工人宣布罢工,记者和老师也加入了抗议学生的行列[56]

5月28日,有3万多名示威者參與反對邓小平李鹏遊行[36]

南昌[编辑]

在六四运动期间其他大多数城市遊行都处于停顿状态时,南昌学生继续游行到5月3日[57]。5月19日,有超过10,000名学生再次游行[2]

在聽聞6月4日北京进行镇压后,大约有2,000名学生游行。遊行者手舉橫幅譴責李鵬並高呼復仇[58]

中南地區[编辑]

長沙[编辑]

4月22日的一次学生示威中,长沙发生騷亂,大约20家商店被洗劫一空,导致96人被拘留[59]。4月24日,学生们在包括湖南师范大学在内的多所大學张贴反邓小平的海报[16]。4月25日,警察逮捕了涉及打砸搶燒行為的138人[60] 。当晚,随着四二六社論被提前洩露,新的示威游行爆发了,到4月27日,示威游行的规模進一步扩大[6]

由於對4月29日北京學生與袁木對話的不滿,示威活动持續进行[20]。到5月4日,长沙大约有6,000名学生向人们分发傳單,尋求农民、工人和企业家的支持[31]

据报道,5月13日,长沙出現绝食抗议[61]

5月19日,有20,000至30,000名來自高中和大學的學生參與遊行。在參與绝食抗議的300名学生中,有26名學生在中午昏倒,据报道,一名学生试图用头撞墙自杀[62]

6月1日,又有300名学生來到政府大楼前绝食抗議[54]。6月4日,大约500名学生听说北京发生的军事镇压行动後,朝火车站进发。當天晚上,他們在车站周围放上花圈哀悼在北京遇难的学生[63]

邵陽[编辑]

四二六社論發佈後,邵阳发生了第一批示威活动[6]

5月19日,有10,000多名示威者和围观者来到城市广场。据报道发生了财产损失事件,有的甚至试图通过破坏窗户和前门闯入市政府大楼。大约有45人被捕,其中12人被立即释放。参与破坏的人都不是学生[62]

武漢[编辑]

4月19日至22日,湖北省委向中央政府报告,该市发生的学生示威活动越来越具有政治性[64]

四二六社論公佈後,大型示威活动爆發[6] 。在4月29日袁木與北京學生对话播出之后,示威活動演變成抗议活动[20]

5月4日,據估算有10,000名学生參與游行要求政府控制通货膨胀,反對官員腐敗[31]。5月18日,成千上万的人继续走上街头[65]

在6月4日听到北京镇压的消息后,全市大学的10,000多名学生参加了游行。他们封锁了武汉武昌汉阳之间的主要道路以及京广线的鐵路[66]

西南地區[编辑]

重慶[编辑]

胡耀邦死讯传出后,重庆的大学校园开始出现一些动荡。至少在四二六社論发布之初,重庆就开展了大型示威活动[6]。4月29日,袁木与北京学生领袖之间的对话電視播出後,示威持續[20]

5月4日举行的示威活动中,有7,000人在市政府大楼内静坐,要求政府承认他们的活动是合法的,并要求媒体给予公平对待[67]。在5月17日至5月19日之间,大约有10,000人示威游行,并且有82人开始绝食抗議[2][68]。對於學生運動,重慶市民與學生開始產生分歧,疲倦的学生乘车驶回校园時导致严重的交通拥堵,而普通市民开始担心示威游行會造成食物短缺[69]

5月3日至5月20日,重庆日报报导了14人被捕,尽管这个数字可能更高[70]

5月20日,市政府官员同意与示威者进行对话,不過结果一无所获[71] 。5月23日,超过20,000名示威者在街头游行[41]

作為對6月4日的北京镇压行动的回應,重庆的许多学生开始罷課。各行各业的人们堵塞了城市的道路和鐵路,甚至掀翻车辆。在两天的时间里,重慶基本上瘫痪了。6月5日晚上,一些官员得以通過谈判讓抗议者放棄封锁铁路。在接下來的幾天重慶大部分交通开始逐步恢复[72]

貴陽[编辑]

5月18日清晨,出現学生抗议活动,並有3,000人坐火車前往北京聲援當地學生。稍後有2000名学生來到貴州省政府高喊口号,批评该省经济发展滯後。下午,大约有4,500名学生再次在貴州省政府大楼外游行,要求希望对去北京的学生进行客观的新闻报道,以了解他们的活动以及交通情况。据报道,政府當時有點不知所措,政府订购了数千盒饭,試圖让学生及早離開結束抗議。到晚上,仍有2000名学生在警察的警戒下留守,估计當時有100,000名群眾參與围观[73]

听到有关北京镇压的消息后,贵阳的1000多名学生在6月4日舉行抗议。他们在城市广场上擺上花圈,甚至有人向周圍人呼吁針對政府發動暴動[74]

參考文獻[编辑]

  1.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New York: PublicAffairs, 2001. ISBN 978-1-58648-122-3. p. 170.
  2. ^ 2.0 2.1 2.2 2.3 2.4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28.
  3. ^ 3.0 3.1 3.2 3.3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04.
  4. ^ 4.0 4.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22.
  5. ^ 5.0 5.1 5.2 5.3 5.4 5.5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93.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81.
  7. ^ 7.0 7.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15.
  8. ^ 8.0 8.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98.
  9. ^ 9.0 9.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25.
  10. ^ 10.0 10.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32.
  11.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40.
  12. ^ 12.0 12.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72.
  13. ^ 13.0 13.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16.
  14. ^ 14.0 14.1 14.2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74.
  15. ^ Cosbey, Robert C. Watching China Change. Toronto: Between the Lines, 2001. ISBN 978-1-45930-640-0. p. 220.
  16. ^ 16.0 16.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62.
  17. ^ Cosbey, Robert C. Watching China Change. p. 222.
  18. ^ 18.0 18.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95.
  19.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76.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96.
  21. ^ 21.0 21.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97.
  22.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29.
  23.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70.
  24.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400.
  25. ^ 25.0 25.1 25.2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8.
  26. ^ 26.0 26.1 26.2 26.3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44.
  27.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 7.
  28.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s, 10-31.
  29. ^ 29.0 29.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67.
  30.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 34.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14.
  32.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 40.
  33.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 52.
  34. ^ Esherick, Joseph W. “Xi'an Spring.” paragraphs, 56-62.
  35.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12.
  36. ^ 36.0 36.1 36.2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16.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第三节 打击破坏社会安定的违法犯罪分子.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 
  38.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00.
  39.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82.
  40.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83.
  41. ^ 41.0 41.1 41.2 41.3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87.
  42. ^ Erbaugh, Mary S. and Kraus, Richard Curt.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in Fujian and its Aftermath," The Pro-Democracy Protests in China: Reports from the Provinces, ed. Jonathan Unger. Armonk, NY: M.E. Sharpe, Inc., 1991. retrieved online at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04095110/http://tsquare.tv/links/KRAUS.html, paragraph, 8.
  43. ^ Erbaugh, Mary S. and Kraus, Richard Curt.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in Fujian and its Aftermath." paragraph, 17.
  44. ^ Erbaugh, Mary S. and Kraus, Richard Curt.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in Fujian and its Aftermath." paragraph, 20.
  45.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The Pro-Democracy Protests in China: Reports from the Provinces, ed. Jonathan Unger. Armonk, NY: M.E. Sharpe, Inc., 1991, retrieved fro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04094915/http://tsquare.tv/links/KEITH.html paragraph, 17.
  46.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20.
  47.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26.
  48.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39.
  49.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40.
  50.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46.
  51. ^ Forster, Keith. "The Popular Protest in Hangzhou." paragraph, 51.
  52.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76.
  53.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99.
  54. ^ 54.0 54.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54.
  55.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16.
  56.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75.
  57.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76.
  58.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94.
  59.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51.
  60.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69.
  61. ^ Tang Biaoqing and Dimarco, Damon. My Two Chinas: The Memoir of a Chinese Counterrevolutionary. (Amherst,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2011). ISBN 978-1-61614-445-6 p. 93.
  62. ^ 62.0 62.1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29.
  63.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95.
  64.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45.
  65.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27.
  66.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96.
  67.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44.
  68. ^ Chan & Unger
  69.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230.
  70. ^ Chan, Anita and Unger, Jonathan. "Voices from the Protest Movement in Chongqing: Class Accents and Class Tensions." paragraph, 39.
  71. ^ Chan, Anita and Unger, Jonathan. "Voices from the Protest Movement in Chongqing: Class Accents and Class Tensions." paragraph, 26.
  72. ^ Chan, Anita and Unger, Jonathan. "Voices from the Protest Movement in Chongqing: Class Accents and Class Tensions." paragraph, 48.
  73.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198.
  74. ^ Zhang Liang. The Tiananmen Papers p. 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