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街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碧街事變
日期 1989年6月6日-1989年6月7日
地點  英屬香港旺角油麻地
起因 六四事件發生後三日,支聯會正發動全港罷工罷市罷課的集會抗議中共武力鎮壓學生,共產黨派人潛入示威進行打砸搶活動將行動升級。
方法 聚集襲警野貓式行動縱火毀壞公物、焚燒汽車
結果
  • 6月6日晚有滋事份子乘機鬧事,演變成騷亂。
  • 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驅散滋事份子,至翌日早上平息事件。
  • 支聯會取消6月7日的六四集會及遊行。
  • 6月7日全港學校停課一天。
衝突方
部份參與慢駛示威者
滋事份子
傷亡
受傷 26人(7名警察、19名市民)
被捕 15人

碧街事變是發生在1989年6月6日至7日香港旺角油麻地一帶的騷亂。事源於六四事件發生後兩日,當時支聯會正發動全港罷工罷市罷課抗議中共武力鎮壓學生。6月6日晚,滋事份子借慢駛抗議乘機鬧事,並演變成通宵騷亂。是次騷亂造成26人受傷、15人被拘捕。

背景[编辑]

1989年六四事件後兩日,當時支聯會正發動全港罷工罷市罷課抗議中共武力鎮壓學生。並打算於6月7日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及集會,預計有150萬人參與。[1]

經過[编辑]

6月6日晚九時許,一班已獲港府准許遊行的貨車司機,駕駛貨車到佐敦道慢駛遊行。6月7日凌晨約1時半,數百人尾隨車隊沿彌敦道向尖沙嘴方向遊行,沿途高叫口號。其間數十人駕駛多輛掛上印有十七軍及十八軍字樣黑布的車輛,沿彌敦道向尖沙嘴方向行駛,駛至彌敦道與碧街交界的龍馬大廈時,一批男子突然下車,踢向大廈大門及破壞汽車,警員到場調查時遭對方包圍,人群多達四五百人,由於寡不敵眾,警員被迫退回彌敦道與碧街交界處,並要求增援。雙方對峙期間,有人向警員投擲硬物,一名警長及三名警員受傷,送院治理。警察機動部隊到場增援,人群亦向旺角道窩打老道四散及集結,及後介乎兩街之間的彌敦道封閉,多輛警車戒備,大部份慢駛遊行的貨車依警方指示有序地離開現場,但中途混入車隊的人群並沒有離開,反而越聚越多。

兩時許,聚集人數一度高達七千多人,警方呼籲人群散去,期間有人在佐敦道一帶起鬨,衝擊一間中資銀行大門,企圖撬開鐵閘,其後更用磚頭、玻璃瓶等雜物攻擊警方及擲向店舖大門,亦有人破壞交通燈,推翻及焚燒汽車垃圾。兩時半左右,警方派出逾千名防暴隊進行驅散,合共施放49發催淚彈,便衣警察揮動警棍驅散滋事分子,將人群向旺角方向驅散。2時37分,二十多名滋事分子在油麻地寧波街投擲石塊,與警方對峙。[2]

另外,騷亂期間有消防員救護員上前救援時,亦遭到人群攻擊,需要警員在場持槍保護。由於騷亂範圍太廣,警方未能及時封鎖一帶街道,造成有途經的市民和車輛混入其中,場面非常混亂。警方至7日清晨5時許才將滋事分子完全驅散並控制局面,防暴警察在6時撤走,旺角一帶交通恢復正常。事件中有5名警員受傷,其中一名警員胸部受傷需要留院,另有19名市民受傷,其中一人留醫。警方當場拘捕12人,大部份為青年,當中過半數為親中左派組織成員,其餘為香港三合會成員。[3]

後續[编辑]

事後支聯會發言人司徒華譴責滋事分子藉騷亂破壞香港民主運動,指滋事分子是別有用心、另有企圖,與支聯會立場完全相反,並取消6月7日的六四集會及遊行,以防有人混入搞事。[4]香港理工學院(現香港理工大學)亦取消原定7日下午兩時舉行的六四集會。而事件並沒有影響香港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不少市民身穿黑色或白色素服,臂前綁有黑紗上班上學。公司商店休業一日或半日,不少更是中資機構。而香港交易所開市前亦默哀三分鐘及舉行小型哀悼會。另外教育署宣佈因應騷亂事件,6月7日全港學校停課一天。高級程度會考英語口試亦須改期。

時任港督衛奕信爵士發表講話,指騷亂只是一小部分流氓乘機搞事,任何人有違法行為,警方會迅速採取行動。[5]

由於事件起源於油麻地碧街,因此又稱碧街事變[6]。2015年,油麻地社區組織活化廳策劃街頭劇《碧街事變﹣﹣六四滾動街頭劇場》,並將相關紀錄出版[7]

上一次
原因:1984年的士騷亂(1984年1月12日至14日)
香港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
1989年6月7日
下一次
原因:上水石湖新村警民衝突(1999年11月16日)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