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巴仁乡暴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90年巴仁乡暴乱,是1990年4月5日至4月6日发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巴仁乡的武装暴乱,暴乱组织者聚集200多人,围攻巴仁乡人民政府,杀害6名武警及公安干警,并发生激烈交火。[1][2][3]

背景[编辑]

阿克陶县巴仁乡是“中国巴仁杏”的产地,位于帕米尔高原脚下、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地处阿克陶县城西南部,面积共1087平方公里,下辖14个村民委员会,114个村民小组,1个乡直农场,总人口不足3万,主要是维吾尔族人。[3]

1980年代末,维吾尔族青年则丁·玉素甫师从喀什地区叶城县大毛拉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学习《古兰经》经文。1989年,他回到巴仁乡以后,创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积极发展成员,声称准备“圣战”,企图通过武装暴乱推翻人民政府,成立“东突厥斯坦”独立国。1990年2月初,则丁·玉素甫在沙依清真寺举行第二次会议,同年3月15日,在买海提·库西马克家中举行第三次会议,讨论武器弹药、刀、白布、白球鞋等的准备工作,并且规定要严格保密,泄密者将被杀光全家。同年3月25日,在沙依清真寺举行第四次会议,研究此次武装暴乱的组织和分工,决定则丁·玉素甫任总指挥,阿不都艾尼·吐逊任副总指挥,加马力·买买提任军事指挥,艾海提·阿瓦地负责率领第一部分人,吐鲁洪·沙克负责率领第二部分人,吾不力卡斯木·伊布拉音任骑兵班班长,依沙克·吾守负责财务及后勤保障,阿不都·吐尔地、买买提吐逊任联络总指挥,热合买江·艾买提负责保管并分发自制炸药包手榴弹等等武器。在此次会议上,则丁·玉素甫宣布,一旦他死去,由阿不都艾尼·吐尔逊继续指挥并发展整个队伍。他们还抓紧进行格斗和体能训练。[3]根据则丁·玉素甫编的《圣战法规》,第一条便是:“消灭异教徒,向异教徒发起进攻。”[4]

利用在清真寺做“乃玛孜”之机,则丁·玉素甫等人强迫伊斯兰教教民捐钱,要求每人“抱经宣誓”,参加“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加入该党的人,每人至少交50元人民币,其中20元作为活动经费,20元购买白球鞋,10元购买刀子。[5]

此后在3月中旬,他们的活动由秘密转向公开,开始公开要求村民交纳粮食和钱款。3月17日晚,他们闯到浩罕村村民委员会主任依明·吾买尔家,强迫其捐款1500元人民币,依明·吾买尔问他们要钱何用,他们回答:“为了振兴伊斯兰”,若不交就要“考虑你的命”。同日,浩罕村的另一位农民也被迫交1000元人民币。3月20日到3月31日,他们在巴仁村、浩罕村等4个村强行征收钱款和粮食,规定每户必须交纳玉米10斤、小麦5斤,结果在这4个村一共征收到15麻袋粮食。他们用强征得的钱款,陆续购买或制造炸药手榴弹炸药包长刀、1辆摩托车、4匹马。事后经过警方查证,他们一共筹得资金1.3万元人民币。[3]

3月27日伊斯兰教斋月开始以后,他们行事更加张扬。他们在巴仁乡土尔村清真寺的院子里架设高音喇叭,鼓吹“圣战”。他们说:“穆罕默德同异教徒打过仗,我们也不得不打仗,每天做五次乃玛孜不解决问题,要打仗。”3月29日,他们砸碎在街头卖酸奶的小孩手中的瓦罐,将卖烟小贩的烟草倾倒在街上。有人还强迫民众组织庆祝“圣战节”的大游行,呼喊分裂国家的口号。[3]

此外还有一个插曲。4月2日,两个人来到英吉沙县艾古斯乡农民达尼西(维吾尔族)家中。达尼西擅长马术,是著名的叨羊赛冠军。那两个人下了摩托车之后,对达尼西说:“我们来买你的那匹马,那匹叨羊比赛得头一名的骏马。”但达尼西舍不得卖。来人便自称买马是要先占领巴仁乡,再占领英吉沙县,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并邀请达尼西加入“伊斯兰圣战队”。但达尼西推托说卖马是大事,要同父亲商量,因为维吾尔族人尊重长辈的意见。来人便离去。达尼西随即向乡里报告了这些情况。后来在4月7日,达尼西听说武警部队追剿分队要进山,便牵着这匹马送到部队,他说:“暴徒认识我的马。如果在山里遇见他们,他们会先向马开枪,枪一响,解放军就有时间隐蔽射击。马受伤或牺牲了我感到光荣。”[2]

从3月中旬开始,巴仁乡的异常情况引起了阿克陶县党委、政府乃至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党委、政府的注意。3月底到4月初,阿克陶县公安局多次派员调查巴仁乡的情况。[2][5][4]4月2日,阿克陶县公安局副局长阿巴拜克到巴仁乡调查。大毛拉瓦力斯前来汇报称,4月1日,他的两个儿子深夜被人骗到清真寺,“东突”分子强迫他俩参加“伊斯兰圣战队”,他俩反对,结果遭到毒打。[4]阿巴拜克又找到巴仁乡的干部以及巴仁村、浩罕村的群众了解情况,得知这种情况在巴仁乡已经十分普遍,几乎每村都有。还有人反映,这些人声称:“星期四(1990年4月5日),我们要把旗帜插到乡里去!”还扬言:“封斋期间,谁开饭馆,就砸毁,女人上街要剪掉头发。”阿巴拜克赶紧向中共阿克陶县委汇报,并通过电话向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公安局汇报。[2]

4月3日上午,中共阿克陶县委召开常委会议,研究巴仁乡的异常情况,决定当晚派中共阿克陶县委副书记吐尔逊和阿克陶县公安局副局长阿巴拜克到阿图什向中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委书记牛秉信报告。 4月4日清晨,牛秉信来到阿克陶县,召开阿克陶县五套班子领导会议,研究巴仁乡问题,决定采取五条措施,并派吐尔逊副书记到巴仁乡做群众工作。4月4日上午,吐尔逊等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派出的60多名干部到巴仁乡做工作。这些干部抵达巴仁乡人民政府,要求巴仁乡的干部、群众、宗教人士同坏人作斗争。[2]

4月4日下午,30多人来到巴仁乡派出所的艾里木·乌拉木家中闹事,切克村清真寺也有200多人聚集。吐尔逊和阿巴拜克闻讯赶往切克村,向聚集在切克村清真寺的200多人做工作,宣传中共的政策,同“东突”分子进行4个多小时辩论,但无效果,只好撤离,向中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委书记牛秉信报告了情况。[3][4][1]

经过[编辑]

4月5日凌晨,则丁·玉素甫率领大约200人打手电筒在街头列队前进,边走边念诵表达决心的《古兰经》经文,包围巴仁乡人民政府示威。[1][3]他们试图占领巴仁乡,随后扩大占领区,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3]

4月5日下午18时30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公安局局长率领62名武警前往维持秩序时,在巴仁乡人民政府门外遭围攻,200多名聚集者开始围攻巴仁乡人民政府,向巴仁乡人民政府院内扔石头,两名武警和两名司机被打伤。[3][4][1]此外,有5名前去执行任务的公安干警被劫持为人质,暴乱分子以此要挟政府。[1][3]

4月5日晚21时,前来增援的喀什武警支队13人乘坐两辆军车,在巴仁乡人民政府门外的十字路口遭拦截和袭击,两辆军车被砸碎玻璃,13名武警官兵被石头砸伤。武警下车将这些人驱离后,才进入巴仁乡人民政府院内。4月5日晚23时,乘坐一辆小车赴巴仁乡执行联络任务的4名汉族公安边防官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边防总队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支队阿克陶边防大队副教导员许新建,战士卢建辉、王景平、郭学文[6]),在巴仁乡人民政府旁边的大桥边遭到“东突”分子拦截,被“东突”分子用长刀和斧头活活砍死。其中,战士卢建辉的颈部被几乎砍断,只剩下一层皮连接头和身体;战士王景平的手指被剁掉,后颈接连被砍4刀。[3][4]随后乘坐一辆小汽车赶来的喀什武警支队六中队副队长艾里·牙生(维吾尔族)、班长吴勇、副班长田崇峰也遭围攻及殴打,副队长艾里·牙生被扣为人质,班长吴勇、副班长田崇峰遭到杀害,汽车被推翻到大桥下面,1支手枪、3支冲锋枪、400发子弹遭抢走。其中,吴勇起初被用木棍和铁锹毒打,随后头发被拴在木桩上,导致整个头皮剥落,身上被捅30多刀。[3][4]

4月6日4时10分,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通知南疆指挥部称,已接到中央批示,事件性质为武装暴乱,武警和公安人员可以还击(此前因为事件性质有待确定,并为避免伤及信教的维吾尔族群众,现场全体武警都一直执行不开枪的命令,即便有武警已经被杀)。[5]暴乱分子向巴仁乡人民政府大院内投掷10多枚手榴弹及炸药包,随即开枪扫射,喀什武警支队四中队战士董喜民、杨培忠,五中队战士杜永亮被打伤。武警战士对空鸣枪警告,但暴乱分子继续向巴仁乡人民政府院内射击并投掷手榴弹,巴仁乡人民政府大院的围墙被炸出3个豁口。暴乱分子准备从围墙豁口冲进大院时,4时44分,武警、公安干警在鸣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当场击毙正在现场指挥的则丁·玉素甫;另有1名暴乱分子在引爆土制手榴弹时被击中,从而导致3名暴乱分子被这土制手榴弹炸死;还有2名暴乱分子被击毙。[3][4]

4月6日9时,前来增援的武警部队和各民族民兵先后赶到。9时14分,部队控制了制高点,少数暴乱分子躲到民房内,继续向外面射击,经过劝降和清剿,多数暴乱分子投降。9时50分,巴仁乡武装暴乱被平息。至此总共有上述6名暴乱分子在战斗中被击毙。[3][4]拒不投降的艾买提·买买提等50多名暴乱分子被击溃。阿不都艾尼·吐尔逊等16名暴乱分子持枪逃走。[1]

事后[编辑]

暴乱平息后,阿不都艾尼·吐尔逊等16名暴乱分子持枪逃往昆仑山。武警部队派出三个民族共23名官兵组成一支马队,进军昆仑山,买买提·艾力是这支追剿分队的总指挥。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所属各县纷纷派出武警、公安干警、民兵连配合围堵暴乱分子。4月5日晚至4月7日凌晨,英吉沙县武警、公安干警、民兵连在龙甫乡附近地区抓获19名逃窜的暴乱分子,缴获2匹马、3枚土造手榴弹、30发子弹、1把刀、1060元人民币现金,并且根据暴乱分子的供认,起获一支埋藏起来的“五四”式手枪[3][4]

1990年4月8日凌晨5时30分,买买提·艾力率领的追剿分队沿小路南行。抵达河岔口时,出现三条方向不同的小路,买买提·艾力派出以艾尼·托乎提为首的侦察小组,发现暴乱分子在通往西南方向的土路上行走150米后,脱鞋趟过河,改向东南方向逃跑。追剿分队向东南追到皮得力克村时,暴乱分子占据村内有利地形展开枪战,战斗持续3个小时,6名“东突”分子被击毙,3名被俘虏,其他几名“东突”分子逃往更深的雪山。[4]

1990年4月9日凌晨,追剿分队向雪山深处进发,两侧都是绝壁,上方云雾缭绕,沟底雪深无法行进,只能走绝壁上的一条小路。追剿分队的战士们跳下马,忍着饥饿,在海拔4000余米的雪山上爬行。4月9日晚19时30分,追剿分队遭遇“东突”分子,随即分为3个组进攻。“东突”分子占据了正面的山腰,前面是开阔地,以火力压制追剿分队。“东突”分子占据的山腰左侧有一数百米的绝壁。追剿分队的一名战士和主动担任向导的阿克陶县武装部翻译阿迪力·伊敏(维吾尔族)从左侧攀登上绝壁,向敌人扫射。翻译阿迪力·伊敏在战斗中牺牲,成为平息巴仁乡暴乱中牺牲的唯一一位维吾尔族烈士。这些“东突”分子迅速全部被击毙或俘虏。到4月10日,参加巴仁乡暴乱的“东突”分子全部被歼灭。[2]在阿不都艾尼·吐尔逊等16名“东突”分子中,击毙9名,俘虏7名。[1]

巴仁乡暴乱的规模和影响都比1980年代的分裂活动大得多,分裂分子实行武装对抗,公开试图推翻地方党委、政府。巴仁乡暴乱是1990年代新疆暴力恐怖活动的开端。[1]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