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二十國集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20国集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十國集團
Group of Twenty
G20.svg
  二十国集团成员国
  欧盟成员国中的非二十国集团国家
  2019年峰会受邀请的嘉宾国
簡稱 G-20、G20、二十國集團
成立時間 1999年
2008年(峰會)
類型 國際經濟合作論壇
目標 促進已工業化和新興工業國家之間就有關全球經濟穩定性的關鍵議題進行開放及有建設性的討論[註 1][1]
會員
網站 g20.org 編輯維基數據鏈接

二十國集團(英語:Group of Twenty缩写G20)是一個國際經濟合作論壇,於1999年12月16日在德國柏林成立,屬於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內對話的一種機制,由七國集團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加拿大日本),金磚五國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南非),七個重要經濟體(澳大利亞墨西哥韓國土耳其印度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阿根廷),以及歐洲聯盟組成。按照慣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列席該組織的會議。

歷史[编辑]

二十國集團建立於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後,是19個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以及歐盟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參加之論壇,每年部長們聚在一起討論全球經濟、財政和金融問題,常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在華盛頓之年會套着開[2]:12。二十國集團建立最初由八大工業國組織財政部長於1999年9月在美國首都華府提出的,目的是防止類似亞洲金融風暴的重演,讓有關國家就國際經濟貨幣政策舉行非正式對話,以利於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的穩定。二十國集團中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各佔一半,結構相對平衡[2]:12。二十國集團的GDP總量佔全球GDP的85%,貿易佔全球貿易總額的80%以上,人口佔全球人口的2/3。二十國集團是論壇,沒有秘書處之類常設執行機構[2]:12。二十國集團從2008年起召開領導人峰會。美國作為2008年首次峰會東道主,提議參照七國/八國集團模式建立峰會協調人機制;各國任命一個二十國集團之協調人,直接對各國元首/首腦負責,任務是籌備峰會、起草峰會文件、協調立場等[2]:12。經過幾個月緊張籌備,二十國集團於2008年11月中旬在華盛頓召開第一次峰會,議題是合作應對金融危機,防止全球金融體系崩潰[2]:12。隨著二十國集團的架構日漸成熟,並且為了反映新興工業國家的重要性,二十國集團成員國的領導人於2009年宣佈該組織將取代八國集團成為全球經濟合作的主要論壇[3]

二十國集團頭幾年之所以取得成功,很大程度歸功於中國和美國合作與配合;當時美國對七國/八國集團無力應對金融危機、歐元衝擊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壟斷地位已有不快,希望借助提升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之地位,警示歐盟和歐元,所以積極改革全球治理[2]:15。英國與歐盟其他成員本來就有矛盾,英鎊又是獨立貨幣,歐元坐大於英鎊並無多大好處,自然支持美國;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對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更大作用並無異議,主要是擔心歐洲整體在二十國集團中話語權不如在七國/八國集團中大[2]:15

日本、墨西哥等抵觸二十國集團取代七國/八國集團以及取消八國集團同五國[2]:15。日本自明治維新以來,一直以「西方」國家自居,素有「脫亞入歐」之說;日本不願失去七國/八國集團之領導地位[2]:15。墨西哥是八國集團同五國之成員,卻不是金磚國家成員;八國集團同五國消亡意味着墨西哥在發展中大國機制中失去一席之地[2]:15

二十國集團取代七國/八國集團成為全球經濟治理之主要平台,八國集團同五國機制也隨之解散[2]:16。二十國集團峰會機制開始改變二戰結束以由西方發達國家主導之單一全球治理模式,發展中國家有部分話語權和參與決策之權力;也標誌着中國除了在聯合國安理會享有國際政治、安全治理權力外,在世界經濟金融領域也初步擁有核心制度性權力[2]:16-17

領導人峰會[编辑]

因應2007年到2010年的經濟危機,20國集團從2008年起召開領導人峰會以商討對策,並從2009年起每年舉行一次峰會。峰會的另一個目的是糾正過往有關環球經濟的會議和管理中沒有包含新興工業國家的局面。

屆次 日期 主辦國 主辦城市 主办场地 主辦國领导人
第1次峰會 2008年11月8日至9日[4]  美國 华盛顿特区 國立建築博物館 喬治·沃克·布什
第2次峰會 2009年4月2日[4]  英國 伦敦 倫敦展覽中心 戈登·布朗
第3次峰會 2009年9月24日至25日[4]  美國 匹茲堡 貝拉克·奧巴馬
第4次峰會 2010年6月26日至27日[5]  加拿大 多倫多 斯蒂芬·哈珀
第5次峰會 2010年11月11日至12日[6]  韩国 首尔 國際會議暨展示中心 李明博
第6次峰會 2011年11月3日至4日  法國 戛纳 節慶宮 尼古拉·薩科齊
第7次峰會 2012年6月18日至19日  墨西哥 洛斯卡波斯 費利佩·卡爾德龍
第8次峰會 2013年9月5日至6日  俄羅斯 圣彼得堡 弗拉基米爾·普京
第9次峰會 2014年11月15日至16日  澳大利亚 布里斯班 布里斯本會展中心 東尼·艾伯特
第10次峰會 2015年11月15日至16日  土耳其 安塔利亚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第11次峰會 2016年9月4日至5日  中国 杭州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習近平
第12次峰會 2017年7月7日至8日  德國 汉堡 汉堡国际会展中心 安格拉·默克尔
第13次峰會 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  阿根廷 布宜諾斯艾利斯 Centro Costa Salguero 毛里西奥·马克里
第14次峰會 2019年6月28日至29日  日本 大阪 Intex大阪日语大阪国際見本市会場 安倍晉三
第15次峰會 2020年11月21日至22日  沙烏地阿拉伯 利雅德 King Abdullah Financial District英语King Abdullah Financial District
第16次峰會 2021年  意大利
第17次峰會 2022年  印度

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编辑]

二十國集團自成立至今,其主要活動爲「財政部長財政大臣中央銀行行長會議」。[7]

年份 主辦國 日期 主辦城市
1999年  德國 12月15日至16日 柏林
2000年  加拿大 10月24日至25日 蒙特利爾
2001年  加拿大 11月16日至18日 渥太華
2002年  印度 11月22日至23日 新德里
2003年  墨西哥 10月26日至27日 莫雷利亞
2004年  德國 11月20日至21日 柏林
2005年  中国 10月15日至16日 北京
2006年  澳大利亚 11月18日至19日 墨尔本
2007年  南非 11月17日至18日 開普敦
2008年  巴西 11月8日至9日 聖保羅
2009年  英國 3月14日至15日 霍舍姆
9月4日至5日 倫敦
11月6日至7日 圣安德鲁斯
2010年  韩国 2月27日至28日 仁川
6月4日至5日 釜山
10月22日至23日 慶州
2012年  中国 2月26日至27日 上海
7月23日至24日 成都
2019年  日本 6月8日至9日 福岡

成员国[编辑]

领导人[编辑]

成员国 国家元首 政府首脑 财政部长 央行行长
 阿根廷
毛里西奧·馬克里
阿方索·普拉特·盖伊英语Alfonso Prat-Gay 费德里科·施图尔辛格英语Federico Sturzenegger
 澳大利亚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斯科特·莫里森 乔许·弗萊登伯格 菲利普·罗威英语Philip Lowe
 巴西
雅伊爾·博索納羅
纳尔逊·巴尔博萨英语Nelson Barbosa 亚历山大·汤比尼英语Alexandre Tombini
 加拿大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贾斯汀·特鲁多 比尔·莫诺英语Bill Morneau 史蒂芬·波洛兹英语Stephen Poloz
 中國 习近平 李克强 刘昆 易纲
 法國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爱德华·菲利普 米歇尔·萨潘英语Michel Sapin 克里斯蒂安·努瓦耶英语Christian Noyer
 德國 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安格拉·默克尔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 延斯·魏德曼英语Jens Weidmann
 印度 拉姆·納特·考文德 纳伦德拉·莫迪 亚伦·杰特利英语Arun Jaitley 拉古拉姆·拉詹
 印尼
佐科·維多多
英卓華英语Sri Mulyani Indrawati 阿古斯·玛尔多瓦尔多约英语Agus Martowardojo
 意大利 塞尔焦·马塔雷拉 朱塞佩·孔特 皮埃·卡洛·帕多安英语Pier Carlo Padoan 伊格纳齐奥·维斯科英语Ignazio Visco
 日本 天皇德仁 安倍晋三 麻生太郎 黑田东彦
 墨西哥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
路易斯·比德加赖·卡索英语Luis Videgaray Caso 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英语Agustín Carstens
 俄羅斯 弗拉基米尔·普京 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 安顿·谢鲁阿诺夫 埃尔维拉·纳比乌里娜英语Elvira Nabiullina
 沙烏地阿拉伯
萨勒曼·阿勒沙特
易卜拉欣·阿卜杜勒·阿齐兹·阿萨夫英语Ibrahim Abdulaziz Al-Assaf 法哈德·穆巴拉克英语Fahad Almubarak
 南非
西里爾·拉馬福薩
蒂托·姆博威尼英语Tito Mboweni 莱西塔·丹雅格英语Lesetja Kganyago
 韩国 文在寅 李洛淵 柳一鎬 李柱烈英语Lee Ju-yeol
 土耳其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纳杰·阿巴尔英语Naci Ağbal 埃尔登·巴士哲英语Erdem Başçı
 英國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鮑里斯·約翰遜 菲利普·哈蒙德 马克·卡尼
 美國
唐纳德·特朗普
斯蒂芬·梅努欽 杰罗姆·鲍威尔
 歐盟[8] 唐纳德·图斯克欧洲理事会主席 让-克洛德·容克欧盟委员会主席 皮埃尔·莫斯科维奇英语Pierre Moscovici 马里奥·德拉吉

成员国经济数据[编辑]

成员国 贸易额
百万美元
(2018)
名义GDP
百万美元
(2019)[9]
GDP(PPP)
百万美元
(2019)[9]
人均名义GDP
美元
(2019)[9]
人均GDP(PPP)
美元
(2019)[9]
HDI
(2017)
人口
(2018)
P5 G4 G7 BRICS MIKTA DAC英语Development Assistance Committee OECD C'wth 经济体分类
IMF[10]
 阿根廷 142,370 543,061 951,001 12,735 22,302 0.836 42,961,000 新兴经济体
 澳大利亚 496,700 1,442,722 1,099,771 61,066 46,550 0.935 23,599,000 发达经济体
 巴西 484,600 2,346,583 3,275,799 11,573 16,155 0.755 202,768,000 新兴经济体
 加拿大 947,200 1,785,387 1,595,975 50,304 44,967 0.913 35,467,000 发达经济体
 中國 4,620,000 10,356,508 18,088,054 9,608 18,110 0.752 1,395,380,000 新興经济体
 法國 1,212,300 2,833,687 2,591,170 44,332 40,538 0.888 63,951,000 发达经济体
 德國 2,866,600 3,874,437 3,748,094 47,774 46,216 0.916 80,940,000 发达经济体
 印度 850,600 2,051,228 7,411,093 1,608 5,808 0.609 1,259,695,000 新兴经济体
 印尼 346,100 888,648 2,685,893 3,524 10,651 0.684 251,490,000 新兴经济体
 義大利 948,600 2,147,744 2,135,359 35,335 35,131 0.873 59,960,000 发达经济体
 日本 1,522,400 4,602,367 4,767,157 36,222 37,519 0.891 127,061,000 发达经济体
 韩国 1,170,900 1,410,383 1,783,950 27,970 35,379 0.898 50,437,000 发达经济体
 墨西哥 813,500 1,291,062 2,148,884 10,784 17,950 0.756 119,581,789 新兴经济体
 俄羅斯 844,200 1,860,598 3,576,841 12,718 24,449 0.798 146,300,000 新兴经济体
 沙烏地阿拉伯 521,600 746,248 1,609,628 24,252 52,311 0.837 30,624,000 新興经济体
 南非 200,100 350,082 707,097 6,483 13,094 0.666 53,699,000 新兴经济体
 土耳其 417,000 798,332 1,514,859 10,381 19,698 0.761 77,324,000 新兴经济体
 英國 1,189,400 2,950,039 2,569,218 45,729 39,826 0.907 64,511,000 发达经济体
 美國 3,944,000 17,348,075 17,348,075 54,370 54,370 0.915 318,523,000 发达经济体
 歐盟 4,485,000 18,527,116 18,640,411 36,645 36,869 0.876 505,570,700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被邀請與會國和組織[编辑]

2016年G20成員(藍色)和受邀國家(粉紅色)

每年峰會都有一些組織和國家被邀請参與會議。

永久受邀對象[编辑]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原文為:The G-20 is the premier forum for ou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at promotes open and constructive discussion between industrial and emerging-market countries on key issues related to global economic stability.

参考文献[编辑]

資料
  1. ^ What is the G-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4).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前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何亞非. 《全球治理與中國的歷史選擇》 初版. 中華書局(香港). 2015. 
  3. ^ G20 to replace G8 as main economic forum. 澳洲廣播公司. 2009-09-25. 
  4. ^ 4.0 4.1 4.2 G20 Summits. G20.utoronto.ca. [2017-08-14]. 
  5. ^ G-20 Toronto Summi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6-30.
  6. ^ G-20 Seoul Summit to be held on November 11-12, 201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6-12.,G20新聞稿,2010年2月5日。於2010年6月5日查閱。
  7. ^ G20 Meetings of Finance Ministers and Central Bank Governors and Deputies. G20.utoronto.ca. [2017-08-14]. 
  8. ^ Van Rompuy and Barroso to both represent EU at G20. EUobserver. 2010-03-19 [2019-10-04] (英语). The permanent president of the EU Council, former Belgian premier Herman Van Rompuy, also represents the bloc abroad in foreign policy and security matters...in other area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President Barroso will speak on behalf of the 27-member club. 
  9. ^ 9.0 9.1 9.2 9.3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October 2015 [14 October 2015]. 
  10. ^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 IMF. 2015 [14 October 2015]. 
書籍
Cooper, Andrew F. The G20 and Its Regional Critics: The Search for Inclusion. Global Policy. 2011. ISSN 1758-5899. doi:10.1111/j.1758-5899.2011.00081.x. 
Firzli, Nicolas J. G20 Nations Shifting the Trillions: Impact Investing, Green Infrastructure and Inclusive Growth (PDF). Revue Analyse Financière. 2017, 64 (3): 15–18. 
Gilpin, Robert. Global Political Economy: Understanding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ic Order. Princeton,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978-0-691-08676-7. 
Markwell, Donald. John Maynard Keyne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Economic Paths to War and Pea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829236-4. doi:10.1093/acprof:oso/9780198292364.001.0001. 
Wade, Robert. From Global Imbalances to Global Reorganisations.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2009, 33 (4): 539–562. ISSN 1464-3545. doi:10.1093/cje/bep032.  已忽略未知参数|doi-access= (帮助)
Woods, Ngaire. The Globalizers: The IMF, the World Bank, and Their Borrowers. Cornell Studies in Money. Ithaca, New York: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8014-4424-1. JSTOR 10.7591/j.ctt1ffjpgn. 
Wouters, Jan; Van Kerckhoven, Sven. OECD and the G20: An Ever Closer Relationship (PDF). George 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Law Review. 2011, 43 (2): 345–374. ISSN 1534-9977. 

相關文獻[编辑]

Haas, Peter M. Introduction: Epistemic Communities and International Policy Coordination (PD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1992, 46 (1): 1–35. ISSN 1531-5088. JSTOR 2706951. doi:10.1017/S0020818300001442. 
Hajnal, Peter I. The G8 System and the G20: Evolution, Role and Documentation. Global Finance Series. Aldershot, England: Ashgate Publishing. 2007. ISBN 978-0-7546-4550-4. 
Kirton, John J. G20 Governance for a Globalized World. Global Finance Series. Abingdon, England: Routledge. 2013. ISBN 978-1-4094-2829-9. 
Reinalda, Bob; Verbeek, Bertjan (编). Autonomous Policy Making by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Routledge/ECPR Studies in European Political Science 5. London: Routledge. 1998. ISBN 978-0-415-16486-3. 
Samans, Richard; Uzan, Marc; Lopez-Claros, Augusto (编).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the IMF and the G-20: A Great Transformation in the Making?. Basingstoke, England: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ISBN 978-0-230-52495-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