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至2007年度香港行政長官施政報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06至2007年度香港行政長官施政報告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於2006年10月11日發表的施政報告

背景[编辑]

曾蔭權當選特首後的一年,由於自由行等的因素,香港的經濟景氣漸漸復甦,而曾蔭權的民望亦日漸上升,2006年10月11日,曾蔭權一反以往的慣例,於上午向香港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

內容[编辑]

這份施政報告的名字是:以民為本,務實進取

這一份施政報告的重點大致如下:

  • 推行學券制,以「學券」形式,資助家長幼稚園教育的學費。由2007-08學年開始,每名三至六歲兒童的資助額為$13000,到2011-12時,增至$16000 。
  • 政府撥款一億元及何東家族後人、商人何鴻卿的一億元捐款,建立首間「資優教育學院」。
  • 協助74000輛舊型號柴油商業車輛的車主替換合符“歐盟 IV 期”廢氣排放標準的車輛。政府將合共撥款32億。預計此計劃,可有效把香港的氮氧化物及可吸入懸浮粒子排放量,減少10%及18%。
  • 2007年四月一日起,為購入環保私家車的車主提供減免30%首次汽車登記稅優惠,減免上限為50,000 元。
  • 由於政府與兩間電力公司(港燈及中電)的利潤管制協議於2008年屆滿,政府與電力公司磋商新管制計劃時,環保要求是重點。電力公司的准許回報率會與他們是否超越排污上限掛勾,所謂排污上限,政府指在2010年達到政府的減少排污目標。
  • 政府宣布不就最低工資立法,改在清潔及保安行業推行“工資保障運動”,政府指,如兩年後沒有成果,將會就最低工資立法。
  • 就偏遠地區公共設施不足,政府將會在天水圍和東涌等地區增加服務和設施,例如圖書館、體育館、診所和社會服務。
  • 政府認真研究應否設立一個綜合、整體、高層次的家庭事務委員會,以更有效協調政策資源,處理不同年齡和性別人士的事宜。

評價及影響[编辑]

綜觀而言,這份施政報告沒有甚麼太大驚喜,有的人認為,這份施政報告的名字應為“務實進取,以我(曾蔭權)為本”。因為人們指曾蔭權留下一些力度,以待零七年他宣布連任時發放大量利多,以便爭取民望及選票。曾蔭權在回應這質疑時,經常提及到“我的任期只餘下八個月”,他這樣回應:

“現時我們不是討論這個問題。議員一定會有批評,如果我多遠見的話,就是不實際;如果有實際的時候,就沒有遠見。事實上,如果大家看看我的演辭,我已盡量在自己的任期內講出自己的思維、講出自己的信念、講出自己的感受。對於我現時面前的工作,有些做得到,有些做不到,特別是短期之內,八個月之內,我能夠做到甚麼,我已經勾劃了出來。更加長遠一些,我講出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是甚麼,我覺得已經做了自己份內的工夫,但甚麼事情也沒有完美,我接受所有的批評,如果我做得好,我會繼續學習,做得更好。”

學券制的爭議[编辑]

資助學前教育,這在今年政黨紛紛向政府建議的事項,澳門也已進行中。但今次他推出的學券制,並不是全支助所有學前教育,只是資助每年學費24000元(半天制)或48000元(全日制)的“非牟利幼稚園”。同時,在半個月後,政府宣布把主持教改八年,引來教育界不滿的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調任為廉政專員。故人們認為,曾蔭權除了討好家長以外,也想討教育界,以便在特首選舉中得到教育界的支持。

由於私立及學費超逾上限的非牟利幼稚園不受惠於學券制,這些幼稚園恐怕流失大量學生,社會人士認為,曾蔭權企圖把學前教育掌握在政府手中控制,至於是否資助“牟利幼稚園”,政府認為“牟利幼稚園即是私營的機構、商業的機構,政府的公帑不應用於這樣的商業行為中。”但諷刺的是,今次施政報告所提出關於資助更換舊型號柴油商業車輛,這也是一種商業行為,亦有人推論,學券制所花費的公帑,最終也會流入私人商家的口袋中。由於家長及幼稚園反彈過大,政府對學券制的立場一變再變。使家長與幼稚園對曾蔭權失望。

工資保障運動的爭論[编辑]

由於工聯會加入爭取最低工資的行列中,使社會爭取最低工資的聲音愈來愈大,而工聯會三位立法會議員(陳婉嫻王國興鄺志堅)的態度非常強硬,表明如曾蔭權不為最低工資立法,將會在曾蔭權連任時不支持他。結果今次政府推出“工資保障運動”,並表示如成效不濟,在兩年後立法,引來他們的反彈。陳婉嫻在記者會上表達強烈不滿,三人表示打算不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鄺志堅更明言,將會尋求司法覆核,指政府可以利用《行業委員會條例》中的行政手段來定立最低工資。因為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中回答鄺氏的問題時表示,這一條條文已經過時,他不會利用這條條文來落實最低工資。

最後,在曾蔭權親自出馬下,政府表示在“工資保障運動”,實行一年後進行中期檢討,工聯會三位立法會議員接受這條件,宣布將會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有一些民主派報章曾預言,工聯會會長鄭耀棠稱讚“工資保障運動”是極大突破,工聯會三子與鄭氏口徑不一,留下一個下台階以供工聯會三子轉軚。此事使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指工聯會就此事轉軚,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鄭家富指工聯會出賣了工人的權益。迫得陳婉嫻淚灑當場。對於在地方佈局以利王國興出戰新界西立法會選區的工聯會而言,這是一記重傷。對於因爭取最低工資而支持工聯會的人來說,是一個錯愕。

參照及網頁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