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贵州毕节儿童死亡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5年贵州毕节儿童死亡事件,是指发生于2015年6月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的一起全家儿童死亡事件。四名留守儿童在家中死亡,分别为一兄三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警方的初步调查结论是疑似集体喝农药自杀,但招致舆论的质疑[1]

2012年11月,毕节曾经发生过儿童死亡事件,五名流浪儿死于垃圾桶中。此次事件再次反映出中国西南偏远地区的贫穷、流浪儿、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

背景[编辑]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离七星关区有110多公里,是七星关区最远的乡。茨竹村是贵州省的一类贫困村,全村2400多人,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家里劳动力打工和种地,村里的留守儿童有20多个。

根据村民描述,四兄妹基本不出门或与其他人沟通,并多年遭受很严重家庭暴力,导致性格孤僻。孩子们的母亲任希芬在夫妻打架后,2014年3月离家出走去向不明;父亲张方其2015年3月外出打工。四孩子在田坝小学读书,但经常旷课,后辍学[2]。兄妹们成为留守儿童后,田坎乡裡为他们建立了留守儿童档案,并确定村支书高华成和包村干部张胜为一对一帮扶对象。在兄妹们辍学后,乡干部和学校教师前后6次去动员回校上课,但孩子都不开门[3]

家庭状况[编辑]

一、张启刚等4名儿童家庭成员基本情况 该家庭人口6人,户主张方其,男,汉族,34岁,初中文化;妻子任希芬,32岁,初中文化;长子张启刚,14岁,就读于田坎小学6年级;长女张启秀,10岁,就读于田坎小学2年级;次女张启玉,8岁,就读于田坎小学1年级;三女张启味,5岁,就读于田坎幼儿园小班。 (删除记者认为孩子性格孤僻的主观意识段落)

二、家庭经济状况

(一)经济情况:该家庭生育第一个孩子后即举家到海南打工,在海南又生育3个女孩后于2011年返乡。向当地乡计生办缴社会抚养费[4](也就计生罚款)9900元后,为3个女孩办理户籍登记。 从2012年第二季度起,夫妻两人纳入农村低保;2014年低保享受对象变更为张方其、张启刚。2012年,该户领取低保金1275元,2013年领取1760元,2014年领取2124元,2015年1-4月领取768元。2013年春节领取一次性生活补助金400元,冬春救助粮30斤;2014年领取春节一次性生活补助300元,冬春救助粮30斤。经统计,2012年4月至今,该户共领取低保金等民政救助资金6627元。 2014年,该户春节杀年猪2头,约400斤,养殖出售生猪5头,收入约7000多元。现饲养生猪两头,约300斤。该户2014年玉米产量约1500斤,目前还有玉米约1000斤,腊肉约50斤。 该户银行存折余额为3586.02元,其中低保金为786.02元。 (删除老师认为孩子内向的段落)

(二)住房情况:该户拥有砖混结构三层楼房,约200平方米,于2011年修建。据当地村民介绍,该房屋建筑成本在10万元以上,修建时获得政府农村危房改造资金1万元。

三、婚姻家庭情况 张方其、任希芬夫妇在海南生活期间有打骂孩子情况,长子张启刚曾被父亲责打手臂脱臼,耳朵被扯伤留有疤痕。2011年回乡后,夫妻感情恶化,时常吵架和打闹,男方曾将女方打伤住院。女方于2013年2月离家出走,随后男方时常外出打工,家庭日常事务主要由长子张启刚承担,包括照顾三个妹妹、饲养生猪等。在父母先后离家后,4个子女性情发生变化,不愿与外界接触,经常闭门不出,甚至亲属也叫不开门,于2015年6月9日晚服农药死亡。[5]

经过[编辑]

2015年5月8日起,兄妹四人就辍学在家,他们离群索居。6月9日当天晚上8点,田坎乡教管中心主任潘峰和几名老师一起,再次去家访。大门紧缩,房间没有亮灯。但老师们在楼下呼喊名字时,发现孩子们正躲在窗户后面看着他们。他们没有征求孩子们的意见,通过虚掩的后门进入房子。孩子因为恐慌,三名躲在三楼装玉米的柜子裡;一名孩子躲在沙发背后的洞裡。四名孩子均赤脚,并惊慌。其中老二和老三两名女孩儿,脸颊红肿。当被问及时,两人称是互相打架造成。

潘峰给田坎乡法委书记胡海峰打电话汇报。随后胡海峰和其他两名村干部赶到现场,并叫来了村裡卫生所的医生。21点后,医生检查身体称,浮肿并非营养不良造成。随后教师劝说孩子们回学校上课,整个过程中,孩子均没有说话,但长子答应保证第二天就去上学。21点30分,十余人离开孩子家。23点多,孩子们喝下敌敌畏[6]。当时,同村村民张启付听到张方其家房子方向传来“呼、呼”的声音。跑去发现一个孩子倒在地上,正在抽搐。随后报警并拨打120,乡卫生院医生和警察赶到现场后送去医院抢救,但是未能成功。四名孩子均被发现喝农药死亡,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7]。事发后警方在事发现场寻找到一张遗书,上面写着:

后经鉴定是长子张启刚所留[9]

后续[编辑]

2015年6月12日,任希芬回到毕节处理善后,表示孩子出事后“心里很难过,自己没有尽到责任。父母如果在身边照顾他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愿我家的悲剧不要再发生”[10]

针对媒体质疑当晚的家访是否在言语或行动上刺激了孩子,胡海峰和潘峰均予以否认。但6月12日毕节政府发布批文,称毕节市委和七星关区委决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其中:七星关区副区长杨黔、教育局局长叶荣和田坎乡茨竹村包村领导薛廷猛被停职检查;田坎乡党委书记聂宗献、乡长陈明福被免职。而视情节对田坎乡分管教育的党委委员、政法委书记胡海峰,田坎乡教管中心主任潘峰,田坎小学校长曾兴玉,茨竹村党支部书记高华成,七星关区驻田坎乡茨竹村同步小康驻村工作组组长钱波,4名死亡儿童的结对帮扶教师杨小琴作相应的纪律处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1][2]

6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批示,要求“把工作做实、做细,强调临时救助制度不能流于形式。对不作为、假落实的要严厉整改问责,悲剧不能一再发生。”[12]同月12日晚,贵州省政府办公厅紧急下发通知,要求贵州各地对辖区内所有农村留守儿童、辍学儿童进行一次集中排查,彻底查清留守儿童数量、构成、特点、家庭状况等基本情况[13][14]

评价[编辑]

社会舆论认为留守儿童问题反映出父母教育缺乏[2]。另有学者称,该事件问题在于“社区儿童保护机制没有建立,学校对辍学现象没有采取有效措施;缺乏社会和政府为困境家庭提供的委托监护、委托抚养或代养服务,系统的家庭儿童保护机制体系没有建立”[15]

相关[编辑]

参考[编辑]

  1. ^ 刘木木. 还原毕节服毒兄妹最后一夜:今天是该走的时候了. 中国台湾网. 来源:成都商报. 2015年6月14日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6月30日). 
  2. ^ 2.0 2.1 2.2 震撼!留守儿童悲剧的真正原因. 搜狐网育儿快讯. [2015-06-28]. 
  3. ^ 悲剧是如何发生的? ——贵州毕节4名儿童集体喝农药自杀事件调查. 中国教育新闻网 (中国教育新闻网). [2015-06-28]. 
  4. ^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fgk.chinalaw.gov.cn. [2017-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1). 
  5. ^ 16271, yh. 李克强批示毕节儿童自杀事件:对不作为假落实要问责_中华网. 3g.china.com. [2017-02-09]. 
  6. ^ 王婧. 毕节4名留守儿童在联合家访1.5小时后服毒. 观察者. 转自财新网报道. 2015-06-14 [2015-06-28]. 
  7. ^ 贵州4名留守儿童疑家中喝农药集体自杀. 搜狐网. [2015-06-28]. 
  8. ^ “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梦想”. 光明网.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9. ^ 毕节自杀儿童遗书曝光: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 网易. [2015-06-28]. 
  10. ^ 毕节自杀留守儿童母亲回家 警方:经鉴定遗书真实. 网易. [2015-06-28]. 
  11. ^ 贵州4儿童服食农药自杀身亡事件多名责任人受处理. 新华网. 2015-06-12 [2015-06-28]. 
  12. ^ 李克强对贵州毕节4名儿童服农药中毒死亡事件作出批示. 人民网. [2015-06-28]. 
  13. ^ 毕节副区长教育局长停职 贵州要求排查留守儿童. 京华时报. 2015年6月13日 [2015-06-28]. 
  14. ^ 李克强批示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死亡事件:悲剧不能一再发生. 网易. 网易. [2015-06-28]. 
  15. ^ 贵州毕节留守儿童之殇. 中国妇女报. [2015-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