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18年國際足協世界盃相關問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尚未開賽便已出現各種爭議,包括抵制、種族歧視、俄羅斯禁藥醜聞等。這些也使世界盃還沒開始先蒙上一層陰影。

參賽環境問題[编辑]

種族歧視[编辑]

  • 俄羅斯種族歧視問題嚴重,新納粹主義也很猖獗,這使歐洲國家質疑黑人球員能否於俄羅斯球場上獲得友善對待。2013年10月23日,俄羅斯知名的莫斯科中央陸軍足球俱樂部因為球迷以猴子叫歧視曼城黑人球員亞亞·圖雷,而被UEFA罰關閉部分主場(限制觀眾數量),2014年10月時再因同類事件被歐洲足總(UEFA)下令踢2場無觀眾比賽。耶耶·托尼事後曾警告,若俄羅斯的種族歧視問題得不到改善,各國黑人球員應杯葛俄羅斯世界盃。[1]另外,有其他球隊因為球迷高舉納粹標語、行納粹禮、展現納粹德國國旗等新納粹主義的行為,也招來一樣的處分。[2][3]
  • 該國黑幫光頭黨新納粹主義團體)肆虐嚴重,也引起外國觀光客的人身安全一大隱憂,同時俄羅斯雖然2014年冬季奧運安保成功,但是也已和北高加索分離團體衝突20多年,也有一些風險存在。
  • 因為2016年的歐足盃騷亂,引发外界对俄罗斯世界杯足球流氓的担忧,雖然俄羅斯足球流氓發展較晚,歷史較短,但隨極右民族主義新納粹團體興起,該國足球流氓勢力也跟著快速成長,而且俄羅斯的黑幫也因此訓練「女暴力團」(足球太妹訓練班),用「以暴制暴」打擊流氓,但有可能傷及無辜,甚至藉此引起種族暴力事件。[4]

其他爭議[编辑]

2014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相關問題的部分爭議也延燒到世界盃。

烏克蘭危機[编辑]

  • 俄羅斯可能涉及行賄換主辦權,加上種族歧視、烏克蘭危機等問題,讓歐洲國家都要求FIFA收回主辦權,否則就抵制那屆世界盃。但是如果真的要抵制,不參加該屆世界盃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FIFA需要參考《奧林匹克憲章》規定處置俄羅斯,禁止體育賽事中任何形式的種族、宗教或者政治歧視。國際奧委會因此將南非從1972年正式除名至1991年才恢復。[5]
  • 前後文的情形也導致FIFA與UEFA處在分裂邊緣。[6]

收賄醜聞[编辑]

FIFA在2015年被揭露的收賄事件曾一度让俄羅斯主辦權的合法性受到质疑。

禁藥問題[编辑]

2014年12月以後的接連曝光的禁藥醜聞可能也會讓俄羅斯失去主辦權,甚至被禁止參賽。[7]

在2018年之前的奧運俄羅斯已經因為禁賽醜聞而失去部分比賽的主辦權甚至參賽資格,2016年7月18日第一部分報告公布後[8]國際奧委會雖然宣布不會對2016年奧運俄羅斯代表團實施全體禁賽,參賽資格交由各單項體育協會決定[9],但仍然使該國2016年夏季奧運代表團數目從原本389人降至291人,其中舉重被全面禁賽,划船、田徑被大部分禁賽,14項目全部的參賽者都可參與當屆奧運。[10]

其後的2016年夏季殘奧會被全面禁賽,2018年冬季残奥会2018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暫時禁賽的危機中惟俄羅斯仍然在上訴、抗議之中。

同時也失去2019年歐洲運動會主辦權,2016年10月21日時給予白俄羅斯明斯克主辦。[9][11]2016年12月9日第二部分報告公布後[12],2016年12月13日再失去2017年世界盃有舵雪橇錦標賽的主辦權並改到德國

俄羅斯也回應這兩份報告都是一種「政治陰謀」。但是也被指出2013年青年隊時曾有掩蓋樣本陽性的事件。

2016年12月19日,FIFA主席宣布不因此收回主辦權,並稱「以前文問題為由杯葛與禁賽從來都無法解決任何問題」,而且他們也不是反禁藥的警察等。[13]儘管如此也同樣受到其他質疑。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