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Semi-protection-shackle.svg

2019冠状病毒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9冠状病毒病
COVID-19
Symptom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2.0-zh-hans.svg
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
醫學專科 感染科胸腔醫學病毒学流行病学
症状 发烧咳嗽气短
併發症 肺炎肾衰竭
肇因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
診斷方法 聚合酶链式反应免疫分析临床CT影像诊断(于2月12日开始)[1]
盛行率 535,528,截至2020/3/27[2]
死亡數 24,103,截至2020/3/27[2]
「COVID-19」的各地标准命名
中国大陸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臺灣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3]
香港 2019冠狀病毒病[4]
澳門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5]
馬新 2019冠状病毒疾病[6]
世界卫生组织 2019冠状病毒病

2019冠状病毒病[7][8](英語: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缩写:COVID-19[9][10][11])是由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缩写:SARS-CoV-2)引发的传染病。2019年末,该病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首先爆发[註 1],其后向全球擴散,目前已经波及超过190个国家和地区。

疫情发生与传播

流行病学特点

传播途徑

本病传染源主要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无症状感染者也可以成为感染源。病毒主要经呼吸道飞沫传播、接触传播,消化道传播、气溶胶传播、母婴传播等传播途径有待进一步明确。[15][16][17]

2020年1月14日,據路透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確認新型冠狀病毒「已經」有限度人傳人,之後修改報道為「可能」有限度人傳人,世衛隨後對發電郵查詢的傳媒澄清並無證據顯示病毒人傳人,並在社交網站上表示中國政府初步調查找不到清晰人傳人的證據[18][19]

1月19日,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亞沙雷維奇英语Tarik Jasarevic回覆台灣中央通訊社的電郵查詢,指根據最新資訊及分析,已有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存在有限度人傳人,同時補充指尚無明確證據顯示人際間有持續傳播,暂無法評估整體的人傳人範圍[20]英國廣播公司BBC)亦於1月20日獲世衛回覆密切接觸者間發生了有限的人傳人,同時指多個消息源透露武漢同濟醫院有醫護人員懷疑感染[21]。武漢官方的說法則是不能排除人傳人可能,但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認為疫情是可防可控[22]中國國家衛健委同時指病毒源頭及傳播途徑尚未查明,仍需嚴密監控可能的病毒變異[21]

1月20日晚間,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级别专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统疾病臨床研究專家鍾南山在接受央視新聞直播採訪時表示,根據目前的資料,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傳人:“在廣東有2個病例,没去過武漢,但家人去了武漢後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現在可以說,肯定的,有人傳人现象”[23]。他又透露圍繞一名病人,已有14名醫護人員出現醫療照顧相關感染(隨後證實是進行神經手術時感染),指是非常重要標誌,又表示95%病例與武漢有關,呼籲民眾可戴口罩預防及如非必要勿前往武漢[24][25]

1月21日,早前只說存在有限度人傳人的世界衛生組織Twitter上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可能存在持續人傳人情形[26]。同日,曾到訪武漢實地考察的中國國家衛健委武漢肺炎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向香港有線新聞確認他已感染[27]。王廣發表示自己從武漢回到北京後,左下眼先出現結膜炎,然後發燒,他推測自己是經眼部結膜感染,認為當時沒有戴防護鏡是防護盲點[28]。但後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陈长征研究组表示通过临床数据并不支持新冠病毒可通过结膜途径传播[29]。曾去武漢視察情況的香港大學醫學院講座教授袁國勇相信疫情可能已經進入第三波傳播(家庭及醫院傳播),若在社區大爆發有機會重演2003年SARS事件[30]。中國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钟南山認為武漢1名患者感染十多名醫護人員是醫院防控不足,此患者可被認定為超級傳播者,表示此新型肺炎暫無特效藥[31][32]。德國權威病毒专家德羅斯登則在2020年1月22日做出表示,武漢不明肺炎是新型的病毒,但嚴重程度不如SARS,然而疫情正好在農曆春節交通高峰期前夕爆發,對防堵相當不利[33]

1月22日,中國國家衛健委承認已經出現人傳人及醫務人員感染,病例主要与武汉相关,並存在一定範圍社區傳播,主要是呼吸道傳播,病毒存在变异的可能,病毒有機會變異及進一步擴散[34],並指出未發現有超級傳播者[35][36]。當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二版)》。方案提到,武漢肺炎的潜伏期最長約為14天,病例存在人傳人情况,潛伏期可能無傳染性[37]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根据目前的流行病學認知,新型冠狀病毒對於兒童等年纪小的人不易感[38][39]。但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則認為,兒童不易感新型冠狀病毒的說法論據不充份[40]。此外,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别專家組成員李蘭娟院士稱,新型冠狀病毒可用75%酒精殺滅,且不耐高温,目前致死率比H7N9[41]

1月23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試行第三版)》[42]。與第二版診療方案相比,新方案新增表述“出現無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試行第三版方案提到,截至目前搜集到的病例,顯示無華南市場暴露史病例在增加,並出現了聚集性病例和無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而且在境外多個國家和地區發現了來自於武漢的無明確市場暴露史的確診病例[43]。對於兒童,衛健委的第三版治療方案認為對兒童年輕人感染力較低[42],但被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指說法不充份[40]

1月24日,武漢金銀潭醫院、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等團隊在著名醫學期刊《刺針》刊發研究,分析了首41位病人之後,指出病毒可以有效人傳人,且初期未必出現發燒等症狀[13]。研究又指出其中27人去過華南海鮮市場,12月1日發病的首位患者,以及隨後發病的3位中2位患者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並有一個家庭集體感染[12]。研究還發現,在這41位病人當中,死亡率已達到15%,與SARS相若[44]。而《刺針》上另一篇由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等多名傳染病專家發表的研究分析了一個深圳家庭,6人去過武漢後5人染病,另一人未去過武漢亦隨之感染,攻擊率達到83%,而其中一兒童患者染病後未有病徵,顯示病毒可能在患者不知道的情況下於社區散播[44][45]

1月26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在記者會上表示透過分析臨床資料,顯示病毒傳播力似乎有所增強,傳播速度較快,認為疫情進入嚴重及複雜時期,相信仍將持續一段時間[46][47]。又指病毒潛伏期介乎1至14日,大約為10日,與SARS不同的是,潛伏期亦具備傳染性[48]

1月28日,中國國家衛健委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顯示,經呼吸道飛沫傳播是病毒主要的傳播途徑,亦可通過接觸傳播;潛伏期一般3-7天,最長不超過14天;人群普遍易感,兒童及嬰幼兒也有發病;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同源性達85%[49]

1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在疫区佩戴医用口罩是一种限制包括新型冠状病毒的特定的呼吸疾病传播的措施,然而单独使用口罩不能提供足够的防护;因沒有可用的證據證明医用口罩能有效保護沒有生病的人,故在社区中沒有呼吸道症狀的一般人無需戴口罩,不過可依據當地地區的文化習慣佩戴之[50]

1月31日,於杭州舉行的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教授陳志敏表示,如果懷孕母親感染,新生兒亦有感染可能性[51]。而在當日的國家衛生健康委發佈會上,中日友好醫院肺炎防治專家組組長詹慶元表示已經痊癒的武漢肺炎患者還是有再感染的風險[52]

2月1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發現部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首發症狀僅為腹瀉。晚間,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透露,在某些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說明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通過糞口傳播。研究團隊提醒針對患者嘔吐物、糞便等應做好個人防護。輕症患者居家隔離時應重視手部衛生,盡可能避免與家庭成員共用衛生间[53][54]

2月2日,中國國家衛健委發布《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推翻先前兒童不易感或感染力較低的說法,明確兒童及孕產婦是易感人群[55]

2月3日,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首次在確診患者家中的門把手上發現了病毒的核酸[56]

2月3日,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醫師蔣榮猛表示,病毒可以通過飛沫或者接觸傳播,飛沫一般通過咳嗽噴嚏方式進行傳播,它在空氣當中的傳播距離一般是一米或者两米,且很快沉降,不會在空氣中漂浮。但病毒沉降在在光滑的物体表面後可以存活數小時,如果温度、濕度合適,它可以存活數天[57]

2月5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首次明確無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為傳染源[58]。同日,武漢兒童醫院有2名新生嬰兒確診感染,其中一人僅出世30小時,新生兒內科專家認為可能存在母嬰垂直傳播途徑[59][60]

2月6日,浙江省通報的2起案例中,在傳染者和感染者均未戴口罩情況下,感染者僅在15秒和50秒與傳染者近距離共同駐留就被感染武漢肺炎[61]

2月8日,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冠肺炎可通过气溶胶传播[62]。同日,世界衛生組織菲律賓辦事處表示2019新冠病毒在高溫且潮濕的氣候下,仍然能夠存活下來[63]

2月9日,钟南山的研究团队認為,2019新冠状病毒的潜伏期最长24天,病患未必发烧,肺炎表现占76%,病毒也存于肠胃道,污染物的传播可加速病毒扩散[64]。但在2月12日,钟南山表示,一千多例样本中只有一例的潜伏期长达24天,以此为据并不科学[65]

2月13日,钟南山李兰娟團隊从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病毒[66]

2月22日,钟南山团队称,从新冠肺炎患者尿液中分离出病毒[67]

3月,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新發傳染病醫療組指出,新冠病毒在兒童身上的潛伏期會比成人長[68]

預後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在2020年2月28日發表的《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國聯合特派團報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55,924個確診個案中,大約80%的感染者是輕度至中度染病,13.8%的感染者出現肺炎等輕嚴重病症,6.1%的感染者病情危重,包括呼吸系統衰竭、敗血性休克、多器官功能障礙/衰竭[69]。截至2月20日的統計數字,粗略致死率是而3.8%,報告指出在疫情初期,這個統計數字可能存在偏差[69]

死亡個案當中很多也有既往病史,包括高血壓糖尿病或者心血管疾病[70],而發現初始症狀到死亡的中位數時間是14天(範圍是6-41天)[71]。男性患者的致死是2.8%,而女性患者則是1.7%[72]。歲數越高的染病死亡率也越高,在80歲以上的人群粗略死亡率是21.9%[69]。截至2020年2月26日,10歲以下並無死亡個案[72]

临床特点

新型冠状病毒是新出现的冠状病毒变种,因此现今的临床研究是初步性的。病毒潜伏期平均大约3-7天,最长不超过14天。大多数患者的表现以下呼吸道症状[註 2]为主,常见临床表现包括发热、四肢乏力、干咳等症状,其他表现包含鼻塞、流鼻涕、头痛、咽痛、咳血,咳痰、或腹泻等。[75]有部分患者仅表现为低热、轻微乏力等,无肺炎表现。[76]还有部分患者无任何临床表现。[77]病毒感染严重后,会引发多种并发症包含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脓毒症休克、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78]、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急性心肌损伤,和出凝血功能障碍等。[76][79]

检测方法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由于当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尚未完成研制,1月16日之前武汉市对疑似病例的样本检测流程为,首诊医院通过预检分诊、结合临床检查、实验室检查和胸部影像检查,经专家组会诊后确认疑似病例并采样,由辖区疾控中心将样本转运到市疾控中心,市疾控中心交省疾控中心代转运到位于北京的国家指定检测机构进行病毒分离和核酸检测,每天可检测样本200多份,结果返回约需要3至5天[80]

1月11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武汉中心医院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學,在Virological网站上发布了病例中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81]。在中国疾控中心测出并公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序列后,多家生物科技公司随即根据病毒基因序列进行了相应的PCR检测产品设计[81]。1月14日晚,硕世生物公告称,针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公司基于荧光PCR的技术于1月13日开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以及冠状病毒通用型核酸检测试剂盒。1月15日,华大集团发布文章称,华大基因下属深圳华大因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研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1月20日,达安基因西陇科学也表示研发出病毒检测试剂盒[82]辉瑞生物一位技术人员表示,多家公司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采用的主流检测原理是荧光PCR检测,利用引物探针去扩增病毒靶序列,根据目前中国疾控中心出的诊疗方案中提供的三个靶点,有任何两个靶点呈现阳性,都可以断定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检测结果若呈阳性就会呈现出一条曲线;阴性就是一条平线[81]

武汉市卫健委指,1月16日湖北省收到研制出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后,病毒检测速度大为加快,每天可检测样本数升至近2000份,预计从采样开始到结果返回约需要2天左右的时间[80]

1月19日,国家卫健委通报称,已向全国下发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要求各地加强检测[81]。1月20日起疫情大量通報後,部分委託商獲悉缺貨情況,已通知員工於年前回到工廠加班生產,確保春節期間篩檢劑供應[83]

2月,有媒體報道出現武漢肺炎核酸檢測多次出現假陰性[84]。2月5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允許湖北省将CT影像医学的临床表现纳入诊断标准[85][86]

2月12日,湖北省將尚不具备病原学证据,但具备临床表现、肺炎影像学特征的患者列為临床诊断病例。因此在當天湖北省發佈新增的新冠肺炎病例較上一日發佈的病例數增加1萬多[87]

确诊方法

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疑似病例進行確診必須採集相關樣本,通過实时荧光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者可以确诊。在對呼吸道樣本或血液樣本進行病毒基因測序後,若與已知的新型冠狀病毒高度同源,即為確診病例。[15]若無法透過RT-PCR確診,則臨床上疑似病例須結合流行病學接觸史和臨床特点綜合分析。[88]

针对RNA病毒,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研究者联合发表了一种新型确诊患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测序手段SHERRY。这种手段通过基于Tn5转座酶的转录组测序,相比传统的smart-seq2技术有更好的效率,减少了样本的需求量。新型冠状病毒是SHERRY首次在临床上进行应用的对象。[89]

新型冠状病毒的一個特徵是採用一般的深喉唾液假陰性達42%,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分析本港14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約300個樣本,包括痰、鼻咽液、深喉唾液、血液、尿液及糞便,結果發現不論病情的嚴重程度,所有患者的糞便樣本均帶有新型冠狀病毒,深喉唾液樣本和糞便樣本發現到的病毒量則相若。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研究者認為,單驗深喉唾液可能「走漏」,同時驗糞或將假陰性率減半。 [90][91]

临床分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2019冠状病毒病目前可依臨床癥狀被分為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以及临床诊断患者和无症状患者[15]

  • 无症状患者无任何临床表现,但核酸检测为阳性,在某些情况下存在传染给其他人的能力。
  • 临床诊断患者核酸检测为阴性,但影像学可见肺炎表现,且有流行病学史和(或)出现发热、呼吸道症状、淋巴细胞计数减少情况。
  • 轻型患者临床症状轻微,影像学未见肺炎表现。
  • 普通型患者具有發熱、呼吸道等癥狀,影像學可見肺炎表現。
  • 重型患者有呼吸窘迫的癥狀(RR英语Respiratory rate≥30 次/分);和(或)静息状态下,指氧飽和度≤93%;和(或)動脈血氧分壓(PaO2)/吸氧濃度(FiO2)≤300mmHg(1mmHg=0.133kPa,高海拔地区须进行校正);肺部影像学显示24至48小时内出现病灶明显进展>50%者则应按重症管理。
  • 危重病人則出现呼吸衰竭;和(或)進入休克狀態;和(或)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要ICU監護治療。

影像学检测

对患者使用胸腔断层扫描检查,可观察到影像学异常。早期患者的肺部会呈现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改变,以肺外带明显。经发展后,肺炎患者被观察到双肺多发毛玻璃影(磨玻璃影)英语Ground-glass opacity、浸润影。严重者则会进一步发展为次节叶或大叶性肺实变肺实变英语Pulmonary consolidation影像表现,胸腔积液少见。[15]

实验室检测

对患者进行血液检查,可发现在发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淋巴细胞减少,部分患者可以出现肝酶、乳酸脱氢酶(LDH)、肌酶和肌红蛋白增高;部分危重者可见肌钙蛋白增高。多数患者的C反应蛋白(CRP)和红细胞沉降率(ESR)升高,降钙素原正常。严重者D-二聚体升高、外周血淋巴细胞进行性减少[15]IL-2、IL-7、IL-10、GCSF英语GCSF、IP10、MCP1、MIP1A以及TNF-α亦高于正常值。[75]

治疗手段

根據最新發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指出各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如若发现有疑似病例,应当立即进行隔离治疗,并且及时邀请同院医务人员会诊,仍然考虑为疑似病例的,应根据各自国家或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传染病报告。[15]对疑似病例、临床诊断病例,要尽快地安全地采集标本进行病原学检测。与本病毒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人士同样建议进行病原学检测。[92]

現今對病毒無有效针对性治疗方法,主要為通過监测和維持患者生命指标等支持治疗,并及时给与有效氧疗措施。[15]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治疗基础疾病,防治并发症,预防继发感染。2020年1月26日,上海藥物研究所的團隊列出30種可能對病毒有效的藥物,其中包括蛋白酶抑制劑因地那韋英语Indinavir沙奎那韋洛匹那韦/利托纳韦等抗病毒藥物。[93]根據患者呼吸困難程度、胸部影像學進展情況,酌情使用适量的糖皮質激素,療程約3-5天。[88]应当注意,较大剂量的糖皮质激素由于免疫抑制作用,会延缓对病毒的清除。[15]由于此病传播性较强,患者常存在焦虑恐惧情绪,需要进行心理干预治疗。

药物

有病例报告称,及时利用抗生素预防进一步感染对免疫能力低下的患者有积极作用,加强免疫支持治疗可以有效减少相关并发症及死亡率。但应该主要避免盲目或不恰当的应用抗生素。[15]报告建议,对重症病人可利用静脉内免疫球蛋白增强抵抗力,并使用类固醇来缩短治疗时间。[94]有医疗机构使用蛋白酶抑制劑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等機構的研究發現,部分患者用藥後出現肝功能異常等副作用。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表示,使用蛋白酶抑制劑或令肝酵素升高,可致肝炎。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聯同多間新加坡醫院和大學日前發表另一份研究,指出18名確診者中,5人接受蛋白酶抑制劑「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治療,當中4人出現惡心、嘔吐、腹瀉及肝功能異常等副作用[95]

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註 3]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和MERS病毒的复制[96][97]。据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瑞德西韦和干扰素IFNb1-b的联合用药对MERS有显著疗效[98]瑞德西韋從2018年10月25日開始人體臨床試驗階段,直至2019年10月21日來到人體試驗的第三期,是第一個還未正式上市就討論度極高的抗「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用以評估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的安全性與抗病毒活性[99]。尽管这一药物还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三期临床试验中,有猜测认为它是现今对新型冠状病毒最理想的药物[100]。美国被确诊的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在进入重症状态后,医师对他使用了瑞德西韦,经观察发现呼吸困难的症状有显著改善,不再需要吸氧治疗。但是药物的研发公司和这一病例的主治医师都表示,这一药物还未被证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101][102]

2020年2月17日,由中国科技部、中国卫健委、中国药监局等科研攻关组经过会议并经过专家论证,共同研究判断认为磷酸氯喹对本病有疗效。[103] 2月19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將磷酸氯喹、阿比朵尔納入治疗试用药物[104]

生物制剂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認為,痊癒患者體內存在病毒抗體,可以利用痊癒患者的血浆進行治疗[105]。2月17日发布的临床研究表明,在重症患者的治疗上,康复者的恢复期血浆具有安全性和一定疗效。[106]

中國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認為,干细胞治疗可抑制肺部急性炎症进展,缓解呼吸窘迫症状,对若干重症患者初步显示安全有效[107]

2月25日,天津大学宣布该校生命科学学院黄金海教授团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口服疫苗”,但尚未进行临床实验和推广使用[108]

3月4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109],首次納入免疫治療[110]

中医学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防治指南称,本病在中医学中属于中医疫病范畴,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各地可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辨证论治以及预防。[15][111][112][113]

2月2日,湖北省疾控部门推行了一组中医方剂,建议所有患者都要尽量使用[114]

2月17日,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清肺排毒汤”对治疗新冠肺炎有良好的临床疗效和救治前景。[115]此中药方剂来源自中国汉代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中的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经优化组成。[116]

2月26日,浙江省疾控中心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其研究人员卢亦愚、冯燕等专家发现茶水可杀灭并有效抑制细胞内新型冠状病毒复制,日常的饮用茶水在细胞水平有抗新冠病毒作用,然当天文章即被自行删除[117]

截止3月16日,湖北总共91.91%的患者接受了中药治疗,其中方舱医院中药使用率达99%。[118]3月25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帶領團隊称,中藥治療新冠肺炎取得了積極效果。他說,一些中成藥在抗疫過程中證明是有效的,比如連花清瘟。研究小組對284名病人進行了連花清瘟的治療,康復率達到了91.5%,症狀的消失也相對更快。而且使用了連花清瘟之後,輕症轉重症或者危重症的比例也明顯降低[119]

预防

鉴于当前尚无可投入临床的疫苗与特效药物,世界卫生组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相关机构的的广泛共识是:勿到人多擠迫的地方,建议进行日常的预防措施,以帮助预防呼吸道病毒的传播,应避免食用生鲜或未煮熟的动物产品,避免主动或被动暴露在病毒环境中。[120][121][122]

预防措施包括:有效的手部卫生(咳嗽、打喷嚏、用餐前后、上过厕所、接触活体动物等等有风险活动后都应该洗手);咳嗽或打喷嚏时应该用纸巾或者自己的肘部弯曲起来遮盖口鼻,然后将用过的纸巾扔到指定的地方并有效的洗手;避免与任何有发烧、咳嗽等疑似症状的人密切接触;一般民众在高危环境中应戴口罩,比如在医院或疫情暴发中心区域[123];如果患病请及时就医并带好医用口罩进行有效的隔离,并且请不要到其他地方进行传播;遵循良好的食品安全做法,避免食物交叉感染;不要用未清洗过的手接触眼睛、鼻子和嘴巴。[120][121][122]医疗工作者应穿戴全套的防护措施接触患者或疑似患者,并且应当穿戴护面罩等额外防护措施。[124]

动物感染

名稱争议

注释

  1. ^ 外界一度认定武漢市江漢區華南海鮮市場为疫情发源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为传染来源。但隨後發現首宗及初期個案並非全部来源于華南海鮮市場[12][13]。病毒较古老的单倍型H13和H38并未在武汉市患者样本中检测到(H13和H38单倍型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的广东首例患者和美国华盛顿州的美国首例患者样本上检测到)[14]
  2. ^ 具體臨床特徵尚無明確結論[73]。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專家研判認為,除了發熱和呼吸道症狀外,可能存在消化系统、神經系统、心血管系统和眼科等症狀。[74]
  3. ^ 实验型号为GS-5734

参考文献

  1. ^ 华夏时报. 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为何一夜翻10倍?开始将“临床诊断病例”纳入新增确诊. 2020-02-13 [2020-03-13]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世界衛生組織.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2019) situation reports. 
  3. ^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 Severe Pneumonia with Novel Pathogens. 附件-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病例定義及採檢送驗注意事項-0131修訂.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4. ^ 2019冠狀病毒病專題網站 - 同心抗疫 - 什麼是2019冠狀病毒病?. www.coronavirus.gov.hk. [2020-02-22] (中文(香港)‎). 
  5. ^ 行政長官辦公室. 行政長官發信呼籲社會各界攜手抗疫.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入口網站. 2020-02-05 [2020-03-26] (中文(澳門)‎). 
  6. ^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常见问题 (pdf). 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 [2020-03-21] (中文(新加坡)‎). 
  7. ^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2020年2月11日举行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新闻通报会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2-11 [2020-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5) (中文(中国大陆)‎). 
  8. ^ 新名字诞生: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新浪微博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2-12 [2020-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6) (中文(简体)‎). 【新名字诞生: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昨日宣布,将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发的疾病正式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英文缩写COVID-19 (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 
  9. ^ Coronavirus disease named Covid-19. BBC News. 2020-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6) (英语). 
  10. ^ "We now have a name for the #2019nCoV disease: COVID-19.. Twitter.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2020-02-11 [2020-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6). 
  11. ^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 Situation Report – 22 (PDF).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2-11 [2020-02-2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26) (英语). 
  12. ^ 12.0 12.1 【武漢肺炎】首名病人不曾到華南海鮮市場 《刺針》揭患者死亡率15%如同沙士.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 
  13. ^ 13.0 13.1 醫學分析指病毒可有效人傳人 發病初期未必會發燒. http://cablenews.i-cable.com/. 有線新聞. 2020-01-25 [2020-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14. ^ 中新社昆明. 最新研究:新冠病毒发源地并非华南海鲜市场 可能11月就已人传人. 凤凰网资讯. 北京. [2020-02-27] (中文(中国大陆)‎).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2020-02-05. 
  16. ^ 警惕新型冠状病毒母婴传播风险-新华网. 2020-02-05. 
  17. ^ 新型冠状病毒能通过粪口传播?专家:有待进一步证实. 2020-02-03. 
  18. ^ 世衞澄清沒證據顯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 now新聞 (中文(香港)‎). 
  19. ^ 世衛回覆本台 指未有證據新型冠狀病毒會有限度人傳人. 香港電台. [202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5) (中文(香港)‎). 
  20. ^ 武漢肺炎病例增 WHO確認病毒有限度人傳人. 中央通訊社 (臺灣) (中文(台灣)‎). 
  21. ^ 21.0 21.1 武漢肺炎:中國首次公布武漢外確診病例,韓國發現確診病例. 英國廣播公司. 2020-01-20. 
  22. ^ 武漢當局不排除新型肺炎有限度人傳人 惟疫情可防可控.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 
  23. ^ 鍾南山肯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人傳人. 中國中央電視台 (中文(中国大陆)‎). 
  24. ^ 勞顯亮; 王潔恩. 【武漢肺炎】SARS專家鍾南山:肯定有人傳人 病毒很可能來自野味. 香港01. 2020-01-20 (中文(香港)‎). 
  25. ^ 【武漢肺炎】鍾南山:1名病人感染14名醫護人員 95%以上病例跟武漢有關. 力報. 
  26. ^ 【武漢肺炎】世衛︰可能存在持續人傳人 周三與專家開會商討疫情. 明報. 
  27. ^ 武漢專家組成員王廣發向本台證實確診新型肺炎. cablenews.i-cable.com.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中文(香港)‎). 
  28. ^ 【武漢肺炎】中國專家北大王廣發:病情好轉 防護盲點或在沒戴防護鏡 信疫情終究可控. 立場新聞. 2020-01-23. 
  29. ^ 新冠病毒通过眼结膜传染?武大人民医院最新临床研究:无证据. 
  30. ^ 袁國勇稱疫情可能已進入第三波傳播.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 
  31. ^ 袁國勇:新型肺炎疫情或進入第三波 鍾南山:內地醫院防控不足. 香港有線新聞 (中文(香港)‎). 
  32. ^ 鍾南山:武漢感染多名醫護患者 可被認定為超級傳播者. now新聞 (中文(香港)‎). 
  33. ^ 德國病毒權威: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程度不如SARS. 中央社. 2020-01-22 [2020-01-22]. 
  34. ^ 衛健委:內地新冠狀病毒肺炎死亡個案增至9宗. 香港電台.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2) (中文(香港)‎). 
  35. ^ 衞健委:目前未發現有超級傳播者. now新聞.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中文(香港)‎). 
  36. ^ 疫情存在擴散風險 防控措施全面升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焦點回應. 新華網.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37. ^ 疾病最長潛伏期约14天!國家衛健委發佈新版新型肺炎防控方案.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38. ^ 应悦. 新型冠狀病毒來源於武漢海鲜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新京報. 2020-01-22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39. ^ 温孟馨; 刘超. 羅攀, 编. 中國疾控中心:新型冠狀病毒目前來說對兒童不易感. 中國新聞網. 2020-01-22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中文(中国大陆)‎). 
  40. ^ 40.0 40.1 孫文豪. 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兒童不易感新型冠狀病毒的說法論據不充份. 界面新聞. 2020-01-23 [2020-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41. ^ 國家衛健委專家:新型冠狀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 新浪新聞. 2020-01-22 [2020-01-22]. 
  42. ^ 42.0 42.1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1-24). 
  43. ^ 新版新型肺炎診療方案公佈:已出現無武漢旅行史確診病例. 新京報. [2019-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44. ^ 44.0 44.1 袁國勇團隊:病毒攻擊率達83%. now新聞.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45. ^ 《刺針》:新型冠狀病毒與沙士相若. now新聞.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46. ^ 衞健委:病毒傳播力似乎有所增強. now新聞.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47. ^ 國家衛健委:病毒傳播力增強 相信疫情會持續一段時間. 香港電台. 2020-01-26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48. ^ 【武漢肺炎】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力增強 潛伏期最短僅1天. 明報. 
  49. ^ 新型冠狀病毒可通過接觸傳播 人群普遍易感. 聯合早報 (新加坡). 2020-01-28. 
  50. ^ Advice on the use of masks the community, during home care and in health care settings in the context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outbreak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01-29 [2020-01-30]. a medical mask is not required, as no evidence is available on its usefulness to protect non-sick persons. However, masks might be worn in some countries according to local cultural habits. If masks are used, best practices should be followed on how to wear, remove, and dispose of them and on hand hygiene action after removal (see below advice regarding appropriate mask management). 
  51. ^ 呼吸内科專家:懷孕母親感染 新生兒有感染可能性. 
  52. ^ 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會二次感染吗?是否有後遺症?. 
  53. ^ 最新!全國累計確診14380例,治癒328例,死亡304例,確診患者糞便檢出新型冠狀病毒. 
  54. ^ =家提醒:注意消化系統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的风险. 
  55. ^ 国家卫健委: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肺炎易感人群. 中新网. 
  56. ^ 廣州首次在門把手上測出病毒核酸 家居清潔要注意. 新浪網. 2020-02-03 [2020-02-03]. 
  57. ^ 【長江雲】病毒在空氣中可以存活多久? 中央指導組專家回應八大問题. [永久失效連結]
  58. ^ 中国新闻网. m.chinanews.com. 
  59. ^ 武漢兩新生嬰兒染新型肺炎或母嬰垂直感染傳播. RTHK (中文(香港)‎). 
  60. ^ 【武漢肺炎】武漢嬰出生僅30小時確診 疑母嬰傳播. 明報新聞網. 
  61. ^ 没戴口罩,近距离接触15秒后被感染!. 
  62. ^ 注意!新冠肺炎可通过气溶胶传播. 21财经. 2020-02-08 [2020-02-08]. 
  63. ^ 鹽水抹鼻、高溫、喝酒殺死肺炎病毒?WHO證實:3大謠言
  64. ^ 作者: 古莉. 钟南山团队:新冠潜伏期最长24天 感染肠道 未必发烧. Rfi.fr. [2020-03-05]. 
  65. ^ 星洲日报. 1099例样本中仅1例为24天潜伏期·钟南山:以此为据不科学. 
  66. ^ 便后请洗手!钟南山、李兰娟院士团队从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病毒. 
  67. ^ 钟南山团队从患者尿液中分离出新冠病毒_抗疫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20-02-27]. 
  68. ^ 新冠肺炎:研究指兒童潛伏期較長 非重症毋須使用抗生素. on.cc東網. [2020-03-24]. 
  69. ^ 69.0 69.1 69.2 Report of the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PDF). 24 February 2020. 
  70. ^ WHO Director-General's statement on the advice of the IHR Emergency Committee on Novel Coronavirus. who.int. 
  71. ^ Wang W, Tang J, Wei F. Updated understanding of the outbreak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Wuhan, China.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April 2020, 92 (4): 441–447. PMID 31994742. doi:10.1002/jmv.25689. 
  72. ^ 72.0 72.1 Coronavirus Age, Sex, Demographics (COVID-19) - Worldometer. www.worldometers.info. [26 Februar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February 2020) (英语). 
  73. ^ 世衛專家組武漢實地考察疫情 稱無明確持續人傳人證據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74. ^ 黎昌政; 廖君. 發熱咳嗽並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唯一首發症狀. 新華社. 2020-01-24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75. ^ 75.0 75.1 Chaolin Huang; Yeming Wang; Xingwang Li; 等.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Lancet. 2020: 1–10. 
  76. ^ 76.0 76.1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77. ^ Jasper Fuk-Woo Chan; Shuofeng Yuan; Kin-Hang Kok. 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 The Lancet. 2020, (1)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78. ^ 新冠肺炎“炎症风暴”是什么?如何应对?. 
  7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期刊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80. ^ 80.0 80.1 武汉卫生健康委网站. 如何管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密切接触者?武汉卫健委答复.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中国大陆)‎). 
  81. ^ 81.0 81.1 81.2 81.3 徐路易; 陈丽金. 解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如何被快速检测?. 财新网. 北京.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中文(中国大陆)‎). 
  82. ^ 段倩倩. 多家上市公司宣布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 第一财经. 上海.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中文(中国大陆)‎). 
  83. ^ 武汉需要多少就供应多少,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正加紧生产_浦江头条_澎湃新闻-The Paper. Thepaper.cn.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84. ^ 上观直击 |上海专家解析:核酸检测为何频频出现假阴性,如何准确筛查新冠肺炎患者?. 
  85. ^ 新冠肺炎“假阴性”是怎样造成的?. 
  86. ^ 解药 |新冠核酸检测有多少假阴性?准确诊断是当务之急. 
  87. ^ 湖北新冠患者一夜陡增1.4万?因为统计口子“放宽”了. 
  88. ^ 88.0 88.1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2020-01-27]. 
  89. ^ Di, Lin; Fu, Yusi; Sun, Yue; Li, Jie; Liu, Lu; Yao, Jiacheng; Wang, Guanbo; Wu, Yalei; Lao, Kaiqin; Lee, Raymond W.; Zheng, Genhua; Xu, Jun; Oh, Juntaek; Wang, Dong; Xie, X. Sunney; Huang, Yanyi; Wang, Jianbin. RNA sequencing by direct tagmentation of RNA/DNA hybrid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01-27. ISSN 0027-8424 (英语). 
  90. ^ 中大醫學院:所有新冠肺炎患者糞便樣本帶病毒 痰樣本病毒量最高 (12:05) - 20200317 - 港聞. 明報新聞網 - 即時新聞 instant news. [2020-03-24]. 
  91. ^ Lee, Jessica. 深喉唾液假陰性達42% 中大醫學院倡同時驗糞. 明報健康網. 2020-03-18 [2020-03-24]. 
  92. ^ 医疗机构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第一版). 2020-01-22. 
  93. ^ 上海藥物所和上海科技大學聯合發現一批可能對新型肺炎有治療作用的老藥和中藥. 中國科學院.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94. ^ Chen, Nanshan; Zhou, Min; Dong, Xuan; Qu, Jieming; Gong, Fengyun; Han, Yang; Qiu, Yang; Wang, Jingli; Liu, Ying; Wei, Yuan; Xia, Jia'an; Yu, Ting; Zhang, Xinxin; Zhang, Li.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 The Lancet. 2020-01-30. ISSN 0140-6736 (英语). 
  95. ^ 【武漢肺炎】3院下周試用瑞德西韋 醫局:或影響肝. 明報. 2020-03-06 [2020-03-27]. 
  96. ^ Sheahan, Timothy P.; Sims, Amy C.; Graham, Rachel L.; Menachery, Vineet D.; Gralinski, Lisa E.; Case, James B.; Leist, Sarah R.; Pyrc, Krzysztof; Feng, Joy Y.; Trantcheva, Iva; Bannister, Roy; Park, Yeojin; Babusis, Darius; Clarke, Michael O.; Mackman, Richard L.; Spahn, Jamie E.; Palmiotti, Christopher A.; Siegel, Dustin; Ray, Adrian S.; Cihlar, Tomas; Jordan, Robert; Denison, Mark R.; Baric, Ralph S.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 396 (9) [2020-01-29]. ISSN 1946-6234. doi:10.1126/scitranslmed.aal36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9) (英语). 
  97. ^ Remdesivir (Synonyms: GS-5734). MedChemExpress.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6). 
  98. ^ Timothy P. Sheahan; Amy C. Sims; Sarah R. Leist. Comparative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remdesivir and combination lopinavir, ritonavir, and interferon beta against MERS-CoV.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222 (11)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0). 
  99. ^ 新冠肺炎》救命藥不是瑞德西韋?法國研究:「這兩款藥」5天可清除100%病毒!. 風傳媒 (2020-03-23). [2020-03-27]. 
  100. ^ Can an anti-HIV combination or other existing drugs outwit the new coronavirus?. Science.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101. ^ Holshue, Michelle L.; DeBolt, Chas; Lindquist, Scott; Lofy, Kathy H.; Wiesman, John; Bruce, Hollianne; Spitters, Christopher; Ericson, Keith; Wilkerson, Sara; Tural, Ahmet; Diaz, George; Cohn, Amanda; Fox, LeAnne; Patel, Anita; Gerber, Susan I.; Kim, Lindsay; Tong, Suxiang; Lu, Xiaoyan; Lindstrom, Steve; Pallansch, Mark A.; Weldon, William C.; Biggs, Holly M.; Uyeki, Timothy M.; Pillai, Satish K.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01-31. ISSN 0028-4793. 
  102. ^ Gilead Sciences Statement on the Company’s Ongoing Response to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 Gilead. Gilead Sciences, Inc. [2020-02-02]. 
  103. ^ 科技部:磷酸氯喹安全性可控 治疗新冠肺炎有疗效. [2020-02-17]. 
  104. ^ 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发布 新增两种治疗试用药物. 
  105. ^ 发布 / 2020年2月14日 9:28 AM. 康复期患者体内有抗体 金银潭医院院长吁捐血浆. Zaobao.com.sg. 2020-02-14 [2020-03-05] <span style="font-family: sans-serif; cursor: default; color:#555; font-size: 0.8em; bottom: 0.1em; font-weight: bold;" title="连接到(英文)网页">((英文). 
  106. ^ 国家卫健委:临床中现有病例血浆治疗已显现出很好的疗效. [2020-02-17]. 
  107. ^ 干细胞技术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初步显示安全有效. 
  108. ^ 新冠肺炎 中国宣布口服疫苗研究出来了. 
  109.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发布 附解读. Xinhuanet.com. [2020-03-05]. 
  110. ^ 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发布 免疫治疗首次纳入. Zqrb.cn. 2018-06-20 [2020-03-05]. 
  111. ^ 武汉:23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愈出院_YNET.com北青网. 2020-02-07. 
  112. ^ 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中医有何优势?. 南京晨报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2020-02-07. 
  113. ^ 新冠肺炎治疗:讲究实证的西医和自我定位的中药. BBC News. 14 February 2020 (中文(简体)‎). 
  114. ^ 中医来了!8个防治“协定方” 辅助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CCTV News. [15 February 2020] (中文(中国大陆)‎). 
  115. ^ 中国发布 |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清肺排毒汤对治疗新冠肺炎有疗效. [2020-02-17]. 
  116. ^ 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推荐使用“清肺排毒汤”. [2020-02-07]. 
  117. ^ 浙江省疾控中心:茶水可杀灭并有效抑制细胞内新型冠状病毒复制. 浙江省疾控中心官方微信. 2020年2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118. ^ ICU内外的中西医合作——专家谈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中的重要作用. 新华社. March 16, 2020 (zh-Hans  ). 
  119. ^ 南希. 【新冠肺炎】鍾南山團隊最新研究:連花清瘟可抑制病毒. 香港01. 2020-03-25 [2020-03-27]. 
  120. ^ 120.0 120.1 预防与治疗. www.cdc.gov. 2020-02-06 [2020-02-07] (中文(中国大陆)‎). 
  121. ^ 121.0 121.1 就新型冠状病毒对公众的建议. www.who.int. [2020-02-07] (中文). 
  122. ^ 122.0 122.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新型冠状病毒防控指南(第一版). 2020-02-01. 
  123. ^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世卫组织呼吁采取理性保护和预防措施. [2020-02-01]. 
  124. ^ Wang, Weier; Tang, Jianming; Wei, Fangqiang. Updated understanding of the outbreak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Wuhan, China.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ISSN 1096-9071. doi:10.1002/jmv.25689 (英语). 

參見

外部連結

分類
編輯維基數據鏈接
外部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