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
中印边界问题印度-尼泊尔领土争端的一部分
Kashmir Region (2020 skirmish locations).jpg
克什米尔的地图[a],红色圆圈标出了冲突的大致位置:加勒万河谷(上),温泉检查站(中)和班公错(下)
日期2020年5月5日 (2020-05-05)至今 (205天)[4]
地点
结果 进行中
冲突方

 中国
支援

 印度
指挥官与领导者
习近平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b]
赵宗岐 上将
(西部战區司令員)[5]
王强 空军中将
(西部战区空军司令员)[5]
徐起零 中將
(西部战区陆军司令員)[5]
柳林 少將
(南疆軍區司令員)[5][6]

拉姆·纳特·科温德
(印度總統)[c]

納倫德拉·莫迪
(印度總理)
 哈林德·辛格英语Harinder Singh (general) 中将
(印度陆军第14军军长)[6]
桑托什·巴布 上校
(比哈尔团英语Bihar Regiment第16营营長) [7]
维杰·拉纳 上校
(马哈尔团英语Mahar Regiment第11营营长)負傷英语Wounded in action[8]
伤亡与损失
中国官方:
至少1人死亡[9]
印度官方
20人死亡[10][11][12][13]
76人受傷[14]
10人被俘[15][16]
各大媒体对伤亡的估计及报道有显著差异,见雙方損傷後續章节部分

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之间在2020年发生的边界冲突的军事对峙事件。自2020年5月5日以来,中印两国部队据称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多地出现侵略性行动、对峙和小冲突並造成了雙方的人員傷亡。事发地位于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班公错日喀則市乃堆拉山口。另外,阿克賽欽西部实际控制线附近也出现了对峙,其中大多数人聚集在加勒万河谷,中方反对印度在此地方修築公路[17]。儘管衝突不斷升溫,印度和中国双方均坚持有足够的双方机制循外交途径解决局势[18][19]

6月15日,印度軍隊進行了巡邏,以核實中方是否已從實際控制線印度一側的陣地撤離。根據印度官員的說法,中國人沒有按照協議撤軍,並且數百名中國士兵伏擊了印度的巡邏隊。中國人聲稱,當印度士兵越界並襲擊他們時,他們站在實際控制線中方一側。跨越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進入中方一側,在加勒萬河谷遭遇中國人民解放軍埋伏,雙方隨即使用冷兵器展開了械鬥,造成人員傷亡[20][21][22][23]。這是自1967年以來中印之間首次造成了人員死亡的衝突。

隨後,經過三輪中印軍長級談判和其他外交談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印度国家安全顾问英语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India)阿吉特·多瓦尔英语Ajit Doval通电话,就缓和两国边界事态达成积极共识,雙方一線部隊隨即脫離接觸[4]。在西線加勒萬河谷脫離接觸的過程中的緩衝區設置在實際控制線的印度一側[24]。然而,中國卻並未從已經深入了印度聲稱的領土18公里的班公錯後撤[25][26][27][28]

在雙方脫離接觸後的8月29日,雙方再次在班公錯南岸發生衝突。中印雙方均指責對方違反先前達成的共識[29][30][31]

背景[编辑]

中印矛盾[编辑]

印度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端

中華人民共和国与印度的最大争议是领土争端,包括阿克赛钦地区藏南地区。雙方在1962年因为藏南问题发生边境战争,双方关系一度跌至低谷。[32]1988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访问中国,雙方的关系暂时得到好转。[33]2003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问印度,以承认锡金为印度的主权领土,换取了印度承认西藏自治区是中国的领土。[34]但是双方都宣称对阿克赛钦地区藏南拥有主权。

中印兩國分別於1993年9月7日、1996年11月29日和2005年4月11日簽訂《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和《关于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

在2014年9月訪問印度的行程中,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討論了中印邊境問題,且表達了這些問題需要被解決的迫切需求,也表明了邊境問題的澄清也將有利於未來的雙邊關係。[35]然而中印的上一次衝突則是2017年持續了73天的的洞朗事件。自那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便不斷往青藏高原增兵,其中包括了解放軍的適應高原作戰的輕量化主戰坦克15式輕型坦克直20通用直升機、翼龍-II無人機和PCL-181英语PCL-181車載榴彈砲。[d][36]而剛剛擴建的阿里昆莎機場也發現了解放軍重型戰機殲-16殲-11的身影,該機場距離班公錯僅僅200公里。[36][37]

導火線[编辑]

引發衝突的導火線原因多種。中印两国关于领土的争斗都趋向激烈。在冲突爆发前,印度方面兴建了多条公路并计划在2022年前完成66条边线道路,此举引发了中国方面的不满和外交抗议[38][39]。而中方在这些边境争议地区也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工程[37][40]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泰勒·弗雷維爾英语Taylor Fravel也對此表示,這是中國對印度在中印邊境上建造工事的回應,尤其是达布克-什约克-DBO公路英语Darbuk–Shyok–DBO Road。他還補充說,這是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中遭受損失了的中國經濟和國際聲譽的中國實力的體現。[41][42]

而在2019年8月印度中央政府拆分查谟和克什米尔英语Revocation of the special status of Jammu and Kashmir,此舉被中国認為是對其領土主權和重要戰略合作夥伴巴基斯坦的挑釁。許多學者及評論也認為這是衝突的導火線之一。[43][44][45]

印度—尼泊爾矛盾[编辑]

2020年5月起,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便爆發了大規模的反對印度在里普列克山口(毗鄰西藏阿里地區普蘭縣印度北阿坎德邦)修路的遊行示威,眾多示威者前往印度大使館抗議。[2]

2020年6月12日,尼泊爾邊防武警擊斃了一名印度西塔马尔希市的居民,並擊傷另外2名印度人,引起了印度方面的不滿。[46]隨即在6月13日尼泊尔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将位於中印邊境里普列克山口等尼印争议地区划为尼泊尔的明确领土,引发印度的愤怒回應,而尼泊爾在里普列克山口的行動則很明顯地更符合中國在附近地區的利益,尼泊爾此舉被印度陸軍參謀長英语Chief of the Army Staff (India)曼諾傑·納拉瓦內英语Manoj Mukund Naravane認為是受到了中國的影響並以此支援配合中國在阿克賽欽的軍事行動[2][1][47][3]。但截止2020年6月17日,尼泊爾印度尚未爆發武裝衝突。

过程[编辑]

班公錯中國(粉紅色)和印度(紅色)互相聲稱的邊界線。中部為爭議區域,但是由中方西部戰區陸軍下屬班公湖水上中隊實際控制,所以粉色線為實際控制線[e][需要解释]圖中也可以看到由中方阿克赛钦实控的库尔那克堡[f]西里傑普英语Sirijap[g]營地

5月中印乃堆拉山口肢體衝突[编辑]

2020年5月2日,中国与印度军队爆发斗殴事件。中華人民共和国和印度都宣称是对方侵入了自己本国的领土。5日和9日,中印两国部队于日土縣班公錯亞東縣南部的乃堆拉山口(中国亞東縣与印度錫金邦交界)发生对峙,后演变为肢体冲突,双方共有11人受伤。19日,双方谈判破裂。对此,印度调兵进驻战备地区,而中国人民解放军也重兵集结,并将班公湖水上中隊调往冲突地区[48][49]

2020年6月6日,印度第14军司令哈林德·辛格中将率领的印度代表团,来到“实际控制线”东侧的普爾楚邊防連(斯潘古爾邊防連)33°33′54″N 78°48′00″E / 33.565°N 78.8°E / 33.565; 78.8边境人员集合点,与中方談判代表解放軍南疆軍區司令員柳林少將展開高層軍事對話。[6][50][51][52]

对峙期间,印度决定再派遣1.2万工人前往当地完成印度基础建设的开发[53][54]。搭载首批1600名工人的列车于2020年6月14日离开贾坎德邦,前往乌达姆普尔协助印度边境道路建设局的工程[55][56]。印度专家认为,对峙局面可能是中方率先回应拉达克的达布克-什约克-DBO公路英语Darbuk–Shyok–DBO Road基础建设工程引发的[39]

6月15日中印加勒萬河谷冲突[编辑]

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附近的加勒万河[57]

械鬥[编辑]

紐約時報報導,引發此輪衝突的直接原因可能是印度在中印邊境正修建一條連結一斗拉特別奧里地前沿機場至加尔万山谷山口的公路[58]

美国CNBC报导指,2020年6月15日晚的阿克賽欽地區加勒萬河的战斗是在桑托什·巴布上校指挥的比哈爾團第16營拆除了加勒萬河口附近中国边防部队第14号巡逻点的位置附近搭建的一个中国帐篷开始的。印度方面表示,“这座帐篷是在6月6日中印军长级会谈中商定拆除的,但其后中方拒绝拆除该帐篷[7]”。中国外交部则表示,“6月15日晚,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公然打破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在加勒万河谷现地局势已经趋缓情况下,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甚至暴力攻击中方前往现地交涉的官兵”[22]

英国《卫报》引述印度政府说法指,印度巡逻队在一个他们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撤退的山区陡峭地段遭遇解放军伏击,印度政府指解放军有预谋地攻击印度军队[20]。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的报导引述印度高级官员说法指,15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突击队手持铁棒和用铁丝网包裹的警棍追捕比哈尔团第16营的部队,双方在加勒萬河流域爆发了8个多小时的血腥肉搏战。驻扎在14号巡逻点高山脊上的中国军队向印度阵地投掷了大量石块。印军使用携带的简易武器以及石块进行反击[7]。印军第16营营长桑托什·巴布上校被解放军从狭窄的山脊上推下峡谷,坠崖而死[7]。印度政府指,双方约600人在几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中用石块、铁棒和其他临时武器战斗[20]。而根據《衛報》援引印度媒體的報導,很多士兵在衝突中因不熟悉地形失足坠落,是造成此次傷亡慘重的重要原因[59]

衝突發生後,印度外交部表示,是中方军人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若中方认真遵守高层的协议,事情本可以避免[需要更好来源][60]。当天,随着舆论发酵和局势面临升级,印度总理莫迪两度与内务部长阿米特·沙阿英语Amit Shah、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会面讨论[38]。而同樣是在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水利大校发表声明,称“6月15日晚,在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地区,印军违背承诺,再次越过实控线非法活动,蓄意发动挑衅攻击,引发双方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并要求印方“严格约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侵权挑衅行动,与中方相向而行,回到对话会谈解决分歧的正确轨道上来”[61]。6月17日,印度外长苏杰生表示,爆发冲突是因为中方在实际控制线印方一侧试图树立一个建筑物。6月19日,印度總理莫迪表示,印度邊境未被入侵和佔領。我們20名戰士犧牲了。但那些挑釁者,我們的戰士教訓了他們[62]

雙方損傷[编辑]

其后,印度首先发表官方布告称印方有1名上校军官、2名士兵共3人死亡,且过程中只有石头、棍棒等冷兵器[63],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一名進駐中印邊境的印度高級官員提供照片,顯示中國軍人在衝突中使用一種特殊的武器,看起來像是在金屬棒銲上許多鐵釘,增加殺傷力[64]。但该“狼牙棒”却遭到了中国媒体观察者网的否定,认为这只不过是印军在拆除边境铁丝网时缴来的钢筋立柱,不仅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兵挥舞不便,其上的铁钉在遭遇击打时会脱落,并不能增强杀伤力。[65]在印度当日时间晚上11点28分,印度军方再度发表通告,称印方死亡人数为20人(3人在冲突中直接死亡,17人受伤后死亡),数十人失踪[66]。印度军方表示,许多伤员在后方死亡是由于伤员长期暴露在零度以下的温度下[7]。美国CNBC报导引述印度政府消息人士指,印军至少还有24名士兵正在与危及生命的伤势搏斗,超过110人需要治疗。一名印度军官指,“死亡人数可能会上升[20]。”巴基斯坦Dispatch新闻台表示,印度军队至少47人死亡,110人重傷[67]。印度方面阵亡的最高级别軍官为比哈尔团16营营長桑托什·巴布上校[68]中國於6月18日晚上釋放了所有10名被俘虜的印度士兵,据《印度报》其中包括一名中校和三名少校,儘管印度官方早先宣稱“無人失蹤”[69][70][71][72][73]。6月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据我所知,目前(6月19日)中方没有扣押任何印方人员。」[74]同日,印度軍方對媒體透露“總共76名士兵受傷,其中58人將在1周內回到崗位。”[14]同日,陣亡的印度士兵下葬[75]

6月20日,印度警方逮捕了来自拉达克卡吉尔地区的印度国大党议员扎基尔·侯赛因(Zakir Hussain),原因是该议员在与某人的通话中称“至少200到250名印度士兵死亡”,“印度士兵望风而逃”等。印度警方指控其通话内容散布谣言、危害地区安定、具有煽动性质[76]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未公布伤亡人数。苹果日报引述推特上的环球时报记者王雯雯的推文称中方有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王雯雯之后再次发帖引述该消息来源为推特@NewsLineIFE[77][78][79][80][81],随后微博上有大量网民对此真实性表示怀疑,环球时报亦表示该报从未发布解放军伤亡人数数据。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表示,中方有人員傷亡,不过他未透露具體數字[82]。印度媒体ANI报道中国方面伤亡43人,此数据未于印度军方发言中提及[38]。印媒《今日印度》則稱43人之說純屬謠傳[83]。印度《印度報》表示,“印度政府消息人士引述來自美国的信息源指”,解放军有35人伤亡。[84]而《印度斯坦時報》引述一名在印度中央政府高層官員的話稱,解放軍部署在加勒萬河谷第14巡邏點附近的正副指揮官均在衝突中喪生[85]。6月21日,印度媒体Zee TV再次引用一个未指明的“来源”的数据,加碼解放军到45-50人死亡,并抓捕了一名解放军上校[86]。直到印度部长联盟理事会成员印度前国防部长V. K. 辛格发表声明,再次修改中方傷亡,“如果我们死了20个人,对方就死了超过我们的两倍的人数。”但尚未有消息来源对此数据佐证,包括对此不予置评的印度军方[87]。6月22日,據新德里電台援引多名消息人士称,中国军方在15日衝突後在加勒万河谷与印度举行军事会谈时证实在冲突中,有1名中国指挥官丧生[88]。6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表示中方没有死亡四十余人,相关消息全是虚假信息[89]

8月,一张网传的照片显示,中國人民解放軍南疆軍區為一個名為陳祥榕的69316部隊(69316部隊為南疆軍區下屬的天文點邊防連,距離加勒萬河谷僅數公里)的士兵立起墓碑,墓碑上寫著:

後續[编辑]

對於中印衝突,中国媒体采用冷处理手段,鲜少报道最初5月份发生的冲突以及加勒万河谷事件。从5月5日到6月6日的会议,即小冲突和边境对峙的首个月,中国官媒《中国日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未就事件发表社论或评论文章[90],仅《环球时报》中文版在16版报道了事件[91]。国营电视台中国中央电视台仅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军方的声明,未有进一步报道,而该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新闻联播》未报道加勒万事件[91]。而《环球时报》发表的大量社论阐释了中方不公布死亡人数的原因[91][90]。据悉,中方鲜少报道冲突事件,是因为“印度在中国的优先事项清单中的位置较低”[92]。相反,印度的主流报纸几乎都在头版及其他版面报道事件[93]。一般来说,印度媒体不对中国的事情进行深入报道。印度只有两家媒体在中国有派驻记者,而中国在印度的记者非常多[92]

然而6月6日双方指挥官会面前夕,中印双边的媒体都散播假消息,其中中方媒体称军方在边境演习,目的是震慑印度人[94]。同时,抖音屏蔽了相关的视频,新浪微博微信删除了印方的声明[95][96][97]。加勒万冲突后,《纽约时报》和《卫报》等国际媒体指出两国的领导人都有民族主义者的特征,须警惕扩张主义式民族主义抬头。而英国广播公司翌日头条报道加勒万冲突[98]彭博新闻社认为“印度正在放弃长久以来不结盟的历史”[99]

6月19日,根據中国军网報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軍區的一个旅在海拔4,700多米的高地组织了一次协同演习。而印度則從該國中部和南部調派戰鬥機前往中印邊境附近的位於列城斯利那加的空军基地,幻影2000战斗机队也來到了拉达克地区附近的基地[100]

6月20日,印度总理莫迪表示,其已授权印度军队採取必要的反擊措施[101],包括允許前線部隊向中方開槍。而根據中国和印度在1996年《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议》第6条第1项规定,双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在实际控制线己方一侧两公里范围内鸣枪、破坏生态环境、使用危险化学品、实施爆炸作业、使用枪枝或爆炸品打猎。这一禁止措施不适用于轻武器射击场内的日常射击训练”[102]

6月20日,印度与中国再次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双方交界的实际边界线[103]

6月22日,印中举行了11个小时的军长级会议[104]。双方达成军队脱离接触以避免冲突或冲突升级的协议[105]

6月25日,《印度时报》称,根據商业卫星图像和地面报告显示,解放軍在6月15日的冲突中被印度军队摧毁的观察哨的位置上建立了一更大的营地,并设置了炮位。同時報道還指,解放军在加勒万河谷北部的達普桑英语Depsang Plains突出区(Depsang Bulge area)部署了大量军队和重型武器[106]。作為回應,印度也不斷增派部隊和武器前往中印邊境[107]

6月30日,中印两军举行了第三轮军长级会谈[108]。在此輪會談中,印度再次強調要求中方撤走包括班公錯加勒萬河谷和達普桑盆地在內所有關鍵地區的所有軍事力量並恢復2020年4月時的狀態,而中國則要求印度減少相關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109]

7月3日,印度总理莫迪视察拉达克地区,表示“不会停止建造道路桥梁”[110]

試圖脫離接觸[编辑]

7月5日晚,經過三輪中印軍長級談判和其他外交談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通电话,就缓和两国边界事态达成积极共识,雙方一線部隊隨即開始脫離接觸[4]。在脫離接觸的過程中的緩衝區設置在實際控制線的印度一側,協議規定印方不能跨過什約克河(位於印度實際控制區),而中方不跨過實際控制線[24]。而由於這個所謂的“相互撤回協議”,印度領土將進一步喪失。中國軍隊已經入侵印度傳統上[需要解释]聲稱要進行巡邏的地區2公里以上,原因是印度軍隊歷來都是巡邏到PP14(加勒萬衝突地點),PP15,PP17和PP17A等地區,因此相互撤退2公里將導致4公里的“緩衝區”完全位於印度境內。這也意味著PP14以外的地區實際上現已超出印度的控制範圍[111]。而在協議達成那天早些時候,中國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在節目《今日關注》中,首次公布了多张印度越线挑衅中方的证据。其中显示印方在中方实控线一侧进行包括行车道路、便桥等基础设施的修建,还试图在相关地区设置哨所[21]

對此,幾名國防分析家指出,該協議並未恢復2020年4月之前的狀態。地緣政治專家Brahma Chellaney在他的《印度斯坦時報》專欄中指出:“印度尋求全面恢復原狀的想法似乎很遙遠”[112]。Challaney進一步寫道,這正是基於中國著名的的“前進10英里後退6英里”戰略導致4英里的增長,並因此實際上導致了中國領土的增加[112]。此外,許多報導指出,中國人不願脫離在達普桑盆地班公錯的第4指瓶頸處的“Y”型交界處,在那裡,中國人在印度所宣稱的領土內前進了18公里,並建造了包括三個雷達站在內的大量軍事設施,這也是重返戰前狀態的重要阻礙[25][26][113][27][28]

7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证实,中印两国边防部队已在加勒万河谷等地区脱离一线接触[114]。然而,中國卻並未從已經深入了印度聲稱的領土18公里的班公錯後撤[25][26][27][28]

爭端再起[编辑]

8月29、30日,印度精銳特別邊境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偷襲越界奪占制高點桌頂(英語:Table Top[h]、Mukhpari Peak[i]熱欽山口英语Rezang La[j],在穿越印軍邊境雷區時,因踩到地雷身亡,爆炸聲驚動了普爾楚邊防連,緊急出動從秋迪儉革拉山口(英語:Quidijiankela Pass[k]的哨所分兩路出發,經黑頂(5684.6高地,英語:Black Top[l]前往Bump(5524.5高地)[m]與Helmet[n][o] [來源請求]

8月31日,印度国防部发表声明,表示中國人民解放軍違反共識,8月29、30日夜间在東部拉達克地區採取“挑釁的軍事行動” [29][需要解释]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发表回应,指出印度在班公錯南岸、熱欽山口英语Rezang La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公然挑衅,造成边境局势紧张[30][31]

9月[编辑]

9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莫斯科與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举行了会晤[115]

9月7日,印军在班公錯南岸的神炮山地域(位於Mukhpari Peak和熱欽山口英语Rezang La之間) 朝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鸣枪[116],中方軍隊也朝天鳴槍[117]。这是自1975年以来,中印邊境首度傳出槍聲[118]

9月8日,印方释放的影片显示当日双方展开群架打斗在Mukhpari Peak和熱欽山口英语Rezang La區域,并再次出现如关刀、鱼叉和木棍等冷兵器,还互扯红布条警告标语[119]

9月10日,中印两国外长王毅蘇杰生莫斯科举行双边会谈,會後雙方发表联合声明,同意双方士兵应该继续谈话、快速地结束对峙、保持适当距离和缓解紧张关系[120],並達成以下5點共識:

  1. 兩國外長同意雙方應遵循兩國領導人達成的關於發展中印關係的一系列重要共識,包括不讓兩國分歧上升為爭端。
  2. 兩國外長認為,邊境地區當前形勢不符合雙方利益,兩國邊防部隊應該繼續對話,儘快脫離接觸,保持必要距離,緩和現地事態。
  3. 兩國外長認為,雙方應恪守現有邊境事務協議和規定,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避免採取任何可能使事態升級的行動。
  4. 雙方同意繼續透過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機制保持溝通,繼續開展中印邊境事務磋商與協調工作機制磋商。
  5. 兩國外長同意,隨著局勢緩和,雙方應加快完成新的建立互信措施,維護和增強邊境地區的和平安寧[121]

9月12日,印度表示被中方俘虜的5名年輕人已被釋放。印方先前聲稱有5名印度人在中印邊境失蹤。《环球时报》称他们“假扮猎人”越界刺探中国情况[122]

9月21日,中印兩國在举行第六轮军长级会谈后,雙方同意停止向前线地区增加兵力[123]

10月[编辑]

10月12日,印度在中印爭議領土印度實際控制區開通44座桥梁[124]

10月19日,中国解放军西部战区发言人发表谈话,称中方1名应牧民请求帮助寻找牦牛的士兵在中印边境地区迷路走失[125][126]

10月21日,印度方面表示已将扣留的中国士兵交还中方[127]

11月[编辑]

经过几个月的冲突,印度承认失去了对中印边境“争议山区”约300平方公里土地的控制,该地区的面积大约是美国曼哈顿的五倍。[128][129][130]

11月6日,中印两军在楚舒勒举行第八轮军长级会谈[131]

中印边境的军事部署[编辑]

回应[编辑]

外交回应[编辑]

印度外交部长哈什·瓦尔丹·什林格拉英语Harsh Vardhan Shringla于中印两军5月5日到6日在班公錯首次爆发冲突后,约见了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132],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英语Ajit Doval据报之后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进行会谈[132]。在5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印度外交事务部发言人阿努拉格·斯里瓦斯塔瓦英语Anurag Srivastava坚持印中两国有足够的双边机制循外交途径解决边境冲突[133][18]。然而部分时事评论员认为双方签订的五项边境协定有“严重缺陷”[134]

边境军事人员会议点于5月到6月举行了多轮军方会谈,首场会谈在陆军上校之间举行,第二场为旅长英语Brigadier级别会谈,最后三场为少将/军长级别会谈,会议持续到6月2日[51][135]。然而上述的会谈并未达成目的。部分印方人员认为,印度仍不清楚中国的需求:“当一个人想推延会议的进程,就会提出荒谬的要求……他们提出了我们明显不会让步的问题”[51]。2020年6月6日,中印军双方中将在楚舒勒-马耳多举行会谈[51][52]。印方代表为驻扎在列城的第十四军軍長哈林德·辛格(Harinder Singh),中方代表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疆軍區司令員柳林[136][52]。與印度会谈前,中国媒体《环球时报》重申[137]

 印度[编辑]

6月15日加勒万河谷的冲突爆发后,印度民众发起了抵制中国货的示威活动[138]。此外,多地民众焚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及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画像表示抗议,另有多个团体申请举行示威活动。《环球时报》认为,印度允许反华团体煽动舆论,使自己置于险境[139][140]

6月17日,总理莫迪就加勒万冲突发表全国演讲,就死亡的印度士兵向中国强硬喊话[141][142]

6月17日,印度國防部長拉杰纳特·辛格發表講話,對“在加勒萬河谷死去的20名士兵”表示“深深地痛苦且不安”,但並未提及中國或其傷亡情況。[143][144]

6月20日,印度媒體報導稱,总理莫迪称中国军队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并没有越界[23],印度的領土一寸都沒被侵犯的表態,被視為他正在為衝突而高漲的民族主義滅火。

6月25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此次衝突是中国自2020年5月初以来,在中印边境地带大量屯兵並在印控区域建造了军事建筑,並阻礙印度巡防,因此印度也不得不开始屯兵。同時這名發言人承認印度和中国继续在加勒萬河谷保持大量部署状态,但与此同时双方进行着军方人员和外交人员的沟通,尝试解决危机[145]

 中国[编辑]

2020年6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中印边界冲突事件责任完全不在中方

6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6月15日的衝突是印方部队违反双方共识,对中方人员进行挑衅和攻击,中方已就此向印方提出强烈抗议和严重交涉[82]

6月1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与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通电话,王毅表示,6月15日晚的冲突,是印方部队打破双方共识,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造成人员伤亡。中方再次向印方表示强烈抗议,並要求印方严惩肇事责任人,严格管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挑衅性举动,双方应共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苏杰生表示印方愿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边境地区争端,缓和边境地区紧张局势[146]

6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应询介绍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表示加勒万河谷的严重事态责任完全在印方,双方正通过外交和军事渠道就缓和局势保持沟通,中方重视中印关系,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共同维护两国关系长远发展大局[147]

6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没有死亡四十余人,相关消息全是虚假信息。[148]

6月24日,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謙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加勒万河谷地区拥有主权,中印边境冲突责任完全在印方[149]

9月29日,有记者就印方在中印边界地区修建公路一事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提问,汪文斌表示,中方不承认印度设立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也反对印度在边境争议地区开展以军事争控为目的的基础设施建设[150]

国际回应[编辑]

国际组织[编辑]

  •  歐盟:6月15日发生加尔万(Galwan)冲突之后,欧洲联盟发言人维珍妮·巴图·亨里克森(Virginie Battu-Henriksson)呼吁去升级(de-escalation)和和平解决[151]
  •  联合国:在加尔万冲突之后,联合国呼籲局勢降溫並和平解决[151]

 美國[编辑]

国际社会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20年5月27日提出美国可以为中国和印度斡旋,但遭到中印两国拒绝,其中中国媒体《环球时报》警告印度不要与美国为伍[152][153][154]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奧也在一档播客节目中表达了关切:“独裁政权做出了各种行动,产生了真正的影响”[156]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英语United States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主席艾略特·恩格尔英语Elliot Engel也对局势表示关切,补充道:“中国再一次表明它愿意欺负邻国”[157]。澳大利亚和俄罗斯表示中印冲突应该通过外交层面解决[158][159][160]

 巴基斯坦[编辑]

6月14日,巴基斯坦外交部长沙阿·迈赫穆德·库雷希指責印度肆意挑起與鄰國的爭端,呼籲印度應著眼於自身的國內問題[161]

 俄羅斯[编辑]

6月2日,印度外交部长与俄罗斯驻印度大使尼古拉·库戴舍夫(Nikolay R. Kudashev)交流了關於此次衝突的一些問題[162]

俄罗斯的倡议下,6月22日,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三方將举行线上会谈[163]。该会谈原定于3月举行,但因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取消[163]。会上三方还將讨论地区合作与安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阿富汗和國際南北運輸走廊計劃英语International North–South Transport Corridor[132][164]

 法國[编辑]

6月29日,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斯·帕尔丽向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致信,對6月15日在印中军事冲突中丧生的20名印度士兵表示深切哀悼。此外,帕利还表示印度是法国在该地区的战略伙伴,并重申法国同印度的“深切团结”[165]

经济回应[编辑]

5月的小冲突爆发后,印度知名教育学者索南·旺楚克英语Sonam Wangchuk (engineer)呼吁民众“动用钱包的力量”抵制中国货[166],受到主流媒体和社会名流支持[166][167]。加勒万冲突爆发后,抵制中国货的声音达到极点[138][168]。印度海關開始對從中國進口的每項貨物進行檢查[169],迫使聯邦快遞敦豪暫停中國寄往印度的快遞[170]印度铁路取消与一家中国企业的合约,印度通信和信息技术部英语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ia)要求巴拉特·桑查尔·尼甘有限公司英语Bharat Sanchar Nigam Limited不在升级工程中使用中国公司的产品[171]。孟买政府取消与唯一中标的中国公司的单轨条路合同,转而寻求其他印度科技公司合作[172]。多家中国承建商和公司受到审查。印度德里酒店餐飲業東主協會(Delhi Hotel and Restaurant Owners Association)表示,協會内3,000間酒店旅館都會拒絕接待來自中國的旅客[173]。6月29日起印度政府宣佈禁止民众使用59个中国手机app,其中包括TikTok微信SHAREitUC浏览器以及新浪微博[174]。印度總理莫迪也關閉其新浪微博賬號[175]印度电力部英语Ministry of Power (India)則從7月3日開始要求印度企业必須得到政府许可才能从中国进口电力设备和部件[176]。7月23日,印度政府宣布來自接壤国的企业要向主管部门登记后才能投标政府项目,此舉被德國之聲認為是針對中國[177]。9月2日,印度信息技术部宣布禁止118个中国手机应用程序在印度使用[178]。11月24日,印度禁用了43款中國手机应用,印度累計禁止170多款中國应用[179]。亦有声音呼吁禁止中国进入印度的战略市场[180]民族觉醒论英语Swadeshi Jagaran Manch表示,如果印度政府认真考虑让国家踏上自给自足的道路,中国企业就不会涉足德里–密拉特地区快速交通系统英语Delhi–Meerut Regional Rapid Transit System等工程[181][182]

不过,多位印度政府官员表示边境局势升温不会冲击两国的贸易[183]。就在抵制中国货的呼声愈发高涨的时候,多位工业分析师警告抵制行动会给印度造成反效果,给贸易伙伴传递错误的信息,而且不管从两国层面还是全球层面来看,印度贸易的力量相对较小,对中国的影响有限[184][185][186][187]

注释[编辑]

  1. ^ 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
  2. ^ 習近平的官方頭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国共产党奉行黨指揮槍原則,中央軍委主席自90年代後皆由中共中央總書記兼任,是為武装力量最高指揮官。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規定,國家主席職務僅為虛位元首,既沒有行政權力,亦非軍隊統帥。
  3. ^ 印度為議會內閣制國家,印度總統為國家元首和印度武裝部隊名義上的最高指揮官,但總理可通過國防部指揮軍隊。
  4. ^ 環球時報報導
  5. ^ 該圖為印度方角度。
  6. ^ 库尔那克堡 coordinate: 33°46′00″N 78°59′16″E / 33.7667°N 78.9877°E / 33.7667; 78.9877
  7. ^ 西里傑普英语Sirijap coordinate: 33°44′24″N 78°50′56″E / 33.74°N 78.849°E / 33.74; 78.849
  8. ^ 桌頂 (英語:Table Top) coordinate: 33°36′14″N 78°44′42″E / 33.604°N 78.745°E / 33.604; 78.745
  9. ^ Mukhpari Peak coordinate: 33°29′0″N 78°48′54″E / 33.48333°N 78.81500°E / 33.48333; 78.81500
  10. ^ 熱欽山口英语Rezang La coordinate: 33°25′N 78°51′E / 33.42°N 78.85°E / 33.42; 78.85
  11. ^ 秋迪儉革拉山口 (英語:Quidijiankela Pass) coordinate: 33°37′39″N 78°47′17″E / 33.62750°N 78.78806°E / 33.62750; 78.78806
  12. ^ 黑頂 (5684.6高地, 英語:Black Top) coordinate: 33°37′21″N 78°46′32″E / 33.6225°N 78.7755°E / 33.6225; 78.7755
  13. ^ Bump (5524.5高地) coordinate: 33°37′21″N 78°45′29″E / 33.6225°N 78.758°E / 33.6225; 78.758
  14. ^ Helmet coordinate: 33°38′42″N 78°43′34″E / 33.645°N 78.726°E / 33.645; 78.726
  15. ^ 該句為中國方角度。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Nepal seems to be following China's road map.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2. ^ 2.0 2.1 2.2 Anbarasan Ethirajan. India and China: How Nepal's new map is stirring old rivalries. 2020-06-10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3. ^ 3.0 3.1 佚名. Nepal toughens stance in its row with Delhi amid China-India standoff. 中國環球電視網. 2020-06-18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4. ^ 4.0 4.1 4.2 王毅同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通电话 就缓和两国边界事态达成积极共识. 观察者网. 2020-07-06 [202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 
  5. ^ 5.0 5.1 5.2 5.3 The Chinese generals involved in Ladakh standoff. Rediff.com. 2020-06-13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6. ^ 6.0 6.1 6.2 外交部回应中印军队回撤!中印边境军长会谈 中印边境对峙事件2020最新消息_独家专稿_中国小康网. m.chinaxiaokang.com.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7. ^ 7.0 7.1 7.2 7.3 7.4 News18. PLA death squads hunted down Indian troops in Galwan in savage execution spree, say survivors. CNBC News18.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美国英语). 
  8. ^ PLA Death Squads Hunted Down Indian Troops in Galwan in Savage Execution Spree, Say Survivors. News18 India.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9. ^ China-India border dispute: ‘at least one Chinese soldier killed’ in June brawl. 南华早报. 2020-09-18. 
  10. ^ Michael Safi and Hannah Ellis-Petersen. India says 20 soldiers killed on disputed Himalayan border with China.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11. ^ Vedika Sud; Ben Westcott. Chinese and Indian soldiers engage in 'aggressive' cross-border skirmish. CNN. 2020-05-11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2). 
  12. ^ Chauhan, Neha. Over 5000 Chinese Soldiers Intrusion in the Indian Territory. The Policy Times. 2020-05-26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13. ^ BBC. India-China clash: 20 Indian troops killed in Ladakh fighting.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14. ^ 14.0 14.1 Vishnu Som, 76 Soldiers Injured In Ladakh Clash, All Recovering: Army Officials, NDTV, 2020-06-19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15. ^ Hectic negotiations lead to return of 10 Indian soldiers from Chinese custody.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6-19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英语). 
  16. ^ Haidar, Suhasini; Peri, Dinakar. Days after clash, China frees 10 Indian soldiers. The Hindu. 2020-06-18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英语). 
  17. ^ Philip, Snehesh Alex. Chinese troops challenge India at multiple locations in eastern Ladakh, standoff continues. The Print. 2020-05-24 [2020-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7). 
  18. ^ 18.0 18.1 Chaudhury, Dipanjan Roy. India-China activate 5 pacts to defuse LAC tensions. The Economic Times. 2020-05-29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9). 
  19. ^ Roche, Elizabeth. India, China to continue quiet diplomacy on border dispute. livemint.com. 2020-06-08 [2020-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英语). 
  20. ^ 20.0 20.1 20.2 20.3 Michael Safi; Hannah Ellis-Petersen; Helen Davidson. Soldiers fell to their deaths as India and China's troops fought with rocks. the Guardian.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英国英语). 
  21. ^ 21.0 21.1 央视首次曝光印度越线挑衅证据. [202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22. ^ 22.0 22.1 于文凯. 外交部详细介绍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来龙去脉.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中文(中国大陆)‎). 
  23. ^ 23.0 23.1 莫迪:印中冲突中中方没有越境. www.voachinese.com.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24. ^ 24.0 24.1 In Galwan, both sides agree: Troops step back 1.8 km, 30 soldiers each in tents. indianexpress.com. 2020-07-08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英语). 
  25. ^ 25.0 25.1 25.2 Chinese Troops 'Not Withdrawing' From Pangong Tso Lake Area As India-China Look To Disengage. The EurAsian Times. 2020-07-08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26. ^ 26.0 26.1 26.2 China exits Galwan, Hot Springs next; Pangong Tso likely to remain a sticky point. Deccan Chronicle. 2020-07-08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 
  27. ^ 27.0 27.1 27.2 Bhalla, Abhishek. Pangong Tso likely to remain a sticky point even as Chinese troops withdraw from Galwan, Hot Springs. India Today. 2020-07-08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28. ^ 28.0 28.1 28.2 No pullback of Chinese troops, material from Pangong Lake, Depsang. Greater Kashmir. 2020-07-08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29. ^ 29.0 29.1 中印邊境又生事 解放軍指控印軍越境. RFI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0-08-31 [2020-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中文(繁體)‎). 
  30. ^ 30.0 30.1 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就中印边境局势发表谈话. 新华社. 2020-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1). 
  31. ^ 31.0 31.1 中印边界新冲突 北京迅速回应称军队从未越过实控线.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8-31 [2020-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31) (中文(简体)‎). 
  32. ^ 1959-1962年中印冲突与中国外交政策的转变-《华东师范大学第一届世界史博士生学术论坛论文摘要集》(2019)-手机知网. wap.cnki.net.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33. ^ 1988年12月19日至23日 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34. ^ 印度政府首次明确承认西藏是我国领土一部分-东方网.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35. ^ Lt Gen Vinod Bhatia (2016). China’s Infrastructure In Tibet And Pok - Implications And Options For Indi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entre for Joint Warfare Studies. New Delhi.
  36. ^ 36.0 36.1 Chan, Minnie. China flexing military muscle in border dispute with India.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6-04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英语). 
  37. ^ 37.0 37.1 China starts construction activities near Pangong Lake amid border tensions with India. Business Today. 2020-05-27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38. ^ 38.0 38.1 38.2 20 Indian Soldiers Killed; 43 Chinese Casualties: ANI. NDTV.com.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39. ^ 39.0 39.1 Indian border infrastructure or Chinese assertiveness? Experts dissect what triggered China border moves.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5-26 [2020-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40. ^ Desai, Shweta. Beyond Ladakh: Here's how China is scaling up its assets along the India-Tibet frontier. Newslaundry. 2020-06-03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英语). 
  41. ^ Singh, Sushant. Indian border infrastructure or Chinese assertiveness? Experts dissect what triggered China border moves.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42. ^ Action on the LAC | Blitzkrieg with Major Gaurav Arya. Republic TV. 2020-06-06 [2020-06-08]. 
  43. ^ Krishnan, Ananth. Beijing think-tank links scrapping of Article 370 to LAC tensions. The Hindu. 2020-06-12 [2020-06-15]. ISSN 0971-75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英语). 
  44. ^ Wahid, Siddiq. There is a Global Dimension to the India-China Confrontation in Ladakh. The Wire. 2020-06-11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45. ^ Sawhney, Pravin. Here's Why All's Not Well for India on the Ladakh Front. The Wire. 2020-06-10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46. ^ Shubhajit Roy. India raises with Nepal killing of Bihar man at border. 2020-06-13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47. ^ 艾米•卡兹明. 尼泊尔新版地图惹怒印度.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48. ^ 不丢石头了!中、印两军对峙画面曝光 解放军「西海舰队」强势进驻. 新头壳. 2020年5月26日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4). 
  49. ^ 中国将协助部分在印公民回国,印度媒体又乱猜……_新闻中心_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50. ^ 印媒:中印将军商谈和平解决边境对峙-环球网.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51. ^ 51.0 51.1 51.2 51.3 Mitra, Devirupa. Ahead of Border Talks With China, India Still Unclear of Reason Behind Troops Stand-Off. The Wire. 2020-06-06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6). On Saturday, Indian and Chinese military officials of Lieutenant General-rank are likely to meet at a border personnel meeting (BPM)... The various BPM meetings – led first by colonels, then brigadiers and then finally over three rounds by major general-rank officers – have until now yielded no results. 
  52. ^ 52.0 52.1 52.2 Talks over between military commanders of India, China. The Economic Times. ANI. 2020-06-06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6). 
  53. ^ Singh, Rahul; Choudhury, Sunetra. Amid Ladakh standoff, 12,000 workers to be moved to complete projects near China border. Hindustan Times. 2020-05-31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54. ^ Amid border tension, India sends out a strong message to China. Deccan Herald. 2020-06-01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55. ^ Kumar, Rajesh. Ranchi News – Times of India.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14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56. ^ Special Train Carry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For BRO Work in Ladakh Reaches J&K's Udhampur. CNN-News18. PTI. 2020-06-15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57. ^ India,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Report of the Officials of the Governments of India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Boundary Question, Government of India Press, 1962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 Part 1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 50
    Q. 9. The Indian side would like to have some heights of peaks and location of passes on this particular ridge.
    A. From 78° 5' East, the line turned south-west to a point Long. 78° 1' E. and Lat. 35° 21' N., where it crossed the Chip Chap river. ... After the alignment passed over the two peaks, it went south along the mountain ridge, where it crossed the Galwan river at Long. 78° 13' E, Lat. 34° 46' N. ...
  58. ^ 中印边境爆发致命冲突:20名印度军人死亡. 紐約時報.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59. ^ 中印边界冲突:英媒披露细节——两军多数伤亡原因是“失足坠崖”. BBC.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60. ^ 印度称20军人在冲突中丧生 印媒指中方43人死伤. RTHK.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61. ^ 西部战区发言人张水利大校就中印边防人员位加勒万河谷地区冲突发表声明. 中国军网.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62. ^ No Intrusion, No Post Under China's Control. HW News.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63.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中印边界冲突:45年来首度流血伤亡. DW.COM.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中文(中国大陆)‎). 
  64. ^ 【中印衝突】印度官員展示解放軍「狼牙棒」 滿佈鐵釘殺傷力強. 香港01. 2020-06-19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65. ^ 观察者网. 亚洲特快:想挑战中国,莫迪老仙的“印度制造”有谱吗?. b23.tv. 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 2020-6-25 [202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中文(简体)‎). 
  66. ^ 中印边境爆发致命冲突:20名印度军人死亡. 纽约时报中文网 国际.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67. ^ Central News Desk. Over 47 Indian soldiers killed in Galwan Valley Ladakh by Chinese forces. 巴基斯坦新聞局. 2020-06-1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68. ^ Rao, Ch Sushil. India News - Times of India.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英语). 
  69. ^ Agence France-Presse. China releases 10 Indian soldiers after border clash - report. 衛報. 2020-06-19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英国英语). 
  70. ^ Suhasini Haidar, Dinakar Peri. Ladakh face-off - Days after clash, China frees 10 Indian soldiers. 印度報. 2020-06-18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英语). 
  71. ^ 佚名. Galwan Valley: Ten Indian soldiers reportedly released by China. 英國廣播公司. 2020-06-19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英国英语). 
  72. ^ 印媒:中国释放10名印度士兵.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73. ^ 國際 | 重點新聞 | 中央社 CNA. www.cna.com.tw.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中文(台灣)‎). 
  74. ^ China denies detaining Indian soldiers after reports say 10 freed. 半島電視台.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75. ^ 印度为边境致死士兵下葬 反华情绪升高 传军队获应对授权. RFI.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76. ^ 陈思佳. 印度议员因“散布谣言”被捕,称印军望风而逃、死了200多人. 新华网新闻. 北京.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中文(中国大陆)‎). 
  77. ^ 推特@WenwenWang112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78. ^ 推特@NewsLineIFE.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79. ^ 中印两军爆发严重冲突,印军3人死亡,我方也有伤亡- CFi.CN 中财网. sj.cfi.cn.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80. ^ 中印邊境再爆衝突!3名印度士兵喪生 《環時》總編:中方也有傷亡. 蘋果日報.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中文(繁體)‎). 
  81. ^ NL Team. Bizarre case of Chinese journalist's Indian news source.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82. ^ 82.0 82.1 中印军队冲突“有伤亡没开枪” 莫迪首次发声 誓言不让士兵罔死. BBC.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83. ^ 解放軍被指有43人死傷 印媒稱純屬謠傳. 香港01.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84. ^ PTI. Govt sources cite U.S. intelligence to claim China suffered 35 casualties during Galwan clash. 印度報. 2020-06-1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85. ^ 印度傳媒:解放軍部隊正副指揮官 邊境衝突中身亡 (14:50). 明報.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86. ^ Krishna Mohan Mishra, Ankita Bhandari. Indian soldiers killed over 40 Chinese troops during Galwan Valley clashes, captured PLA Colonel. Zee News. 2020-06-21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英语). 
  87. ^ India lost 20 jawans but killed more than 40 Chinese soldiers: Union Minister VK Singh. New Indian Express. 2020-06-21 [202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英语). 
  88. ^ 【中印冲突】印媒称中方在对话中向印方证实 1名解放军军官死亡. 多維新聞網. [202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89. ^ 中印冲突中方死亡40人?外交部回应.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90. ^ 90.0 90.1 Kaushik, Krishn. Chinese media largely quiet on standoff.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6-06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91. ^ 91.0 91.1 91.2 How Indian and Chinese media reported the deadly Ladakh clash. Al Jazeera. 2020-06-17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92. ^ 92.0 92.1 Geevarghese, Danny. Sino-Indian border clashes were largely ignored by Chinese media. Moneycontrol. 2020-06-21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93. ^ Adil, Ahmad. Indian, Chinese newspapers report India-China clashes. Anadolu Agency. 2020-06-17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3). 
  94. ^ Griffiths, James. India and China's border spat is turning into an all-out media war. CNN. 2020-06-09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95. ^ TNN. India-China stand-off: China social media companies black out India version.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21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96. ^ Cook, Sarah. As China’s global media influence grows, so does the pushback. The Japan Times. 2020-06-19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97. ^ Ch; Banerjee, Chandrima. India News - Times of India.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06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98. ^ Chatterjee, Sanchari. Two nuclear-armed states with chequered past clash: How foreign media reacted to India-China faceoff. India Today. 2020-06-17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99. ^ Border row: How global media has reported the India-China standoff. Times of India Blog. 2020-06-08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100. ^ 【中印冲突】解放军西藏联演 印度空军向前线部署战斗机队. 多維新聞網.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101. ^ 莫迪:面对中国侵犯印度军队授权反击. rfi. [202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102. ^ 【中印冲突】印度被指欲撕毁中印协议 准许向解放军开枪. 多維新聞網. [202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103. ^ 印度中国再度交相指责对方违反边境实际控制线. 美國之音. [202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104. ^ 外交部:中印举行军长级会晤,同意推动事态降温.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105. ^ 印中两国军方同意边界军队脱离接触. [202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106. ^ 【中印冲突】印媒称解放军重建被摧毁的哨所 并开辟一条新战线. 多維新聞網. [2020-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107. ^ 中印边境 印军增兵传至36000. [2020-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8). 
  108. ^ 中印第三轮军长级会谈 一线部队“脱离接触”取得进展. 聯合早報. [2020-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109. ^ Singh, Rahul. China pulls back troops in Galwan Valley by at least a km: Official. 印度斯坦時報. 6 July 2020 [8 Jul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10. ^ 中印冲突:印度总理莫迪到访拉达克 称“不会停止建造道路桥梁”. [202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111. ^ Shukla, Ajai. Signs of thaw at Galwan Valley after NSA Ajit Doval, Wang Yi talk. 商業標準. 2020-07-07 [202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112. ^ 112.0 112.1 Chellaney, Brahma. China may win, without fighting. The Hindustan Times. 2020-07-08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13. ^ Singh, Rahul. China’s pullback in Ladakh’s Pangong Finger Area to test disengagement. 印度斯坦時報. 2020-07-08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 
  114. ^ 中方:中印两国边防部队已在中印边界西段采取有效措施脱离一线接触.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115. ^ 中印国防部长在莫斯科举行会晤. 
  116. ^ 印军非法越线鸣枪挑衅,西部战区回应. 財新網. 
  117. ^ 中印边境传对峙 解放军朝天开枪. rfi. 
  118. ^ 中印边界冲突再升级:双方指责对方“鸣枪”. BBC. 
  119. ^ Sep 2020, Mirror Now | 08. India China Standoff: Are we headed towards an armed conflict with China?. The Economic Times. [2020-09-09]. 
  120. ^ 中印边界冲突:两国外长联合声明谋求快速结束对峙,有分析形容“令人意外”. 
  121. ^ 中印外長會達成5共識:兩軍盡快脫離接觸. 中央社. 2020-9-11. 
  122. ^ 中方释放5名印度人 边境局势只是表面缓和?. 
  123. ^ 中印军方会谈后同意停止边境增兵. 
  124. ^ 印度边境地区44座桥梁通车,印防长视频揭幕,开口提中国. 
  125. ^ 解放军西部战区:中方1名士兵在中印边境地区迷路走失. 中国新闻网. 2020-10-19 [2020-10-22] (中文(中国大陆)‎). 
  126. ^ JEFFREY, GETTLEMAN. 印度在边境争议地区抓捕一名中国士兵.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10-20 [2020-10-22] (zh-cmn-hans). 
  127. ^ 印度军队已将扣留的中国士兵交还中方--印度政府消息人士. 路透社. 2020-10-21 [2020-10-22] (中文). 
  128. ^ 印官员:印度失去对“争议山区”约300平方公里土地的控制. [11月2日]. 
  129. ^ 中印衝突勝負已分?印度失掉300平方公里「爭議山區」. [11月7日]. 
  130. ^ China Gained Ground on India During Bloody Summer in Himalayas. [11月1日]. 
  131. ^ 中印两军在楚舒勒举行第八轮军长级会谈. 
  132. ^ 132.0 132.1 132.2 Bagchi, Indrani. Jaishankar to meet China FM in virtual RIC meet on June 22.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15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5). 
  133. ^ Gill, Prabhjote. India says there are five treaties to push the Chinese army behind the Line of Actual Control⁠ — while experts tell Modi to remain cautious. Business Insider. 2020-05-29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134. ^ Sudarshan, V. A phantom called the Line of Actual Control. The Hindu. 2020-06-01 [2020-06-03]. ISSN 0971-75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en-IN). 
  135. ^ Gupta, Shishir. Ahead of today's meet over Ladakh standoff, India signals a realistic approach. Hindustan Times. 2020-06-05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136. ^ Som, Vishnu. India, China Top Military-Level Talks Amid Stand-Off In Ladakh. NDTV. 2020-06-06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6). 
  137. ^ 137.0 137.1 Ray, Meenakshi (编). Chinese mouthpiece shrills the pitch on Ladakh standoff, warns India over US ties. Hindustan Times. 2020-06-06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6). 
  138. ^ 138.0 138.1 Pandey, Neelam. Traders' body calls for boycott of 3,000 Chinese products over 'continued' border clashes. ThePrint. 2020-06-16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39. ^ Srinivasan, Chandrashekar (编). Anti-China Protests Across India, Delhi's Defence Colony Declares "War". NDTV.com. 2020-06-17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40. ^ UP: Anti-China protests across Gorakhpur-Basti zone, Chinese president's effigy burnt. India Today. 2020-06-18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英语). 
  141. ^ Laskar, Rezaul H; Singh, Rahul; Patranobis, Sutirtho. India warns China of serious impact on ties, Modi talks of ‘befitting’ reply. Hindustan Times. 2020-06-18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英语). 
  142. ^ Myers, Steven Lee; Abi-Habib, Maria; Gettleman, Jeffrey. In China-India Clash, Two Nationalist Leaders With Little Room to Give.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6-17 [2020-06-18].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美国英语). 
  143. ^ Ananya, Das. Loss of soldiers in Galwan deeply disturbing and painful: Rajnath Singh after 20 Army personnel martyred in India-China clash. Zee Media Bureau. 2020-06-1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英国英语). 
  144. ^ 王世純. 印度防长就中印边境人员冲突公开表态,没提中国. 觀察者網. 2020-06-1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中文). 
  145. ^ 印度首次承认与中国各自继续屯兵 指责中国先屯. rfi.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146. ^ 王毅同印度外长苏杰生通电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官网. 2020-06-17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147. ^ 2020年6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48. ^ 中印冲突中方死亡40人?外交部回应.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149. ^ 国防部:中印边境冲突责任完全在印方 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稳定. 新華網. [202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150. ^ 印方在中印边界地区修建公路 外交部回应. 
  151. ^ 151.0 151.1 Rajghatta, Chidan. US, EU and UN call for peaceful resolution of Ladakh situation. The Times of India. 18 June 2020 [18 June 2020]. 
  152. ^ Laskar, Rezaul H; Patranobis, Sutirtho. India, China reject US bid to mediate on border issue. Hindustan Times. 2020-05-29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2) (英语). 
  153. ^ 'More to Lose Than Gain, You Can't Afford More Shocks': Beijing Threatens India to Stay Away from US-China Rivalry. News18. 2020-06-01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1). 
  154. ^ Sharma, Pranay. India's Rejection To Trump's Offer To Broker Peace With China Stems From Its Past Experiences. Outlook India. 2020-05-29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155. ^ Haidar, Suhasini; Lakshman, Sriram. Now, Trump offers to mediate between India and China. The Hindu. 2020-05-27 [2020-06-07]. ISSN 0971-75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8) (英语). 
  156. ^ Westcott, Ben; Sud, Vedika. Indian defense minister admits large Chinese troop movements on border. CNN. 2020-06-04 [2020-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157. ^ Roy, Divyanshu Dutta (编). US Foreign Affairs Panel Chief Slams "Chinese Aggression" Against India. NDTV. 2020-06-02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158. ^ It is for India and China to resolve eastern Ladakh dispute bilaterally: Australia. Press Trust of India (The Times of India). 2020-06-01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英语). 
  159. ^ Confident India and China Will Find Way Out, Says 'Worried' Russia. The Wire. 2020-06-01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160. ^ Sino-Indian military face-off in Ladakh worries Russia. Deccan Chronicle. 2020-06-02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英语). 
  161. ^ 巴基斯坦外长:奉劝印度把重点放在国内 别四处挑起争端. 海外網.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62. ^ Basu, Nayanima. India discussed China border tensions also with Russia, the same day Modi and Trump spoke. ThePrint. 2020-06-05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美国英语). 
  163. ^ 163.0 163.1 Jaishankar to hold talks with China, Russia on June 22.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6-16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英语). 
  164. ^ Laskar, Rezaul H. Foreign ministers of Russia-India-China to hold virtual meeting on June 22. Hindustan Times. 2020-06-13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英语). 
  165. ^ 中印对峙僵局下 一国表态坚定支持印度并加快武器交付. 多維新聞網. [2020-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4). 
  166. ^ 166.0 166.1 Ganai, Naseer. Magsaysay Awardee Sonam Wangchuk Calls For 'Boycott Made In China'. Outlook India. 2020-05-30 [2020-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67. ^ ‘Boycott Chinese products’: Milind Soman quits TikTok after 3 Idiots’ inspiration Sonam Wangchuk’s call. hindustantimes.com. [2020-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1). 
  168. ^ China reacts cautiously to mounting boycott calls of its products in India, says it values ties. India Today. 2020-06-19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69. ^ 印度海關100%查中國貨 擬強制商品標原產國. [2020-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8). 
  170. ^ 德国国际快递敦豪暂停中国寄往印度的货物. 美國之音.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171. ^ Dastidar, Avishek G; Tiwari, Ravish. Chinese firms to lose India business in Railways, telecom.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6-18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72. ^ Thomas, Tanya. MMRDA cancels ₹500 crore monorail tender which had only Chinese bidders. Livemint. 2020-06-19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73. ^ 【中印衝突】印度餐飲業界發起 酒店餐廳拒絕接待中國人. [2020-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174. ^ 反中情绪蔓延 印度禁59个中国app. [2020-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30). 
  175. ^ 带头封杀陆!印度总理莫迪关闭微博帐号. 中時電子報.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176. ^ 焦点:印度谋求抑制中国电力设备进口 相关设备和部件需取得许可.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177. ^ 对华经济报复?印度限制接壤国投标. [2020-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178. ^ 印度宣布禁用118个中国手机应用程序 商务部:坚决反对. 
  179. ^ 印度再禁43款手机应用 发起新一波对华"数字打击". 
  180. ^ Ninan, T. N. To hit China, aim carefully. Don't shoot yourself in the foot. The Print. 2020-06-20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181. ^ Arnimesh, Shanker. RSS affiliate wants Modi govt to cancel Chinese firm's bid for Delhi-Meerut RRTS project. The Print. 2020-06-15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182. ^ Shrivastava, Rahul. Chinese firm bids lowest for Delhi-Meerut project, RSS affiliate asks Modi govt to scrap company’s bid. India Today. 2020-06-16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183. ^ Suneja, Kirtika; Agarwal, Surabhi. Is This Hindi-Chini Bye Bye on Trade Front? Maybe Not: No immediate impact likely on business relations, say govt officials (print version). The Economic Times. 2020-06-17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84. ^ Easier said.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6-19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英语). 
  185. ^ Kaul, Vivek. It’s impossible to boycott Chinese products and brands. Deccan Herald. 2020-06-07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1). 
  186. ^ Shenoy, Sonia. Banning Chinese imports or raising tariffs on them will hurt industry, consumer, say Maruti, Bajaj Auto. cnbctv18.com. 2020-06-15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187. ^ Sen, Sesa. LAC standoff: Boycott of China products a tall order, trade unlikely to be hurt. The New Indian Express. 2020-06-18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