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內蒙古雙語教育新政策爭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年內蒙古雙語教育新政策爭議
中國民族政策
中国地方语言教学
普及普通話的一部分
日期2020年8月31日 (2020-08-31)
地點
起因課改,在蒙古語授課的學校部分科目改用教育部统编教材並用规范汉字講授
目標取消以上新課改
衝突方
民族學校蒙古族家長學生
傷亡
死亡1[2]
受傷數十人[1]
逮捕數十人[1]

2020年內蒙古雙語教育新政策爭議,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於2020年8月26日發布小學課程改革,要求以蒙古語授課的小學(民族學校)的語文科自2020年9月1日起改用教育部统编教材道德与法治科(2016年前稱品德与社会)在2021年秋改用教育部统编教材、以上兩科目取消地方语言教学改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話)授課。9月初,內蒙古教育廳澄清,除了小學語文、小學道德与法治科、初中歷史科這三個科目,其他科目教材不變、授課時的語言文字不變、蒙語文及其他母語課時不變、現有雙語教育體系不變。[3]課改引起一系列抗議活動,有上百名家長、教師和維權代表被拘捕或被軟禁[4],抗議活動在中國大陸的新聞媒體中沒有報導,網絡上相關話題因敏感被封殺[5]

背景[编辑]

习近平在2012年上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主張第二代民族政策。美國媒體洛杉磯時報和美國哈佛大學新清史學者Mark C. Elliott指第二代民族政策摒棄了以前蘇聯式的蘇聯本土化政策,改為走西方的民族大熔爐政策,尤其是美國式大熔爐,以期解決中國的民族問題。[6][7]

新舊政策[编辑]

語言方面,2020年9月1日前的舊政策是所謂「一類雙語」,即民族學校蒙古語教授各科目,小學2年級開始另開一科目教普通話[8],也有另開英語科與韓語[9]但具體年級不詳。新課改要求2020年9月1日起小學1年級或以上的語文科改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課(亦即推廣普通話,相對於中国地方语言教学),2021年秋起小學1年級起道德与法治科(2016年前稱品德与社会)改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課,2022年秋初中一年级历史科改用统编教材[8]另外,內蒙古的母語人口主要是晉語(註:不屬官話區)、東北官話蘭銀官話蒙古語,少以普通話為母語。[10][11][12]未來語文科、道德与法治科、中學歷史,使用統編教材並使用普通話上課。其餘課程使用教材、授課時的母語文字與現有雙語教育體系都不變。[13]

教材方面,2020年課改前,民族學校使用的教材主要以傳統蒙古文撰寫。早在2017年9月,国家教育部已指令全國改用统编教材[14][8],內蒙古除了民族學校一概在當時緊隨。課改要求2020年9月1日起,民族學校的語文科從小學1年級起也隨全國改用2017年版统编教材道德与法治科(2016年前稱品德与社会)在2021年秋改用统编教材,2022年秋初中一年级历史科改用统编教材[8]自1988年以來人教版、苏教版、沪教版、粤教版等教材並存,[15]2017年推行全國统编教材後,2017-2020年各省媒體不時有批評輿論。[16][17][18][19]至2020年內蒙古的民族學校亦改用统编教材,內蒙古的批評輿論隨之而來。9月內蒙古教育廳出面澄清,除了小學語文、小學道德与法治科(2016年前稱品德与社会)、初中歷史科這三個科目,其他科目「五個不變」:保持教材不變、授課時的語言文字不變、蒙語文及其他母語課時不變、現有雙語教育體系不變,保持地方语言教学[3]

經過[编辑]

6月消息傳出[编辑]

2020年6月份,內蒙古通辽市一次教育部巡查中,巡视员透露出消息说9月份开始通辽市的蒙授学校民族学校进行全国统编《语文》教材课改试点[20][需要更好来源],同時政治、历史和语文三科将被从蒙文改为普通话講授[21]。這引起當地蒙古族民眾不滿,當時有一些網上討論相關話題的社群被關閉,亦有老師、學生和家長被告誡要謹慎發言[22]

8月底爆發[编辑]

8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發布《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23],要求從9月1日起,全自治区所有中、小学一年级新學期起中止使用蒙古族母语教學(非所有課程)。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有鄂爾多斯市教育界人士指出,官方可能因事出敏感而只在口頭傳達相關文件,且不允許與會者記錄[24]。8月29日,內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厅长侯元宣布从2020年秋季学期起,內蒙古自治區蒙古語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将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但其他年级使用教材不变,授课语言文字不变,蒙古语文课时不变。8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聲稱,除了从2020年秋季起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語文課先使用统编《语文》教材外,2021年起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道德与法治課開始使用统编《道德与法治》教材,2022年初中一年级歷史課使用统编《历史》教材,以上教材均使用普通话规范汉字授课[20][9]

內蒙古大學前副校长齊木德道爾吉[註 1](2010年7月-2014年4月在任[27])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強調內蒙目前的民族語言教育是成功的,並委婉地指因為不利民族團結,故不應修改現有雙語教育,相關影片已被刪除[24]

就內蒙古自治區現有雙語教學體係是否改變,以及是否取消蒙古語文課程兩個問題,當局於9月4日表示現有雙語教育體係沒有改變,與往年相比,將原來小學二年級起開設的《漢語》課程改為從小學一年級起開設國家統編《語文》課程,初中一年級將原來的《漢語》課程改為國家統編《語文》課程。其他學科和其他年級課程設置、使用教材、授課語言文字、蒙古語文告朝鮮語文課時皆不變。三科統編教材全面推開後,民族語言授課中小學其他學科課程設置、使用教材、授課語言文字、蒙古語文及朝鮮語文課時不變[28]

反應[编辑]

內蒙古[编辑]

公安局《关于加强微信群管理的通告》[编辑]

9月10日,内蒙古多地的公安局各自用蒙文、漢文发布《关于加强微信群管理的通告》(锡林浩特市阿鲁科尔沁旗库伦旗公安局等),指出微信群主「『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要求,守护网络文明,规范群内信息发布,文明互动[...]坚决不转发、不传播、不散布未经官方证实及来源不明的信息,做到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又指出會追究发布人與群主的法律责任。[29]

南方都市报報導此通告時,指出「与现行的法律法规中的规定略有不同」[29],例如与2017年颁布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规定不符。並搬出了2017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机关报检察日报》的報導說明。[30]

2017年《检察日报》報導,採訪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小军對《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看法,[30]杨小军也认为,管理责任并非上述一些网友所理解的『让群主也要承担群成员违法违规的责任』,在互联网群组中不只有群主一个责任主体,还有群主、参与人(发言人)、网络平台提供商相关主管部门这四个主体共同参与,才有互联网及其群组的发展进步;同样,四个主体也分别承担相应责任」[30]、「对于一些网友列举出群主需要对群成员的信息发布和传播行为而承担的诸多民事行政乃至刑事责任杨小军明确表示了反对:『这个观点实际上是让群主一人负担所有人的责任,甚至把管理部门的责任都归到群主身上。这既不客观,也不可能』」[30];報導又採訪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卫国[30]「有网友戏称通过司法考试才敢当群主。有的群主对法律法规不是很熟悉,那么其对群成员的信息交流是否违反法律法规该如何判断、管理呢?王卫国表示,这还是网友对管理责任的过大理解。实际上,群主只要根据一般人的判断,认为群成员的表达明显不妥时,给予提示、禁止,就算是已经尽到管理责任了。对于比较专业化的问题,法律法规不可能赋予群主过度的责任。」[30]

此前於8月28-29日,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烏拉特中旗牧民反映有70多個蒙古族微信群组被關閉。[31]8月,一个据称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镇中心學校发生学生跳楼的视频在微信群流传。該旗公安局在9月4日通告,跳楼事件沒有發生,造谣者分别因扰乱单位秩序、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32]

對官員、教師的處理[编辑]

9月,巴彥淖爾市錫林郭勒盟對不執行推進國家統編教材的官員進行處分;9月7日,赤峰市要求將不能承擔國家統編教材授課任務的教師分流或轉崗[33]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布小林指出,推进统编教材使用有利于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各级干部以及教师要主动向学生、家长以及群众宣讲政策,保证学生正常上学[34]。9月13日,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教育局决定,对拒不执行中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工作相关政策,至今未送子女到校上课的3名教师作出停职处理[35]

打擊寻衅滋事、非法集会[编辑]

9月3日,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涉国家统编教材使用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表示有“别有用心”人士歪曲国家政策,造谣传谣,煽动、挑唆民众非法集会、游行,公安局将依法严厉打击[36]。9月2日,科尔沁区公安分局分四批发布协查通告,共通緝129人:“2020年8月31日,在通辽市科尔沁区辖区内发生寻衅滋事案,现向社会广泛征集线索。”同时,局方敦促相关人员投案自首,並稱能提供線索或協助抓捕者獎勵人民幣1000元[37][38]内蒙古自治區政府亦拒絕讓步,並將此次民眾抗議,定性為「受境外勢力煽動」。[39]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的维权人士杨金都丽玛和其丈夫遭到逮捕[40]

中央政府[编辑]

9月3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答日本廣播協會記者表示,国家用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近年来中国国家教材委员会组织专门力量统一编写语文、政治、历史三科教材,这三科教材自2017年开始就在全国所有中小学统一使用,不影响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其他学科课程的设置,蒙古语文课时不变,使用教材不变,授课语言文字不变,现有双语教育体系也没有改变[41]

媒體審查[编辑]

8月23日,《美國之音》報導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唯一蒙文社交媒体平台「Bainu」被關閉[42],該平台有約40萬名用戶[43]

9月3日,《洛杉矶时报》报道指,该报驻北京女记者苏奕安(Alice Su)[44]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间学校采访時遭到警方扣留,被拘押4个多小时后警方將其从内蒙古驱离[45]

反对新課改的抗議[编辑]

小學推广普通话的新政策發布後引發爭議及民眾不滿,抗議者認為新措施會消滅少數民族文化。8月28日起,區內通遼市烏拉特中旗奈曼旗庫倫旗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地有數萬名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反對當局加強普通话教學及進一步淡化蒙古族母語教學。有罷課學生下跪請求當局收回政策及發起無限期罷課。在抗議行動中有抗議者受傷及被捕,一些媒體如《星島日報》和自由亞洲電台等報道有一名學生得知母親毆打後從學校四樓跳下的傳言(當局後來指出是謠言)[22]。在烏拉特中旗,家長們把自己的孩子從學校接回家,以示拒絕普通话教學。亦有抗議者在學校門外唱蒙古語歌曲及高呼口號,要求撤回方案[31][46]。一名錫林郭勒盟學生家長表示全區有百分之八十的蒙古族人參加了抵制普通话授課活動,又說有在工作的親戚被上級警告,若參與抗議活動就會影響工作。通辽部分地区一度实施宵禁,禁止车辆行人上街集会[31][46]。有烏拉特中旗民眾表示不會在9月1日送孩子上學,又批評有關部門欺負中國少數民族[31][46]。截至8月31日,有上百名家長、教師和維權代表遭拘捕或被軟禁[47]自由亞洲電台訪問蒙古族女士,扎魯特旗警察到文具店沒收所有含蒙文的書和文具,又指科爾沁左翼後旗有一名家長被警察帶走[46]

7月,內蒙古大學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特古斯巴雅尔[48]在《蒙古文化周刊》上發表文章,表示不能改變內蒙古民族教育中的教學語言的意見,該文章在網絡廣泛轉載,後來被屏蔽[49]

9月初,《文學城網》報導內蒙古廣播電視台300多位員工,以独贵龙環狀方式簽字反對漢語教學新規定[50]。9月4日,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網絡流傳内蒙古阿拉善盟政府办公室一名蒙古族女官员苏日娜与上司发生口角后,在其住所堕楼自杀,以反对政府推行汉语教学,其丈夫将妻子自杀的视频与消息发送网络之后被要求删除信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于9月8日引述自由亞洲電台的访问证实该消息。蘋果日報報導中指海内外蒙古人和网民留言纪念苏日娜,称她为“民族英雄”[51][52][53][54]

海外反应[编辑]

自由亞洲電台》报導,蒙古国前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发表视频声明,敦促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尊重蒙古族人保持母语的民族权利,并呼吁各國蒙古族人声援[55]。8月31日,有數十名示威者聚集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声援內蒙古抗議活動[56]

2020年9月7日,上百名蒙古族裔人权人士集聚美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中国驻美大使馆以及国会山庄外,抗议北京政府打压蒙古语,并声援内蒙民众保护民族语言和文化的维权行动[57]。9月11日,據《自由亞洲電台》报報導指出,台湾多个原住民团体挺身声援蒙古族人,要求北京政府还给蒙古族语言权[58]。9月12日,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日本蒙古族裔在中国驻东京大使馆外举行抗议游行,以抗议北京当局灭绝蒙古语言文化,得到部分日本民众的响应加入[59]法国巴黎的蒙古族裔也在9月13日举行集会,捍卫蒙古等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和抗议北京政府灭绝少数民族文化[60]

2020年9月13日,《德國之聲》報導指近百名蒙古人在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事馆前举行集会,抗议中国当局在内蒙古强制推行汉化教育。集会现场,示威者高举德文、英文及蒙古文的条幅和标语,上面写着「捍卫蒙古文化」「停止文化屠杀」等字样[61]。德国蒙古侨胞也在首都柏林举行示威活动,反对北京当局强制推行汉化教育。德国数十名从事蒙古历史文化研究的教授学者联名致函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德国政界关注内蒙古局势并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在内蒙古强制推行汉化教育[62]

9月15日和16日,據《美國之音》報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王毅对蒙古国进行两天访问。9月15日,大约100名抗议者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集会,抗议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蒙古,指责北京压制中国蒙古族地区的当地语言和文化,並高呼“让我们保护我们的母语”和“王毅滚蛋”[63]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齐木德道尔吉自2001年5月起任蒙古学研究中心主任[25],但最晚2020年8月7日时已经卸任主任职务[26]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Davidson, Helen. Inner Mongolia protests at China's plans to bring in Mandarin-only lessons. 1 September 2020 –通过www.theguardian.com. 
  2. ^ Ethnic Mongolian Official Dead by Suicide Amid Language Protests. RFA. 
  3. ^ 3.0 3.1 “五個不變”如何落地 自治區教育廳權威回應. 澎湃新聞. [09-05-2020].  (受採訪官員:自治区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曹轶明、自治区教育厅副厅长李占峰); 又刊於“五个不变” 自治区教育厅权威解讀. 包頭新聞. [09-05-2020].  .
  4. ^ 【新聞週刊】中共内蒙強推漢語教學 民衆抗議 海外聲援 新唐人中文電視台在線 2020-09-06
  5. ^ 金哲,內蒙古風暴》讚美一種少數民族語言「好美」,這在中國觸犯禁忌! 風傳媒美國之音供稿)2020-09-06
  6. ^ Su, Alice. China cracks down on Inner Mongolian minority fighting for its mother tongue. L.A. Times. 2020-09-04. That changed with Xi, under whom China launched a “second generation” approach to ethnic minorities in recent years. It rejects the old Soviet-based system, which allowed relative autonomy and preservation of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designated regions, in favor of a new “melting pot” approach that emphasizes assimilation into Han Chinese culture. 
  7. ^ Baioud, Gegentuul. Will education reform wipe out Mongolian language and culture?. Language on the Move. 2020-08-30. Chinese scholars Ma Rong, Hu Angang and Hu Lianhe, who boldly proposed a Second Generation of Ethnic Policies to solve ethnic “problems” by aggressively assimilating minorities (Leibold 2012). They envisioned the “melting pot” formula of the West, in particular USA, as the ultimate “solution” to the ethnic “problems” of China, even though China’s native minorities are drastically different from diasporic immigrants in America  (這段話是總結了以下學者的觀點:Elliott, Mark C. 2015. The Case of the Missing Indigene: Debate Over a “Second-Generation” Ethnic Policy. The China Journal (73): 186-213,308. )
  8. ^ 8.0 8.1 8.2 8.3 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政策解读. 烏達區人民政府(轉自内蒙古日报). 2020-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9. ^ 9.0 9.1 內蒙古爆發示威抗議當局推行的教育政策. 法新社. 2020-09-01. 
  10. ^ 张万有. 简论内蒙古汉语方言词汇的特点.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8, (1): 第65頁第2條註釋. 
  11. ^ 苏雅瑄. 浅析内蒙方言. 《青年文学家》. 2017, (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12. ^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汉语方言卷》. 商務印書館. 2012. 
  13. ^ 秋季學期起我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 新浪新聞. [08-27-2020]. 
  14. ^ 9月起全国中小学3科使用统编教材. 北京青年报. 2017年08月29日. 
  15. ^ 郭戈(人民教育出版社总编辑). 统编教材是新时代的必然要求. 《中国教育报》. 2019年12月26日第6版 [2020-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16. ^ 廖瑾. 新版部編語文教材總主編溫儒敏:歡迎批評指正,但反對炒作. 澎湃新聞.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17. ^ 曹颖,杜嘉禧. 统编小学语文教材中的争议与回应. 《南方周末》. 2019-11-02.  全文免費轉載至统编小学语文教材引争议:古诗文增多加重学生背诵负担?. 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2019-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5). 
  18. ^ 樊未晨. 統編教材編寫專家回應:語文歷史教材為什麼這樣改. 新華網(via 中國青年報). 2018-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19. ^ 王旭明. 王旭明:教材改革不存在方向性问题,但总有人别有用心. 观察者网. 2017-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20. ^ 20.0 20.1 内蒙古新生使用统编语文教材 新政引发抗议. 德國之聲. 
  21. ^ China's ethnic Mongolians protest Mandarin curriculum in schools. 半岛电视台. 
  22. ^ 22.0 22.1 內蒙加強漢語教學惹爭議 萬人罷課抗議學生跪地請願. 星島日報. 2020-09-01. 
  23. ^ 秋季学期起我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 内蒙古教育廳微信公眾號. 2020-08-26. 
  24. ^ 24.0 24.1 中國內蒙古雙語教學新政引發少數民族權利爭議. BBC中文網. 2020-08-29. 
  25. ^ 齐木德道尔吉. 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 2016-11-08. 
  26. ^ 我校举行蒙古学研究中心主任聘任仪式. 内蒙古大学.  已忽略文本“2020-08-10” (帮助)
  27. ^ 內蒙古大學历任领导. 內蒙古大學. 
  28. ^ 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 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政策解读. 内蒙古新聞網. 2020-08-26. 
  29. ^ 29.0 29.1 内蒙古多地公安发文加强微信群管理,称严肃追究群主法律责任. 南方都市报.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3).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专家解读:“群主对群成员言行担责”纯属误读. 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检察日报》. 2017-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3). 
  31. ^ 31.0 31.1 31.2 31.3 内蒙取消蒙语教学加速汉化 上万蒙古族学生及家长抗议.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8-31. 
  32. ^ 科左中旗公安局关于依法打击网络谣言的通告. 平安左中. 2020-09-04. 
  33. ^ 內蒙古漢語授課風波,多名官員涉「拒不執行國家決策部署」遭處分. 香港01. 
  34. ^ 內蒙通緝23人 涉反雙語教學示威. 星島日報. 2020-09-02 [2020-09-03]. 
  35. ^ 拒执行内蒙古教材新政 再有5人被处分. 
  36. ^ 內蒙古巴彥淖爾:將嚴打非法遊行、鼓動罷課等行為. RFI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37. ^ 扩散 | 科尔沁区公安分局协查通告(第一批). 平安科尔沁. 2020-09-02 [2020-09-03]. 
  38. ^ 中國內蒙古爆發反漢語教學示威後,當地警方懸賞通緝上百名居民. BBC. 
  39. ^ 內蒙抗議持續發酵 官方定性抗議為境外煽動.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9-03. 
  40. ^ 警察凌晨入室抓蒙古族学生 十余名牧民抵制双语教育被捕.自由亞洲電台.
  41. ^ 2020年9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42. ^ 反对扼杀蒙古人语言 中国唯一蒙文社交媒体平台Bainu被封. 美國之音. 
  43. ^ 中國內蒙古政府推漢語教學、封鎖蒙古語社交平台,引發師生及家長示威. 端傳媒. 2020-08-31. 
  44. ^ 關於記者的國籍與背景,參見她官方網站在2015年和2020年兩個版本的介紹:蘇奕安. 官方個人網站.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0). 蘇奕安. 官方個人網站.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6). 
  45. ^ China cracks down on Inner Mongolian minority fighting for its mother tongue. 洛杉矶时报. 
  46. ^ 46.0 46.1 46.2 46.3 汉化教育引蒙古族人反感 通辽学生家长拒送子女上学.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8-28. 
  47. ^ 內蒙加速漢化教育抗議聲此起彼落 大批示威者被捕一學生跳樓亡.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8-31. (該文跳樓內容已證實是謠言)
  48. ^ 特古斯巴雅尔.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49. ^ 中國內蒙古雙語教學新政引發少數民族權利爭議. 英國廣播公司. 2020-08-29. 
  50. ^ 【耳邊風】習大大鑄成大錯:成吉思汗的後裔可不是好惹的. 文學城. 2020/9/4. 
  51. ^ GM35. Inner Mongolian woman jumped to her death in protest of CCP's cultural repression. Gnews. 2020-09-04 [2020-09-16] (美国英语). 
  52. ^ 要闻解说 - 蒙古人如何理解北京急于推行新教育法?.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9-08 [2020-09-15] (中文(简体)‎). 
  53. ^ 【文化滅絕】內蒙古女官員墮樓亡 夫遭國保封口 遺書:保護蒙語壓力大.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20-09-15] (zh-hk (自由亞洲電台供稿)). 
  54. ^ 取消蒙语教学风波闹大 女官员 跳楼自杀抗议|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9-15] (en-US (消息來源自由亞洲)). 
  55. ^ 蒙古国前总统声援母语教学 敦促中方尊重民族权利. 自由亞洲電台. 
  56. ^ 蒙古民眾示威 聲援中國內蒙古家長抗議當局加強漢語教學新令. BBC. 
  57. ^ 蒙古族裔人權人士聚集在中國駐美使館前示威. RFI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0-09-08 [2020-09-08] (中文(繁體)‎). 
  58. ^ 台湾原住民声援蒙古族:母语灭亡就是族群灭亡.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9-12] (中文(中国大陆)‎). 
  59. ^ 蒙古人在中国驻日大使馆门前示威 抗议中共灭绝蒙语文化.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9-12 [2020-09-12] (中文(简体)‎). 
  60. ^ 巴黎9.13举行捍卫蒙古语言文化集会.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9-12 [2020-09-12] (中文(简体)‎). 
  61. ^ 内蒙古教材改革持续发酵 德国学者和旅德蒙人抗议汉化政策. 
  62.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内蒙古教材改革持续发酵 德国学者和旅德蒙人抗议汉化政策 | DW | 14.09.2020. DW.COM. [2020-09-15] (中文(中国大陆)‎). 
  63. ^ 王毅访蒙第一天遭遇抗议 指责北京压制蒙族文化. 美國之音.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