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20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相關問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本東京舉辦的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出现一系列的相关问题,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关注。

申奧賄賂疑雲[编辑]

日本國內媒體2016年5月爆出日本東京申辦2020年奧運過程中,疑似付出約130萬歐元賄賂,這筆錢匯進前國際奧委會委員迪亞克(Lamine Diack)兒子的帳戶,目前法國警方正在調查此案。迪亞克的前科是在1999年至2013年擔任國際奧委會委員,後因爆出收受俄羅斯100萬歐元賄賂,[1]協助掩護遭驗出使用禁藥的俄國運動員,而在2014年辭職,目前他遭法國檢方限製出境接受調查。

曾經出任日本申奧委員會理事長的竹田恆和13日說明[2],這筆款項是支付給“黑潮”公司的“合法諮詢費”,用以“收集情報和分析”,然而實地走訪發現黑潮公司登記開在新加坡郊外一間半廢棄的老舊公寓的一個房間內,沒有招牌也沒看到有人員出入,日本民進黨議員強烈質疑這是紙上公司用以掩護洗錢,居中介紹的日本電通廣告公司否認牽線,認為只是向官方會報了有這麼一個人自稱能幫助收集公關情報,其公司沒人見過這位黑潮公司老闆,[3]後續為何官方支付款項其一概不清楚也沒介入,不認為這是所謂牽線。

竹內恒和在國會聽證則表示很多此類顧問公司是一人或兩三人組成,所以用自己住所登記公司,且“常出差”所以人都不在。

東京都知事稱申辦奧運無賄賂,過程乾淨。

但是土耳其也在之後陷入跟上屆主辦國巴西一樣政治動盪,陸續的恐怖攻擊事件(如:庫德工人黨分離暴力、安卡拉爆炸、上屆奧運當年6月的伊斯坦堡機場爆炸)也讓暴力問題更甚巴西,也不是適合的對象。

比賽場館[编辑]

主場館相关问题[编辑]

2012年2月,發表重建國立競技場的基本構想,計畫興建可容納8萬人、設置開閉式巨蛋屋頂的新國立競技場日本體育振興中心日语日本スポーツ振興センター簡稱:JSC)理事河野一郎日语河野一郎 (JOC理事)並說:「興建以世界最頂尖為目標的場地」。同年,舉辦「新國立競技場基本構想國際設計比賽」,因為在明治神宮外苑區域林立的周邊設施還包括明治神宮棒球場東京體育館秩父宮橄欖球場日语秩父宮ラグビー場,要於此區興建容納8萬人的場地必須是適當的立體建築,還需考量避難時的緊急廣域避難所,再加上關於環境保護的相關設計,以及在2019年於此處舉辦2019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因此改建時程表無法過長等因素。此次競賽由安藤忠雄擔任審查員長,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建築師募集作品[4]。共計有46件作品投稿,首先選出11件,直到該年11月進行最終審查,最後伊拉克英國籍的建築師扎哈·哈迪德得到評審青睞,獲頒最優秀大獎並採用其方案。但依哈蒂當初以「唯有現代日本建築技術能挑戰」的拱梁設計概念,總工程費高達日幣三千億元。日本建築界要求變更為「更實際」的設計,甚至希望不拆舊體育場,增建即可[5]。根據《朝日新聞》報導,原先在奧運申辦階段時所提出的興建計劃中,東京都須負擔日幣1,538億元,不過後來發現,材料價格等費用已經上漲3倍,所以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上任後,就開始著手修正計劃[6]

高額的施工費用,讓日本中央、地方政府、東京奧運籌委會三方陷入口水戰。日本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要求東京都政府出資580億日圓,引發知事舛添要一強力反擊。東京奧運籌委會會長,向來以直言不諱著称的日本前首相的森喜朗,也私下抱怨哈蒂的設計像「生牡蠣」。「國家連區區2520億都拿不出來嗎?」森喜朗的一句怨言,也徹底掀開新國立競技館背後的金錢戰爭。日本放送協會民調結果發現,超過8成受訪者反對日本政府砸錢蓋場館。據《產經新聞》報導,新國立競技場問題,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傷透腦筋。最後,次世代黨幹事長松澤成文對安倍坦言,「不改的話,會喪失民意」[7]

由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主張不能失信於國際社會,因此JSC只要求縮小基地規模、降低高度,盼費用降到1,625億日圓;不過日圓貶值、建材不足、人事費上漲等影響,試算結果還是三千億日圓。最後定案的場館預算為2,520億日圓,仍是奧運史上最貴。主場館工程計畫將於2015年9月份交由JSC和文部科學省定奪[8]

2015年7月17日,在受到民眾和政界的巨大壓力之下,首相安倍晉三表示將建設計畫重新來過,原先計劃形同廢止[9]。並且日本政府已決定8月底將新國立競技場總工程經費上限定為1550億日圓,常設座席6萬8千席,與先前預定的8萬席縮水1萬2千席。新計畫的設計和施工從9月1日起至11月招標,12月底選定業者,預定2020年4月底完工。評選重點是削減成本和縮短工時,國際奧委會要求提前在2020年1月完工[10]。然而新方案中,由于木材打造的屋顶覆盖了观众席,因此若在场内设置圣火台,则有可能存在违反《消防法》方面的问题,而在场内其它位置安放圣火台也面临一系列问题。换言之,新国立竞技场没有可供安置圣火台的位置[11]。而曾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也表示,新的设想都化成了“麻烦的伏笔”[12]

比賽項目[编辑]

自選項目[编辑]

2013年5月,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簡稱:IOC)在俄羅斯從8個運動項目中選出棒壘球角力壁球3個侯選項目提交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在本次年會中投票表決,而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列入的高爾夫球和七人制橄欖球本屆則繼續比賽。

由於角力為奧運創始項目,日本實力堅強。加上美國職棒大聯盟始終不願暫停球季賽讓球員參賽。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認為賽事水準不夠;角力在首輪投票就以49票勝出[13]

雖然棒壘球再度和正式項目絕緣,但在於東京拿下主辦權後,IOC主席巴赫表示不反對棒壘球返奧,此事出現轉折。隨即於2013年底擬訂奧運改革方案「2020計畫」草案。刪除原奧運大項28項上限;讓主辦城市自選項目並縮短比賽項目決定的期限。使棒壘出現在該屆奧運機會大增。該方案在2014年IOC第126屆年會中提出。並於12月8日在摩納哥召開的第127屆臨時年會以98票全數表決通過[14]

棒壘球項目是否返奧將於2015年7月在吉隆坡舉行的IOC第128屆年會中表決,但一般認為由於東京已選棒壘球為自辦項目;2020年重返奧運幾已確定。2016年8月3日確定以「棒壘球」列入2020年奧運項目。然而目前只取6隊,日本是2020東京奧運主辦國,日本保留資格,亞錦賽第1,即有資格打2020奧運,或2019年12強賽拿到前3名。[15],若日本在2018年拿到冠軍或2019年比賽名列三甲,那麼分別為亞軍及殿軍也可以獲得資格。

新聞媒體[编辑]

错报承办城市消息[编辑]

2013年9月8日,在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转播的“2020年夏奥会承办城市揭晓特别节目”中,解说员於播报期间將伊斯坦布尔马德里进行的“第二轮投票”,理解为日本东京被淘汰了,所以宣布东京出局。一段時間之后,央视才更正东京没有出局,並解释称「可能是投票规则出现了改变,造成了错误。」

新华社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在伊斯坦布尔於重新投票擊敗马德里之際,新华社发布题为“伊斯坦布尔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的快讯。新华社发现后删除了官方微博消息,並撤回稿件。[16]长沙晚报当日也刊登了错误消息,长沙晚报副总编辑称:“新华社乌龙害苦全国报纸,当日报纸几十万份紧急追回并改版重印,损失巨大。”[17]

2013年9月9日,日本新聞網消息指出,日本朝日新聞社曾承認該社的日本版微博亦發出了:“東京落選了。在第一位投票中得票最少,沒能進入決選。”直至數分鐘後才發現報道錯誤,立即删除原文並補發了一條:“失禮了!東京得票最多,進入決選投票。” [18]

爭議[编辑]

奧運會徽抄襲事件[编辑]

列日剧院英语Théâtre de Liège的标志
涉嫌抄袭的奥运会会徽及残奥会会徽 (由左至右)

佐野研二郎所設計的東京奧運及帕運2個會徽是從104件應徵作品當中雀屏中選,於2015年7月24日公布[19]。負責會徽評選的審查委員代表永井一正日语永井一正,以及浅葉克己日语浅葉克己細谷巖日语細谷巖高崎卓馬日语高崎卓馬平野敬子日语平野敬子片山正通真鍋大度長嶋りかこ日语長嶋りかこ等8名審查委員組成的審查委員會進行評選[20]。但公布之後沒多久,就被日本朝日新聞報導,網路盛傳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徽與比利時列日劇院英语Théâtre de Liège的識別標誌雷同,引起熱議。而會徽的設計師佐野研二郎透過東京奧運的大會組織委員會發聲明称对此事不予置评。東京奧運的大會組織委員會新聞負責人表示,「在公布東京奧運會徽之前,曾確認過包括比利時在內的世界上的商標,認為是沒有問題的」[21]。除了涉嫌抄襲比利時,會徽的配色也和西班牙設計公司的311大地震募款手機桌面相近,同樣採金黑紅白為主色,而且都是長方形及紅色圓形設計[22]。而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約翰·科茨英语John Coates (sports administrator)全會報告中表示,東京奧組委和他們查閱了會徽公佈前所有知識產權登記的材料,結論是奧利維·德比(Olivier Debie)的設計在比利時沒有註冊為商標,因此「並未受到知識產權保護」,東京不是「抄襲」[23]

籌委會於2015年8月5日公開佐野設計東奧會徽的原始提案,試圖進一步澄清抄襲的指控。但原始提案公開後,非但未能洗刷冤屈反而又出現兩項新的侵權質疑。其中一項是佐野原始設計的「T」字,與2013年11月在日本舉辦的德國平面設計展「扬·奇肖尔德展」的海報如出一轍。另一項則是佐野提出的羽田機場吊掛東奧會徽模擬圖,竟然盜用了一名外國女性部落客的照片,日媒報導,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24]

关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官方会徽被指与比利时列日剧场标志相似一事,该标志的设计者德比在2015年8月6日聲明中表示,會向比利時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簡稱:IOC)停止使用该会徽。德比还在声明中称“佐野并未做出能证明其制作过程的说明”,“从目前情况来看他无法在法律上主张其独创性”。德比认为该会徽可能模仿了早先公布的剧场标志,侵害了其著作权[25]。東京奧運組委會表示,與被告的IOC一同看了訴狀,但仍堅持並未侵犯德比的著作權。東京奧運組委會譴責德比:「不願聽我們的詳細說明,選擇了提告的途徑。」德比提告的內容指出,如果持續使用剽竊他作品的圖案,IOC、公家機關、使用圖案的企業等,他各要求償5萬歐元(約新台幣179萬9000元)[26]

但在2015年9月1日奧運組委會相關人士表示,組委會、東京都等單位於當日下午召開臨時協調會議,將緊急協調佐野研二郎是否修改設計,及今後因應之道。並於當日晚上,由東京奧運籌委會召開臨時會議,正式決定停用佐野設計的會徽。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對此抄襲事件表示:「我自己看也覺得蠻雷同的,事關信用問題。盼設計師佐野要先好好做說明。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並說:「不可否認,此事使得東京奧運及帕運會徽的形象低落,責任在於佐野,所以今天的會議上,大家要好好討論。希望問題儘速解決,以利辦好奧運及帕運[27]。」为此,日本网民甚至在社群網路服務上用“佐野”一词替换“模仿”,以讽刺佐野研二郎的抄袭行为[28]

在會徽遭停用隔日,佐野在事務所網站發表聲明,「對於設計標誌以外、個人工作的不謹慎,表示歉意。一切責任在我,再次向被害的藝術家與大家深深致歉。」指的是他在情境示意圖中盜用、合成其他人拍攝的機場大廳及街頭影像[29]。並發誓自己絕對沒有摸仿或抄襲,為把關不佳道歉,表示此事已經讓他身心俱疲,「到了一個作為人類無法撐下去的極限」。也感嘆,這此事不但引發對他的各種中傷,更波及到完全無關的親友也都被侵害隱私,他為了要保護家人和員工,所以自己提出撤銷這次奧運標誌設計的申請,更感嘆「覺得自己身心俱疲」表示自己以後會專心在工作裡,透過作品來挽回大家對他的信任[30]

2016年4月,組委會以「組市松紋」作為奧運及帕運的正式會徽消除抄襲疑雲。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新網-東京奧運賄賂疑雲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6-24.
  2. ^ 中央社-東京疑雲
  3. ^ 央視-東京賄賂奧運評定
  4. ^ 伊藤大地. 【新国立競技場】「なぜ実務家たちは、ザハ・ハディドを支持するのか」建築家・藤村龍至さんに聞く. he Huffington Post Japan. 2015-09-02 [2015-09-02] (jp). 
  5. ^ 雷光涵. 東京奧運主場館 2520億日圓史上最貴. 聯合報. 2015-07-09 [2015-09-02] (中文(繁體)‎). 
  6. ^ 林宜靜. 材料費上漲 東京奧運預算砍4成. 中國時報. 2015-08-21 [2015-09-02] (中文(繁體)‎). 
  7. ^ 彭子珊. 當台中古根漢遇上台北大巨蛋 安倍慘了. 天下雜誌. 2015-07-23 [2015-09-02] (中文(繁體)‎). 
  8. ^ 莊蕙嘉. 奧運主館大超支 民眾很火. 聯合報. 2015-08-16 [2015-09-02] (中文(繁體)‎). 
  9. ^ 菊地直己. 新国立競技場の計画白紙に 政府、半年以内に新デザイン. 朝日新聞. 2015-07-17 [2015-09-05] (日语). 
  10. ^ 黃菁菁. 東京奧運會徽涉抄襲 停用. 中國時報. 2015-09-02 [2015-09-05] (中文(繁體)‎). 
  11. ^ 阿久津笃史、野村周平. 新国立一波N折 场外建圣火台遭奥组委反对. 朝日新聞. 2016-03-04 [2016-04-02] (中文(简体)‎). 
  12. ^ 日本建筑家担忧:奥运会过后新国立竞技场将成废墟. 环球网. 2016-03-30 [2016-04-02] (中文(简体)‎). 
  13. ^ 返奧失敗 世界棒壘球聯盟(國際棒壘協會)誓再拚 中央社 2013-9-9
  14. ^ 國際奧委會通過棒球、女壘將重返2020年東京奧運ET TODAY 2014-12-8
  15. ^ [棒球/2020重返奧運? 亞錦賽第1或12強前3才有資格 | ET運動雲 | ETtoday東森新聞雲 ]
  16. ^ 伊斯坦布尔获胜东京出局? 新华社央视连摆乌龙
  17. ^ 媒体错发消息致长沙晚报几十万报纸追回重印
  18. ^ 連日本自己媒體都烏龍誤報“東京落選”
  19. ^ 楊明珠. 抄襲爭議 東京奧運帕運會徽停用. 中央社. 2015-09-01 [2015-09-01] (中文(繁體)‎). 
  20. ^ 田部祥太. 佐野研二郎だけの責任なのか? 東京五輪エンブレム問題で問われる永井一正審査委員長と電通CDの疑惑. BIGLOBE. 2015-09-02 [2015-09-04] (日语). 
  21. ^ 楊明珠. 東京奧運會徽被指酷似某劇場商標. 中央社. 2015-07-29 [2015-08-23] (中文(繁體)‎). 
  22. ^ 於慶中. 東京奧運會徽 遭控抄襲. 蘋果日報. 2015-07-30 [2015-08-23] (中文(繁體)‎). 
  23. ^ 楊家鑫. 國際奧委會力挺東京奧運 稱會徽沒有「抄襲」. 中國時報. 2015-08-02 [2015-08-23] (中文(繁體)‎). 
  24. ^ 林翠儀. 抄襲撇不清 東奧會徽重新招標. 自由時報. 2015-09-02 [2015-09-03] (中文(繁體)‎). 
  25. ^ 王欢. 2020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会徽涉嫌侵权将停用. 环球网. 2015-08-07 [2015-09-03] (中文(简体)‎). 
  26. ^ 楊明珠. 東京奧運會徽被控抄襲 爭議升溫. 中央社. 2015-08-17 [2015-08-23] (中文(繁體)‎). 
  27. ^ 楊明珠. 抄襲爭議 東京奧運帕運會徽傾向停用. 中央社. 2015-09-01 [2015-09-01] (中文(繁體)‎). 
  28. ^ 宋宇. 东京奥运撤下会徽损失达230万 作者坚称未抄袭. 搜狐体育. 2015-09-02 [2015-09-02] (中文(简体)‎). 
  29. ^ 雷光涵. 奧運標誌設計人:騷擾逼近忍耐極限. 聯合報. 2015-09-01 [2015-09-03] (中文(繁體)‎). 
  30. ^ 劉育良. 東奧標誌設計師道歉文 讓其他設計師想哭. 蘋果日報. 2015-09-02 [2015-09-03] (中文(繁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