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中国大陆的方舱医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raft:方艙醫院

背景[编辑]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后,患者人数在2020年1月底开始攀升,医院的床位供不应求,重症病人入院的平均等待时间为9.82天,很多患者在等待中逐渐恶化,甚至离世[1];2月2日,武汉市新增病例数首次打破1000例,达到了1033例[2];当天,武汉市26家医院共开放床位7259张,但是已占用床位就达到了7332张,武汉市的医疗资源面临“击穿”的危险[2]

在初期缺乏床位的时候,武汉市政府建议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在家里隔离;然而,这种方式会导致其他家庭成员被感染,继而引发聚集病例(75%-80%的聚集病例发生在家庭内部[3]);同时,患者也会因担心传播给家人而加重心理负担;在家里隔离的患者也无法得到专业的照顾。因此,武汉市政府不再提倡居家隔离,转而提出“应收尽收、应治尽治”[4]

2月3日,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院士提出,建议征用大型场馆大量收治、隔离患者,中央领导小组马上同意了这个建议;当天,湖北省人民政府和武汉市防控疫情指挥部为了分类救治患者,在武汉市启用了由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和各地医疗队组建的方舱医院,集中收治确诊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使定点医院主要收治重症和危重患者,以期提高医院救治的效率和患者的治愈率[5]

“(方舱医院)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社会成本,达到迅速大幅度扩大收治容量的目的,非至善之法,但确是解决收治主要矛盾的现实之策。”

王辰

历史[编辑]

在疫情爆发后,武汉市建立了14所[來源請求]方舱医院,开放了16所[6],一共收治了1.36万余名病人。第一所方舱医院于2020年2月5日开放,最后一所放舱医院于3月10日“休舱”。[7]全中国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中,有有79支、8212人进入了方舱医院工作[8]。至2月23日,方舱医院收治病人10610名,转移重症患者763人,治愈出院1100人[8]。2月28日,武汉市开设了16所方舱医院、1.3万张床位,累计收治患者1.2万名[6]

2月16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将投资2.3亿元支持武汉市的方舱医院完善设施、增添设备[1]

2月28日,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方舱医院医护的数量为1000张床配备500名医务人员,其中医生占两成,护理人员占八成[6]

方舱医院在刚建成时,曾因为设施不完善、物资短缺遭到一些患者的抗议[2]。为防止交叉感染,只有流感抗原是阴性的患者才能入院,加上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其他呼吸道疾病的传播也得到了预防[2]。为了避免群体事件的发生,王辰院士建议中共武汉市委在医院成立临时党委,在患者中成立党支部,使患者能更方便地反馈意见[2]

方舱医院的五大功能为隔离、基本医疗照护、分诊不同程度的患者、密切监视和基本生活与社会活动[9]。在方舱医院投入使用后,定点医院的床位空置率从2月4日的4%提高到16日的6.3%和22日的16%[10]

列表[编辑]

武漢體育中心[编辑]

[7][11][12][13][14]

2月12日16时启用,3月8日休舱。共收治1056人,出院875人,转院181人。

床位1000张

入驻队伍有国家(贵州)紧急医学救援队、安徽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江苏省人民医院医学救援队、第五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省队、中国疾控中心移动检测实验室、安徽第八批影像队、国家心理医疗队、汉南区人民医院,医护人员1000多人。

施工用时28小时,2个舱,570+440个床位,2月23日时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布鲁斯·艾尔沃德曾考察过这里。

武昌方舱医院[编辑]

[5][8][15][16][1][17][18]

位于洪山体育馆,2月5日开始运营,3月10日15:30停用。共784床位,共收治1124名患者,累计出院833人,转院291人,共有869名医护人员。常务副院长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队队长马永刚,院长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万军。依托单位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组成单位有辽宁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福建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检测队、湖北省肿瘤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河北省护理专业医疗队、江西省护理专业医疗队、青海省护理专业医疗队、广西壮族自治区护理专业医疗队。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提供了移动P3实验室。

江夏方舱医院[编辑]

2月14日运营,3月10日休舱,共收治564人,治愈482人,未康复的82人在休舱后转移至其他医院。名誉院长张伯礼院士,院长刘清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采用中医疗法[19][1]
光谷科技会展中心,由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承建,2月4日11时开始建设,5日完工,17日启用,共有1000个床位[20][1]
武汉国际博览中心[20]

江汉经济开发区方舱医院[编辑]

于2月19日晚上8时启用[8],依托单位武汉协和医院,组成单位广东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天津市医疗队、江西省医疗队、广东省医疗队,床位682张[5]

光谷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编辑]

于2月17日启用[8][1]依托单位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组成单位中日友好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山西省医疗队、福建省医疗队、海南省医疗队、陕西省医疗队,床位840张[5]

江岸方舱医院[编辑]

依托单位湖北省中西医医院,组成单位天津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江西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河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承担起A区573张床位的医疗护理工作)、天津市医疗队、广东省疾控中心移动P3实验室,床位900张[8][5]

江汉方舱医院[编辑]

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于2月5日22时启用,依托单位为武汉协和医院,组成单位有天津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山西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浙江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河南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海南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省疾控中心检测队、武汉同济医院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儿童医院、海南省护理专业医疗队、贵州省护理专业医疗队、云南省护理专业医疗队、内蒙古自治区护理专业医疗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护理专业医疗队,床位1524张,院长孙晖(武汉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葛洲坝集团提供了4台热水器[5][1][16][20]

东西湖方舱医院[编辑]

[8][16][5][2]

位于武汉客厅中铁上海工程局武汉地铁5号线11号线项目的7名员工支援了此次建设;依托单位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组成单位有重庆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江苏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四川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陕西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宁夏回族自治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中日友好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梨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普仁医院、华润武钢总医院、长江航运总医院、安徽省护理专业医疗队、福建省护理专业医疗队、甘肃省护理专业医疗队、宁夏回族自治区护理专业医疗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护理专业医疗队,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为医院提供了生物安全三級(P3)的实验室,

占用武汉文化博览中心的3个厅,总面积达2.2公顷,开放1461张床

院长为章军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副院长),分管护理副院长师清莲(东莞市支援湖北第二批医疗队领队),副院长詹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党委副书记)

2月7日启用,3月7日休舱,共收治1760名患者。

汉阳方舱医院[编辑]

依托单位为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组成单位有四川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福建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山东省医疗队、四川省医疗队,床位930张[5]

硚口方舱医院[编辑]

位于武汉体育馆,依托单位为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组成单位有山西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山西省医疗队,床位200张,于2月11日20时30分启用,3月1日14时15分休舱,共收治病人330人,转至重症32人,治愈出院232人,轻症患者66人将转移至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21][5]
黄陂方舱医院,依托黄陂区人民医院,组成单位湖南省医疗队,床位200张[5]

青山方舱医院[编辑]

依托单位武汉市第九医院,组成单位陕西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河南省医疗队,床位388张[5]

沌口方舱医院[编辑]

依托单位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和武汉亚心总医院,组成单位重庆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重庆市医疗队、黑龙江医疗队、甘肃省医疗队、内蒙古医疗队、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队,床位996张[5]

湖北省委党校方舱医院[编辑]

武汉体育学校方舱医院[编辑]

汉阳体校方舱医院,依托单位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组成单位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河北省医疗队、吉林省医疗队、安徽省医疗队、云南省医疗队、宁夏回族自治区医疗队,床位1160张[5]

经开区方舱医院[编辑]

武汉经开方舱医院,依托单位汉南医院,组成单位江苏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贵州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移动P3实验室、江苏省医疗队、安徽省医疗队,床位1000张[5]

经开区沌口方舱医院[编辑]

日海方舱医院[编辑]

东湖日海方舱医院,由武汉航空港发展集团建设,共4个舱,总面积约5.4万平方米,于2月20日启用[8],依托单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组成单位浙江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浙江省医疗队、贵州省医疗队,床位1300张[5]

尚不明确[编辑]

麒麟物流方舱医院,交付于2月15日[1]

军山方舱医院,于2月20日启用[8]

黄陂区体育馆方舱医院,于2月11日启用[8][1]

未启用[编辑]

长江新城方舱医院,由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设计,在2月14日20时开始设计,至15日早上6时完成设计,由江岸区人民政府和武汉长江新城建设投资集团在既有厂房基础上改建,于15日15时开工,有21个舱位,3500+张床位,后改为康复驿站[1][8][22][23][24]

功能分区[编辑]

[5]

“三区两通道”:患者住院的污染区、医护人员更换防护服的半清洁区、接收用品的清洁区、患者通道、医护人员通道[9]

  • 病房区
  • 重症观察救治区
  • 影像检查区
  • 临床检验区
  • 病毒核酸检测区

参考文献[编辑]

[9]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托举生命的方舟——方舱医院建设记. 新华网. 2020-02-19 [2020-04-12]. 
  2. ^ 2.0 2.1 2.2 2.3 2.4 2.5 方舱策——旁见封城后的武汉“站疫”. 澎湃新闻. 2020-03-12 [2020-04-12]. 
  3. ^ Tian S, Hu N, Lou J; 等. Characteristics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Beijing. 传染病杂志英语Journal of Infection. 2020-02-27 [2020-06-29]. doi:10.1016/j.jinf.2020.02.018. 
  4. ^ New hospitals hailed for role in epidemic control. 中国政府网英文版. 2020-02-10 [2020-04-1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方舱医院工作手册(第三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 2020-02-22 [2020-04-04]. 
  6. ^ 6.0 6.1 6.2 国务院新闻办就中央指导组指导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进展举行发布会. 中国政府网. 2020-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2). 
  7. ^ 7.0 7.1 【专题报道】抗击新冠病毒的一叶“方舟”——一线医生讲述武汉“方舱医院”的故事. 联合国. 2020-04-02 [2020-04-03].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武汉市人民政府. 方舱医院攻坚“应治尽治”. 2020-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4). 
  9. ^ 9.0 9.1 9.2 王辰陈思邈张宗久杨俊涛王健蒂尔·巴尼格豪森英语Till Winfried Bärnighausen翟晓辉. Fangcang shelter hospitals: a novel concept for responding to public health emergencies. 柳叶刀. 2020. doi:10.1016/S0140-6736(20)30744-3. 
  10. ^ 武汉市卫健委数据:昨日全市定点医院空床位比例逾16%. 澎湃新闻. 2020-02-23 [2020-07-01]. 
  11. ^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休舱. 中国日报. 2020-03-08 [2020-06-13]. 
  12. ^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建成. 环球日报. 2020-02-06 [2020-05-24]. 
  13. ^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休舱,实现医护人员零感染. 澎湃新闻. 2020-03-08 [2020-05-24]. 
  14. ^ 武体中心方舱医院出院人数已累计达164人. 人民网. 2020-02-29 [2020-05-24]. 
  15. ^ 肺炎疫情:武汉方舱医院患者清零,中国治愈率为何遥遥领先港台. BBC. 2020-04-04 [2020-03-11]. 
  16. ^ 16.0 16.1 16.2 20家“方舱医院”驰援武汉!“方舱医院”是什么?一文了解. 中国新闻网. 2020-02-05 [2020-04-04]. 
  17. ^ 武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人民网. 2020-03-11 [2020-04-04]. 
  18. ^ 全关了!最后一家方舱医院今日休舱 方舱医院圆满完成历史使命.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2020-03-10 [2020-06-14]. 
  19. ^ 张伯礼:中医江夏方舱医院模式的总结与启示. 中国日报. 2020-03-13 [2020-04-04]. 
  20. ^ 20.0 20.1 20.2 “方舱医院”抢建记. 新华网. 2020-02-06 [2020-04-04]. 
  21. ^ 武汉硚口武体方舱医院率先“休舱”. 长江日报. 2020-03-01 [2020-04-12]. 
  22. ^ 苕吃哈胀,啥意思?跟记者到武汉最大康复驿站里学起~. 央视. 2020-03-15 [2020-07-01]. 
  23. ^ “我们回家啦!”长江新城康复驿站首批76人结束隔离出站回家. 人民网. 2020-03-17 [2020-07-01]. 
  24. ^ 长江新城康复驿站,关闭. 长江日报. 2020-04-13 [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