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草稿:北揽寺祖师 (唆.湛塔萨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维基百科,免费百科

北揽寺祖师(帕蒙坤贴牟尼祖师)
Phramonkolthepmuni.jpg
宗教信仰 佛教
學校 上座部佛教, 泰国佛教之大部派英语Maha_Nikaya
別名 隆普.唆(意为:唆祖师)
隆婆.唆(意为:唆大师)
隆普.瓦罢喃[华文音译](意为:北揽寺祖师)
法号 唆.湛塔萨罗
個人
國籍 泰国
出生 (1884-10-10)1884年10月10日
宋匹农区英语Song_Phi_Nong_District, 素攀布里英语Suphan_Buri, 暹罗
逝世 1959年2月3日(1959-02-03)(73歲)
曼谷, 泰国
高級職位
根據地 帕司乍刃县的北揽寺英语Wat_Paknam_Bhasicharoen, 吞武里, 泰国


北揽寺祖师(隆普唆.湛塔萨罗) (1884年10月10日至1959年2月3日),也被尊称为“帕蒙昆帖牟尼"祖师 (泰語พระมงคลเทพมุนี)。在1961年,帕司乍刃县北揽寺英语Wat_Paknam_Bhasicharoen的住持,是泰国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英语Dhammakaya_meditation学派的发掘者。身为帕司乍刃县北揽寺英语Wat_Paknam_Bhasicharoen的前住持,他经常被人称呼为隆普.瓦罢喃[华文音译](意为:北揽寺祖师)。在战间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成为了泰国家喻户晓的静坐大师。并在那段期间,对发展泰国的佛教英语Buddhism_in_Thailand方面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1] 他被认为是对法身法门传统的传承英语Dhammakaya_Movement与重新发掘法身法门(Vijja Dhammakaya), 一项静坐法,相信是佛陀本身曾用过的静坐方法。自2000年的时代,有些学者已指出隆普.唆也对,把上座部佛教(也被称为"南传佛教")介绍到西方,这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在这点上,之前在泰国是被忽略的一点。[2][3][4]

一尊北揽寺祖师的肖像,就安放在隆普.唆出生地的一所名为宋匹农的寺院里

童年生活[编辑]

隆普.唆出生于1884年10月10日,名为“唆.弥给诺”[华文音译] Sodh. Mikaewnoi。他生长在位于颂丕农县英语Song_Phi_Nong_District, 素攀布里府英语Suphan_Buri,离泰国中部-曼谷西面102公里(km)处的一个富裕的大米商家庭里。他的父亲名“艮”[华文音译],母亲名“素在”[华文音译]。他在九岁那年,开始在他出家叔叔的寺院里,正式接受教育。所以他在童年时代,就已开始接触与熟悉佛教。他也显示了一位智能自主学习[3][5][6] 的品质。当"唆"的叔叔要"行脚"(所谓的"行脚",是指佛教僧侣为了寻访名师求法而游历四方的一种修行方式)。除了是属于佛教用语以外,也有"被转移"的意思) 到一所名为“华奔”[华文音译]的寺院 Wat Hua Bho时, 他也带着“唆”到哪里继续学习。过不久,因他的叔叔还俗了。 他的父亲“艮”也安排“唆”跟邦巴寺院的住持-隆婆.萨继续学习。"唆"也在此时,学习了高棉语 。当他13岁那年,他在哪里完成了高棉语的学习。并回家协助父亲经营生意。他的父亲“艮”是位大米交易商,把大米从素攀布里府运到在曼谷里的碾米厂和那空差西县英语Nakhon_Chai_Si_District。在他14岁那年,父亲"艮"往生了,而"唆"身为长子的他,需要负起继续经营家族生意的责任。有件事对他来说是项"冲击":盗 贼与其他的威胁等事件,使他意识到家庭生活的徒劳,且在18岁那年,他就想出家为比丘。他首先得安顿好自己的家庭,且为他们先准备好充足的钱粮储备,然后才出家为比丘。[3][5] 在泰国法身寺的传记中,提到他为此也把"通货膨胀率"的预算在内,而须更加倍努力赚钱。最后在四年后,他成功地为家人储备了,足够在日后生活的储备金。[7]

当"唆"22岁那年,他在家乡的颂丕农寺院出家为比丘,且获赐了他的巴利语-法号"唆.湛塔萨罗"。[8] "帕"[华文音译] Phra ("phra" ,在这里意思是"比丘"、"僧侣")。唆.湛塔萨罗向口述传统静坐,与精通经藏分析的大师研习。在当时,是属于不寻常的事。[9] 在他的自传笔记中,他写到从他出家那天开始,就每天修行静坐。[10] 在他出家第一年戒腊,进行传统的僧侣托钵英语Alms#Buddhism时,都很难获得他人给予食物。那是比丘一般在早上,会挨家挨户地寻找在家人供养食物。这艰难的情况,导致他许愿,总有一天他会为僧侣,在寺院里建立厨房,这样他们就可以更方便地专注于提升自身,在心灵方面的品质。[11] 在进入他第3年的结夏安居(出家后的第3年)期间,唆.湛塔萨罗比丘行脚遍泰国,并向有所成的大师,学习经藏与修行静坐。他对各种各样的事物,都报以好学的态度。并对有关于心灵层面的事物,都具习惯性的尊重。他在帕彻独彭大寺院 (Wat Pho) 研习经藏与参访了8所修行中心,学习静坐修行,其中有所啦差系踏冉寺院(华文音译)Wat Ratchasittharam。[2][5][12] 他在啦差系踏冉寺院,与隆婆.延(华文音译)Luang Por Aium 研习了一种内观静坐法,且收获了一项重要的修行经验。他感知到一颗光球的存在。[13][註 1] 佛教研究学者凯特·克罗斯比[华文音译](Kate Crosby)和凯瑟琳·纽威尔[华文音译](Catherine Newell)都相信,啦差系踏冉寺院对于隆普.唆所发掘的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是至关重要的。[3][15]

证得法身[编辑]

参见入法身之法门静坐-“禅定”的阶段英语Dhammakaya_meditation#The_samatha_stage

虽然唆.湛塔萨罗比丘曾跟随多位大师学习,且精通了多项重要的巴利三藏,但他未满意。他两次退隐到在家乡较平静的地方。有其他消息的来源说,他也曾退隐到丛林中,更精进地修行静坐,但纽维尔[华文音译](NewelI)却对这一点持保留的态度。[16][17] 于1916年,他出家后,进入的第11次的結夏安居(vassa)期间,他住在暖踏武里府[华文音译](Nonthaburi Province)的埠奔.邦库威寺。埠奔.邦库威寺曾是他,在儿时接受教育的地方,是因其环境的"宁静"而著称的寺院。[18] 在隆普.唆的自传注记中,他自我反省到自己已研习了静坐多年,还无法领会佛陀所传承下来修行静坐的精髓所在。所以,在1916年10月10日的农历月圆英语Hindu_calendar之夜,他独自在埠奔.邦库威寺的大雄宝殿里静坐,并立愿在练习静坐中,无论发生什么事,其决心都不会动摇。 在那同一天的夜里,他在静坐中所体会的静坐体验,就是后来被称为所谓的"证得法身法身"。那也就标记着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作为一种传统的开始。[16][19]

确信他自己证得佛陀教诲的核心所在后,唆.湛塔萨罗比丘掀开了自己人生的新篇章。他奉献其余生,传授与深修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的知识,一项静坐法。他也称之为“法身法门”( "Vijja Dhammakaya"), 意为:法身之法门('the direct knowledge of the Dhammakaya').所有沿袭着帕司乍刃县北揽寺传统的寺院,也被称为是属于法身法门体系的传承(Dhammkaya Movement),且相信这项静坐法,是佛陀用来证悟“无上正等正觉”的原始静坐法。但在佛陀入涅槃后英语Parinirvana [20][16] 500年,此方法,就已失传了。这项证得法身的事件,在法身法门体系传承中,通常都以"神奇"与"宇宙运行"相关的方式来描述。例如:在此事件发生之前,就下了大雨。[21]

成为住持[编辑]

北揽寺祖师(隆普唆.湛塔萨罗)金像, 被用于泰国法身寺所主办的法会仪式。

唆.湛塔萨罗比丘将大部分的时间用在教导。就连当他还在帕徹獨彭大寺院时,他会在自己的"寮房"(在泰国寺院里比丘的住所)里,教导其他比丘与沙弥巴利语。[8] 他也曾复兴在他家乡颂丕农的一所荒废的寺院,并在素攀布里府的帕立啦踏呐玛哈他寺院 [华文音译](Wat Phrasriratanamahathat)里设立学校教导在家人佛法。他曾报名参加了改革后的巴利语考试,但没有通过。过后,他并没有再重新报名。虽然他当时的巴利语造诣已是属于"学者"级别的程度了:他相信考获正式的巴利文学位后,他可能被召揽到僧团里,当任行政工作。但这并非他的志向。[3][22] 然而,因为他所作的一切,被在泰国僧团里的一位大长老注意到了。直到1916年,帕司乍刃县僧团的僧长-谝长老[华文音译](Somdet Puean),委派唆.湛塔萨罗比丘成为位于吞武里府,帕司乍刃县北揽寺的暂代住持(泰語ผู้รักษาการเจ้าอาวาส) 。[2][23] 从此之后,他就常被人称为“隆婆.唆”或“隆普.唆”。

在1916年,吞武里I府还未被归纳成曼谷的一部分,且没有桥梁连接到曼谷。[3] 北揽寺面对不少,在人事与纪律上的问题,且需要一位好的领导者。[8] 隆普.唆提倡并实施严格地僧团纪律。[24] 他也改善了帕司乍刃县的北揽寺的状况,从一所曾被忽略与几乎荒废的寺院,变成一所拥有几百位比丘;一所研究佛学的学校,且也是一所被泰国政府批准,拥有普通课程的小学。还是一所具备自足厨房的寺院。[8][25] 除了,提供膳食给寺院里的常住比丘外,其厨房也为到寺院来参访的在家人提供食物。[26] 北揽寺也成为当时,一所著名教导静坐的中心。[3] 隆普.唆强调地是个人的发展,而非建设:[27] 除了,在寺院里建立了个庞大的僧团外(在1959年,拥有了500位比丘)。[19] 他也在寺院里设立一个具有个别寮房和静坐修行室,属于八戒女英语Maechi(Maechi)的社区。这群八戒女,对北揽寺在佛法和弘扬静坐法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8] 在初期时,隆普.唆的贡献并没被某些在家人所赏识。根据其传记中记载,寺院当时还牵涉犯罪勾当和不感激隆普.唆对寺院所进行的改革。他还曾被人放冷枪,但却没受伤。[23]

在他被任命为暂代住持后不久,就被任命为北揽寺的正式住持了,且就这样一直留在北揽寺,直到他在1959年圆寂了。[2] 基于他在生活与工作上的成就,他获得了泰国僧团与皇室给予“僧衔”,那就是在1921年,所受封的僧衔为:"帕库.桑雅闻"[华文音译] (Phrakhru Samanadham-samathan);在1949年,所受封的僧衔为:"帕巴弯.够首提拉"[华文音译] (Phrabhavanakosolthera);在1955年,所受封的僧衔为“帕蒙昆腊查牟尼”(Phramongkolratmuni),与最后在1959年,所受封的僧衔为:"帕蒙昆贴牟尼"[华文音译] (Phramongkolthepmuni)。[29][30][31] 最后的三项僧衔受封被推迟了,是因为当时寺院,还未获得泰国皇族的护持,因此所受到的关注程度,就会比起其他的寺院来的少。[32][33][註 2]

教导静坐修行[编辑]

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隆普.唆持续地教导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每逢星期四引导静坐且在星期日与布萨日里开示佛法。隆普.唆会分发一本有关介绍静坐修行的书籍,给前来学习的研习者。[34] 起初,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引起泰国僧团当局的批评,因为那是一种崭新的静坐方法。[35] 泰国僧团内部进行了讨论后,导致对北揽寺进行了审查,但最终结论隆普.唆所教导的静坐方法是正确的。[19]

在教导静坐时,隆普.唆会考验那些学习静坐者,是为了让他们能自我验证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的益处。他组织了一组最具天赋的静坐者,并设立了所谓的“深修工厂” (泰語โรงงานทำวิชชา). 这些研习者,大部分是比丘与八戒女,。他们将在寺院里的一处隔绝区,一天24小时轮班,每一班静坐6小时。[36][37] 他们的“任务”是奉献他们的生命进行对法身法门的深修,为了广大社会的利益。”在法身法门体系传承的许多文献记录中,可发现到有关法身法门,是如何解决大部分社会与世界的问题。法身法门曾,且还继续被相信能带有来某些“神通”(巴利语abhiññā ), 例如:可到达其他境界;他心通(能人读心),等。[38][39] 曾有刊物曾描述,法身法门是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避免泰国受到轰炸。隆普.唆也利用了这静坐法帮人治病,也因此而使他声名远播。[35][40][41] 一则经常被引用的轶事,是关于谝长老的故事,他是帕彻独彭大寺院的住持,在与隆普.唆进行静坐后,他所患的疾病,就复原了。[42] 根据在"泰国法身寺"的传记中,在深修工厂里,有一位重要的女弟子(八戒女)-詹·孔诺雍老奶奶英语Chandra_Khonnokyoong。她曾被隆普.唆,赞叹在静坐技巧上,是"独一无二"的。[43]

遗赠[编辑]

埠奔.邦库威寺的大雄宝殿

除了静坐外,隆普.唆也提倡研习佛学。将两者合并一办的人,在泰国佛教里,他是先驱者之一。[44] 在1939年,隆普.唆在北揽寺力,建设了一所巴利佛典学院,据说,它的建筑费耗资了250万泰铢。他是透过自制佛牌筹款。这样的募款方式,在泰国佛教界里,是常见的方式。他在自己的寺院里建设了厨房,是为了实现当他在出家第一年,还在帕彻独彭大寺院(Wat Pho)的时候,在经历艰难地托钵食物的情况后,所定下的想法。它也是为了能让比丘们,有更多的时间来研习佛法。[3]

隆普.唆参与了建设扑塔蒙吞英语Phutthamonthon[华文音译]-泰国的佛教园区。这是在1950年代,由泰国的前总理-贝·銮披汶颂堪 (Plaek_Phibunsongkhram),所发起的一项雄心壮志的计划。而建此园区,是为了用它来主办泰国庆祝佛诞(卫塞节)2500年的庆祝活动。通过设在佛教园区中央的大雄宝殿来判断,向隆普.唆与法身法门的致敬。以及隆普.唆通过分发自制的佛牌,为了进行筹款来参与建设此佛教园区。纽厄尔[华文人名翻译](Newell)推测隆普·唆在建造佛教园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与前总理-贝·銮披汶颂堪有着重要的关系。[45]

根据在泰国法身寺的传记中,隆普.唆并没支持。当时在泰国佛教中,常见到使用"法术"的行为。诸如:算命;幸福咒,等。但他却经常通过静坐治愈病患者,且隆普.唆的自制佛牌,至今依然广泛地受到尊崇,因它们都被认为是具有"力量"的。[32][46]

向全世界弘扬佛法[编辑]

参见:英国-法身法门体系的传承英语Dhammakaya Movement UK

根据“The Cover”的报导:有英国人出家时。所发的小册子,曾印制了1万份。

隆普.唆对能把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介绍到泰国以外的地方,非常有兴趣。[47] 北揽寺曾在国际杂志与时代杂志上发表了,有关"卡奔啦哇朵"[巴利文-华文音译](Kapilavaddho) ,是第一位西方学生,获得隆普.唆的亲自指导。在寺院里的期刊中,是使用泰语和英语,而在有些场合中,小册子也会用华语出版。在寺院的旧期刊物中,曾有从日本与中国的高僧到寺院参访的记载。[48] 而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仍然被日本的真言宗(Shingon)教徒所沿用,他们也曾到北揽寺学习过静坐。[49]

隆普.唆,是在泰国其中一位,当任外国人剃度出家为泰国佛教比丘的泰国戒师。在1954年,由他当戒师在北揽寺,剃度出家的英国人- 威廉.普福特[华文音译] (William Purfurst) (理查德·兰德尔 [华文音译] (Richard Randdall)),他的法号是“巴利语:关卡奔啦哇朵”比丘.[50]“关卡奔啦哇朵”法师在回到英国后两年,创办了 "英语僧伽信托" [华文意译] (English Sangha Trust) [51][52] 前信托董事 泰瑞.叁恩 [华文音译] Terry Shine 描述“关卡奔啦哇朵”法师,是首位在西方世界,创办了英语上座部佛教的人。[53][54] 他是首位在泰国出家的比丘,但却在1957年,还俗了。不久,他当时的辅导法师-提塔未都 [华文音译] 法师 (Phra Ṭhitavedo) 也因与隆普.唆有意见不合而离开了北揽寺。[4][54] 他也再次在英国出家,并在1967年,成为了“英语僧伽信托”的董事。[4][55] 隆普.唆也为另一位英国比丘剃度-彼得·摩根[华文音译](Peter Morgan),法号为“潘那瓦都”比丘[华文音译](巴利语:Paññāvaḍḍho Bhikkhu). 在隆普.唆圆寂后,"潘那瓦都"比丘继续由"玛哈.布阿"指导法师英语Ajahn_Maha_Bua给予指导。“潘那瓦都”比丘继续出家,直到在2004那年往生,他是在许多西方人中在泰国出家最久的一位比丘。[56] 第3位比丘,出家前的名字是乔治.布莱克[华文音译](George Blake), 他是位具有牙买加血统的英国人,且是第一位出家为佛教比丘的牙买加人。[57] 他的法号为“未加瓦朵”(巴利语:Vijjāvaḍḍho)比丘 , 且过后还俗,在加拿大成为一位知名的治疗师。[58][59] “未加瓦朵”比丘、“潘那瓦都”比丘与另一位法号为"萨答瓦朵"的英国比丘(俗名:罗伯特.奥比生[华文音译]- Robert Albison)的出家仪式,在当时的泰国,是件大型的公开活动,吸引了一万位的观众围观。[60][61] 念结仁波切英语Namgyal_Rinpoche[华文音译] Namgyal Rinpoché (俗名:莱斯利.乔治.道森 [华文音译]Leslie George Dawson), 一位来自传统藏传佛教的老师, 也在隆普.唆的座下学习了一段时间,但他并未在隆普.唆的座下出家。其中在隆普.唆时代,最后一位出家的西方弟子,俗名是泰伦斯.格尼斯[华文音译] (Terrence Magness), 他也在北揽寺,从一位在家人导师-卡拉雅瓦滴导师[华文音译](Acharn Kalayawadee),哪学习过入法身之法门静坐法。他是出家时的法号是"苏拉塔弄"[华文音译]比丘(Suratano), 且撰写了一部有关隆普·唆的传记。[5][62]

综合以上所述,隆普.唆在泰国和国外,都对泰国佛教的有着重大影响。[1] 他协助开创了,将泰国佛教传统上,两项独立的僧团作业-"研习与静坐"的结合。纽厄尔指出在这一点上,隆普.唆甚至超前了批磨谭[华文音译]法师(Phra Phimontham), 一位将新缅甸静坐法英语U_Nārada[New Burmese (meditation) Method]引进了泰国,的泰国行政比丘。隆普.唆让英国人出家为泰国上座部比丘,也是英国佛教英语Buddhism_in_the_United_Kingdom的开创者。此外,他也启动了许多项发展计划,这些发展都是由后来成为泰国最大寺院的泰国法身寺,继续进行。[63]

圆寂[编辑]

在1954年,隆普.唆宣布他即将圆寂的消息,并嘱咐他的弟子们,当他离开后,继续执行他们各自的原有任务。特别是把法身法门弘扬开去的任务。两年后,他被诊断出患了高血压。隆普.唆于1959年圆寂。[64][65] 他的遗体并未被火化,而是被进行防腐处理而保存下来。这样在他圆寂后,人们还仍然会前来瞻仰与支持北揽寺。[3] 在泰国法身寺建设了一座纪念堂,来纪念隆普.唆(北揽寺祖师)[66] , 而北揽寺也创立了一个以他的名字,而名命的慈善基金会。[67]

刊物[编辑]

  • Phramonkolthepmuni (2006) "Visudhivaca: Translation of Morradok Dhamma of Luang Phaw Wat Paknam" (Bangkok,60th Dhammachai Education Foundation) ISBN 978-974-94230-3-5
  • Phramonkolthepmuni (2008) "Visudhivaca: Translation of Morradok Dhamma of Luang Phaw Wat Paknam", Vol.II (Bangkok,60th Dhammachai Education Foundation) ISBN 978-974-349-815-2

备注[编辑]

  1. ^ “在上座部佛教传统静坐法中,一项光亮物品的出现("巴利語nimitta")是定力已建立的征兆。[14]
  2. ^ “在现今时代,泰国皇族会给予泰国比丘赐予僧衔,为了表扬他们对泰国佛教的发展,做出贡献的认可。”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Newell 2008, p. 106.
  2. ^ 2.0 2.1 2.2 2.3 Dhammakaya Foundation 2010.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Newell 2008.
  4. ^ 4.0 4.1 4.2 Skilton 2013, p. 165.
  5. ^ 5.0 5.1 5.2 5.3 Bhikkhu 1960.
  6. ^ Scott 2009, p. 66.
  7. ^ Dhammakaya Foundation 2010, p. 28.
  8. ^ 8.0 8.1 8.2 8.3 Fuengfusakul 1998, p. 23.
  9. ^ Newell 2008, p. 80.
  10. ^ Phramongkolthepmuni. อัตชีวประวัติ พระมงคงเทพมุนี (สด จนฺทสโร) หลวงปู่วัดปากน้ำ [Biography of Phramongkolthepmuni (Sodh Candasaro)]. Moradoktham, Book 1. Khlong Luang District, Pathumthani Province: Dhammakaya Foundation: 29–39. ISBN 978-616-7200-36-1 (泰语). 
  11. ^ Chattinawat 2009, p. 63.
  12. ^ Newell 2008, p. 81, 95.
  13. ^ Newell 2008, pp. 81–2.
  14. ^ Harvey 2013, p. 329.
  15. ^ Crosby,Skilton & Gunasena 2012.
  16. ^ 16.0 16.1 16.2 Newell 2008, p. 82.
  17. ^ Bhikkhu 1960, p. 34.
  18. ^ พระมงคลเทพมุนี (สด จนฺทสโร) [Phramongkolthepmuni, Sodh Candasaro]. Wat Luang Por Sodh Dhammakayarama. 1999 [19 August 2016] (泰语). 
  19. ^ 19.0 19.1 19.2 Fuengfusakul 1998, p. 24.
  20. ^ Mackenzie 2007, p. 76.
  21. ^ Scott 2009, p. 79.
  22. ^ Vuddhasilo 2003.
  23. ^ 23.0 23.1 Scott 2009, p. 67.
  24. ^ Harvey 2013, p. 389.
  25. ^ Chattinawat 2009, pp. 55–6,58.
  26. ^ Mackenzie 2007, p. 36.
  27. ^ Chattinawat 2009, p. 54.
  28. ^ Newell 2008, pp. 84–5.
  29. ^ Thatkaew, Worathan. วัดปากน้ำภาษีเจริญ สำนักงานแม่กองบาลีสนามหลวง [Wat Paknam Bhasicharoen, Office of Pali Studies Coordination, Sanam Luang]. Post Today (The Post Publishing). 9 March 2008: B4 [23 January 2017] –通过Matichon E-library (泰语). 
  30. ^ Fuengfusakul 1998, pp. 24–5.
  31. ^ Vasi 1998, p. 7.
  32. ^ 32.0 32.1 Litalien, Manuel. Développement social et régime providentiel en thaïlande: La philanthropie religieuse en tant que nouveau capital démocratique [Social development and a providential regime in Thailand: Religious philanthropy as a new form of democratic capital] (PDF) (Ph.D. Thesis, published as a monograph in 2016). Université du Québec à Montréal: 130. January 2010 (法语). 
  33. ^ Mackenzie 2007, p. 32.
  34. ^ Chattinawat 2009, pp. 56–7.
  35. ^ 35.0 35.1 Scott 2009, p. 68.
  36. ^ Fuengfusakul 1998, pp. 24, 99.
  37. ^ Chattinawat 2009, p. 59.
  38. ^ Newell 2008, p. 241.
  39. ^ Newell 2008, pp. 80–1.
  40. ^ Cheng & Brown 2015.
  41. ^ Mackenzie 2007, p. 34–5.
  42. ^ Newell 2008, p. 94.
  43. ^ Scott 2009, p. 72.
  44. ^ Newell 2008, p. 107.
  45. ^ Newell 2008, pp. 84–5, 99–106.
  46. ^ Newell 2008, p. 96.
  47. ^ Newell 2008, p. 89.
  48. ^ Buddhabhavana Society (Ngee Hua). คณะสงฆ์อังกฤษ (ที่ระลึกในงานอุปสมนทคณะสงฆ์อังกฤษ) [The English Sangha (gift at ordination ceremony of English Sangha)]. Bangkok: Watanatham Publishers. : 1–10 (泰语). 
  49. ^ Sivaraksa, Sulak. Thai Spirituality (PDF). Journal of the Siam Society. 1987, 75: 85. 
  50. ^ Rawlinson, A. The Transmission of Theravada Buddhism to the West. (编) Masefield, P.; Wiebe, D. Aspects of Religion: Essays in Honour of Ninian Smart. New York: Lang: 360. 1994. 
  51. ^ Oliver, I. Buddhism in Britain. London: Rider and Company. 1979: 102. 
  52. ^ Snelling, J. The Buddhist Handbook: A Complete Guide to Buddhist Teaching, Practice, History, and Schools. London: Inner Traditions. 1987: 262. 
  53. ^ Shine, Terry. Honour Thy Fathers (PDF). Buddhanet. Buddha Dharma Education Association Inc. [16 September 2016]. 
  54. ^ 54.0 54.1 Newell 2008, p. 86.
  55. ^ Newell 2008, p. 91.
  56. ^ Newell 2008, pp. 86, 91.
  57. ^ Ordain Buddhist Monk. Jet (Johnson). 3 November 1955, 8 (26). 
  58. ^ Rinaldi, Luc. 'Are you sure you're not doing some African black magic?'. Maclean's (Rogers Media). [25 September 2016]. 
  59. ^ 2014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 – Dr. B. George Blake. African Canadian Achievement Awards. [5 September 2016]. 
  60. ^ Skilton 2013, p. 151.
  61. ^ Newell 2008, p. 90.
  62. ^ Newell 2008, pp. 91, 116.
  63. ^ Newell 2008, pp. 106–7.
  64. ^ อลังการ ... วัดปากน้ำ บารมีหลวงพ่อสดยังขลัง [Magnificent ... Wat Paknam: Luang Por Sodh's barami is still magical]. Banmuang. 2 January 2011: 8 [23 January 2017] –通过Matichon E-library (泰语). 
  65. ^ Cook 1981, p. 76.
  66. ^ Scott 2009, p. 69.
  67. ^ ถวายปริญญาศิลปศาสตรดุษฎีบัณฑิตกิตติมศักดิ์ แด่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มหารัชมังคลาจารย์ [Offering an Honorary Arts Degree to Somdet Phramaharachamangalacharn]. Thai Rath (Wacharapol). 2 April 2014 [24 December 2016] (泰语). 

引用[编辑]

传记[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Template:法身法门传统的页脚 Template:佛教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