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Fucking Machines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Fucking Machines
Fucking Machines logo.png
Fucking Machines标志
网站横幅
Fucking Machines top banner.jpg
网站顶部横幅
网站类型
自体性行为、网络色情
语言英语
持有者Kink.com
创始人彼得·阿克沃思英语Peter Acworth
网址www.fuckingmachines.com
Alexa排名 250,071 (2017年3月)[1]
商业性质
注册需要
用户每天约1万人访问[2]
推出时间2000年9月25日,​19年前​(2000-09-25[3]
现状活跃

Fucking Machines(亦称Fuckingmachines.comfuckingmachines)是一家色情网站,于2000年成立,主要展示出女性使用插入式性机器以及性玩具进行自我性刺激的视频和照片。该网站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注册,由Kink.com负责经营。2000年9月25日,网络企业家彼得·阿克沃思英语Peter Acworth成立了Fucking Machines,这是继Kink.com之后,公司经营的第二家网站。网站显示出的仪器是为给女主角带来逼真的性高潮。演员被指示在录制过程中,让自己享受性快感。

该网站曾经于2005年为“fuckingmachines”这个词申请商标权,但是遭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以淫秽为由驳回。言论自由律师马克·兰达扎英语Marc Randazza代表网站对裁决提出上诉。《奥兰多周报英语Orlando Weekly》称,他为这个案子呈上的法律文件“将会是你看过最具娱乐性的法律文件之一”。[4]上诉于2008年4月遭驳回,案子也告一段落。兰德乍辩护的这个案子被称为《“Fuck案”》(The Fuck Brief)。

有记者以及研究性方面的学者对网站进行了分析。里贾纳·林恩英语Regina Lynn作家指出网站重视沟通,而AlterNet英语AlterNet安娜丽·奈维茨英语Annalee Newitz将其归入色情2.0英语Porn 2.0维奥莱特·布卢英语Violet Blue在著作的《冒险夫妇的成人用品指南》(The Adventurous Couple's Guide to Sex Toys)写道,网站帮助推广机器辅助性行为这个概念。2008年版的《牛津世界婦女史百年全書》(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Women in World History)形容性机器的那些画面令人不安。杰西卡·罗伊英语Jessica Roy给《纽约观察报英语The New York Observer》撰稿时,称Fucking Machines是一种超人类主义。《反映爱情黑暗的一面:从欧洲恐怖片到美国电影》(Screening the Dark Side of Love: From Euro-Horror to American Cinema)这本书里,莎拉·沙舍克(Sarah Schaschek)在标题为“Fucking Machines:色情的高科技”(Fucking Machines: High-Tech Bodies in Pornography)的章节中对这个现象指出:“认真说来,视频中的这些女主角兼顾操控和被操控的角色。”[5]

历史[编辑]

影片制作[编辑]

Fucking Machines示例
Fucking Machines视频中使用的机器示例

Fucking Machines是彼得·阿克沃思为他的公司Cybernet娱乐创造的第二个网站。于2000年9月25日成立[4][6]Cybernet娱乐随后因为商业原因而更名为Kink.com[4]网站的主任和网管的专业名为Tomcat,他拥有一个电影与媒体专业的本科学位,并且具有丰富的制片和操作性机器的经验。[6][7]他开始在Kink.com担任协助制作的角色。[6]他的导演方式专注于摄制女性参与者在使用机器的过程中所感受到的诚心的快感。[6]

网站描述了可以把妇女带入性高潮的机器。[5] 莎拉·沙舍克在书《放映爱情的黑暗的一面》中写道网站上的影片制作小组中大部分组员是女性。[5]在其所有的网站上,Kink.com不断阐述了一套针对导演们和演员们的价值观念以及行为准则,以期预防受害者化。[8]网站上的每一部影片的开始及最后制片者都会面试演员。[9]在Fucking Machines电影里出现的模特被要求真实的演出以及简单的从机器里感受性快感,而不是演绎虚假的性快感。[10]

2007年Fucking Machines与其它Kink.com旗下网站搬到了旧金山军火库。[4][11]影片在军火库的地下室被录制。[12]Fucking Machines在2007年的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市所举办的成人影帶新聞成人娛樂博覽會上以“每分钟350转的性行为”的广告标语被推销给与会者。[13] 被展示的机器包括“钻子”以及“双起重机”。[13]一个名叫舔阴器的机器在一条传送带上装上很多橡皮舌头,在2007年日本幕張展覽館所举办的成人宝物展览会中被展示。[14]于200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举办的Arse Elektronika性与科技讲座中展示了一个来自Fucking Machines的名叫“Fuckzilla”的机器人与一个与会者在现场进行性交。[15]Kink.com于2007年与Pulse分销商签订协议,把它旗下的网站上的内容以DVD形式销售给观众。[16]网站所销售的第一张DVD名为《Fucking Machines第一卷》,内含211分钟的由阿莉安娜·洛夫(Aliana Love,米卡·摩尔(Michah Moore),莱克茜·洛夫(Lexi Love)和莎夏·葛蕾所表演的情节[17]

2009年网站上的影片里已经展示了50种不同的机器[18]SF周报在2009年刊登的一篇文章批评了加利福尼亚州州政府把税收花在了影视制作课程上,而这些课程随后被Fucking Machines的录像剪辑者所听取。[19]这篇文章又被TheSword.com批评[20]。SFist报纸也批评SF周报过于“迂腐”。[21][20]

网站向它的访问者断言所有的演员都是以她们自己的意愿出现在录像里面的,并且在拍片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幸福与快感。[22]成人影视行业的大部分新手都喜爱她们在Fucking Machine的工作,原因是她们发现与机器做爱比与真人做爱更易为社会所接受。[23]Kink.com的公关经理托马斯·罗氏(Thomas Roche)在2009年的一次访问里指出Fucking Machines没有专注于BDSM 的材料上。[24]2010年9月网站现场拍摄了一部带有40位观众的影片。2010年11月网站启用一种互动格式,让观众能够建议演员应该使用何种设备。[25]2012年网站上积累了500小时的存档影片资料,其中包含有成人影视演员包括亞歷克西·得克薩斯,英語:弗劳尔.图奇转写:Flower Tucci,和莎夏·葛蕾。[26]

商标申请[编辑]

网站于2005年试图为“fuckingmachines”注册商标,被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拒绝,所给的理由是此商标为色情商标。言论自由律师马克·兰达扎代表网站二审USPTO的决定。《奥兰多周报》把兰达扎律师所写的法律文件称之为“你所能读到的最具有娱乐性的司法文件之一”。[4]二审于2008年4月维持原判,并且终止了整个案件。兰达扎律师所写的法律文件自此之后被称之为The Fuck Brief[4][27][4]

美国政府的态度由律师迈克尔·恩格尔(Michael Engel)所阐述,他写道:“注册请求被拒是因为被注册的商标包含了不道德的内容。‘fucking’是一个具有冒犯性和粗俗的用来描述性交的词语... 不道德的和具有丑闻性的商标……是不能被登记的”[4][28]USPTO依据一条1905年的法律来拒绝商标注册[29]在此之前专利局以同样的理由已经拒绝了44个商标申请。[4][28] 带有shit的商标申请被专利局拒绝了50次,带有cunt的商标申请被专利局拒绝了一次。[4]带有ass的商标申请被专利局接受了135次,带有bitch的商标申请也曾经被专利局批准过几次。[4][28]

作为对专利局的回应,兰达扎写道:“专利局依据2(a)条例所作出的拒绝出格了。”[4][28] 2(a)部分,15 USC §1052(a)法令禁止商标中出现“不道德,欺骗性或丑闻性的内容”[4][29]

The Fuck Brief言论自由律师马克·兰达扎执笔

Cybernet娱乐有限公司针对专利局的裁决于2006年8月以“修正案和应对局裁决的回应”为理由提起上诉[4]兰达扎在上诉材料开头写道:“申请者富有尊重性的对‘fucking’一词的定性以及其所谓‘富有攻击性和粗俗’的词源提出异议”[4] 《奥兰多周报》如此评论了Randazza的上诉材料:“Randazza...经常打言论自由的官司,他是在为你能够使用任何你所喜欢的肮脏词语来注册商标的权利而跟联邦政府进行司法抗争。他的司法文件可能是你一辈子所能读到的最富有娱乐性的司法文件。"[4]Randazza的司法论证材料被后来的人们称之为《The Fuck Brief》.[30][31]

兰达扎声称:

"这个倍受污名化的四字单词并没有什么内在的意思。Fuck可以作为一个假借词被使用,比如'to fuck'可以代表'行骗'。它可以被用作一个加强语气的词,当我们非常高兴的时刻把它点缀到另外一个单词里,比如'绝-fucking-对'. 'Fuck'帮助我们表示愤怒,当我们朝着足球评判的脸或者一个刚刚超了我们的车的机动车驾驶员大喊'fuck you'! 'Fuck'可以帮助我们表示疼痛,很多男人当他们不小心用榔头砸到自己的拇指的时候,他们嘴里蹦出的第一个词往往就是fuck。'Fuck'是一个帮助我们表达失望的语气介词,当我们看到我们的成绩单上的成绩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理想时,或者我们的另一半晚饭约会迟到时,又或者我们的另一半抛弃我们而去时,我们都会说这个词。'Fuck'是一位老朋友,它无时无刻让我们的生活充满着欢笑。[4][28]

兰达扎向《奥兰多周报》解释道他在他所撰写的司法文件里常规性的使用"fuck"一词来表达他的对于“fuck”一词可以有多种用法的论断的支持。[4][29]他提到了一些相关术语,包括“Fuck-me鞋子”和“fuck-me靴子”,以及在诸如《冒牌伴郎生擒姊妹團》和《賭城風雲》等电影里频繁使用到的“fuck”台词。[4]

恩格尔代表USPTO承认了“fuck”一词的常用性,但是他同时也指出了此词的丑闻性:“虽然这个单词被频繁的使用,但是它在绝大多是正式的场合下还是被认为是非常具有冒犯性的。例如,在基本有线电视台里,这个词会被哔哔声所取代。FCC可以向无线电台处以罚款,如果这个词被无线电波传送出去了的话。[4]他也提到此词在工作场所和政府管理中被限制使用。[4]

兰达扎与2007年6月5日提出上诉,诉讼被商标判决和上诉委员会聆听。[4][29]阿克沃思告诉《奥兰多周报》他在被UPSTO否决了商标注册以后就打算不再上诉了。[4] 他说他并无意图成为成人业界的第一修正案代言人。[28]阿克沃思《奥兰多周报》:“马克叫我这么做的。我通常不是这样的人。马克觉得他的胜算很大。我听了他的忠告...我自己并无任何企图。"[4]

成人娱乐律师罗伯特·阿普古德(Robert Apgood)声称他赞同阿克沃思和兰达扎所做的努力。[28]阿普古德指出他观察到了越来越多的专利局的商标申请被拒是由于商标被政府定性为“丑闻性的”。[28]他说:“行政部门越来越深入到了政府的各个角落来推销其所谓的‘道德立法’企图是很让人遗憾的。诸如阿克沃思和Randazza等人肩负起与行政部门进行这些必要的司法斗争的责任是着实让人感到鼓舞的。”[28]二审于2008年4月维持原判,并且终止了整个案件。[32]目前,由于上诉方未能作出任何回应,申请状况已被列为“放弃”。[32]

分析[编辑]

忠告专栏作家Dan Savage在2004年把网站介绍给了想要知道更多有关性机器信息的读者。[33]2005年Carly Milne编辑的书《赤裸野心》中,作家Regina Lynn评论了网站对于交流的强调。[34]作家Timothy Archibald在访问了Fucking Machines的操作者以后写出了他的书《性机器:照片和访谈》。[35]

Annalee Newitz
Annalee Newitz指出Fucking Machines网站是色情2.0现象的一部分。[7]
Violet Blue
Violet Blue

AlterNet的Annalee Newitz于2006年访问了Fucking Machines影片拍摄现场。她把网站归类为色情2.0现象的一部分。[7][a]作家Violet Blue在她的2006年书《富有冒险性夫妇的性玩具指南》中指出:“Fucking Machines把机器性行为第一次放在了地图上和放到了大众的视野里,为一些个人公司铺好了路,让它们能够大批量生产便宜的性机器来提供给夫妇或者个人在家里使用。”[37]

在她的2007年书《赤裸的在互联网上》,作者Audacia Ray如此描述Fucking Machines:“在女性性行为和技术产品的融合过程中,这些玩具让人感到好奇和迷恋的地方是它们能够把性和科技融合成一片类似浆糊状的技术恐惧以及技术恋物癖主义。”[6][38]纽约时报杂志的Jon Mooallem描述网站为:“完全专注于描述妇女和大到让人不安的精巧的机器做爱。”[39]在一篇为连线所撰写的文章中,Regina Lynn注意到了Fucking Machines在2007年的成人影帶新聞成人娛樂博覽會上出现是网站试图移向主流所迈出的一步。Lynn写道:“这个网站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了,它存在在所谓的‘独立互联网kink’这一片灰色地带里,虽然主流业界对这一片地带还不是太了解,但是今年它却出现在了主流色情的正中央。”[40]

村子之音的Bonnie Ruberg于2008年写道Fucking Machines把男人们对于按摩棒感到的不安转变为了一种诱惑。[6]2008版《牛津世界历史里的妇女百科全书》把网站上所描绘的机器称为“丑陋的”[22]在他的2009年书《从疼痛到狂喜》中,作者Arnold P. Abbott如此评论网站上所使用的设备:“Fucking Machines里的机械奇观只有薩德侯爵其本人才能创造出来。”[41]他观察到有些机器:“似乎是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用来刑讯逼供获得假认罪的刑具的翻版。”[41]

在一篇于2012年为《纽约观察家报》所撰写的文章中,记者Jessica Roy把Fucking Machines中描绘的性高潮归类为一种超人类主义[42][b]在2012年的书《放映爱情的黑暗的一面:从欧洲恐怖到美国电影》莎拉·沙舍克专门花费了一个章节,题为《Fucking Machines:在色情里的高科技身体》来描述这个网站。[5]Schaschek得出结论:“在反色情女权主义者同上会批评女性色情演员在演绎色情影片的过程中被男性演员在视觉和行为上蹂躏同时,她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结论和印象对于FuckingMachines的录像是极难成立的。给定所有色情作品都嗳味化差异的前提,同时也给定性幻想通常需要被清楚划分的统治和顺从角色的前提,FuckingMachines中的妇女似乎能够反抗至少前面所说的这几种分类...严格的来说,在这些视频里的妇女既是控制者又是被控制者。"[5]

参见[编辑]

脚注[编辑]

  1. ^ 色情2.0是一个从Web 2.0派生的术语,意指用户参与创造在线成人娱乐内容。[36]
  2. ^ 超人类主义是一个支持以科技来提高人类能力的运动。[43]

参考文献[编辑]

  1. ^ Fuckingmachines.com Site Info. Alexa Internet. [2014-04-01]. 
  2. ^ Whois. Whois Web Hosting Information. Ns.myip.ms. [November 13,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November 13, 2014). 
  3. ^ WHOIS. WhoIs Registration Check. Reviews.gcoupon.com. [November 13,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November 13, 2014).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Billman, Jeffrey C. 法律和审判:F炸弹:当地律师和加利福尼亚色情国王合作为你打赢注册黄色商标的权利. 奥兰多周报. 2007年6月7日 [2013年5月8日]. 
  5. ^ 5.0 5.1 5.2 5.3 5.4 Schaschek, Sarah. 第15章:Fucking Machines:在色情里的高科技身体. (编) Ritzenhoff, Karen A.; Randell, Karen. 放映爱情的黑暗的一面:从欧洲恐怖到美国电影. Palgrave Macmillan出版社. 2012: 211–225. ISBN 978-0-230-34154-8. 
  6. ^ 6.0 6.1 6.2 6.3 6.4 6.5 Ruberg, Bonnie. Fucking Machines背后的男人. 村子之音 (村子之音媒体). 2008年7月16日 [2013年5月18日]. 
  7. ^ 7.0 7.1 7.2 Newitz, Annalee. 性和关系:色情2.0. AlterNet (www.alternet.org). 2006年5月16日 [2013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12日). 
  8. ^ Monroe, Dave. 色情-大家的哲学:如何思考Kink. Wiley-Blackwell. 2010: 139. ISBN 978-1-4051-9962-9. 
  9. ^ Christina, Eva. 性癖好:Kink国王. Kink之书:正常体位以外的性. 2011: 第七章. ISBN 1-101-54509-7. 
  10. ^ 个人档案200506 - CyberNet钱: 把性癖好转为财富. 成人影帶新聞. 2005年6月1日 [2013年11月15日]. 
  11. ^ Taormino, Tristan. 2007年性的最佳和最烂. 村子之音 (村子之音媒体). 2007年12月25日 [2013年5月8日]. 
  12. ^ Barmann, Jay. Kink.com军火库以'社区中心'的名义被开放使用. SFist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 sfist.com). 2011年5月16日 [2013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14日). 
  13. ^ 13.0 13.1 Silverberg, David. 色情展览会挑逗性感玩具粉丝. 数码杂志 (www.digitaljournal.com). January 12, 2007 [2013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4月26日). 
  14. ^ McNicol, Tony. NSFW画廊:蓝光色情,机械化手淫以及裙上摄影在日本的第一个性秀。. 连线 (连线杂志). 2007年10月4日. 
  15. ^ Hartwell, Lane. 线下:性:谁想和机器人做爱?'. 连线 (连线杂志). 2007年10月6日 [2013年5月8日]. 
  16. ^ Sullivan, David. Kink.com与Pulse签订分销协议. 成人影帶新聞. 2007年11月15日 [2013年11月15日]. 
  17. ^ Garrett, Wade. Kink.com开发DVD产品线:'Fucking Machines'和'Ultimate Surrender'现通过Pulse发行. 2008年11月18日 [2013年11月15日]. 
  18. ^ Woloshyn, Oz. 机器雄起. 耶鲁每日新闻 (yaledailynews.com). 2009年10月9日 [2013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3月12日). 
  19. ^ Smith, Matt. 被抽和被绑:政府的开销是否黄色?它付钱训练了S&M影片制作者。. SF周报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 旧金山报纸有限公司). 2009年4月22日 [2013年5月8日]. 
  20. ^ 20.0 20.1 SF周报导致了Kink.com被禁止参与加州训练课程. TheSword.com. 2009年4月23日. 
  21. ^ Barmann, Jay. SF周报向Kink.com展示其迂腐的一面.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 sfist.com. 2009年4月23日 [May 8,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月14日). 
  22. ^ 22.0 22.1 Smith, Bonnie G. 牛津世界历史里的妇女百科全书. Kaffka卷. 牛津大学出版社. 2008: 490. ISBN 978-0-19-514890-9. 
  23. ^ Grenzfurthner, Johannes; Thomas Ballhausen, Günther Friesinger, Daniel Fabry. 机器人与电子羊睡觉吗?:从批判性的角度思考色情与性行为在科幻和社会幻想作品中的描述. Re/Search出版社. 2009: 17, 21, 26, 108, 156. ISBN 978-1-889307-23-7. 
  24. ^ Hymes, Tom. Kink.com:非主流性行为的去神秘化. Xbiz专题报道 (XBIZ). 2009年2月12日 [2013年11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2月17日). 
  25. ^ Rodriguez, Ariana. Kink的FuckingMachines在今天转成了现场直播模式. Xbiz新闻报道 (XBIZ). 2010年11月2日 [2013年11月15rii].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2月3日). 
  26. ^ Johnson, Bob. Kink.com以网站重构方式庆祝FuckingMachine的12岁生日. Xbiz新闻报道 (XBIZ). 2012年3月21日 [2013年11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2月2日). 
  27. ^ Jardin, Xeni. 另类色情网站不能注册商标,专利局说商标涉黄. 波音波音. 2007年6月11日 [2013年5月13日]. 
  28. ^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Winter, Anne. Kink.com为网址被定性为‘涉黄’而上诉. Xbiz新闻报道 (XBIZ). 2007年6月12日 [2012年11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4月26日). 
  29. ^ 29.0 29.1 29.2 29.3 Sullivan, David. 专利局拒绝登记色情网站商标,理由是‘涉黄’. 成人影帶新聞. 2007年6月11日 [2013年11月14日]. 
  30. ^ Bitter Success. Marc Randazza:他的粗俗的,色情的,反Glenn Beck的世界. 苦律师 (www.bitterlawyer.com). 2009年12月7日 [2013年11月14日]. 
  31. ^ Coenen, Tracy. Marc Randazza,第一修正案律师. 欺骗案卷宗日志 (www.sequenceinc.com). 2012年3月23日 [2013年11月14日]. 
  32. ^ 32.0 32.1 Mark: FUCKINGMACHINES. Exparte上诉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 2008年4月15日. 
  33. ^ Savage, Dan. 不在想布什. 野蛮的爱 (波士顿凤凰报). 2004年11月5日 [2013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26日). 
  34. ^ Milne, Carly. 赤裸野心:那些正在改变色情业的妇女. 海狮出版社. 2005: 37–39. ISBN 978-0-7867-1590-9. 
  35. ^ Jardin, Xeni. 邻居的性机器. 连线. 2005年11月16日 [2013年5月8日]. 
  36. ^ Attwood, Feona. Porn.com:网上色情指南. Peter Lang国际学术出版社. 2009: 55, 66, 68, 69. ISBN 978-1433102073. 
  37. ^ Blue, Violet. 富有冒险性夫妇的性玩具指南. Cleis出版社. 2006: 97–99. ISBN 978-1-57344-254-1. 
  38. ^ Ray, Audacia. 赤裸的在互联网上:约炮,下载和从互联网性探险上获利. Seal出版社. 2007: 249–251. ISBN 978-1580052092. 
  39. ^ Mooallem, Jon. 一门具有纪律的生意. 纽约时报杂志 (纽约时报公司). 2007年4月29日 [2013年5月8日]. 
  40. ^ Lynn, Regina. 真正的成人展览会. 连线 (连线). 2007年1月12日 [2013年5月8日]. 
  41. ^ 41.0 41.1 Abbott, Arnold P. 从疼痛到狂喜. Vantage出版社. 2009: 36–38. ISBN 978-0-533-16117-1. 
  42. ^ Roy, Jessica. 常规的性高潮是给凡人的;所有的酷小孩都在享受“长生不老性高潮”. 纽约观察家报. 2012年11月8日 [2013年5月8日]. 
  43. ^ Lilley, Stephen. 超人类主义和社会:对于提升人类的社会的争论. Springer出版社. 2012: 1–4. ISBN 978-9400749801. 

延伸阅读[编辑]

司法材料
学术分析
  • Grenzfurthner, Johannes; Thomas Ballhausen, Günther Friesinger, Daniel Fabry. 机器人与电子羊睡觉吗?:从批判性的角度思考色情与性行为在科幻和社会幻想作品中的描述。. Re/Search出版社. 2009: 17, 21, 26, 108, 156. ISBN 978-1-889307-23-7. 
  • Schaschek, Sarah. 第15章:Fucking Machines:在色情里的高科技身体. (编) Ritzenhoff, Karen A.; Randell, Karen. 放映爱情的黑暗的一面:从欧洲恐怖到美国电影. Palgrave Macmillan出版社. 2012: 211–225. ISBN 978-0-230-34154-8. 
  • Smith, Bonnie G. 牛津世界历史里的妇女百科全书. Kaffka卷. 牛津大学出版社. 2008: 490. ISBN 978-0-19-514890-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