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3戰鬥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43槍騎兵
Republic P-43 Lancer.jpg
美國陸軍航空隊所屬P-43
概觀
類型 戰鬥機
乘員 1
首飛 1940年3月
服役 1941年
退役 1944年(中華民國)
設計 亞歷山大‧P‧塞維斯基
亞歷山大‧卡特維利
產量 273
主要用戶 美國陸軍航空隊
中華民國空軍
澳洲皇家空軍
技术数据
長度 8.69公尺
翼展 10.97公尺
高度 4.27公尺
翼面積 20.71平方公尺
空重 2,720公斤
正常起飛重量 3,373公斤
最大起飛重量 3,837公斤
發動機 普惠R-1830-57星型氣冷14汽缸活塞發動機
附通用電氣B-2渦輪增壓器
功率 1,200匹馬力
性能數據
最大速度 573公里/小時
巡航速度 451公里/小時
爬升率 13公尺/秒
實用升限 7,925公尺(26000英呎)
最大升限 10,970公尺
最大航程 2334公里
翼負荷 163公斤/平方公尺
馬力重量比 0.27匹馬力/公斤
武器装备
機槍 4挺M2重機槍
炸彈 機腹掛架,籌載重量最大400磅
可搭載2枚200磅炸彈、或6枚20磅炸彈

P-43戰鬥機(Republic P-43 Lancer)是種單引擎,全鋁合金,低主翼的戰鬥機,由共和飛機公司製造。該機設計自P-35戰鬥機改良而來,在1940年被美國陸軍航空隊採用,但只生產稀少數量及停產;但P-43配備的新設計、新科技為P-47戰鬥機的成功打下基礎。 P-43整體性能表現差強人意,但因擁有良好的高空運動性能與配有供氧系統,加上高航程特性所以美軍常將它用於高空偵照任務,之後才由F-4/F-5 LightningsP-38閃電式戰鬥機偵照版本)接續其任務。

發展沿革[编辑]

提供給中華民國的P-43A-1原塗裝

1939年10月13日,經營不起色的賽維斯基飛機公司在增資改組後,更名為共和飛機公司英语Republic Aviation,共和飛機主要設計團隊仍由逃離共產黨統治的俄國王牌飛行員亞歷山大‧P‧塞維斯基(Alexander Procofieff de Seversky)與亞歷山大‧卡特維利(Alexander Kartveli)留任。共和飛機公司當時進行的設計業務早在公司尚未改組前就開始,1937年起,賽維斯基以P-35的設計為基礎,改善P-35穩定性不足,火力不夠的缺點;新設計採用不同的動力組合和增強結構,如:AP-2、AP-7、AP-4(後更名為AP-7)、AP-9、XP-41、NF-1(海軍艦載版)。

P-43原型為AP-4設計,AP-4為一架使用全收放起落架、平頭鉚釘製造工藝、動力為普惠R-1830-SC2G發動機(輸出功率1,200匹馬力),AP-4最大的技術改進是在機腹裝設了通用電器開發的渦輪增壓器;渦輪增壓器在B-17轟炸機研發搭配成功後受許多飛機製造廠商青睞,裝備後飛機的高空性能將得到前所未有的突破,而美國陸軍航空隊也在積極物色裝備渦輪增壓器的戰鬥機,因此打造AP-4原型機時得到美國陸航資金挹注製作實驗,但AP-4是以民用機身分測試,機身編號NX-2597。

AP-4在外觀上最大的特色,是機首因為測試氣動力構型而配備了大型螺旋槳槳罩、與特殊的發動機整流罩,以確定大型尺寸的空冷活塞發動機在實際運用時空氣動力細節。1939年3月22日試飛時,因更換較緊緻的更換整流罩後導致引擎發生散熱不良現象,最後發動機起火,飛行員跳傘逃生,AP-4因此墜毀。儘管這樣,美國陸軍航空隊對AP-4印象仍相當正面;在1939年5月美國陸航選定下一代攔截機時,共有多款機種入選美軍評估之列:洛克希德的XP-38、貝爾XP-39、寇蒂斯XP-40,AP-4也入選,1939年5月12日美國陸航在檢閱共和提供的評估報告後,決定加訂13架改良型進行進一步評估,也就是後來的YP-43。

YP-43在1940年9月至1941年4月間交機。在外觀上YP-43與AP-4已經有許多不同,YP-43機背設計有著剃刀般延伸到機尾的直線,引擎進氣口被從翼下延伸造成獨特的卵形罩。採用PW R-1830-35 14缸氣冷星形發動機並用通用電氣公司的B-2渦輪增壓器,可產生1200HP和三葉片的可變螺距螺旋槳。

早期的測試顯示,YP-43有著起飛偏航和著陸期間強烈滾動的傾向,後來透過重新設計的後三點起落架點來改善。

不過,在P-43研發同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39年9月爆發。美國也派人到英國吸取最新戰爭經驗,在陸航進行測試的同時,也比對現有YP-43性能,得到的答案是機型已經沒有發展潛能,也很難應付未來空戰需求。但共和順勢和陸航推銷以AP-4為設計基礎強化的新型機,分別為AP-4J(發動機換為普惠R-2180、1,400馬力,後改名為P-44)、AP-4L(發動機換為R-2800、輸出2,000匹馬力),甚至還有配備V-1710的機型設計。陸航認為這些方案潛力更好,使得美國在1940年9月決定中止量產P-43,但避免抽銀根後會對公司營運造成負面影響,因此仍簽下少量生產合約,讓共和飛機公司在P-47完成研發前不致斷炊。

其相關優點後來運用仍在P-47戰鬥機的設計上可被看到。

服役[编辑]

在中華民國組裝中的P-43A-1,1943年
在中華民國戰地機場的P-43A-1

美國陸軍航空隊雖然採購了P-43,但只佈署了3個大隊:密西根州的第1驅逐機大隊、波特蘭州的第55驅逐機大隊、加利福尼亞州的第14驅逐機大隊;這3個單位只短暫了使用P-43,隨即更換為性能更完整的P-38。但美軍在1942年將這些從一線單位退下尚可用的P-43全改裝為偵察機,將它比軸心國戰機優越的高空性能物盡其用,這批偵察機在1942年8月提供6架供皇家澳洲空軍使用;1942年10月後,在美國本土使用的P-43統一變更編號為RP-43,限制其不許用於戰鬥任務。

P-43用於空戰的使用國主要為中華民國,為了讓共和飛機在紐約州法明代爾英语Farmingdale, New York的P-47雷霆式生產線投產前仍有業務可接,在1941年6月30日美國宣布國民政府援引租借法案訂購125架P-43,這批次機型代號P-43A-1,生產編號41-31448至41-31572。共和公司在1942年3月完成P-43A-1訂單,這批戰機加強了裝甲保護和加上自封油箱;第一批30架P-43A-1在1942年3月30日運抵印度主要港口喀拉蚩、第二批30架在同年4月2日運抵、最後一批運抵時間不明,但不遲於1942年5月。

自1942年起,中華民國空軍派遣第四大隊人員赴喀拉蚩接機,在1942年4月29日時已經有69架P-43完成組裝,中華民國空軍並接收了其中的11架,但從接機轉換訓練開始P-43變事故不斷;因為P-43比中國空軍原先使用的戰鬥機要重,多數以硬土地跑道為主的中國機場無法承受較大噸位的機型起降,致使耗損增加,且包括可變螺距螺旋槳、渦輪增壓器等嶄新設計都是首次接觸,換裝人員知識配套不足,加之機內自封油箱品質差而令機翼油箱會出現滲漏現象,發生意外成為常態,即使是較老練的飛行員仍多位命喪P-43訓練過程。如1942年4月22日,四大隊隊長鄭少愚駕駛P-43時戰機著火而墜毀殉職於印度酌浦洱、1942年8月3日四大隊副大隊長陳盛馨駕駛編號1222的P-43機在成都訓練時因不明原因飛機失速失事殉職,且還有更多起轉換訓練之際而損失的案例;因此到1942年7月5日美國駐華大使回報的資料中,在昆明換裝的35架P-43,有4架墜毀、17架著陸時受損待修、14架可用;即使是中華民國空軍的資料也只有41架可操作。

雖說P-43轉彎格鬥方面比日機差,但其高空高速性能上的優點卻是中國空軍截擊日軍轟炸機所必要的。

中國戰場[编辑]

1942年春,中華民國空軍第四大隊開率部赴印度受訓轉換P-43,但是從換裝過程起就有飛行員因操作錯誤損失;自印度飛回中國過程也因出現多起意外墜機事故,加上史迪威將P-43的引擎料件調撥給運輸機隊使用、駐華航空特遣隊也自中華民國空軍調用了7架軍援的P-43補充戰力缺口,導致國府空軍最後換裝單位連四大隊本身都未能滿編,仍得和其它機種搭配使用。不過平實而論,1941年後中華民國空軍既有的俄製戰機遭日軍零戰絞殺殆盡,P-40軍援提供數量有限、P-66無法擔負戰備大任的狀況下,P-43是1942年時中華民國空軍手頭戰力最優越的戰具,1942年8月後P-43換裝也逐漸完備,四大隊因此重新擔負戰備;不過因機隊規模有限,續航力亦普普之故,P-43主要空戰是以在國府控制區內的攔截任務為主,較少陪同執行掩護轟炸任務;美軍的P-43除了攔截任務外,亦擔負戰術偵察任務。

P-43在中國戰場目前已知的空戰紀錄如下:

1942年

8月17日:美國駐華航空特遣隊第75戰鬥機中隊所屬之2架P-40E、2架P-43在桂林附近空域得知有日軍戰機入侵,P-43可能擊傷1架百式司令部偵察機。

10月25日(一说10月24日)一架由中華民國空軍周志開駕駛的P-43在陝西省洋縣上空擊落日軍百式司令部偵察機1架,為P-43在中國戰場首場空戰勝利。

10月27日,四大隊所屬12架P-43自成都太平寺機場起飛,護衛轟炸機部隊轟炸山西運城日軍據點。

12月30日,3架美國駐華航空特遣隊英语China Air Task Force所屬P-43與6架P-40赴緬甸戍臘執行護衛任務,但該役P-43未善盡高空掩護任務,導致P-40機隊獨自和6架日軍戰機接戰。

1943年

1月9日,四大隊為執行前線空中掃蕩,進駐四川梁山機場。

1月10日,四大隊所屬10架P-43、5架P-40K掃蕩日軍在湖北荊門的機場,P-40K負責轟炸和掃射、P-43負責高空掩護,因日軍提前疏散無空戰發生。

1月12日,高又新、董啟恆兩人駕駛P-43執行偵查游獵任務;在宜昌上空接戰,高又新擊落日軍一式戰鬥機1架。

2月24日,日軍第16飛行戰隊所屬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由第25飛行戰隊所屬一式戰鬥機掩護空襲梁山機場,由21中隊隊長王特謙率領4架P-43升空攔截;日軍戰報中聲稱擊落1架P-43,實際上該役3架P-43遭擊落,其中一位飛行員許曉明陣亡,日軍則毫無損失。

5月19日,鄂西會戰之際,4架四大隊所屬P-43、8架P-40E自巴縣白市驛機場起飛,掩護二大隊A-29哈德遜式轟炸機轟炸湖北枝江洋溪鎮日軍艦艇,遭日軍防空炮火及戰鬥機攔截。四大隊副大隊長徐葆昀駕駛P-40E遭日軍擊墜陣亡。

1943年6月時,中華民國空軍可用戰機統計只剩7架A-29、10架SB-2、5架P-40E、9架P-43、46架P-66;在前半年的運用後自1943年下半葉後中華民國空軍可稼動之P-43即不滿十位數。

8月23日,日軍以第58飛行戰隊所屬之九七式重轟炸機轟炸重慶,護航部隊為第25、第33飛行戰隊,攻擊部隊規模達27架。空軍集結了四大隊、十一大隊共8架P-43、10架P-40E與11架P-66攔截,雙方在重慶近郊南川、歌樂山、北碚上空爆發空戰,日軍聲稱1架九七重爆遭擊落,國府空軍則承認四大隊遭擊落1架P-43、1架P-40,十一大隊2架P-66失蹤,應為空戰損失。

1943年10月底,6架四大隊所屬P-43由21中隊中隊長高又新率領,為支援常德會戰進駐恩施機場

11月27日,日本陸航大批飛機空襲常德,國府空軍集結了8架戰機攔截,分別為四大隊中隊長劉尊駕駛1架P-43、三大隊3架P-40K、十一大隊中隊長任肇基4架P-66。上午7點4分攔截部隊捕捉到第85飛行戰隊12架二式單座戰鬥機組成機隊發起接戰,P-43在二式單戰追擊P-40之際發動俯衝直接擊落日軍戰機,日軍飛行員平井敏文陣亡;P-43再與其它群日軍戰機接戰後脫離安返梁山機場。

11月29日,第4大隊第21中隊隊長高又新率4架P-43戰鬥機從湖北恩施機場起飛,配合P-40K增援常德守軍,並負責偵察常德及洞庭湖之間日軍動向;在澧縣上空遭遇四批日軍戰機。第一批為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8架,4架P-43集中火力擊落該編隊1架九九輕爆、第二批為7架轟炸機、第3批為5架戰鬥機、第4批為3架戰鬥機。該日空戰中21中隊飛行員楊樞在戰鬥中失蹤。

P-43主要作戰時間在1943年,在1943年底四大隊主力赴印度換裝P-40N戰鬥機,美軍第14航空隊則稍早在1943年第3季起換裝P-40K與P-40M,國內剩餘的P-43便作為飛行訓練使用,1945年後無使用紀錄。

型號[编辑]

YP-43
先前生產原型機 13架
P-43
最初量產型與YP-43架構相同54架
P-43A
改用更強力PW R-1830-49引擎,兩翼機槍改採用12.7mm機槍 80架
P-43A-1
提供中華民國的修改型號,將全武裝更換為12.7mm重機槍、增配自封油箱與防彈裝甲與可吊掛200磅炸彈與副油箱的掛架,共生產125架
P-43B
偵照型150架改裝自P-43A 及 P-43A-1改裝,
P-43C
偵照型(不同於P-43B) 構型由P-43A衍生
P-43D
偵照型,採用PW R-1830-47引擎6架(構型由P-43A衍生)
P-43E
偵照型,採用PW R-1830-47引擎(構型由P-43A-1衍生)
RP-43
P-44 Rocket
計畫建議版本,採用PW R-2180-1引擎具有1,400HP (1,044kW)大功率無生產

使用國[编辑]

 澳大利亚
  • 皇家澳洲空軍
 中華民國
  • 中華民國空軍
 美國
  • 美國陸軍航空隊
  • 美國空軍


相關機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Angelucci, Enzo and Peter Bowers. The American Fighter: the Definite Guide to American Fighter Aircraft from 1917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Orion Books, 1987. ISBN 0-51756-588-9.
  • Davis Larry. P-35: Mini in Action (Mini Number 1). Carrollton, Texas: Squadron/Signal, 1994. ISBN 0-89747-321-3.
  • Green, William. Warplane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Volume Four: Fighters. London: Macdonald & Co.(Publishers) Ltd., 1961 (6th impression 1969). ISBN 0-356-01448-7.
  • Jones, Lloyd S.U.S. Fighters: Army Air-Force 1925 to 1980s. Fallbrook, California: Aero Publishers, Inc., 1975. ISBN 0-8168-9201-6.
  • Swanborough, Gordon and Peter M. Bowers.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ircraft Since 1909.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1989. ISBN 0-87474-880-1.

相關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