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PPSh-41冲锋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PSh-41
ППШ-41
Пистолет-пулемет системы Шпагина обр. 1941.jpg
PPSh-41
类型冲锋枪
原产地 蘇聯
服役记录
服役期间1941年—1950年代(蘇聯)
使用方參見使用國
参与战争/衝突
生产历史
研发者格奥尔基·谢苗诺维奇·什帕金英语Georgy Shpagin
研发日期1941年
生产商
生产日期1941—1947年[5]
制造数量超過6,000,000把
衍生型參見衍生型
基本规格
重量
长度843毫米(33.19英吋
枪管长度269毫米(10.59英吋)

子弹7.62×25毫米托卡列夫手槍子彈
口徑7.62毫米(.3英吋)
枪管1根,膛線纏距為1:10英吋,膛線4條,右旋,外圍受穿孔式氣冷隔熱罩所包覆,罩筒在槍口形成制退器
枪机
发射模式半自動英语Semi-automatic firearm全自動,可擊發調變
射速900—1,000发/分钟[6]
枪口初速488米/秒(1,600.6英尺/秒
有效射程150—250公尺(164.04-273.4,492.13—820.21英尺[7][8]
最大射程500—800公尺(546.81—874.89码,1,640.42—2,624.67英尺)
供弹方式
瞄具機械瞄具:固定金屬缺口式照門準星
瞄準基線:269毫米(10.59英吋)
雷锋的宣传画中手中所持,正是波波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產版本,50式衝鋒槍
在博物館中展出的PPSh-41冲锋枪
位於柏林的無名戰士紀念碑

PPSh-41ППШ/PPSh,俄語:Пистолет-пулемёт Шпагина,羅馬化:Pistolet-Pulemyot Shpagina,意為什帕金1941型冲锋枪),又称「波波沙」(Папаша)和「飽嗝槍」(Burp Gun)是一款由苏联二战期間所研製及生產的冲锋枪,發射7.62×25毫米托卡列夫手枪子彈

它是苏联在二战期间生产数量最多的武器。设计该枪的目的是希望以一款较廉价的近距离速射武器取代造价高昂工艺复杂的PPD-40冲锋枪PPD-38冲锋枪。PPSh是一款採用開放式槍栓反沖作用原理運作的選射式自動火器

该枪为苏联红军步兵在二战中的标志性装备之一,到战争结束时已有约600万把交付部队使用。除此以外,PPSh-41仍在二戰後在許多武裝衝突之中使用。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仿製PPSh-41的50式衝鋒槍,一直到1970年仍然供應給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所使用。儘管於1951年,蘇聯已經以AK取代了PPSh-41,PPSh及其仿製型從1950年代至今仍然在世界各地的武裝衝突,例如韓戰越戰,以及最近的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战争當中由各支正規軍隊、叛軍和民兵所使用。根據在2002年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武器百科全書》(The Encyclopedia of Weapons of World War II),PPSh-41目前仍然獲得許多非正規軍事力量所使用。[9]

歷史[编辑]

1942年,一名手持PPSh-41的德意志國防軍士兵身處在斯大林格勒的廢墟中
1943年,手持PPSh-41的蘇聯紅軍士兵正押送一名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俘擄的德軍士兵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苏联開發PPSh-41的原因是由於苏芬战争期間裝備索米冲锋枪的芬兰部队對大量装备莫辛-纳甘步枪配以少量PPD-40冲锋枪苏联红军造成了巨大伤亡的教訓所影響,苏军意识到冲锋枪在城市或丛林中进行近战时极为有效,故打算研製一款可方便大量生產的衝鋒槍以裝備蘇軍部隊。1940年,蘇聯槍械設計師格奥尔基·谢苗诺维奇·什帕金英语Georgy Shpagin开始研制新的冲锋枪,他从PPD-40冲锋枪的基础上作出改良并简化结构,新槍在1940年12月11日定型並研製成功,命名为“PPSh-41”,並于1941年在莫斯科附近開建了一批生产线,由一名苏联共产党地方党委高級成員直接监督工廠的生产进度。

截止到1941年11月,该武器的总产量仅有数百把,但在接下来的五个月内,这个数字突然攀升到了155,000把,而到了1942年春季,工厂一天就能生产出約3,000把PPSh-41。[10]战争期间,由于红军部队大量需求,苏军统帅部决定启用更多本身非從事军需品生產的工厂加入生產的行列,同時PPSh亦成為了适应大规模生产的设计典范(类似的还有戰時設計的M3MP40斯登)之一。在二战結束前,蘇聯一共生產了超過6,000,000把PPSh。他們甚至還在1942年提供图纸与制造工具授权伊朗生产,而蘇聯红军也獲得了数万把伊朗制造的PPSh-41。

在生产过程中除了枪管需要机床加工以外,其余大部分零件都是采用冲压工艺制造,其主要零件可在汽車修理厂或錫厂中由不熟練的工人使用非常簡單的設備即可生產,使得更多熟练的技術工人可以投入其他精密武器的生产。PPSh-41是由87個零件組成,而PPD-40則為95個。生产一把PPSh-41仅需7.3个工时,而一把PPD-40則需要13.7个工时。[11]為了簡化生產程序,PPSh-41的槍管可由來自M1891莫辛-納甘步槍的7.62毫米步槍槍管加工製成,只需把莫辛-纳甘的槍管削为一半,並且改膛為7.62×25毫米托卡列夫口徑,即可製成兩根PPSh槍管。[12]

實戰證明PPSh-41是一件耐用和保養方式較簡單的武器,在全自動射擊時這種武器能夠以700-900发/分钟的射速射擊。[13]PPSh-41亦具有一個較粗的枪口制退器,它可減少槍口上揚英语Muzzle rise。鉸鏈機匣在戰場環境下可以方便地进行野戰分解及清潔槍膛。

蘇聯紅軍常常整排地装备此槍,使他們在近距离上有著敵軍無法比擬的火力优势。數千把PPSh更曾經被空投至敵後戰線,並且大量裝備游击队以切斷德國的补给线通信系統。雖然PPSh的弹鼓被認為是過重(有苏联士兵回忆称他们宁愿选用繳獲的MP40),同時自1942年開始出现了更輕巧的35發彎形彈匣,但是大多数步兵仍然愿意保留載彈量多近一倍的彈鼓[13]PPSh-41的彈鼓是仿製自芬兰索米冲锋枪的71發可卸式彈鼓,但在實際使用中如果装载的子弹数多于65发,射击时可能会出现卡壳的情況,所以一般只装填65發左右的子彈。[14] 德軍士兵尤其喜愛使用缴获的PPSh。與德军装备的MP40冲锋枪相比之下PPSh虽然在性能上没有過於出色的地方,但由于使用71发弹鼓,容量比32发弹匣高出一倍有多,故火力持續性更強。同時也因為PPSh和TT手槍所用的7.62×25毫米托卡列夫手槍彈本身是以毛瑟C96手槍7.63×25毫米毛瑟彈改良而成的產物,所以PPSh和TT可以直接地使用德国子彈,但由於膛壓較高的原故,7.62毫米托卡列夫口徑子彈卻不能反過來用在7.63毫米毛瑟口徑的武器,否則會很危險。事實上,由于PPSh-41被大量缴获,它因此成為了德意志國防軍在東線中採用的第二款最常見的冲锋枪。此外,德国亦试图將该武器口徑改膛為9×19毫米以使之更符合德國标准。不久,德军士兵们都得到了一套可将PPSh-41改造成发射9毫米魯格彈的工具。被改成9毫米口徑的PPSh-41甚至获得了一个德意志國防軍的武器编号“MP41(r)”;而未轉換口徑的PPSh-41則被称为“MP717(r)”。德意志國防軍亦向士兵印刷和分发如何使用PPSh的德文手冊。[15]

另外,蘇聯也嘗試過將PPSh-41用作密接空中支援殺傷人員英语Anti-personnel weapon武器的用途,他們在圖波列夫Tu-2轰炸机的衍生型Tu-2Sh的機身架前端搭載了合共48把PPSh。[16]

戰爭期間出现了PPS衝鋒槍,它是一款結構更為简单的衝鋒槍。该枪在波波莎冲锋枪的基础上进一步简化,甚至取消了快慢机,只能全自動射击。在二战期間,蘇聯红军雖有装备PPS-43,但它並未能取代掉PPSh-41。

朝鲜战争[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蘇聯大量向其卫星國的軍隊和共產主義陣營游擊隊供應PPSh。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參與韓戰時就接收了大量的PPSh-41。此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在蘇方許可下进行了仿制,並分別称为“49式冲锋枪”和“50式冲锋枪”。49式冲锋枪和50式冲锋枪与PPSh-41冲锋枪的唯一區別只能夠從生产工藝及槍上的銘文看出,同時北韓制造的49式僅采用弹鼓供彈而没有采用弹匣,而中国制造的50式則反過來采用弹匣供弹而没有采用彈鼓。這些武器在韓戰期間被中朝部隊廣泛使用,美軍大韓民國國軍也有繳獲使用。

儘管射击精度较差,具備高射速的PPSh-41非常適合近距離駁火,尤其是在夜間發生衝突的時候使用。[17]據指,聯合國军的防禦前哨基地或巡邏部隊經常被多個裝備PPSh-41的共產陣營步兵火力壓制而吃盡苦頭。一些美國步兵軍官更將PPSh-41名列為該戰爭中最佳的戰鬥武器,儘管在精度上遠遠低於M1加蘭德M1卡宾枪,它卻能夠在短距離內提供更強大的火力[17]正如一名美軍步兵上尉所言:「它全自動射擊時喷射出大量子彈,同時朝鮮人大多数都偏愛在非常近的距離殺敵,不管是誰的反應更快,它能夠迅速形成强大的压制火力。在那種情況下,它使我們陷於劣勢和寡不敵眾的處境中。一場巡邏期間的短距離戰鬥是非常迅速的,而我們通常都被它打敗了。」[17]然而其他美國軍官卻覺得,在典型的100-150公尺(109.36-164.04码)作戰距離當中,他們的M2卡賓槍要比PPSh-41優秀。[18]

伊拉克战争[编辑]

美伊战争期間,美軍曾於伊拉克叛軍手上繳獲過PPSh-41,其中一些更被裝上EOTech全息瞄準鏡前握把[19][20]

設計細節[编辑]

PPSh的35發可拆卸式彈匣
PPSh與PPS兩者的彈匣比較

PPSh-41是采用气体反冲式(自由式槍機原理)及開放式槍栓,可選擇半自動或全自動射擊的選射式冲锋枪。該槍發射TT手槍所使用的7.62×25毫米托卡列夫手槍子彈,為蘇聯的制式手槍和衝鋒槍彈藥。PPSh在裝上35發可拆卸式彈匣時的重量為4.15公斤(9.15磅),而裝上71發可拆卸式彈鼓時則是5.3公斤(11.68磅),並且能夠以約1,000發/分鐘的射速進行全自動射擊,射速與多數二戰時期的軍用衝鋒槍相比之下非常高。該槍是一款低成本及容易生產的武器,主要是由衝壓金屬板材和木材製成,它同時具備高耐用度及低維護性的特徵。PPSh的早期型采用弧形座带缺口照门的表尺。最終生產型的PPSh則具有頂部拋殼口和可以調整為100或200米距離的「L」型翻转式带缺口式照门式表尺,前照準器則一直是带护翼的柱形准星。枪托为固定木制枪托,大多是由白樺木製造。

PPSh-41在设计时就以适合大规模生产与结实耐用作为首要目标,对成本则未提出过高要求,因此該槍採用了木制枪托連枪身及散热罩筒等相对于其他同時代的冲锋枪而言显得相当奢侈的结构。其沉重的木质枪托和枪身使得PPSh-41的重心后移,从而保证枪身的平衡性,而且可以像步枪一样用于近身格斗(死於波波莎木质枪托以下的德軍士兵不在少数),同时还特别适合在高寒环境下握持。

槍管散热筒使得PPSh與機槍一樣能夠进行较长时间的连续射擊。PPSh的散热筒比枪管延长了约1英寸,而且稍稍前倾以充當粗略的槍口制退器,以进一步減少在全自動射擊期間的槍口上揚英语Muzzle rise。另当枪口碰触地面及工事胸墙等障礙物时还可以有效地防止尘土进入枪管,其下方并没有开口,更防止步兵在卧倒射击时被火药气体吹起的尘土遮蔽视线,進而暴露了其位置。雖然槍口制退器在這些功能方面比較成功,但同時亦有著大大增加了槍口焰英语Muzzle flash和噪音的問題。

PPSh-41具有的鉸鍊式機匣可方便用戶為武器進行野戰分解和清潔。該槍的枪管和膛室内侧均进行了镀防锈处理,这種在当时绝无仅有的设计赋予了PPSh惊人的耐用性与可靠性,该枪可以承受腐蝕性彈藥並在各种恶劣环境下使用,以及延長其清潔間隔時間。由于槍栓行程较短,加上精度较好,在三发短点射時基本上能命中同一点。

PPSh-41沒有前握把或前護木,因此使用者一般會以支撐手緊握武器的彈鼓後方,或是抓著彈鼓下方的邊緣。雖然在1942年設計了35发可拆卸式弧形彈匣,在二戰中配備了PPSh的蘇聯步兵仍然普遍使用原來的71發彈鼓。[13]

PPSh的缺點包括難以重新裝填、装填71发子彈时彈鼓容易卡壳(在超過約65發時更為明顯;而设计了35发可拆卸式弧形彈匣就是為了解决这一供彈问题)[21]、墜地時容易意外擊發(尤其是掉落在堅硬的表面時;這是所有反沖作用式衝鋒槍的通病。不過PPSh仍然配備了滑動式槍機保險以減少走火的機會),以及它过于沉重(有苏军士兵回忆称宁愿使用MP40)。儘管有這些缺點,PPSh-41仍然因其低后坐力,高可靠性和在近距離的高杀伤力而廣受蘇軍士兵所喜爱。

使用國[编辑]

裝備PPSh-41的波蘭士兵

衍生型[编辑]

中國大陸女民兵手持50式衝鋒槍
美軍收集起自越南人民军部隊繳獲的衝鋒槍。由上至下是:PPS冲锋枪MP40和K-50M
  • K-50M冲锋枪:在越戰期間,北越軍隊大量列装以中國製50式冲锋枪仿制的K-50M冲锋枪。K-50M使用來自PPSh-41的35發可拆卸式彈匣,不過部份不同的地方是K-50M的冷卻用套管被截斷約76毫米,以及其前準星是來自法国MAT-49冲锋枪[37]其它的改進還包括:新增了手槍握把、一種同樣地來自MAT-49的鋼絲製可伸縮設計槍托和縮短型槍管[13][38]這些改進令K-50M的重量僅3.4公斤(7.5磅),比起PPSh-41的3.9公斤(8.6磅)還減輕了500克(1.1磅)。[39]K-50M冲锋枪主要以35發可拆卸式彈匣供彈,但槍托縮折後亦可對應71發可卸式彈鼓[38]
  • M49衝鋒槍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仿製的PPSh-41冲锋枪。
  • SKL-41:由一間德國槍廠於2008年推出的PPSh半自動版本,目前以SKL-41之名於德國市場發售。該槍發射9×19毫米口徑子彈。除了仿製原來的彈匣外,它也能使用MP40的彈匣。

登場作品[编辑]

PPSh-41普遍的出現在描繪二次大戰蘇德戰爭的作品,不過也曾出現於一些以二戰後的武裝衝突(如:韓戰越戰等)為背景的作品。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電子遊戲[编辑]

動畫[编辑]

漫畫[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Bishop, Chris, Guns in Combat, Chartwell Books, 1998, ISBN 0-7858-0844-2 .
  2. ^ 2.0 2.1 Raeburn, Michael. We are everywhere: Narratives from Rhodesian guerillas. : 1–209. 
  3. ^ 存档副本. [2013-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09). 
  4. ^ 4.0 4.1 7.62mm Submachine Gun PPSh41. [2010-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2-02). 
  5. ^ 存档副本. [2016-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1). 
  6. ^ (俄文) Наставление по стрелковому делу. Пистолет-пулемёт обр. 1941 г. [NSD-41. PPSh-41]. Moscow: Voenizdat. 1941. [失效連結]
  7. ^ Edwards, Paul M. The Korean War.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2006: 77 [2011-06-23]. ISBN 0-313-3324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02). 
  8. ^ Military Factory, PPSh-41 Submachine Gun. [2012-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8). 
  9. ^ Bishop, Chris. The Encyclopedia of Weapons of World War II Illustrated. Sterling Publishing Company, Inc. 2002: 261 [2012-05-16]. ISBN 1-58663-7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2). 
  10. ^ Rodric Braithwaite, Moscow 1941: A City and its People at War, London: Profile Books, 2006, p. 236.
  11. ^ Kalashnikov, Part 2: Soviet Political Economy and the Design Evolution of the Kalashnikov Avtomat. [2009-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7). 
  12. ^ Pauly, Roger (2004). Firearms: the life story of a technolog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p. 141 ISBN 0-313-32796-3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Shpagin PPSh-41 submachine gun (USSR). [2010-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8). 
  14. ^ Mosier, The Blitzkrieg Myth, p.86.
  15. ^ 15.0 15.1 9 mm Conversion of the PPSh-41. [2009-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07). 
  16. ^ 16.0 16.1 WW2 Warbirds: the Tupolev Tu-2. [201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3-05-19).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xs4all”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17. ^ 17.0 17.1 17.2 Halberstam, David. The Coldest Winter. Hyperion Press. 2007: 447. ISBN 978-1-4013-0052-4. 
  18. ^ Leroy Thompson. The M1 Carbine. Osprey Publishing. 2011: 56 [2013-07-19]. ISBN 978-1-84908-61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1). 
  19. ^ 存档副本. [2012-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0). 
  20. ^ The Firearm Blog—Tactical PPSh: One Old, One New. [2012-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3). 
  21. ^ Mosier, The Blitzkrieg Myth, p.86.
  22. ^ 22.0 22.1 22.2 22.3 Jones, Richard D.; Ness, Leland S. (编). Jane's Infantry Weapons 2009/2010 35th. Coulsdon: Jane's Information Group. January 27, 2009. ISBN 978-0-7106-2869-5. 
  23. ^ 存档副本. [200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02). 
  24. ^ 存档副本. [200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1). 
  25. ^ 25.0 25.1 Miller, David (2001). The Illustrated Directory of 20th Century Guns. Salamander Books Ltd. ISBN 1-84065-245-4.
  26. ^ The Bay of Pigs: Cuba 1961 by Alejandro Quesada, ISBN 978-1-84603-323-0, p. 62 url: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7. ^ Machine Pistols, Captured and Bought. [201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9). 
  28. ^ 9 mm version of PPD-40 and PPSh-41. [201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9). 
  29. ^ 存档副本. [2010-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30. ^ Rottman, Gordon. The Berlin Wall and the Intra-German Border 1961-89. Oxford: Osprey Publishing. 2008: 44. ISBN 978 184603 1939. 
  31. ^ 31.0 31.1 Maj. Gen. J. I. Hardback. Owen. Warsaw Pact infantry and its weapons: Manportable weapons and equipment in service with the regular and reserve forces of the Soviet Union, Bulgaria, Poland, Rumania, and of Yugoslavia. 1976. 
  32. ^ Thomas Ohlson. Arms Transfer Limitations and Third World Secur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103. ISBN 0-19-829124-8. 
  33. ^ 33.0 33.1 33.2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North Korea Country Handbook 1997, Appendix A: Equipment Recognition, PPSH 1943 SUBMACHINEGUN (TYPE-50 CHINA/MODEL-49 DPRK), p. A-79.
  34. ^ Steven J. Zaloga, Richard Hook. The Polish Army 1939-1945. Osprey Publishing. 1982: 39. ISBN 0-85045-417-4. 
  35. ^ By Philip Peterson. Standard Catalog of Military Firearms: The Collector's Price and Reference Guide. 2011: 479. ISBN 1-4402-1451-4. 
  36. ^ Rob Krott. Save the Last Bullet for Yourself: A Soldier of Fortune in the Balkans and Somalia. : 175. ISBN 1-932033-95-5. 
  37. ^ PPSh41 Sub Machine Gun. [2009-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5). 
  38. ^ 38.0 38.1 Modern Firearms' K-50M Submachine Gun. [2009-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18). 
  39. ^ VC Weapons. [2009-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0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