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新疆再教育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疆专题 (获评丙級、高重要度)
Urumqi s bazzar.jpg 本條目属于新疆专题范畴,该专题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新疆类内容。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丙级条目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丙级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高重要度
文章的删除

此頁面曾於2018年7月28日送交存廢討論讨论结果保留

信息来源问题[编辑]

所有对在教育营规模的估算最终来源都是Adrian Zenz的研究。然而他的文章严重缺乏证据支持。在他最近的文章中[1],他给出的作为证据的前九张图片跟在教育营毫无关系,内容包括精准扶贫信息表、贫困户信息采集表、对象为教职工的收看全国教育大会的通知、养老保险相关图片等等。作者将相关文件视为再教育营相关(‘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in regards to re-education’)是毫无学术严谨性的。作者对于再教育营数量的估算,是简单的认为再教育营数量约等于镇的数量,这种臆测毫无可信度。镇的规模大约数万人,而以数万人的规模去支持一个上千人(作者估算)的再教育营,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行政上都是极大的负担,是不现实的。综上所述,有相当高的可能作者在扭曲事实。


关于集中营的主要信息来源都是自由亚洲电台,是否有失偏颇?—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Chuychen對話貢獻)於2018年10月12日 (五) 16:32 (UTC)加入。

打着人权的旗帜在大陆推动恐怖主义的跳梁小丑罢了—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103.85.187.165對話)於2018年10月13日 (六) 13:30 (UTC)加入。

本条目也大量的其它信息来源也,阁下亚洲电台大部分专门针对亚洲新闻,而且其中文频道大部分好像专门报道中国大陆的,所以相应的报道也多,理解!--AMP25留言) 2018年10月14日 (日) 06:57 (UTC)

被展示为多个来源的同一新闻稿[编辑]

根据Wikipedia:可靠来源,互相转载新闻只能作为一个来源。以下为被展示为同一个来源的新闻稿。

  1. 新疆再教育營關人或近百萬 警察抓人有指標. www.figprayer.com. [2018年5月18日]. 
    中國「再教育」集中營猖獗 美學者:百萬新疆維吾爾族面臨生存危機. www.taiwannews.com.tw. [2018年5月8日]. 
    新疆再教育营关人或近百万 警察抓人有指标. 美国之音中文. [2018年5月8日]. 
  2. 联合国:新疆去年遭刑拘维人超前年7倍. www. creaders.net. [2018年7月27日]. 
    人权组织:新疆2017年遭刑拘维族人超2016年7倍. www.cn.rfi.fr. [2018年7月27日]. 
  3. 美议员敦促就新疆拘留营问题制裁中国官员. www.cn.wsj.com. [2018年8月31日]. 
    美国议员要求制裁新疆再教育营中共官员. www.epochtimes.com. [2018年8月30日]. 
  4. 新疆大规模转移穆斯林 集中营迁甘肃. www rfa.org. [2018年10月1日]. 
    新疆大规模转移少数民族 北疆集中营迁甘肃. 大纪元. [2018年10月2日]. 
  5. 美国会听证:新疆人权断崖恶化. www.rfa.org. [2018年6月26日]. 
    新疆人权危机严重 美国国会听证调查(图). www.backchina.com. [2018年7月28日]. 
    新疆人权危机严重 美国国会听证调查. www.chinanews.co. [2018年7月27日]. 
-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6:55 (UTC)

以下来源在文中有多次使用,但每次使用被单独列为一个来源,造成重复。

  1. 报道:川普宗教自由大使寻求制裁新疆党魁陈全国. www. voachinese.com. [2018年7月3日]. 
  2. 新疆再教育营关人或近百万 警察抓人有指标. 美国之音中文. [2018年5月8日]. 
  3. 喀什市亚瓦格街道党委书记帕孜莱提·拜克尔因被送到再教育营. www rfa.org. [2018年5月4日]. 
  4. 新疆大规模转移穆斯林 集中营迁甘肃. www rfa.org. [2018年10月1日]. 
  5. 美智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www.rfa.org. [2018年7月10日]. 
  6. China Runs Region-wide Re-education Camps in Xinjiang for Uyghurs And Other Muslims. afa.org. [11 September 2017年9月11日]. 
  7. FIFPRO声明:中国球员'被禁赛'. www. fifpro.org. [2018年6月13日]. 
  8. 数万新疆维族遭关押 美国拟制裁中国官员. www. dw.com. [2018年4月19日]. 
  9. List of Government Bids Related to Re-Education Facilities. www.jamestown.org. [15 May 2017]. 
  10. 家人被困“再教育营” 维吾尔人带着创伤和恐惧生活在澳大利亚. www. abc.net.au. [2018年6月25日]. 

-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7:21 (UTC)

互相转载同一个来源的新闻稿已处理,来源在文中多次使用的新闻已标明同一脚注。--KH561留言) 2018年10月22日 (一) 17:11 (UTC)

以上为51723823版本中的所有来源,供其他编辑检查。-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7:24 (UTC)

不可靠来源[编辑]

根据Wikipedia:可靠来源,社论、外部文章不是事实的可靠来源:

  1. Islamic Leaders Have Nothing to Say About China’s Internment Camps for Muslims. www.foreignpolicy.com. [2018年7月24日]. 
  2. 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 www.cn.nytimes.com. [2018年5月16日]. 
  3. 新疆:天罗地网下的监控世界. 纽约时报. [2018年2月5日]. 
  4. 中国当局宗教政策的大倒退. www.hrichina.org. [2018年3月16日]. 
  5. 社评:捍卫新疆和平稳定,就是最大的人权. 环球时报. 2018-08-12 [2018-08-14]. 
  6. 陈全国挣表现,打造全球最大“露天监狱”. www. rfa.org. [2018年2月26日]. 

-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7:21 (UTC)

根据Wikipedia:可靠来源/常见有争议来源列表,百家号文章不是事实的可靠来源:

  1. 用情感敲开心灵大门 用说理舒缓群众情绪. Baidu. [2017年4月14日] –通过archive.org. 

157.131.111.139留言) 2019年12月10日 (二) 22:46 (UTC)

需要找到原文的转载来源[编辑]

以下来源使用的不是原文,应使用其原文:

  1. 中国在埃及追捕维族留学生. www.wenxuecity.com. [2017年8月19日]. 
  2. 中共强逼穆斯林吃猪肉、喝酒外国公民也不放过(图). www. wordpress.com. [2018年5月20日]. 
  3. “再教育营”恶名昭彰 维族女子的强迫婚姻. www.bannedbook.org. [2018年5月30日]. 
  4. 美国宗教官员吁制裁中共新疆书记陈全国. www .boxun.com. [2018年6月30日]. 

上述来源的原文是否可靠应予以评估。-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8:24 (UTC)

将观点作为事实书写的来源[编辑]

根据Wikipedia:中立的观点,观点必须归属于某个人或某类人。以下来源中的观点在条目中作为事实书写:

  1. 中国:应释放新疆‘政治教育’在押人员. www. hrw.org. [2017年9月10日]. 
  2. 新疆强化安保 拘捕人数猛增. 德国之声. [2018年7月27日]. 
  3. 人权组织:新疆2017年遭刑拘维族人超2016年7倍. www.cn.rfi.fr. [2018年7月27日]. 
  4.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Xinjiang Draw Attention. chinadigitaltimes.net. [2018年7月30日]. 

-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08:41 (UTC)

看不懂樓上邏輯。看了一下2(德国之声)與3(法广),這都是新聞報導,除非與其他來源衝突,否則可以當成事實。不然難道每一個時事條目,都把新聞報導當觀點,只有政府說的才是事實?還是時事條目只有各種觀點,沒有事實?--歡顏展卷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8:02 (UTC)
发表报告一事是事实,报告内容是发布者观点。转述报告内容不会改变此内容性质。-Mys_721tx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15:54 (UTC)
根据Wikipedia:中立的观点,『所謂「事實」,是指「不涉及嚴重爭議事物的一段信息」。...沒有人會認真質疑這些東西。』所以閣下如果主張這是觀點而非事實,要指出爭議何在,例如誰質疑报告,或發表了與报告衝突的內容。認真質疑是要根据可靠來源,而非自己拍腦袋。--歡顏展卷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22:57 (UTC)
该报告是对统计数据的分析,而非统计数据本身。对于原始材料的分析是分析者的观点而非事实。请阁下不要颠倒举证责任。-Mys_721tx留言) 2018年11月8日 (四) 02:56 (UTC)

原创研究[编辑]

以下段落对来源进行了总结,出现了来源中没有的结论,属于原创总结

[[联合国]]<ref>{{cite web |url=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china-45147972|title=China Uighurs: One million held in political camps, UN told| work= www.bbc.com| accessdate=10 August 2018}}</ref><ref>{{cite web |url=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rights-un/u-n-says-it-has-credible-reports-that-china-holds-million-uighurs-in-secret-camps-idUSKBN1KV1SU|title=U.N. says it has credible reports that China holds million Uighurs in secret camps| work= www.reuters.com| accessdate=10 August 2018}}</ref>及多家媒体称在新疆因[[宗教]]信仰和民族身份而被关进中国当局设立的再教育中心的人数可能100万左右。<ref>{{citeweb|url=https://www.voachinese.com/a/4383631.html|title=新疆再教育营关人或近百万 警察抓人有指标| work=美国之音中文 | accessdate=2018年5月8日}}</ref><ref>{{citeweb|url=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516/china-re-education-camps/|title=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 work= www.cn.nytimes.com | accessdate=2018年5月16日}}</ref><ref>{{citeweb|url=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7102018110927.html|title=美智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work= www.cn.nytimes.com | accessdate=2018年7月10日}}</ref><ref>{{citeweb|url=http://www.chinaaid.net/2018/05/blog-post_46.html|title=新疆“改造营”关押超百万 强迫放弃信仰| work= chinaaid.net | accessdate=2018年5月29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s://foreignpolicy.com/2018/07/24/islamic-leaders-have-nothing-to-say-about-chinas-internment-camps-for-muslims/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title=Islamic Leaders Have Nothing to Say About China’s Internment Camps for Muslims| work=www.foreignpolicy.com| accessdate= 2018年7月24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what-is-life-like-in-xinjiang-reeducation-camps-china-2018-5|title=Inside the re-education camps China is using to brainwash muslims| work= Business Insider| accessdate=17 May 2018年5月17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training-camps-09112017154343.html|title=China Runs Region-wide Re-education Camps in Xinjiang for Uyghurs And Other Muslims| work=afa.org| accessdate=11 September 2017年9月11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china-detaining-over-million-muslims-concentration-camps-but-world-silent-uighur-state-department-ministerial-226358/|title=China Detaining Over 1 Million Muslims in Concentration Camps but the World Is Silent, Believer Says| work=www.christianpost.com| accessdate= 2018年7月24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hj-08032018205457.html|title=人权报告:两三百万维吾尔人遭拘禁| work=www.rfa.org| accessdate= 2018年8月3日}}</ref><ref>{{cite web |url=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813/china-xinjiang-un-uighurs/|title=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work=纽约时报| accessdate= 2018年8月13日}}</ref>
也有报道指出有人仅因留学或出国而被关入再教育营<ref>{{citeweb|url=https://www.fifpro.org/news/fifpro-statement-chinese-player-detained/en/|title=FIFPRO声明:中国球员'被禁赛'| work=www. fifpro.org| accessdate=2018年6月13日}}</ref><ref>{{citeweb|url=https://zh.amnesty.org/more-resources/uighur-graduate-student-goes-missing-upon-returning-to-china/|title=维族女留学生回国后失踪,疑被关“再教育营”| work=国际特赫组织| accessdate=2018年7月16日}}</ref>或被判刑<ref>{{citeweb|url=https://www.rfa.org/uyghur/xewerler/qanun/qayturulghan-uyghur-12192017153435.html?searchterm:utf8:ustring=+%D9%83%D9%88%D8%B1%D9%84%D8%A7|title=留学埃及的阿卜杜萨拉姆和亚森江回国后死在库尔勒的监狱中| work=www rfa.org | accessdate=2017年12月4日}}</ref><ref>{{citeweb|url=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7/08/19/6505731_print.html|title=中国在埃及追捕维族留学生| work=www.wenxuecity.com| accessdate=2017年8月19日}}</ref><ref>{{citeweb|url=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0262017104004.html|title=新疆哈萨克族留学生一家四口被捕| work=自由亚洲电台| accessdate=2017年10月26日}}</ref><ref>{{citeweb|url=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07232013094651.html|title=一维族留学生北京登机前疑被扣 世维会谴责当局严查归国者| work=自由亚洲电台| accessdate=2013年7月23日}}</ref><ref>{{citeweb|url=http://upmediawebmag.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5562l|title=「犯行是與家人團聚唯一方法」 她逃出中國新疆「再教育營」| work=www.upmediawebmag.upmedia.mg| accessdate=2018年8月2日}}</ref>。

-Mys_721tx留言) 2018年10月21日 (日) 16:57 (UTC)

新疆再教育营的命名[编辑]

雪球不通過:

根據現行命名常規,命名原則(使用常用名稱)永遠優先於主要命名慣例(名從主人)。基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常用性遠高於「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為免討論長期偏離方針,在此直接終止討論。Sanmosa 災難固首發於荃灣 2019年11月5日 (二) 03:31 (UTC)

下列討論已經關閉,請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見,請至合適的討論頁進行,並不要再次編輯本討論。

机构、组织的命名适用名从主人常规。国务院发布的《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2]称该机构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简称‘教培中心’)”。同时,外交部明确表示反对“美西方渲染的所谓‘再教育营’”称呼,并表示强烈不满[3]。因此建议将该条目(►)移动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董辰兴留言) 2019年11月3日 (日) 21:41 (UTC)

参考資料

  1. ^ http://www.jpolrisk.com/wash-brains-cleanse-hearts/.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2.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王萌萌, 编. 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 新华社. 2019-08-16. 
  3. ^ 卢岩 (编). 外交部:新疆职业技能教培机构并非所谓“再教育营”. 中国新闻网. 2019-03-28. 
(!)意見:没有必要。正文第一句就是,“正式名称为:”已经交代的足够清楚了。常用问题,因为除了简中媒体之外,几乎其他都用再教育营,否则你打算怎么解决?(重定向?你保证不爆编辑战?)--我是火星の石榴留言) 2019年11月4日 (一) 07:26 (UTC)
(+)傾向支持:看起来这个东西确实落入名从主人常规的第一条。Itcfangye留言) 2019年11月4日 (一) 08:19 (UTC)
(-)反对:「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為非常用名稱及過於冗長。而現時使用的「新疆再教育营」為常用名稱及易於識別,而這從Google Trend中可見。--SCP-2000留言) 2019年11月4日 (一) 09:16 (UTC)

我知道有人会说常用问题,所以提到在“主人”明确表示反对另一种名称时,两种常规如何取舍。另一方面,这属于两方的对立,是否要考虑中立方针。--董辰兴留言) 2019年11月4日 (一) 14:27 (UTC)

(+)支持:见Wikipedia:NC#先到先得(时间优先):“但是,当有符合上述“名从主人”惯例的名称时,有以下处理方式:2.当一个事物的名称符合“名从主人”的惯例,但只在某一个或多个中文使用地区为常用,而在其它的中文使用地区并不常用时,应当使用符合“名从主人”命名原则确立的名称,而不应当继续使用“时间优先”命名原则确立的首个常用名称。”而据我是火星の石榴所说,现有名称在简中媒体不常用。--曾晋哲留言) 2019年11月5日 (二) 00:01 (UTC)
另外应该做好地区词转换。--曾晋哲留言) 2019年11月5日 (二) 00:02 (UTC)

本討論已經關閉,請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見,請至合適的討論頁進行,並不要再次編輯本討論。

關於媒體the grayzone 2019年12月21日發佈文章「China detaining millions of Uyghurs? Serious problems with claims by US-backed NGO and far-right researcher ‘led by God’ against Beijing」的討論[编辑]

原文: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The Grayzone)12月21日报道指出,上述有关新疆的指控是基于两项可疑的“研究”。第一项由美国政府支持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Network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完成,而“研究”的结论是根据对仅八名维吾尔族人的采访就得出的。报道中提到,在对中国不断加大施压的过程中,美国不仅依赖“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获取”数据,而且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直接为其运作提供资金。第二项由极右翼基督徒郑国恩(Adrian Zenz),而他的判断的基础是土耳其一家致力于推进“分裂主义”事业媒体的报道,尤其是其中一份未经证实的表格。报道数次指出,美方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和极右翼研究者对中国新疆教培中心的指控存在严重问题。但西方政府和媒体缺少质疑地接受了相关说法并大肆宣传,这样的情况着实令人不安。[1]

美國獨立媒體the grayzone于2019年12月21日發佈了文章“China detaining millions of Uyghurs? Serious problems with claims by US-backed NGO and far-right researcher ‘led by God’ against Beijing”[2],其中對美國支持的NGO(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CHRD))發佈的新疆被扣押人數的研究提出了質疑[3]

在the grayzone的文章中提到: "While CHRD states that it interviewed dozens of ethnic Uyghurs in the course of its study, their enormous estimate was ultimately based on interviews with exactly eight Uyghur individuals.”但在CHRD的研究之中,其原文為"We have extrapolated estimates of the numbers of rural residents detained in “de-radicalization” camps or forced to attend “re-education” sessions in both Kashgar Prefecture and all of Southern Xinjiang by mid-2018. The extrapolations are based on the limited data drawn from our interviews with Kashgar villagers, numbers provided by high-level XUAR officials, and the XUAR government’s claim that it nearly accomplished its “anti-terrorism” and “de-extremism” targets, including for the re-education programs, by the end of 2017."

CHRD在下文對做出了補充,"numbers provided by high-level XUAR officials" ---"A high-level XUAR official in a state media interview put forth the assessment that 30% of the population of Xinjiang should undergo “re-education,” including Uyghur and other ethnic minorities in Xinjiang. As reported in 2015, Zhang Yun, the CCP Secretary of the XUAR Justice Department, explained why an appropriate goal would be to “re-educate” 30% of Xinjiang’s population:..."

還有文章下半部分對的極右翼指控,主要是針對Lev Dobriansky所處的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is an outgrowth of the National Captive Nations Committee, a group founded by Ukrainian nationalist Lev Dobriansky to lobby against any effort for detente with the Soviet Union. Its co-chairman, Yaroslav Stetsko, was a top leader of the fascist OUN-B militia that fought alongside Nazi Germany during its occupation of Ukraine in World War Two. Together, the two helped found the 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 that was described by journalist Joe Conason as “the organizational haven for neo-Nazis, fascists, and anti-Semitic extremists from two dozen countries.”" 但對於文章中提到的"Yaroslav Stetsko",于1986年去世了,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建立於1993年,他不可能是co-chairman.而對於NCNC而言,Yaroslav Stetsko同樣並非chairman.

以此延伸的對Paula who's Dobriansky's daughter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文章後面對網絡電視媒體Istiqlal TV提出了質疑,因其政治傾向,文章因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領導Abdulkadir Yapuquan是其常客,但現在可以瞭解到的是,Abdulkadir Yapuquan接受過該媒體采訪,但其在該媒體上出現的次數並不多。—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Newerdrawn對話貢獻)於2019年12月28日 (六) 17:43 (UTC)加入。

参考資料

@Newerdrawn请阁下将这些加入到条目中,谢谢--PeterMiao2016留言) 2020年2月10日 (一) 15:06 (UTC)

@PeterMiao2016待一些疑问被澄清之后再加入不迟 newerdrawn留言) 2020年2月10日 (一) 17:19 (UTC)

大可先写再改,这条目本身没有太大关注度,如果有人回应了就在讨论,这是个好方法--PeterMiao2016留言) 2020年2月10日 (一) 17:3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