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楞嚴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先感謝大德提供資料) 相傳此經釋迦摩尼佛於愣嚴山宣講。

現今中文的楞嚴經,據傳《楞嚴經》本藏於龍宮,因龍樹菩薩至龍宮說法,見龍藏中有此經,披閱之下,嘆為稀有,特默誦而出,以利眾生。而且錄呈《楞嚴經》的國家,亦視楞嚴經為稀有法寶,將它藏在國庫之中,珍視異常,禁止傳出國外。有一位印度僧侶般剌密諦法師,在攜帶此經闖關時被查獲。後來他將經文縮寫在絲綢上面,用蠟封好,然後割開臂膀藏在裡面,等傷口平復後,終於順利的通過關卡,航海將它傳到中國,故又稱其為《血漬經》。

般剌密諦法師於大唐中宗神龍元年 (西元705年),抵達廣東省,適與被武則天所貶的丞相房融相遇,那時房融是廣州的太守,於是他請般剌密諦法師在廣州制止寺和另二位法師--彌伽釋迦和懷迪,一同翻譯這部尊貴無上的寶典,而他自己為其潤色。經譯成後,般剌密諦速回本國,以解邊吏之亂。因他潛藏出國,國王罪責守邊官吏,故速回,願以自身承擔其罪。 後房融把這文學的巨著,獻於武則天,因為在當時有《大雲經》偽造的風波,所以武則天將此經存在宮中,沒有流通。後來神秀禪師為國師時,在宮中受供養,有一天發現此經,大師認為此經對禪宗有價值,將其流通於世。所以這時,中國才流通《楞嚴經》。

佛在《楞嚴經》中告訴阿難以及大眾說:“有一種三摩提,名〈大佛頂首楞嚴〉,這是三昧之王,若能證到楞嚴大定,即可任意入一切三昧,就像如意寶王那樣,能隨意出生一切珍寶。這〈大佛頂首楞嚴王〉,具足六度萬行,是十方如來超越生死苦海,通達涅槃的至上法門,莊嚴的正道。”

《楞嚴經》的佛教理論,內容十分豐富廣泛,極其龐大宏偉,包羅萬有,是一部體系龐博壯觀的大乘經典。在它所構築的大乘佛學的體系中,幾乎涉及到所有佛教教義的一切基本概念和範疇,這在其他大乘佛教的經典中是絕少見到的。

《楞嚴經》的內容不但極其細緻且具體,從“徵心辨妄”到“論見顯真”;從“揭示真心的實相”到“剖析世界成因與人生真諦”;從“捨妄趣真的先決條件”到“二十五位聖者的證道報告”;從“修證聖位的次第”到“眾生昇沉輪替的因緣”;把修行者如何修行和修行的步驟,以及修行中可能會產生的五十種邪悟等,一一告誡給每一位佛門學子。

而整本楞嚴經是因為阿難(佛陀十大弟子之ㄧ)被魔女迷惑,戒體將毀,佛陀為了拯救阿難,便立即宣講"愣嚴咒"交付文殊師利菩薩前去拯救阿難,之後便以此因緣,宣講"楞嚴經"

楞嚴經與楞嚴咒[编辑]

楞嚴經本身無梵文本,但是楞嚴咒可能有。楞嚴咒可能跟大白傘蓋咒,或是大佛頂經中的咒語,有同一個來源。大白傘咒有梵文本,在佛頂經中的部份咒語,也有梵文本。但是全本的楞嚴咒則沒有梵文本。以上是我收集到的資料--Alfredo ougaowen留言) 2012年8月22日 (三) 15:25 (UTC)

楞嚴經看太多腦袋會一愣一愣的[编辑]

迷信有害身心,戒佛及早,生命美好!迷信的不歸路,早一天領悟,早一天幸福!信佛一週,你就損失一天的生命42.71.108.38留言) 2015年5月8日 (五) 10:25 (UTC)

所謂南剛北嚴之說[编辑]

南宗,主要是慧能重視金剛經,沒有疑問。但是神秀或神秀一系重視楞嚴經的說法,並不可信。

請見: http://www.baohuasi.org/e_book2012/1009/a-006.pdf 《楞嚴經》與晚明北宗禪

「北宗與《楞嚴經》的因緣,似乎只是流於「傳說」,無信史可查考。錢謙益在討論《楞嚴經》 的流傳時對此進行了考辨:《唯愨傳》末云:一說《楞嚴經》,初是荊州度門寺神秀禪師,在內時得本。後因館陶沙門慧震,於度門寺傳出。《楞嚴經》是否從神秀開始流通,現已無法考證。僧傳採用的「本非傳信之辭」,似乎不足為據。而且,並沒有史料表明北宗禪對《楞嚴經》的興趣」。

一直要到「晚明」,北宗傳人才講《楞嚴》。但到晚明的時候楞嚴經早就普遍為禪宗各家所重視。而且遠早就在保唐宗(南宗的一支)的時候就很重視楞嚴經(http://www.chinabuddhism.com.cn/a/fxyj/199403/p-06.htm)。--千山留言) 2015年12月24日 (四) 18:14 (UTC)

楞嚴經梵文本[编辑]

李學竹的文章中這樣寫:「 据介绍 , 内容为 《楞严经》 , 很可能是唐代梵文经的孤本 , 字体为圆形 , 系印度南方文字的一种 , 被国家定 为一级文物 , 现存彭雪枫纪念馆 。如果这些情况属实的话 , 那么这函贝叶经不仅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 而 且也是非常珍贵的文献资料 , 对 《楞严经》 的研究具有深远的意义 。因为从上世纪初 , 关于 《楞严经》 不是 译自梵文而是中国人杜撰的问题 , 一直争论不休 。如果这函贝叶经确实是 《楞严经》 的话 , 就完全可以证 明 《楞严经》 不是伪经 。不过 , 这有待于对此写本深入的考察和研究 , 才能做出断定 。」

這表示,李學竹本人完全無法確定該貝葉寫本為楞嚴經。

其次,人民報在2003年的報導 http://www.people.com.cn/BIG5/14738/14763/21874/2116314.html 表示:「該貝葉經系國家一級文物。目前,無人能破譯經文。 」

既然無人能破譯經文,又何來得知該經文是楞嚴經?

--千山留言) 2017年11月29日 (三) 03:59 (UTC)

李學竹寫的:「以上这些信息都是从网上或打电话询问所得,笔者未亲见实物,因此其中有的可能不是梵文贝叶经而是巴利文或其他语种的贝叶经。据了解,清末民初从泰国、斯里兰卡等国也传入不少贝叶经到汉地。这些贝叶经基本上是用巴利文、泰文、僧伽罗文、缅文等文字刻写而成,属于小乘佛教经典,年代较新,无论是文物价值还是文献价值都不如梵文贝叶经重要和珍贵。以上这些收藏有贝叶经的寺院或文物单位对贝叶经的管理较严,一般不肯轻易示人,而他们自己也不研究,只作为一种稀奇的珍宝来保存,而不问文献的具体内容和重要性。所以笔者也无缘亲睹这些贝叶经的实物。因此,希望有关单位加强对自己所保存的贝叶经进行整理研究,这样不仅可确定自己所藏贝叶经的内容和年代,同时对我国佛教文化的研究也具有重要的意义。除了以上这些单位外,一些个人或寺院可能也收藏有梵文贝叶经,但数量不会太多。」

李學竹沒有親眼見到楞嚴經的貝葉寫本,他當然不能確定貝葉寫本是否楞嚴經。不過以前有個可靠的人看過貝葉寫本,所以有人以為它就是楞嚴經。李學竹寫的就是英文叫“survey”,希望未來有梵文學者可以研究這些貝葉寫本的來歷和內容。

關於人民報的「目前,無人能破譯經文。」的說法,可能是為了寫本的文字是古印度南方文字而不是經常看到的北方悉曇文字。或許近代沒有梵文學者仔細研究這個寫本。

Hanbud留言) 2017年11月30日 (四) 19:54 (UTC)Hanb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