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Wikipedia:知识问答的话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由Tigerzeng做出的摘要

请勿在本页就某个议题发起讨论

天授乡市民 (讨论贡献)

为何美国的疫情发展和措施会如此糟糕?

A635683851 (讨论贡献)

因为疫情爆发之前,根本没人当回事,连特朗普都认为是“大号流感”

当然不仅是美国,还包括其他疫情没爆发的国家

天授乡市民 (讨论贡献)

但是中国已经爆发过了,其他国家还不重视?

愚蠢的人類 (讨论贡献)

早在世衛組織將疫情宣告為「全球緊急衛生事件」之前,不同國家已作出好些行動,包括無視世衛組織「不要採取國際旅行和貿易限制措施」的呼籲。美國作為第一個亞州以外發現確診個案的國家,當然也有採取行動。它在1月31日對中國的旅遊警示提升到最高級別的第四級,也在2月2日禁止在14日內到過中國的非美國公民入境。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限制僅僅是延遲了全球大流行而已。病毒除了具有潛伏期外,80%患者只會出現輕微的病徵,使疫情具有「傳播及發現層面上的潛伏性」,在廣泛性出現社區傳染確診病例之前,疫情顯得…不具威脅性。而當察覺到威脅時,真實的情況往往比發現到的情況惡劣很多。由於疫情管制措施會對市民做成不便以及對經濟造成影響,政府往往先在關口實施簡單的症狀篩查,並視乎疫情發展的嚴重性而決定是否採取其他措施,但遇上這種未知的「疫情潛伏性」,正好命中了這個策略的死穴。

回過頭來看,很多現時認為是合理的舉措,在當初也被認為是激進及極端的行為。例如台灣在1月24日宣布管制N95和醫療口罩出口一個月,引起軒然大波,後來全球與台灣都鬧口罩荒,證明當局的判斷正確。中國政府採取的「封城」措施以至宣告「戰時狀態」亦是同理,從一開始無人理解為何使用如此粗暴的方式,到3月中旬多國出現「封城封關潮」作為救急手段,美國、伊朗及法國也相繼進入緊急狀態/備戰狀態。

就美國而言,是的,它不重視。在1月及2月,謀求連任總統特朗普正在打出「經濟牌」,希望以向好的經濟前景及飆升的股市作為重要的政積來獲取商界及民眾的支持。他甚至多次對聯儲局施壓要求減息,可說是渾身解數。對於消費佔經濟總值近70%的美國,會影響商業及社區運作的防疫措施對其經濟的影響無疑是嚴峻的。特朗普多次地淡化病毒對健康和經濟的風險,他反駁政府的醫學專家的觀點,還向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長阿扎爾(Alex Azar)投訴疾控中心官員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新冠病毒很可能已在美國社區之間傳播」的言論會嚇跑投資者。《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情報部門在一月和二月已多次發出預警(最早是在1月3日),但特朗普並無理會。「政府許多人早有所料,只是他們無法令特朗普作出行動。整個系統的紅燈不停閃」。這或許與特朗普「過份自信」的脾性有關。另外,國會亦收到情報部門的簡報,但也沒有明確反應。

由於疏於防範,美國各地醫護人員面對醫療物資及測試劑不足問題,白宮對病毒測試及補充醫護裝備的策略亦出現混亂,全國沒有統一的抗疫對策。在這情況下,實際執行防疫措施、穩定醫療系統和民心的工作由州長和市長擔任,它們只能從聯邦政府得到少量的協助,幾乎是孤軍作戰。另外,出於對自由權利的尊重,美國的體制和文化不容許自身採取像中國那樣禁止民眾離開城市的「封城」措施,政府只會作出呼籲或敦促。原美國國土安全部負責科學技術的副部長塔拉·奧圖爾(Tara O'Toole)表示「我們不應該做中國所做的事情,這是美國。我們不會禁止人們進出城市,禁止他們旅行,而且這通常也不起作用」。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亦表明,隔離紐約州將是「荒謬的」。

此次疫情時常與2003年的SARS疫情拿來比較,當時的受影響國家集中在亞州,也是令各國掉以輕心,抱著隔岸觀火的心態來應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