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John Cruel/通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通神》,是香港作家倪匡創作的科幻小說

故事大綱[编辑]

年輕的探險家樂天出生於一個極度富裕的家庭,父親樂清和是國際知名的古文字學者,母親方婉儀則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子。

樂天贊助了一個探險團去南美洲哥倫比亞尋找奇布查人(Chibchas)的遺跡,但四個月後仍没有實際的收獲。回程途中遇到一印地安少女蜜兒,希望可以交換物品。蜜兒向樂天遞上一物,竟然是中國上古時代的玉環。玉環上有四個蝌蚪文,「望知之璦[1]」。蜜兒說,玉環是她爺爺下到地洞中取出來的,洞中尚有另一個相同的玉環。探險團眾人都不明白,為何古中國的玉環會在哥倫比亞出現,決定要看看那地洞。

樂天和蜜兒的爺爺阿普用䋲子滑下地洞,下到三百二十公尺时,無線電對講机和電筒,所有和電有關的器具全都失靈。阿普說,上次他下洞時也有這個情況。這時樂天摸到身邊有條剛好手握粗細的圓柱,兩人放棄䋲子,雙手握著那柱子向下滑,大約向下又滑了兩百公尺左右到了洞底。

樂天取出磷光棒照明,兩人一直向前行,見到前面有一扇中國式的門,左邊的門有叩門的門環,門環是一個玉璦,右邊門的門環已被阿普取走。樂天拉開門,門內是一個方方整整的空間,正對面的石壁像鏡子般光滑,照出了兩人的面貌。樂天走前幾步,近距離地注視着石壁中的自己,看到自己在石壁上的影像漸漸擴大,越是擴大,就越是清晰。樂天心想,自己的外表已看得十分清晰,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心靈,此時,樂天看到了种种不可捉摸的幻象,這些幻象雖然怪异,但是卻又給他以十分熟悉的感覺,難道就是他自己的心靈?樂天舉起手,手居然穿過了石壁,於是樂天向前行,進入了大石中。

穿過石壁,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在樂天的眼前,憑空出現了一個穿著中國古代衣服的男人,男人聲稱自己是神仙,可以突破時間和空間。神仙說「望知之環」有微量放射性,可以刺激人腦部的活動,使精神容易集中,那樣就易于和無處不在的能量溶合,可以使人心中极其希望的愿望得到實現。

樂天提出要看到他父親過去的事情,神仙答允了。樂天看到父親在巴黎留學時很窮,住在舊房子的閣樓。父親臉上的表情充满仇恨,拿着刀子一刀刀地捅向一幅年輕男人的素描。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樂天從口型上看出父親一直在叫着“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樂天十分震驚,没想到一向溫和的父親竟然有這樣的一面。

神仙送樂天離開前,和樂天交換了姓名,神仙的是「曼倩」,然後神仙在他背後一推,他向前一跌,就離開了這個空間。這時樂天才想起「曼倩」是東方朔的字,原來剛才遇到的神仙是東方朔。樂天看到了阿普,原來在他進入了石壁後,阿普一直在外面等他。樂天把門上另一只玉環也取走了,和阿普一起離開了深洞,出洞後才知道自己在洞中逗留了三天。

樂天把這次事件寫成報導,隱去了穿過石壁進入另一個空間及之後的事,發表在雜志上。樂天在報導的結尾寫道,他把兩只「望知之環」疊在一起,從中間的圓孔望去,看到种种不可捉摸的幻象,這些幻象和石壁上看到的幻象差不多。樂天認為「望知之環」可以令人看到自己希望知到的東西。

法國滑翔机俱樂部邀請樂清和參加每年一度的滑翔机大賽,樂清和不想去,但方婉儀想去。原來方婉儀看到樂天的報導後,想借助「望知之環」的力量知道一件事,方婉儀認為在事發地點「望知之環」能更好地發揮能力。

方婉儀想知的事是什么呢?原來多年之前,方婉儀和一個叫封白的人相愛,兩人都出生於巨富之家,後來一起到法國巴黎留學(不是同一所大學)。樂清和家境十分貧困,是封白的同學,通過封白認識了方婉儀。樂清和深深地愛上方婉儀,為了得到她,和她擁有的天文數字的財產,樂清和決定把封白除去。

封白參加了法國南部的一個大型滑翔机俱樂部,樂清和從中得到靈感,要令他在空中失去駕駛的能力,但封白每次滑翔都和方婉儀一起,樂清和不便下手。在樂清和的暗示下,封白聯絡歐洲各大學進行滑翔機飛行比賽(第一届),每所大學派出兩個代表。原本封白和樂清和都是代表,在方婉儀的阻止下,封白把代表權讓給了一個法國同學。

比賽前,樂清和在一杯紅酒中下了可以形成絞痛的藥物,在另一杯紅酒中下了使人心臟病發的藥物,與封白乾杯,一飲而盡。很快樂清和肚子絞痛,不能參賽,封白代替他參賽。但升空後,封白的滑翔机没有在預定時間下降,從此消聲匿跡。後來多次的搜索都没有發現屍體或滑翔机的殘骸,封白和他的滑翔机,就像是在空气之中溶解了一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方婉儀十分傷心,樂清和在旁安慰,乘虚而入。封白失踪三年後,樂清和和方婉儀結婚,得到了她數不盡的財產,享受着豪華得難以想像的生活。

四十年後,方婉儀看到兒子樂天有關「望知之環」的報導,碰巧法國滑翔机俱樂部寄來邀請信,便想去事發地點,用「望知之環」知道封白消失的真相。樂天知道封白的事後,認為封白的滑翔机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到了比賽的場地,方婉儀整晚都望著手中的那對玉環,感覺到好像有聲音在告訴她﹐一定會有些事發生。第二天早上,賽會的職員邀請樂清和作榮譽裁判﹐樂清和愉快地答應了。比賽過程中,方婉儀的雙手緊握著那對玉環。

所有的滑翔機都降落後,一架老式的滑翔機在空中盤旋,將要降落,正是當年封白的滑翔机。熟悉滑翔機飛行的人都看出,滑翔機並沒有作著陸的准備。樂清和瘋了一樣衝向那架越來越低的滑翔機,被滑翔機撞到,身體壓破了滑翔機艙的上蓋﹐跌進了機艙之中。

樂天衝上前,看到父親已死,雙手緊緊捏著坐在駕駛位上的乾屍的脖子。化驗證實,乾屍就是封白,臨死之前服食了大量的毒藥。

註釋[编辑]

  1. ^ 璦是玉環的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