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Techyan/媒体综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环球时报》和旗下的环球网是中国大陆持民族主义立场(相较于持自由派立场的《新京报》、南方系澎湃新闻系)。《环球时报》在创刊之初是有类似《参考消息》这样总结外媒报道的功能的,而直到现在《环球时报》里的相当一部分报道也是从外媒里挑出来一部分复述一遍。作为收集汇总外媒消息的媒体,《环球时报》和《参考消息》一般在涉台报道中较少引用绿营媒体,而是更多的去用旺旺中时系联合报系媒体。但是,允许自己原创内容的《环球时报》和旗下环球网秉持着民族主义骂街立场,除了能管蔡英文叫省长之外,还会从绿媒里挑刺然后转述出去。我自己平时没什么空看,不过摘录一点环球骂街的言论,也给大家开开眼界,顺便我们的确应该考虑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一些两岸三地持民族主义立场(包括三民自等绿媒,尤指他们考究较差的自由时报网等)是否有必要像英文对待《每日邮报》一样地对待,或者最起码在采编其中内容时,批判地思考并运用常识挑错。不是所有奇葩报道都会像茶叶蛋或者用温度计量深度一样被广泛关注。

另外,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具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是从来不会使用的。所以本文还会收录大家都喜闻乐见的法轮功背景媒体报道,《人民日报》之流的奇葩言论也会收录(不过我主要放在自己推特上裱)。

这个总结不特别针对任何媒体。这个页面实际针对的是Wikipedia:可靠来源/常见有争议来源列表。我之前曾经说过,如果你非要在“水稻”条目里引用1958年出版的《人民日报》来证明水稻最多能产多少斤,那是你不对而不是《人民日报》不对。世界上几乎所有媒体都被证明出过不实报道。在我现在写到这里时,最近的不实报道是《朝鲜日报》被发现误把几个朝鲜高官给写死了:《朝鲜日报》曾经说特朗普-金正恩河内峰会之后,因为金正恩不满高官表现于是统统炮决。但之后朝鲜官方电视台的画面里,发现这几个《朝鲜日报》被报道过处死了的高官正陪着金正恩看军事演习。外界说《朝鲜日报》得到消息之后操之过急,消息本身没有实锤就拿到头条上搞大新闻。

有时,让维基人自己去原创探究也比这些媒体来得准。媒体不一定是某个领域的从业人士,所以经常会犯错。这就导致了在一些条目上,维基人是在从媒体里找支持他们观点的内容,而非总结媒体里的内容,因为媒体在一些问题上扯淡的报道太多了。比如见到M就叫公尺的联合新闻网。中央电视台曾经自黑过,让精神病文盲一天坚持认一个字,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个字,这样下去不出几年就能去中央电视台当记者了。切莫高估一些媒体的智商。

说回争议来源列表。这里面说《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是党的喉舌,有官方背景,所以应该谨慎采用。那么同理,美国之音、德国之声和自由亚洲也应该一样待遇,甚至NHK和BBC也是具有官方背景的组织。事实上,当今《人民日报》里的相当一部分报道都是领导人行踪和官方动态,而在这些方面不可能有比《人民日报》更好的来源了;新华社作为通讯社,里面的消息考究也要比其他网媒和纸媒开设的网站(如环球网、自由时报网等)要好得多。新华社所带的观点是,比如报道委内瑞拉局势,新华社不会承认瓜伊多是总统,但事实是事实;而类似问题上其他媒体也会有各自的倾向,比如旺角骚乱到底是叫骚乱、暴动、事件还是别的?另一个例子是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俄罗斯媒体管它叫“收复”克里米亚,因为叫他“收复”的前提是克里米亚这地方本来就是俄罗斯的;相当一部分西方媒体管它叫“侵略”“入侵”,是站在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这一点的基础上;而新华社和维基百科则管这个叫“占领”。[2]新华网不是新华社、环球网不是《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网不是《参考消息》。新华网上很多东西都是四处搜刮来的,而不是新华社的电文。这跟中国的互联网媒体管制有关。所以表面看起来,新华社旗下的新华网水平并不高,但能得出新华社不够可靠这一点的人,想必是没看过、也不懂得区分真正新华社电的报道的。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会提供观点和评论文章,这就是观点了,平等引用即可。除了中国的互联网媒体管制之外,纸质出版物可靠度大于纸媒旗下网站可靠度的定律也适用于几乎所有媒体。因为网络体量大,所以一些不会在纸面上刊登的报道会在网络刊登;但这些只在网络上刊登的报道准确度是不如纸面的。

维基百科不生产新闻,只是新闻的搬运工。质疑和探讨来源可靠性本身是对维基百科建设有益的原创研究。

[编辑]

TL;DR 我怎么看这些媒体[编辑]

  • 《环球时报》、环球网、海外网、参考消息网等国内常见媒体的事实性报道应该被视作可靠来源,但需要主动回避。这些媒体是从外媒中挑选言论转载,所以应当主动寻找、引用其来源媒体;《环球时报》、《人民日报》及海外版等会刊发评论文章,可以作为观点的一部分进行引用。
  • 新华社的事实性报道,除非是有利益冲突的情形,否则都应该属于可靠来源。新华社在报道国际新闻时,会提及中国方面的情况,在某些情境下,更适合中文维基百科,甚至优于美联社等的报道。评论文章可以作为观点的一部分。实际操作中,应该注意区分新华社和新华网。
  • 大纪元、新唐人、明慧网所报道的政治相关内容,大多在其他媒体上可以找到,应该寻找其来源媒体;有关海外华人相关的内容,可以在《侨报》《星岛日报》等找到,应当回避。观点性文章、其中引用的“专家”“学者”观点,不应该采用。有关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报道、采访,可以一定程度地采用。
  • 自由亚洲电台有关国际政治的事实性报道,应该回避,并寻找其来源媒体。有关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报道,可以采用。自由亚洲电台对某一事件的定性、评论,不应该采用。其所引用的“专家”“学者”观点,不应该采用。
  • 美国之音的报道、观点性文章、“专家”“学者”比较可靠,可以采用,且其“优先级”应当高于大纪元等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和自由亚洲电台。
  • 中央社的“优先级”应该高于其他台湾媒体。应该回避采用包括《中国时报》《联合报》《自由时报》、三立新闻等对大陆和国际的新闻报道。
  • 中国一些声誉较好的网络媒体,应该可以采用。判断是否可以采用时,需要根据作者来历、内容可靠度等多重指标综合衡量。但在有更好来源时需要回避。这些网络媒体如雷锋网、果壳、品玩、好奇心日报、知乎日报、知识分子等。不应该依照发布平台为知乎、为微信公众号等就断定某个来源不可靠。

题外话:有关“中共”一词的用法[编辑]

最近看到了这个讨论,提到了“中共”一词的用法。下面来说一说我自己对“中共”一词的用法理解和认识。

“中共”一词本身当然是中性的。我们先来探讨“中共”在官方出版物中作为中性词汇的使用。“中共”一词一方面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简称,与“苏共”“日共”等同理;另一方面“中共”也频繁地出现再其他名词的正规名称里。比如“中共中央宣传部”简称“中宣部”,但是如果把“中共中央宣传部”再打开就变成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累赘。再比方说“中办”(往往跟“国办”国务院办公厅一起出现),即“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简称,而后者又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的简称。除了中共中央外,“中共”一词在官方文献里也有广泛的使用。从最近的《人民日报》中检索,排除“中共”二字后面紧跟着“中央”的情况,摘录如下。

古田镇苏家坡,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现在还保留着中共闽西特委机关、闽粤赣三省干部训练班旧址。——2019年6月24日
(作者单位:中共天津市河北区委统战部)——2019年6月24日
1946年2月起先后任中共淮安市委副书记,中共闽粤赣边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共华南分局兴梅地委书记、军分区政委,中共粤东区委宣传部部长、副书记,广东省水利厅厅长——6月23日
数据来源:中共青岛西海岸新区工委宣传部——6月20日
6月11日8时30分,海口市龙华区解放西路竹林村,海南省25位现职省级领导干部走进琼崖一大旧址。1926年6月,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此召开。琼崖一大旧址内,革命传统教育现场体验教学活动正在开展。——6月19日
1934年8月,苏惠珠调任中共宁化县委妇女部长,1935年2月不幸被捕,在漳州壮烈牺牲,年仅22岁。——6月19日
不久前,中共义乌市互联网行业委员会挂牌成立,同步上线互联网行业党建综合服务平台“e路初心”,把党委“建到”互联网上,群众在哪里,服务就跟进到哪里。——6月18日

很有意思的是,上面这些“中共”后面不紧跟着“中央”的例子只占了全部案例的一二成,剩下八成多都是“中共中央”连用的。我们再来看看“中共”二字后面紧跟着“中央”的情况。

王家峪村作为八路军总部旧址与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所在地,自然是重中之重。——6月19日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6月19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提出,“加强农村思想道德建设”。——6月19日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发言人胡兆明17日在北京宣布:应朝鲜劳动党委员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邀请,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将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6月18日

“中共中央”连用时最常见的情况(同时也是《人民日报》中使用“中共”最多的地方)是对习近平冠以的称呼,因为习近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

《人民日报》对“中共”一词的使用基本上仅仅局限于两类:一是作为头衔称呼,如“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粤东区宣传部部长”;二是对政府机构和党的组织的称呼,如“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天津市河北区委统战部”。其实第二点也可以算作某种意义的“头衔”——这样看来人民日报对“中共”一词的用法基本仅限于不得不叫、如果叫“中国共产党”全称还太累赘的情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共”还常用于称呼“区委”“市委”“省委”等党委组织。在“区委”“市委”“省委”一类的称呼中,“党委”的“党”字被省略掉了,而“党委”,即“党委员会”对其所管辖的地区有着超出“市长”“省长”的领导力,是事实上的一把手。一部分是因为“党委”中的“党”被省略掉,一部分是因为有必要强调其为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所以在官方媒体的称呼中,对于各类省级及以下党委都称如“中共天津市河北区委”等的叫法。

从上不难发现,官方出版物对于“中共”一词的用法非常局限。当然,《人民日报》里大多都是新闻类内容,但在一些有关马列主义等政治类书籍中,也会时常简称中国共产党为“中共”。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把“中共”说得很难听的轮媒和某些被提出来在互助客栈上讨论的“中共”用法。

备考[编辑]

Wikipedia:頁面存廢討論/記錄/2019/07/07#與中共国相關

题外话2:观点性文章[编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如少数派好奇心日报这样的网络媒体、科技媒体不一定就不靠谱。不应该因为此类媒体比较新型、或针对的方面小众,就对这类媒体戴有色眼镜。英文维基百科的可靠来源布告板中,把科技媒体CNET给划为纯绿色的、可信度最高的那一级媒体之列。当然,就上方提到的少数派和好奇心日报,我没怎么看过他们的东西,不是说他们就是可靠的。

还有一个“媒体”值得一提,就是Solidot。

题外话3:Solidot[编辑]

热身:法轮功怎么治病[编辑]

很有意思的是,法轮功一直强调自己禁止信徒自杀,但是至于北京对其“自称自己能治病,耽误患者病情”一指控却没有明面回答。九十年代中国气功热时,大批气功也都是拿出“祛病强身”的招牌吸引练功,法轮功也是如此。这年头,针灸都能被列为伪科学,但包括法轮功在内的气功却似乎并没有。答案是法轮功就吃这口饭。

以下摘录明慧网、大纪元和新唐人网站上明显只要带脑子就能看出来是吹牛逼的朋友圈式养生内容。另外,就我自己个人观点,大纪元和新唐人在非COI的报道上,要略强于明慧网。


【大纪元2018年11月13日讯】学完一遍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就好了!这事听上去令人难以相信,但却是一位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明慧网上讲述的真实经历。

我是河北省平山县平山镇的一名女青年,前几年曾患肺结核。修炼法轮功的亲戚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并告诉我说:“你只要天天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保证能痊愈”。(中略)今年10月的一天,我骑着电动车在公路上走,突然,一辆小汽车把我连人带车撞飞,我被撞起老高,瞬间,从空中跌下来,我轻轻地、稳稳地站立在地上,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有点后怕。电动车被撞出老远,只是稍微撞坏一点。对此车祸,别人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和我的全家都明白,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要不是那救命的护身符保护,我真的不知道摔成什么样子呢!

现代医学认为,多细胞生物的出生、发育、成长、存活以及死亡是自然有规律的过程,人的衰老是不可更改的规律。衰老的失衡中毒学说认为:衰老时机体存在多系统失调,各种因素引发遗传上的差错及突变,使基因表达出错误的信息和产物,进而干扰正常的代谢过程并形成恶性循环,从而导致衰老。所以大法修炼中出现的这种返老还童的现象超出了现代医学的理论。但是用法轮大法的法理不难解释。因为宇宙是有不同的时空层次的,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显现,派生出不同的理。衰老对于常人是不可逆的,但是修炼者当超越了常人层次的时候,就不再受常人这层空间理的制约了。同时修炼者通过修炼采集大量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储存在细胞中,自然就抑制了分子水平衰老因素的作用,使机体减缓衰老。

1992年11月24日夜,中国河北省香河县农村88岁的周凤臣老太太,拔掉输氧管说:‘我要睡觉了,不需要它了。’随后安然合上双眼,停止了呼吸和心跳。老人停止呼吸以后,24小时内体温不降,在以后的几个月里,老人遗体在常温常压下自然脱水、脱油脂,数年过去后,老人的遗体仍然停放在她原先睡觉的土炕上,不加任何防护,完好无损。

就像北京有一些“假外媒”一样,法轮功下面这几家媒体也经常把话换张嘴说出来。大纪元引用明慧网的,新唐人再引用大纪元的。这个套路看来大家都很熟嘛。

另外节录《转法轮》原文。对于不知道《转法轮》这本书的:《转法轮》之于法轮功等于《圣经》之于基督教、《古兰经》之于伊斯兰教。

谈到治病,不是教你治病。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带的法轮大法的东西,我的法身会全部给收回。为什么把这个问题看得这么严重?因为它是一种破坏大法的现象。把你自己的身体损害了不说,有的人一旦看了病手就痒痒,看见谁就拉过来给人看病,显示自己,这不是执著心吗?严重地影响人的修炼。

有许多假气功师抓住常人的心理,学了气功之后想要给人看病,就教你这个东西。说发气能治病,那不闹笑话吗?你也是气,他也是气,你发气就给人治病了?说不定人家那气把你给治了呢!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每一种病都有每一种病的针对治疗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说都有上千种,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没有这个功能,你的手玩出花来它也不好使。

其实不难看出法轮功媒体在此事上的立场。当然,因为利益冲突带立场是一回事,闭着眼睛搞伪科学纯粹造谣就是另一回事了。别忘了,法轮功就是要吃这口饭的,要不然谁闲的没事去练你气功?没有气功热,中国广场舞热要提前二十年。

所谓媒体,还是要有一点节操的。最起码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就不会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骂共产党是正常的,但是靠算卦来卜共产党哪年要亡就两说了。至今为止,轮媒算的这几个时间点就像预言2012是世界末日一样。提到媒体的节操,很多人在讨论法轮功媒体的可靠度时,经常会说“如果大纪元要列为不可靠来源,那《人民日报》得陪着不可靠;要可靠就都可靠”。这种想法的确不难理解,但是论当媒体的节操,轮媒明显连《人民日报》都不如。

我引用品葱上一个回答的观点来来说明(Credit: joselito):

CCAV是是国家的庞大资金支持的,故此还具有一定的专业素养,只是在党媒姓党的情况下沦为了喉舌。他们的每一条新闻都是经过严格的审查,所以CCAV说谎的方式是,只告诉你一部分的或有利于统治者的事实,最有说服力的实例就是国内报喜不报忧、国外一片水深火热,你不能说他们说谎,因为他们挑出的这些个例都是存在的。

大纪元的资金来源虽然很多,但是总量不一定大,所以比起CCAV来说Low了一些,但这无所谓,真正败光他们可信度的是他们说谎的方式太下作,凭空编造一些东西,去攻击中共和蛤。

我的结论就是,在完全不相信“国内一片和谐盛世,国外一片水深火热”的前提下,从CCAV获得资讯的可信度及新闻的严肃性上还是远远高于大纪元的。

这个回答跟我的观点很像。它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某个新闻媒体,除了看他背后是什么(是法轮功、大财团还是共产党?),更得看的是它的严肃性。环球网的严肃性就低于纸质出版的《环球时报》,《环球时报》就低于参考消息,《参考消息》就低于《人民日报》。而法轮功这些媒体,全部都得在环球网之下。前面TL;DR里说美国之音要比自由亚洲好一些、自由亚洲要比法轮功媒体好一些的原因也是这点,法轮功媒体的严肃性是最差的。当然我不是说所有法轮功媒体的报道都是缺乏严肃性的:大纪元很多的报道非常出色,尤其是涉及海外华人的报道,这是《侨报》等具有中共背景的媒体比不了的;但是,如果我们就要一刀切地评判到底哪个好、哪个坏,那么法轮功媒体肯定是位于鄙视链最底层的。

最后说一下这篇报道:法轮功神奇民间心口相传 中共杜撰1400案例

大纪元:如何翻墙?[编辑]

推特截图里的该新闻罗列了数种大陆网民常用的翻墙方式。其中列举了shadowsocksv2Ray。网民有时会把“v2ray”简写为“VR”。于是,大纪元的编辑就搜到了“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但“虚拟现实”是常见于电子游戏中的一种沉浸式体验方式,跟互联网无关。

大纪元随后修改了稿件,改为正确的表述。

分析[编辑]

我们来探讨一下大纪元的这个报道。

报道首先引用了几个网民的言论,其中有网民说“这次应该是直接封了IP段和DNS服务”,然而稍微懂技术和GFW运作流程的人都清楚,GFW不会大规模像中文维基之前封开放代理一样直接无差别封锁翻墙代理集中的IP段,但会集中封锁其中有翻墙特征的单个IP,只不过被封的IP数量会很多;而DNS服务是不可能被封锁的,一旦封锁,网页是不可能打得开的。但大纪元还是引用了这段话。有大纪元这样半可靠半不可靠的媒体给其中内容背书,不代表内容属实或是经过其记者查证。

5月下旬起中国部分地区部分运营商断网,大纪元报道认为其属于“一键断网”的演习,并称是一个“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媒体人”透露。这类匿名消息来源本身不一定可靠。去考究一下《华尔街日报》针对中美贸易战引用的匿名消息源不难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匿名关系人士”“消息人士”所言并非属实;再说一个可能大多数人更熟悉的例子:中国区必应今年1月曾一度无法访问,《金融时报》引用消息人士称是中国政府人员的命令,但之后必应恢复访问,也不见《金融时报》给出解释。大纪元的“一键断网说”存在疑点的地方很多,比如通常的网络维护都在后半夜和清晨,但5月下旬这起断网却发生在网民仍然比较集中的刚过凌晨;“断网测试”也需要更大范围更全方面,但只见部分中国电信骨干节点断网,“测试”明显不完全。此类断网非常常见,年年都有,而大纪元的报道里却没有提及。再往下翻看,“防火墙的作用就是拉黑,但是哪里的手机卡都能被拉黑进防火墙”表意不明,似乎还把那和哪给混淆了。

大纪元里经常出现的所谓“互联网网络自由观察人士古河”这次也有出镜。直接把前面双引号里的话放去谷歌搜索就能找到很多他在轮媒里报道中的评论。读他的发言不难看出这个古河对中国网络审查制度和GFW也是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他在这篇文章里发表的见解是完全不可信的。而相比较之下,美国之音每次遇到中国网络审查问题,会采访张树人的看法,而作为澳大利亚计算机科班出身的张树人给出的见解则要比这个古河靠谱得多。这其实也是美国之音电台要比大纪元和自由亚洲要来得可靠的一个例证:大纪元和自由亚洲充斥着各种使用化名的人士的个人见解,而美国之音好歹能找到比较靠谱的评论人员。可靠来源、可供查证等方针里说的,作者、发表言论/见解者到底是什么来头,是匿名还是具名对于来源是否可靠有一定影响,其中一部分的体现就在这。下面我还会分析自由亚洲里常见的一个网络民科。

除此之外,这个报道的标题和正文开始都提到了所谓的“网络屠杀”。这个概念很明显是大纪元在这篇报道里独创的,而报道里也只有一个网民的言论里提到了这个词。

扯淡言论摘录[编辑]

本段摘录大纪元这篇报道里的纯粹扯犊子言论。

  • “听网民说华为手机使用翻墙软件都翻不出去。”——中国用华为的这么多,没见哪个翻不出去的。很明显是受中美贸易战把华为知识产权之类的牵扯进来,才提及华为。
  • “一位不愿具姓名的网络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翻墙有很多方法的,即使物理断网也有应急办法出墙。”——请先定义物理断网。
  • “但是阻断的主要是服务器的节点,这些节点在各个提供商那里都在努力地进行修复,相信这是暂时性的被封锁。”——是的,因为GFW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把通过自动检测封掉的IP放出来。

这个报道在维基可以怎么用?[编辑]

  • 使用“网络屠杀”作为中国网络审查的表述,或在六四三十周年等条目里使用这一用词。
    • 不可以。大纪元在这篇报道里的用词不具有普遍适用性。
  • 香港澳门的翻墙代理在关键时刻总是会被封锁,但台湾代理可用性较强。
    • 不可以。大纪元不是可靠的科技媒体,其报道也不是学术论文。
  • 在条目中写“有网民反映,香港澳门的翻墙代理在关键时刻总是会被封锁,但台湾代理可用性较强。”
    • 不应该这样做。大纪元采访的网民不具有普遍适用性,即使以第三者口吻引用这段话,也会给读者造成误解。
  • 5月下旬的断网事件是给“一键断网”演习。
    • 可以引作观点之一
  • 华为手机不能翻墙。
    • 不可以。这个太扯淡了,我不想解释。
  • 在条目中写“GFW可以针对shadowsocks进行针对性的阻断”。(引用该文章中原文“6月3日开始的大量的SS、SSR(Shadowsocks-R)、VR节点被封,显示出中共对这一类的翻墙软件已经有所了解和进行阻断”。)
    • 不可以。其一,文中内容不属实;其二,大纪元不是学术论文。
  • 在条目中写“当今中国网民经常使用shadowsocks等翻墙协议”。(引用该文章中原文“一般来讲很多人使用SS(Shadowsocks,影梭)、VR(v2ray,一个模块化的代理软件包)翻墙比较普遍”。)
    • 不应该这样做。其实不太吹毛求疵地考虑这件事,也不是不可以。首先这不是断言类内容,跟技术也无关,大纪元在这里只是单纯叙述网民习惯而已。但是有鉴于大纪元在这篇报道的其他部分叙述的网民习惯也不属实,从一篇这样的报道里挑属实的内容引用等于原创研究。
  • 证明翻墙协议v2Ray有关注度。
    • 可以。v2Ray翻墙协议在2018年3月被提请删除删前备档),主要的争议点就在于这一翻墙协议是否有关注度。其他更流行的翻墙协议(诸如shadowsocks)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条目,但v2Ray没有。然而在过去一年里,v2Ray的使用人数和关注度有所增加。大纪元这篇报道可以算是对v2Ray关注度的证明。

但是我们反过来想:大纪元里面相当一部分报道都是此类,但如果此类报道内容不属实、也不算可靠来源的话,那岂不是大半个大纪元都废掉了?恐怕是的。

自由亚洲网络民科李建军[编辑]

先吐个槽:我是真没看出来自由亚洲电台为什么要搞普通话和粤语两个部门,他粤语部除了广播之外文字报道用的都不是粤语白话,单搞个粤语部除了多让几个人在丰收锣鼓声里听压根听不清的短波电台之外还有什么好处?

时间仓促,我一些地方没有仔细考究。另外,自由亚洲电台不算轮媒也不算三民自,他原则上跟美国之音是一路的,属于政府资助。(但是你图片又不像VOA一样是PD,有个锤子用?)

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粤语部有一个专门的“翻墙知识”板块,里面每期节目都会有这个叫李建军的人。跟前面分析的大纪元古河和美国之音张树人相比,自由亚洲的这个李建军出场率更高,并且他是实名。(也不一定算实名吧,李建军这个名字起得跟x解放、x建国一样都是烂大街的,不清楚是不是化名。)这个李建军很多言论也是反驳起来根本不知道从哪下嘴,我就从现在首页能看到的新闻挑几例李民科的高论出来做个样板:

自造名词“双重翻墙”“蓝剔认证”[编辑]

“对于未必容易买到香港预付卡的听众,有可能要用比较复杂的做法避过当局的侦测,例如先用VPN翻墙,再透过Tor进入推特,因为这样做相当于变成了双重翻墙,中国当局的侦测会麻烦得多,未必容易成功。”

李建军所谓的“双重翻墙”只能保证网民连上的翻墙代理不是中国网络审查部门设立的“蜜罐”(参见有关条目),但是不能阻止审查机构在骨干网上设立检查是否有人使用了shadowsocks,而这实际上才是大多数网民担心的。而李建军所谓的“双重翻墙”里外都用了shadowsocks,并不能躲过最关键的检测。

“暂时未有任何一个中文推特,得到推特的蓝剔认证,证明那个推特得到特朗普本人认可”

蓝剔认证这个名字起得好。这个自创说法的架势跟之前大纪元“网络屠杀”神似。

五毛减少了[编辑]

摘录如下:

问:美国政府宣布,要求申请美国签证人士,提供过去五年使用的电子邮件以及社交媒体帐户,在这项措施实施后,有不少社交网站都少了很多俗称五毛党的网络评论员活动,其实这项措施到底有甚么威力,令这么多五毛闻风丧胆?

李建军:其实这并非新措施,以往曾前往恐怖主义猖獗的国家旅行,以及根据现行美国签证豁免计划,不用申请签证,只在网上做电子旅游许可申请的国家国民,都已经要提供社交媒体帐户。只不过,曾前往恐怖主义猖獗国家旅行的签证申请人,本来就很容易被拒发签证申请。而现时享受美国免签待遇的国家,多数属于民主国家,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因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而被拒入境,或被怀疑与恐怖分子有关。

但网评员有可能因在社交媒体上拥护中共的言论,被怀疑隐暪在美国签证申请上应申报的中共党员身份,大大影响申请签证成功的机会,而美国政府透过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帐户等资料,可以分析出网评员惯用的翻墙IP,甚至政府为他们而设的专用主机,因而暴露身份。因此,一时间大量被称为五毛党的网评员,因美国政府新措施而暂时减少活动,属于十分正常的情况。

我正经解释一下(因为的确有看不出来可笑在哪的):

  • 因为是民主国家,所以民主国家出来的人一般不会被怀疑与恐怖分子有关。(“而现时享受美国免签待遇的国家,多数属于民主国家,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因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而被拒入境,或被怀疑与恐怖分子有关”)
  • 中国常识:靠发帖和删帖领工资过日子的人通常是没有资格入党的。这些人是党员的比例要比从大街上随便抓一群人的党员比例要低。(“但网评员有可能因在社交媒体上拥护中共的言论,被怀疑隐暪在美国签证申请上应申报的中共党员身份”)
  • 瞒报中共党员身份为什么不能瞒报社交网络账号?
  • 怎么通过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账户等资料就能分析出翻墙IP?(“而美国政府透过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帐户等资料,可以分析出网评员惯用的翻墙IP”)
    • 即使是在中国,让腾讯去查某个账号所用的IP也是要警察开证明的。在没有court order的情况下让FBI艹遍twitter数据库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大家要都玩棱镜的话那你自由亚洲可是在骂自己啊
  • 五毛减少怎么不是因为GFW把他们的梯子都墙了?

撒币机[编辑]

自由亚洲的推特除了会转发其网站上的链接之外,还会发一些不在网站上发的消息。比如这个。自由亚洲的推特里是这样写的:

【失控 "撒币机"】

内地网络流传一段视频,一台自动提款机失灵,不断弹出一百元纸币,由于有监控镜头,旁边都没有人拿走纸币

有网民调侃说: “ 这是一台失控的撤币机么?

#大撒币

自由亚洲的这条推文被一个网友转发出来,评论说这视频造假太厉害(那条推文我找不到了,谁要能找到的话跟我说一声)。那位网友指出自由亚洲的问题之后,反手就被自由亚洲的推特给block了。我不太认为这个视频像是P的,钞票飞的姿势相对自然,背景音也没有造假的迹象。不过自由亚洲在推特里评论“由于有监控镜头”就很有意思了。Mass surveillance是问题不假,但这条推特明显是把不相干的问题扯在一起。

我记得之前也有人试着引用没有在网站上刊登报道的自由亚洲电台推特,但最后因为来源不可靠被移除了。我个人的想法是,自由亚洲找的“专家”“评论人士”不应该被引用,甚至不值得作为观点记述在条目正文中;但就刊在网站上的报道,还是比较准确的。需要找观点、找专家评论的,还是去看看国际媒体吧。自由亚洲电台作为对中国的外宣媒体,在这方面的消息非常地“得来不费功夫”,但最好不要太懒。

摘录几例自由亚洲只在推特上发的新闻/“短视频”(而没有网站链接的)备考:[2][3][4][5][6][7]

从上面的链接里可以看到,有一些是以“短视频”的形式呈现的(类似的有中国大陆的“梨视频”以及各种官媒搞的视频;BBC、《南华早报》经常在推特和YouTube传的视频;以及半岛电视台旗下的AJ+英语AJ+之类适合在手机上观看的——这类跟抖音/TikTok等用户生成内容/UGC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些是只有文字消息,或配图,或转推他人推文的。

轮媒其他砖家点评[编辑]

从“《亮剑》原著改编”的相关报道和“‘特朗普’译名争议”两则报道来看轮媒的新闻素养[编辑]

野鸡网站认台湾1945年独立 首都是台北[编辑]

在扯了大纪元和自由亚洲之后终于轮到标题(和引言)说好的三民自了。请先阅读上面两个链接里的内容再继续往下看。另外不知道“三民自”是什么意思的,请先读完对应条目。

简而言之就是自由时报的某个记者找到了一个叫“WorldData”的野鸡网站,见上面写的台湾是独立的于是自嗨不已,也忘了到底是台湾要独立还是中华民国要独立还是共匪沦陷区的人民盼着反攻大陆[3]。此事被大陆知名的民族主义媒体《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给看了过去,环球网记者反过头来写了篇报道来损绿媒智商太低顺便强化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主旨思想,另外扒了这个“WorldData”网站的底,说这网站是个连英文都说不好的德国人开的你自由时报居然能对着这东西高潮我也是服。

这篇消息首先刊登在了自由时报网站上,然后被三立新闻抄了去。自由时报网站下面的评论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这报道有多扯淡,读起来堪称一景。

其实我感觉,整件事情最有意思的不是自由时报不是三立也不是环球,而是看狗咬狗。

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这么几点:

  • 环球网在其网站上刊登的消息没什么人看是正常的,点击量大还有评论互动的都在微信之类的平台上。
  • 环球网截图实际上是从雅虎转载的报道上来的。
  • 三立新闻是电视台出身,跟《自由时报》不同。所以三立在维基上能引用的只有其网站上的新闻报道。再参阅引言部分,网站上的新闻报道都尚且如此,证明环球和三立级别的来源在某些两岸问题上的水平都旗鼓相当,甚至不如环球。官方消息从政府公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社来,外界评论找些不相干的外媒来可能更合适。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一直很推崇端传媒的原因(去年见识过他们记者之后就不了),但是这也是为什么端传媒作为一个新兴的网络媒体能得以立足的原因。他们请的人、做的考据是要比其他这些媒体来得好的。
  • 另外我不清楚(主要是懒得查)这报道有没有刊在第二天的纸质版《自由时报》上。如果有的话证明《自由时报》也就那德行。这也证明了网站上没见报的报道要少用。
    • 插一句:一些网站,比如《纽约时报》网站的相当一部分报道是直接刊在报纸上,甚至全部刊在报纸上的。
  • 这事发生后,我也不清楚这两家是压根不知道他们的报道被环球给裱了还是怎样,报道没有被撤下去。赞一个。要不然IAbot快不够用了。Google 三立 台湾 1945独立 首都 台北,能看到三立和环球非常和谐地共处一页。
  • 我很欣赏三立和自由时报“外网”一词的用法,好似大陆营销号经常说“外国知乎”(其实是Quora)“外国微博”(其实是推特)一样。事实证明有了外网也还那样,而又能看三立又能看环球的你我似乎处在上帝视角一样。

澳洲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编辑]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76794

http://taiwan.huanqiu.com/article/2019-05/14826738.html?agt=15422

自由时报:人类发明了永动机[编辑]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944536 ;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1015023006/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944536

https://tfc-taiwan.org.tw/appeal/970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1859255-1-1.html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85168

https://twitter.com/Xiuzhu_/status/1184316682694610945

全国人大常委委员会[编辑]

 [编辑]

谁给《新京报》喂了假消息?[编辑]

长江大桥

华春莹叛变[编辑]

[编辑]

自由时报网站上这篇报道非常短。全文如下:

向來以作風強悍、口才犀利著稱的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華春瑩,傳出遭檢警當局在家中查獲五百萬美元現金,以及準備移民美國、在美置產的資料,已遭警方依顛覆國家政權罪移送偵辦。但消息未經證實。

有句话叫,“新闻越短,事情越大”。除了旁边配了一张华春莹资料图之外,这篇报道就结束了。之后北京官方辟谣,华春莹出来主持了一次记者会,最后证明啥事没有。当然,外界怀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自当年2月1日开始,华春莹已经连续二十多天没有出来主持过新闻发布会。

《自由时报》这篇“华春莹叛变”的假新闻可以与2011年亚洲电视误报江泽民逝世类比。亚洲电视误报之前,江泽民缺席中国共产党90周年党庆,同样引发猜测。但是与之不同的是,《自由时报》这条消息并没有引发特别巨大的轰动。一方面是因为消息发出的当天(28日)外交部就辟谣、第二天华春莹就出面主持记者会,另一方面是因为华春莹叛逃这种事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

跟上面同样是自由时报网站带头炒作野鸡网站承认台湾独立一事同样,此事也是自由时报先发报道,引来其他媒体转述消息。其中,三立电视台在做出了电视新闻报道辟谣之后也做出了报道)。大纪元新唐人也没放过这次机会[4]。两者都在报道里明确指出消息引述自《自由时报》,且未经证实。《自由时报》这次虽然没像亚洲电视报道江泽民逝世一样是按照消息实锤报道的,外界引用的时候大多也都的确强调了消息的可靠性不高,但UC震惊部们的媒体为了引人眼球,这“未经证实”四个字写不写都无所谓。

除了三民自和轮媒之外,《苹果日报》也做出了报道。就目前我能找到的消息,香港《苹果日报》28日在其网站上进行了报道,但随后在消息被证伪之后删除。不过博讯作为内容农场很好地替我们把原文保留了下来。搜索其正文内容,在苹果日报网站上没有命中。台湾苹果日报网站也有报道,但报道是在消息经过辟谣之后才发出来的;其中一些用词与香港《苹果日报》的报道不同(如“台媒报道”“内地”等),内容中有部分段落重合。

《自由时报》在消息被辟谣之后,也在网站上刊登了一份消息,题为《傳顛覆國家遭法辦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神隱23日後現身》。这报道也不长,全文如下: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華春瑩神隱多日,盛傳是因檢警在她家中搜出大量美金及移民美國資料,遭到移送法辦。但華春瑩今日現身主持外交部例行記者會,打破謠言。

有消息指出,檢警在華春瑩家中查獲五百萬美元現金,以及準備移民美國、在美置產的資料,已遭警方依顛覆國家政權罪移送偵辦。但消息未經證實。

中國外交部先是在昨日下午出面滅火,解釋華春瑩是因輪休才久未露面,很快就會回到工作崗位。華春瑩也在相隔23天後於今日現身,主持外交部例行記者會。

这时候我只能说一句《自由时报》不要脸了。传华春莹要携巨款潜逃美国的是你自由时报,最后出来打你脸的时候你反倒不提这事是你挑的了。“盛传”是你先传的,“消息”是你先发的,现在就不提你那线人是从哪来的了。跟亚视误报江泽民一样,这都是一个媒体抽风,后面跟着一起抽。

与顾左右而言他的《自由时报》不同的是,三立新闻承认消息不属实要痛快得多。两篇报道分别是《假的!傳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移民遭逮 原來是剛好放假啦》(PS:这短短一篇报道里同时出现了“中共”“中国”“北京”三种用法,三立的编辑知识水平看来亟待提高)和《藏錢欲移民遭捕?神秘消失23天 「鐵娘子」華春瑩首露面》。两篇报道中的前者又特别强调,消息是引自《自由时报》。

其实从整体来看,《自由时报》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我在最开始所举的《朝鲜日报》误报朝鲜高管被金正恩处死一事,《自由时报》也没一口咬死“华春莹叛变”,而是说消息可能是假的。其他的国际大媒体也都有过被假消息、假情报骗过的情况,单纯从一个比较蠢的新闻出发来判定《自由时报》本身不可靠也是不对的。但是,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懂。在此类新闻的真伪判定上,也需要利用常识,来通过比如媒体本身的立场、媒体通常的严肃性来判断。自由时报网和三立新闻都不算是特别严肃的、专注时政新闻的媒体,且本身他们还有骂街和标题党的历史,再加之他们本身的政治取向,决定了两者在这方面的消息不会特别可靠。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持反北京立场的一些台湾媒体和香港媒体报道了这件事、持亲北京立场的媒体没有报道这件事外,还有第三类媒体:国际上影响力较大的媒体和通讯社。他们也没有报道这件事。如路透社、法新社、CNN等较大的媒体都没有转述《自由时报》对“华春莹叛变”消息的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像路透社这样的大牌媒体并不怯于披露独家新闻,他们没有跟风的原因

这些大牌媒体也都有自己的信源。他们没有从自己的信源获悉同样的消息,也是他们没有报道的原因。

题外话4:内部人士和未经证实的消息[编辑]

在文章最开始我也讨论过,媒体所谓的“内部人士”“内部消息”等并不是那么可靠。如果能把一些“立flag”“做预测”性质的“内部消息”追踪下去,不难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比例的所谓“内部消息”并不属实。同时,媒体为了保护自己的信源,通常不会透漏过多所谓“内部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就意味着,有一些消息可能是从政府高层等可靠信源所得,而有一些消息是纯粹的“路边社报道”。上面我举的例子里,必应2019年初在中国有数日完全无法访问,《金融时报》原因消息人士的话说是政府命令封杀;但不久之后必应重新上线,就是其中一例。

另外,大家也不应该太把这些“内部消息”当回事。有些“内部消息”是纯粹的马后炮和屁话。比如,贸易战时,特朗普发了一条推特,当日上海和深圳股市重挫6%。而特朗普发的这条推特却没有任何中国媒体报道,国内“半特许”的外媒《金融时报》的网站上有关的文章被GFW准确地封杀URL。[5]共同社报道了这一反常的媒体管制,原文翻译后如下:

【共同社北京电】题:中国限制特朗普发言的新闻报道

6日透露的消息称,中国政府要求国内的新闻媒体不要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提高关税一事刊发快讯和评论文章。这似乎时针对国内担心与美国交涉失败的批评、外国施压的情绪蔓延开来。一位接近当局的消息人士如是透露。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6]和管理指导媒体的部门口头指示国内主要媒体和网媒不要擅自报道美中贸易谈判,而就特朗普发言已经发出的新闻已经被删除。

不难发现这条消息里“接近当局的消息人士”所说的都是废话。我个人是真不相信在中国的这么多外媒没有一个发现国内媒体统统闭嘴,绝口不谈特朗普发出来的这一个推文(并且就这一个推文,别的都谈过)。外媒们不可能眼瞎到非得盼着他们的消息人士来报道这件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的事。

即使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样的媒体所找到的消息人士也不一定靠谱。就我个人的观察,这两家媒体找的消息人士透漏中南海内部的事,最后“猜中”的概率也就是五五开。所以真不能太当回事。我们有理由去怀疑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即使报道他们的媒体是可靠的),毕竟这个消息是谁透露的,这人姓甚名谁我们不清楚。所以当然完全有可能共同社随便瞎编了个人物懒得起名来让自己的新闻看起来更可靠点(高考说明文阅读文章里面写上“资料证明某某”连个引注都没有就能回答这叫列数据让文章看起来更有道理,新闻凭什么不能?),实际上是这件事发生了之后因为实在太显然了所以共同社记者随便找了个“消息人士”的名字扣上去;也完全有可能是这个消息人士其实没什么消息,他也一样上网看出来了媒体报道上的猫腻,唬得共同社记者团团转,让他们认为自己找到了个靠谱的消息人士。当然,这个找人唬骗的模式也适用于其他媒体,可能一些老牌可靠媒体还好,若是《自由时报》报道华春莹“叛变”这种,或是大纪元新唐人之流,那更得打上个问号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消息人士本身是靠谱的,他们所透露的消息本身也随时可能改变(换句话说,在消息人士告诉媒体的时候,这事是真的,但是后来有变数)。《华尔街日报》等记者报道八九学潮时,在6月4日过后得到消息称,有一些地方的军方不满清场镇压、同情学生,或有发生武装暴动,乃至爆发内战的可能。这一消息言之凿凿,当时很多记者都信了,甚至几名记者还一起写了有关中国可能爆发内战的报道。[7]《华尔街日报》记者说,他们这个消息是从“通常来说相当可靠的外交渠道和高层中方渠道获悉的”。再加上事前本身就有一些解放军高级军官反对武力镇压,而当时大多数人对学生的诉求得以实现之类仍有侥幸心理,导致百姓更加愿意传播此类谣言[8],媒体也更愿意相信。这一问题又结合了外国驻华记者的又一现状,即境外记者在中国只允许驻扎在少数几个城市——使得记者的消息渠道非常受限,不能获得第一手资料,只能道听途说;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还提出,在6月4日前后全国范围内的戒严清场中,除了北京之外,其他的城市发生的镇压可能比北京更加血腥,但因为没有境外记者驻扎,消息不能及时传出,导致只有北京的情况才更广为人知。[9]

至今,境外驻华记者只能驻扎在北京、上海、重庆、广州、深圳、沈阳和大连这七个城市。这不是说外国记者不能再全国范围内活动:目前从法理上只有西藏是需要额外申请入藏函的。甚至BBC记者去新疆采访,也只是搭了个国内航班而已。然而,这一现况也对外国媒体对华报道产生了相当的影响。我将在稍后讨论。

实例:路透社香港“反送中”运动报道遭《环球时报》批驳[编辑]

背景:路透社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一篇“独家报道”[10]引用了三个匿名信源的消息,说真正不同意香港游行者“五大诉求”的是北京,而林郑月娥则被夹在北京和香港市民中间,回旋的余地很小,没法让双方满意。《环球时报》次日发表社评,大意是说路透社是在扯淡。

有关报道:社评:路透社用假新闻搞舆论战,这是耻辱

但后来的事实似乎证明,真正扯淡的是《环球时报》。没几天,路透社又一篇“独家报道”披露了林郑月娥私下讲话的录音,且被林郑本人证明属实。

题外话5:你再帮他说一遍,你也有责任的[编辑]


题外话6:记者也是人[编辑]

[9] 记者也是人,媒体也有立场。记者也会表现得很情绪化。电视记者做报道、纸媒记者写文章的过程中,保持冷静克制是职业素养,但是这不妨碍记者展现情绪化的一面,更不妨碍记者情绪化的一面左右干预他做报道的中立性。

接着前面讲外媒对八九学潮的报道。胡耀邦在1989年4月15日逝世,是触发学生游行的重要导火索;5月15日至18日,戈尔巴乔夫访华,是八九学潮发展中的重要时间点。从胡耀邦逝世开始,记者们就逐渐忙了起来。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外媒记者的签证发放一直有严格的配额限制。如果有临时活动(比如戈尔巴乔夫访华),那么随行记者会发临时签证;而常驻签证则要严得多。在有这种长期重大活动轮番上演的情况下,记者自然很难获得充分的休息,甚至需要连轴转。戈尔巴乔夫访华时,大量随行记者和单纯报道此事的第三国记者涌入中国(从历史的角度考虑,这是三十年来首次苏联首脑访华,中苏交恶得以和解的关键一步,这是件不容小觑的大事),中国也一度开放了卫星直播链路给外媒记者使用,也允许了外媒携带更多无线电设备。

有观点认为,戈尔巴乔夫访华时带来的新记者换下了一部分常驻中国、已经连着工作了一个月的老记者们。然而,这些老记者大多对中国了解更多,更熟悉中国的政治体制、高层动作。这些记者被换下去后,常驻其他国家的这些新记者对局势缺乏判断,再加之冷战结束后世界弥漫着的风气,使这些记者对游行一定程度上地过于乐观,认为学生们的诉求能够实现,过于同情学生。这一乐观情绪也通过连续数月的报道传达给了外国观众。而这就使得6月3日夜清场带来的巨大红黑反差让外国观众感到过于震撼,加剧了六四事件对中国共产党国际形象的负面影响,使得记者。

记者几乎一直以来都是同情游行者的。六四清场逼迫外媒重新审视


纽约时报近期的头条

题外话7:为什么说中央社的涉陆报道要比《自由时报》强[编辑]

柯P:贪婪老人[编辑]

柳叶刀[编辑]

 [编辑]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60830

备考[编辑]

[14]

你知道吗?中国不存在第三方不姓党的媒体[编辑]

[编辑]

外国媒体总有一个毛病。比如节选《纽约时报》的几个报道:

  • 例一:

“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中国国营报纸《环球时报》周一一篇文章的标题这样宣称。

“However many people take part in Hong Kong’s illegal public vote, there will never be as many as 1.3 billion,” the headline in the state-run newspaper Global Times declared on Monday.

——2014年6月24日;题:中国国营媒体称香港公投为“违法闹剧”(China State Media Calls Hong Kong Vote ‘Mincing Ludicrousness’)
  • 例二:

中国人应当从乌克兰的动荡中吸取一个重大教训:当心快速的政治改革,因为那只会带来混乱和流血。

The Chinese people should draw an important lesson from the turmoil engulfing Ukraine: Beware of rapid political reform, because it will only end in chaos and bloodshed.

《环球时报》的社论如是忠告。该报下属于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称,1991年苏联政府解体前,曾能够控制乌克兰东西部之间的矛盾。但是乌克兰的独立打开了民族和宗教冲突的潘多拉盒子,导致经济停滞,并阻止了外国投资。

So advises an editorial in Global Times, a newspaper belonging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flagship, People’s Daily. The Soviet government, which collapsed in 1991, was able keep a lid on tensions between the western and eastern parts of Ukraine, the paper said, but independence opened up a Pandora’s box of ethnic and religious tensions, resulting in a stagnant economy and holding back foreign investment.

——2014年2月21日;题:中国报纸将乌克兰冲突同过快的政治改革联系在一起(Chinese Paper Links Ukraine Strife to Rapid Political Reform)
  • 例三:

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报道,辽宁四角裤和三角裤的销量激增,给反映出该国很多经济问题的这片萧条的中国铁锈带传去了一个好消息。受更光明未来前景的鼓舞,此文主张,辽宁男性正在升级其衣橱里大部分朋友和家人从不会看到的一部分。

Sales of boxers and briefs are surging in Liaoning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Global Times, a fervently nationalist tabloid controll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bringing a bit of good news to a down-and-out part of China’s rust belt that epitomizes many of the country’s economic problems. Cheered by the prospect of a brighter future, the article argued, Liaoning men are upgrading a part of their wardrobe that most of their friends and family will never see.

——2019年1月2日;题:中国国营媒体从内裤里找到好消息(China’s State Media Finds Good News in Underwear)

看够了《环球时报》,我们再换换口味:

  • 例一:

作为统治中国新闻服务、共产党的宣传工具新华通讯社,推出了一个24小时的英语新闻节目,并准备在时代广场开设一间醒目的演播室。这是为了增强中国新闻媒体在海外影响力和波及度的昂贵努力中的一部分。

The Xinhua News Agency, China’s dominant news service and the propaganda ar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ntroduced a 24-hour English-language news channel and is preparing to open a prominent newsroom in Times Square, part of an expensive push to increase the reach and influence of the Chinese news media overseas.

——2010年7月1日;题:中国通过新闻频道来展现好的一面(China Puts Best Face Forward With News Channel)
  • 例二:

在特朗普总统周末用48个单词的推文抨击中国,指责中国未能遏制其邻居、长期以来的盟友朝鲜后,北京通过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表的一篇1000个汉字的评论文章,严厉指责特朗普。

After President Trump pilloried China in 48 tweeted words over the weekend, accusing it of failing to tame its neighbor and longtime ally North Korea, Beijing issued its own rebuke to Mr. Trump — in a cutting editorial of 1,000 Chinese characters from Xinhua, the official news agency.

——2017年8月2日;题:中国国营媒体反击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情绪化表达”(China’s State Media Slams Trump’s ‘Emotional Venting’ on Twitter)
  • 例三。值得注意的是,在2000年代之前,外界普遍称新华社“New China News Agency”,后来大概也是在新华社自己的推动下,改叫“Xinhua News Agency”[11]

官方的新华通讯社在三个月前宣布它将开始主管往中国销售金融信息的外国通讯社时,这一决定被外界普遍理解为时共产党为了从不断增长的外界信息之中保全自己的举动。

When the official New China News Agency announced three months ago that it would start supervising international agencies that sell financial information in China, that decision was widely interpreted as an effort by the Communist Party to protect itself from the swelling pool of information available here.

——1996年4月22日;题:跟中国的通讯社的奇怪竞争[12](The Strange Competition With China's News Agency)

User:Hat600/essay/中国大陆不存在第三方来源

但是,我们再看看《纽约时报》是怎么提及《南方周末》的:

The demonstration was an outpouring of support for journalists at the relatively liberal newspaper Southern Weekend, who erupted in fury late last week over what they called overbearing interference by local propaganda officials.

——2013年1月7日;题:Protest Grows Over Censoring of China Paper

新京报》是这么提的:

  • 例一:

前略 Cheng Zhen, the general manager of Shenzhen Harmonicare, has asked the police to investigate what they suspect are “fraudulent ethical review materials,” according to the Beijing News.

The university that Dr. He is attached to, the Souther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aid Dr. He has been on no-pay leave since February and that the school of biology believed that his project “is a serious violation of academic ethics and academic norms,” according to the state-run Beijing News.

——2018年11月26日;题:中国科学家声称使用CRISPR制作了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Chinese Scientist Claims to Use Crispr to Make First Genetically Edited Babies)
  • 例二:

But in China, the country’s censors have been hard at work taking down posts about the killings on social media that deviate from the terse, five-sentence account released Thursday afternoon by Xinhua, the official news agency, and dutifully reproduced in print and on the internet across the country.

Although Yang Qingpei, 27, was arrested in relation to the killings in the village of Yema — “wild horse” in Chinese — little was publicly known on Friday, 36 hours after the bodies were discovered, about what happened. The police arrested Mr. Yang on Thursday afternoon in Kunming, the capital of Yunnan Province, more than 100 miles to the south of Yema, Xinhua reported.

The Beijing News was one of the few news outlets to go beyond Xinhua’s account, reporting that Mr. Yang was a native of the village and that the police did not suspect the killings to be a case of terrorism.

上面这么多例子,从最表面能体现出的现象是,外媒介绍引用中国媒体内容时普遍都稍微评判一下这媒体的性质,而外媒除了说某媒体是国营的之外,别的似乎什么都说不了。而《南方周末》这种大家都知道是自由派媒体的,都不太愿意提及;甚至我认为他们都不知道《新京报》也是自由派媒体之一,只不过没有《南方周末》那么知名。另外,这些很大程度上是废话:如这段标题所说,中国没有任何不是国营的媒体[13]但是换个角度理解,我们能看出这些端倪:

  • 中国一直试图搞的媒体外宣工作并不如意。其实这一点也早就有人指出来过了。中国希望外国人直接看到自己媒体的报道,但事实上外国人看到的是经过本地媒体加工转述后的报道。比方说,美国地方性的小报纸没有能力在国际上派自己的记者,所以他们会去买美联社的报道,直接刊登在自己的报纸上,作为国际新闻的补充。但他们可以买美联社的路透社的法新社的,从来没人买过新华社的[14]。再比方说,《南华早报》(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南华早报》是现在只有英文版的香港报纸)经常直接刊登法新社的英文稿件,但是他们也从来不直接登新华社的。新华社可以牛逼吹到自己是世界所有通讯社里发稿语言最多的、驻外记者最多的,但是你得承认新华社的稿子速度数量质量都不行。另外,体制的僵化性也限制了新华社在国际市场上作为商业媒体的发挥。当然,这方面扯多就跑题了。不过我的意思还是:新华社的话,从《纽约时报》等的嘴里吃进去、嚼几口,再吐出来,那就不是中国想让你看到的那股味了。[15]
    • 新华社在国内众多媒体中有基本的定调作用。这点大家都清楚。另外,因为《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是中国唯一的两家可以直接转载外媒外电报道的媒体(其他官营媒体可以编译外媒外电报道,但不能直接翻译),所以一些地方性的小报纸在国际新闻上只能使用新华社的稿件。这些所谓“地方性的小报纸”包括比如山东的《齐鲁晚报》、辽宁的《辽沈晚报》之类。他们的国际新闻只能原文转载新华社的稿件,这也是新华社国际报道在国内使用的一个细节。这就意味着,新华社除了在重要事件上有定调作用之外,还有决定“什么能报、什么不能报”的作用。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代表是巴拿马文件:巴拿马文件所披露出的丑闻导致冰岛总理辞职[16],而一国总理辞职是肯定不得不报道的,但是你说这总理好端端的怎么就辞职了?所以只要稍微追究下去就势必会扯到巴拿马文件这个敏感话题。这时候新华社定调和调节敏感国际新闻的作用就出来了。自始至终这事在中国就只有新华社一个媒体报道,所有其他媒体都只能转新华社的稿件。当时我是在网易上看到的这条新闻,还记得网易应该没有屏蔽网友评论,就有好几个网友在评论里面说“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敢提那总理是因为什么辞职的”之类。[17]当时新华社只出了一句话新闻。当然,一句话新闻是很常见的事,重大新闻发生时,记者来不及写稿子就先发一句话把大概意思说明白了再慢慢补。其实这些都是外国人不喜欢新华社的原因,也是导致新华社稿件速度、数量、质量都比不过美联社、法新社等同行的原因。新华社要是发了稿,那国内其他媒体就会转发;新华社又没办法给国际媒体搞特供。
    • 另一个比较有特点的是2018年4月美英法联军攻打叙利亚。这事说真的没有什么特别敏感的,虽说算是大事,但要真论它怎么敏感,也就只能说它把美英法和早就在叙利亚的俄罗斯这几大世界流氓都给扯了进来。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记得我特地留意了各家媒体的报道。当时,国内媒体中,只有新华社的一句话新闻,还有零星的几个环球网报道(其他门户网站鲜有转载),证明要不然是没敢报(见下,不敏感的话题没敢报有的时候也会得罪“上面”),要么就是下禁令了。当时,各个媒体、门户网站只敢转载新华社的那条一句话新闻,所有网站的编辑都知道叙利亚出大事了,所以还都把这新闻置了顶(当然,置顶也得是在习近平下面),但多一句话都没敢说。而新华社这一句话新闻也没把话说明白:它说“记者听到了一声巨响”,但是根本没解释为什么。
  • 外媒普遍戴有色眼镜看待中国媒体。如果说“Xinhua”这个英文打了出来,的确有必要解释一下这是中国的国营通讯社的话,那么《环球时报》是绝对不需要的。具体而言:
    • 中国真正的官方媒体可以说只有《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其他的媒体的确是国营,但他们都有着相对的自由度。借用胡锡进在接受Quartz[18]采访时的说法:“《人民日报》、新华社这是党媒、官媒。我们的报纸不能从这个角度来认识。我们就是市场化的媒体。”胡锡进的这番表述我认为非常准确,我会在稍后细谈。《环球时报》是属于中国市场化的媒体,跟《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不完全在一个梯队上。外媒报道时,会经常特别关注《环球时报》是《人民日报》社、《人民日报》系的媒体这一点,这个角度不无问题,但是很明显会误导读者。甚至你会发现《人民日报》上面还有商业广告,新华社也在愁怎么把图片往外卖[19]
    • 当然,我没有说中国真正能代表官方立场的媒体只有《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而《环球时报》尽管是《人民日报》系的媒体但也完全不能代表官方观点。中国媒体有一条“鄙视链”,我在下面会另外解释。官大一级压死人,放在媒体上,不一定能压死,但鄙视你总是没问题的。
    • 在市场化的背景下,中国自然有自由派媒体和保守派[20]媒体。或者用英文可以说是liberal media和conservative media。但是,就如同中国“左”和“右”的观念跟外国不一样[21],中国自由派媒体和保守派媒体也不一样。美国可以说CNN是自由派媒体,福克斯(Fox,台湾叫福斯)是保守派媒体,但中国那些亲共产党的媒体按照这个标准都是保守派的。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也是大多数外媒在报道中忽视、或者最起码没有明确指出的。我对一些外国人说中国也有自由派媒体,他们中大多数人很是惊讶,但也有少数人拍脑袋说共产党不就应该是左的吗?所以说中共“形左实右”是有道理的[22]
    • 你知道吗?《南方周末》不仅是国营媒体而且还是党媒。
  • 外媒对中国媒体缺乏认识。
  • 外媒对中国媒体审查制度缺乏认识。

说了这么多,那你说如果我是外媒记者,我提及这些外国人不熟悉的中国媒体时,得怎么描述它们?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17725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295038


不要高估媒体和中宣部的智商[编辑]

中国的媒体不算少。除了国家级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之类的大报,针对某一阶级、某一人群的《解放军报》《农民日报》之外其中一个典型案例就是周子瑜国旗事件

这事是被大陆媒体一手炒大的。我们来回忆一下这事,以及宣传部:

  • 周子瑜手拿的是青天白日旗,又不是绿岛旗。青天白日怎么就不行了?

前面提到,中国真正的“官方”媒体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但其实也不尽然。“自由港”(iyouport)写了很多有关中国媒体管制的论述。本文摘录的这些地方主要是为维基百科站内使用媒体的考量之类服务的,所以为了不跑题,只摘取其中一些部分作为补充。请结合上面罗列的《纽约时报》中对《环球时报》等中国媒体的描述理解。


原文:《北京的政治宣传模式发生改变,或正对冲中国异议的弱点》 CC-BY-4.0。其中绿色文字部分是我的注释,加粗部分是原文所带的、下划线部分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部分。

日前中国官媒内部组织了一场学“习”讲座活动,此前发放了一本叫做《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的小册子。这本书原打算只在内部流通,据称“习近平思想”公开的只有四部分,其中不包含新闻(准确说是政治宣传),于是这本书不会再版,而且被指从现在开始不应被宣传,只能内部学习。

iYouPort 无法对照内部流通的版本和曾经网上销售的版本之间是否有区别,但我们有幸获知了在中国头号“国社”“国社”特指新华社内举办的一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出现的诸多关键信息。这些信息体现了两种危险的存在,即 民间异议群体习惯性认知和传统行动风格的弱点,及体制外学者和海外媒体中流行的看似正确的误解。

由于这场讲座中,主讲人将美国体制内媒体的宣传与中国同类宣传机构做了对比,于是本文在逐条分析之后,将采取对比美国的模式,以便说明宣传操纵的进化为何值得警惕。

(小标题)中国官媒和北京官方不完全是一码事

很多体制外学者和评论家,还有海外媒体(以美国为主)均习惯于通过中国官媒的报道来理解中国官方的心思,不消说在某些时候它是准确的,但另一些时候则不是,这是由于共产党的媒体管控和华盛顿对体制内媒体的管控,是两种不同的模式。

美国的宣传之所以高效并能精准表达权力的意图,是因为很多体制内媒体记者在发稿前直接接受报道中所涉及的相关官员/权力部门的“指导”,这早已不是秘密该网站还有一些文章揭示美国的宣传是如何工作的。前面概括了美国是如何审查新闻的,而中国则是宣传部统一指导,这就变成了被凭空添加了一道隔离层 — — 宣传部在推测“上面的意思”,而被其控制的媒体则默认宣传部的推测完全正确。

如果您还不了解美国体制内媒体,至少可参见这篇文章:关于美国记者为什么会在发稿前主动联系官员,以便获得审查,令稿件“完美”

于是西方记者很容易将中国官媒对北京政权的代表性理解到非常高的水平,进而其知识高度依赖于英文主流媒体的中国学者和评论家们也一起进入了这一误解。很常见的是,Twitter 上一些著名西方媒体记者经常通过围观新华社英文版、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来了解中国,或者说了解北京政权的心思在胡锡进开通了twitter帐号之后,胡锡进的twitter也成了这些人“围观”的对象之一。我曾在《侨报》上看到有作者用胡锡进的两条英文推特大做文章,同时,通过同样渠道了解北京意图的还有中国的体制外观察家们、和海外华裔观察家们。于是,很明显,上述这些群体由于主视角一致,从而其反馈在很多方面会产生共鸣,结果就是,这些群体共同推高了大众的同一误解的深度,而他们所理解到的只是中共宣传部的心思,而不是中南海。

我们知道,至今仍然有很多人认为上述这两者是一码事,其实不完全是。日前“国社”内部组织的培训(或者说是“教训”)可以充分体现这点。

负责讲课的人在两个多小时内多次谴责多家官媒“对上层之意图理解不清”,指责中宣部带偏舆论导向。本文后面会选取重点部分分析,总的来说,有必要指出4个长期被忽略的关键,即:

  1. 中国官媒接受的是中宣部的指示。有些时候是没有指示的,在这种情况下的应对方式一般来说报社领导人会基于避免麻烦的立场而绕避有可能敏感的话题,或者由于编辑报题密度大而不得不直接向上请示。如果明显“敏感”,如群众抗议事件等,则基本不会请示,直接回避。禁令只是属于直接的指示。
  2. 微妙的指示。指示不一定是确切的,这是中国式官僚主义的一个特点,有些时候需要下层自行理解,自行决策。之后的责任承担与反馈相关,如果反馈被认为良好,则下层的理解就会被认为正确;反之则是下层误解了上层的意思,而不是上层没说清楚。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您的研究课题是中国的媒体审查,仅仅挖掘到所有明确的禁令是远远不够的。
  3. 中国官媒并非一个整体。多家中国官媒或国社之间很多时候是竞争关系,而不是协调一致的,这点上美国媒体应该不会理解错误。于是外界观察很难确定一个长期的“北京红人”从而引其为最可靠信息镜映。这种竞争与通常的市场化媒体之间的业务竞争区别不大,不同的只在于价值观,这里的价值观是“导向让领导满意”,而市场化媒体的价值观是“流量让广告商满意”。
  4. 不是说完全不可以将中国官媒理解为北京政权的传声筒,他们之间的原则性大方向是不可能相悖的,而是说,需要将中国官媒的言论理解为北京意图的加强版或者可能性,因为其中被强行添加了两层自我审查过滤,一层是官媒领导层,另一层是中宣部。当北京对宣传文稿发布后生成的现实反馈不满意时,被谴责就是这两个过滤层。他们被认为“误解了上方的意思”。

如果您希望更深层了解中国官媒内部,这里有一篇文章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在中国:六个片段勾画媒体人的侧面》(Here is the English version)这篇文章远未深入,我们是想说,如果您真的希望了解应该如何解读中国的信息源,建议采取的是这篇文章所呈现的调查方式,而不是采访和阅读公开报道,后者很容易存在误导。

(小标题)中国官媒被批评了什么?

据参会的匿名信息来源称,这场讲座活动是“令人惊讶”的,事实上不存在真正新鲜的讯息,而是这些讯息在此前从未于“国社”内部分享和研讨,更不用说如此深层的指责。“它展示了几乎所有我们这个系统内部从来不会被展示的内幕”,消息人士说。

三大官媒均被指责了,新华社、央视和人民日报,甚至有些案例直接被称其为“新闻事故”。中宣部则被指责为“带偏了舆论导向”,网信办被指“没有用心学习”。

都是些什么案例?

  • 央视 — — “央视认罪”被批评“带偏舆论导向”这里的“央视认罪”指的是在“709律师抓捕事件”中,数名律师被迫“认罪”的画面被央视播放出来一事。该事件被外媒广泛报道。很明显,舆论反馈倾向于没有法治的游街式审判,这与习近平的所谓“依法治国”口号相悖,如上述分析,最终责任将由央视承担。接下来是作者(旁听人士)的个人见解但央视审判这一模式在习近平治下并非一次出现例如周子瑜和铜锣湾书店书商“认罪”,为什么此前未被指责、甚至没有内部讨论?不得而知。我们推测认为,此事标志着北京主导的政治宣传模式的一个转向,后面会有具体分析。这部分还有一个幻灯片,足够证明其真实性,我们未能被授权发布。
  • 自动噤声 — — “头条号旗下栏目「内涵段子」被广电总局封锁,几百名网民抗议,为什么不报道?” 内涵段子,此时最后的抗议沸沸扬扬,数百名“段友”开着贴“内涵段子”车贴的私家车横七竖八地堵了广电总局大门,可以自己上网搜相关视频,场景壮观参会的匿名消息人士说,这位主讲人就此批评官方媒体的自我审查,称“中宣部并没有发布禁令,为什么你们都聋了?”该主讲人称:“不要以为你们不报道就没人知道,事实上消息早已铺天盖地了”……正如我们上面的分析,在这类敏感话题面前基层领导人是不会主动请示的。于是结果就变成了,不论报道还是不报道,都有可能被批评。唯一根据是事后的反馈,如果反馈过于激烈,“上面”不满意了,不报道就是错的,反之则被默许。
  • 异口同声 — — “某市要投资一个项目,花了几个亿,几家央媒异口同声地夸奖此事,只有一家地方媒体提出了批评……这种一致性会显得非常虚伪”。消息人士说,“那家地方媒体批评之后两天,人民日报才开始委婉地批评,承认报道失误,似乎上面因此很不高兴”……异口同声明显很假,但观众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模式,仿佛这些官媒如果不一致,那才是新闻。但如今似乎不同了,这一明确信息指示官媒们应该制造观点差异。
  • 新华社 — — 被指中日关系处理不当,“让日本天皇下跪的评论造成我外交工作重大失败”。消息人士描述,“主讲人称那位天皇对华友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而新华社的评论文章导致中日关系变冷,这是重大事故”。主讲人还说,写评论的人没能摸清形式,也不懂文化历史,称“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德国人下跪有忏悔的意思,日本人则不同,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被混为一谈了”……这是一个有趣的信息,从我们的角度上第一次听到对日关系的这种提法,可以不将其理解为对新华社一家的批评。结合整个讲座中没有出现中美关系处理相关的指责,或可见,北京目前在地缘政治游戏中的进攻方向似乎更加集中化了。
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要在这里插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相关的事。中文维基的这个条目,现在总结了四次使用“勿谓言之不预也”的情况。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四次?这四次使用“勿谓言之不预也”的情况中,前三次都是中苏、中印、中越的武装冲突,有了几十年的历史;但第四次,也是最新加的一次,确是有关中美贸易战的。但是,这次因为贸易战,《人民日报》刊文使用了“勿谓言之不预也”一词,却没有爆发性的结果——前三次都是在武装冲突里面使用,用了之后都开打了;而贸易战本来就是打一打,再谈个判,停一停,然后再打一打这样反反复复的,然而我们却没看到《人民日报》撂下这句话后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出现。现在“勿谓言之不预也”这个条目的“收录标准”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讨论[23],并且似乎最近的这次因为中美贸易战而撂下的“勿谓言之不预也”根本不是什么高级别的言论。其中中印、中越边境冲突,都是《人民日报》在头版上显眼地刊登了以“钟声”署名的最高级别社论;中苏珍宝岛冲突,是新华社发表的长篇通讯[24][25],是官方的正式文稿。但是,这次中美贸易战的《人民日报》社论级别不高,署名叫“五月荷”,不是通常的《人民日报》高级别笔名,也没登在头版。再考虑考虑这到底有没有必要放在“勿谓言之不预也”条目的正文里面?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也各有一篇文章提到了勿谓言之不预也,就我个人观点,我不认为那篇在《人民日报》上刊登的提到了“勿谓言之不预也”的社论有多高级、有必要重视、有必要放在条目正文里跟其他三者并列。我不会在这里深入介绍《人民日报》的评论分级,但从这里,结合“记者也是人”和上面对“《人民日报》对中南海意思的猜测”这一部分,思考一下《人民日报》内容的重量。另外,在“勿谓言之不预也”条目中提到的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的评论,除了这两者之外,作为中国三大央媒之一的中央电视台也有个“央视锐评”,试着考虑这三者评论的高度。
新华社发文章喷日本天皇可以说是记者智商的最直接体现。
  • 环球时报 — — 多篇社评被批评,“不理解上方意愿”。时间匆忙,我们没能打探到这部分的具体细节,据说被举出的案例有多个,但都比较普通。很多海外媒体经常选取环球时报的评论,以此来理解北京的意愿,而如果你有机会与环球时报编辑私下交流的话,他们会告诉你,大多社评不过是一个写手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他们只是打工的。环球时报是一个选题“最自由”的官媒小报,也就是说他们比其他人有更多机会表达奴态。仅此而已。奴才会被需要,但不会永远都被喜欢。
《环球时报》尽管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媒体(近年还多了个观察者网),但尺度还是不低的。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的时候,《环球时报》就刊登了一篇评价六四事件的社论,其他媒体都没敢。再加上胡锡进自己开了推特然后说些有的没的的,很经常被一些外媒和所谓观察人士拿来当作中国官方的意见。前面我列举《纽约时报》对《环球时报》的提及也是为了证明此事。从《纽约时报》的措辞中,不难看出,他们很把《环球时报》当回事。但事实是,《环球时报》并不能充分代表官方观点,其中的评论,没有署名的,的确都像上面所说的那样,很多是写手想写到哪里写到哪里。胡锡进自己写的评论大多用“单人平”做笔名,表示社论是自己一个人写的,同时单做姓氏时音善,又指自己是“善人”。[26]但是不过也就仅此而已,胡锡进的思维顶多算是“体制内的进步人士”,离中南海有相当的距离。
  • Twitter — — 不要使用 Twitter 信息。多家央媒报道特朗普访华,截取的是 Twitter 图片,因为当时特朗普的账户将故宫的照片设置为封面图。消息人士称,外交官在答记者问时被问及了 Twitter 在中国的封锁问题,于是指责央媒不该展示 Twitter 图片……多家央媒都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有英文版账户,这是中国的对外宣传的一个重点部分。此案例似乎在显示北京宣传方面有意切断国内外的联系,这点与目前的俄罗斯模式很接近,即“对外宽松,对内紧张”;此外还有可能关于避免探讨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外交,或由于习近平不使用社交媒体。
  • 删帖 — — 网信办被批评“以利益为中心,而不是以民众为中心的删帖做法”。主讲人称,“习近平主张包容网上不同意见,而不是一味删除”。消息人士表示,这位主讲人批评几乎所有审查机构“不理解上方意思、没有用心学习上面那本书”……这是一个近年来我们的专栏强调过多次的值得警惕的重点,现在它被验证了。祝华新早在七年前就曾经在一篇舆情分析报告中称:“让人们在线骂娘恰恰是减少了动手的机会;让人们上网骂,可以免得上街”。当绝大多数人沉迷于网络宣泄时,已经进入了这一圈套。后面具体分析。
  • 措辞 — — “不允许使用 厉害了、吓尿了,这类词语”。据消息人士介绍,整个讲座只表扬了一家媒体,《科技日报》。该报在其他所有央媒都赞扬“厉害了我的国”的同时,指出“真的厉害了吗?不一定”,之后该报发表了多篇报道分析“为什么说还有很大差距”……此前,该报总编辑刘亚东的视频在海外华人媒体中很是走红,有评论因此赞其“大胆”、“健康力量”,诸如这类体制外的浅薄评论如今几乎铺天盖地。现在您了解了这些内幕,应该重新思考其价值了。
除了“厉害了我的国”这一个本来从网络流行语“厉害了我的哥”衍生出来的政治宣传黑屁之外,“习大大”和“彭妈妈”也是一个类似的用法。坊间流传前几年很流行的“习大大”在最近销声匿迹的原因是因为习近平自己不喜欢这个称呼。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的典型代表。
  • 美国的宣传 — — 最有趣的就在这里,该主讲人明确表示,要学习华盛顿邮报那种宣传模式,好的宣传就要让受众感觉不到那是宣传。我们后面具体分析。

事实上还有很多细节,甚至包括外界一直认为的“不允许被提起的”修宪取消任期这个话题,参会的消息人士说,“的确,此前在官媒内部只有高层领导才了解这些细节,但是这次是面向所有听众全说清楚了……恐怕本社领导会感觉很惊讶”。另外还有关于“党性人民性一致”的主张,主讲人就此赞扬习近平的“勇气”,称过去三十年文宣战线没人敢提这件事,并就此批评央媒反应不及时,在习近平“819讲话”对其详细论证之后,文宣才敢照本宣科……


钟声

共青团中央背后是一群什么人[编辑]

具体谈胡锡进的言论和《环球时报》的问题[编辑]

小报tabloid?en:tabloid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801/hu-xijin-global-times-us-china-tensions/dual/

重新考量中国大陆网络媒体和自媒体的可靠性[编辑]

网易纸[编辑]

https://i.imgur.com/ApE2L4p.png

https://i.imgur.com/mKVu7Du.p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169323/

参考信息 周恩来 中南海 反映 铁板一块

新华社的报道应该如何看待?[编辑]

靠请示打仗[编辑]

前面我提及了新华社为什么出稿速度慢,比不上国际同行的原因——因为要向中宣部、外交部请示,有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还得再向上请示。白岩松在自己的一份回忆录里更详细地描述这种情况,并且相比较前文使用的巴拿马事件的例子,白岩松讲的这回事更具代表性:


(小标题)沉默的“9·11”

前略

之所以有这个场面出现,是因为头一天晚上发生了举世震惊的“9·11”事件,而在这个事件的传播中,CCTV除去小小的一条新闻,几乎失语。与此同时,包括凤凰在内的媒体却全程直播,让CCTV陷入尴尬的境地。

这该是怎样一种沉默与失语呢?

“9·11”事件发生几分钟之后,我在家中,便接到同学从福建打来的电话,他或许是从台湾媒体中获取的信息,他告诉我:美国发生了大事,火速关注媒体。又问:你们会直播吗?

我第一时间打开电视,全面搜索了一遍,当时还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开始报道。

我马上拿起电话,给两位主任打了过去,一位是时间,时任《东方时空[27]总负责人,一位是陈虻,时任新闻评论部副主任。

电话很简短,更像是请战:美国出事了,看样是真的,如果要直播,请火速通知我,我已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电话放下不久,电视上开始出现相关的直播报道,上海东方卫视凤凰卫视,我印象中还有内地的一家卫视。像大片一样震动人心的新闻画面,直白地展现在电视屏幕上,我为此变得更加着急,直觉告诉我:这是历史性的大事件,按理说,我们不该缺席。

我的家,离电视台五到十分钟的车程,只要定下直播,我会迅速到位。

然而,电话却迟迟不响。新闻事件进一步发展,一分钟的错过,便意味着新闻快速地死亡,正步入历史的阵营。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沉默电话的那一边,该是另一通电话的此起彼伏,争取、说服、焦虑、盼望……都是新闻人,都有着同样的冲动和担心,我相信时间与陈虻,我也相信中央电视台在面对大新闻时最本质的冲动。

电话依然不响,我打开电脑,网络上已是众声鼎沸,让人痛心的是:几乎一边倒的网上留言都在幸灾乐祸。当时,还不知到底有多少生命逝去,也不知这些生命中,会有多少华人。可能是美国误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事情才刚刚过去几年,因此,一种愤怒本就无从消解,“9·11”意外地到来,给了很多人一种解恨的感觉。然而,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情绪,在这种情绪之中,又蕴藏着怎样的一种对生命的漠然。看着这些留言,我在想:如果一会儿直播,我该怎样说,又该怎样去追悼生命?

然而,我注定不会有这个机会,“9·11”事件的直播,将注定不会出现在CCTV的屏幕上,也因此,CCTV将长久背上一个自己根本背不起的重负。

我正在美国纽约进行报道,为了摄像机位,我不得不高难度地站在一个柱子上,因为在我的身后,是“9·11”废墟的重建工地。2001年事发时,我们未能同步直播,即使几年后到了现场,这一课似乎也无法补上。

电话终于响了,这时,各个媒体的直播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电话是时间打过来的,内容同样很简短:“洗洗睡吧,没戏了,不让直播。”

我听得出时间的无奈与痛苦,我当然也听得出CCTV人此前的争取与请求,但是,一切都必须戛然而止。

作为一家媒体,即使是CCTV,也天然地对新闻大事件有一种直觉的渴望,它自己要放弃这个报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后来成为中央电视台主管新闻的副台长罗明,当时正在美国,事情发生后,他迅速确定事实真伪,然后便火速与家里联系,希望为有可能的报道提供支持。

然而,CCTV必须服从命令,而我更只是一个小小的卒子,请战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或许是有人担心,我们直播会显出我们在看美国人的笑话,因此“大气”一些,不直播吧。但恰恰这一个“大气”,小气了许多,也错过了一段真正的历史。

当然,论及原因,还有另外多个版本的解释:主管领导不在国内,联系不上,无法自己做主……但不管怎样的版本,结局都是一致的,我们已经错过了直播。

那一夜,我几乎无眠,而我相信,那一夜,在CCTV内部,无眠的人,绝不只我一个。

八年后的2009年,我去做《岩松看美国》,在华盛顿,有一个新闻博物馆,里面的一个展板上,是2001年9月12日,也就是“9·11”发生后的第二天,世界主要国家最主要报纸的头版。几乎是同样的选择,不管哪一个国家的报纸,头版都是昨天发生的“9·11”。而唯一的例外,是中国的大报纸,头版头条是别的内容,“9·11”只是一个小豆腐块,藏在其他的文字之中。[28]

这一个“例外”是如此的刺眼。看来,美国人并没有领我们“大气”的情,反而对这“例外”迷惑不解。

那是一个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却遗留了一些“伤口”在遥远的中国。然而,也该感谢这“伤口”,让人们开始集体思考媒体的职责与本分。

后略


给维基百科编辑工作的启示:我们是平衡媒体偏见的中坚力量[编辑]

中立里的观点[编辑]

在文章最开始的引言,我举了旺角骚乱和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例子来证明媒体即使是在描述同一个历史事实,也会带有各自的观点。旺角骚乱可以叫“暴乱”“游行”乃至“鱼蛋革命”——取决于你作为媒体的立场;克里米亚可以叫“收复”“侵略”和“占领”——取决于你是俄罗斯人、乌克兰人还是吃瓜看戏的中国人。注释里我还提到,对于朝鲜战争也是可以有不同的描述的,中国认为美国是侵略的,因为美国带头的联合国军介入了“朝鲜内战”;美国认为中国是侵略的,因为在中国的兵力支援下,金日成先挑头打的南边。再换个在维基百科上不太政治正确的例子:假如习近平现在让共军打台湾,外媒肯定会说这是“China invades Taiwan”,“中国侵略了台湾”[29],而中国则会强调这是1949年内战的持续,这是“civil war”。

这种情况是媒体本身的立场所致,没什么办法,但这种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维基百科有自己的用语准则,并且不同语言之间可能还有差异。在中文,其中的一个体现就是两岸用语守则。这包括了使用{{PRC}}{{CHN}}{{ROC}}这种旗帜模板的问题,也包括正文的行文问题。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维基百科的这项要求,但还是有必要再强调。除了两岸三地的用语之外,在像是俄罗斯和克里米亚这种事上,我们也经常会通过共识来决定到底采用哪一种称呼——比如,在克里米亚这一例中,条目全文就应该使用“占领”,以求中立;六四事件,不使用“屠杀”。但这也就是语言之间的差异所体现出来的了:我们可以叫“中国抗日战争”而不用外语维基普遍用的“第二次中日战争”,日语维基也可以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把条目名字从“南京大屠杀”移动到“南京事件 (1937年)”。客随主便,到哪里就守哪里的规矩。有问题还可以再商量。

平时留意到的其他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这种立场所致的观点问题,还有:

  • 两德统一前,中国报纸普遍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为“西德”,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为“民德”而非当今常用的“东德”。两德统一后,中国国内媒体和学术界也改称“东德”了。
  • 新华社、CGTN(就是CCTV的英语台)等媒体的英文报道,不称朝鲜/北朝鲜/北韩为“North Korea”,而是叫“DPRK”,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英文名称“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的四个首字母。所以比方说金正恩他们会叫“DPRK Leader”、美朝关系会叫“DPRK-US relations”[30],听起来违和感相当强。另外,在新华社的中文报道中,严禁使用“北朝鲜”这一称呼。
  • 除了新华社和CGTN不会管朝鲜叫North Korea而是叫DPRK之外,非洲国家科特迪瓦(台湾译作“象牙海岸”)会使用“Cote d'Ivoire”而不使用“Ivory Coast”。这个原因是该国宣布希望其他国家在称呼该国时,使用“Cote d'Ivoire”一词,而不使用“Ivory Coast”,因为后者的名字有殖民色彩。其实,这个“Cote d'Ivoire”就是法语“Côte d'Ivoire”,这个“cote”就是海岸,“ivoire”就是“ivory”(象牙)的意思,拼起来还是那样。只不过这个国家讲法语而已。该国做了这个声明之后,北京政府就跟着改成了法语的音译“科特迪瓦”,而台湾仍然维持意译“象牙海岸”;除了英语国家之外,大多数其他国家也都跟着改了,但就这几个讲英语的国家不肯动。在新华社和CGTN的英语报道里,会使用“Cote d'Ivoire”的用法,这点不同于大多数英文媒体。
    • 其实这么说下去,类似的还有。比如北京的各级政府、媒体和书籍都不使用“圣母峰”和“Mount Everest”来称呼世界最高峰,而是使用“珠穆朗玛峰”(Mount Qomolangma)。而后者的英文“Mount Qomolangma”在英语国家,基本没人听过。绝大多数以英语为母语者只知道“Mount Everest”。“珠穆朗玛峰”(Mount Qomolangma)这一称呼是藏语音译,而不是外国人取的名字,同样被认为更尊重少数民族,更少有殖民色彩。
  • 中韩建交前,中国一直管韩国叫“南朝鲜”。建交之后才改叫“韩国”。所以看当时《人民日报》的报道,都会写“本报平壤电 南朝鲜怎样怎样”(因为当时中韩没有建交,中国记者派不到韩国去,所以韩国的消息都是从朝鲜听来的,你说这扯不扯,要不然就只能看《参考消息》了),韩联社也不叫韩联社,叫“南朝鲜联合通讯社”;并且不像“韩国联合通讯社”还能简称一下,“南朝鲜联合通讯社”是没有简称的。

加帕里公园的背后[编辑]

NHK其实是队友[编辑]

http://www.xinhuanet.com/2018-08/15/c_1123275592.htm 小、晓仁

美国之音[编辑]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china-s-hard-line-rhetoric-on-trade-war-in-the-midst-of-rising-pork-price-20190827/5058443.html Special:diff/55882205

中新社复读机:《联合报》、香港01、《联合早报》[编辑]

https://twitter.com/TechyanWP/status/1159786391926013952

财新 加护病房[编辑]

2020中印军人互殴报道里各媒体的表现[编辑]

本章节待续

乃堆拉“Nathu La”山口的中文译名[编辑]

这起互殴事件发生在中印边境的“乃堆拉”山口,其在维基数据上对应英文条目是“en:Nathu La”。这是媒体在没有做好查证工作时,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望英文生翻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Charlie”这个单词,在英语语境下(比如当作为英国人的名字时)应该被翻译为“查理”;但当作为法国人的名字时,应当遵循法语读音来音译为“沙尔利”。因为英语里念“Charlie”,其读音近似“查理”,而法语里近似“沙尔利”,所以需要根据这个单词出现的语境来区分。在对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的报道中,新华社系媒体[31]采用了正确的翻译,把法语原文的法語:Charlie Hebdo给翻译为“沙尔利周刊”;但人民日报系的媒体[32]、中国中央电视台以及大多数的网络媒体、自媒体将其错误地翻译为“查理周刊”;而大多数港台媒体也采用的是“查理周刊”的错误翻译。[33]此事最后演变为只有新华社系的媒体固执地采用“沙尔利周刊”的叫法,而其他所有人都在叫“查理周刊”,甚至有人一度以为法国一天之内炸了两家杂志社。一直闹大到中宣部开会强调此事,最后以中宣部重申中国[大陆]译名必须归口新华社、而新华社也作出让步,改用“查理周刊”结局。[34][35]

这类翻译错误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上升到中宣部出马的地步,但是也足够让我们看出一个媒体的考究程度。除了查理周刊之外,中国少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藏族等具有较为独立的文字和文化的民族,在经外媒报道再被引述回中文时,也时常会出现各种错误。比如“Ali”在做阿拉伯语时应该译为“阿里”,但做维吾尔语时应该译为“艾力”[36];而在实际操作中,我能想到的一个例子是维吾尔人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这个人因为被家人报告失踪,引发外界媒体猜测是否被关在新疆再教育营里,而后出现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土耳其语频道的推特帐号上“认罪”,进而引发媒体关注。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是这位的汉语名,然而他的名字按照维吾尔语拉丁转写,应当是Abdurehim Heyit。现在你仔细对比这两者,会发现其名字“Abdurehim Heyit”中的“re”被汉字转写成“日”而不是“热”,“hi”被转写成“衣”(也就是说“h”其实没有发音),“He”也被转写为“艾”(“h”也同样没有发音)。但是,包括BBC中文网在内的一些媒体,在转述自自己英文报道时(也包括一些其他中文媒体直接翻译外媒报道),没有考虑维吾尔语的实际情况,把“Heyit”给“翻译”成“黑伊特”,跟正确译法的“艾衣提”相差甚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有Wikipedia:外語譯音表的原因。

说回乃堆拉山口。乃堆拉山口的常见英文转写可以作“Nathu La”。但是,在媒体报道此事时,没有使用“乃堆拉”的正确译名,而是像上文列举的“黑伊特”,望英文生翻译。其中,中央社翻译为“纳土拉”,疑似是因为受到几个下面会提到的“野鸡机翻中文网”的影响,于是乎带的一票中文媒体都跑偏。德国之声中文网(下面还会继续裱德国之声)换了个声调,叫“那图拉”。看到“纳土拉”和“那图拉”,以及“Nathu La”这几种表述,不难发现如果写稿的记者本人不做一些工作的话,是找不到“乃堆拉“这个正确翻译的。维吾尔语、藏语以及其他非西欧语言(包括俄语等)切忌“望英文生翻译”,因为他们的正确翻译跟拉丁转写之间可能相差很大。看着“Heyit”,你能想到正确翻译是“艾衣提”吗?看到“Nathu La”,你能想到“乃堆拉”吗?这个例子不光告诉我们德国之声和中央社在厘定翻译和考究上的污点,也提醒我们在写条目时要格外注意这类事物的中文翻译。[37]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我上面把中央社连着德国之声一棍子打死了,但是中央社还是相对比较考究的,自然我也不能排除中央社的确查了台湾方面在民国时期的一些资料,发现中华民国法理国界上,的确是管“乃堆拉”叫“纳土拉”的,这个是两岸用语的差异。不过,考虑到中央社原文还特地用括号加注了“英文原文”,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央社在这点上应该是没有继续考究的。当然,我希望中央社在这此事上只是个案,因为根据我个人对中央社的了解来看,中央社在对外译名上,是存在使用规范,并且会要求稿件对译名保持一致的。也欢迎有空的各位帮忙查查有关资料。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大陆网站上长期一直都在使用“乃堆拉”,而台湾网站上只有这次中印斗殴以及2017年的类似冲突时才使用了“纳土拉”。另外,中国国家移民局有关网站和记录上,在西藏的出入境口岸里,一直使用“乃堆拉边民通道”一词来称呼,并且中国移民局网站上记载的、在西藏的各类口岸中,总共数量也就不到十个。如果那些媒体肯费些功夫去搜一下,应该不难搜到“乃堆拉”这个正确翻译。

为什么各种“野鸡机翻中文网”(以及自媒体公众号)连看都不要看[编辑]

https://www.swissinfo.ch/chi/%E4%B8%AD%E5%8D%B0%E8%BE%B9%E5%A2%83150%E5%90%8D%E5%A3%AB%E5%85%B5%E7%88%86%E5%8F%91%E8%82%A2%E4%BD%93%E5%86%B2%E7%AA%81/45750714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20/05/11/39250/


《自由时报》再次错用配图[编辑]

前文提到《自由时报》分不清澳大利亚国旗和新西兰国旗的事,在对本次事件的报道中,《自由时报》再次错用配图,证明《自由时报》网站上的审稿等严重欠妥。

《自由时报》网对题头配图的注释是:“印度和中國軍人9日在印度錫金邦北部的中印邊境爆發全武行,雙方互毆,造成4名印度士兵及7名中國士兵掛彩。(擷取自 INH NEWS)”,“撷取自INH NEWS”——其实你要是说《自由时报》编辑部楼顶有卫星天线能收到印度的电视台然后想办法截图下来那也算可以,但其实这图明显是从YouTube上截的。当然,是不是YouTube上截的图最多只是逼格问题;这张配图真正的问题是:尽管图中展示的是一群人互殴的画面,但这个画面其实并不是这次2020年中印士兵斗殴的,而是2017年中印士兵班公湖冲突时的画面[38]。这次2020年斗殴,任何人、任何媒体都没有斗殴场面的图片、视频流出。《自由时报》编辑不懂印地语,张冠李戴,错用配图。

除了拿这张图直接去问印度朋友之外,还有一种最简单的查证办法:在手机上下载Google Translate的app,选择从印地语翻译成中文,然后打开“拍照翻译”的功能,对准《自由时报》网页上的这张图,你会发现图片左上方红框里的小字被翻译成“The file”。英文里在新闻画面上写“file”的意思为“资料照”“资料图”,即图片不是事件本身,只是相关而已。

然而,即使你在假设《自由时报》编辑里没人懂印度话,也没人能想到用手机Google Translate来查证,《自由时报》的编辑理应还有这么几种方式来察觉到这张图片并不是2020年的:

  • 稍作搜索便可以在网络上发现之前2017年时中印军人斗殴的视频(毕竟都是斗殴,你作为媒体本身如果还没报道的话,那么自然应该看到2017年的视频),其中的场景、画面完全跟你截到的图一样,比如这个视频
  • 去YouTube上搜搜India Today之类印度英文媒体、印度英文电视台的报道,不难发现他们在报道此事时,都是主持人、记者在旁边作旁白,画面里播出的都是随便的什么画面(比如之前的中印边境战争、洞朗冲突,也包括上面这个视频,甚至就把习近平和莫迪的脸面对面放到一起),而在播放这些画面时,大多数媒体也都标注了“File”的字样,表示为资料图。结果《自由时报》偏偏找了个自己也看不懂的印地语YouTube视频来截图
  • 国际主流媒体,包括路透社、法新社、《华尔街日报》,甚至中央社自己,在报道的时候,都没有任何配图,或者就是随便找几个能体现中印军人的、中印冲突的照片。其中包括上面这个已经贴过了的中央社的链接,里面都没有任何事件本身的配图。因此,很有可能的是,要么因为地方太偏,要么因为所有人都忙着打架没人顾得上拿手机拍照,总之打的这场架就是没有视频流出的。

顺便再损一句三立:你要用中央社稿件就好好用,不要自己去pixabay上随便找图。都说了是打架斗殴,最多就拿起石头互相砸,根本没有动枪[39],你配个士兵拿枪的图片,说造谣倒的确也没造谣,但是说你误导读者总还是够的。

说说外国的Fake News:“Questioned”还是“Detained”?[编辑]

启示:不要太抠媒体的字眼[编辑]

三星酒店里CNN和凤凰背后的故事[编辑]

很多人都知道,中国大陆想要看凤凰卫视、CNN这样的境外电视台,只有一定星级以上的酒店才能看到[40]。就我个人来说,我已经目睹过不止一个人借着出差的机会在宾馆里天天只看凤凰卫视的了,很多人都很喜欢凤凰卫视里面比较带新鲜感的报道和一些内地电视台看不到的选材。当然,随着近十多年内地各省卫视蓬勃发展,再加之电视相对网络流媒体来讲本来就逐步式微,关注这方面的人也越来越少。很多人一定星级以上的酒店宾馆里能看到凤凰等境外电视台,但对其背后的政策运作不是很了解。本节将涉及这类问题。

日本广播协会(也就是NHK,又译“日本放送协会”)曾多次报道自己的电视频道在播出敏感片段时,在中国大陆的信号被屏蔽。被NHK提及的有2019年六四时间三十周年、香港反送中游行、浦志强审判等。其中一次获得台湾绿媒关注的是反送中游行。本节和接下来的几节中会讨论台湾绿媒的这些报道。不过在继续之前,我们先跑个题,来一起研究研究在中国大陆收境外电视台的事,方便接下来继续展开,另外提到这个话题可能不少人都比较感兴趣,所以就多讲几句。

中国大陆境外电视审查概述[编辑]

根据中国政府的规定,下述场合中可以申请使用卫星地面站(就是俗称的卫星锅)接收境外电视台:

  • 级别较高、规模较大的教育、科研、新闻、金融、经贸等确因业务工作需要的单位;——对应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大学等机构。很多大学里都有能看凤凰卫视的校园IPTV,就是这么来的
  • 三星级或国家标准二级以上的涉外宾馆(限亚太六号);——这是大多数人能看到的境外电视台的来源;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最起码在中国大陆,星级酒店是必须要经过评定才行的,酒店不能说自己是几星就几星[41]
  • 专供外国人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人士办公或居住的公寓。——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国的外交公寓(谁去消红?)。这也是NHK为什么会发现自己家在中国的信号是被屏蔽的,稍候会详细提到外交公寓的问题

上面这三行规定首先解释了一个为什么大多数人印象里一定是在三星以上的酒店里才能看到凤凰卫视,去大街上随便找个7天如家汉庭速8则不行的原因。

上面第二条的规定里还多了一点:只限接收亚太六号卫星的信号。简而言之:这个亚太六号卫星上有三十多条被中国政府指定的国营垄断性公司买断的频道,专门用于转发获官方批准的境外电视台。这些境外电视台都有审查,会在播放敏感内容时黑屏或播放所谓“迎客松”等画面。当然中国还不至于闲到真的发射一颗卫星专门供应和谐过的电视信号。这颗卫星除了一些波段被其他国家的运营商买断外,跟中星6B中星九号等其他几颗卫星同时作为中国大陆各地有线电视、IPTV的信号源。你家里的有线电视其实也都是卫星下来的,只不过下来之后再通过有线的方式分发入户。

为了方便地方广电机构工作,亚太六号卫星上传送的境外电视台信号都会在右下角多一个半透明白点,表示这个电视信号是从受审查的亚太六号卫星上传送下来的。这样广电的人来查的时候,就可以很轻松地看出宾馆酒店有没有私接其他卫星信号。亚太六号卫星上的信号也不是高清,现在电视台1080p(i)都很多了,但亚太六号上的节目也就保持在480p(i)的水平。除此之外,亚太六号卫星的解码卡由官方指定的公司垄断,价格十分昂贵。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你说亚太六号卫星这么垃圾,谁还会看呢?其实还真不一定有多少人会看亚太六号卫星上的境外电视。主要有这么几点原因:

  • 三星以上酒店现在已经不怎么管亚太六号了。这个从两方面理解:一个是大多数人都更爱上网,不太爱看电视,所以有钱拿来买电视解码卡不如把酒店硬件环境提升一点。我还记得2010年去新疆,住的那酒店也就顶多比如家强点,评上了三星也一样有凤凰看,何况那时候新疆全境断网,不看电视还有什么消遣?另一方面是IPTV的冲击。酒店都需要给自己的房间覆盖WiFi,而电信、联通、移动都在出售整个宾馆全覆盖的解决方案,即每个酒店房间的机顶盒兼WiFi热点,甚至光纤直接通到酒店房间里。而如果酒店决定用亚太六号的信号源的话,就意味着酒店需要单独聘用维护技工、单独走线,还不能连着电视顺便把WiFi覆盖也给做好。但是电信、联通、移动的IPTV方案在给宾馆节省麻烦的同时也会导致出现官方的IPTV不仅看不了凤凰卫视等境外电视台[42],甚至连CCTV 5都看不到——CCTV 5除了从广告盈利之外,还从有线电视每年的收视费中盈利,要不然专门转播体育赛事的CCTV 5光靠广告是没法赚钱的。体育赛事的转播版权费非常高。
  • 卫星电视爱好者也不会去看。当年大家看电视都标清的时候,看亚太六号最起码不会被分辨率辣到眼睛,但是现在中国大陆周边的其他卫星上有高清节目看,为什么非要看亚太六号上标清还时不时被屏蔽的节目?另外,亚太六号的解密其实是有办法破解的,只不过官方机构反制破解比较严格,现在亚太六号也少有人想办法破解。
  • 台湾人不会去看。亚太六号上没有一个台湾电视台,最多就有几个香港澳门的。台湾电视台落地大陆是一个2000年代中期一直在争的事,最后甚至连中天和东森这两家很蓝的电视台都没被批准。最后这两家也就是跟CCTV签了供稿协议而已。为了应对这种现象,台湾一些卫星电视供应商还有租用卫星频段,特地针对大陆台商的。
  • 非官方IPTV及各类“盒子”的盛行。

其实还有三类人会看亚太六号上的境外台:深圳人、外交公寓里的住户和大学生。先说深圳人。

深圳有线电视(又叫“天威有线”,深圳的有线品牌名叫“天威”)被获准在深圳有线电视网里转播亚太六号卫星上的境外电视节目。在深圳,CNN、BBC等境外电视台被跟其他需要付费才能观看(然而根本没人付费)的那些电视台一样待遇,只要交钱就能看。不需要装锅,不需要买盒子,百分百合法,全国独深圳一地,深圳的朋友们还不心动吗?天威听说还有活动,只要报一下机顶盒智能卡卡号就可以免费看15天。但是天威宽带翻墙不稳,这个需要注意。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深圳联通/电信配天威然后付费订CNN了,不要入IPTV的邪道。我这只能找到一份2011年的价目表,从上面看CNN和BBC各需要人民币25元/月,凤凰卫视电影台凤凰卫视资讯台两个合在一起才人民币10元/月,但是NHK和韩国KBS则需要人民币150元/月——记住这个150元/月的价格,因为之后我们就在研究亚太六号上的NHK会有几个人看。

还有一类便是外交公寓里的住户了。

从凤凰卫视说起[编辑]

计划:

  • 凤凰比你想象的厉害
  • 电视和广播的没落以及网络媒体的兴起
  • 凤凰的采编能力和驻点数量:中文媒体第六;电视媒体里仅次中央电视台
  • 对比台湾电视台和香港有线电视新闻
  • 可惜用不了

维基百科和媒体“守门人”[编辑]

一位跟我比较熟悉的维基人前段时间ping我,想让我参与一个有关媒体的讨论。至于这个讨论具体是什么,我先卖个关子。在开始之前,我们先来提一个概念:守门人理论(英語:Gatekeeping)。

简而言之,所谓“守门人理论”说的是,媒体要有自己的节操,要从外界各类新闻中,凭自己的想法和准则,挑选出有新闻价值的内容再加以报道,而不能看到报什么就报什么。从社会事件上甄选出有价值、有营养的新闻,是媒体在给自己的报道把关守门,故称“守门人理论”。

履行“守门人”的职责不意味着进行审查。“守门人”指的是媒体衡量事件、信息的价值,并过滤掉其中质素低劣者的应尽职责。

主条目:守门人理论;英文:Gatekeeping (communication)

在继续之前,我们先看一则视频。这个视频是美国左翼媒体“Vox”制作的,在其中以福克斯新闻(英語:Fox News;港译:霍士新闻;台译:福斯新闻)的电视节目为例,提到了“守门人理论”,并主张福克斯新闻没有履行好其作为媒体应尽的“守门人”职责,反倒成为共和党和美国右翼政客的宣传工具,被用于干预其他中间派和左派媒体,进而左右美国公众讨论的话题,达到诋毁民主党、支持共和党的最终目的。

YouTube: You’re watching Fox News. You just don’t know it.

当然这个视频本身争议不小(从下面的评论和顶/踩比例就能看出),我建议各位先不要在乎评论区和顶/踩比,只关心视频里提到的几个论点以及对“守门人理论”的概述。

视频中列举了几个例子。

其实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守门人理论”跟维基百科的“关注度”有几分相似。我接下来的讨论会扩展这个“守门人理论”的范围,其含义也包括了诸如“新闻价值英语Newsworthy”(英語:Newsworthy)等更广义的概念。

评价一些媒体的“守门人”标准[编辑]

考虑到一些媒体的全名比较长,且英文缩写容易混淆,为了增加可读性,下文一些段落使用专名号。

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等[编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其logo字母“RFI”是法语“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的缩写
德国之声,其logo字母“DW”是德语“Deutsche Welle”的缩写

本小节标题上写到的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通常简称法广)、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代表了两类不同的媒体:

  • 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明慧网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为代表的具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这些大家平时见得都很多了,其立场和可靠性等,无需赘述。重点是第二类。
  • 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为代表的国营(或有国家背景的)宣传机构、有中文网站或中文广播,且反对北京政府、立场比较激进的。
    • 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官方的国际宣传媒体,自由亚洲电台受美国政府资助,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德国之声则是官方的广播电台,兼营网站。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德国之声的地位类似中国大陆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湾(中华民国)的中央广播电台、英国BBC和日本NHK的对外广播等。
    • 更具体地说,这些媒体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最开始都是从广播电台起步、互联网普及之后才有网站[43];他们的广播电台往往都使用十几种甚至几十种语言广播,而后来的网站自然也设立了不同的版本;在冷战背景下从事为国家进行政治宣传的工作,代表国家的政治立场;不同于类似今日俄罗斯(英語:RT)等一些极力试图同所在地政府撇清关系的媒体,这些官方的广播电台毫不掩饰它们的官方背景,其所持立场自然也是倾向所属地政府的;大陆和台湾互相之间拿着高功率广播发射站互相对着的,互相忽悠对方飞行员和海员往对岸开的、以及不让偷听的,就是这些广播电台。只不过这些广播电台后来都开设了网站,而本小节里我们更加关注这其中最重要的几个: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德国之声,其中的后两者尤甚。
    • 我想大家都很熟悉美国之音了,但为什么要提法广德国之声呢?
      • 相比较其他知名度比较高的对外广播,法广德国之声有更加活跃、更新更频繁的网站。网站上的报道除了有关法国和德国这两个国家自身的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国国内“新闻”的报道,主要包括中国各类未获官方媒体关注的社会新闻、民间“维权人士”等,且大多负面。这跟其他有设中文广播的其他国家外宣机构不同。如NHK的中文网站更新寥寥,每天的中文广播谈的也都是日本国内或是些中国相关无关痛痒的事;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自陈水扁上台之后,也逐渐从要“反攻大陆”“共匪暴政”之流转变成了报道台湾内部新闻,而其网站也成了中央社复读机,里面的东西都是中央社的稿子——但当年的影子还在,

什么事能引发台湾媒体的关注?[编辑]

《纽约时报》对比《华尔街日报》:媒体本身的政治取向对“守门人”标准的影响[编辑]

外媒和外媒“中文网”[编辑]

中文网媒体分两类:只翻译外文报道的(WSJ、Reuters、NYT)、原创自己报道的(Rfi、dw)

中国大外宣是如何得逞的[编辑]

——中新社复读机:联合新闻网和HK01

世界主要通讯社[编辑]

民间记者[编辑]

“守门人”渎职下的媒体共鸣腔[编辑]

https://mobile.twitter.com/nhk_news/status/1138758686652977152 https://mobile.twitter.com/nhk_news/status/1135752871704780802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618115352/http://www3.nhk.or.jp/news/html/20190612/k10011949901000.html

说远一些:媒体寡头垄断和“资本家才有钱印报纸”[编辑]

维基百科需要再做第二道“守门人”吗?[编辑]

为什么英文维基要禁掉《每日邮报》[编辑]

话先说在前面:我个人不经常看《每日邮报》(Daily Mail),所以下面只是一点个人浅见,欢迎指正打脸。之后我可能会去英语维基翻翻他们讨论禁掉《每日邮报》的讨论记录,再做补充。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每日邮报》是英国媒体,被英语维基百科直接禁掉了,不可在任何情形下作为参考资料使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对于很多中文维基人来说,《每日邮报》好歹也是叫得上名字的媒体,很多人对英语维基社群直接禁掉《每日邮报》的举动并不是十分理解(PS:中文没禁)。如果你干脆就不知道《每日邮报》被英语维基禁掉这件事的话,你可以去中文这边的互助客栈搜索一下有关讨论。

我们来数数比较有名的英国媒体:首先,路透社是英国的,大报还有《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泰晤士报》(The Times)、《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卫报》(The Guardian)、《独立报》(The Indepedent),电视广播媒体有英国广播公司(BBC)、天空电视台(Sky TV),周刊有《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剩下的就是小报了。小报里比较有名的,除了《每日邮报》之外,还有《太阳报》(The Sun)和《每日镜报》(Daily Mirror)。

不少中文媒体经常拿《每日邮报》说是。一方面是有一说一,《每日邮报》的采编能力和内容丰富程度的确不错,又有很多花边新闻,非常方便自媒体和一些文风不严肃的媒体做一点什么“英国男女做了什么奇葩事儿”之类的报道,吸人眼球。另外可能的确是很多人都没意识到《每日邮报》的问题在哪。

《每日邮报》是小报。相比较《泰晤士报》、《卫报》这种大报来说,小报更市井、更关注于花边新闻和社会新闻,而更少关注时政和国际新闻、更受普通百姓的欢迎。“大报”和“小报”除了指报纸版面有多大之外,更指其中内容。在英语,“小报”叫tabloid,是一个专门的单词。在中国大陆,《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各省市党委机关报属于大报,《环球时报》、《新京报》以及各种都市报、晚报属于小报。在香港,《明报》、《信报》属于大报,《苹果日报》、《东方日报》属于小报。至于台湾,我还真不认为有什么报纸从报道的严肃性上说算得上大报。台湾几大报纸包括《联合报》、《自由时报》、《中国时报》和台湾版《苹果日报》。退一步讲,《联合报》和《自由时报》都还可以。[44]

“女王”还是“女王陛下”?[编辑]

2020年4月,英国女王就当时英国愈发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罕见地做出讲话。我们来看几段从前面提到的英国媒体网站中摘取的内容。首先,是《每日邮报》和《太阳报》:

  • 《每日邮报》网站:

The Queen delivered a historic rallying cry to the British public tonight, urging them to come together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a poignant television address.

在今晚一起撼动人心的电视讲话中,女王向英国公众发出了极具历史意义的号召,敦促他们团结一致,对抗冠状病毒爆发。

Speaking from Windsor Castle, where the 93-year-old monarch is isolating with Prince Philip, she told millions of Brits watching from home: 'If we remain united and resolute, then we will overcome it.'

在温莎城堡,这位现年93岁的君主正跟菲利普亲王一同隔离时,她做出了这番讲话。她告诉数百万正在家观看讲话的英国人:“如果我们能团结一致、坚定不移,我们就能战胜它”。

Her Majesty's extraordinary intervention is only the fifth time she has addressed the nation during her 67-year reign and comes as the UK death toll from the pandemic neared 5,000, with 621 new deaths today.

女王殿下这次非同凡人的介入[时事]是她即位67年来仅有的第五次向全国发表讲话,而与此同时,英国死于本次疫情的人数数量已经接近五千,仅今天就新增621例死亡。

(中略)

Brits stuck at home amid the lockdown tuned in to the speech, sharing photos of their entire families huddled in front of the TV to watch Her Majesty.

在封城中呆在家里的英国人收听着这次演讲,分享他们全家人相拥在电视前一睹女王殿下英姿的照片。

——2020年4月5日,《“我们定能战胜”:女王向勇敢面对冠状病毒危机并自我隔离的“一如以往坚强的这代英国人”致以敬意并说“我们终会成功……我们终会再次相见”》'We will overcome this': The Queen pays tribute to a 'generation of Britons as strong as any' bravely facing coronavirus crisis and self-isolation and says 'we will succeed... and we will meet again'
  • 《太阳报》网站:

THE Queen is expected to tell the nation "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 in a special broadcast on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on Sunday, Buckingham Palace has said.

白金汉宫说,女王预计将在一场就冠状病毒疫情于星期日播发的特别节目里告诉全国“我们荣辱与共”。

Her Majesty will address the nation as the deadly bug continues to spread across the UK, already claiming more than 3,000 lives.

女王陛下做出这一演讲之际,这种致命的病毒已经传遍了整个英国,导致超过三千人死亡。

——2020年4月3日,《女王将就冠状病毒危机向全国演讲,告诉英国人“我们荣辱与共”》 Queen to tell Brits ‘we’re in this together’ as she addresses the nation on UK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英国媒体。

  • 路透社例一:

LONDON, April 3 (Reuters) - Britain’s Queen Elizabeth II will address the nation on Sunday over coronavirus, Buckingham Palace said.

【路透社伦敦4月3日电】白金汉宫表示,英国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将在星期日就冠状病毒向全国发表讲话。

“Her Majesty The Queen has recorded a special broadcast to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Commonwealth in relation to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Buckingham Palace said. “The televised address will be broadcast at 8pm on Sunday 5th April, 2020.”

“女王陛下已经就冠状病毒爆发向联合王国和英联邦录制了一段特别录像,”白金汉宫说,“这段电视讲话将在2020年4月5日星期日晚8时播出。”

“The address was recorded at Windsor Castle.”

“这段讲话是在温莎城堡录制的。”

——2020年4月3日,《英国的女王伊丽莎白将就冠状病毒向全国讲话》 Britain's Queen Elizabeth to address the nation over coronavirus
  • 路透社例二:

LONDON (Reuters) - Queen Elizabeth will make an extremely rare address to the nation on Sunday as Britain grapples with the increasingly deadly coronavirus outbreak.

【路透社伦敦电】星期日,伊丽莎白女王将极其罕见地向全国发表讲话。于此同时,英国正应对愈发致命地冠状病毒爆发。

The address, which was recorded at Windsor Castle where the 93-year-old monarch is staying with her husband Prince Philip, will be broadcast at 1900 GMT on Sunday, it said.

它说,本次录制于温莎城堡的讲话,即这位93岁的君主跟她的丈夫菲利普亲王的住所,将在星期日于格林尼治时间十九时整播出。

(中略)

The queen rarely broadcasts to the nation apart from her annual televised Christmas Day message, usually to offer personal thanks or provide reassurance in times of crisis.

除了每年圣诞节都会录制的讲话外,女王极少向全国讲话。此类讲话通常都是表示个人的感谢,或是在危机发生时安抚民心。

——2020年4月3日,《英国的女王伊丽莎白将就冠状病毒罕见地向全国讲话》 Britain's Queen Elizabeth to make rare address to nation over coronavirus
  • 《金融时报》网站:

Queen Elizabeth will address the nation in a rare broadcast this weekend, praising NHS workers and calling for resolve and self-discipline from the public.

伊丽莎白女王将在本周末极其罕见地向全国播发讲话,其讲话包括了表扬NHS[45]工作人员,以及呼吁公众同心协力和保持自律。

Her Majesty will broadcast the four-minute morale-boosting address at 8pm on Sunday, having made the recording earlier at Windsor Castle.

女王陛下将于星期日晚8时播发这一段四分钟长的、鼓舞人心的讲话。这段讲话是早先在温莎城堡录制的。

——2020年4月5日,《在对抗冠状病毒之际,女王将发出同心协力和保持自律的号召》 Queen to call for resolve and self-discipline in fight against coronavirus
  • 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

The Queen is to stress the value of self-discipline and resolve during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in a special address to the nation on Sunday.

女王将在星期日对全国的特别讲话里,强调在冠状病毒疫情之际,自律和同心协力的价值观的重要性。

In a rare speech, she will acknowledge the grief, pain and financial difficulties Britons are facing during this "time of disruption".

在一场罕见的讲话中,将承认英国人在面对这“混沌的岁月”时所经受的悲痛、苦难和收支上的困境。

She will also thank NHS staff and key workers, and emphasise the important role individuals can play.

还会对NHS的工作人员和从事必要工作的人士表达谢意,并强调个人也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

Her address will be broadcast on TV, radio and social media at 20:00 BST.

她的讲话将在英国夏令时间20时通过电视、广播和社交媒体播出。

The Queen is expected to say: "I am speaking to you at what I know is an increasingly challenging time."

女王将会说:“我正在这据我所知处境将愈发困难的时刻对你讲话。”

——2020年4月5日,《冠状病毒:女王将要呼吁“自律和同心协力”》 Coronavirus: Queen to urge 'self-discipline and resolve'

其实我还想举一些例子,但是时间有限,就放这些。其中,《每日邮报》在对英女王的报道时,更倾向使用“Her Majesty”(女王陛下)这一用法,而更少去用“the Queen”(女王)这种比较中性的。这跟小报普遍所持的立场有关:民族主义、偏右、反移民,而在英国,小报民族主义和右倾的立场具体体现为反对欧洲一体化、支持英国脱欧、支持英国君主、支持英国维持君主立宪政体、反对共和。在英国、日本、泰国这样存在君主的国家,媒体在对该国是否应该废黜君主制所持的立场,跟该媒体属左属右密切相关。如日本共产党党报《赤旗报》不肯去用基于日本天皇纪年的年号(即“令和元年”等)来表记年份。即使在英国和日本,其天皇和女王已在事实上不具备任何实权,是否保留他们也是取决于政治立场的。当然,这不意味着拥君的右翼媒体都是小报、都是不可信任的,如日本《产经新闻》持右倾立场,但属于大报。

在上面的例子中,《每日邮报》对英女王的讲话使用了“extraordinary”(非凡的、不同常人的、非同寻常的)这种滥美之词来形容,足见其右翼民族主义的特点。在接下来的章节,我们还会看到更多《每日邮报》民族主义的体现。再对比其他英国媒体,我们可以发现在取材和受众上都更国际化的路透社,用词就要保守中性得多。路透社不仅用了“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把话说全了,还强调是“英国的女王”(Britain's Queen)。英国广播公司(BBC)需要在政治上中立,还需要承担对外宣传的工作,用词也比较中性。开篇时,BBC用“The Queen”(女王),之后用“she”“her”来指代女王。

这不是说其他的英国大报就不用“Her Majesty”了,如上文中,《金融时报》就用了“Her Majesty”。但是,论次数、频率,以及是否使用了“extraordinary”这种其他的词汇来渲染民众对女王的“爱戴”,其他媒体都不及《每日邮报》。另外,其他大报更多地在内文段落里使用“Her Majesty”,而不是在开头几段。《卫报》网站上有关此事的文章中,大多数没有使用“Her Majesty”,但非新闻类的社论、观点类文章,因为是个人撰写的非时事类文章,会遵照作者的意愿使用“Her Majesty”引用错误:<ref>标签中没有内容。上面媒体使用“Her Majesty”,还有就是引述白金汉宫官方声明、英国皇室人员的原话。原话自然是不能改的,而白金汉宫肯定也会去用“Her Majesty”,但除了原话引述之外,在原创的事实报道中,使用“Her Majesty”的情况不多,甚至《每日邮报》也没有全篇都在用“Her Majesty”。至于其他的外国媒体,更是需要强调这是英国女王,而不是什么其他国家的,也更不会去用“Her Majesty”这种词。

2010年的YouTube视频[编辑]

请各位先看完上方链接处的视频“每日邮报之歌”。我记得我最开始是在中国国内的视频网站上看到的这个视频,还有中文字幕,但现在找不到了。如果能找到的话,请联系我。

在这个视频里,拍摄者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念着《每日邮报》的标题。从视频里列举的例子不难看出来《纽约时报》搞“标题党”的特点。每念几个标题,拍摄者还不忘揶揄几句It's absolutely true because I've read it in the Daily Mail.(因为我是从《每日邮报》读到的,所以这件事肯定是真的。)我也看不太懂拍摄者列举的所有例子,所以就举几例比较好解释,我也不会搞错的,分类列举如下:

第一类:标题党、扯淡和废话[编辑]

兜帽
  • Oversexed and Underaged “上床太多,年龄太低”
  • Sports Stars Have Sex “体育明星上过床”
  • Pop Stars Take Drugs “明星吸毒”
这难道不是废话么?谁没上过床?如果说“上床太多,年龄太低”还算有点可写的东西,可以议论一下的话,其他两件事就基本可以算是扯淡了。当然,你可以说,标题看起来荒唐无所谓,只要正文里不是废话就行了——但标题党还是标题党,不是吗?另外,单从标题来看的话,《上床太多,年龄太低》一文可以理解为主张让年轻人保持贞操,跟《每日邮报》这种小报通常所持的右派保守立场相吻合。
  • Teen Boys Wear Hoods “青少年戴兜帽”
一样,都是废话。(如果你没反应过来的话,右图就是兜帽,连帽衫上的帽子。)
  • EXCLUSIVE: Criminals Get Marks & Spencer Vouchers when Released on Bail “独家报道:罪犯在被保释出狱时,会拿到玛莎百货消费券”
玛莎百货是一家英国百货公司品牌。说罪犯在保释出狱的时候,能拿到某商业公司的消费券、打折券这种,不算不能报道的新闻,但至多也就是花边报道。但是《每日邮报》却把这条根本无关紧要的消息放在头条,还美其名曰“独家报道”,用黑底白字来抓眼球,这就是明显的标题党、把小事炒成大事了。

第二类:煽动英国民族主义、右翼保守情绪[编辑]

  • EXCLUSIVE: Brussels Politicians Want to Stop Us Drinking English Ale “独家报道:布鲁塞尔的政客想要让我们喝不上英式麦芽酒
在本例中,“布鲁塞尔”指代欧盟。这个标题是在说,欧盟已经把大棒挥向英国人爱喝的啤酒了。前面提到过,在英国,右翼媒体在政策上的立场具体体现为支持脱欧、反欧洲一体化。质疑欧盟,说欧盟连我们大英帝国喝个酒都要管,可以说是非常经典的小报作风了。欧盟的政策、法律经常要比一些成员国愿意实行、愿意制定的法律要严格得多,批评欧盟法律对本国不公平,“什么都要插手管”,也是欧洲右派人士的常见观点。
  • EXCLUSIVE: Muslim Women Hiding Stolen Goods Behind their Veil “独家报道:女穆斯林把偷来的东西藏在面罩里”
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的观点在欧美右翼群体中十分常见。本来视频中举出的《每日邮报》所谓的“独家报道”都是黑底白字的,这次除了黑底白字之外,还露个戴面罩的穆斯林的眼睛,煽动意味更加明显。同样地,如果只是单纯讨论诸如“警察等执法人员有无权力在遇到穆斯林嫌疑人时,让她们摘下面罩、头巾以便检查是否携带赃物”“囚犯收监时,监狱有无权力要求出于安全考量,便于检查赃物,而令遵照伊斯兰信仰而留大胡子的嫌犯刮掉胡子,此举又是否侵犯宗教信仰自由”,这都是的确可以坐下来好好讨论的正经问题[46];但像《每日邮报》这样标题党是不可取的,估计《每日邮报》的正文里也不会深入讨论这些真正的问题。
  • Immigration 'Like a Flood' “移民‘像潮水一样’”
  • EXCLUSIVE: Immigrants Arriving on an Unprecedented Scale “独家报道:移民以前所未见的规模涌来”

第三类:伪科学、无关紧要的科学研究[编辑]

  • Royals on the First Page (Look, your taxes fund him, worth every penny)
  • Swine Flu and Road Rage “猪流感和路怒症”
  • EXCLUSIVE: Brussels Politicians Want to Stop Us Drinking English Ale “独家报道:布鲁塞尔的政客想要让我们喝不上英式麦芽酒
  • EXCLUSIVE: Muslim Women Hiding Stolen Goods Behind their Veil “独家报道:女穆斯林把偷来的东西藏在面罩里”
  • Immigration 'Like a Flood' “移民‘像潮水一样’”
  • EXCLUSIVE: Immigrants Arriving on an Unprecedented Scale “独家报道:移民以前所未见的规模涌来”

同一份研究,相反的结论[编辑]

https://i.imgur.com/RnLFYyU.png

小结[编辑]

https://harrypotter.fandom.com/wiki/Vernon_Dursley

各种媒体扯淡简明回驳集锦[编辑]

本段不定时更新。简单回驳各种媒体扯淡言论、扯淡报道,如果什么都扩展成一大段的话那就写不完了。

台湾某电视台:“CNN最反特朗普”

在台湾某电视台(不知道具体哪家,如果你知道这是哪家电视台的话请告诉我)的政论节目里,电视字幕打出“难怪最反川普的CNN今天都讲……老美大军压境习近平还喊‘百年强军’ 拜登和川普都不……”。

在美国主流电视台中,最反特朗普的是MSNBC,而不是CNN。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一般普遍认为,在美国主要的有线电视网络中,MSNBC政治倾向偏左、CNN比较中立、福克斯新闻偏右。之所以CNN开始反起来特朗普了,主要是因为特朗普点名管CNN叫“Fake news”,他CNN想不反也得反。MSNBC这家电视台在中文圈听到的次数不多,但其地位及规模都可以跟福克斯新闻相当。说CNN是“最反特朗普”是纯粹扯淡。

题外话:说MSNBC、CNN、福克斯新闻三家是有线电视新闻网络(英文对应叫“cable news”)的原因是,还存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哥伦比亚广播系统(CBS)这三大无线电视新闻,也就是需要用一根鱼骨天线支出窗户外面才能收到的无线电视。这种无线电视在香港还算比较常见,但在中国大陆基本上是见不到的。除了NBC、ABC和CBS外,美国还有美国公共电视网(PBS)作为主要的无线电视节目制作商。PBS和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是美国的公营电视广播机构,地位可以跟NHK、BBC和香港电台类比。

之所以MSNBC、CNN和福克斯新闻叫“有线电视新闻”,是因为收视户必须要用有线电视才能收到(或者卫星锅),并且有线电视和卫星锅还得是交年费的那种;而NBC、ABC、CBS、PBS这几家只需要买套天线就行了。这也是为什么MSNBC、CNN和福克斯新闻更容易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收到[47],而其他四家无线电视新闻更不容易收到的原因。[48]NBC、ABC、CBS、PBS这四家政治色彩都不算特别浓,尤其是PBS,更是要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并且不像MSNBC、CNN和福克斯新闻这几家基本都是24小时播新闻的,四家无线电视台都会播正常电视台该播的节目(电视剧啊什么的),并且相当一部分的节目都是电视发射塔所在的地方上做的(比如一个州的大城市会有自己的电视台、自己的采编团队,做自己的地方新闻,算是美国版的“xx卫视”吧),所以在政治上扯到的东西也更少一点。

天外有天,美国不是就那么几家媒体的。另外,就算我们不算CNN和MSNBC这两家主流的,“反特朗普”的左翼媒体数量那就更多了,如Vox。就像“支持特朗普”的,除了福克斯新闻这个算得上是主流的媒体之外,各种右翼中波广播电台[49]、播客(Podcast)、以及像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也很多。而这家Breitbart新闻网是直接被英语维基禁掉的,因为扯的淡太多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从像是前面提到的这些渠道来了解新闻,而不是CNN、MSNBC、福克斯新闻、《纽约时报》之类等。

一些媒体记者常驻地列表[编辑]

世界和大中华地区主要通讯社驻地、分社
新华社 中新社 中央社 美联社 路透社 法新社 彭博新闻社 共同社 韩联社
北京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上海 是 是 是 也许 是 是
深圳 是 是 是 也许 也许
重庆 是 是 否 否 否
广州 是 是 也许 否 否
沈阳 是 是 否 否 否
大连 是 是 否 否 否
香港 是 是 是 是 是
台北 是 是 是
高雄 否 否 是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东京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首尔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平壤 是 否 否 否 是 否 否 否 否
雅加达 是 是
科伦坡 是 否
华盛顿 是 是
联合国 是 否 是 是 是
安克雷奇
哈瓦那
巴黎 是 是
布鲁塞尔 是
海参崴 是
内罗毕 是
约翰内斯堡 是
世界和大中华地区主要大众媒体记者的驻地
中国大陆 香港 香港和台湾 台湾 日本 美国 英国
《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表 1] 财新网[表 2] CCTV 《南华早报》 无线电视(TVB) 《大公报》和

《文汇报》

《苹果日报》 《中国时报》和旺旺中时系媒体 《自由时报》 三立新闻网 《朝日新闻》 NHK 《纽约时报》 《华尔街日报》 CNN ABC

(美国广播公司)

美国之音 BBC
北京 不适用 是 是 是 否 是 否 是 是 是 否 是 是 是 是
上海 是 是 是 否 否 ? 否 否
深圳 是 是 是 是 是 否 否 是 否 否
广州 是 是 是 否 否 否 否
沈阳 是 ?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否
香港 是 是 不适用 也许
台北 是 否 也许 不适用
高雄 否 否 否
东京 是 是 是 不适用
首尔 是 否 否
平壤 是 否 否
新加坡 是 否
华盛顿或纽约 是 是 也许 不适用
洛杉矶或旧金山 是 否
伦敦 是 也许 不适用
巴黎 是 也许
布鲁塞尔 是 也许
莫斯科 是 否
内罗毕 否
约翰内斯堡 否
大中华地区主要大众媒体记者的其他驻地

除在总部外,没有明确驻外地记者的主要大众媒体有:

  • 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
    • 《新京报》澎湃新闻:两者总部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但没有明确的驻外地和外国记者。其中所有外地和外国新闻都来自转载其他媒体和通讯社的稿件、临时派出的记者,或编译外媒外电报道。
  • 臺灣 臺灣

表格内注脚

  1. ^ 《人民日报》记者兼《环球时报》记者。相同的记者在两份不同的报纸上分别使用“《人民日报》驻某地记者”和“《环球时报》驻某地记者”的名号,但都是同一批人。
  2. ^ 财新网记者兼《财新周刊》等。

注释和原文摘要[编辑]

  1. ^ 这是中央电视台2001年自己用电视台里的公家资源自己真的去做了一个新闻联播。这新闻联播是做出来内部搞笑看着玩用的,主要内容是自黑和黑自己领导、黑自己工资低之类。其中有些东西挺有意思,也反映了中国记者对审查的态度。其中有恶搞江泽民,给江泽民配音说“我特别喜欢中央电视台记者提问,让问什么就问什么,不让问什么,打死他们也不问,比香港记者强多了,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闻”(对,这视频真是2001年的,可能跟现在这膜蛤也有点关系),还有片段说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发明了一种吃了之后有助于审查新闻,让新闻通过审查的“泻药”。围观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IROv-oBhVA (如果你能找到无码版的请直接找我)
  2. ^ 写到这里,想提一点跑题的: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美国认为中国和北朝鲜“侵略”了南韩,因为带头挑事、第一个冲过三八线的是北朝鲜政权;中国认为美国和联合国军“入侵”朝鲜,是站在朝鲜历史上的政权(朝鲜半岛一直是一个国家,并且直到现在称呼历史上朝鲜半岛的政权一般也叫“朝鲜”而不叫“韩国”)而言的。中国认为朝鲜这打的是内战,美国参和内战的行为是侵略。当然你去查美国的史书也好中国的史书也好,都会承认“是北边先打南边的”这一客观事实,但是各自有各自的解读,或者类比现在正在讨论的媒体问题,可以说是各自有各自的报道角度。在这件事上,你不能说任何一方是错的。
  3. ^ 摘录一则下方评论解释这个问题:1945年中華民國早已獨立 ,沒錯阿, 但民進黨要改國號為台灣國, 連國旗都有。民進黨是不承認中華民國好嗎? 台灣人要中華民國的站一邊, 要成立台灣國的站一邊。這就是台灣目前亂像 , 一下說以獨立, 一下說要民主, 一下要說要主權, 都是騙票的
  4. ^ 大纪元默认使用的时区应该是美国时区,所以消息更晚。
  5. ^ 我推特上讲了这件事:[1]
  6. ^ 就是网信办
  7. ^ 可能很多人对这件事感兴趣,这件事是六四事件六四清场两个条目里没有提及的。我顺手去《纽约时报》的档案库里面搜了一下(其他报纸的档案库我也有access,但是懒得翻了)。随便摘录几则。其实从中不难看出,《纽约时报》在6月4日之后,有关中国可能发生内战的报道频次相对较密,足以证实当时这个传言势头比较猛,且很多媒体都曾一度相信。但在几十年后的今天的我们知道6月4日之后几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事我们能埋怨媒体造谣?或是消息人士给媒体喂了假消息?
    另外后面说《华尔街日报》等的记者写了报道,但是我懒得去翻WSJ。谁找到了告诉我一声。可能很多人都还不知道维基百科图书馆有老报纸数据库的访问权限。去wikipedialibrary.wmflabs.org里面登录一下,就能申请数据库访问权限了。这是神器,得用好。
  8. ^ 当然,如前面所说,这些“谣言”可能当时还是真的,之后高层才变卦修改。
  9. ^ 1989年春夏之交时的各类游行在中国各大城市都有,但因为外国记者普遍集中在北京,这甚至塑造了人们对八九学潮的整个认知,也是为什么英文更喜欢叫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尽管游行全国遍地都是)的原因。在挖掘新闻及其困难的情况下,一些记者蹲点在香港机场和陆路海关,向深圳方向南下和乘飞机至香港的旅客打听传闻、收集照片等。
  10. ^ 报道上写的是“Reuters Exclusive”。很多媒体都爱搞这种独家报道,不仅《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种大众媒体有,美联社和这里的路透社都搞独家报道。但比方说法新社就没怎么搞过。
  11. ^ 在此期间,外媒也曾使用其他的译名。在外媒报道毛泽东逝世时的报道中,普遍称新华社为“Hsinhua”。当时,《纽约时报》和路透社的多篇报道都这样使用。像新华社到底应该音译还是意译的问题其实有很多(其实我可以写一个新论述,但是这就跑题了),比方说“天安门广场”可以叫“Tiananmen Square”“Square of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纽约时报1949年10月2日)这两种,“Tiananmen”也可以写作不带撇号的或者带撇号的“Tian'anmen”。在1976年9月10日(毛泽东逝世后的第二天)美联社播发的新闻图片下方注释用的是”Tien An Men Square”,是“Tien”而不是“Tian”。
  12. ^ 标题中的“中国的”也可以理解为“中国国营的”,或者某种意味上“中国官方的”。
  13. ^ 其实当然你可以说有非国营的媒体,只不过得看你怎么定义了。前文提到过的cnBeta、好奇心日报之类你说算不算?
  14. ^ 这也是通讯社和大众媒体的区别。通讯社的稿子买好了之后是可以直接登的,通讯社会看是谁买的,然后根据订户的体量、用量、使用方式等收钱。侵权怎么办?其实处理方式跟视觉中国一样。
  15. ^ 还记得上面有一个注释提到1976年9月10日毛泽东逝世后第二天的《纽约时报》吗?当天《纽约时报》A16版比较罕见地全文转载了新华社刊发的有关毛泽东逝世的官方声明(全都是原话)。但是你猜这稿件是怎么来的?这其实是新华社北京发稿,传到香港,被路透社转载,再传给《纽约时报》的。文革时,新华社的发稿仍然很大程度上是使用电传打字机、电报等短波无线电进行的,所以接收范围和信息量都有限;而比较之下,当时世界主要通讯社都开始使用卫星了。尽管当时尼克松已经访华,中美关系转暖,中国也在逐渐给更多外媒记者发签证,但当时那些外媒驻北京的记者必须要到电报大楼才能往国外总部发新闻,所以第一批反应过来的外媒实际上是他们驻香港和东京的记者站收到了北京用英语的中波、短波广播。驻香港和东京的记者站先发一句话新闻之后,他们驻北京的记者才能把报道从电报大楼通过电传打字机发出去。这个当年存在的状况在各大通讯社已经完全转用卫星和互联网发布新闻稿后,仍然一定程度上的存在。就像在当时,新华社本可以直接把稿件交给《纽约时报》,不用路透社记者守着收音机或者让其他有合作关系的通讯社帮忙转交。
  16. ^ 参阅维基新闻:巴拿馬文件後總統選舉,約翰內松勢成冰島總統
  17. ^ 在冰岛总理正式辞职之前,环球网对冰岛的游行也有报道。此事详情和新华社通稿原文见中国数字时代。中国数字时代的文章里,提到了新浪新闻是唯一一个敢直接转载法新社原稿的媒体。这是严重违反中国媒体管控制度的行为,追查下来新浪上面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18. ^ Quartz是美国左派(自由派)媒体,对华报道风格类似《纽约时报》。
  19. ^ 所以视觉中国出事了,《人民日报》社和新华社从某种程度上说都幸灾乐祸的。人民网很快就自己搞了一套卖自己图片的网站,借着这个机会大肆宣传。
  20. ^ “保守派媒体”这个用法可以说是我从英语搬过来的。中文一直普遍称呼《南方周末》等为自由派媒体,但没有把《环球时报》称为保守派媒体。本文算是为了行文方便,原创了这个概念。
  21. ^ 为了防止有人没反应过来,提醒一下:中国的一部分极左,如一部分向往毛泽东思想(毛左),实际上在移民、社会问题、女性权益等方面上,表现得极端保守(极右);而与之对应的,另一些“左”派人士(如深圳佳士事件中的学生)是国外标准的“左”。另外,观察者网乌有之乡是左是右?
  22. ^ 根据语境,“形左实右”这个词不一定这么用。
  23. ^ 这里讨论的是55777954号修订版本时的条目样式(2019年8月23日最后修订),之后该条目可能会有变动。
  24. ^ 通讯是一种文体。似乎港台使用通讯的比较少,但新华社非常常用。
  25. ^ 我在这个页面最开始的引言中说,很多人是分不清“新华网”和真正“新华社电”的报道的,试着体会接下来两者的区别。
  26. ^ 至于那篇有关六四的社论,尽管上面没有署名,但我认为是胡锡进写的。
  27. ^ 《东方时空》是中央电视台在每晚黄金档播出的深入介绍时事新闻、剖析政策的节目。
  28. ^ 我其实特地去看过九一一之后的中国主要报纸。《人民日报》没上头条(情理之中,上了头条反倒是怪事),但《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都是头条。《人民日报》没有重点报道是情理之中,就像新闻联播无论如何都会先播领导人动态一样。
  29. ^ 跟台湾媒体因为中华民国宪法之类的事直到解严之后才普遍开始把“中国”和“台湾”对立起来不同,西方英文媒体很早就这么做了。这也是我个人认为英文维基把Republic of China重定向到Taiwan、不过分强调区分跟Taiwan对应的是China还是mainland China是可以接受的做法。因为那是英文维基百科,英文几十年的语言习惯固然如此。
  30. ^ 按照英文首字母,D排在U前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维基百科上中美贸易战叫China-US trade war,把中国排在前面。
  31. ^ 包括新华社电讯、《新华日报》、《新华每日电讯》、《参考消息》、《半月谈》等
  32. ^ 包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
  33. ^ 不排除早期部分港台媒体考虑到了这一点,使用了香港和台湾在法语语境下对“Charlie”的正确译法。如你有发现,请联系我更正本文。
  34. ^ 参考资料:
  35. ^ 这事听起来好像是傲娇新华社对了,然而这也丝毫不能掩盖新华社为我们贡献了成堆用屁股想出来的译名的客观事实。其中典型代表包括把美国网络媒体“BuzzFeed”翻译成“‘嗡嗡喂’新闻网站”,把网盘Dropbox翻译成“德罗普博克斯公司”,在民宿预订网站Airbnb公布自己的中文名为“爱彼迎”之前,将其翻译成“空中食宿公司”等神操作。所以我想说的是,中文维基百科原则上大陆译名也是要跟着新华社的,但是我们在实际操作中还是得带一点批判的眼光,“嗡嗡喂”还真就算了吧。
  36. ^ 我也不是完全确定,暂时也没有时间查证。欢迎纠错打脸
  37. ^ 顺便提一句:Trymybestwikipedia创建的一大批小行星、南极洲地理之流的条目,不仅在有译名手册的情况下不按照译名手册来翻译,也经常出现不校对译名的情况。这些条目创建好了还不能删,很难想像这些在维基百科上使用错误译名的小行星、南极洲地理的条目如果一直保留下去,会埋下怎样的祸患。
  38. ^ 我最多只能说:图中所示的斗殴画面最晚在2017年就开始流传。至于是不是真的中印士兵斗殴、是不是真的发生在2017年,我也不能确定——不过能确定的是,配图肯定不是2020年斗的殴。
  39. ^ 其实有印度媒体引用军方说法,称双方就是吵架上升到了动手而已,没有任何动枪的行为
  40. ^ 唯一的例外是,广东省全境有线电视都能看到凤凰、TVB翡翠台明珠台以及其他少数被允许在广东省有线电视播出的、具有境外资本背景的电视台。另外,深圳作为例外中的例外,能看到更多的境外台。后文会详述。当然,这一差异很多广东人自己都不清楚(以为全中国都能看到翡翠台),外地人去广东没留意过的也不清楚。
  41. ^ 这活是国家旅游局管的(所以现在就应该归文旅部了?),总之宾馆一般前台背后的墙上都会把国家旅游局颁发的星级酒店认证的牌匾挂着,这是最方便观察的(不过有的也不一定挂)
  42. ^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是在广东的话,IPTV是看不了翡翠台的。翡翠台必须要用市有线电视机顶盒才能看到。
  43. ^ 这些媒体中比较有钱的,除了网站之外还有电视台。比如美国之音和德国之声。
  44. ^ 认识大报和小报的区别对于平时的时事事件类条目创作也有帮助。比如香港“东网”(网址on.cc)就是香港《东方日报》的网站,而《东方日报》是小报。在采纳来源时,应该将这方面考虑在内。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多用大报运营的网站。另外,报纸和报纸运营的网站(如《环球时报》/环球网、《人民日报》/人民网、《联合报》/联合新闻网)是不一样的。本节讨论的都是他们的报纸版。一般来说,他们的报纸都会比网站要严肃一点。
  45. ^ 简而言之,“NHS”是英国医保。详见国民医疗服务体系
  46. ^ 其中后者是真实存在的事件。美国最高法院在Holt v. Hobbs一案中认定此举违反美国法律。
  47. ^ MSNBC和福克斯新闻还差点。CNN在国际新闻上的采编能力强大到可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加拿大以外收到的CNN更多的是CNN国际版;而CNN美国版天天就扯美国自己那点事,跟MSNBC和福克斯新闻在取材上没什么区别。
  48. ^ 香港TVB的明珠台在UTC+8的每天早上会转播NBC晚间新闻(NBC Nightly News),广东广电有线电视可以正常看到,另外NBC Nightly News也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官方上传的完整版。
  49. ^ 开车的时候听的。

待整理[编辑]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10125507/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41851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10125103/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41851

http://china.caixin.com/2020-02-10/101513388.html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20/0210/c1001-31578622.html http://www.bjd.com.cn/a/202002/10/WS5e40a37ee4b002ffe9942459.html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2100022.aspx https://www.voachinese.com/a/beijing-announces-closed-community-management-20200210/5281235.html https://www.ctwant.com/article/36126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0-02-10/364399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00210/%E2%97%A4%E6%AD%A6%E6%B1%89%E8%82%BA%E7%82%8E%E2%97%A2-%E7%96%AB%E6%83%85%E5%A4%B1%E6%8E%A7-%E5%8C%97%E4%BA%AC%E5%B0%81%E4%BA%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