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訊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Wow! signal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ow!訊號

Wow!訊號美國天文學家傑里·R·埃曼(Jerry R. Ehman)在1977年8月16日檢測到的一個明顯的窄頻無線電訊號,當時他使用的是《搜尋地外文明計劃》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大耳朵電波望遠鏡。這個信號的特徵顯示並非是來自類地行星太陽系內的信號,並且大耳朵完整且持續觀測了72秒鐘,但是之後再也沒有收到這種訊號,並且當談到SETI的成果時,許多媒體都會聚焦在此一事件上。

驚訝於這個訊號與星際訊號天線選單中使用的是如此吻合,Ehman在電腦印表機的報表上圈出了這個訊號,並在旁邊寫上了「Wow!」,而這個註記就成為這個訊號的名稱。

報表的解讀[编辑]

圈起來的字母代碼6EQUJ5描述信號變化強度,每一個空格表示介於0至0.999…,數字1-9表是相對應地帶編號的強度(從1.000到9.999…),強度在10.0以上的用字母來表示(A相當於強度在10.0到10.999...,B是11.0至11.999…,依此類推)。因此U的數值在30.0至30.999…,是這架望遠鏡曾經檢測到的最大值。在這種情況下的強度是無單位的信噪雜訊比,是在數分鐘之前這個頻帶上的平均值[1]

兩個不同的數值的頻率分別是:1420.356MHz(J. D. Kraus)和1420.456MHz(J. R. Ehman),兩者與氫線1420.406MHz的差異都小於50KHz。

訊號的位置來自人馬座,靠近人馬座 χ的恆星集團附近。由於實驗上的设计,這個訊號的位置可能位於這兩個紅色帶狀區域之一,並且在緯度(垂直軸)上也有衰變造成的不確定性。為清楚起見,紅色帶狀區的寬度未依比例繪製,實際上應該更為狹窄。

訊號的位置[编辑]

大耳朵望遠鏡的兩個號角形饋電器指向天空的方向略有不同,並且會隨著地球自轉而改變,因此要精確的訂出大耳朵搜尋到訊號的位置,事實上是很複雜的工作;Wow!訊號只有其中的一個號角收到而另一個沒有收到,雖然資料已經處理過,但若不是兩個號角同時收到的訊號,是不太可能精確的定出位置,因此它的赤經有兩個可能的位置:

  • 19h22m22s ± 5s(正號角)
  • 19h25m12s ± 5s(負號角)

赤緯則明確的測定為 −27°03′ ± 20′。這些數值都是以B1950.0曆元表示的[2]

轉換成J2000.0 曆元,相對應的赤經為:

  • RA= 19h25m31s ± 10s 或 19h28m22s ± 10s,和赤緯
  • Del.= −26°57′ ± 20′。

這個位置在天球上的人馬座,大約在亮度5等的人馬座 χ恆星集團的南方2.5度。

時間變化[编辑]

信号强度-时间图

大耳朵望遠鏡是固定著隨著地球自轉掃掠天空。依據地球自轉的速率和大耳朵的觀測窗口,大耳朵對任何一個點的觀測時間都是72秒鐘。因此一個來自地球之外的訊號,將只會被記錄到72秒鐘,並且訊號會逐漸增強,而在第36秒時會顯示出訊號最強 - 訊號抵達大耳朵的觀測窗口中央位置,然後強度就會開始衰減。

因此,Wow!訊號的長度不僅正好是72秒鐘,並且其強度變化也符合來自地球之外的訊號模式[3]

訊號重現的搜尋[编辑]

在任何情況下,一個號角接收到的訊號,隔三分鐘後,另一個號角也會收到,但是這一次沒有[3]。傑里·R·埃曼在收到這個訊號之後,每個月都嘗試用大耳朵再次接收這個訊號,但是都沒有成功[4]

在1987年和1989年,Robert Gray使用在橡樹嶺天文台英语Oak Ridge Observatory的META陣列搜尋這個訊號,但是也未能再偵測到[4]

在1995年和1996年,Gray 也使用比大耳朵更強而有力的甚大天線陣進行搜尋[4]

Gray和Dr. Simon Ellingsen之後在1999年使用塔斯馬尼亞大學性能更好的霍伯特26m 無線電望遠鏡再度搜尋這個訊號[5],在原訊號位置的附近進行了6次14小時的觀測,但依然沒有偵測到任何與Wow!訊號相似的訊號[3]

可能解釋[编辑]

2017年,安東尼奧·巴黎(Antonio Paris)認為Wow!訊號可能由一個或兩個途經太陽系的彗星266P/Christensen和P/2008 Y2 (Gibbs)所產生。他認為彗星靠近太陽時會釋放出大量的氫雲,就是這些氫雲產生了Wow!訊號[6][7][8]。然而,這一理論引起其他學者強烈的批評,包括大耳朵電波望遠鏡研究團隊成員,因為更詳細的分析表明這些彗星在當時並不在號角觀測範圍。此外,彗星在這些頻率下未發出無線電訊號,並且沒有解釋為什麼在一個號角中可以觀察到彗星,但在另一個號角中卻沒有觀測到彗星[9][10]

蓋亞任務對訊號可能的來源區域觀測超過3,000顆恆星,發現距離地球最近的20顆恆星位於388至1,000光年之間。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Ehman, Jerry. Explanation of the Code "6EQUJ5" On the Wow! Computer Printout. [2006-06-12]. 
  2. Gray, Robert; Kevin Marvel. A VLA Search for the Ohio State 'Wow'.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2001, 546 (2): 1171–1177. doi:10.1086/318272. 
  3. 3.0 3.1 3.2 Shostak, Seth. Interstellar Signal From the 70s Continues to Puzzle Researchers. Space.com. 2002-12-05. 
  4. 4.0 4.1 4.2 Alexander, Amir. The 'Wow!' Signal Still Eludes Detection. The Planetary Society. 2001-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27). 
  5. Gray, Robert; S. Ellingsen. A Search for Periodic Emissions at the Wow Locale.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2002, 578 (2): 967–971. doi:10.1086/342646. 
  6. Paris, Antonio. Hydrogen Clouds from Comets 266/P Christensen and P/2008 Y2 (Gibbs) are Candidates for the Source of the 1977 “WOW” Signal. Journal of the Washington Academy of Sciences. 1 January 2016 [13 June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June 2017). 
  7. Paris, Antonio. Hydrogen Line Observations of Cometary Spectra at 1420 MHZ. Journal of the Washington Academy of Sciences. 1 April 2017, 103 (2) [13 June 2017]. 
  8. https://arxiv.org/abs/1706.04642
  9. Dixon, Robert S, Dr. Rebuttal of the claim that the "WOW!" signal was caused by a comet. NAAPO. North American Astrophysical Observatory. [13 June 2017]. 
  10. Emspak, Jesse. Famous Wow! signal might have been from comets, not aliens. New Scientist. 11 January 2016 [13 June 201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