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贯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一贯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此符号为汉字转 90 度,象征一贯道的中心主神,前者为灵性之母,后者为肉身之母。教徒称之为“先天母字”[1]
The character mu, meaning "mother", in different ancient Chinese scripts. It is used as the symbol of Yiguandao, mostly in a style derivative of oracle bone or bronzeware scripts. According to the religion, the character also means "fire".[2]

一贯道又称天道,是一支中国秘密宗教教派,流传于华人地区,为罗教系秘密宗教先天道的一个支派,由王觉一于1877年(光绪3年)所创。同治光绪之际先天道分裂,一贯道为先天道中的改革教派[3]。其以实践儒家思想为宗旨,主张五教同出一源。

目前,一贯道主要兴盛于台湾香港。而在有不少台湾移民的地方,例如美国日本韩国东南亚美洲非洲欧洲等地。

名称[编辑]

一贯道之名称清代才出现,出自“西干”“东震”之后。

王觉一领授天命为祖师后,将姚鹤天掌道时的总堂“西干堂”改为“东震堂”,“现如今老金公西干捐馆,无生母落东震重立天盘”。并将教名改为“先天无生教”。为使教名更加贴切自己阐发的教理,不久又改为“末后一着教”。据考证,该名称是受到《皇极金丹九莲正信皈真还乡宝卷》和《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有关记载的启发[4]

至光绪十二年,十六代祖刘清虚应真儒将兴之机,而定名为“一贯”,彰显王觉一三极一贯之理[5]。根据《一贯道疑问解答》的说法,其名称为上天所敕令更名[6]

一贯道以其信仰为上天之道,故自称为“天道”。一贯之堂名曰“崇华”,早期之书刊皆以“崇华堂”之名付印[5]

教义[编辑]

一贯道为上帝论的信仰,主宰者为无极老母,亦称明明上帝无生老母,全称“明明上帝无量清虚至尊至圣三界十方万灵真宰”。有四川地区的的一贯道信徒则认为太乙救苦天尊为主宰神,并认为“五教同源”。

历史[编辑]

创立初期[编辑]

一贯道前身为第十五代祖师王觉一所创立之东震堂,后由上天所命名(此述“上天所命名”,虽有参考来源,但仍不具可信度,因所谓的来源仍只是主观的说词)[7]

王十五祖后,道统由第十六代祖刘清虚接续,至此红阳期满,时转白阳(此述“红阳期满,时转白阳”,虽有参考来源,但仍不具可信度,因所谓的来源仍只是主观的说词)[8]

根据《师尊张天然传》[9],第十七祖路中一降生于山东省济宁州。路祖原是军人,路祖于1925年归空,享年七十六岁。在十七祖回天后,道统无人传承,由老姑奶奶(即路祖妹妹路中节)代理天命。于1930年在单县西关的一处大佛堂,立“八卦炉”会,敕命弓长子系(张天然、孙慧明)同领天命,为第十八代祖,继承道统慧命之一代明师(此述“领天命”“继承道统慧命之一代明师”之说,虽有参考来源,但仍不具可信度,因所谓的来源仍只是主观的说词)[10]

1930年师尊张天然(张光壁)离开济宁,以山东省省会济南基地,将大道由济南向各地传播开来,在1930年到1939年间,师尊、师母的传道足迹遍及山西、河南、湖南、湖北、河北、江苏天津安徽浙江、陕西、江西、北平、上海、四川、东北各省等,尤其集中在华北一带。当时中国还受到日军影响,受创最深也是集中在华北一带。

1934年,师尊张天然前往天津传道,渡化了薛颠、张五福、道德武学社社长孙锡堃、杨灌楚、张武城、郭海润、卢鸿宾、刘梦荣等,天津即成为一贯道扩展的重要基地。

1936年,华中各省已开始有道务的传布,南京建业路总坛落成典礼,众道亲邀请师尊莅临主持。师尊及齐鸣周、王星五和三才共五人,由安徽蚌埠取道前往南京,途中遇到官考,在南京被关约有三百日之久。到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正月),师尊获释,随即回来济南总坛[11]

在大陆的发展[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由于北方部分地区一贯道不主张激烈的武装反抗,并拒绝与国民党合作,因此日本人在沦陷区内支持了一贯道传播。一贯道从山东、河北两省向外扩展。

1938年,一贯道开始传入东北,由点传师点道,传播速度惊人,传播范围广泛。

1939年,一贯道在北平举办顺天圣会,之后大批信众到各地“开荒”,一贯道迅速传播至长江流域上海、汉口等地[12]。到1945年抗战胜利时,一贯道已经传遍中国各省主要城市。在沦陷区内,一贯道广为传播,甚至许多汪精卫政权的要员亦加入一贯道,例如褚民谊周佛海、李福久;而在大后方的四川,国民政府的元老和高级军政官员张继居正、贾文秦、许尧卿等亦加入一贯道,连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也和一贯道关系密切。

1950年,据中国公安部门的调查,一贯道在北京有20多万名的信众,在天津则有14万名。在四川则有信众数百万。

1946年1月蒋介石所领导的国民政府以与日本人合作的罪名宣布取缔部分地区的一贯道,而四川方面未受影响。

1947年张光璧过世,一贯道分裂为师兄派与师母派,师兄是指张光璧的元配刘氏之子张英誉,师母是指孙慧明(在台湾蓬勃发展的一贯道属于师母派)。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初期,中国共产党推行镇压反革命运动。12月19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坚决取缔一贯道》,并开始严厉取缔反动会道门,将所有会道门定义为邪教组织,而一贯道是当时最主要的取缔对象,并大量以反革命罪名捕杀信众。

1952年中共官方推出反一贯道电影《一贯害人道》以作为当时的政治宣传目的。到1955年为止至文化大革命时期,一贯道在中国大陆几乎销声匿迹[13]


大陆实行改革开放后,部分一贯道组织通过探亲、旅游等各种渠道返回中国大陆活动,但多为秘密进行。2009年5月4日,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蒋坚永应台北市指南宫董事长高忠信邀请来到台湾参访,当天拜访了高雄市六龟区的佛教妙崇寺,随即拜访一贯道宝光建德神威天台山道场,最后来到佛光山拜访星云大师,星云大师在会见中建议大陆在五大宗教之外考虑放宽多一点合法宗教信仰的选择。[14]一贯道等会道门逐步被中国大陆学界纳入新兴宗教研究范畴。

在台湾的发展[编辑]

一贯道于1946年由上海、天津等地分别传入台湾。1954年,与张天然一同领命的孙慧明通过中华民国总统府参军长刘士毅关系自香港前往台湾,定居于台中市(1975年去世),此后一贯道开始在台湾普传盛行。此时,台湾及海外一贯道道场创办有大量学校、医院、图书馆,积极从事公益事业,救济贫民。如斗六崇修堂自民国四十年代(1950年代)起,即从事当地之贫民救济。由于短短十数年之间一贯道信仰人口急速攀升,而于国民政府迁台的早期尚在戒严时期,过多的群众运动对于政府来说是种压力,所以任何活动都被国民政府监控,在1953年内政部更颁布禁令,对拒绝配合国民党威权领政的一贯道团体,长期采取限制措施甚而以媒体抹黑打压。国民党主导的“中国佛教会”等部分宗教团体更长期以附佛外道邪教视之,百般排挤,甚至有集体裸体膜拜传教的不实指控,导致一贯道信众聚会必须转为秘密结社形式。也因为台湾一贯道提倡蛋奶素,被民间称为“鸭蛋教”,许多谣言造成一贯道宗派不白之冤[15]。但是一贯道仍然在台湾民众中获得了大批信众,发展成台湾最大的道门。

直到1987年2月21日,当时执政党在解除戒严等民主化压力以及亟欲争取一贯道庞大组织支持下,宣布解除对一贯道的禁令。期间,一贯道在台各“支线”部分干部接受吴伯雄等国民党组工会条件,在选举中有系统的支持萧天赞、林钰祥等国民党立委,旋即被允许以“中华民国一贯道总会”为名,登记为合法宗教,并于1988年3月15日成立“中华民国一贯道总会”,目标为“促进世界大同”。其中,来自中国东北的何宗浩所领导的一贯道在台最大系统“兴毅组”,则在其主张信仰应该自由,不应以信徒的政治认同为交换,拒绝加入一贯道总会。该“支线”后来仅有少数单位在何宗浩去世后加入总会。 2015年,高雄市六龟区成立一贯道天皇学院,业经中华民国政府准招收硕士生。

在香港的发展[编辑]

香港的道务最为天津霍永盛于1936年前往拓展,次年则因七七事变,返回天津处理要务而中断。1941年再前往香港成立颖筏坛。

对日抗战胜利后1947年,上海宝光坛潘华龄命娄惠仁抵港,在湾仔设道明坛;其后陈文彬、徐治洲等抵港,又成立秋明坛在西湾、宏化坛在铜锣湾

1948年宁波明光道场严金梅(女)抵香港筲箕立仁光坛,其后又有卓楚梅(女)、史定方(浙江宁波人)等抵港。

1949年国共战争后由于中国开展声势浩大的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孙慧明及许多支线的前人、点传师、人才由各省市避居香港。1949年,天津兴毅坛何宗好、吴静宇在铜锣湾成立昭德坛;1950年又有宁波马毓霖、马富春抵港,在德辅道设正光坛;刘静如由汉口九龙土瓜湾设荣光总坛;常州的吴萼伟、王彰德(女);善一的陈文华等也抵港,在尖沙咀设立泽化坛;上海基硣坛等人也先后成立了下列佛堂:仁光坛于九龙土瓜湾由李鸣岐、朱文仙(女),毕贵烈(女)设立;义光坛于九龙佐敦道,由苏守信设立;礼光坛在九龙荃湾,由沈德云设立;智光坛在深水埗,由陈义善(女)设立;信光坛在九龙城,由顾尚瑞设立;达光坛在香港北角,由欧阳秀英(女)设立。上海浦光坛的汪友德也开设德善总坛、浦善坛等堂。另有上海金光坛的徐书印、北平的张五福等抵港。其地位遂日愈重要,与台湾成为一贯道的两个大本营,许多国家的道场都由此开出。

1966年香港各组线在铜锣湾成立道德善堂(中合堂),以作为联谊及道学研习中心,此后道务日益宏展。

1980年代以后,台湾有部分支线也开始在香港设坛。

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有部分道场从香港迁移至海外美、加、纽澳等地发展。

道场[编辑]

一贯道道场内常见的代表无极老母的油灯(母灯)

一贯道设有家庭道坛与公共道场。个人家庭中设有规模较小的家庭道坛。部分较大的道场,另设有讲堂,专供讲道用。

道坛所摆设的主要是三盏油灯,左右两盏代表日月,中间(或上桌)一定会有一盏灯(母灯),代表的是无生老母(或称明明上帝、无极老母),左右(下桌)则有二盏油灯(称之为两仪灯),代表的是日月。除此之外,还有主祀神祇,主祀神祇多为三教人物。一般以弥勒祖师弥勒尊佛)、南海古佛、济公活佛、吕法律主(吕纯阳真人)、关法律主(关帝)等神佛为主,部分道堂会悬挂孔子、老子、祖师画像,或悬挂于讲堂(讲道的场所)。少部分大型道场,设祖师祠,纪念已故领导者(祖师路中一、师尊张天然、师母孙慧明)。

参见[编辑]

注解[编辑]

  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yktcc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 ^ Lu 2008, p. 23.
  3. ^ 台湾百科大全书. 一贯道. 
  4. ^ 丁乙. 一贯道溯源论:从秘密结社传教到反动会道门. 
  5. ^ 5.0 5.1 一贯道殊胜. 
  6. ^ 《一贯道疑问解答》:“十五代王祖觉一归空时,上天敕令改东震为一贯,称曰一贯道。”
  7. ^ 《一贯道疑问解答》:“十五代王祖觉一归空时,上天敕令改东震为一贯,称曰一贯道。”
  8. ^ 天恩群英圣训:“清虚大化合三教,红阳期满白阳盘。”
  9. ^ 林荣泽编著,《师尊张天然传》(ISBN 9789868383111,2008)
  10. ^ 张天然,《暂定佛规》,1939年
  11. ^ 林荣泽编著,《师尊张天然传》(ISBN 9789868383111,2008)
  12. ^ 上海公安志 >> 附录
  13. ^ 中国评论月刊网络版 一贯道在台湾:宗教现象值得研究 >>
  14. ^ 两岸最大的宗教,中华民国一贯道总会,2014-01
  15. ^ 中国评论月刊网络版 一贯道:波劫之后从台湾走向世界>>

研究书目[编辑]

  • 李世瑜:《现代华北秘密宗教》(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
  • 林荣泽编著,《师尊张天然传》(ISBN 9789868383111,2008)。
  • 活佛师尊编著,《一贯道疑问解答》。
  • 活佛师尊编著,《性理题释解译(中英合编)》。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