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类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错误类比(false analogy)、牵强比附牵强类比不当类比、或弱类比(weak analogy)是一种非形式谬误,系使用不恰当的类比推论而得出不恰当的结论。犯了这种谬误的人借由比较两件不同事物在某些方面的共同点,来推论这两件不同事物在另外一些方面也必然相同。其具体的推论形式为:因为X和Y在a、b、c方面相同,所以X和Y在p、q、r方面也必定相同。

一些例子如下:

  • 苹果(X)跟香蕉(Y)一样都是水果(a),因此苹果也一定跟香蕉一样是黄色的(p)。
  • 开快车(X)和酒驾(Y)都会造成更多人死亡(a),因此开快车的危害(p)及罪恶程度(q)和酒驾一样。
  • 死刑(X)和杀人(Y)一样都是有意夺取他人生命(a)、消灭他人存在(b)的行为,杀人是不对的(p),所以死刑也是不对的(p)。
  • 体罚(X)是大人对小孩施用暴力矫正小孩行为的手段,大人是强者,小孩是弱者,因此体罚是强者对弱者使用暴力(a),而霸凌(Y)也是强者对弱者使用暴力(a),因此体罚和霸凌一样都是强者欺负弱者的行为(p),而强者欺负弱者是不对的、是可耻的,因此体罚和霸凌都是不对(q)且可耻的(r)。

这种谬误会使人从符合事实的前提,推论出违反事实的结论,是一种十分常见的谬误。

示例[编辑]

例一(不相干
小朱整天只顾读书,却不认真赚钱谋生,妻子无法忍受决定和他离婚。几年后小朱成为大官,衣锦还乡。妻子要求和他复合,小朱把水泼在地上说:“我们的关系就像这水一样,再也收不回来了。”

如果小朱的意思是“覆水无法收回,因此我和妻子无法复合”,即是不当类比:覆水无法收回是技术问题,然而小朱和妻子复合则是意愿问题。

例二(不充分
艺术创作和色情书刊都有性和裸体。艺术创作没有十八禁,所以色情书刊也不该有十八禁。

性和裸体并非考量是否十八禁的唯一理由,艺术创作和色情书刊尚有其他重要差异,比如色情书刊以刺激性欲为主,艺术创作则不然。

死刑冤狱谋杀一样,都是害无辜的人被杀,因此死刑冤狱和谋杀一样糟糕。既然杀人不能被容许,那死刑冤狱也不能被容许;而死刑无可避免地会有错杀冤狱的状况,因此该废除死刑

害无辜的人被杀,不代表两者就一样糟糕,死刑冤狱和谋杀有不同之处,其中之一就是,死刑冤狱是不小心杀错人,国家并不是真的有意要对特定无辜人士下手的,而谋杀则是蓄意要杀某个特定的无辜人士的。

例三(不当预设
屠夫屠杀动物就和纳粹党屠杀犹太人一样邪恶,因此我们应该禁止屠宰。

杀动物是否和杀人一样邪恶是有争议的,许多人认为杀动物和杀人有不同的道德义务,因而此类比可能会乞题。(参见:乞题类比

相关概念[编辑]

  • 乞题类比:使用类比推论,然而类比的强度取决于问题本身。
  • 偏差样本:使用部分样本推论整体即是将“部分样本”与“整体情况”做类比。样本若与整体有偏差,即是不当的类比。
  • 单方论证:当一个类比只说明主项和类比项的某些相似特质,却忽略了更加明显的不相似特质时,就是一种单方论证。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