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哈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哈关系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哈萨克斯坦
外交代表机构
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哈比特·柯依舍巴耶夫[1] 大使 张霄

中哈关系[2][3]哈萨克语Қазақ-Қытай қарым-қатынасы),是指历史上的中国哈萨克斯坦、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自从两国于1992年建交后,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关系得到了良好且稳定的发展[4]。哈萨克斯坦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支持中国统一[5];但哈萨克斯坦曾经有维吾尔人集会抗议中共被指镇压维吾尔族,要求新疆独立[6]中国共产党和哈萨克斯坦执政党祖国之光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中方曾表示高度重视两党之间的交流,并希望进一步加强与该党的合作[7]

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均在对方首都设有大使馆[8][9]

历史[编辑]

汉朝至清朝[编辑]

阿布赉归附清朝,派使者向乾隆帝贡

有历史学家指出,中国在公元前2世纪已对今哈萨克斯坦所在地区带来影响[10]。古代的哈萨克斯坦已和中国有渊源,该地对中西文化的交流起了关键作用[11]

汉朝时,哈萨克人的先祖之一乌孙与汉朝和亲,拉开了哈萨克斯坦人与中国交往的序幕[12]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希望乌孙打击匈奴势力,乌孙不愿服从匈奴,于是与汉朝结成联盟,共同击退匈奴[13]。现今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曾是唐朝领土[14][15],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亦包括在内[15]忽必烈也曾亲征哈萨克[16]。751年,唐朝军队在怛逻斯(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附近)败于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军队,令伊斯兰教能从陆路传到中国[11]

13世纪初,成吉思汗也儿的石河以西的广袤草原分封给了自己的长子术赤,由此钦察草原变为了“术赤兀鲁思”,既术赤汗国。后术赤先于成吉思汗去世,术赤次子拔都继位,并于1242年长子西征胜利后在伏尔加河下游里海北岸建都萨莱,正式立国,被称为钦察汗国或金帐汗国。拔都将大致与哈萨克斯坦位置相当的区域封给了哥哥斡儿答,是为白帐汗国;将白帐汗国以北的一片区域封给了弟弟昔班,是为蓝帐汗国[17]:187-191金帐汗国以东的天山两侧及以南的河中地区等均是察合台汗国的属地,由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及其后人统治。14世纪中叶,察合台汗国分裂,其后帖木儿帝国崛起,一度称霸中亚。15世纪上半叶,帖木儿帝国趋于衰落,来自北方钦察草原上的被称为乌兹别克人的各游牧部族趁机南下占据了河中的绿洲地带。15世纪中叶,昔班的后人阿布海儿成为乌兹别克首领,他祖父是蓝帐汗易卜拉欣;术赤十三子秃花帖木儿后人白帐汗兀鲁斯的两个孙子克列贾尼别克,因为与阿布海儿不和,率部自立,占据了锡尔河以北的草原地带,于1465年8月建立哈萨克汗国

早在哈萨克建国之前,哈萨克人就与中国西域建立了直接联系。1456年,克列与贾尼别克投奔当时统治着中国西域的东察合台汗国也先不花可汗将其西境七河流域的西部划给两位哈萨克汗王,这一领地的确立为哈萨克汗国的建立奠定了最初的基础。此后直到16世纪,两国曾联手对敌,互相联姻,但也曾兵戈相向。16世纪末,一支卫拉特蒙古人从西部蒙古西部草原越过阿尔泰山迁入西域,随后进入哈萨克草原。1640年,准噶尔部统一了卫拉特蒙古各部,建立准噶尔汗国;1680年准噶尔击败南疆的叶尔羌汗国,统一中国西域。17世纪末,哈萨克汗国玉兹之二被准噶尔汗国征服,哈萨克民族面临危机[12];到1755年,乾隆帝出兵消灭了准噶尔的达瓦齐政权,并命人招抚哈萨克人[12]阿布赉统领的部落联盟对清朝出兵准噶尔表示理解和支持,派人到清军大营朝见乾隆帝[12];1757年,准噶尔贵族阿睦尔撒纳在叛乱失败后逃到了阿布赉处,阿布赉向清廷表示愿意擒获阿睦尔及将他送交清廷[12]。在追剿准噶尔残部的清军抵达巴尔喀什湖后,阿布赉归附清朝并派使者到热河行宫向乾隆帝贡,最终在哈萨克其他大小部落在阿布赉的带动下臣属清朝[12];为表示嘉奖,乾隆帝册封阿布赉为汗,让他统领整个哈萨克,自此哈萨克各部落不断向清朝朝贡[12];阿布赉曾遗送其子孙前往北京学习,借此把当时中国的礼仪传至中亚地区[11]

1862年,沙俄的哥萨克骑兵入侵新疆,打败满清驻军,占据58万平方公里土地,其中包含今哈萨克斯坦的一大部分[18]。1864年,中俄签署《勘分西北界约记》,中国西北边疆一部分领土割让予沙俄,其后一些哈萨克部落投归中国;清政府在哈萨克人部落实行千户制,哈萨克人需要缴纳税项,并接受中央王朝直接管辖[19]。沙皇统治时期,哈萨克大量土地被改建为移民区,牲畜数量大减,游牧的牧民生活每况愈下,因此大批哈萨克人为了生存而迁徙至中国[20]一战期间,沙皇政府征集哈萨克人服兵役,引起哈萨克人反抗起义,超过30万游牧牧民逃到中国,以免遭受镇压[20]

现代[编辑]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苏联曾援助哈萨克分裂分子占领当时中华民国在新疆的部分领土,负责防守的国军有数万人死伤,国民政府就此向苏联提出交涉[21];民国大陆时期,中华民国与苏联达成协议,合办中苏航空公司哈密市阿拉木图的航线[22]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于1992年1月3日起正式建交[2],两国有9对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高层互访频繁,纳扎尔巴耶夫曾访问过中国19次,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亦曾多次访问哈萨克斯坦。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此后中哈两国之间增加了多边关系的互动平台[23];两国在2005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3],2011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4]。哈萨克斯坦独立前,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关系为中苏关系的一部分,由于冷战时期的中苏交恶,中国和中亚地区之间的交往短暂经历过隔绝和封闭的状态[3];亦是由于中苏交恶,中国在苏联时期被刻画为侵略者,这个形象在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中亚民众留下较深的记忆,因此有指中国是为消除中亚民众对华的疑虑,而倡导建立上合组织,约束中国在中亚的行为,以获得哈萨克斯坦的信任[3]

经贸关系[编辑]

贸易[编辑]

中哈两国由1999年至2008年的双边贸易总额,数据由哈萨克斯坦当局提供

中哈两国建交时的双边贸易总额只有3.7亿美元,其后在20年间增长了近70倍,两国领导人已确定贸易额在2015年上升到400亿美元的目标[24]。2009年,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双边贸易总额超过了该国与俄罗斯的贸易额,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25]。2012年,两国双边贸易总额从2001年的12.9亿美元增长到330亿美元,占哈萨克斯坦对外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25],但近年来中哈两国之间的贸易因人民币坚戈汇率制度改革而面临危机[26]

蔬菜是中哈两国之间重要的贸易产品之一,其中中国出口到哈萨克斯坦的蔬菜品种较为丰富[27],巴克图-巴克特口岸农产品快速通关的“绿色通道”让中国出产蔬菜能在20分钟内办理通关手续[28],但两国并没有签订有关农业合作的协议[27]。两国之间设有铁路:在2012年霍尔果斯站通车前,新疆唯一与哈萨克斯坦铁路接轨的口岸是阿拉山口铁路口岸,该口岸在1991年的过货量为16万吨,2011年过货量上升至1516万吨[29]

投资和能源[编辑]

哈萨克斯坦因经济发展快速、政局稳定及提供优惠的引资政策而吸引许多中国企业的目光[30];截至2013年,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额为190多亿美元[24],投资主要是通过收购和参股进行,领域集中于石油能源[31],目前中国是哈萨克斯坦于东部地区发展最为迅速的石油出口目的地[32],中哈两国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合作的金额为50亿美元[33]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长约1800公里,贯穿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34]中哈石油管道则长约3000公里[35];纳扎尔巴耶夫在2012年表示将推进中哈的天然气管道建设,希望工程在2014年完工,从而增加该国对中国的天然气出口[25]。规划建设中的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工程预计于2015年启用,将成为哈萨克斯坦向中国输入天然气的第三条线路,届时该国对中国的天然气年输送量可达600亿立方米[25]。俄罗斯正商讨通过哈萨克斯坦阿尔泰山脉[36],将天然气输入中国[37]

其他合作和贷款[编辑]

中哈两国在制药农业基建等方面签订了许多协议[38]。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对此,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乐玉成表示两国必须先把整个地区的公路、铁路、航空、油气管道、通信网络乃至卫星通信等交通快速地连接起来,并确保全线畅通无阻,沿线各国需要相互包容、形成共识,以平等合作、互利共赢、共同繁荣为宗旨,共同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39]。其他两国之间的合作项目包括双西公路马伊纳克水电站巴甫洛达尔电解铝厂[28]

中国在2007年-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时曾向哈萨克斯坦提供援助,向其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贷款[10]。2013年,中哈两国达成石油协议后,中国向哈萨克斯坦提供30亿美元的贷款,予该国的石油公司开发油田[40]。2014年末,中国人民银行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签订有效期为3年的双边本币结算与支付协议,双边本币互换规模为70亿元人民币/2,000亿坚戈,两国经济活动主体可自由决定使用人民币或坚戈来进行一般贸易[41]

文化关系[编辑]

中国曾与哈萨克斯坦联合申请丝绸之路的一段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图中可见丝绸之路横越两国领土

文化交流[编辑]

有评论指,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地区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是中国和中亚各国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3];哈萨克斯坦提倡通过合作来解决全球问题,并依靠国际组织来实现文明间的合作,该国既是中亚文明的代表,又是穆斯林文明的化身,在国际上亦具有影响力,因此中国可借助哈萨克斯坦实行人文互鉴、树立两国之间人文合作的典范,让中亚人民认识中国文化[3];纳扎尔巴耶夫曾表示中哈两国有长久的共同历史、相近的传统和文化,且同为多民族国家,因此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非常重要[42]。中哈两国政府在1992年8月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政府文化合作协定》,该协定为指导两国文化交流的纲领,两国文化部以该协定为基础,举行文化活动[43]

哈萨克斯坦设有四所孔子学院[44],其中一所名为哈萨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该学院内设立了汉语中心[45]北京亦曾举行“哈萨克斯坦文化日”[46]。乌鲁木齐曾有哈萨克斯坦话剧表演,部分自治区领导出席观看演出[47],亦曾有哈萨克电影乌鲁木齐首映[48]。中国曾与哈萨克斯坦联合申请丝绸之路的一段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申请其后获批[49]。中哈两国已商议把2017年订为两国之间的“旅游年”[42]

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网站于近年推出中文版,乐玉成以视频连线形式出席开通仪式并致辞;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的第一个国外记者站位于中国,多年来通讯社亦积极报道中国的消息,有评论指该通讯社中文网站的开通将有助两国人民加强相互了解,从而令两国合作更深入和有效[50]

侨民[编辑]

自2000年以来,赴哈萨克斯坦的华人明显增多[51];2010年,有研究显示68%的哈萨克斯坦城市人指他们的城市内有中国公民,这些受访者中有56%人认为在他们的城市内的中国人不多,36%则指出有很多[51];多数受访者认为中国公民赴哈萨克斯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工作(57%)和经商(49%),亦有一定数量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是为了其他目的而赴哈萨克斯坦,如结婚和定居(8%)、获得国籍(6%)和获得财产(4%)[51]。哈萨克斯坦有约十万名百多年前从陕西西安逃到该国的东干人,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到新疆从事贸易,又从西安引进技术,发展哈萨克经济[49];至于中国的哈萨克斯坦人则大多数分布在新疆北部,亦有一小部分分布在甘肃青海[52]

根据2014年中的资料,中国有近8000名哈萨克斯坦留学生,哈萨克斯坦亦有中国留学生[53]

军事关系[编辑]

图为一艘056型护卫舰,该舰的模型曾在哈萨克斯坦防务展中亮相

哈萨克斯坦积极发展与中国、俄罗斯、美国土耳其等国的军事合作[54];近年来,中国向哈萨克斯坦提供军事援助,亦与该国在内的中亚国家举行以俄语为工作语言的联合军事演习;中国领导层指这些演习旨在打击“三股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以维持中亚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55]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英语Defence Minister of Kazakhstan达尼亚尔·肯热塔耶维奇·艾哈迈托夫在2007年表示哈萨克斯坦将继续视中俄两国为国际军事合作领域的战略伙伴[56]

2014年,中国自行研制设计生产的056型护卫舰模型在哈萨克斯坦防务展中亮相,该舰在防务展期间得到了哈萨克斯坦海军司令占达贝克·占扎科夫(General Zhandarbek Zhanzakov)的特别关注[57]

2014年8月,“和平使命-2014”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中国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参演国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其中,哈方是除中俄外唯一派出空军力量参演的国家。演习结束,哈方飞机回国途中,因技术问题一度在银川河东国际机场迫降[58]

不过,乌克兰金融新闻网于2013年有评论虽然中国正在积极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合作,但中国为了避免其与俄罗斯的关系出现冷淡、紧张甚至冲突,因此重点与中亚国家发展经济合作而非军事合作,对中亚国家的军事影响力有限[59],再者由于中国奉行不干涉他国的外交政策,因此并不想成为中亚地区的“安全保证”[59];有军事评论员指中亚地区是俄罗斯百年来经营、征战才站得住脚的“主场”,中国应小心避免与俄国争夺在中亚地区的主导权[60]。哈萨克斯坦于2014年有计划向俄罗斯购买导弹,有指原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力增强引起了哈萨克斯坦的警觉,因此藉增强军力来抗衡中国[61]

评论[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习近平曾指中哈两国有相似的发展目标,拥有巨大的合作潜力,并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会把发展中哈关系放在中国外交的优先位置;他认为两国要积极地拓展不同领域的合作[62]

2014年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哈萨克斯坦的媒体上发文,指两国领导人像“走亲戚”一样,经常互相访问[63]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乐玉成指出,中哈两国建交20多年来的发展“迅速又十分平稳”,因为两国关系并没有出现过波折、起伏,两国之间亦没有重大利益分歧和无法化解的矛盾[24](目前中哈两国并没有水资源争议外的争议[23])。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编辑]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曾表示两国是友好邻邦,一直互相理解和帮助,希望继续与中方保持高层交往,深化合作,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62]。他又在新华网访谈中表示哈萨克斯坦在独立后“把目光投向了伟大的邻邦”,并以巨人比喻中国,又指出哈萨克斯坦注重“和东方邻居的关系”(意指中哈关系)[64]

哈萨克斯坦总理卡里姆·马西莫夫曾指中哈两国是好邻居、好朋友,哈萨克斯坦愿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舟共济[65]

其他意见[编辑]

有报导指哈萨克斯坦目前似是“被狼包围的羔羊”,“温顺地”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石油和天然气,报导又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夺去哈萨克斯坦所有的资源[10]

两国之间的争议[编辑]

边界问题[编辑]

1864年中俄边界图,显示了部分当时的中哈边界

中哈边界英语China–Kazakhstan border全长1770公里[66][67][68][3][69],边界问题备受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而哈萨克斯坦是中亚五国内首先和中国解决边界问题的国家[66]。中哈边界由沙俄时期的不平等条约划定,中方曾就此段边界与苏联三度谈判[67];1994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第一份关于边界问题的协定,除了一些两国未协商一致的争议地区外,其他界点已全部确定[66];两国又同意继续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并成立联合勘界委员会,负责确定边界的确切位置、绘制详细地图等工作[66]。1997年,中哈两国政府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中哈国界的补充协定》,以法律形式解决了除察汗鄂博、夏尔希里两个争议地区以外的所有国界划定问题[66];1998年6月,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联合起草第二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中哈国界的补充协定》,中哈两国在7月签署该协定;1999年,中、俄、哈三国在阿拉木图签署协定,正式把三国国界交界点确定在阿尔泰山脉分水岭上[66]。1996年至2001年期间,中哈两国政府对中哈边界进行实地调查和勘查工作。两国边界线于2002年5月10日正式生效[70],《中哈国界管理制度协定》规定,两国应在边界线生效满10年后应对其进行联合检查[70]。目前,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界设有非军事区[55]

水资源争议[编辑]

额尔齐斯河流经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一些城市

目前,与中国在水资源方面的争议的主要中亚国家是哈萨克斯坦[71]:跨界水资源利用成为中亚地区对外经济政策的重点,因此河流争端对中哈双方是涉及经济、政治、人文、自然保护等领域的综合问题[72]。两国就边界河流法律地位的争论从1998年持续至今[73]

中哈两国共享大约二十条河流,其中最大的河流为额尔齐斯河伊犁河;自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已有在此两条河流修筑渠道和引水,中国对额尔齐斯河的使用量占该河流水资源总量的约40%,对伊犁河的使用量占约70%[71];中国上述行动被指对哈萨克斯坦造成负面影响[71],如中国对伊犁河的使用量会引致以该河为水源的巴尔喀什湖出现缺水,威胁鱼类资源,亦会影响哈萨克南部供电、灌溉等的基础设施[74],哈萨克斯坦的水资源更在过去50年内减少了200亿立方米[10];纳扎尔巴耶夫更曾于上合组织峰会上公开表示不满中国在上述两条河流加大取水量[75]。就此,中国于2001年同意与哈萨克斯坦建立联合河流委员会,两国又在2011年初作出一项共享及保护河流资源的协议,并决定推进能强化共同管理水资源的计划,“中哈友谊霍尔果斯河联合引水工程”亦在同期启动[71]

参考文献[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2.0 2.1 中国同哈萨克斯坦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 [2014-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6). (简体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郭琼. 中国向西开放视角下的中哈关系. 现代国际关系. 2014-07-24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4. ^ Kazankapova Marzhan. 哈萨克斯坦投资环境研究. 江南大学. 2013. [永久失效链接](简体中文)
  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进一步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3-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31). (简体中文)
  6. ^ 哈萨克斯坦维族人罕见示威抗议中共. 新唐人新闻. 2009-07-19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5). (简体中文)
  7. ^ 廖雷; 赵宇; 苗苗. 贾庆林会见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新华社. 2010-11-11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8. ^ 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9. ^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 中国领事服务网.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1). (简体中文)
  10. ^ 10.0 10.1 10.2 10.3 Сергей Балмасов. Китайский дракон готов к поглощению Казахстана. Агентство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новостей. 2013-02-24 [2014-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2). (俄文)
  11. ^ 11.0 11.1 11.2 庄一言. 与前苏3国边界基本解决. 明报. 2014-10-26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繁体中文)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刘国俊. 李铭, 编. 《皇清职贡图》:绘不完的民族情谊. 新疆日报. 2012-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13. ^ 新疆哈萨克族迁徙史. 新疆大学出版社. 1993. (简体中文)
  14. ^ 陆运高. 中国历史版图纪年新编. 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 2013-10-01. ISBN 9789888263189. (繁体中文)
  15. ^ 15.0 15.1 Lunyeah. 中国外交部快叫哈萨克Sabina“认祖归宗”!. 辅仁媒体. 2014-07-25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繁体中文)
  16. ^ 麦克‧哈特. 影响世界历史的100位名人. 德威国际文化. 2009. ISBN 9789866498428. (繁体中文)
  17. ^ 刘学铫. 五胡兴华: 形塑中国历史的异族. 风格司艺术创作坊. 2013-09-13. ISBN 9789866330445. 
  18. ^ 俄罗斯对中国的百年侵略. 黄花岗杂志.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繁体中文)
  19. ^ 哈萨克 历史沿革. 《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中国少数民族〉卷).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2). (简体中文)
  20. ^ 20.0 20.1 李刚. 清末民初新疆与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族人口变迁刍议. 新疆大学学报. 2006年9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4). (简体中文)
  21. ^ 张岂之; 陈振江; 江沛. 晚清民国史.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 ISBN 9789571128986. (繁体中文)
  22. ^ 厉声. 哈萨克斯坦及其与中国新疆的关系: 15世纪-20世纪中期.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04. ISBN 9787531638285. (简体中文)
  23. ^ 23.0 23.1 李政昆. 中国与哈萨克双边关系之研究1992-2009. 2009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3). (繁体中文)
  24. ^ 24.0 24.1 24.2 24.3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中哈关系近、稳、快、实. 新华社. 2013-09-0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1). (简体中文)
  25. ^ 25.0 25.1 25.2 25.3 理查德·韦茨. 中哈关系发展与挑战并存. 财经国家新闻网.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26). (简体中文)
  26. ^ 周丽华.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贸易中的汇率风险研究. 市场周刊 (新疆乌鲁木齐). 2012, (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27. ^ 27.0 27.1 杜伟杰; 蓝振峰. 中哈蔬菜贸易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对策分析. 商场现代化 (宁波大学科学技术学院). 2012, (31) [2014-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28. ^ 28.0 28.1 展望中哈关系,畅谈中国改革——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乐玉成接受哈萨克斯坦24KZ电视台专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29. ^ 芮海涛; 李静. 新疆霍尔果斯火车站获批成立 年底有望通车. 中国新闻网. 2012-11-22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30. ^ 刘文翠; 杨锦平. 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直接投资现状与问题解析. 欧亚经济 (新疆财经大学). 2014年1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31. ^ 麻笛. 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直接投资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以中石油收购哈萨克斯坦PK公司为例. 华东理工大学. 2014. [永久失效链接](简体中文)
  32. ^ Нефтепровод Казахстан-Китай.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В настоящее время наиболее активно развивается восточное экспортное направление. (俄文)
  33. ^ Kasahstan ja Hiina arutasid koostööd nafta- ja gaasisektoris. ärileht.ee. 2013-04-06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爱沙尼亚文)
  34. ^ Չինաստանի եւ Ղազախստանի նախագահները բացեցին նոր գազամուղի ղազախական հատվածը. «Ազատ Եվրոպա/Ազատություն» ռադիոկայան. 2009-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3). (亚美尼亚文)
  35. ^ 力图控制里海石油资源,美国欲切断中哈石油管道. 深圳商报. 2004-03-12 [2014-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3). (简体中文)
  36. ^ ՌԴ-ն եւ Ղազախստանը կքննարկեն գազատարի կառուցման հնարավորությունը դեպի Չինաստան. NEWS.am. 2014-08-27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亚美尼亚文)
  37. ^ Виктория Панфилова. Газ из РФ пойдет в Китай через Казахстан. Независимая газета.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俄文)
  38. ^ 哈总统:290亿美元交易额是中哈关系的见证. 新华网. 2014-05-20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39. ^ 韩基韬 (编).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谈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国际在线. 2014-06-03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40. ^ 凯露. 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达成巨额石油协议. BBC. 2013-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1). (繁体中文)
  41. ^ 中哈两国央行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国际日报. 2014-12-1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6). (繁体中文)
  42. ^ 42.0 42.1 哈总统:中哈两国将互相举办旅游年. 新华网. 2014-05-20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43. ^ 高雷; 权娟 (编).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文化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2013-09-0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4). (简体中文)
  44. ^ 栗一星 (编). 大学生“汉语桥”比赛26日在阿拉木图举行. 新华国际. 2014-04-27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45. ^ 徐进. 哈萨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2009-08-28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0). (简体中文)
  46. ^ 朱稳坦 (编). “哈萨克斯坦文化日”将在北京举办. 环球网. 2013-11-04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47. ^ 哈萨克斯坦经典话剧在新疆上演. 2011-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48. ^ 王化洁 (编). 哈萨克斯坦哈语电影《比尔江—萨勒》在乌鲁木齐首映. 2011-07-15 [2014-12-23]. [永久失效链接](简体中文)
  49. ^ 49.0 49.1 中国媒体:哈萨克斯坦——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段桥头堡.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 2014-08-12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50. ^ 赵祎. 单纬, 编.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哈通社”中文网站正式上线. 大公网. 2014-03-14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繁体中文)
  51. ^ 51.0 51.1 51.2 于晓丽. 哈萨克斯坦人眼中的在哈华人. 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 2010, (11)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1). (简体中文)
  52. ^ 王治来. 试论解放前我国哈萨克族的社会性质. 中国民族. 1963, (1)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53. ^ 哈总统:八千多哈萨克斯坦学生在中国学习. 新华网. 2014-05-20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54. ^ 哈萨克斯坦军事力量详表. 战略网.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5). (简体中文)
  55. ^ 55.0 55.1 外媒:中国加强与中亚军事合作打击三股势力. 中评社. 2010-06-16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繁体中文)
  56. ^ 哈萨克国防部长:继续发展与俄中军事合作. 中评社. 2007-04-24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繁体中文)
  57. ^ 知远; 北风. 戚易斌, 编. 外媒:哈萨克有意购买中国056型护卫舰. 环球网. 2014-05-27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繁体中文)
  58. ^ 【图辑】哈萨克战机降落银川机场突关闭. 苹果日报. 2014-08-30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繁体中文)
  59. ^ 59.0 59.1 林海. 刘昆, 编. 中国被指避免与俄冲突 对中亚军事影响极有限. 环球网. 2013-03-29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60. ^ 马鼎盛. 龙七公:中俄争夺中亚主导权. 东方日报. 2014-09-06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0). (繁体中文)
  61. ^ 王宇 (编). 哈萨克与中国争购俄罗斯导弹 中俄哈三角关系引猜疑. 大公网. 2014-08-2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繁体中文)
  62. ^ 62.0 62.1 习近平:保持密切交往 规划好中哈关系未来发展. 新华网. 2013-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简体中文)
  63. ^ 罗玲. 李克强访问哈萨克斯坦 签署巨额合作协议. BBC. 2014-12-14 [2014-12-23]. (繁体中文)
  64. ^ 文字实录_哈萨克斯坦总统努.纳扎尔巴耶夫在新华网与中国网民在线交流. 新华网. 2014-05-20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1). 
  65. ^ 李克强:推动中哈两国务实合作升级换代. 中国网. 2014-12-1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3). 
  66. ^ 66.0 66.1 66.2 66.3 66.4 66.5 徐海燕. 中国与中亚国家边界演变与思考. 当代世界杂志社.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67. ^ 67.0 67.1 何函洁. 中共处理边界争议的战略选择. 思行文化. 2013. ISBN 9789868995567. (繁体中文)
  68. ^ CHINA. 《世界概况》. 2014-06-20 [2014-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3). (英文)
  69. ^ KAZAKHSTAN. 《世界概况》. 2014-06-20 [2014-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30). (英文)
  70. ^ 70.0 70.1 扎实开展中哈边界内部情况调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2013-11-17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简体中文)
  71. ^ 71.0 71.1 71.2 71.3 塞巴斯蒂安·比巴. 中国与中亚国家就共享河流展开合作. 2014-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6). (简体中文)
  72. ^ 王俊峰; 胡烨. 中哈跨界水资源争端:缘起、进展与中国对策.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 (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 2011, (5)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8). (简体中文)
  73. ^ Lê Hùng. Trung Quốc đã biến Kazakhstan thành sa mạc như thế nào?. Báo Đất Việt. 2013-01-27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2). (越南文)
  74. ^ 李志斐. 中国与周边国家跨国界河流问题之分析 (PDF). 太平洋学报. 2011年3月, 19 (3) [2014-12-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9-10). (简体中文)
  75. ^ 水资源外交:中国周边安全构建新议题. 学术探索. 2013-11-22, (4) [2014-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8). (简体中文)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