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当局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因此下落不明[1][2][3][4][5][6][7][8][9][10]

2016年1月12日,锋锐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实习律师李姝云、律师助理赵威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11]同月,为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工作的瑞典人彼得·达林,因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关而在北京被拘。[12]

在2017年3月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两会上,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工作报告中,都将“依法起诉、审结周世锋、胡石根等颠覆国家政权案”作为“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重要政绩。[13]

背景[编辑]

在中国政府拘捕前,北京某知名人权律所与访民、公知多次就特定议题自发性组织起来,表达对中国政府的不满[来源请求]。然而拘捕事件发生至今,有关人权律师、律所、访民、以及中国政府,均未对外完整阐述事件的具体动机、发生过程、以及完整地政治诉求[来源请求]

2015年7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草案暂时搁置,中国各地的维权律师虽为搁置情况,但对未来不报乐观的态度。中国维权律师王宇认为,刑法修正草案未依照国际标准,让律师在刑事辩护上有豁免权,不论是中国死磕派律师、人权律师还是其他律师都会受到影响。[14]

2015年7月8日,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寄出快件,建议“拿掉”《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审议稿中颇有争议的第35条,同时暂缓增补第36条。律师团指出第35条的入罪主体有4类诉讼参与人,正视目前法律现实,此条款更可能成为辩护人量身订做,“应当”的争议也有可能构成入罪理由;第36条应增加“但书”:“但律师在履行代理或辩护职责的除外。”以此作为律师职业保护的平衡条款。[15][16]

刑九草案二审稿第35条拟在现行刑法第308条增加如下内容: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资讯,造成资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15]

刑九草案二审稿的第36条,为拟在刑法第309条扰乱法庭秩序罪中,增加两项适用规定: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有其他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15]

事件过程[编辑]

王宇律师一家失踪[编辑]

依据香港团体“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2015年7月9日凌晨起,北京著名人权律师王宇、其丈夫包龙军(律师)及16岁儿子包卓轩陆续失踪,王宇最后一次对外发出讯息是在7月9日凌晨4点17分,由她的朋友在两小时后读取。该则讯息称:门外有人试图撬开我的门锁。然而在此之后,外界便再也无法与王宇取得联系。王宇所在社区的保安透露,凌晨四点左右,大约二十到三十名员警以抓吸毒人员为名,包围了王宇所住的单元楼,并带走一人。在此之前,王宇曾在凌晨3点发出一则讯息称:家里的电源和网络均被掐断;而且听见门外有人撬门;另外,从凌晨1点开始,她就再也无法与她的丈夫和儿子取得联络。7月8日晚,王宇曾在北京国际机场为丈夫及儿子送行。第二日,王宇的朋友从机场查询得知,王宇的丈夫及儿子并未离开过中国。 失联后,王宇的律师及朋友不断向当地警方查询三位的下落,但截至目前,警方一直矢口否认或拒绝回应。[17]

一些律师被政府人员带走[编辑]

2015年7月10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四名成员——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周世锋助理李姝云律师、财务总监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刘四新,陆续被不明身份人士带走调查或不明原因失踪。该律所曾代理多起著名人权个案,同时也是王宇律师执业的单位。[17]

自本日起,搜捕行动扩大,48小时内北京、天津等15个省市,陆续有维权律师与维权人士被捕[18]

2015年7月11日,维权律师李方平,被江西省萍乡安源区凤凰派出所警察带走[19]

当局指控说法[编辑]

2015年7月12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人民日报[20]刊登新华社在7月11日发出的《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一文,证实有部分律师遭逮捕和传唤,宣称“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20]。该文指出:

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也做了类似《人民日报》的报导。

被捕者[编辑]

依“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网站讯息,截至2015年8月21日 (2015-08-21)18:00,至少27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10]。8月28日止,总人数为277人。[22]9月4日止,总人数为284人。[23]9月18日止,总人数为 286人。[24]

被刑拘/监视居住[10][22][23][24][编辑]

  • 律师12人:
    1. 王宇: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被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 包龙军:北京,7月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8月28日警方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为由不准予律师会见。
    3. 王全璋: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被刑拘,其北京住所8月5日被公安搜查;8月31日律师获知强制措施由刑事拘留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4. 刘四新: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因审判不公被除牌,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
    5. 谢远东:北京,锋锐所实习律师,7月10日被从家里带走,同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6. 李和平: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63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 李春富:北京,李和平律师之弟,8月1日约2200被天津警方抄家带走。9月15日律师被告知李春富已被监视居住,但地点不明。
    8. 谢燕益:北京,7月10日下午约谈,12日早上被带走,中午被抄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9. 周世锋: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刑拘。
    10. 黄力群:北京,锋锐所,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已被刑拘。
    11. 隋牧青: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2. 谢阳:湖南,7月11日05:40被带走,未能联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3. 陈泰和:广西,7月13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羁押于桂林三看,16日下午首次会见律师覃永沛,后不再允许会见。至8月13日转至家中监视居住。律师无法获知案情,通信需要批准。陈和其太太名下的所有银行账号遭查封。
  • 其他11人:
    1. 赵威: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师助理,7月10日17:00被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
    2. 高月:北京,李和平律师助理,7月20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3. 勾洪国:又名戈平,天津人,7月10日上午在北京被天津国保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监视居住。8月24日当局修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4. 刘永平:又名老木 ,北京,7月10日确认被捕,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监视居住。
    5. 王芳:湖北武汉,7月28日上耿彩文家被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后转刑拘,现羁押于武汉第一看守所。
    6. 尹旭安:湖北武汉,7月28日被抄家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后再加长10天。8月20日被转刑拘,被拘逾45天
    7. 林斌:望云和尚,福建,7月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机场被带走,失踪已逾63天,其主持的寺庙福建九仙禅寺7月9日被查抄,其母8月16日被强行带离该寺,8月28日确认被天津警方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8. 刘金莲:化名“刘亚杰”,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已逾14天。8月31日核实被刑拘,所涉罪名为“寻衅滋事罪”,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与刘正清律师会见被中断。
    9. 黄永祥: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不允律师会见。。
    10. 卫小兵(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
    11. 赖日福:化名“花满楼”,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9月9日下午被带走,家中物件被员警查抄。11日律师会见,得知涉及“寻衅滋事罪”。

强迫失踪/去向未明[10][23][24][编辑]

  • 律师1人:李姝云(锋锐所律师)
  • 其他5人:王芳(锋锐所会计)、胡石根。

软禁[10][23][编辑]

  • 其他4人:包蒙蒙(王宇儿子)、沈爱斌。

限制出境[10][25][编辑]

  • 律师12人:
    1. 张庆方:北京,许志永辩护人,8月3日准备和女儿及朋友的孩子从首都机场飞去美国,被拦截,理由是接北京公安局通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2. 梁小军:北京,8月20日欲带妻儿经由日本赴美学习访问,在首都机场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3. 蔡瑛:湖南,李和平律师辩护人,8月17日欲从长沙飞往台湾被拦截,被告知北京公安局指示他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4. 斯伟江:上海,8月11日在浦东机场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
    5. 李方平:北京, 7月下旬在广东深圳福田口岸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6. 李国蓓:北京,9月6日 北京机场被拦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7. 陈建刚:北京,9月6日,北京机场被拦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8. 陈武权:广东深圳,8月16日在罗湖口岸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9. 燕文薪:北京,8月21日在深圳罗湖口岸被限制出境。
    10. 葛永喜:广东,9月5日 下午从深圳福田口岸准备出境前往香港,被边检工作人员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葛永喜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11. 刘正清:广东,9月6日 中午 深圳福田口岸被拦截,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12. 黄思敏:湖北,9月6日 黄思敏准备从武汉去香港,但在机场被边检拦下,工作人员称“北京市公安局说你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 其他6人:
    1.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
    2. 向莉:北京,7月16日被禁止出境。
    3. 锋锐所某律师的孩子:北京,在上海读大学,8月2日和同学随老师前往牛津做交换生,在机场被拦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到国家安全。
    4. 李和平律师儿子:北京,15岁,8月17日在郑州办理护照,显示由北京公安局发出的限制出境标注。
    5. 李和平律师女儿:北京,5岁,8月17日在郑州办理护照,显示由北京公安局发出的限制出境标注。
    6. 刘亚杰女儿:广东,8月份,港澳通行证被当局强行剪毁。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10][23][26][编辑]

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41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工作者,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8月28日,人数为243人。9月4日止,总人数为248人。9月11日止,总人数为251人。

被查抄律师事务所[26][编辑]

共有3家,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李金星律师办公室、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李和平律师所在事务所)。

2018年3月19日,北京市司法局吊销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执业证,2018年11月9日又注销执业许可证。

2015-09-18[24] 2015-08-21[10] 2015-07-13[27]
地区 总人数 被拘 约谈 总人数 被拘 约谈 总人数 被拘 约谈
北京 60 17 43 57 18 39 23 13 10
广东 45 5 40 37 1 36 10 1 9
江苏 25 0 25 25 3 22 0 0 0
山东 24 0 24 23 0 23 16 1 15
湖南 21 1 20 21 1 20 15 2 13
广西 17 1 16 17 1 16 1 0 1
上海 16 0 16 17 0 17 0 0 0
河南 12 0 12 14 0 14 8 0 8
浙江 10 0 10 10 0 10 13 1 12
福建 8 0 8 8 0 8 1 0 1
重庆 8 0 8 8 0 8 0 0 0
湖北 6 2 4 6 3 3 1 0 1
天津 6 0 6 6 0 6 0 0 0
贵州 5 0 5 5 0 5 3 1 2
四川 4 1 3 3 1 2 1 1 0
辽宁 3 0 3 3 1 2 1 0 1
黑龙江 3 0 3 3 0 3 1 0 1
河北 3 0 3 3 0 3 4 1 3
云南 3 0 3 3 0 3 3 0 3
甘肃 2 0 2 2 0 2 2 0 2
江西 2 0 2 2 0 2 1 0 1
安徽 1 0 1 1 0 1 0 0 0
陕西 1 0 1 1 0 1 1 0 1
山西 1 0 1 1 0 1 1 1 0

认罪取保[编辑]

  • 2016年7月7日,李和平的女助理赵威认罪取保,不过目前下落不明;
  • 2016年7月底,王宇认罪取保,不过目前下落不明;
  • 2016年8月5日,任全牛认罪取保;
  • 2017年5月8日,谢阳当庭认罪,次日取保,但仍受严密监控;[28]

定罪判刑[编辑]

被逮捕的人权律师、人权活动家都关押于天津市看守所,并受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

  • 2016年8月2日,翟岩民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 2016年8月3日,胡石根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 2016年8月4日,周世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9]
  • 2016年8月5日,勾洪国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30]
  • 2017年4月28日,李和平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31]
  • 2017年12月26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谢阳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罪罪名成立,但由于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且他归案后悔罪、认罪,依法免于刑事处罚。然而,被判同样罪名的吴淦,却因“犯罪行为积极,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主观恶性深”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32]
  • 2019年1月28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案,认定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33]

媒体评论[编辑]

事件发生后,《环球时报》评论说,美国国务院以及台湾、香港一些“极端力量”对抓捕事件的指责令内地群众反感——抓捕行动不应该受外部力量的干扰。国内外反体制力量可能勾结,拘留滋事律师可以使中国社会治安更平稳。[34]自由时报》尤英夫律师投书,指中国“依法‘抓律师’治国”,呼吁台湾律师界严正抗议。[35] 关键评论网认为抓捕维权律师是“红色恐怖”。[36] 台湾海外网认为抓捕维权律师是“预防性镇压”。[37]

外界反应[编辑]

外国政府、国际政界人士[编辑]

  •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7月12日发表书面声明指出:“最近几天,中国公安人员有系统地拘留以和平方式捍卫他人权利的人,其中包括以合法方式挑战官方政策的人,美国国务院对此感到十分震惊。中国新的国家安全法,被用来作为侵犯人权的法律依据,引起美国的深切关注。美国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权利,释放所有因为寻求保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拘留的人。”[38][39]
  • 德国经济部长、副总理西格马·加布里尔在2016年11月访华期间,会见了多名中国异议人士,并且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人权律师。[40]总理默克尔于2018年5月底访华期间亦会见了两名被扣押律师王全璋余文生的妻子李文足及许艳,并接受了李文足交给默克尔的一封中英文对照的信[41]
  • 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7月12日发表严正呼吁“大陆应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普世理念,以积极、正向的态度推进人权、自由发展、聆听民意,方能拉近两岸民心与价值距离”,并且强调将持续密切关注后续事态发展[42][43]
  • 台湾民主进步党:7月12日,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表示:“继管制大学校园言论、限制网络和新闻自由之后,中方大动作拘捕多名维权人士,是箝制中国人民自由一系列高压作为的展现,明显违反人权,我们对此表达严重的关切,并呼吁北京应停止压制人民自由之作为。我们也要求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向北京提出正式关切,表达我方重视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之坚定立场。 ”王闵生表示:“经济发展带来生活的改善,人民势将追求民主、自由与人权,这是人性的自然流露,不可能被压制,统治者应倾听民心所趋而非采行高压统治,否则最终难免失去民心。我们相信,让中国人民物质无虞,并且能够拥有民主、自由与尊严,才是真正的中国梦。”[44]
  • 英国驻华大使馆:大使馆在7月17日发表新浪微博称,英国政府全力支持欧盟发表关于中国人权近况的声明。该条帖子仍然可以浏览,但是已经无法转发和评论。2016年8月8日,大使馆发表新浪微博,内容为“欧盟发言人关于中国律师和人权卫士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声明”,并附有该声明的网页链接[45](国内无法打开)及截图。[46]

国际人权组织[编辑]

  • 台湾人权促进会7月12日发起公民社会连署,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邀集多个台湾人权团体及立法委员于7月13日举行记者会,抗议中国政府逮捕律师[47]
  • 国际特赦组织:7月13日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公开遭拘留者的下落与其法律地位,保证这些人均可以不受限制地与家人、律师会面,并且确保他们无受酷刑或其他虐待之虞[48][49]
  • 2015年7月16日,拥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的联合国人权调查员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停止打压律师并立即释放那些没有被控罪的人士。调查员表示中国对律师的打压有可能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联合国律师角色的基本原则以及中国自己的刑事程序。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律师绝不应该由于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受到惩罚、制裁或威胁。[50]

中国人权律师节[编辑]

2017年6月15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公民力量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等12个人权组织发布通告,将2015年7月9日定为首个“中国人权律师节”,并且筹划当天在美港台三地举行首届人权律师节系列活动,彰显中国人权律师的勇气、智慧和抗争,推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关注和支持。[51]

个人评论[编辑]

  •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杰罗姆·艾伦·柯恩)表示,中国当局的做法正在使中国许多杰出的维权律师离开中国,这损害了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也损害了中国的法制进程。他认为当局这样做不仅不会减轻当前政府面临的压力,还会招致更多异见人士的出现以及人民更多的不满。
  • 明镜集团何频说:“在任何时代都会有一些勇敢的人,但是大部分人他们要为了自己的生计,为了自己的安全,即使他们自己是英雄,他们也要担心自己的家人、朋友和同事。所以我相信很多人不得不妥协,不得不在这种恐惧的气氛之下生活。但是中国的法治就没有了,中国的政治文明就更遥远了。”
  • 时政评论人士、牧师郭宝胜说:“这次的‘709’大审判也被认为是‘披着司法外衣的大批斗’。它(中共当局)通过大批斗这种方式让被告人好像是心悦诚服,好像是对政权佩服得五体投地。给老百姓也造成虚假的假象。”[52]

其他[编辑]

洛杉矶华人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香港支联会):7月12日,发表声明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维权律师”[53];7月13日,发动游行至中联办抗议,认为是有组织地打压维权律师,是极大灾劫。支联会要求释放维权律师,以及停止再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打压[54]
  • 美中两国于8月20至21日在华盛顿展开新一轮“人权对话”的同时,美国华盛顿的华侨民众,于8月13日下午5点聚集在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口,抗议中国政府一个月以来在全国大规模镇压维权律师的做法。[55]
  •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支联会、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以及中大学生会等团体的几十位成员,于8月25日下午举行“释放律师!往邮政总局寄明信片行动”。他们手持信箱、横幅、纸牌,呼喊“释放维权律师”等口号,从中环的汇丰银行总部游行到邮政总局,将近期收集到的700多张明信片及全球超过50个团体的联署信,寄给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要求严格按照法律,保障公民的权利,立即释放7月10日打压行动中仍在押律师和律所人员。[56][57]
  • 香港中大学生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支联会,9月17日在中大学生往来密集的文化广场举行露天讲座,由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委张耀良大律师、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和中国问题专家、中大兼职教授林和立,介绍中国维权律师所面临的打压逆境。[58]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人数已达159(更新中). 美国之音. 2015-07-15 [2015-07-15]. 
  2. ^ Jennifer Duggan. China targets lawyers in new human rights crackdown. 卫报. 2015-07-13 [2015-07-15] (英语). 
  3. ^ China Arrested More Than 100 Human-Rights Lawyers and Activists Over the Weekend. 时代杂志. 2015-07-12 [2015-07-15] (英语). 
  4. ^ Ivan Watson and Steven Jiang. Scores of rights lawyers arrested after nationwide swoop in China. CNN. 2015-07-13 [2015-07-15] (英语). 
  5. ^ JOSH CHIN and TE-PING CHEN. China Targets Human-Rights Lawyers in Crackdown. 华尔街日报. 2015-07-12 [2015-07-15] (英语). 
  6. ^ SUI-LEE WEE. How support for a Chinese rights lawyer could have led to crackdown. 路透社. 2015-07-13 [2015-07-15] (英语). 
  7. ^ Carrie Gracie. Rule of law in China, a country which locks up its lawyers. BBC. 2015-07-13 [2015-07-15] (英语). 
  8. ^ CHRIS BUCKLEY. Chinese Authorities Appear to Detain 4 Human Rights Lawyers. 纽约时报. 2015-07-11 [2015-07-15]. 
  9. ^ China detains dozens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in crackdown. 金融时报. 2015-07-12 [2015-07-15] (英语).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7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8-21 [2015-08-22]. 
  11. ^ 中国对秘密关押律师提颠覆罪指控. 美国之音. 2016-01-12. 
  12. ^ 环球时报社评:瑞典人士彼得达林内地被拘 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关
  13. ^ 中国官方列709律师抓捕案为首要政绩. 美国之音. 2017年3月12日. 
  14. ^ 时事大家谈:刑法修正草案令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2015-07-07 [2015-08-22]. 
  15. ^ 15.0 15.1 15.2 刑法修正案第35条修改宜广纳建言. 光明网. 2015-07-09 [2015-08-22]. 
  16. ^ 刑法修正部分条款引争议 基层律协望缓修扰庭罪. 2015-07-09 [2015-08-22]. [永久失效链接]
  17. ^ 17.0 17.1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呼吁关注 王宇律师及其家人、律所主任及同事遭遇集体失踪之突发事件|中国维权律师组
  18. ^ 恐怖 中国搜捕107维权律师. appledaily.com.tw. 
  19. ^ 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被警察带走. open.com.hk. 
  20. ^ 20.0 20.1 黄庆畅; 邹伟. 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 人民日报. 2015-07-12: 2. 
  21. ^ 赵琬仪. 被指策划扰乱社会秩序 中国多名维权律师遭拘留. 联合早报. 2015-07-13 [2015-07-15]. 
  22. ^ 22.0 22.1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截至2015年8月28日18:00,至少277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软禁/限制出境/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8-28 [2015-08-29].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截至2015年9月4日18:00,至少284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软禁/限制出境/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9-04 [2015-09-07]. 
  24. ^ 24.0 24.1 24.2 24.3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截至2015年9月18日19:00,至少28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拘留或失联.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9-18 [2015-09-20]. 
  25. ^ 中国又有五名维权律师被限制出境. 希望之声. 2015-09-07 [2015-09-07]. 
  26. ^ 26.0 26.1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截至2015年8月14日16:30,至少26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8-14 [2015-08-18]. 
  27. ^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年7月9日至13日14:42, 共计114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不断更新).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5-07-13 [2015-08-23]. 
  28. ^ 人权律师谢阳取保后仍受到严密监视. 国际特赦组织. 2017年5月25日 [2017年5月31日]. 
  29. ^ 美国务院及国会议员敦促中国释放人权律师. 美国之音. 2016-08-05. 
  30. ^ 维权律师抓捕后续:活动人士勾洪国判三缓三. BBC. 2016年8月5日. 
  31. ^ 李和平案:天津秘密审判 煽颠判三缓四. 中国数字时代. 2017年4月28日 [2017年5月31日]. 
  32. ^ 709煽颠案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判囚八年、谢阳免于刑事处罚. BBC中文网. 2017年12月26日 [2017年12月26日]. 
  33. ^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公开宣判. 
  34. ^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拘留滋事律师,美国反应可以藐视. 中国经济网. 2015-07-14 [2015-07-14]. 
  35. ^ 尤英文. 依法“抓律师”治国. 自由时报. 2015-07-17 [2015-07-17]. 
  36. ^ Chow Anita. 红色恐怖:数十名大陆维权律师相关人员遭抓捕、失联. 关键评论. 2015-07-11 [2015-07-14]. 
  37. ^ 郭宝胜. 预防性镇压—疯狂抓捕律师为那般? 郭宝胜. 台湾海外网. 2015-07-14 [2015-07-14]. 
  38. ^ 美国国务院吁中国 停止打压维权律师. 美国之音. 
  39. ^ U.S. Condemns Deten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in China.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40. ^ 德国副总理访华敦促中国释放人权律师. BBC中文网. 2016-11-03. 
  41. ^ 德国总理默克访华 会见李文足和许艳.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5-25. 
  42. ^ 中国人权危机 陆委会:呼吁中国大陆落实人权. ltn.com.tw. 
  43. ^ 中国维权人士遭逮捕 陆委会吁保障人权. appledaily.com.tw. 
  44. ^ 中方大规模拘捕维权人士 民进党:严重关切并吁停止压制人民自由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5. ^ 发言人关于中国律师和人权卫士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声明. 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 2016-08-05. 
  46. ^ 英国驻华使馆. 欧盟发言人关于中国律师和人权卫士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声明. 新浪微博. 2016-08-08 [2017-07-28]. 
  47. ^ 台湾人权团体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当局大规模逮捕维权律师. 自由亚洲电台. 2015年7月13日. 
  48. ^ China: Dozens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targeted in nationwide crackdown. amnesty.org. 
  49. ^ 【中国】数十名维权律师于全国镇压中遭到锁定. 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 
  50. ^ 联合国调查员要求中国停止打压律师. BBC中文网. 2015年7月16日. 
  51. ^ 美港台人权组织设立709中国人权律师节. 美国之音. 2017年6月15日. 
  52. ^ 中共火力猛轰下 维权之路还走得下去吗. 美国之音. 2016-08-10. 
  53. ^ 【抗议疯狂抓捕维权律师!立即释放被捕维权律师!】(支联会声明 2015年7月12日). facebook.com. 
  54. ^ Metro Publishing Hong Kong Limited. 都市日报 - 支联会批大陆 大举拘维权律师. MetroDaily 都市日报. 
  55. ^ 示威者聚集中国驻美使馆,抗议镇压维权律师. 2015-08-22 [2015-08-22]. 
  56. ^ 新唐人. 港民团寄信 促中共释放维权律师. 新唐人. 2015-08-29 [2015-08-29]. 
  57. ^ 海彦. 香港民间团体声援内地被抓捕维权律师. VOA 美国之音. 2015-08-26 [2015-08-29]. 
  58. ^ 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 香港团体中大校园讲座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2015-09-17 [2015-09-20].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英文)和有关美国政府作品版权的相关法律,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