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921大地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九二一大地震
跳转至: 导航搜索
921大地震
Earthquake- road crack.jpg
集集大地震后,台中碎裂的道路与人行道
921大地震在Taiwan的位置
台北
台北
台中
台中
震中(位于南投县集集镇)
震中(位于南投县集集镇
921大地震 (Taiwan)
日期 1999年9月21日
发生时间 01:47分12秒(UTC+8[1]
持续时间 102秒
规模 7.3ML[1]/7.6-7.7Mw[2]
深度 8.0千米[1]
震中 23°51′N 120°49′E / 23.85°N 120.82°E / 23.85; 120.82[1]
类型 逆断层型地震
影响地区 台湾 台湾
损失 新台币3,647.1亿元
最大烈度 IX(麦加利地震烈度
7(中央气象局地震烈度分级
最大加速度 1 g
海啸
山体滑坡 九份二山草岭中横公路等地
余震 921大地震余震
伤亡 死亡:2,415人[3]
失踪:29人
受伤:11,305人
房屋全倒:51,711间
房屋半倒:53,768间[4]

921大地震,又称集集大地震,是1999年9月21日上午1时47分15.9秒(当地时间)发生于台湾中部山区的逆断层地震,造成台湾全岛均感受到严重摇晃,共持续约102秒,乃台湾自二战后伤亡损失最大的自然灾害震中位于北纬23.85度、东经120.82度,处于南投县集集镇境内,震源深度约8.0千米[1]里氏规模7.3级(美国地质调查局测得矩震级7.6-7.7级)。该地震肇因于车笼埔断层的错动,并在地表造成长达85千米的破裂带[5],另外也有学者认为是由车笼埔断层及大茅埔-双冬断层两条活动断层同时再次活动所引起[6]

此地震造成2,415人死亡,29人失踪,11,305人受伤,51,711间房屋全倒,53,768间房屋半倒。不但人员伤亡惨重,也震毁许多道路与桥梁等交通设施、堤防等水利设施,以及电力设备、维生管线、工业设施、医院设施、学校等公共设施,更引发大规模的山崩土壤液化灾害,其中又以台湾中部受灾最为严重。台铁西部干线一度全面停驶,亦有多数客运公司暂时停驶。

为悼念地震逝去的民众与警惕自然灾害的威胁,中央政府于2000年订立每年9月21日为“国家防灾日”,并举行地震演习,以求灾害来临时能做好防护措施,将伤亡的可能降至最低。

地震概况[编辑]

921大地震的震源位置图
921大地震等烈度图

地质背景[编辑]

台湾位于欧亚大陆板块菲律宾海板块的交界处,属于太平洋火环的一部分,地震频繁。菲律宾海板块自新生代以来一直朝西北移动[7],和台湾的生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每年8.2公分的移动速度[8],也在东部花东纵谷中央山脉、西部麓山带以及平原区形成一系列的断层。这些断层具有很高的活动性,在台湾历史上,造成许多灾害性地震

地震资讯[编辑]

此次地震震中位在南投县集集镇(北纬23.8度、东经120.78度),即日月潭西偏南9.2千米,里氏规模7.3,释出的总能量约为1998年嘉义瑞里地震的40倍,相当于44.7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另有学者认为相当于50颗[9],而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主任郭铠纹则表示相当于46颗[10]),地震深度8.0千米。利用波形反演得到的震源机制解为一低角度逆冲断层、伴随些许走向滑移分量,释放出地震矩能量为1.77±0.4×N-m。滑移方向则为北偏西60度,随着时间而改变,显示断层的破裂并不均匀。[11]断层走向为北偏东18度,倾角19度。此次地震属内陆浅层地震,断层地表破裂面全长约106千米,造成地表断层最大垂直错动量达到11米、最大水平错动量达10米以上,平均错动量约4米,破坏力相当强大[12]

各地最大烈度[编辑]

根据中央气象局之各地烈度原始资料(ASCII),受灾县市测站所测得之最大烈度如下:

受灾县市测站所测得之最大烈度 [13]
地区 县市乡镇区 测站 座标 最大烈度值 震中距
(Km)
垂直向
(gal)
南北向
(gal)
东西向
(gal)
台北 台北市北投区 竹子湖气象站 25°10′N 121°32′E / 25.16°N 121.54°E / 25.16; 121.54 5级 162.59 24.58 70.76 117.54
台北市大同区 大龙国小 25°04′N 121°31′E / 25.07°N 121.52°E / 25.07; 121.52 5级 152.61 29.02 71.48 104.80
台北县三重市
(今新北市三重区)
二重国小 25°04′N 121°29′E / 25.07°N 121.48°E / 25.07; 121.48 5级 150.04 27.22 85.96 114.90
台北县树林市
(今新北市树林区)
树林国小 24°59′N 121°25′E / 24.99°N 121.42°E / 24.99; 121.42 5级 139.81 24.88 82.42 63.46
台北县中和市
(今新北市中和区)
积穗国小 25°00′N 121°29′E / 25.00°N 121.48°E / 25.00; 121.48 5级 143.63 57.36 112.16 108.26
南投 南投县鱼池乡 日月潭气象站 23°53′N 120°55′E / 23.88°N 120.91°E / 23.88; 120.91 7级 9.23 311.76 422.82 989.22
南投县水里乡 水里国小 23°49′N 120°52′E / 23.81°N 120.86°E / 23.81; 120.86 7级 5.53 171.00 302.48 439.70
南投县名间乡 新街国小 23°53′N 120°41′E / 23.88°N 120.69°E / 23.88; 120.69 7级 13.66 311.04 602.45 921.14
南投县南投市 南投国小 23°55′N 120°41′E / 23.91°N 120.68°E / 23.91; 120.68 7级 15.53 275.38 420.02 340.10
南投县埔里镇 南光国小 23°58′N 120°58′E / 23.96°N 120.97°E / 23.96; 120.97 7级 19.30 270.18 368.40 585.94
南投县草屯镇 双冬国小 23°59′N 120°48′E / 23.98°N 120.80°E / 23.98; 120.80 7级 15.07 415.54 639.00 517.82
南投县国姓乡 国姓国小 24°02′N 120°51′E / 24.04°N 120.85°E / 24.04; 120.85 7级 21.46 274.66 370.50 465.30
台中 台中市北屯区 光正国小 24°12′N 120°45′E / 24.20°N 120.75°E / 24.20; 120.75 7级 39.03 193.98 438.68 348.66
台中市南区 忠孝国小 24°08′N 120°40′E / 24.14°N 120.67°E / 24.14; 120.67 6级 35.26 153.30 208.16 256.90
台中县大里市
(今台中市大里区)
健民国小 24°05′N 120°44′E / 24.09°N 120.73°E / 24.09; 120.73 7级 28.15 230.58 312.66 488.86
台中县石冈乡
(今台中市石冈区)
石冈国小 24°17′N 120°46′E / 24.28°N 120.77°E / 24.28; 120.77 7级 47.38 519.42 361.94 501.60
台中县和平乡
(今台中市和平区)
白冷国小 24°11′N 120°56′E / 24.18°N 120.93°E / 24.18; 120.93 7级 38.40 324.38 403.56 521.64
台中县丰原市
(今台中市丰原区)
丰东国中 24°15′N 120°44′E / 24.25°N 120.73°E / 24.25; 120.73 6级 44.93 173.28 168.98 298.36
台中县雾峰乡
(今台中市雾峰区)
雾峰国小 24°04′N 120°42′E / 24.06°N 120.70°E / 24.06; 120.70 7级 26.13 257.80 563.22 774.42
彰化 彰化县二水乡 二水国小 23°49′N 120°37′E / 23.81°N 120.62°E / 23.81; 120.62 6级 21.42 236.02 255.64 207.44
彰化县员林镇(今员林市) 员林国小 23°58′N 120°35′E / 23.96°N 120.58°E / 23.96; 120.58 5级 27.63 116.28 187.52 178.24
云林 云林县古坑乡 东和国小 23°41′N 120°34′E / 23.68°N 120.57°E / 23.68; 120.57 7级 31.80 175.62 445.98 337.83
嘉义 嘉义县番路乡 黎明国小 23°26′N 120°36′E / 23.44°N 120.60°E / 23.44; 120.60 7级 50.82 122.86 630.20 296.86
嘉义县阿里山乡 阿里山气象站 23°31′N 120°49′E / 23.51°N 120.81°E / 23.51; 120.81 5级 37.89 97.68 157.02 229.20
苗栗 苗栗县狮潭乡 狮潭国小 24°32′N 120°55′E / 24.54°N 120.92°E / 24.54; 120.92 7级 76.96 353.08 511.72 463.32

在车笼埔断层之受灾地区,所观测到的地表加速度峰值(PGA)极大,大多在300至500gal之间,愈靠近断层则愈高,例如南投县鱼池乡日月潭气象站所测得之东西向水平地动加速度峰值高达989.22gal,已超过一个重力加速度值(1g = 980gal),垂直向加速度亦高达311.76gal。南投县名间乡新街国小测站测得东西向水平地动加速度峰值也达921.14gal[12]

中央气象局原本将地震烈度分级分成0级至6级共7个等级,由于921大地震时中央气象局监测站曾经收录到超过1g的地动加速度资料,但是测得的6级烈度涵盖面积广阔,不利于受灾情况最严重区域之研判,经邀请地震专家学者审慎检讨后,认为宜再增加一个烈度分级,故于2000年6月调整为0级至7级共8个等级,以400gal作为烈度6级的上限,即将6级范围定为250-400gal,超过400gal以上则为7级,第7级即是在九二一地震后追加的地震分级。[14]

余震[编辑]

强烈余震
1999年9月21日上午2时16分发生里氏规模6.8之强烈余震
1999年9月21日上午2时16分发生里氏规模6.8之强烈余震,各地烈度剧烈
1999年9月22日上午8时14分发生里氏规模6.8之强烈余震
1999年9月22日上午8时14分发生里氏规模6.8之强烈余震

921大地震发生当日,余震相当多,影响最大的一次是主震发生后不到一小时后的凌晨02:16分,里氏规模达6.7,这场紧接在7.3主震之后的余震是造成921大地震房屋毁损比其他地震要多的主因。接着是9月22日早上08:14分,里氏规模达6.8。以及9月26日早上07:52分,里氏规模达6.8。除了以上三个余震,其余超过里氏规模6.0以上的余震则有21日凌晨01:57分M6.4,02:03分M6.6和05:46分M6.6;9月22日早上08:49分M6.2和晚间20:17分M6.0。921大地震主震发生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规模超过6 的余震就有8次,是全世界相当罕见的案例[15]。921大地震发生后一个月内发生约一万次的余震,其中近四百次有感余震,余震大多发生于主震破裂带之周围,分布于车笼埔断层东方及震中南方一带。[16]时任中央气象局副局长辛在勤认为是因为主震的能量被阻挡在中央山脉雪山山脉之间,因此造成4次大余震都集中在这里[15]。921大地震后至1999年11月底,总计发生多达14,600次余震[9]

在2000年6月11日凌晨02:23分发生的强烈地震,亦属于921大地震的余震,里氏规模达到6.7。

以下为921大地震主震后迄2000年6月为止,规模大于6级之余震:[17]

921大地震里氏规模6以上余震列表
时间
国家标准时间
经纬度 震中位置 规模 深度 最大烈度
中央气象局地震烈度分级
备注
1999年9月21日01时57分 23°55′N 121°02′E / 23.91°N 121.04°E / 23.91; 121.04 日月潭东偏北14.3千米 6.4 7.7千米 6 [18]
1999年9月21日02时03分 23°48′N 120°52′E / 23.80°N 120.86°E / 23.80; 120.86 日月潭偏西10.6千米 6.6 9.8千米 7 [19]
1999年9月21日02时16分 23°52′N 121°02′E / 23.86°N 121.04°E / 23.86; 121.04 日月潭偏东13.7千米 6.7 12.5千米 7 [20]
1999年9月21日05时46分 23°35′N 120°52′E / 23.58°N 120.86°E / 23.58; 120.86 阿里山北偏东9.6千米 6.6 8.6千米 7 [21]
1999年9月22日08时14分 23°50′N 121°03′E / 23.83°N 121.05°E / 23.83; 121.05 日月潭东偏南15.4千米 6.8 15.6千米 6 [22]
1999年9月22日08时49分 23°46′N 121°02′E / 23.76°N 121.03°E / 23.76; 121.03 日月潭东南方18.0千米 6.2 17.4千米 5 [23]
1999年9月22日20时17分 23°44′N 120°59′E / 23.74°N 120.98°E / 23.74; 120.98 日月潭南偏东17.4千米 6.0 24.0千米 5 [24]
1999年9月26日07时52分 23°51′N 121°00′E / 23.85°N 121.00°E / 23.85; 121.00 日月潭东偏南10.1千米 6.8 12.1千米 7 [25]
2000年6月11日02时23分 23°54′N 121°07′E / 23.90°N 121.11°E / 23.90; 121.11 日月潭偏东20.6千米 6.7 16.2千米 6 [26]

灾情统计[编辑]

各县市灾损统计 [27][28]
县市别 死亡人数 重伤人数 全倒户数 半倒户数
南投县 886 678 23,127 16,792
台中县 1,154 411 16,861 12,341
台中市 113 47 1,484 4,953
彰化县 29 11 1,048 3,054
云林县 85 60 916 321
嘉义县 6 0 30 91
台南县 1 0 1 1
台北市 87 7 76 325
台北县 46 29 230 3,264
苗栗县 6 196 529 473
新竹市 2 1 5 0
新竹台中大地震与集集大地震之伤亡地区及人数比较表
1935年新竹-台中地震 1999年集集大地震
郡/市 死亡人数 受伤人数 死亡人数 受伤人数
新竹州 新竹市 4 19 2 1
新竹郡 - 5 0 0
中坜郡 - 3 0 0
竹东郡 14 150 0 0
竹南郡 328 1208 0 0
苗栗郡 794 2555 6 0
大湖郡 229 656 0 0
合计 1369 4596 8 1
台中州 台中市 20 40 113 47
大屯郡 - 2 541 411
东势郡 28 250 322 0
丰原郡 1494 5913 158 0
大甲郡 386 1206 0 0
彰化郡 - 5 29 11
合计 1910 7380 1296 469
总计 3279 11976 1304 470
  • 死亡:2,415名
  • 失踪:29名
  • 负伤:11,305名

由于台中县南投县为主震中区域,故受灾特别严重。地震发生隔日政府统计,死亡人数已逾2321人,伤者6534人,受困者12308人。台北县(今新北市)、台北市苗栗县台中市彰化县云林县等地亦有严重灾情。三周后,行政院主计处公布死亡(含失踪)人数为2378人,死亡人数最多为台中县1138人,次多为南投县928人,有40845栋房屋全倒、41373栋半倒(包含多处各级学校校舍)。地震造成的房屋建筑损毁以南投县和台中县市最为严重,两县市之房屋全倒与半倒的总户数约占全台损坏户数的95%,全倒与半倒的户数约略相当,其次为苗栗县、彰化县、云林县和台北县,约占4%,而由于地震是发生在凌晨时分,因此罹难的原因多属于因房屋建筑倒塌而被埋困所致[29]。在台湾,921大地震的死伤程度有纪录以来仅次于1935年的新竹台中大地震(关刀山地震)。估计全国经济损失达新台币3,647亿元[30][31]

受灾乡镇市区灾损统计 [32]
县市 乡镇市区 死亡人数 重伤人数 全倒户数 半倒户数
南投县 埔里镇 210 57 6,250 6,600
中寮乡 179 22 2,542 1,424
竹山镇 115 27 2,828 3,229
国姓乡 112 12 1,913 1,870
南投市 93 25 5,213 6,318
草屯镇 88 19 2,557 4,003
集集镇 42 18 1,819 845
名间乡 35 9 359 443
鹿谷乡 23 35 1,140 1,016
鱼池乡 14 10 2,375 1,476
水里乡 8 9 599 1,263
仁爱乡 3 4 330 418
台中县 东势镇 358 99 5,139 5,441
石冈乡 174 44 1,848 1,170
大里市 162 55 2,917 4,518
丰原市 160 54 1,748 573
新社乡 117 39 1,490 1,101
雾峰乡 87 12 2,872 2,486
太平市 86 23 2,208 2,098
和平乡 41 7 634 745
潭子乡 7 2 28 10
台中市 北屯区 96 17 696 395
东区 10 1 34 401
南区 5 0 849 2,517
西区 1 2 16 47
苗栗县 卓兰镇 3 3 490 333
泰安乡 0 1 97 94
彰化县 员林镇 24 8 330 305
彰化市 4 1 10 82
社头乡 1 0 107 170
云林县 古坑乡 43 8 190 359
斗六市 38 15 331 70
嘉义县 梅山乡 4 0 14 55
阿里山乡 2 0 8 13
台北市 松山区 87
台北县 新庄市 46

各地受灾状况[编辑]

车笼埔断层呈南北向,由南投县的桶头,向北经过竹山名间中兴新村南投草屯雾峰,再沿着台中盆地边缘经过大里、车笼埔、太平大坑丰原,再由石冈转向东势及卓兰一带。而受到九二一大地震直接破坏的区域,主要即集中在车笼埔断层带裸露地区,并包括埔里中寮以及属于震中的集集,尤其以东势镇位于车笼埔断层大茅埔-双冬断层交会地带,震波能量聚集,破坏最为严重。

南投[编辑]

921大地震,南投县受创最钜,10多个乡镇市重创,县内的各项设施、经济产业、观光旅游、民众生命财产等都受到重大损失。灾情主要集中在震中及断层所经附近的埔里、竹山、名间、中寮、国姓、草屯等地,尤其是中寮乡在这次的大震之下受创最为惨重。

  • 集集镇:正好位处震中台铁集集线铁轨严重扭曲,而集集车站木造站房严重倾斜;位于集集镇市区内的当地居民信仰中心武昌宫梁歪柱倒整座倒塌。
  • 草屯镇:草屯镇公所办公大楼严重受损;全镇受灾以太平路东较为严重计山脚、富寮、南埔、坪顶、土城、双冬、平林、中原、北势、御史等10里[33]九九峰山头因地震影响而变得光秃一片;草屯商工校舍倒塌毁损[34]
  • 南投市中兴新村有5厅处的政府大楼全倒;台汽客运中兴新村站房下陷倾斜[35]南投酒厂因地震而发生爆炸起火,火势一直烧到天亮才逐渐熄灭,约有四分之一的厂区付诸一炬[35]卫生署南投医院受地震波及,大楼内梁柱倾斜、墙壁龟裂;蓝田街附近的国民党南投县党部四楼建筑整个塌陷;国泰人寿四层大楼倒塌;市区不少老旧房屋夷为平地[36]
  • 国姓乡九份二山大崩坍,将近40名村民活埋在难以估计的土石底下,而当地的水鹿场瞬间变成一片黄土,300多只的水鹿也一并遭到活埋;崩落土石并阻塞北山坑溪支流涩仔坑溪与韭菜湖溪,形成数个堰塞湖,包括“涩仔坑湖”与“韭菜湖”,地形地貌大幅改变;台14线中潭公路多处路基下陷,柑林隧道前后有巨石及树木掉落路面[37]
  • 埔里镇:约有400多栋房屋倒塌,死亡人数超过180人;埔里镇公所亦倒塌[35]埔里酒厂因地震而发生爆炸[35]国立暨南国际大学多栋大楼外墙龟裂[35]台中荣民总医院埔里分院新建医疗大楼剪力墙龟裂,梁柱部分断裂,天花板倒塌、水管断裂、电梯卡住、发电机受损;急诊室、手术室、加护病房、资讯室、放射科、检验科及各病房与医疗仪器,或受损或全毁[38];台14线埔雾公路中断,台21线埔里经日月潭至鱼池段路基严重下陷,交通亦中断。[37]埔里镇中华商场夷为平地[39]
  • 中寮乡:位于双冬断层上,死亡人数178人,虽然并非南投县最多,然而以当年中寮乡在籍人口数对比其死伤人数,伤亡比例可说是全台首位,以受灾比率而言,中寮乡房屋全倒、半倒户数占全乡达82.6%,是震灾的一级灾区[40];乡内的台电超高压及一次输电铁塔共计18座全倒或半倒,而具输电枢纽地位的中寮超高压开闭所共有34具超高压输电线变压器及47具避雷针掉落损毁。
  • 鱼池乡日月潭地区灾情惨重,日月潭风景区的地标光华岛(现称拉鲁岛)受损,且岛屿面积亦有缩小;日月潭教师会馆亦被震塌[35];多处观光饭店旅馆如天庐大饭店、中信大饭店、九龙大饭店等倒塌全毁[35],其他亦全倒或半倒;不少民宅亦被震毁。根据中央气象局日月潭气象站的纪录,此区水平最大地动加速度达到9.89 m/s²,也就是震中附近水平加速度超过1g(9.8 m/s²),远较日本阪神大地震0.8g为大。[41]
  • 水里乡:大地震对水里乡带来破坏,房屋全倒602户,半倒1265户,全倒、半倒户占水里乡受灾比率达27.6%[42];新山国小校舍全毁;集集线车埕车站严重受损。
  • 名间乡车笼埔断层经过名间乡,彰南路上、名间乡唯一的集合住宅社区“上毅世家大楼”921地震时并没有立即倒塌,但却在9月26日早上8点多里氏规模6.8的余震发生后,前栋倒塌躺在台3线上,并压垮了对面的名间乡农会[43];地震也造成台电高压电塔倾斜,多处地面起伏变形,并使得集集线铁道弯曲[35]
  • 竹山镇:有多栋大楼倒塌,最严重为集山路整条路房屋悉数全毁;中国石油公司竹山加油站完全塌垮[35];竹山秀传医院外墙龟裂、慈山医院大楼也受损。玉山新城的住户,因为地震造成山坡滑动,约三十户人家的住宅因而全倒,死亡人数约十数人,其余未倒的皆为半倒房屋。据统计全镇有118人不幸罹难、重伤49人,房屋全倒2711户、半倒2973户,堪为竹山镇历次重大天灾事件之最。[44]
  • 鹿谷乡凤凰谷鸟园受损,鹿谷国小、内湖国小全毁,全乡一片残破。不断的余震让凤凰山等山丘土石崩落不断,落石的轰隆巨响持续一天两夜,乡内道路柔肠寸断 ,电信、电力、供水完全中断;凤凰村田底百余户住家、杉林溪游乐区三百多名员工和游客受困;乡内三条对外道路交通完全中断,延溪公路三弯段十多处的坍方和陷落,溪阿公路则是多处坍方、落石[45]

台中[编辑]

921大地震造成台湾中部地区受到空前的破坏,震灾中伤亡的人数以东势镇最多,其他地区如丰原市大里市太平市雾峰乡石冈乡新社乡和平乡等灾情也相当严重,台中县以山线之新社乡东势镇石冈乡三乡镇受创最为严重,死伤人数占台中县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而屯区之大里市太平市等地亦为九二一震灾重灾区。总计台中县共有丰原市大里市太平市东势镇石冈乡新社乡雾峰乡和平乡等八个乡镇市遭受地震破坏影响[46]。而台中市亦被内政部列为二级灾区。

  • 台中市 (省辖市):有113人罹难,其中多集中于大坑山区一带;东山国中(今市立东山高中)和军功国小教室严重倒塌(今为大坑地震纪念公园,东山国中及军功国小各自迁校至新址);另外在南区五权南路上的“德昌新世界”大楼,一栋下陷倾倒,造成四人死亡,而台中火车站对面的台中客运总站前柱断裂倾倒。东区大东纺织厂厂房倒塌,练武路富台新村旁的六楼楼房在地震中倒塌[47]
  • 台中县石冈乡(今台中市石冈区):921大地震对石冈乡造成严重损失,石冈乡著名的石冈老街正好位于车笼埔断层带上,断层穿越石冈乡旧市区及梅子村与万兴村等农村聚落[46],地震后道路严重隆起、倾斜、崎岖不平,社区房舍几乎全倒或支离破碎,满目疮痍,全乡死亡人数达177人,占当时居住人口数的1.14%,是该次地震受灾乡镇市行政区中,地震死亡率最高的,为受创最严重的区域之一[28];而位于大甲溪下游的石冈水坝,因正好位于车笼埔断层带上,造成第15至18道溢洪闸门断裂受损,陷落约五米,坝体断裂、操作系统破坏,无法拦截溪水。而大甲溪石冈河段的河床由于车笼埔断层经过,于断层错动的抬升力量下,河床上游被抬高约6米,形成断层瀑布,然而由于所在河床之地质特性非常脆弱,加上大甲溪强大的向下侵蚀力,该瀑布不久即消失[9]
  • 台中县和平乡(今台中市和平区):和平乡灾情十分惨重,毁损户数占和平乡总户数32%;地震造成路基下陷、学校损毁、大甲溪沿岸多处严重坍塌等损坏[46]中横公路谷关德基约27千米之间道路断裂,许多路段被大量的土石覆盖,其中中华民国山岳协会飞鹰登山队一支队伍在青山段山上线61.5千米处被滑落土石活埋,共有15名队员不幸遇难。由于落石量大,地震后半个月的1999年10月5日上午才被寻获[9]。地震亦导致谷关水库坝体与底座局部受损,谷关发电厂地下厂房渗漏水增剧[48]
  • 台中县东势镇(今台中市东势区):东势镇在车笼埔断层及双冬断层强烈的挤压之下,造成东势镇非常严重伤亡,有为数众多的公私有建筑物倒塌毁损,包括东势巧圣仙师祖庙、文昌庙、刘氏宗祠、中山国小、东势高工、镇立托儿所、部分各里集会所与活动中心等,判定全倒的集合式住宅大楼,包括“东势王朝一期”、“东势王朝二期”、“龙之居”、“一品居”、“名流艺术世家”、“山城第一家”、“联盈大楼”等,造成多处建物严重损害,尤其位于断层带邻近的建筑物灾情更是严重[46],东势本街为受灾最严重的区域;而位于东势镇的两栋“东势王朝”大楼倒塌,造成28人死亡;东势林场连外道路中断;东势镇共有358人死亡,在此次震灾中以东势镇的伤亡人数最多,是该场地震中死伤最严重的重灾区[49]
  • 台中县新社乡(今台中市新社区):大地震将新社台地震成了严重的灾区,协成国小及新社国小校舍在这次大地震之下几乎全毁;新社乡的白冷圳圳道多处受创,52%的管线受损变形,柔肠寸断,造成新社地区严重缺水。
  • 台中县雾峰乡(今台中市雾峰区):雾峰乡以本堂村、甲寅村、万丰村等聚落倒塌情况最为严重[46]林家花园毁于震灾;位于台湾省咨议会旁的“万佛寺”被夷为平地;光复国中(今九二一地震教育园区,光复国中迁校后改制为台中市立光复国民中小学)教室毁损严重,外操场受到挤压而隆起;其他公共建筑物倒塌或毁损的学校包括桐林国小、雾峰国小、明台中学、侨荣国小等;慈明高中也因严重损毁,迁校至太平区;集合式住宅大楼则有“中正广场综合游艺大楼”倒塌;政府机关受损的有雾峰乡公所、户政事务所、雾峰乡消防分队[46]
  • 台中县大里市(今台中市大里区):人口密集之大里市受灾严重,尤其以草湖地区城市规划区内的集合住宅大楼受灾情形最为严重,其中又以东湖里、内新里及金城里的台中王朝、金巴黎等等社区大楼倒塌最为严重[46],“金巴黎”社区大楼有四栋惨遭地震摧残,位在前方的两栋大楼全部倒塌,共计79人死亡,是此次地震伤亡最严重之集合住宅社区之一;“台中王朝”2栋大楼倒塌、“台中奇迹”大楼有1栋倒塌、“金陵世家”1栋大楼倒塌;中兴路上亦有整排透天房屋2楼变1楼;学校方面,青年高中草湖国小、涂城国小、瑞城国小等校舍严重毁损[46]
  • 台中县太平市(今台中市太平区):上百人死亡,其中以头汴里、新坪里全倒最多,光隆里、坪林里、德隆里、兴隆里则因为断层带经过地区(该处即为断层命名的车笼埔地区),因此附近房屋损毁相当严重[46]宏总建设“生活公园大楼”有3栋倒塌;“元宝天厦”倾斜倒塌。光隆国小倒塌,校舍严重毁损,异地重建,原校址改建为新学校车笼埔国小太平国中校园遭受严重损毁,由慈济基金会认养重建。
  • 台中县丰原市(今台中市丰原区):丰原市在九二一大地震中受灾影响范围达三分之一[46],断层带从丰原东半部通过,超过150人死亡;“向阳永照”大楼倒塌,43人死亡;“丰原联合大市场”一至三楼下陷挤压至地下室,整栋大楼向西侧塌陷倾斜,将隔邻的透天店铺压垮,造成14人死亡;丰原市联合新村社区住宅因九二一地震全倒;南阳国小旁对面的“德川家康社区”整栋大楼倾斜,墙壁龟裂,梁柱弯曲。而位于丰原的中等教师研习中心的行政大楼,因地震强度超过原本的设计规范,使得大楼一楼的梁柱交接处受剪力破坏而倾斜[9]
  • 台中县梧栖镇(今台中市梧栖区):虽然梧栖镇非921大地震灾区,但却造成台中港北码头区的土壤液化而喷沙及地层下陷,产生喷砂堆、喷砂孔、龟裂、破裂、沉陷、拱起、倾斜、崩塌等现象,造成重力式沉箱码头沉陷倾斜受损,码头仓库也因地层下陷及潮水入侵而地基掏空受损,也形成路面多处大坑洞。[50][51]

台北[编辑]

921大地震后倒塌的台北市东星大楼

地下两层,楼高12层的东星大楼是台北市受灾最严重、也是唯一倒塌的建物。而位于台北县新庄市“博士的家”由于未按图施工,建筑安全系数未达一半标准,不堪四级地震而导致3栋大楼倒塌,45人罹难。 在台北地区,地震造成的灾害与效应特别严重。科学家估计是由于台北盆地四面环山,会导致地震波聚集效应,再加上台北盆地土质松软所致的场址效应,使烈度放大的现象更形剧烈。

彰化[编辑]

彰化地区灾情惨重,包括16层楼的员林镇(今员林市)龙邦大楼发生严重崩塌意外、并传出多起火灾车祸社头乡线西乡和美镇芬园乡田中镇花坛乡等地亦有灾情;内陆的员林镇社头乡大村乡与沿海的伸港乡大肚溪口高滩地地震后皆出现裂缝和坑洞之土壤液化现象[47]

  • 员林镇(今员林市):“龙邦富贵名门大楼”其中一栋断裂倒塌,造成23人死亡;位于育英路的彰化县农会大厦(又称“彰农大楼”、“名泰诊所大楼”)倒塌,幸无人伤亡[54]。员林地区有大范围的土壤液化,土壤液化的地区包括东和、民生、大饶、崙雅、振兴、林厝、万年、镇兴等里;而黎明、惠来、三义、沟皂、西东、南东、东北等数个里,也有明显地层下陷及喷砂现象[55]
  • 彰化市:石牌里石牌巷四十五号利奇公司宿舍倒塌;彰和路一段民房倒塌[47]

云林[编辑]

云林县的灾情集中在斗六市和古坑乡,其中斗六市“中山国宝大楼”、“观邸大楼”倒塌造成人员伤亡,而古坑草岭一带崩塌土方活埋民众29人,同时阻碍河道形成堰塞湖新草岭潭

嘉义[编辑]

“眠月石猴”原貌。

嘉义灾情主要集中在阿里山山区,梅山乡竹崎乡等地亦有零星灾情。

苗栗[编辑]

龙腾断桥部分桥墩于921大地震时再度掉落。
921大地震形成大安溪大峡谷。

苗栗县受灾状况以卓兰地区最为严重,百余间民房倒塌,而位于三义乡龙腾断桥部分桥墩禁不住强烈摇晃,应声落地,龙腾断桥也成为1935年新竹台中大地震与九二一地震两次世纪大震的见证者。

  • 卓兰镇约有100多间房屋倒塌。而卓兰镇与台中县东势镇之大安溪河段因车笼埔断层经过,溪床抬升近6米,并阻断水流形成堰塞湖,后来随着河道冲刷水流下切形成大安溪大峡谷[58]

其他县市[编辑]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所辖位于桃园县复兴乡东眼山森林游乐区高雄县桃源乡藤枝森林游乐区游乐设备损毁;台东林区管理处所辖南横往向阳路段160K+800M处坍方交通中断[59]南回公路台东有多处路段坍方交通暂时中断。位于宜兰县五结乡的孝威仓库稻谷低温冷藏仓库遭受921集集大地震波及,导致倒塌、毁损容量520公吨5座、175公吨1座,损失约新台币3千余万元[60]台南县白河佑昇水泥公司搅拌桶倒塌[47]新竹市国宾饭店40公吨工地起重架掉落,造成2死1伤;新竹县竹北市新埔镇各发生谷仓倒塌事件,竹北的谷仓倒塌压到民宅,造成至少4人轻伤;花莲县苏花公路中横公路部分路段坍方[47]

基础设施受灾状况[编辑]

停电[编辑]

集集大地震引发比729全台大停电更严重的电力设施受损,因南投县中寮乡之中寮超高压变电所遭震损,加上345仟伏中寮-龙潭线#203号高压电塔倒塌毁损,造成全台湾于地震发生后立即停电[61]。中寮超高压变电所是台电“电力系统总枢纽”,设备塌垮引起北部与南部的电力系统解联(即隔离成南北各自独立的电力系统),中北部因电力供应遽降,进而引发电力系统垮掉,钜工电厂以北电力系统瘫痪,包括核一核二协和深澳通霄台中林口以及台塑麦寮电厂的机组全部跳机,彰化以北全部停电,共计649万户无电可用[62]。由于中寮超高压变电所损坏之故,南电北送之线路受到影响,造成南北供电系统各自运作,北部都会区供电吃紧,虽然恢复供电,但是仍持续实施分区供电。地震除了造成中寮超高压变电所电力设备地层位移塌垮损失外,天轮超高压变电所地层下陷,设备亦损害严重,德基-谷关线、青山-谷关线几乎全毁,另外其他线路亦受重大损坏[61][62]。经台电公司动员全体员工全力抢修抢修之后,采限电措施,10月3日晚上7:00时才将中部的全部电塔抢通,先解除部分限电,直到10月10日始解除全台限电[61]

921大地震后各电厂发电情形:[63]

停水[编辑]

921大地震造成自来水设施受灾地区主要为台湾自来水公司第四区管理处管辖之大台中地区及南投县,主要损害为石冈坝鲤鱼潭水库受损以致无法供水。地震造成鲤鱼潭净水厂取水口损害,每日仅可供给40吨自来水,而石冈坝因坝体受损而无法蓄水以及丰原净水厂净水设施与管线受损,则完全无法供水[64]。由于大台中地区仅能由鲤鱼潭厂及台中市内深井供水,供水量不足,因此采取分区轮流供水,每区供水两天停四天,至抢修完成为止,停水区由各区公所提供之送水点以及支援水车送水[65]

停气[编辑]

921大地震主要损坏的瓦斯公司为欣彰、欣中及欣林三家公司,地震后瓦斯系统受损,欣中瓦斯公司至9月27日止共发现2000处瓦斯渗漏,欣林瓦斯公司之供给地区因为断层经过致瓦斯管线受损严重,造成共计有37万户停气,至10月5日修复近31万户[64]。各天然气公司因本次地震而损坏之管线长度约为827,527米[66]

学校[编辑]

暨大921校舍受灾图

921大地震造成中部地区近二分之一的校舍倒塌或严重损毁,其中大专院校7所、高中职83所、国中168所、国小488所[67],而中小学遭到损坏者共计656所,约占全国中小学总数的五分之一。所幸921集集大地震发生在凌晨,校舍空无一人,校舍倒塌并未引致任何师生伤亡。[68]

921大地震全国学校校舍损坏统计表[50]
县市名称 数量
台北市 67
高雄市 0
台北县 76
宜兰县 8
桃园县 11
新竹县 13
苗栗县 85
台中县 71
南投县 69
彰化县 85
云林县 49
嘉义县 46
台南县 3
高雄县 2
屏东县 1
台东县 15
基隆市 15
新竹市 16
台中市 76
嘉义市 32
台南市 29
金门县 0
连江县 0
总计 786

交通[编辑]

铁路[编辑]

台铁纵贯铁路山线三义一号隧道发生拱顶坍落及轨道扭曲,大甲溪桥4座桥墩及乙处帽梁龟裂,梁端移位,交通全面中断停驶;而集集线则有多处路段的路基隆起、路线弯曲、站房受损倾斜,全面停驶[69]台中港线亦严重受损。由于山线中断,各级列车改以海线行驶,致列车严重误点。台湾汽车客运公司因应山线铁路交通中断,机动加开台北往台中、桃园往台中、中坜往台中、新竹往台中、台北往苗栗、台北往丰原等线班车,加强输运旅客[70]。台中线于1999年10月8日抢修竣事恢复通车,集集线则于2001年1月21日重建完竣,列车恢复行驶[71]

公路[编辑]

公路损失较铁路严重,公路灾害主要集中在与车笼埔断层平行之台3线和与断层垂直之中横公路路段,省道台3线主要灾情为桥梁掉落断裂,而中横则是路基坍毁成峭壁或土石坍方阻断交通,离断层较远台1线则受损较轻微。至于国道部分,中山高速公路离断层较远,仅少部分路灯、边坡、桥梁轻微受损,交通未阻断。国道3号中部路段(俗称中二高)于地震当时正在施工阶段,吊放于桥墩上之简支梁受到毁损。总计公路局所养护之省县乡道计有44条路线受损,其中有33条路线711处交通阻断。[69]

由于车笼埔断层带两侧之地表产生最大之垂直高差达11米,最大水平错动量约10米,在如此巨大之变化下,受灾区域内之铁路公路之桥梁、隧道均遭严重之破坏,以致交通路网全面受阻。[72]921地震时造成近千座桥梁中,约有20%之桥梁受到不同程度之损伤,其中20余座桥被列为严重损坏,严重损坏桥梁之破坏模式包括断层错动造成落桥、桥墩剪力破坏、桥柱与上部结构之接头损坏、直桥及斜桥因支承座长不足而落桥、钢缆线断裂、以及桥台及边坡或液化造成之基础破坏等[73]

921大地震主要桥梁严重受损列表[74][73]
桥梁名称 地区 横跨河流 衔接公路 完工年份 跨距
(m)
总长
(m)
主要破坏模式
石围桥 台中县东势镇 沙连溪 台3线163K+620 1994年 25 75 落桥
东丰大桥 台中县东势镇丰原市 大甲溪 台3线167k+891 1962年 26 572 主梁/桥墩
长庚大桥 台中县东势镇石冈乡 大甲溪 中44线-1 1987年 25 300 落桥
埤丰桥 台中县丰原市石冈乡 大甲溪 丰势路1131巷 1991年 25 300 落桥
龙安桥 台中县新社乡东势镇 大甲溪 县道129号 1986年 35 280 桥柱
光龙桥 台中市北屯区 大里溪 光西巷 1986年 28 56 桥面/桥台
一江桥 台中县太平市 头汴坑溪 县道136号 1972年 11 264 落桥
大峰桥 台中县大里市雾峰乡 草湖溪 中105线 1992年 桥面
新溪南桥 台中县乌日乡雾峰乡 大里溪 县道127号 1994年 50 500 桥柱/支承
乌溪桥 台中县雾峰乡南投县草屯镇 乌溪 台3线210K+371 1981年 34.7 624 落桥/桥柱
炎峰桥 南投县草屯镇 乌溪 台14线27k+060~27k+515 1984年 35 455 桥面/桥柱
干峰桥 南投县国姓乡 乌溪 县道136号 1986年 25.6 184 桥柱/桥台
猫罗溪桥 南投县南投市草屯镇 猫罗溪 台3线217K+870 1999年 桥柱
名竹大桥 南投县名间乡竹山镇 浊水溪 台3线224.1K 1990年 25 700 落桥
普济桥 南投县集集镇水里乡 油车坑溪 台16甲线 1979年 35 105 帽梁
集鹿大桥 南投县集集镇鹿谷乡 浊水溪 县道139号63.5k 1999年 150 300 桥塔/支承
信义桥 南投县信义乡 郡坑溪 台21线 1981年 29 180 桥柱
延平桥 南投县竹山镇 东埔蚋溪 台3线230.2k 1986年 13 78 桥台
龙门大桥 南投县竹山镇 清水溪 投53线 1982年 40 480 落桥
鲤鱼大桥 南投县竹山镇 清水溪 投53线 1988年 39 546 支承
桶头桥 南投县竹山镇 清水溪 县道149号13K+633 1980年 40 160 落桥

通讯[编辑]

长途网络方面,中华电信位于台中市三民路的台中公馆机房因停电及水塔倒塌当机,致大台中地区对外长途及移动电话通讯中断约4小时。梨山-东势光缆中断,且因中横公路严重受损,修复困难。市内电话网络方面,地震造成东势南投埔里鹿谷卓兰等52个交换局中继光缆受损,致对外通讯中断,因地表遭受严重挤压,地下管线变形或拉扯,中部地区受损客户计205,291户。至于移动电话方面,全区之基地台由于传输线或电力中断等原因造成1,500台基地台故障而无法通讯。[75]

传播媒体报导[编辑]

凌晨地震发生后,台视先是以跑马灯报告地震讯息,而约略在凌晨三点时进行现场特别报导,中视在地震后则以字卡显示,不久后也开始进行连线报导,民视则是转播CNN的即时速报[76],而后续数日,各家无线台纷纷暂时停播原先节目或更改原先的节目表而完整报导灾情,综艺节目亦暂时改为募款节目的形式,以演艺圈的影响力募得善款,新闻台也24小时不间断的播报灾情。广播部分,警广中广等广播电台在地震后以电话连线给各地方记者以及县市政府人员,并传递地震资讯、各地灾情及停班课资讯,警广并开放专线让民众提供灾情。中广在地震发生后,冯小龙、朱克威、李雅媛轮流主播,凌晨两点开始中广音乐网中广流行网、中广宝岛网原先节目全数停播,联播中广新闻网节目。甫开台的News98在地震当时正播出“九八夜线”节目,地震后主持人播出大地震的重大消息,随后新闻部的人员陆续到达电台展开一连串马拉松实况播报,除此之外,台北之音也加入报导灾情的行列[77]

大地震发生后亦立刻引起全世界传媒的注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ABCMSNBCCBS三大电视台和福斯电视台(FOX)都在新闻网页以头条方式大幅报导此次地震[78]英国BBC新闻网也是以头条的方式报导台湾发生大地震的消息;日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等各大报的网站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更新有关台湾地震的消息。另外法国和德国各地的即时新闻网站也都详加报导[78]

政府措施与国内捐助[编辑]

中央因应[编辑]

地震发生后3分钟内政部成立“紧急应变小组”,当日凌晨2点10分中央成立“九二一地震中央处理中心”;2点30分行政院长萧万长召开高层首长会报,并宣布九项紧急处理指示[79];清晨6点,国防部与参谋本部成立“救灾应变指挥中心”,下午4点30分行政院邀集各部会局处署召开“九二一地震灾后重建会议”,会中达成15项结论。9月22日,总统宣布成立“九二一地震救灾督导中心”,由副总统连战负责;9月23日行政院召开第2647次院会,听取内政部等单位报告921地震灾情及处理情形,并自当日起全国降半旗3日致哀[79]

9月21日凌晨1时47分地震发生,军方下令,不待令投入灾区救灾,总统李登辉参谋总长汤曜明上将则于上午分别抵达台中南投县政府听取简报与视察灾区。并由交通部国防部调租民间车辆工程重机械,与各地消防、救援团体展开救灾行动,救出、撤离、安置灾民与危建物之清理。[80]

921大地震发生后,财政部宣布9月21日股市暂停交易2天,适逢中秋节连续假期之休市,直至1999年9月27日始恢复交易[81],为台湾证券交易所自开业以来,除了台风因素停止交易外,史上股市第三次非正常停盘。在恢复正常运作后,又采取缩小跌停幅度的措施,使股市复市之初即卖压涌现,单日总成交量仅新台币108亿元[82]

9月22日,政府动用紧急预备金,提供各乡镇村长二百万元赈灾。此外本日开始各国救难队便陆续抵达台湾协助救灾[83]。各地救灾及募捐行动如火如荼的展开,但仍有人认为政府应变能力有待加强,其中更发生李登辉总统的前导直升机(第二架军方陪同巡视人员)在降落时吹倒一棵凤凰树,一位小女孩赖怡君不幸被压死[84]。9月25日,总统李登辉发布紧急命令立法院于9月28日追认通过,以减少行政上的程序,加速救灾。9月26日晚上李登辉于总统府再度召集高层首长工作会议,决定由行政院于9月27日成立“行政院九二一震灾灾后重建推动委员会”,萧万长院长担任主任委员、刘兆玄副院长担任副主任委员兼首席执行官,并设置主任委员江丙坤、主席赵守博、总司令陈镇湘等3位副执行长及13个工作小组,积极推动救灾重建事宜[79]国防部并协助地方政府执行灾后抢救工作,国军投入大量人力执行救灾、灾后重建任务以及灾民收容安置,以及协助灾区清理、组合屋建构及危楼拆除等工作。国军不分昼夜投入苗栗台中南投彰化云林嘉义等地救灾,尤其是中部地区动员投入兵力与物力最多。总计国军共投入46万人次协助灾区重建工作,堪称国军近年最大规模的救灾行动。[85]

许多县市政府亦在地震过后纷纷宣布当日停班停课,包括:

而国际救援组织与中央政府连系后,也亲自来台投入救灾。9月23日美国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紧急救援队于凌晨两点在云林县斗六市倒塌的“观邸”危楼中救出受困两天两夜的居民许泽泰,他是大地震第一位被国际救难组织寻获的幸运生还者[34][35]土耳其救援队紧接着在凌晨稍后在彰化县员林镇“龙邦富贵名门大楼”的废墟中救出受困50小时的女性住户廖素英;[35]9月24日,台中县大里市(今大里区)受困长达87小时的6岁男孩张景闳、从倒塌的“台中王朝”大楼废墟中,被韩国的搜寻队救出。9月26日上午11:15,当时就读于台北县(今新北市东南技术学院及台北市大安高工的孙启峰和孙启光两兄弟,从东星大楼的灾区被救出,两兄弟受困东星大楼废墟长达6天,也就是近130个小时[86]。这些好消息不只振奋了搜救队,亦对于当时仍有家人受困在瓦砾堆中,而只能在废墟旁殷殷期盼奇迹出现的家属们来说,燃起无限的希望。

国内捐助[编辑]

921震灾捐款总数统计表[87]
类型 募款金额(新台币)
民间募款团体 148.51亿元
县市政府账户 74.15亿元
受灾乡镇市公所 8.57亿元
921震灾重建基金会 132.17亿元
灾后重建团体收受捐款 约3千万元
其他政府团体 约2千万元
小计 约315亿元
隐藏性捐款 约60亿元
合计 约375亿元

921大地震发生后,慈济国际佛光会一贯道法鼓山护法总会行天宫灵鹫山佛教基金会等宗教团体也积极投入救灾与捐助[35],民间各地捐款踊跃是全台首次最大规模的募捐行动[87]。保守估计,现金捐款总数高达约新台币315亿元[88],其中由中央政府收受134亿另成立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保管使用,111亿是民间团体,大部分捐到宗教团体,其中61.74%用在校园重建,11.04%盖组合屋,58亿是县市政府,11.5亿为乡镇公所[88]。921大地震民间捐款约占政府编列重建经费总额的七分之一[88],而民间捐款所占相对比例,远非同级灾难国所能相比,堪称是历年来全球大灾变中民间最高比例的捐款[88]

台北市政府921赈灾剩余款8181万3414元,挪拨到市府“重大灾害民间赈灾捐款”,在2008年挪用6400万元转给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捐给四川解北小学盖20间教室,是当时重大灾害捐款中九年来最高笔的捐赠[89]

国际反应[编辑]

921大地震发生后,世界各国均表示关注,并捐款赈灾。时任外交部长的胡志强表示在4日内即有83国政府透过各种管道,向中华民国政府及台湾民众表达关切与慰问。另据内政部消防署统计,集集大地震共有20国家、38个国外紧急搜救队(包括两个医疗团体)共728人与103只搜救犬抵达台湾协助救难工作。消防署指出,协助救援的国际搜救队,多曾参与世界各国大地震的抢救工作,具有丰富的现场救灾经验,并且携带多项先进的搜救仪器,对于灾区建物安全的监控、先期救灾现场的勘查与资料搜集、指挥系统的建立、人员布置与安全的维护及救灾、医疗观念的建立等,颇有助益。[90][91]各国红十字会共捐助台湾15、6亿元,来自日本红十字会的捐款占了八成。[92]

地震救灾期间,许多国家派遣搜救队与救难犬到台湾,抵台后分别派驻在不同灾难现场,以大楼倒塌现场为主。先进的搜索救难工具、训练有素的救难犬,以及专业的救难态度博得台湾人民的敬佩。共有来自21个国家的38支救援队伍投入到了赈灾工作[93]

派出救难队的国际组织、国家与地区有:联合国(6名)、日本(145名)、美国(94名)、俄罗斯(73名)、瑞士(40名)、新加坡(39名)、土耳其(36名)、西班牙(28名)、德国(21名)、大韩民国(16名)、香港(16名)[35]奥地利(10名)、泰国(9名)、墨西哥(8名)、捷克(6名)、英国(6名)、澳大利亚(5名)、加拿大(2名)、法国斯洛伐克匈牙利等。[91][94]其中在地震当天最先到达台湾的是美国、新加坡与日本救援团[35]。除了上述国家救援队直接深入灾区现场救灾外,包括以色列马来西亚瑞典约旦等各国政府或民间纷纷以各种管道捐款、赠送医药或物资协助赈灾,其中以色列驻华代表顾特曼(Uri Gutman)代表以色列政府捐赠二点五吨救济品给我国地震灾民使用[35],约旦皇家空军(Jordanian Royal Air Force)运输机运送十四点六吨的物资于10月3日到达台湾[35],马来西亚驻华代表穆罕默德(Mohammed Yusof)代表马国政府捐赠十万美元的药品[35],加拿大驻台贸易办事处执行长处马大维(Davdi Mulroney)代表加拿大政府捐赠加币五万元给慈济基金会[35],并由主管亚太事务政务次长陈卓愉(Raymond Chan)率领医疗团抵台救灾[35],而俄罗斯更运来一船的原木[35],种种行动皆充分展现国际人道救援之精神。其中援助国之二的日本韩国,其实也是环太平洋火山带(Fire Ring)的国家之一,也时常发生地震甚至是因台风造成山崩地毁,造成人民死伤,对于震灾和风灾具有丰富的救难经验。在日后的纳莉台风莫拉克台风(八八水灾)等天灾,日韩两国皆有相关人员抵达中华民国协助救灾。

 联合国[编辑]

设于日内瓦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UNOCHA)得知台湾地震后,主动与中华民国驻日内瓦办事处,表示愿意提供援助,并敦促联合国灾难评估协调单位到台湾,随时向全世界发布灾情。该署也派奥地利籍团长慕勒率其他五位团员抵台勘灾,二十二日抵台后即前往救灾中心听取简报。[95]

 日本[编辑]

日本所派遣的搜救队是抵台之国际援助队中人数最多的一支[34],也是日本史上援助海外的队伍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日本外务省表示,日本派往台湾的包括协助抢救、警戒、消防和海上保安厅与救济团体的人员。集集大地震发生4小时之后,日本负责单位即向警察厅消防厅海上保安厅要求派遣援助人员,9月21日中午已在东京羽田机场待命,并于当天下午和晚上抵达。[96][97]。时任首相小渊惠三并代表日本人民对灾民表达慰问。[98]穿着橘色制服的日本救难队抵台后,带着穿着鞋的警犬与高科技装备,在南投县中寮乡等地逐屋搜寻生还者[34]。在地震发生当晚,由日本警察及消防为主力的日本国际紧急援助队小组约70人先行抵达台北,立即赶往台北市东星大楼和新庄市博士的家两处灾变现场[34];9月22日又赶来第二批35名救难队员[34]。日本搜救队也在第一时间加入东势镇“东势王朝”社区大楼的救灾行列协助抢救[99]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网站公告,日本赤十字社(红十字会)总会接受日本民众捐款协助台湾办理921赈灾,是捐款额度最高的姊妹国红十字会。该会捐助联合会台湾921专案经费达瑞士法郎4,568万1,873元,折合约新台币12亿零187万元,供联合会协助台湾各项赈灾相关活动[100]。来自日本民众的捐款占捐款总数约6成。

1999年10月7日,日本参议员矢野哲朗代表日本政府及民间捐赠临时住宅及救助金等物资给台湾[35];10月11日,日本甲西.石部扶轮社社长大隅三郎到内政部拜访内政部长黄主文,捐赠地震赈灾款项。[35]

另外,日本亚非环境协力中心将募集到由日本民众捐赠并经过整理的旧衣共计九百箱、重达一万二千公斤的衣服,委托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转赠给台中县九二一地震灾民,希望能帮助灾民度过寒冬。[101]

 美国[编辑]

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地震当天透过白宫新闻室发表声明,对台湾大地震造成的伤亡表示哀悼说:“我们悬念遭到损失和可能仍需要协助的所有人士”,也直接与台湾政府连系,以确定可能需要美国提供何种援助。在联邦国际开发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与所属国际灾难救援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Disaster Assistance, OFDA)等单位的先遣人员(包括坑陷、安全和后勤方面的专家)前往台湾后,德拉瓦州救难团共计八十五人(含三辆救难专车、先进的电子搜索器材、卅吨的药品等物资及四只受过专业训练的救难犬)搭乘两架美国空军C-5B银河式运输机于二十二日抵达台中清泉岗基地,是国际救援队中最先抵达台湾者[35]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消防救难局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达德郡的七十名救难专家也飞往台湾参加救难工作。[97][102]来自美国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的紧急救难队成员包括工程师、护士、救难专家与消防专业人士,设备齐全,机动性强[34],他们于9月22日下午四点抵达云林县消防局,听取简报后马上赶抵斗六市中山国宝大楼与观邸大楼两栋倒塌大楼现场进行搜救[34]奥勒冈州各界与震灾相关单位(包括政府与民间团体的工程师、技术专家,及私人营造单位)则组成两支志愿队伍:一支为协助台湾做长期性的永续经营土地使用规划,另一支为受震灾影响房屋提供审查与检定的技术支援小组。经由俄州在台办事处的联络与亟需技术支援的单位取得联系,为台湾提供救灾援助。高雄市的结盟姊妹市波特兰市亦展开募款,将募得款项交由高雄市转予受灾单位。[103]

美国陆军工兵队则在美国在台协会安排下派遣水坝工程专家勘察严重受损的石冈坝,研究修复方案[104]

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薄瑞光代表美国捐款二万五千美元,由台湾红十字会代表接收,美国另捐有一千五百个装尸袋等物资。此外,旅美台湾侨胞与民间团体亦踊跃捐输。

1999年9月28日,美国前总统老布希第三子尼尔·布希(Neil Bush)抵台,代表美国爱心基金会捐赠1.6吨的医疗用品[谁?][35]

 俄罗斯[编辑]

俄罗斯政府派遣紧急救援小组70人,搭乘另有10名机员的军用伊留申76专机运送重型车3辆和30吨搜救装备于9月22日下午抵达台中清泉岗机场协助救灾[34],一降落之后马上赶往东势镇东势王朝大楼的倒塌现场[34],这是有史以来首度有俄国军机降落台湾。[97][105][106]而俄罗斯救难队一行共计83人,实际投入救援工作的有73人[34]

 土耳其[编辑]

土耳其搜救队(AKUT)于9月22日(约震后50小时)飞抵台湾协助救难工作[107];是最早往台湾出发的国际救难队。921大地震前一个月的1999年8月17日,土耳其西北部甫发生大地震造成土耳其严重伤亡,台湾慈济发起募款援助。九二一地震发生后,土耳其搜救队(AKUT)9月23日凌晨四时五十分,土耳其救援团队与德国搜救队和消防局救难人员在彰化县员林镇龙邦富贵名门大楼,救出当地受困民众。[108]

 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政府派遣的38人救援团,于921当晚乘两架C-130运输机清泉岗机场[97]

 韩国[编辑]

韩国官方的中央119救助本部朝鲜语중앙119구조본부派员参与1999年921大地震救灾工作

韩国派出一支16人编制的国家级救援队抵台湾,其中在大地震后第四天9月24日于大里市倒塌的“台中王朝”大楼废墟中,经瑞士救难队重新探测发现生命迹象,于是努力挖掘,终于在傍晚由救难队长崔珍锺救出受困长达87小时的6岁男孩张景闳,全国电视台并且实况转播这段画面[109]。此外,韩国亦派出据官方色彩的国籍航空大韩航空货机载运30吨的赈灾物资于10月1日抵达中正机场(今桃园国际机场),此为台湾与韩国于1992年断交及断航七年后第一班飞抵台湾的韩国飞机[35]

韩国报纸报导,当时年仅六岁的张景闳被埋八十六小时后由该国的119救助队救出。

 德国[编辑]

总理施罗德对灾民及家属表达最深沉的哀悼[98]。德国红十字会救难协会成员11人,22日带着7只受过专业训练的救难犬,以及1500公斤的各式器材抵台,救难犬经过紧急检疫通关后,立刻投入救灾。[110]另有德国殡仪协会专家团15人抵台协助台中市。[111]

 墨西哥[编辑]

成立于1985年墨西哥大地震时、曾经前往20多个国家救灾的“墨西哥地鼠队”,受到宏碁电脑拉丁美洲分公司聘请[112],派出8位搜救人员抵台与台湾救难人员合作,至地震灾区集集镇从瓦砾堆及缝隙中寻找可能的生还者[113],也至台北县新庄市“博士的家”大楼坍塌现场深入废墟使挖掘工作明显加快[114],他们也从谷关入山寻找深入中横公路沿线上寻找是否还有生还者[115],墨西哥地鼠队虽然没有生命探测器等高科技仪器,也没有导引犬等装备,有的只是一些锤子、绳索、钩子等简单工具,但由于墨西哥的地鼠队抵台救灾时就像土拨鼠一样,任劳任怨钻进最危险的地方,加上经验老到,救灾期间工作态度最受肯定,国军称赞他们是支最务实的国外团队[112]

 瑞典[编辑]

瑞典王国捐赠价值5000万台币物资,这些重达80吨物资包括354个20人大帐篷、1485个睡袋及1万条毛毯。瑞典政府并派遣国会议员培尔松及救难服务局官员卡尔森抵台点交。[35][116]

 欧盟[编辑]

欧洲联盟拨款50万欧元援助台湾,约52万6千美元[117]

 中国大陆[编辑]

地震发生之后,北京政府宣称曾组成一支包括六位地震专家与数百人的抢险救灾队伍,随时准备飞往台湾从事救灾,但遭到台湾拒绝。[118]

中国红十字会在地震后一个月内向台湾捐助80万美元,援助救灾。另外中国各地民众汇往红十字会的救灾物资折合款项约达三千万元人民币(约合350万美元)。虽然台湾表明不要物资,但中国红十字会仍希望台湾能接受物资。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表示,对来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捐款一视同仁,同样相当感谢,善款将统筹运用。[119]

 香港[编辑]

1999年9月23日,香港消防队派出16名救灾专家抵台,协助921地震救灾[35];10月14日,行政院院长萧万长接见香港各界抵台致赠捐款代表团成员,并接受赈灾捐款的5,600万港币支票[35]。此外,香港演艺界以香港演艺人协会于921大地震后在澳门回归大事前两个月率先发起“香港演艺界921传心传意大行动”,为地震灾民筹募重建费用,在红磡香港体育馆举行义演,又在舞台上系上黄丝带,表示希望及支持。当晚有超过250位中、港、台艺人如梅艳芳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郑秀文周星驰林心如任贤齐赵薇等参与义演[120][121]。以城市计算,香港亦是捐献最多的城市,共筹得港币1,600多万元。9月23日,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亦为台湾举行街头赈灾运动。[35]

“香港演艺界921传心传意大行动”的主题曲为《这城市有爱》是一首周华健的旧作品,同样也是演艺人协会附属921基金会会歌,最初是收录于他1989年的专辑《最真的梦》,当时被选为当年度台湾区运动会主题曲,又在1990年时获得第二届金曲奖年度最佳单曲奖。此曲经香港作词人周礼茂重新填词后,加上伦永亮的编曲后,由多名香港歌手合唱,包括:梅艳芳张国荣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郑秀文许志安陈洁灵李蕙敏赵学而陈晓东陈慧琳容祖儿等30多位歌手,当中还包括专程回香港参与录音工作的台湾人周华健。

争议[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阻挠救援争议[编辑]

地震发生后,有台湾媒体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意阻挠国际救难队和救援物资抵台。外交部胡志强表示俄罗斯的救难队921当天要从莫斯科蒙古国飞越中国大陆领空驰台救援,却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阻挠拒不提供俄方申请的航道,迫使搜救队飞机辗转在西伯利亚的伊尔库斯克与伯力加油,因绕道日本而晚了12小时抵台(22日下午4时),延误不少救灾的黄金时机。中华民国外交部亚西司司长陈国璜表示,派员到机场接机的时间被迫延后,俄国救援队员及随行记者也向台湾证实“确有中国干扰,事出有因”。台湾媒体指出,俄罗斯“今日报”23日于三版头条以“政治天灾”为题,指中国政府拒绝提供空中走廊,以致延误俄国救援队抵台的时间整整12小时。有台湾媒体认为,中国政府还阻止俄罗斯的医师上机参加救援,使得这架飞机是俄罗斯首次没有配备医师的救援飞机。新闻并引述俄罗斯外交部与紧急状况部的说法指出,他们主要目的是救人,在分秒必争的救援行动中,过长的政治判断是没有必要的。台湾媒体的新闻还说,中华民国空军曾派战斗机升空迎接他们到中华民国军用机场,以保证飞机安全,使救援行动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干扰。[105][122]

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允许俄罗斯救援团飞越中国领空,延误了救援团体抵台进行救难工作的时效的说法,台湾《中国时报》驻俄特派记者包理述(Аркадий Борисов)在1999年10月3日的专稿:《俄救难队:救人第一是我们唯一信念》中引用俄罗斯救难队副队长博雷科俄语Борейко, Владимир Яковлевич的说法,说明中共阻挠的说法是“无中生有”。博雷科称当时俄罗斯并未打算借道中国大陆领空,也没有发出有关请求。当时俄国专机预定以莫斯科-新西伯利亚-海参崴-日本领空-台湾的航线;救难队是因等台湾方面同意,因而耽误了时间,但这是正常的,因灾情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可预见性,政府需要时间来了解情况,而后决定国际援助之需求。过去俄罗斯赴土耳其救灾,也等了相若的一段时间。[123]2009年9月18日,地震后十周年之际,台北时报记者朱力(Julian Clegg)于该报社论表示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阻挠的说法采访了曾经在促成俄罗斯救援团赴台救援的联络工作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的俄罗斯商团代表。在该社论中俄罗斯商团代表称“中共阻挠”的说法在俄罗斯从未听闻,他强调俄罗斯方面从未向北京政府申请过借用空中过道,他解释称,俄罗斯飞往台湾的最快航线是直接从莫斯科经由俄罗斯本土飞至远东,然后由海上直飞台湾,并不经过中国大陆;另一方面,由于1998年俄罗斯政治家日里诺夫斯基曾搭飞机赴台,俄罗斯至台湾的航线在1998年已经取得了国际航行许可(虽然并非商业使用许可),并不需要经过北京政府同意。[124]

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应征得中国红十字会的允许方可援助之争议[编辑]

另外,根据联合报1999年9月23日报导,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孙爱明在9月22日表示,任何国际红十字会要捐助给台湾地震的款项和救灾物资,都必须得到中国红十字会同意,甚至任何国家要援助台湾地震,也应征得中国红十字会的允许方可援助[125]。中国红十字会希望将中国大陆筹集的救灾物资以直航的方式,从厦门直接运到台湾[125],孙爱明并表示,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红十字会组织,中国红十字会代表中国,因此台湾红十字会是在中国红十字会之下[125];任何国家要援助台湾地震,应征得中国红十字会允许[125];国际红十字组织的原则,台湾红十字会应该相当清楚,中国大陆没有刁难的意思,“只是不想在国际上造成两个国家”[125]。根据中国时报报导,孙爱明当时解释所谓“同意”并不是指要经过中国红十字会批准才能赈灾,而只是指“打招呼”,“只要有国家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一定会同意的。”孙爱明又称,一旦同意后,各国可以直接自行与台湾红十字会联系,援助款项和物资的调配也“无需得到中国大陆批准或发配”[126]。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胡志强声称:“有些国家被迫在派救难团赴台前征询北京方面,但其迟迟不予回应,有些国家仍依计划飞台,但的确有些国家就取消赴台救援计划。”[127]。联合报亦报导,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驻外单位还广开的“中国台湾省救灾专户”接受捐款,与中华民国台湾驻外大使馆和代表处的“台湾大地震救灾义援金”募款账户名称雷同,矮化中华民国。[128][129]

美国红十字会则于1999年9月23日透过各种管道,澄清“国际红十字会对台湾九二一地震的援助,需经过中国红十字会同意”的说法,并且明确指出,任何对台湾地震的奥援,都会交由在日内瓦国际红十字会后,“直接”转交台湾红十字会[130]。美国红十字会表示,事实上,921大地震发生后,国际红十字会立即派了八人援救小组到台湾[130]。美国红十字会洛杉矶分会主任海格伍德并指出,美国红十字会已经于9月23日下午将十万元捐款交给国际红十字会,而美国红十字会也向各分会说明并且保证,这笔钱将由国际红十字会交给台湾红十字会,并强调不只这笔捐款,以后每笔给台湾921大地震的捐款,都不会透过中国红十字会,再交台湾红十字会。[130]

中华民国政府各界的评论[编辑]

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部长胡志强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台湾发生大地震期间,仍透过联合国等国际场合发言打压台湾,以外交手段影响国际救援队伍来台协助救灾,更妄自代表中华民国及台湾人民向各援助国致谢,其行径只能以“趁火打劫”来形容,“此种违反国际人道原则的言行,是中共自1989年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最不重视人道的表现,不但为我二千二百万同胞所断然不能接受,相信亦为广大国际社会成员同感遗憾与不齿。 ”胡志强也严正声明,“我们绝不欢迎,任何附带政治动机及条件的协助,天灾虽然伤害了我们的亲人与乡土,却不可能动摇我们护卫尊严的意志与决心。”[90][127][131]

行政院陆委会于1999年9月23日召开记者会,陆委会副主委许柯生指出,中共宣称世界各国红十字会必须先取得中国红十字会的同意,才可对台湾展开援助,这是违背人道关怀,也将引起台湾人民的反感[132],在台湾有灾难时,仍要采取泛政治化的动作,“实在很不恰当、很不适合。”[132]。副主委许柯生并指出,自集集大地震发生以来,各国及国际组织主动对我国援助,是基于人道精神,且是直接与我国接触,但是中共屡屡施展小动作,宣称各国红十字会要对台援助,须得到中国红十字会的同意,“这是不了解国际社会的援救组织,也不了解人道关怀。”[132]许柯生表示,过去大陆发生地震、长江水灾等天然灾害时,台湾也不吝提供捐款和物资,累计高达新台币15亿元,但我方从未作出泛政治化的动作[132]

新竹县县长林光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方面一再以泛政治化手法,阻挠国际社会对台援助,表示严重抗议:“台湾遭到大地震重创,国内同胞莫不全力救灾,国际社会纷纷伸出援手。就连已解体的捷克与俄罗斯,或生活比我们落后的土耳其,都给予关怀,或派遣救难队伍参与救援。中国大陆却处处阻挠各国赈灾,如此蓄意打压、落井下石,毫无人性与人道。”[133]台北市议会亦于当年10月20日无异议通过决议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阻止国际救灾团体援助台湾921大地震的举动。提案表示,台湾发生100年来最惨重的大地震,国际间纷纷组派救难队及资助赈灾物资,包括没有邦交或比台湾穷的国家都来协助,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竟刁难国际红十字会来台进行基本人道救援,延迟约旦等国所送救济物质,甚至无理要求各国与国际组织须先取得北京同意才能救援台湾。提案指出,过去中国大陆发生天灾,台湾援助金额不下5,000万美元,这次台湾有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竟如此对待,使台湾人民深感愤怒。[134][135]

美国国会联邦众议院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民主党俄亥俄州)于地震后发表声明说“台湾民众在为保存性命而奋斗,但联合国的官僚却在担心触怒北京的独裁者”,他形容这种心态几近荒谬。[136]众议院院会于二十八日无异议通过决议案,对大地震受难者表达最深切的同情,并支持台湾民众重建的努力。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吉尔曼(Benjamin Gilman,共和党纽约州)、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毕莱特(Doug Bereuter,共和党,内布拉斯加州)、蓝托斯(Tom Lantos,民主党,加州)等提案的议员抨击中国政府在台湾发生震灾之际仍在玩弄政治,干扰延宕国际救援行动。[137]众议院并于10月5日提出联合决议案,规定美国总统通知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等民间慈善机构(如美国红十字会),在台湾发生紧急需求需对台赈灾时,可以最迅速的方式提供支援,毋须知会中共政府。决议案规定美国总统支持台湾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等国际医护和人道团体。该案由共和党政策委员会主席及前调查北京窃取美国高科技委员会主席考克斯(Christopher Cox,加州)所提。他在众院全会辩论会中慰问台湾震灾时表示,灾变期间应撇开政治,但北京却从中阻挠俄罗斯援台专机飞越中国大陆领空,致专机须绕道飞台。[138]

10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就国际救助台湾地震灾区问题答记者问。他指出,为救援台湾受灾同胞,中国政府曾考虑通过联合国启动国际救援行动,以使灾区得到一切可能的援助。为能有效地提供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过海协于9月24日致函台湾海基会询问台方需要。但是从海基会得到的答复是“无此需要”。因此,中国政府向联合国表示,目前无需启动国际救援行动。联合国表示将根据有关规定按中国政府的要求行事。尽管联合国没有启动救援行动,但并不影响国际社会通过适当渠道对台湾地震灾区提供援助。按照当时情况看,国际社会向台湾开展救灾行动、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是有效的,也是畅通的。[139]中国声称曾组成一支包括六位地震专家与数百人的抢险救灾队伍,随时准备飞往台湾从事救灾,但遭到台湾方面拒绝。[118]

重建[编辑]

安置[编辑]

震灾后数以万计的灾民居住在营区或简易帐蓬中,为解决灾民住的问题,1999年9月27日,行政院成立“九二一灾后重建推动委员会”,政府和民间在灾区兴建组合屋,作为灾民临时安置处所[140]。1999年10月5日公布“921受灾户使用临时住宅分配作业要点”,由辖区乡镇市公所据以办理受灾户申请分配组合屋,依照“921震灾重建暂行条例”规定,居住在组合屋的灾民最多可达4年。2001年3月27日止,共计兴建组合屋112处,5,854户[140]。1999年9月28日,慈济大爱村最先在南投市中兴新村德兴棒球场动工,接着陆续于南投、台中、云林共19处动土兴建,1999年12月底前完成全部1,743户、21,051坪[141]

由于台中县及南投县的许多学校在九二一大地震中受创严重,许多校舍全毁,只能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教室或向外租借场所上课,许多学生无法正常上课,因此教育部订颁《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受灾国民中小学学生复课暨寄读他校作业要点》,协助及辅导灾区学校学生至附近或邻近县市的学校寄读[142]

公共建设[编辑]

关于学校重建方面,921大地震后,共计有293所学校需要重建,“九二一震灾校园重建工程”由政府与民间合作,针对灾区全部倒塌的学校重建,其中教育部委托内政部营建署代办41所、委托亚新顾问公司办理22所,而由各县市政府自办者计122所,由民间团体发起“认养灾区中小学重建计划”之认养重建共计108所。[143]教育部公布由民间认养灾区中小学重建的108所学校当中,慈济基金会认养了五十多所,占慈济救灾重建计划总经费79%[141]

921震灾后台湾中部地区诸多古迹与历史建筑受损,灾后进行古迹与历史建筑之修复工程,迄2008年12月底止,包括三义建中国小奉安殿、台中市长公馆、永靖公学校宿舍、名间陈氏宗庙、埔里黄宅、南投市农会及盐水八角楼等共计52处皆已完工,其中以旧山线大甲溪铁桥最为成功[144]

诉讼[编辑]

921大地震时造成当时台中县丰原市“联合大市场”塌陷倾斜,并压垮隔邻透天店铺,造成14人死亡。最高法院审结后认为,原台中县政府工务局当初核发建照时,只准许“联合大市场”盖到五楼半,却任令建商盖到七楼,且大楼兴建时也未确实勘验建筑工程,让建商有机会偷工减料,造成九二一大地震时大楼倒塌,因此于2011年12月判决台中市政府国家赔偿卓兰镇农会等十五个受灾户,本金加利息合计两亿三千四百廿六万余元,全案缠讼11年确定。[145]

由于云林县斗六市中山国宝、观邸2栋大楼倒塌造成34人死亡,所有倒塌大楼皆为“汉记建设”所兴建,当时即被许多人质疑其工程严重偷工减料,2005年8月汉记建设负责人刘太汉及建筑师、监工等十余人被依“过失致死罪”判处9年至1年2个月不等的徒刑。[146]2栋大楼的受灾户并组成921自救会,诉请国家赔偿,1、2审均败诉,于是自救会再上诉,2009年5月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判决国赔成立,云林县政府需赔偿约2亿6992万元,云林县政府嗣后再提上诉,最高法院于2010年3月11日驳回上诉,总计县府要支付3亿8634万6494元予受灾户。[147]

921大地震造成台北市松山区东星大楼倒塌,受灾户联名提出28亿元民事赔偿,台北地方法院历经12年审理,法官根据土木技师鉴定,认为东星大楼倒塌之主因是由于结构设计、施工疏失,与当时东星大楼一楼的第一银行整修工程无关,在921大地震13周年的2012年9月21日宣判,建商宏程建设、鸿固营造被判须赔偿170名受灾户新台币共计3.4亿余元。而国家赔偿部分已与台北市政府以新台币1.2亿元达成和解,刑事部分仅鸿固营造监工被判刑有罪定谳。[148]

至于新庄“博士的家”因921大地震倒塌,消基会受托为“博士的家”于2000年2月21日向板桥地院提出团体诉讼。2002年1月28日第一审判决建商应赔偿合计共8.7亿余元。2002年12月31日与达成和解,和解取得金额总数为两亿八千一百七十三万元。[149]

纪念[编辑]

  • 中华民国政府于2000年6月30日立法通过《灾害防救法》,并制定每年9月21日为“防灾日”[150][151]
  • 保留下列四处为九二一地震国家纪念地
  • 车笼埔断层保存园区:位于南投县竹山镇,2013年1月30日揭幕启用,隶属于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
  • 大坑地震纪念公园:位于台中市北屯区,原是军功国小和东山国中之校园,地震后学校迁建他处,原址美化修建为地震纪念公园。公园设计以破损的军功国小旧校舍为纪念主体,但因为地方人士认为会影响地方发展与管理不易,2012年被台中市政府建设局拆除。
  • 南投市九二一地震纪念碑:纪念碑的基座,是用十三乡镇重大震灾地点拆毁的废弃钢筋所制作,别具纪念意义。
  • 九二一地震纪念园地:位于南投县名间乡,包括921纪念铁道,以及紧邻921纪念铁道旁的“921地震斜塔纪念地”,保留受地震而倾斜毁损的高压电塔。
  • 石冈水坝921地震纪念公园:位于台中市石冈区,因地震导致堰体错动闸门处不再修复,保留隆起上升的断坝遗迹。
  • 台中县921捐款人爱心纪念公园:位于台中市丰原区丰原大道八段东侧软埤溪旁。由921捐款的剩余款兴建。
  • 太平区921震灾纪念公园:位于台中市太平区太平路光兴隆大桥桥头旁,公园的主体为震灾后的建筑废弃物堆起的土台。
  • 2009年9月21日于网络及电视台播出纪念电影《雨过天晴》,由导演林育贤执导拍摄。

相关影视作品[编辑]

影响[编辑]

集集地震,让台湾的居民了解地震的威力,并开始深思防震的重要性,开始检讨建筑物或其他地方的防震措施。此外,政府亦在此次地震后开始正视防震教育,加强防震防灾的宣传,并将此次教训编入教材中。

内政部消防署为提升重大灾害应变处理能力,加强国际搜救队之间的联系,选派优秀人员赴美、日及欧洲等先进国家接受训练,成立特种搜救部队,仿照美国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总署,设置搜索组、救援组、工程组、医疗组等。[91]中华民国国军亦将救灾视为重要任务之一。

震后台电供电设施遭到严重受损,电力供给不足,使得全台工商业活动全面停摆,尤其新竹科学工业园区损失最为惨重,经济方面损失难以估计,全球科技产业零组件供应也因此遭受到波及。[152]

此外集集地震后,在全台湾诱发超过21,000处的崩塌地,受影响面积达11,300公顷,造成中台湾广大面积区域土石松动。根据调查,震后造成的土石松动让触发土石流所需要的雨量远低于地震前;震后一年所需的雨量仅需震前的四分之一,震后七年仍只需震前雨量的二分之一。

促使财团法人住宅地震保险基金的成立,该单位的连络电话中包含数字921。 [153] 2001年侵袭台湾的桃芝台风挟带而来的豪雨在中台湾就造成655起土石流[154] [155]

921大地震也让公众讨论新闻伦理的问题。地震发生后新闻媒体不间断播报震灾画面,使得许多人包括儿童产生恐惧和退缩心理反应。靖娟儿童安全基金会即呼吁家长应注意避免孩子暴露在过多的惨痛画面中,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影响。另外,政府认为媒体应该配合报导政府的安置与重建作业,将正确讯息传达给灾民,要求新闻媒体配合播出震灾消息,引起部分媒体反弹。[156]

全民防卫动员暨灾害防救演习(万安演习)以及军公民营通信系统等等,由以往开会念稿型式结束,进步到落实执行演练。[157][158]另外,政府经过多年完成建置全台复式布建措施,以期减低灾害发生时的伤害。[159][160]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中央气象局地震报告
  2. ^ (英文)USGS Earthquake Report
  3. ^ 中华民国99年消防统计年报 (PDF). 内政部消防署. 2011-06 [2013-04-27] (中文(台湾)‎). 
  4. ^ 内政部统计处
  5. ^ Kao, Honn; Wang-Ping Chen. The Chi-Chi Earthquake Sequence: Active, Out-of-Sequence Thrust Faulting in Taiwan. Science. June 2000, 288 (288): 2346–2349. 
  6. ^ 王干盈. 车笼埔断层如何动. 国立中央大学应用地质研究所. [2013-03-31] (中文(台湾)‎). 
  7. ^ Hall, R.; Ali, J.R., Anderson, C.D., Baker, S.J. Origin and motion history of the Philippine Sea Plate. Tectonophysics. 1995, (251): 1229–1250. 
  8. ^ Yu, S.B.; Chen, H.Y., Kuo, L.C. Velocity field of GPS stations in the Taiwan area. Tectonophysics. 1997, (274): 41–59. 
  9. ^ 9.0 9.1 9.2 9.3 9.4 蔡衡、杨建夫. 台湾的断层与地震. 台北县新店市: 远足文化. 2004. ISBN 986-7630-31-9. 
  10. ^ 记者蔡明勋 张允曦/台北报导. 能量没放完! 气象局:年底前恐有规模6以上地震. TVBS新闻. 2015-11-02 [2016-02-19] (中文(台湾)‎). 
  11. ^ 高弘. 集集地震序列之震源参数分析. 自然科学简讯. 2001. 
  12. ^ 12.0 12.1 林呈、孙洪福. 见证921集集大地震(上). 台北市: 麦格罗希尔. 2000. ISBN 957-493-241-9. 
  13. ^ 中央气象局地烈度原始资料
  14. ^ 增修中央气象局震度分级-新增震度七级剧震-交通部中央气象局新闻稿(中象新89字第05号). CWB. 民国89年8月8日 (中文(台湾)‎). 
  15. ^ 15.0 15.1 经济部水资源局、马国凤教授、王干盈教授. 九二一大地震报告. 921地震知识库. [2016-02-19] (中文(台湾)‎). 
  16. ^ 集集大地震破裂行为 (PDF). 中央地质调查所. 2002-02 [2013-03-30] (中文(台湾)‎). 
  17. ^ 地震中心. 中央气象局. [2013-06-05] (中文(台湾)‎). 
  18. ^ 第044号 09月21日01时57分 规模6.4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偏北方 14.3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19. ^ 第047号 09月21日02时03分 规模6.6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南偏西方 10.6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0. ^ 第048号 09月21日02时16分 规模6.7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方 13.7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1. ^ 第064号 09月21日05时46分 规模6.6 嘉义阿里山地震站北偏东方 9.6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2. ^ 第092号 09月22日08时14分 规模6.8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偏南方 15.4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3. ^ 第094号 09月22日08时49分 规模6.2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南方 18.0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4. ^ 第102号 09月22日20时17分 规模6.0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南偏东方 17.4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5. ^ 第128号 09月26日07时52分 规模6.8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偏南方 10.1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6. ^ 第091号 06月11日02时23分 规模6.7 南投日月潭地震站东方 20.6 公里.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2016-02-19] (中文(台湾)‎). 
  27. ^ 921震灾劳动情势分析新闻稿. 行政院劳委会. 1999-10-18 [2013-03-30] (中文(台湾)‎). 
  28. ^ 28.0 28.1 韩世宁、陈国东.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南投县台中县死亡情形调查报告,《疫情报导》. 卫生署疾病管制局. 2000-01-25 [2013-03-31] (中文(台湾)‎). 
  29. ^ 锺仁光编. 近年来台湾地区灾害地震报告之整理与编撰 (PDF). 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 1999年9月21日 [2016-02-28] (中文(台湾)‎). 
  30. ^ 921地震小资讯. 921网络博物馆. [2013-04-04] (中文(台湾)‎). 
  31. ^ 921震灾筹款的故事-主计故事. 中华民国统计资讯网. 2000-05 [2013-04-04] (中文(台湾)‎). 
  32. ^ 921集集地震事件之各县市灾损统计(财团法人住宅地震保险基金). 国家发展委员会. 2015年2月10日 [2016-02-25] (中文(台湾)‎). 
  33. ^ 草屯镇公所九二一大地震救灾工作日记. 921地震知识库. [2013-04-24] (中文(台湾)‎). 
  34. ^ 34.00 34.01 34.02 34.03 34.04 34.05 34.06 34.07 34.08 34.09 34.10 34.11 34.12 林瑞庆等. 摄影机的眼泪:1999年9月21日台湾大地震影像档案. 台北县汐止镇: 新新闻文化. 1999. ISBN 957-8306-57-1. 
  35. ^ 35.00 35.01 35.02 35.03 35.04 35.05 35.06 35.07 35.08 35.09 35.10 35.11 35.12 35.13 35.14 35.15 35.16 35.17 35.18 35.19 35.20 35.21 35.22 35.23 35.24 35.25 35.26 35.27 35.28 921集集百年震灾写实. 台北市: 中央通讯社. 1999. ISBN 957-97699-3-1. 
  36. ^ 【1999/09/22/联合报】“酒厂爆炸,彰南路以东到猫罗溪支离破碎”,记者陈锡明、吕天颂∕南投现场报导
  37. ^ 37.0 37.1 陈凤池. 921大地震埔里工务段辖线灾害抢修日记 (PDF). 交通部公路总局第二区养护工程处. 2010-04 [2013-04-25] (中文(台湾)‎). 
  38. ^ 921故事馆 > 人物专访系列. 台中荣民总医院埔里分院. 2011-04-11 [2016-02-26] (中文(台湾)‎). 
  39. ^ 记者佟振国/埔里报导. “都更重建”埔里中华商场 年底前启用.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2-10-16 [2016-02-18] (中文(台湾)‎). 
  40. ^ 921十周年回顾专辑. 工信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2009 [2013-04-25] (中文(台湾)‎). 
  41. ^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全面勘灾精简报告 (PDF). 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 1999-12 [2013-04-24] (中文(台湾)‎). 
  42. ^ 南投县综合发展计画报告书. 内政部营建署. 2002 [2013-04-24] (中文(台湾)‎). 
  43. ^ 名间乡安记名邨(上毅世家). 921震灾重建基金会. [2013-04-24] (中文(台湾)‎). 
  44. ^ 蔡连吉. 竹山镇九二一地震纪实. 竹山镇公所. 2001-04 [2013-04-24] (中文(台湾)‎). 
  45. ^ “鹿谷乡差点成了孤岛”,中国时报焦点新闻,【记者叶明宪鹿谷现场报导】1999.09.24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46.5 46.6 46.7 46.8 46.9 台中县综合发展计画-九二一震灾受灾概况分析及重建构想概述. 成大国土研究中心. [2013-04-25] (中文(台湾)‎). 
  47. ^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各县市灾情报导. 921地震知识库. [2016-02-27] (中文(台湾)‎). 
  48. ^ 谷关分厂. 森林水资源电力科技生态走廊. [2016-02-26] (中文(台湾)‎). 
  49. ^ 台中县记者∕综合报导. 山城五乡镇满目疮痍 东势三百馀人死亡 石冈梅子村至少卅人罹难. 联合报. 1999-09-22 (中文(台湾)‎). 
  50. ^ 50.0 50.1 林呈、孙洪福. 见证921集集大地震(下). 台北市: 麦格罗希尔. 2000. ISBN 957-493-242-7. 
  51. ^ 〈921集集地震后台中港北码头灾象调查分析〉. 《地工技术》. 2000-02-01, (77期): 65 – 76. 
  52. ^ 方淑芬. 〈“校园重建 希望重现”--景美女中地震受灾敦品楼重建历程探析〉. 《景女学报》. 2008年2月, (8期): 页207–222. 
  53. ^ 李咸亨、詹添全. 九二一地震中建筑物之毁损现象. 921地震知识库. [2016-03-01] (中文(台湾)‎). 
  54. ^ 记者何炯荣、简慧珍、林敬家/连线报导. 太好赚!建筑师借牌文化“很恐怖”. 联合报. 2016-02-16 [2016-03-01] (中文(台湾)‎). 
  55. ^ 苏鼎钧、王剑虹. 〈员林地区集集大地震土壤液化评估案例探讨 〉. 《地工技术 》 (亚新工程顾问集团). 民国89年10月, (第81期): 57–68页. 
  56. ^ 洪如江、林美聆、陈天健、王国隆. 921集集大震相关的坡 地灾害、坡地破坏特性、与案例分析. 地工技术. 2000年.  参数|title=值左起第12位存在换行符 (帮助)
  57. ^ 草岭崛走山简家37口活埋29人
  58. ^ 921地震10年映象 (PDF). 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 2009-09 [2013-04-24] (中文(台湾)‎). 
  59. ^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农业灾情报告.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 88年09月23日 [2016-02-27] (中文(台湾)‎). 
  60. ^ 五结乡农会之过往今昔. 五结乡农会. [2016-02-27] (中文(台湾)‎). 
  61. ^ 61.0 61.1 61.2 台湾电力公司输电线路灾害防救业务计画 (PDF). 台湾电力公司. 2005年1月6日 [2016-02-26] (中文(台湾)‎). 
  62. ^ 62.0 62.1 【1999/09/21/联合晚报 】记者沈明川∕台北报导,综合灾情报导:“电力系统垮掉 彰化以北全部停电”
  63. ^ 电力状况. 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资讯科学所-921地震数位知识库. [2013-04-24] (中文(台湾)‎). 
  64. ^ 64.0 64.1 大地工程部. 921集集大地震专辑再版. 台北市: 财团法人中华顾问工程司. 2000. 
  65. ^ 台中市921灾害防救中心. 台中市政府九二一灾后重建作业手册(1). 台中市政府. 1999年9月27日. 
  66. ^ 周永川、何泰源、陈福胜. 〈地下维生管线之地震防灾对策〉. 《中华技术》 (财团法人中华顾问工程司). 中华民国九十年四月, (第50期). 
  67. ^ 郑世楠、叶永田. 台湾百年来的大地震. 科学发展373期. 2004年1月: 71. 
  68. ^ 黄世建、萧辅沛、邱聪智. 台湾校舍结构耐震评估补强技术介绍.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员会. [2015-04-26]. 
  69. ^ 69.0 69.1 陈建旭. 公路与铁路工程于921地震后的省思. 成功大学土木工程系. [2015-04-26] (中文(台湾)‎). 
  70. ^ 高速路交通管制调整 23日零时27日六时不收费. 中国时报. 1999-09-23 (中文(台湾)‎). 
  71. ^ 台铁大事纪. 交通部台湾铁路管理局. [2016-02-27] (中文(台湾)‎). 
  72. ^ 杨宗岳. 921大地震桥梁破坏行为与复旧补强方法之探讨. 国立中兴大学土木工程学系硕士论文. 2001. 
  73. ^ 73.0 73.1 刘光晏. 〈921集集地震桥梁震害线上史料馆简介〉. 《档案季刊 》 (档案管理局). 民98年9月, (8卷3期): 132. 
  74. ^ 921大地震受损桥梁回顾. 交通部公路总局. [2013-04-21] (中文(台湾)‎). 
  75. ^ 中华电信公司. 九二一大地震灾情抢修重建措施. [2015-04-26] (中文(台湾)‎). 
  76. ^ 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发生后的电视画面. [2017-02-04]. 
  77. ^ 记者张文辉∕台北报导. 媒体总动员 电视台停播例行娱乐节目 主播含泪报伤亡 赈灾节目将出笼. 联合报. 1999-09-22 (中文(台湾)‎). 
  78. ^ 78.0 78.1 张毅平/台北报导. 台湾震惊世界 成国际传媒报导焦点. 中国时报. 1999年9月21日 [2016-02-18]. 
  79. ^ 79.0 79.1 79.2 紧急应变措施. 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 [2016-02-25] (中文(台湾)‎). 
  80. ^ Chi-Chi, Taiwan Earthquake Event Report (PDF). Risk Management Solutions, Inc.: 6–7. 2000 [2009-05-23]. 
  81. ^ 庄庆仁、许溪南. 台湾股市特性 (PDF). 台湾证券交易所. [2013-04-25] (中文(台湾)‎). 
  82. ^ 股市暂停交易. 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 [2016-02-25] (中文(台湾)‎). 
  83. ^ 华视; 中央研究院. 198. 华视新闻杂志系列918-3. 华视.  参数|title=值左起第7位存在水平制表 (帮助)
  84. ^ 1999年9月29号 中国时报:直升机压死小女孩国防部负全责。
  85. ^ 专访:前陆军总司令 陈镇湘先生(民国88年时任陆军总司令). 921网络博物馆. [2013-04-05] (中文(台湾)‎). 
  86. ^ 吴慧玲╱台北报导. 历劫孙家兄弟行善报恩. 苹果日报. 2004-09-20 [2013-04-24] (中文(台湾)‎). 
  87. ^ 87.0 87.1 谢国兴、冯燕主编. 921震灾捐款监督报告书. 台北市: 全国民间灾后重建联盟. 2000. 
  88. ^ 88.0 88.1 88.2 88.3 黄荣村. 台湾921大地震的集体记忆. 台北县中和市: INK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 2009. ISBN 978-986-637-7150. 
  89. ^ 周素娟. 《台北市议会公报》第79卷第23期. 台北市: 台北市议会. 2009-12-05. 
  90. ^ 90.0 90.1 [胡志强严批中共藉人道政治趁火打劫发表声明感谢国际社会关切]【1999-09-25/联合报/22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91. ^ 91.0 91.1 91.2 [内政部消防署统计]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10/5
  92. ^ 921大地震时,各国红会捐助台湾近16亿善款,八成来自日本红会
  93. ^ 地震灾害分析比较,陈麒翔、蔡松霖、罗伊玲,2007年10月23日,2008年6月2日00:23造访
  94. ^ [国际搜索队陆续离台]工商时报,1999/09/24
  95. ^ [联合国特派小组勘灾随时向全世界发布灾情]【1999-09-23/联合报/10版/集集大震特别报导】
  96. ^ 集集大地震发生后,国际救援队伍陆续赴台协助搜救工作
  97. ^ 97.0 97.1 97.2 97.3 [国际元首声援不断美日星救援团陆续抵台参与救难]【1999-09-22/联合报/23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98. ^ 98.0 98.1 Lauren Chen. World leaders express their condolences. Tapeei Times. [2014-12-17] (英语). 
  99. ^ 记者张轩哲. 东势王朝灾户跨海报恩. 东势. 2008-02-16 [2013-04-28] (中文(台湾)‎). 
  100. ^ 本会办理921赈灾活动情形一览表.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 [2013-04-25] (中文(台湾)‎). 
  101. ^ 林淳华/中县报导. 日本捐干净旧衣爱心看得到. 中国时报. [2013-04-25] (中文(台湾)‎). 
  102. ^ [外国救援团队带来的省思]中时晚报,1999/10/04
  103. ^ [奥勒冈州援台震灾]工商时报,1999/10/22
  104. ^ 谭义绩. 九二一震灾随美国工兵团勘灾感想 (PDF). 中华水资源管理学会季刊第四期. 2000-10 [2013-04-25] (中文(台湾)‎). 
  105. ^ 105.0 105.1 [中共不提供空中走廊拖延俄国救援队抵台时间]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4
  106. ^ [各国救援队到俄军机首降台湾美、英、德等十三国五百多人抵台]【1999-09-23/联合报/10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107. ^ 1999-09-23/联合报/10版/集集大震特别报导
  108. ^ 土搜救队员忆921心有馀悸. 中央社. 2012-09-21 [2013-03-30] (中文(台湾)‎). 
  109. ^ 王正一. 为何他们存活?. 台北市: 健行文化. 2000. ISBN 9789579680899. 
  110. ^ [各国救援队到美、英、德等13国500多人抵台]【1999-09-23/联合报/10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111. ^ [21个国家、38个国际救援组织来台,其中大部分均具官方身份]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5
  112. ^ 112.0 112.1 记者黄树德新庄报导. 那里危险那里去墨西哥地鼠要得. 中国时报. 1999-09-25 [2013-04-28] (中文(台湾)‎). 
  113. ^ 921地震10周年驻墨西哥代表茶会感谢墨国地鼠搜救队. 中华民国外交部驻墨西哥代表处. 2009-10-23 [2013-04-28] (中文(台湾)‎). 
  114. ^ 台湾电视公司. 墨西哥地鼠队加入救灾陆续有发现. 国家图书馆. 1999-09-24 [2013-04-28] (中文(台湾)‎). 
  115. ^ 台湾新闻影音资料. 国家图书馆. [2013-04-28] (中文(台湾)‎). 
  116. ^ [瑞典援我物资抵台]【1999-10-08/联合报/9版/集集大震 讨论】
  117. ^ [十多个国家的救援团陆续抵台]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3
  118. ^ 118.0 118.1 朱邦造:未启动国际救援乃因台湾称无需要
  119. ^ 大陆红十字会再汇50万美元赈灾我致谢
  120. ^ Jacky Cheung - 真爱 (1999香港演艺界921传心传意大行动). SaSa's Videos. 2008-10-14 [2014-12-17]. 
  121. ^ 梅艳芳+张惠妹 香港演艺界921大地震传心传意行动. vicsunn. 2011-08-07 [2014-12-17]. 
  122. ^ [俄救援队证实“确有中共干扰”]【1999-10-09/联合报/13版/两岸港澳】
  123. ^ 包理述. 俄救难队:救人第一是我们唯一信念. 中时电子报. 1999年10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9月3日). 
  124. ^ Julian Clegg. Media myth lives on. Taipei Times. 2009年9月18日. 
  125. ^ 125.0 125.1 125.2 125.3 125.4 [大陆红会:台湾准备接受大陆灾款各国救援须获中共同意]【1999-09-23/联合报/23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126. ^ 联国灾难评估小组今午抵台. 中国时报. 1999年9月23日. 
  127. ^ 127.0 127.1 [胡志强致函安南抗议用词不当]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5
  128. ^ [救灾行动政治化北京,又伤了台湾人民的感情]【1999-10-22/联合报/13版/两岸港澳】
  129. ^ [中共在日开设震灾募款专户与我打对台]【1999-10-09/联合报/13版/两岸港澳】
  130. ^ 130.0 130.1 130.2 [十万美元已交国际红会往后也不会透过大陆美红会:捐款直接转交台湾]【1999-09-26/联合报/22版/集集大震 特别报导】
  131. ^ 台湾中部地区九月二十一日凌晨发生七.三级大地震,迄至目前已有八十三国政府纷纷透过各种管道,向我政府及民众表达关切,中华民国外交部
  132. ^ 132.0 132.1 132.2 132.3 [陆委会批评中共动作不当]【1999-09-24/经济日报/11版/两岸经贸】
  133. ^ [中共阻挠救灾县长抗议]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9
  134. ^ [台北巿议会指责北京刁难国际红会来台使台湾人愤怒]【1999-10-21/联合报/13版/两岸港澳】
  135. ^ [台北巿议会谴责中共阻止国际救灾]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10/21
  136. ^ [美国议员抨击联合国协助台湾救灾还要顾忌中共]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24
  137. ^ [美众院通过决议案对台湾震灾表达同情]中时新闻数据库,1999/09/30
  138. ^ [美众议员提案:对台赈灾应不须透过北京]【1999-10-08/联合报/9版/集集大震 讨论】
  139. ^ 就国际救助台湾地震灾区问题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
  140. ^ 140.0 140.1 政府与民间合作兴建组合屋. 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 [2016-02-26] (中文(台湾)‎). 
  141. ^ 141.0 141.1 陪伴乡亲,走过921十年. 慈济万维网. 2009-09-19 [2016-02-26] (中文(台湾)‎). 
  142. ^ 九二一大地震灾区学校复课及寄读. 921地震知识库. [2016-02-27] (中文(台湾)‎). 
  143. ^ 教育部921灾后校园重建报告 (PDF). 教育部. [2013-04-04] (中文(台湾)‎). 
  144. ^ 古迹与历史建筑复建. 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 [2016-02-26] (中文(台湾)‎). 
  145. ^ 丰原联合大市场倒塌、14死/921地震15受灾户获2.3亿国赔. 自由电子报. 2011-12-14 [2013-04-05] (中文(台湾)‎). 
  146. ^ 自由电子报:楼塌致死╱汉记公司多人改判刑
  147. ^ 921地震国赔案7月将拨款给灾户. 自由电子报. 2010-06-05 [2013-04-04] (中文(台湾)‎). 
  148. ^ 21震垮“东星”拖12年判赔3.4亿. 苹果日报. 2012-09-22 [2013-04-04] (中文(台湾)‎). 
  149. ^ ‘博士的家’团体诉讼圆满落幕. 财团法人中华民国消费者文教基金会. 2003-01-17 [2013-04-04] (中文(台湾)‎). 
  150. ^ 立法院第6届第5会期行政院施政报告,2007年2月(繁体中文)
  151. ^ 《台湾启示录》【921十周年】东森2009年9月20日
  152. ^ 郑德珪、陈婉如. 921大地震对台湾光电产业影响分析 (PDF). 光电产业与技术情报24期. 1999-11. 
  153. ^ 陈俞旭. 地震对崩塌与土石流发生影响之研究. 国立成功大学水利及海洋工程学系博士论文. 2008: 174. 
  154. ^ 王文能、尹承远、陈志清、李木青. 九二一地震崩塌地现况与灾害防治. 九二一震后中日土砂灾害调查及治理研讨会. 2000: 77–90. 
  155. ^ 林庆伟、谢正伦、王文能. 集集地震对中部灾区崩塌与土石流之影响. 台湾之活动断层与地震灾害研讨会. 2002: 124–134. 
  156. ^ 新闻伦理资料库-921大地震 (中文(台湾)‎). 
  157. ^ 陈世圯. 建立两岸因应极端气候之防救灾及相关事宜之合作.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永续发展组召集人. 2010-08-03. 
  158. ^ 包天. 战争相关灾害紧急应变策略之研究. 国立台北科技大学. 2003. 
  159. ^ 曹文琥; 张宽勇. 重大地震灾害紧急应变机制运作之研究—以东部地区发生大地震 (PDF). 消防署委托研究报告. 财团法人中华民国消防技术顾问基金会. 2005-12. 
  160. ^ 防救灾紧急通讯系统整合建置计画(93年修正).doc. 中华民国行政院. 2004-08-04. 

参见[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